創作內容

2 GP

【蛻變之聲】霧羽寵番「如影的家人」-影界龍『漠歆』

作者:愛吃糖的貓│2019-02-27 19:34:07│贊助:4│人氣:123

在這大陸上,根據文獻記載,有許多與我們所生活的時界截然不同的世界存在。
據說「荒界」裡面生活著許多變異的生物,傳說中,那些生物本為君臨者不滿意的創造物,在隨便選了一處丟棄後,進而形成成了「荒界」。
「源界」為一片空間,也是諸多蛻變者能力的來源。根據記載,源界的邊緣會連擊著其他空間的某一個點,並隨時都在變換位置。所以每個空間至少都有一處是可以通往源界的,而通常都是在人跡罕見的地方。
「鏡界」是個破碎且無法獨立存在的世界。鏡界所產生的世界,為時界透過鏡面將某一空間投影至鏡界,不過時界也不是每個地方都有鏡面,所以也造成鏡界的不完全。有一說法是,「鏡界」既是存在,也是不存在的世界。
根據古書記載,世界創造之初,每個靈都分配到物,才可在時界生存,而未分配到物的靈,組成一個新的世界即為「靈界」。不過,靈界並非時界靈魂的歸宿,與其他世界不同,它是一個獨立的世界。
「影界」的事物與現象有百分之六十是與時界相反的。根據紀錄,影界似乎有“居民”存在,不過他們的形象就如同我們所認知的影子那般,就連說話聲在時界的人們聽來都像“嗡嗡”聲,但判定他們是具有文明以及智慧的生物。在影界之中,有文明的地區是如同時界般,科技相當發達的都市區域,但在文明區以外的地方,終日陰暗且不斷有落雷出現,且有著影獸、影空牙等等的掠食者生存在那,可以說是非常危險的一帶。

而這,是一個關於某隻影界龍以及某位少女相遇的故事……
 
 
「姆……這裡也沒路了……」
霧羽和厄爾以及幾位傭兵被困在一處荒郊野外的山洞裡。為什麼會這樣呢?因為在兩天前,有個任務委託。內容是:據說這裡受到詛咒,進到這山洞裡後絕對出不去。所以要我們前來探測觀察,這裡是不是受到什麼詛咒或者魔法的影響,順便看看有什麼寶物可以帶回去的。
然後現在,整個隊伍迷失在這山洞裡了,而帶來的糧食也已經吃完了,所以霧羽和厄爾正在到處看看有沒有甚麼糧食或者可以食用的植物之類的,但都沒什麼進展。
「這裡也沒東西呀……還是收不到訊號嗎?」
「很可惜的,這裡也收不到訊號。」
厄爾用觀測儀掃描著四周,收訊還是在極差的警示燈,所以就算發出求救訊息,外面的人也收不到。而為什麼不用光砲炸出一個洞呢?因為這裡雖然很深邃但空間其實沒有很大,而且能躲避的地方不多,怕會傷及到其他人。至於沿著路走回去嘛……也不是沒試過,但似乎只是越走越深,根本找不到入口,更何況出口。
「怎麼辦啊?再找不到食物,大家都要餓死了。」
「也沒辦法呀,只好再讓大家餓一天了。放心啦,他們可都是受過訓練的傭兵,沒那麼容易餓死的。更何況,人只要還有水就還能活著。」
厄爾拍拍霧羽的頭,安慰著她。不過老實說,他自己也不確定,僅存的水還能撐多久,必須趕緊找到出口才行。
「嘛,我們先跟大家會合吧。」
霧羽點點頭,跟著厄爾走回暫時的營地。嗯?為什麼在山洞裡可以找到夥伴?因為厄爾身上有著生物探測儀,雖然只對人類有效,不過還是可以探測到夥伴的位置,不至於迷路更慘。
「霧羽?」
厄爾發現身旁的女孩突然停下腳步,疑惑的上前查看。
「無銘你看,這是什麼?」
霧羽指著一顆比她的臉還大,很像石頭但似乎又不是石頭的鵝蛋型物體。
「這是……蛋吧?某種生物的蛋?」
厄爾用分析儀分析著那個物體,發現裡面有生命的跡象。更確信了它是某種生物的蛋。而且還是稀有且強大生物的蛋。
「確定了,這是龍蛋。」
「龍蛋?怎麼會在這裡啊?」
「可能是有龍在這裡下蛋,或者從哪個世界的縫隙掉出來的吧?總之,先收著吧。」
「可是我拿不動耶。」
厄爾自嘲的搔搔自己的腦袋,也是,龍蛋那麼重,霧羽怎麼可能拿的動,也只能自己幫她拿回去了吧。
「哇……這還不是普通的重……」
厄爾感受著龍蛋的重量,畢竟這也是他第一次接觸到龍蛋,難不免好奇的探測它的重量以及蛋殼的厚度。
「我也想拿拿看!」
「不行,妳一定拿不動,要是摔壞了怎麼辦?先回去吧。」
厄爾不理會霧羽的反駁,自顧自的往臨時營地移動。
「喂喂!等等我啦!」


「將將~你們看我們帶回來了什麼~?」
霧羽回到營地後興奮的將龍蛋秀給其他傭兵們看,可傭兵們並沒有跟著一臉驚奇的樣子,反而很飢餓的看著蛋虎視眈眈。
「等等等等等,你們這是什麼表情呀!?這不是今天的晚餐啦!」
霧羽將龍蛋護在身後,避免龍蛋被這群已經餓昏頭的傭兵們煮來當今晚的晚餐。不過她一個小跟班怎麼可能阻止的了這群餓昏的大男人呢?於是開始跟霧羽搶起了龍蛋。
「大夥兒,快來把這蛋拿去煎了,今晚有得吃囉~」
「不要不要!把蛋還給我!那是我的!」
厄爾在一旁看著,根據他和這群傭兵相處已久的時間看來,這群傭兵並不是想吃掉那顆龍蛋,而只是純粹想玩弄一下霧羽而已。不過當他看到霧羽快哭出來時,還是出聲制止了他們。
「喂,適可而止吧。龍蛋是霧羽找到的,要不要吃也是她決定。」
「對嘛對嘛!快還給我,不可以吃掉它!」
既然厄爾都出聲阻止了,傭兵們也識相的把龍蛋還給霧羽,雖然還是偷偷的竊笑著。沒辦法,誰叫霧羽那天真的個性,就是想讓人捉弄一下呢。
「妳可是找到了一個好東西,可要好好保管好呀。」
「當然,才不會給你們吃掉呢!」
霧羽將龍蛋小心的接過,並對傭兵們吐了吐舌頭。不過她鼓起的大大臉頰,很明顯的表示著她的不滿。
「好了,別生氣了。他們跟妳鬧著玩呢。」
「哼!誰叫他們老欺負我,以後回去不給他們做吃的了!」
傭兵們一聽到著怒言,內心不斷的哀嚎。在他們傭兵團裡,對於料理手藝最好的就是霧羽了。在每個大男都要輪流處理三餐的傭兵團內,他們可恨不得每天都吃霧羽做的料理。不過因為團長說什麼一定要讓大家都會料理,而很少排霧羽進廚房,甚至她想去就去,不想去就可以不去,所以能吃到她的料理的那天,都猶如天降美食。
如今她憤憤的說以後不做了,對於傭兵們可是天大的打擊,是災難呀!紛紛對厄爾投向求助的眼光,結果反而看到厄爾幸災樂禍的暗自嘲笑著他們,可想而知,他不會幫他們求情。嗚嗚……看來只能等她氣消或者回去努力討好她了。

不過對於之後餐點的機率性消失,傭兵們的好奇心仍在那顆龍蛋上。畢竟撿到龍蛋可不是天天常有的事,更何況龍類那麼稀有又強大的物種,人人都想馴服一隻當作自己的一方戰力。
「霧羽,那個龍蛋,你打算怎麼處理啊?」
或許是因為感覺到一旁傭兵們的好奇心,或者厄爾自己也有些在意。然而霧羽只是聳聳肩、搖搖頭,一臉“我不知道”的表情。
「反正,總不能把這孩子丟在這裡不管吧?等牠敷出來之後再想也不遲吧?」
可能只是不想讓小龍敷出來之後無依無靠的吧?畢竟霧羽也失去了親人,她可能不想讓這小龍和自己一樣吧?的確很像霧羽的作風呢。
「真拿你沒辦法。」
厄爾輕輕的嘆了口氣,朝著龍蛋吹著溫暖的風。說到敷蛋,應該是給它溫暖為最優先的吧?畢竟自己也第一次接觸所以不太清楚,不過先按照母雞敷蛋的方式應該也沒什麼不好吧?不過,還是得快點想辦法逃出去才行……


「今天還是沒結果呀…」
一名傭兵坐在石頭上,語氣似乎有些無力。畢竟被困在這裡五天了,還是沒有任何出去的進展,甚至是食物,帶來的水也快空了。再這樣下去只怕會非常不妙。
「大家先休息一下吧。」
厄爾明白大家的無助,畢竟這是連自己都無法解決的困境,他也有些苦惱。自己不用攝取食物或水分倒是還好,可是其他人可沒這麼輕鬆,這下該怎麼辦?厄爾陷入了沉思。
「你們……有沒有聞到什麼?」
霧羽突然出聲打破了寂靜,她好像聞到了什麼般到處聞來聞去的。
「什麼都沒有啊?」
「你是不是餓昏頭,連嗅覺都出問題啦?」
可霧羽不理會傭兵們的調侃,她很確定自己聞到了什麼。感覺是從溼氣很重的地方傳來的味道,霧羽看了厄爾一眼後便朝著氣味散發出的地方前進著。
「喂喂,妳別亂走呀!要是迷路了怎麼辦?」
「厄爾,怎麼辦?」
畢竟帶隊的是厄爾,總得先問問隊長的意見。而厄爾就像是很信任霧羽一般,毫不猶豫的跟在霧羽的身後,其他傭兵你看看我看看的,也只好跟上去了。

「你們看!是水!是水池!」
走了一段路後,一名傭兵指著前方大喊著。
「這裡是……」
「沒錯,地底洞窟。」
在深邃的洞窟中,有些地方會因為從上層流下的雨水或地下水的緣故,而從上方遭到侵蝕,形成一處自然形成的大空洞。而這裡也會因為水氣較重的關係,而散發出濃濃的黴味。擁有獸人血統的霧羽,嗅覺也比一般人靈敏很多,她就是聞到了這個味道,才能帶領著大家到這裏。
「做得好。」
厄爾輕輕摸摸霧羽的頭,以表讚許,並開始掃描這裡的空間。這裡比起洞穴的其他地方來的要大很多,在這裡啟動機甲也不用怕傷害到其他人。
「機甲:戰車,啟動。」
厄爾啟動戰車後,利用機甲所搭載的聲波定位系統向外發散出超聲波讓整個洞窟充滿音波迴盪,並以機甲所接收到的音頻來繪製這個洞窟的整個樣貌、路徑。
「這裡還真不是普通的複雜……」
厄爾看著已經繪製好的電子地圖,密密麻麻的道路,以及許多的岔路,難怪來探險的探險家都會迷路走不出去,連身為高科技集合體的厄爾都感到有些困難了。
「看來這裡並沒有甚麼詛咒之類的,連機關也沒有。就只是很路徑很複雜的自然洞窟而已。」
「連寶物什麼的也都沒有?」
「沒。」
「天啊,那我們這幾天到底來這裏幹麼啊?」
厄爾一臉淡淡的看著內心戲很多的傭兵們,反正主要目標:取得這裡內部的情況以及路徑圖就好。而且按照地圖來看,和這裡類似的地底洞窟應該不只一個,不過現在大家應該也沒力氣繼續探索了。
「任務算是成功了,我們趕緊逃脫這裡就好。回去我請大家一頓大的!」
「喔耶!感謝隊長!」
傭兵們歡呼著,把剛剛的懊惱拋去腦後,眼下還是趕快回去填飽肚子重要。
「終於可以回家囉!」
大家歡呼著走出洞口,結束陷入困境的五天。


厄爾等人由於在那洞窟順利帶回電子地圖,所以得到團長的極度表揚,除了最基本的報酬外,還多了很多禮金以及幾天的休假。這讓傭兵們高興不已,而這對厄爾和霧羽來說也是好事,因為他們可以有多的時間可以好好的研究和照顧那顆不知名的龍蛋。
首要的第一行程,果然還是回到萊斯特的個人研究室向他打聽相關情報,畢竟要說起亂七八糟的知識的話除了這傢伙之外也想不到第二人了。

「阿萊,我回來啦!」
厄爾用力的打開研究室的門,並大喊著,這舉動驚擾到了原來很認真研究機械的男子,但男子似乎更驚訝於來人手上抱著的東西?
「你又跑去傭兵團做任務啦?還帶了這麼大的禮物回來。」
「就……」
「這能吃嗎?」
還不等厄爾回答,萊斯特就這麼問到,讓一旁的霧羽嚇得趕緊跑到龍蛋面前擋著。
「絕~對!不能吃!」
看著霧羽的樣子,萊斯特一臉了然的模樣。
「喔~原來這不是你找到的,是霧羽找到的啊?」
「是啊,這樣你還要吃嗎?」
「如果吃了可以讓霧羽揍你的話,我就吃。」
「這是什麼鬼邏輯啊!?」
霧羽在一旁傻眼無言,她真的越來越搞不懂這兩個人的腦袋在想什麼,不如說是裝什麼?水泥嗎!?

「好了,打嘴砲就到這裏為止。你知道這是什麼嗎?」
「啊?這不是一看就知道是龍蛋嗎?還是你要問我地區?」
「差不多,雖然我知道這是龍蛋,不過分析不出是哪個地區的,也許不是希望上的東西?」
「這倒是有可能。」
萊斯特思考了一下後,把龍蛋放入分析儀內,並操作手邊的電子面板,把另一台電腦叫出來,開始分析那顆龍蛋是源自於哪裡的生物。只見螢幕上跑出一堆數據之後,萊斯特似乎有些驚訝的樣子。
「可能有點難以至信,這顆蛋上面確實有不屬於希望星的氣息,而是我前幾週發現的另外一種、很類似的波長。」
「等等等等,你說前幾週?那個不是來自影界的碎片嗎?」
「如果沒有分析錯誤的話,確實是來自影界的波長。雖然連續發現兩件來自影界的物品是非常罕見的,但現在也只能承認這個罕見了。」
厄爾稍微思考了一下。
「不是吧?既然是來自影界的蛋的話,總不可能放隻母雞或母龍在上面敷這樣就完事了吧?」
「要不然,厄爾你來當母雞或母龍吧?」
「滾。」
萊斯特看著兩人默契又非默契的對嘴,搖了搖頭,轉向一旁的鍵盤輕輕按了一下,螢幕上便顯示了一段資料在上面。
「目前說到能涉足影界的龍種,目前也只有這個可能性了。」
萊斯特看著螢幕說到。螢幕上顯示的是界龍的資料,以及小小的分支資料──影界龍。
「界龍是甚麼呀?」
霧羽歪著頭,似乎不太理解而且好奇。
「界龍是可以穿梭兩界的龍種,通常界龍身上都會有印記。仔細看看這顆龍蛋上的紋路,是不是有些看起來像構建中的紋路?」
霧羽一聽,仔細的觀察著龍蛋。的確像萊斯特說的那樣,不過因為那紋路和蛋殼的顏色非常相近,所以不仔細看其實看不出來。
「真的耶!好神奇喔!」
「基本上,要讓界龍孵化,要給予牠能夠穿越的兩界之能量……」
「等等等等,阿萊,你說時界跟影界的能量,是吧?時界倒還好,放著就沒事了,但影界要從哪裡生啊?」
「這確實是個難點。」
說著,萊斯特又把之前的研究資料拿了出來,然後再兩人面前開了一個又一個的視窗。
「根據我這邊的研究,影界是跟時界有一個連接之處的,就是你們腳底下的影子。」
「影子?」
兩人異口同聲的懷疑,同時的看了看自己的影子。
「是的,影子。根據調查結果,影界的波長確實會時不時的從影子與時界接觸,只是非常微弱而已。如果你們要敷蛋的話,就只能把龍蛋放在能夠長期接觸到影子的地方,如果還是不放心,我確實有能夠模擬影界能量的輸出裝置,雖然實際輸出功率不到原本的百分之二十,畢竟我也沒去過影界,所以也只能夠當讓你們安心的裝置而已。」
霧羽和厄爾沉思了許久,也討論了一陣子,最後決定將輸出裝置裝在厄爾身上,好方便敷龍蛋。
再離開時,萊斯特不忘提醒。
「記得別讓裝置開的太強,畢竟那還只是個半完成品,我沒辦法保證它的穩定性以及效果。」
「啊?不能開到最強嗎?好吧我知道了,感謝啦。」
「萊斯特,謝謝你的幫忙。」


回去後,因為要敷龍蛋的關係,所以會時常看到厄爾一直蹲在龍蛋旁邊,一臉無奈的樣子。
「請問我還要在這邊蹲多久?」
「再一個小時就好。」
「你上一個小時也這麼說。」
厄爾嘆了口氣,自己怎麼會答應這小家伙幫她呢?害自己連把妹的時間都沒有了,嗚嗚,那可是我最悠閒快樂享受的時光呀!還有那麼多蘿莉在等我,唉,人生真難呀。而霧羽才不理會厄爾的抱怨,她只希望龍蛋能夠健康的長大。
「小影,你好嗎?今天外面出著大太陽呢,熱死人了。而且我們住的地方還一堆臭男人,時不時就聞到臭味。我們做女孩子的真委屈。」
「你委屈啥啊?你不是已經習慣了?還有妳怎麼知道牠是男孩還是女孩啊?」
「委屈啊,跟一堆臭男人住在一起,到了夏天都是那種很臭的汗水味。至於性別,不知道耶,猜的?」
厄爾翻了個白眼,繼續吐槽。
「你每天這樣跟牠說話,也不會加快牠的孵化速度啦。」
「可是,說不定牠在裡面很無聊啊?」
這回答讓厄爾翻了更大的白眼,這小家伙的腦袋也太異想天開了吧?又想繼續吐槽時,厄爾房間的門突然被粗魯的打開,是一起住在宿舍的傭兵團夥伴。
「喂,無銘你在幹麼?又在敷蛋喔?你母雞喔?起來嗨啊!」
「你才母雞!你全家都母雞!」
「欸,你這樣也會罵到團長喔?」
「我管他的,你看我有在意過嗎?你們全都是母雞。」
「好啦,不說了。兄弟們說要去聯誼,你要不要去?有很可愛的少女喔。」
「喔?我當然……」
話才說到一半,厄爾就感覺到一股灼熱的視線直直的盯著他看,他轉過頭,看到霧羽正一臉不滿的盯著他看,而且手上的黑槍感覺就要扣下扳機發射了。
「那個……」
「算了,你去吧。」
霧羽嘆了口氣,一直這樣麻煩厄爾似乎也不太好,而且依照萊斯特的說法,只要找有影子的地方放著也可以達到效果。
「欸……你確定?」
厄爾倒是沒想到霧羽這麼乾脆的就這樣放他走,難道是良心發現了?
「對,趁我還沒改變主意。」
「呀吼~自由啦!兄弟們等等我!」
厄爾歡呼一聲,跟著其他傭兵出門了。看他那開心的模樣,果然自己太麻煩他了吧?不過想到厄爾是要去和女生聯誼,心裡還是有一股莫名不爽的感覺。
「吶,小影。為什麼每次只要無銘去搭訕女性,我就會莫名的不爽呢?」
霧羽將龍蛋移到書櫃旁的影子下,坐在龍蛋一旁這麼問到。
「到底為什麼呢……?」
喃喃的問著,輕輕的撫著龍蛋,感受著從龍蛋裡面傳出來的溫度以及脈動。
「嘛,算了。希望你能趕快敷出來。」

傍晚,厄爾一回到家,就看到霧羽躺在龍蛋旁邊,睡得正香甜的,不由得的嘆了一口氣。
「真是會麻煩人。」
厄爾輕輕的將霧羽公主抱起,再以不吵醒她的前提下把她放到床上,或許霧羽永遠也不會知道,只有在她意識不清醒的時候,厄爾才會對她流露出不屬於其他人的溫柔。
「小影……」
聽到霧羽喃喃的輕語著,厄爾看了看霧羽。嗯,還是很平穩的呼吸,意識也是還未清醒的,是做夢吧?
「夢話嗎?就連睡夢中也還在在意著那顆蛋嗎?到底是多喜歡它啊?」
厄爾有點無奈的走到龍蛋旁邊蹲下,戳戳龍蛋的蛋殼。
「你可不要給霧羽添太多麻煩,要不然我要煩惱的對象就不止這個小公主,還多一隻好動的小笨龍了。」
說著,繼續開啟能量裝置,蹲在龍蛋旁繼續“敷蛋”。
「真是的,我到底是傭兵還是保母呀?」


時間過了幾天,龍蛋也在時間和霧羽的影響下,在這裡也算是整個傭兵團都在關心的一個孩子,每一天幾乎都會有傭兵來厄爾房間詢問龍蛋的狀況,還有笑可憐的“母雞”厄爾。而今天,又有幾名傭兵來訪。
「早啊,厄雞!龍蛋的狀況怎麼樣啦?」
一名傭兵剛這麼說,就立馬被胡椒、芥末等各種辣品做成的手榴彈炸了滿臉。
「我x你的!痛啊啊啊啊!」
「還有誰想試試看的?我手邊還有幾百顆濃縮版喔?還是你們想試試看鬼椒特製版本的機關槍?或是辣椒素提鍊的子彈也行啦!」
厄爾一臉邪惡的笑著,讓其他來訪的傭兵頻頻嚇的搖搖頭。那個炸彈的威力雖然不傷人,但是那可不是開玩笑的痛。自從某位傭兵不知從哪天開始叫厄爾為“厄雞”的時候,他就做了這個炸彈,用來“感謝”他們為他取了這麼一個“合適”的綽號。啊?一開始那樣叫他的那位傭兵怎麼了?誰知道呢?至少死不了啦。

「我以為你已經習慣那個稱呼了。」
「並沒有。」
「我覺得“厄雞”這個稱呼很可愛呀。」
「不要。」
霧羽在一旁抱著龍蛋看戲,其他傭兵內心無數的無奈還是無奈。明明如果是霧羽的話,他就不會這樣對她。嘖嘖,差別待遇呀~
「喂,厄爾。我們的交情明明比霧羽還久。怎麼她那樣叫你,你不請她嚐嚐看你特製的手榴彈呀?」
「我會把這句話轉告給你的女朋友的。說你跟一個女孩子計較東計較西,還想拿特製的辣椒手榴彈炸女孩子,如果她願意的話我會很樂意的把我的特殊手榴彈借給她讓她塞進你的ㄍ……」
「我去你的!不是這樣吧?給我把電話放下!」
「知道話不能亂說了吧?」
「是是,大爺。求你快把電話放下。」
「嘖嘖,知錯就好。喔,順便說一下,這其實是玩具電話。」
厄爾一臉嘲諷的看著那名傭兵,看著那恍然大悟又無法反駁反抗的嘴臉,就是一個字,爽!
「好啦,不玩了不玩了,我們認輸。是說,龍蛋的狀況怎麼樣?」
「就很“龍”,就很“蛋”,就很“龍蛋”。這回答你滿意嗎?」
「你這是在講幹話嗎?」
「你才是問什麼幹問題?我是會知道喔?」
「不是你在敷他的嗎?」
「我看起來像專業的蛋達人嗎?我又不是蛋農出身的,就算我是蛋農,熟悉雞蛋也就算了,更何況這是龍蛋,我難道知道這個蛋是龍媽幾時生的,寶寶是白天中午晚上幾時敷出來的,生出來的重量會是幾克,然後會不會噴你一臉。我看起來像是會知道的樣子嗎?」
「像啊。不像嗎?」
聽到霧羽這麼一說,厄爾整個無奈、非常無奈、極度無奈的翻了白眼。
「你不知道我可以在空氣中散佈辣椒素嗎?」
「我閉嘴就是了。」
霧羽嘀咕著,她雖然什麼都敢吃,但是唯獨辣,太辣的東西她就不行了。厄爾的這個威脅,可是嚴重威脅到自己的三餐,自己可不想餓死在這裡呀。
「反正不用很急啦,以我們這樣敷的速度,遲早會敷出來的啦。你們也不用每天來問吧?是不用工作了喔?」
「好啦,那我們明天再來,拜拜。」
「拜託你們別來了!」

就這樣,在與眾人以及霧羽和厄爾的嘴砲、打鬧下,龍蛋一天一天的成長著。如果厄爾要出去工作,那霧羽就會自己將龍蛋放在影子下陪著牠,如果是霧羽累了或有事情要忙,厄爾會硬是把霧羽脫去休息和者讓她放心去忙,不過霧羽還是會盡量避免離開龍蛋的時間。而今天,厄爾接到了高級任務,需要出遠門一陣子,也就是說,霧羽必須自己照顧龍蛋一段時間。
「你自己一個人沒問題嗎?要不要我找個人來幫你?」
「不用啦,我自己一個人可以的,不用擔心啦。」
霧羽拍拍胸脯保證,可讓她不知道的是,厄爾根本不是在擔心龍蛋會不會吸收不到影界的能源,因為依照霧羽的照顧方式,讓龍蛋二十四小時接觸到影子是沒問題的,重點是,霧羽會整個把重心放在龍蛋上啊!她鐵定會只顧著照顧龍蛋,而忘記照顧好自己的,絕對。這樣可不行,不過霧羽不喜歡在自己不在的時候有人進到他們的房間,除了一個人例外,看來也只能拜託他了。

「團長,那就拜託你了。」
「放心吧,我會適時的去看看霧羽那邊的情況的,你這次出任務也要小心啊,雖然難度偏高,但對你而言肯定沒有問題。」
「是。」
厄爾微微向團長點頭示意後便離開了,而團長若有所思的看著厄爾離開的方向。
「這傢伙什麼時候才會察覺到自己的真正心意呀?戰鬥方面沒話說,雖然好色但卻也不是真正的懂女人心呢。」
感嘆的說著,看著他們倆這樣還真是難熬呀。
傍晚,團長遵守與厄爾的約定,悄悄的來看看霧羽是否有好好的睡在床上,不過就如同厄爾說的一樣,照顧起龍蛋的霧羽會忘了照顧好自己,證據就是,霧羽正抱著龍蛋睡在地板上,感覺就像是一個傻媽媽般呢。
「霧羽,醒醒。」
團長走到霧羽身旁,輕輕的把她搖醒。
「姆嗯……?團長?你怎麼在這裡?」
霧羽揉揉眼,睡眼惺忪的看著團長,疑惑的問。
「因為看你最近像傻媽媽一樣,所以來看看妳。然後,既然睏了,就到床上去睡吧?小心著涼了。」
「可是,我要看著龍蛋……」
「放心吧,妳設置的這個位子是可以持續照射到影子的,所以妳離開一陣子去休息也是沒關係的。而且,說不定龍寶寶不希望妳這樣放棄自己的休息時間來照顧牠的。」
「可是……」
「好了,先去睡吧。要不然厄爾知道後會很擔心的。」
團長半推半哄的將霧羽送上床,要離開時似乎聽到霧羽悶悶的聲音。
「他只會擔心把不到妹而已……才不會擔心我呢……」
團長離開後,輕輕的嘆了口氣。真是的,那個傢伙到底還要裝那個形象裝多久啊?
就這樣,在團長的叮嚀下,這幾天霧羽還不至於讓自己忘到照顧自己,不過自從厄爾離開後,霧羽和龍蛋的聊天次數似乎多了不少,而其中的內容幾乎有一半以上都是和厄爾有關,雖然都是在發牢騷,不過在旁人聽來只是滿滿的擔心而已,或許這是她在不自覺的情況下發洩自己不安的方法吧?

過了幾天之後,厄爾的歸來,他第一件事除了去報告任務狀況之外,還有另一件他沒發覺自己看得和任務一樣重要的事。
「團長,這是這次任務完成的資料。」
「辛苦你了,你做的不錯,很多委託人都對你的表現很滿意,下次也要麻煩你了,先去休息吧。」
「謝謝團長。還有……那個……最近霧羽有好好睡覺嗎?」
團長心裡無奈的嘆了口氣,明明是最先進的機械體,卻對自己的感情無法表達清楚嗎?真想往他腦袋敲一下,看他會不會早點認清自己的心意。
「她很好~都有好好的睡在床上。我有好好幫你看著啦,是說你不會自己去看就知道了?」
「哎呀,還是要問一下比較實在嘛。」
「……你對於霧羽是抱著什麼樣的心態的呢?」
「家人吧?」
厄爾沒想過那麼多,只是覺得霧羽那傢伙,一直給自己添麻煩罷了……只是這樣吧?所以應該只是“家人”吧?應該?
「不管怎樣你還是先去休息吧?」
「好吧,這幾天謝謝你幫我看著她。」
團長看著厄爾離去的背影,又不由得的嘆了一口氣。這倆家伙還真不是普通的讓人難熬啊……


最近霧羽陪在龍蛋旁邊的時間更長了,甚至將放置龍蛋的枕頭移到自己的床上,抱著龍蛋睡覺,為什麼呢?因為最近龍蛋時不時的微微晃動著。一開始自己很緊張,怕是不是龍蛋出了什麼問題,因為霧羽第一次接觸蛋蛋,所以對於蛋不是很熟悉,當然,就連快孵化出的預告也不知道,這還是厄爾告訴她的,而知道這件事的她,臉上滿滿的除了興奮開心外別無其他。

「妳抱著龍蛋睡覺不會不舒服嗎?」
看著最近一天到晚窩在床上抱著龍蛋的霧羽,厄爾納悶的問到。
「不會啊?為什麼會?」
霧羽抱著龍蛋歪頭,不理解厄爾的問題點在哪裡。
「嘛……算了,你高興就好。」
反正她有好好睡覺就好。厄爾這麼想著,走出霧羽的房間,自己也去休息了。雖然最近霧羽很少纏著自己了,讓自己有些不習慣,有些而已。身旁突然一直煩著自己的跟屁蟲突然消失,原來感覺也會很……空虛嗎?

半夜,每個人都熟睡了,可是霧羽身旁的龍蛋,似乎不太安分的樣子。由於霧羽睡著後很難叫醒,所以她也沒發覺龍蛋現在非常的不安分,龍蛋不斷的晃動著,還有一些“喀喀”的小聲響。突然一隻小小的龍爪從龍蛋內破殼而出,然後另一隻手也跟著伸出來,過一陣子後頭才頂破蛋殼探出頭來。
剛孵出的小龍,東看看西看看的,又在床上跑來跑去的,看來是隻很好動的小龍,而當小龍看到熟睡的霧羽後,歪著頭坐在霧羽的腹部上,還用小手輕輕的拍拍霧羽的臉頰,而霧羽只是輕哼了一聲並沒有多大反應,小龍就這樣一直看著霧羽,盯著盯著也跟著睡著了。

一大早,厄爾按照慣例來叫霧羽起床的時候,看到了一旁已經破裂的龍蛋,和趴在霧羽身上,黑黑的生物,思索著。
「這應該就是敷出來的龍了吧?竟然就這麼趴在霧羽的肚子上了。」
苦笑了一陣子,坐在一旁看著小龍。
「龍會把第一眼看到的視作親人,看樣子是把霧羽當媽了。之後有得她受了,哈哈。」
輕聲的笑了一下,並趁著小龍還熟睡的時候趁機掃描一下,不然到時等牠醒了,就難辦了。
「今天就等她自然醒吧。」
說著,厄爾輕輕的離開霧羽的房間,回去繼續保養自己了。

「哇啊啊啊啊啊啊~!」
厄爾聽到霧羽驚喜的叫聲,一臉不意外的樣子,不過這道聲音倒是嚇到所有也住在這裡的其他傭兵們,大家紛紛跑到門口非常著急的樣子,怕是不是霧羽發生了什麼危險,而只有厄爾慢悠悠的的走到已被擠滿的門口前。
「你們擠在這裡幹嘛?偷窺少女換衣服還是怎的啊?想被打是不是?」
「你剛沒聽到霧羽的叫聲嗎?」
「有啊。怎麼了?」
「你怎麼不緊張啊!?她發生了危險怎麼辦!?」
「你們還太不了解她了。」
「說的你好像很了解一樣,你都在監視她喔?」
「只是我比你們聰明而已,別想太多。」
「What!?找死啊!?」
不理會一旁傭兵們的吵鬧與不滿,直接打開霧羽的房門。一隻黑漆漆的生物就突然撲倒厄爾臉上。
「為什麼是貼臉啊!?給我下來!本大爺的帥臉都被擋住了!」
「嗷?」
厄爾抓起那小小的生物,只見那生物歪著頭看著他。
「這就是幼龍?」
一堆人蜂擁而上的看著那隻幼龍,由於非常新鮮大家都想摸摸看那隻生物。不過,一堆人突然的伸手一定會嚇到的嘛,所以,就被無情的咬了。
「嘎啊啊啊啊~!這臭蜥蜴咬我啊!可惡,看我還不把你煮了!」
「你想幹嘛?」
冷冷的聲音問著,只見霧羽持著槍對準著那名傭兵的眉心,小姑娘可真生氣了,趕緊哄哄。
「沒事沒事,說著玩呢。對吧?大夥們。」
只是一旁的其他人早就都溜了,剩下他自己一人。嗯,就這麼的被其他人無情的拋棄了,可喜可賀。
「喂喂!太過份了!等等我啊!」
總之先跑再說!

「一大早的就吵死人了。」
「是妳先驚擾到大家的耶……」
「那是因為,它敷出來的太突然了嘛!」
霧羽陪著幼龍玩著球一邊理直氣壯的反駁著,厄爾心中也是百般的無奈。
「那妳打算怎麼辦?養牠嗎?」
「當然啊!你不是比他們聰明嗎?還問什麼蠢問題啊?」
「你知道牠要吃什麼嗎?」
「不知道。」
「那你要怎麼養牠?我也不知道啊。」
「這種時候不就是只有一個人選?」
「也是,也只有他那研究狂知道吧?」
兩人相識一笑,準備出發去找萊斯特。嗯?你問他們有沒有會打擾到人家的想法?當然沒有啦!這不是蠢話嗎?可憐的萊斯特。


「你們這樣三天兩頭的來一次,雖然研究告一段落的我是沒有甚麼要忙的啦。不過換作其他人的話他們應該也是會生氣的吧?」
「所以你生氣了?」
「沒啊。」
「那就對了嘛。」
萊斯特無語的看著毫無罪惡感的兩人,怎麼自己就交到了這麼兩位損友呢?造了一輩子的孽緣啊……
雖然這麼想,但萊斯特還是很詳細的告訴兩人界龍的飼養方法。
「雖然牠是影界龍,不過跟住在影界的生物不一樣,不用一定要攝取影界的食物,也就是說,可以攝取時界的食物即可。不過,龍的食量很大,可能需要一筆不小的花費就是了。」
聽完後的霧羽看著一旁的厄爾。
「……我能拒絕嗎?」
「當然不能啊。」
「那你看我幹麼?」
「因為那是你的錢啊。」
「妳都要直接拿去用,我還不能拒絕了,妳是要問屁啊?」
「禮貌?」
「那我可以拒絕吧?」
「不能。」
厄爾白眼到後腦勺去了,這小ㄚ頭的腦蛋裡到底裝了什麼鬼邏輯啊?

總之,為了讓霧羽能好好的飼養幼龍,厄爾的工作量爆增了,而霧羽現在就是天天在家陪小龍玩耍以及教牠一些生活上的知識,比如字體、發音、文化等等的,也幫小龍取了正式的名字──「漠歆」。嗯?你問為什麼霧羽不用跟著一起去?因為厄爾找的都是極度危險的高難度任務,依照當初收霧羽時的約定,要是接收的任務一旦超過一定程度的危險霧羽是絕對不能跟的。嗯?為什麼一定要接那種危險任務?因為錢多啊,再來就是……厄爾某些內心未察覺的原因罷了。
反正,這段時間,霧羽就像是帶小孩的媽媽一樣,陪著漠歆玩,教導漠歆一些事情,而當漠歆開口模糊不清的叫了霧羽時,她開心的抱著漠歆到處向傭兵們炫耀,就像個傻媽媽一樣。

「為什麼漠歆不能喊霧羽“媽麻”?」
因為漠歆的學習速度很快,也很喜歡翻書來看,而當看到一本書裡寫著“龍剛敷出來第一眼看到的人,會認作母親和父親。”的時候,好奇的問了原因。因為從牠一開始學習的時候,霧羽從不以“媽媽”來做為對她的稱呼,而是直接以她的名字,這讓漠歆感到好奇。
「嗯~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我覺得我不是真正生出漠歆的人,而是養你的一個人而已,所以應該不適合吧?」
「可是漠歆認為霧羽是漠歆的媽麻啊。」
「嗯……那漠歆認為稱呼很重要嗎?」
漠歆歪著頭思考,“稱呼”是用來分辨人群的一個名稱,可以是姓名也可以是任何字眼,不過也只僅限於分辨而已吧?
「漠歆不知道。」
漠歆歪著頭,可能這對現在的牠來說有點難思考吧?
「我啊,覺得不管用什麼稱呼都無所謂。因為,就算不同的稱呼也是同一個人呀,沒有因為不同的叫法而改變那個人的本質。不過“媽媽”這個詞,對於某些人來說算是偉大的吧。」
「漠歆不太理解……」
「沒關係,漠歆以後就會明白了。不過,如果漠歆想要叫我“媽媽”也是可以的喔。」
霧羽輕輕的摸著漠歆的頭溫柔的說,其實,對於稱呼每個人的理解與定義都不相同,不過霧羽不希望漠歆去接受太死板的定義,和其他知識一樣,霧羽從不會給漠歆一個絕對正確的答案,她希望漠歆能自己去思考,這樣才有學習的印象深刻吧?
「那漠歆可以現在叫霧羽“媽媽”,以後長大再叫霧羽“霧羽”可以嗎?」
「如果漠歆覺得這樣比較好的話。」
「嗯。謝謝媽媽,漠歆好開心。」
漠歆笑的甜甜的,鑽到霧羽的懷裡套蹭蹭著。而一直站在門外默默聽著的厄爾,心裡有些欣慰。
「這小傢伙說不定對於某些“教育”是非常拿手的嘛,其實她也不笨嘛,某些方面來說。」
厄爾淺淺的笑著離開了,還是不要打擾到那對“母女”吧,而且也意外的知道了霧羽的另外一面,感覺有意外的收穫呢。


漠歆最近常常對著鏡子發呆,還時不時的動動小小的翅膀,晃晃偏細長的尾巴,左看看右看看的看著自己的臉,然後又繼續,發呆。
厄爾看到之後,好奇的走到漠歆旁邊,此時牠的大小已經快霧羽的半個身高了,還長的蠻快的嘛。
「你在做什麼?」
「為什麼漠歆跟媽媽還有厄爾長得不一樣?你們的皮膚都是軟軟的還有很漂亮的顏色,為什麼漠歆的皮膚硬硬的還一身黑漆漆的?」
「為什麼?因為你是龍族,我們是智人啊。所以長得不一樣很正常啦。」
而且自己的皮膚也不是真正的柔軟皮膚,而是利用能力的模擬外型。
「可是漠歆想變得和媽媽一樣,這樣媽媽抱我的時候才不會覺得漠歆硬硬的。」
「……」
這……說法可真容易讓人想歪,不行不行,保持形象保持形象。
「這個嘛……我是有聽說過龍可以變成智人的模樣,可是我不知道那是怎麼做到的。如果那是魔法的話,可能需要強大的意志力之類的吧?」
厄爾思考著,他也沒特別研究龍變身的方法,所以自己也不清楚,要去問萊斯特嗎?可是他最近很沉迷軍武研究,去吵他會不會被揍啊?雖然自己沒差。
「厄爾厄爾,意志力是甚麼呀?」
漠歆用爪子抓抓厄爾的衣服,好奇的問到。
「嗯……這真是個深奧的問題……」
厄爾陷入了思考,雖然他知道是甚麼意義,但要說到讓漠歆明白還真是個問題。
「真要說起來的話,可以說是確切的希望吧,當你急切的想要達成一個願望的時候,那個想法就可以稱作意志力。這樣明白嗎?」
「大概?」
漠歆歪著頭,似乎明白又不明白的樣子。厄爾看著漠歆,輕輕的摸摸漠歆的頭。
「妳應該很快就會明白了,放心吧。」
漠歆看著鏡子裡的自己,又看了看和霧羽同樣型態的厄爾。好想變得和他們一樣,好想變得和霧羽一樣,好想好想好想好想……
漠歆心裡這樣想著,也極度的渴望、希望著。

在那之後的某一天,一名到很遠的地方出好幾個月任務的傭兵今天就要回來了,而得知消息的大家,就迫不及待的準備餐點,佈置大廳,歡迎那位傭兵的歸來。
「漠歆也要幫忙。」
由於霧羽出去採買一些食材目前不在的關係,漠歆只好到其他地方幫忙佈置。
「欸?妳要幫忙什麼?妳不要抓壞東西就好啦。」
「漠歆也能幫忙!」
「妳那手拿什麼東西都不好拿了,還想幫忙呀?去旁邊坐著吧。」
兩名傭兵這麼說道,把漠歆趕到一旁,不讓她吵他們。

「漠歆明明也能幫忙嘛!」
被趕走的漠歆氣嘟嘟的走回房間,明明自己也可以幫忙的啊!在廚房霧羽都誇獎自己做的很好的呀!(因為龍爪在對付肉骨的時候很輕鬆。(?
「漠歆,你怎麼在這裡呀?」
厄爾剛從團長室出來,就看到在走廊上的漠歆。
「厄爾,為什麼大家都不讓漠歆幫忙拿東西?」
「因為妳的手比較利,大家怕東西被用壞嘛。」
「那要怎麼做手才不會利利的?」
「嗯……估計要等到妳變成人形才有辦法吧?」
「漠歆也可以是人形!漠歆也可以幫忙!」
「好啦好啦……嗯!?」
「哼!漠歆要證明,漠歆也可以做得很好!」
「原來漠歆真的是女孩子呀。」
「嗯?漠歆當然是母的呀。怎麼了?」
「嗯……雖然發育好像不太好。」
「什麼嘛!那是漠歆還沒長大,之後一定會比厄爾還大隻!」
「不知道妳能不能穿的下霧羽的衣服?」
「漠歆為什麼要穿衣服?」
漠歆歪著頭,因為霧羽之前和她說過,龍是可以不穿衣服的。不過,厄爾這樣一說,漠歆反而搞不懂了。
而厄爾則仔細的觀察著漠歆,看來她沒意識到自己的身體已經不一樣了,變化成人形後還是有龍的特徵呢,不過尾巴好像變小了?翅膀和龍角也變的小小的了,不知道會不會因為長大而再變化?
「厄爾,你怎麼了?漠歆身上有什麼東西嗎?」
漠歆正要轉頭看自己的身體時,她才猛然的發現,自己似乎不太一樣,不,應該說,超級不一樣了。她跑去照了照鏡子,她開心的跳呀跳的,自己終於和霧羽一模一樣了。

「漠歆跟媽媽長得一樣了,漠歆跟媽媽長得一樣了!」
她開心的跑到大廳,想秀給全部人看,結果卻被厄爾一手攔下。
「厄爾你看,漠歆跟媽媽長得一樣了!跟你們長得一樣了!」
「是是,我看到了。不過你不能就這樣出去呀。」
「為什麼?漠歆想給大家看。」
「請穿上衣服再出去,不然妳媽會生氣,超生氣。」
「可是媽媽之前說過,龍可以不用穿衣服呀。」
「那是龍形的狀況下,如果是跟我們一樣的型態,不穿衣服會出大事的。」
被這麼一提醒,漠歆似乎想起了之前好像也問過霧羽類似的問題。
「可是漠歆沒有衣服呀。」
厄爾隨手抓一件霧羽的裙子丟給漠歆。
「妳應該穿的下霧羽的衣服吧?」
「這個怎麼穿呀?」
面對漠歆的問題,厄爾只有無奈還是無奈,於是只好從頭到尾從內衣到外衣,都好好的教漠歆穿過一遍。嗯?你問他為什麼那麼了解?你覺得這種問題會難倒一天到晚去泡女孩的男人嗎?

「喔?佈置的還不錯嘛。」
「厄爾你終於來啦,你是跑去哪裡混啦?」
「欸,厄爾。你身後那小蘿莉是誰啊?你私生女?什麼時候做這麼大啦?等等,我的錯,把那機關槍放下來!你知道那玩意兒下去會出人命的吧!」
「你覺得我生的出女兒嗎?白痴。」
「對吼,我都忘記你那邊的功能已經廢掉了。唉,真可惜呀。你……」
還沒等那人說完,一個飛彈就帶著他飛出窗外,飛向天空了。
「她是漠歆啦。」
「啊!!!?????」
一堆人驚訝的圍在漠歆身邊,東看西看的,原來這龍還有這等能力!?黑色的長直,水汪汪的綠眼,小巧的鼻子和誘人犯罪的雙唇,除了可愛無別形容!
「欸欸,厄爾,你把漠歆許配給我好不好?」
「首先,你要先問霧羽,還有,你要確保你不會被爆頭就好。」
「問我什麼?你們在幹麼?」
霧羽一進門就看到一群人圍在一起,不知道在搞什麼神秘。而漠歆一聽到霧羽回來了,就開心的撲上去抱住霧羽。
「媽媽妳回來了!妳看妳看,漠歆和媽媽一模一樣了!」
漠歆開心的在霧羽面前轉圈圈,興奮的展示給她看。而霧羽則還在驚愕之中,還沒恢復過來,這……這孩子怎麼出生跟變化都那麼讓人措手不及呀!?

總之,漠歆終於學會了變身,而當她學會後的第一件事,就是一直黏在霧羽的懷裡,都快到分都分不開的境界了。不過除了黏著霧羽不放之外,她也不斷的訓練自己變身的技巧,以及龍鱗的變化,還有在人形飛行下的穩定度,在不斷的練習下,漠歆對於變化的熟練度也提高了不少,除了能將龍鱗變化成衣服外,還能隨自己喜歡變化出各種衣服的樣貌,總之,她玩的很開心就是了。


自從漠歆能夠變化成人後,霧羽開始帶著漠歆接一些簡單的傭兵任務,比如運送物資、找物品或生物等等的,當然,也會接一些有關護衛的任務。不過很少接觸到戰鬥相關的漠歆,遇到危險時也只能帶著僱主躲起,而霧羽則負責狙擊敵人。雖然霧羽曾說過,可以慢慢學習戰鬥的技巧,不過只能一直依靠霧羽而不能幫上忙,自己的內心還是覺得這樣不行,她也想幫助霧羽戰鬥。

「厄爾,我問你喔。戰鬥的技巧要怎麼學會?」
根據漠歆所熟悉的人裡面,戰鬥經驗豐富的應該非厄爾莫屬了吧?所以,她認為他應該能告訴她更多有關戰鬥的技巧與知識。
「啊?戰鬥的技巧是憑經驗的,身處強敵倍出的地方也可以磨練出嶄新的戰鬥方式,或是如果妳有急切想變強的慾望,因為這樣的想法,也會導致自己有努力的動力。」
「那你認為我怎麼攻擊才能達到最大效果?」
「爪子、尾巴,這是妳兩個最有利的地方,當然,還有龍息,不過龍息的話是要看妳自身的運用。」
「那,以一般人來說,攻擊哪裡會是最大的弱點?」
「女性的話我不知道,不過男性的話一定要攻擊胯下。」
「為什麼?不是心臟嗎?」
「妳並不一定能保證每一次都能攻擊到對方的心臟,但以機率來說,妳幾乎能每每痛擊對方的胯下。」
「可是厄爾的胯下不是不會痛嗎?」
「我是機器人啊,如果對方跟我一樣是機械體的話當然無用,不過我有一套對付他的方法,所以如果真的遇到就呼叫我吧。」
漠歆看著笑的邪惡的厄爾,總感覺她不會想知道那是什麼方法,不過,依照厄爾說的去訓練的話,應該會有很大的成果吧?

之後,漠歆常常往訓練場跑,霧羽也常常帶便當去給她,也常常會陪她一起練習、對打。以經驗談來說,霧羽在戰鬥的經驗比漠歆來的要高出很多,而且在模擬訓練場中,雖然依然會有痛覺,但所受的傷並不會影響到本體。所以,在對練過程中,霧羽從不對漠歆放水。
「妳們剛剛打的真激烈呀。」
偶爾會在一旁觀戰的厄爾說道,由於漠歆還不太熟練戰鬥,所以厄爾只會在一旁觀看,並不會和漠歆對練,畢竟一開始就太強可能會練習不到什麼吧?
不過在他看來,霧羽跟漠歆打的時候,根本是拿跟自己對打時的實力,所以一開始漠歆一直處於下風,而不斷的練習訓練下,漠歆終於能對霧羽造成一點傷害,只不過……
「漠歆,來來,我跟妳說……」
厄爾和漠歆說了一些話後,霧羽和漠歆的第二場對練就開始了,不過狀況似乎不太一樣了,原本一直處於下風的漠歆,突然讓霧羽有些難應對。

「看來效果不錯嘛。」
在一旁看著的厄爾笑著點點頭,雖然漠歆的每一下攻擊都非常有力和致命,不過一直正面攻擊而導致霧羽抓到漠歆攻擊時的漏洞,反而能一一躲過。而且,漠歆似乎遺忘了之前帶著僱主藏起時最好用的技能“淺影”,淺影能讓自己淺入影子中,以便躲藏自己,是一個在防禦與突攻的狀況下都非常實用的能力。
厄爾剛剛只是提點了她一下,漠歆就能運用在戰鬥之中,漠歆雖然有點遲鈍和天然呆,不過她其實還滿聰明的,只是需要人提點一下而已。

「淺影嗎?」
霧羽站在場地中央,看著四周戒備著。她的體力槽在剛剛已經被漠歆攻擊掉了大半,如果歸0,便訓練結束。對於漠歆懂的運用能力而感到欣慰,但是,也對於她的太過依賴而感到無奈。
漠歆是懂了運用淺影沒錯,不過她可能認為淺影對於戰鬥幫助是無敵的,卻過度依賴它,而導致漠歆的攻擊方式又出現漏洞。之前都是正面攻擊,但是會運用淺影後,漠歆只對著後背攻擊,也就是說。

一發槍聲響起,訓練同時結束。漠歆站在霧羽的背後呆呆的看著槍口,自己剛剛是被爆頭了嗎?為什麼霧羽能預測到自己會出現在那裡?為什麼她明明是背對著自己,她還是能知道自己往哪裡攻擊?難道厄爾給的建議並不能派上用場嗎?
「因為妳太依賴那個能力了。」
霧羽看著漠歆一臉苦惱,摸摸漠歆的頭解釋著。
「那個能力在戰鬥運用上是很好,不過並不是萬能的,每種能力都一樣,太過依賴只會讓自己的漏洞越大。為什麼我能知道妳會從那裡攻擊?因為自從妳開始用淺影後,妳就改了攻擊軌道和方式,變得只會從背後攻擊。所以……」
「所以妳才會知道,我會從哪裡攻擊。」
「沒錯,淺影能從影子移動到另一個影子,不過,人的身體那麼大一個,並不一定要攻擊後背吧?有時候讓對手措手不及也是一種攻擊方式。」
漠歆陷入了沉思,仔細的思考著。
「不過妳今天進步很多喔,辛苦妳了。回去休息吧。」
霧羽溫柔的摸摸漠歆的頭,給予鼓勵與讚許,比起之前一貫的攻擊方式,漠歆在今天也知道能力的運用,雖然還有很多進步空間,不過也天算是有所成長吧?說不定哪一天,我就是站在下風的那一個吧?

「厄爾,你覺得漠歆的戰鬥方式怎麼樣?」
霧羽在訓練後,找厄爾一起喝茶,順便問一問厄爾的想法。
「雖然說戰鬥方式還有點魯莽,不過有潛力,我只能這麼說。」
「你認為漠歆最大的弱點在哪裡?」
「太過單一的方式,雖然說單純是特點,不過在戰鬥裡卻是個缺點。」
「那你覺得,漠歆會有接受訓練的可能嗎?」
「沒有必要。明天,她就會自己跟妳說了。」
厄爾淺淺的一笑,似乎已經預料到了什麼。

隔天一早,漠歆像是有話要說但又欲言又止的一直跟在霧羽身邊徘徊,霧羽雖然有察覺漠歆的樣子,但她感覺,漠歆想說的話,和厄爾昨晚說的話也許有相關,因此她在等漠歆自己開口。
「那個……霧羽,妳有空嗎?」
漠歆自從脫離幼龍年紀後,便開始習慣直接叫霧羽的名字了,雖然對於霧羽來說,漠歆怎麼叫自己都沒差,只要漠歆叫習慣就好。
「我一直都有空喔,怎麼了嗎?」
「那個……我想出去訓練自己的戰鬥技巧,我想回影界生活一段時間,可以嗎?」
霧羽眨眨眼的看著漠歆,真的和厄爾說的一樣,不用自己提,她自己也會主動說。
「當然可以啊,雖然我養育教育妳,但並不代表我限制妳的自由呀。妳可以放心的回去,只要跟我或厄爾說一聲就好了。」
「真的嗎?」
看著漠歆有些激動的問著,彷彿看到了以前的自己。當初和厄爾訓練時,感受到自己的不足,因此要求出遠門訓練充實自己的技術,漠歆跟那時的自己還真相像。
「當然。妳一定能掌握到自己的戰鬥方式,好好的充實自己,不管多久都沒關係,我跟厄爾會一直等妳回來。」
霧羽點點頭,溫柔的摸了摸漠歆的頭,是時候該放手讓她自己去琢磨了吧?
「謝謝霧羽,我一定會變很強回來的!」
漠歆自信滿滿的說著,轉身跑去收拾自己的隨身物品了。看著漠歆的背影,霧羽的內心有些依依不捨,不過她相信,漠歆再次回來的時候,一定是讓自己更驕傲的時候了。


自從漠歆離開後,霧羽還有些不習慣,總會找一下漠歆的身影,這時她才懂了,那時自己顧蛋時,厄爾說少了一個跟屁蟲感覺真孤單的說法,真的會有點孤單和不習慣呢。
「妳是要看著影子看多久啊?牠又不是不會回來,看的好像她永遠不會回來一樣。」
「你不要吵啦,我只是還不習慣而已嘛。」
「嘿嘿,懂我那時的感受了吼。」
霧羽翻了厄爾白眼,其實自己並不是擔心漠歆會不會回來,反而比較擔心她會不會發生什麼攸關性命的危險之類的事情,畢竟漠歆有時候真的會少一根經,而且影界的生物聽說是非常危險的,不知道漠歆能不能應付的了……
「唉呦,妳再想那麼多也沒用啊,龍那麼粗皮厚肉的,死不了啦。」
「呸呸,你就不能好好說話嗎?」
「反正不用太擔心啦,她的成長速度妳又不是不知道,她絕對可以應付的來啦,說不定還收了跟班咧。」
厄爾開玩笑的說著,只想讓霧羽不要那麼擔心漠歆,畢竟漠歆的實力,以他的推測,只會倍數成長而已,說不定回來的時候自己都有可能對付不了了。
而霧羽其實心裡也很明白,不過畢竟是把漠歆當作自己的女兒在看待,父母之心難免會有一些擔心,不過,霧羽其實也在期待著漠歆回來的那一天,她到底會成長到什麼地步呢?

之後幾年內,厄爾因某次任務大爆炸,在維修後又升級了一些小配備,遠端無人機啦、小型收納箱啦、甚至有小型的音響等等的小配備,至於為什麼要裝音響,厄爾個人表示,因為好玩就裝了。
而霧羽和厄爾兩人的關係也更進一步,再某次因緣壓迫的情況下,傲嬌霧羽終於承認自己喜歡厄爾已經超越了友情,但得知厄爾已經看出霧羽的心意但總不說破後,被霧羽追著打,不過兩人終於走在了一起,讓傭兵團裡的人也鬆了一口氣,不然這兩人以前的曖昧真的越看越讓人難受和心急,不過厄爾也是終於好好的穩定下來,面對自己真正的心意。
在之後幾個月,霧羽在某次毛球大遷移中,幸運的追著小毛球們遇到了大毛球,還撲進大毛球的身體裡蹭蹭,也成功誘拐了一隻小毛球回家,也算達成了一個人生成就吧?畢竟看到了稀有生物嘛。
然後再某一年霧羽到上山玩雪的旅遊中,因自己路痴的毛病而在山中迷路,不幸遇難,後來是遇到了對她很感興趣的帝王雪犬救了她一命,才順利回到家中,而或許是因為霧羽的天真和傻呆,又或者是霧羽那時看到自己害怕時的模樣,激起了雪犬心中想保護她的慾望,而請求霧羽讓自己留在她身邊。之後的日子裡,每當厄爾不在時,雪犬就會負起保護霧羽的責任,雖然牠很常因為霧羽一直黏著厄爾而感到吃醋就是了。

時間推進的很快,漠歆離開時界也有好幾年了,自從漠歆離開後,霧羽便開始寫起了日記,她想等漠歆回來後,和她一起分享自己在這幾年遇到的趣事,還有自己的成長。


某天,霧羽正在幫厄爾做訓練後的調整,每當訓練結束後,霧羽總會幫厄爾的機甲潤滑,讓它可以一直保持在最完美的狀態。
「今天訓練的感覺怎麼樣?」
「嗯,經過上次的情況後,對於新的能力還有些不熟悉,不過今天感覺很不錯。」
在上次訓練的刺激下,兩人都獲得了巨大的成長,能力也跟著有所變化,為了能好好熟悉新能力,霧羽和厄爾在近期不斷的對練,以加快熟悉速度。
「我覺得,我差不多已經能理解了,再這麼多次訓練下來,主要能自己選能力次數,共有三次,你以後可以不用緊張,每次都隨機打倒無效攻擊了。」
「欸,別笑啊。無效攻擊那個真的很讓人尷尬你知道嗎?你想想,一個好幾層樓高的皇帝機甲都衝到敵人面前用能量刀霸氣一砍,結果砍他無傷,那豈不是很好笑?」
「是蠻好笑的,而且還發生過不少次。」
霧羽偷偷的竊笑著,每次霧羽要朝他發射命運的時候,厄爾總會異常緊張,因為他已經不是第一次被命運坑了。
「我還是搞不懂,為什麼妳的能力裡會有負面效果,而且還是隨機,不合理啊!」
「可能是,我的爸爸媽媽覺得好玩吧?」
霧羽的能力,也可以說是她的父母給予她的祝福,雖然隨機效果有時真的很讓人頭疼,不過說實在的,霧羽其實也覺得這樣的能力非常有趣。
厄爾翻了翻白眼,他怎麼覺得可以大概猜到霧羽的父母個性是怎樣的了?一定跟霧羽一樣,是個超級天然呆。

兩人從訓練場回來後,按照慣例,厄爾會先回去書房紀錄這一次的訓練過程,而霧羽則會去廚房準備一些小點心之類的,補充一下兩人的體力。
「嗯,今天的狀況……」
厄爾一邊打著紀錄一邊思索著,突然,一旁的影子莫名的探出一顆頭來,黑色的長髮,晶瑩剔透的亮綠色雙瞳,頭上還有一對龍角,仔細一眼,是一個之前在熟悉不過的面孔。
「嗨~厄爾,我回來了!」
漠歆笑著開心的和有些呆住的厄爾打招呼。
「哦呀?妳回來啦?歡迎回來。霧羽在廚房用吃的呢。」
「嘖嘖,你反應怎麼這麼冷淡,我們都好幾年不見了耶。」
「是啊,這幾年內,妳的身材還是沒什麼長進呀。」
厄爾看著漠歆平坦的胸部說著,和好幾年前一模一樣,真的是什麼都沒變呀。
「喂!你怎麼還是那麼變態呀!」
「我爽啊。」
「漠歆!?」
突然一道驚喜的叫聲打斷敘舊的兩人,霧羽是飛奔的跑過去和漠歆緊緊的抱在一起。
「霧羽,我回來了。」
「歡迎回來,我好想妳喔。」
而一旁的雪犬和毛球一臉問號的看著這位陌生的女孩,不過主人和她感覺感情很好,應該不是什麼壞人吧?漠歆也注意到了牠們的存在。
「看來我不在的期間,熱鬧了不少呀。」
「嘿嘿,牠們是我們的新家人喔,這是毛球“萊姆”,這是帝王雪犬“晶雪”。」
「嗨,你們好,我是漠歆。以霧羽的個性,你們應該有聽說過我吧?」
毛球跟雪犬點點頭,很快的就接受了這位長年不在去修練的“家人”,不過雪犬似乎從漠歆出來的影子處察覺到了什麼,突然非常警戒的看著影子深處,行似在那邊有什麼危險性極高的存在。

果然,影子內似乎有什麼生物在蠢蠢欲動,一頭有著利爪的影獸慢慢的從影子內走出來,兇惡的外表與富含威脅性的外貌,第一眼看見的時候只讓人感到不寒而慄。
厄爾在影獸出來的第一時間,便拿出機關槍對準影獸,如果牠有任何要攻擊的動向,厄爾會立刻開槍,霧羽也是一手拿著女帝,非常警戒的看著影獸。影獸在影界是極具威脅性的生物,為什麼會跟著漠歆一同到這裏?
那頭影獸卻只是發出了警戒的低吼,似乎沒有亮出利爪的跡象,這該說是萬幸嗎?又或是……

「等等等等,你們別緊張,先放下武器聽我說啦。」
漠歆一看緊張的氣氛快一觸即發,趕緊跑到中間,安撫神經緊繃的大家。
「這是我的朋友啦,因為我說我要回來,牠不放心就跟著一起回來了。只是這樣啦,所以快把武器放下。」
厄爾和霧羽對看了一眼,漠歆不會開這種玩笑,那隻影獸也的確一直沒有要攻擊他們的意思。漠歆看兩人收回武器後,便鬆了一口氣。
「漠歆,你怎麼會認識這傢伙的?」
「啊?就打獵的時候,我們剛好看上同個獵物,結果我們打的不上不下後,聊了一陣子,結果他突然變得很友善,就變成朋友囉。」
「漠歆,你回來只是一陣子嗎?還是你修練完畢了?」
對於霧羽來說,那隻影獸只要不傷害他們,她才懶得管,反而是先關心起漠歆這次回來,是來休息一陣子的,還是訓練已經結束了。
「我的修練已經完畢了,所以,我想回來跟大家一起生活,可以嗎?」
「當然可以,求之不得呢。不過……漠歆可能要自己用一個房間就是。」
「欸!?為什麼?不能像以前那樣跟霧羽一起睡嗎?」
「不能,因為霧羽現在是跟我一起睡。」
「蛤!?」
漠歆驚訝滿滿的後退一大步。
「你們兩個什麼時候變成這種關係了!?」
「妳那麼驚訝幹麼?」
「因為霧羽居然喜歡你這個變態大叔。」
「喂,妳可別忘記,妳能好好長大都是因為靠我出錢的,不想挨餓就給我好好說話。」
「嗚嗚……霧羽,厄爾欺負我……」
「厄爾,你怎麼可以欺負漠歆,我不理你囉!」
「別別,這可不行啊。」
厄爾可不想讓自己的可人兒生氣,看著漠歆一臉得意的表情,哼哼,沒關係,君子報仇三年不晚,反正她回來了,自己有的是時間搞她。

「不過,那隻影獸怎麼辦?」
「沒關係,他說,他只是想來時界看看,過幾天他就會回去影界了。」
「可是,時界的東西牠會吃不習慣吧?」
「放心啦,牠如果餓了會自己回影界找的。」
厄爾看著那頭明顯對周遭環境感興趣的影獸,微微露出笑容,正巧自己需要多一點理解影界的觸點啊。
「先不說這個了,霧羽,我有好多好多故事想跟妳說。」
「這麼剛好,我也一樣呢。」
兩名少女就這麼坐在一旁,有說有笑的,說著自己這幾年來發生的所有趣事,總而言之,一直空著的家族成員,如今終於又填補回來了,毫無疑問是個大團圓的好結局吧?

~(完)~

~另外,其實這段故事背後還有一段關於那隻影獸的小插曲,詳情請見史萊姆的影獸寵翻~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0824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蛻變之聲|霧羽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shadow1926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蛻變之聲】 〘霧羽〙新... 後一篇:【蛻變之聲】百換天象-四...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doraemonwu廣大被壓迫的學生
台灣學生權益已有進步!香港簡直是十八層地獄。來我小屋看置頂,了解香港政客如何忽視學生權益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