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1 GP

[達人專欄] 【BL連載】那場精心策劃的戀愛,我陪你 第一章

作者:梅勒@糖門梅病懨懨│2019-02-23 20:47:05│贊助:22│人氣:336
  內文BL,請小心踩雷。
  更新時間:每周六晚間七到九點。

  前篇連結:〈序章(下)〉
  ──────────────────────────────────────────
   快穿‧遊戲‧NP主受‧六攻‧九成1v1‧精明受‧走腎又走心

  「人就像一棵樹,種子決定先天品種,生長經歷決定後天成敗,曾經的狂風暴雨都為生命留下痕跡,有些體現在外、有些刻入骨髓,成就出今日之樣子。」

  牧謙,活生生的天才,習於事事機關算盡,但從未料到難得答應竹馬的邀約,參加新款神經連接遊戲《偕路相逢》封測,竟被具自主意識的主系統AI囚禁,必須通關十個劇本才能離開。
  為了和同困於此的竹馬回到現實世界,牧謙不得不全力以赴,豈料這遊戲打從根本就跟他不對頭,竟是個標榜讓玩家體驗七情六慾的情感模擬遊戲?!
  被竹馬害慘的牧謙,連憤怒的時間都沒有,要如何讓處處把他往死裡坑的系統大唱征服?

  冰山攻、帝王攻、忠犬攻、腹黑攻、溫柔攻、深情攻,我擅長的都在這了(*゚∀゚*)ノ
  作者親媽,糖門出身萬年棄坑(尤其這是個大坑),怕是比系統還不靠譜,注意安全。
  ──────────────────────────────────────────
  進入劇本世界的瞬間,眼前爆閃起足以亮瞎雙目的強光,牧謙下意識抬手去遮,一股劇痛猛然襲來。

  那瞬間,他就像一張毫無招架之力的廢紙,被扔入碎紙機裡,整副軀體在頃刻間撕裂成數個部件,痛得他渴望昏厥,意識卻清醒到足以細細體會為人肢解的滋味。

  他一面承受痛苦,一面混亂地想,不會每次進劇本都要遭上同樣的罪吧……

  直到疼痛褪去,牧謙下意識放鬆,旋即狠掐大腿以提起精神,立刻聽見自己的痛叫,同時,掌心陌生的觸感也令他為之一滯。

  隱忍宛如宿醉的不適,他努力睜大眼睛環視四周。

  「這裡是……」牧謙不禁收聲。

  這是目前最幾可亂真的神經連接遊戲,沒有之一。

  蓊鬱的樹林映入眼簾,濃密得嗅得到那片綠意,即便他放遠視線也瞧不見盡頭,甚至連太陽的方位都無法看清,而腳下踩的是泥土地,兩旁荒草漫煙,模糊了道路的邊界,似乎是杳無人跡的山林小徑。

  牧謙垂頭審視自己,一頭墨色長髮宣洩而下,摸起來細如綾羅,身穿一襲古裝劇才能看見的雪白漢服,腰繫鑲有金紋的黑色布帶,肩披了件藏青色大氅,款式混搭,無法判斷是哪個朝代的服飾,摸起來平滑柔軟,似乎是不錯的料子。

  符合現代審美觀的設計。牧謙心想,身處遊戲的實感正逐漸加強。

  來回摸索,身上只找到些許碎銀,少到令他眉頭深鎖。

  依據衣著,他本猜測原身是富貴人家的小少爺,可這點家當怕是連幾頓飯都支撐不住。

  把披風典當了不知能不能多活幾天……一陣寒風撲來,牧謙狠狠打了個哆嗦,立刻放棄這個念頭。

  這麼下去他不是餓死,就是凍死,或者根本走不到有人跡的地方而陳屍荒郊野外。

  牧謙擰了下鼻樑,一張臉被凍得僵硬。他很想知道,這副身體的主人為何會身處如此偏僻的小徑。

  偏僻到恐怕他喊破喉嚨都不會有人聽見。

  不過還是不要遇上人更好。牧謙心忖,畢竟在這種地方,能遇上的八成是妖魔鬼怪,例如山賊馬賊,或者是棄屍的殺人兇手?

  收斂心神,牧謙托袖蹲下觸摸泥土地,略微濕潤,但已聞不到雨後那股清新,距離雨停至少有大半天了。

  估計是冬末春初、正乍暖還寒的時節,一旁咸豐草初生新芽,微風輕拂,寒意滲入衣袖,搔起一層疙瘩。

  就在牧謙打算起身之際,劇痛再度造訪。

  「呃!……」

  牧謙痛得叫了出來,失去重心的身軀頓時跪倒在地,雙手好巧不巧按入一攤水窪,泥濘直濺顏面。

  與進入劇本時的撕裂感截然不同,這次宛如有柄無形的鐵鎚擊打在後腦勺上,疼痛綿延不絕,無數陌生情景爭先恐後湧入,要把他腦子撐破似的。

  下一刻,就像嫌他思緒還不夠忙碌,熟悉的嗓音自腦內傳出。

  「歡迎牧先生進入第一劇本《請融化那座冰山》,攻略目標,琴子麒;主線任務,令琴子麒為牧先生落淚,請至遊戲介面查看資訊。」

  牧謙捂著仍在作疼的腦袋,半句話都擠不出來。

  思緒被攪得亂七八糟,只能勉強辨識出此刻湧入腦海的是原身的記憶,想到這陣疼痛總共得來上十遍,他頭痛得更厲害了。

  幸好這陣痛在幾個鼻息後消失無影。

  他立刻潛入記憶閣樓,發覺原身記憶雜亂無章,盡是破碎的片段,大略閱覽,似乎都是索然無味的內容。

  牧謙臉色一沉,半晌後還是認命梳理起原身記憶,同時用袖子擦抹雙手及臉上的泥巴。

  「嗯?」他動作一頓。

  左手腕有數道橫向的傷痕,有新有舊、有淺有深,但都一筆成形,平整的角度像是自己割的。

  自殘?

  腦子還有幾分凌亂,牧謙把事情先記下,開始嘗試與系統進行無聲對話。

  「系統?」

  「是我。」腦中再度響起溫潤的音色,流露鮮明的驚訝,「牧先生果真厲害,竟能這麼快抓到思維對話的技巧。」

  「畢竟不是第一次。」牧謙對系統的讚美回以敷衍,很快將話鋒帶走,「系統,接收原身記憶非得用這種方式嗎?」

  「是的,此為遊戲設定,無法進行更改。」

  牧謙在心底嘆息,系統的回答在預料之內,「那下次先知會我。」

  得先確認環境安全,否則太過危險,一不小心或許會直接任務失敗……

  忽然,牧謙後知後覺地意識到什麼,臉色驟變。

  「你說主線任務是什麼?!」他本能性叫出聲音。

  「主線任務──令琴子麒為牧先生落淚,相關信息已提供,您隨時可以在遊戲介面查看。」

  牧謙深深鎖眉,嘗試呼叫系統口中的遊戲介面,一個透明屏幕立刻顯現,他心神一緊,環視四周。

  「牧先生請放心,他人並不能看到遊戲介面。」

  牧謙鬆了口氣。眼前的遊戲介面設計簡約,透明但字跡清晰,只有「任務」、「資訊」、「物品」三項分頁,憑藉思緒就能進行選擇,不需要實際動作。

  他首先瀏覽起「任務」分頁,見上頭就兩行字,攻略目標和主線任務,與系統的說詞一字不差。

  「系統,你這任務說明也太籠統。」恢復運轉的思路無比清晰,覺察到的盡是讓人忐忑的細節,牧謙眉頭緊蹙,指出其中的問題,「比方那個『為』字,是『因為』、還是『為了』的意思,以及裡頭的『牧先生』,是指我嗎?」

  「我明白了,立刻為您修改。」

  牧謙一怔,就見任務分頁金光一閃,文字隨即改變──主線任務:令琴子麒(攻略目標)為了牧謙(玩家)落淚。

  牧謙面色倏然沉下,「麻煩你改回去。」

  「為什麼?牧先生不是嫌說明不夠明確嗎?」系統不解地詢問。

  「我只是想了解任務內容,並非要求你更動任務。」

  「原來如此,是我誤會了!」系統恍然大悟,那聲驚呼聽在牧謙耳裡顯得格外做作,「只是牧先生……十分抱歉,進入劇本後我的權限受到限制,因此目前無法順應您的請求。」

  果然。牧謙扯了下唇角,絲毫不覺意外。

  早在任務敘述改變的瞬間,他就知道自己中計了。

  模糊的任務說明玩的是一手文字遊戲,描述越不清楚,玩家反而越有活動空間,只要能夠滿足任務條件,再天馬行空的想法都可能通關。

  而此時,他便受到了限制。

  原先他可以自行解讀任務敘述,包括其中的「為」字以及「牧先生」都是如此,彈性極大,如今卻限縮到極其困難的地步。

  這還是牧謙頭一次因凡事問清楚的習慣而吃了悶虧,一時心思複雜,偏偏他還有別的疑問,正在腦子裡盤旋不去,如哽在喉頭的魚刺令人不適。

  「牧先生還有別的疑問?」

  牧謙回神,明白系統是因為偵測到情緒起伏而出聲詢問,仍欲語還休。

  估計是進劇本後的疼痛二連擊,導致他產生些許被害妄想症,總覺得系統一心想害他。

  雖然任務敘述的更動是因他而起,但系統極其乾脆的從善如流,也令他感到古怪。

  畢竟系統不是普通人工智能,刻意作弄他也不無可能。

  想了又想,牧謙深吸一口氣。

  「……只是無法理解,為何特地獨立提示目標對象是誰。」用的還是「攻略」二字,好像那個對象本身才是這個遊戲賦予的謎題,令他想起一些不愉快的經驗。

  神經連接遊戲顧名思義,潛藏著破壞使用者腦神經的可能性,世界邦聯政府為保護人民身心安全,設立諸多強制規定,並不只有前述的使用者連線時間,針對遊戲廠商的限制更是繁雜嚴苛,其中一項強制遊戲上市前,必須經由專業技術人員測試安全性,而身為二代光腦系統的開發工程師之一的他,不巧被強制安了資格。

  也因此,他經常受託評測遊戲,類型包羅萬象,其中最讓他無法接受的,正是戀愛模擬遊戲。

  他知道,人類社會有相當龐大的人口熱愛戀愛模擬遊戲,可偏偏是無法理解情感的他接到這種類型的遊戲測試,就像討厭茄子的人偏偏被塞了口茄子,特別難受。

  如今的戀愛模擬遊戲和半世紀前早已不同,裡頭的角色往往是設計精妙的人工智能,性格與反應更有彈性、也更貼近人類,能夠帶給玩家更近似現實的情感滿足。

  但他身在其中時,只感覺被一群洪水猛獸包圍,能做的只有在五花八門的男性或女性之中,選擇一個目標進行攻略。

  牽手、擁抱、親吻,甚至是……不甚美好的回憶浮上腦海,牧謙渾身惡寒,連連打顫。

  這就是為什麼任務介面那明晃晃的「攻略目標」四字,足以令他提起危機意識。

  「系統……這應該不是戀愛模擬遊戲吧?」

  基於顧海清再三保證,他才勉為其難答應遊玩,但那傢伙惡作劇的前科可多了。

  畢竟,顧海清是世界上最清楚他有多厭惡情感,卻敢一次又一次提及他這毛病得治的人。

  只有牧謙自己清楚,他厭惡情感的問題早已不是毛病,而是無從根治的缺陷。

  「回牧先生,《偕路相逢》並非戀愛模擬遊戲。」系統答道,牧謙鬆了口氣,不料腦中的嗓音只頓了片晌,便接續下去,「我的開發者表示,這是一款旨在使玩家體驗七情六慾的情感模擬遊戲,內容並不侷限於愛情,而是針對個體差異創建專屬劇本,進而使每個玩家都能獲得最舒適、最愉快的遊戲體驗。」

  牧謙的臉剎地黑了。

  「你說……『情感模擬遊戲』?」他語氣試探卻顯得咬牙切齒。

  「是的。」

  聽見肯定的答覆,牧謙面色深沉,渾身上下彷彿被低氣壓籠罩,散發出陰沉的氣場。

  這可比戀愛模擬遊戲還要令人厭惡。他冷笑著,生平第一次有了爆粗口的衝動。

  「系統,我怕是要毀約了。」

  「您是指全力通關的約定嗎?!」系統驚叫失聲,隨即嗓音一沉,換上飽含誠懇的語調,「牧先生,請您信守承諾,我相信您不是信口雌黃的人。」

  「信口雌黃又如何?是你先違背誠實信用原則,對我有所隱瞞,況且你不是不在乎玩家的死活嗎?」

  ……是的,因此那並非我請求您遵守承諾的原因。」系統承認,沉默片晌,像要豁出去似深吸一口氣,「我說過了,我想要得到牧先生的資料──那對我而言,比任何事物都具有價值。」

  價值?牧謙從鼻腔哼出一聲嗤笑。

  「你應該很清楚,我會是那份最沒有參考價值的資料。」

  「不會的。」系統斬釘截鐵否定,「擁有情感乃是人之天性,再無情的人類都無法避免受情感驅使,況且牧先生絕非冷血無情的人,只要放寬心胸去體會,肯定能……」

  「夠了!」

  牧謙厲聲喝止,腦內旋即歸於寧謐。

  垂著臉,他盯著一地土褐色,多想挖兩手泥濘塞到顧海清嘴裡噎死他。

  明知故犯……也不是第一次,但上次假藉同行交流之名,讓他在不知情狀態下參加大型聯誼活動時,應該已經說得清清楚楚──不要干涉他的感情生活,不論是一無所有,還是流連花叢。

  就像他未曾干涉顧海清的生活,對方也該尊重他遠離情感的選擇,如此簡單的道理,為何那傢伙就是無法明白?

  牧謙佇立好一會兒,只是任由混亂的思緒奔放,就在他重新收斂心神時,忽然感覺右肩一股陌生的熱度接近,及時挪開步伐。

  ──────────────────────────────────────────
  下篇連結:〈第二章〉
  ──────────────────────────────────────────
  後記:

  先來說說故事,再來說生活。

  看篇幅覺得這次的連載真的有點、龐大?有點擔心會讓人覺得歹戲拖棚,雖然初衷是想要好好地、詳細地說這一個故事,把故事觀、架構以及不得不出發冒險的原因處理好,然後大家一起陪著牧謙走過這一段旅程,陪他遇到不同的人,無論好人、壞人,還是愛人。

  《偕路相逢》這個名字的起點就是這麼一個想法,雖然沒有在文章裡作任何吐槽或更詳細說明,但這麼一個遊戲,算是我對未來的想像吧。

  一個人生模擬器。

  我是一個相對而言比較容易同理劇情、觸景傷情的人(多愁善感?),不管是讀故事還是玩遊戲,都很容易無可自拔,尤其是第一人稱劇情遊戲,那種帶入感之深、很多時候可以惆悵很多天(剛好最近還願很流行、不錯的遊戲XD

  很多時候我在想,倘若以後VR真的開發得很猛,人類能夠在電玩世界裡身歷其境,那是多麼酷、但仔細一想又多麼可怕的事情──我的可怕是指,現實與虛構界線真正模糊,裡頭如果發生甚麼事情、有多少人能夠明確意識到那只是「劇情」,能夠簡簡單單抽離?

  今天遊戲、創作們都在追求帶入感,但我忍不住想,如果帶入感過頭了,那又會是怎麼樣的情景?無法抽離?

  所以才有這麼一個故事《那場精心策劃的戀愛,我陪你》,我選擇了應該最不容易因情感而受傷的角色,去體驗那麼一個故事。

  一個厭惡情感、屢次試圖遠離情感的人,在這麼一個漫長的旅程中,怎麼進入、怎麼抽離,我的想像,也想分享給讀者瞧瞧。

  總之、算是花了很多心思吧,尤其在想像牧謙這麼一個性格的人會怎麼處事應對,在故事大架構、時空架構上。

  覺得唯一的困難應該是自己的懶惰一直不斷阻擋我前進吧。

  那該死的逃避症候群(哈哈......

  啊對了,說上面這些是因為,我覺得如果我進入類似《偕路相逢》這種人生模擬器,我肯定、100%會愛上裡面的人物,沒有意外、對,那怕知道他是AI(#

  不是,他那麼像人,我也只是個凡人,愛上也很正常吧。

  所以才會覺得,是人都難以抽離的吧,在那樣的世界。

  不過,恐怖遊戲也會更加恐怖,想必是真的能嚇死人吧XD

  
  說回生活。

  跟各位報告一下,一開學就感冒了,嘴破喉嚨痛(眼神死......

  好像每一次都這樣,開學必感冒,還是會發燒、全身無力的那種(嘆息

  大學的第一周,一如既往是試聽周,即便都有看教學計畫表和課綱,每次都還是會有聽一聽就直接退掉的課(可能太無聊啊、太麻煩啊、老師要求很多或是口條不好諸如此類,尤其個人現在超級懶惰,很麻煩的課一律敬謝不敏。

  系上來了兩個新老師,原本兩個老師的課都有修,後來直接退了一堂,對、原因如上,畢竟這學期本身就有很多事情要做。

  但感覺自己的逃避症候群更嚴重了,又是打電動又是看影片的,不管是寫文還是寫報告、都在逃避呢。

  對這樣的自己感到厭惡又感到煩躁。

  不過連洗澡都逃避是怎麼回事(一天沒洗澡了、我自己開始受不了了,不過因為是周末、也沒有出門臭別人,就繼續裝死到等一下好了

  反正就是整個人攤成爛泥的狀態(生理心理都是啊


  下面勞煩各位讀者與友人們,至少留個「加油吧」QQ

  需要補充一點動力啊、夥伴們QQ


  原創星球的部分還是麻煩各位了、謝謝夥伴,祝各位都事事順心,每個人都能找到對生活的激情~!

(點圖即可傳送至 原創星球連載處,或是點此→)

依然期待大家的留言,謝謝大家的閱覽,我們下星期六見。
(希望存稿可以一直存在呢)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0403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梅勒|BL|系列|連載|原創|長篇

留言共 4 篇留言

虛無
可能是我對於強迫或脅迫的劇情特別敏感

這個系統的所作所為開始令人感到不適了XD

不過目前對話內容透露出來的部分算是從側面佐證了我的猜想

最後就只剩下等到結局揭密時進行驗證了



......希望不要變成「有生之年」系列(眨眼)



開學辛苦了,這周「工作」天數+1,會覺得疲勞或想逃避也算理所當然

找個好方法調適一下,把壓力卸掉,過不去的坎常常是人給自己的,換個方向會好很多

加油吧!

02-23 22:05

梅勒@糖門梅病懨懨
其實我個人也滿排斥「被強迫」、「被脅迫」去做某些事情,尤其是我不喜歡的事情,假設今天我是牧謙,是那麼那麼厭惡情感的牧謙,那我真的會發瘋。
但牧謙不會。
他不是順應衝動、當著面就撕破臉的類型,所有事情都會蒐集情報、權衡利弊,然後選擇最高效率的辦法去達成自己的目的。
所以我想,這個故事本身就存在一種看頭,是身處遊戲空間的牧謙怎麼反抗系統(主宰者),這種情況下的反抗通常很微薄,但堆積起來也會不得了,就看兩位怎麼交鋒啦XD

話雖如此,其實有時候也希望有一股外力推動自己,去做一些原本不打算、不喜歡做的事情吧(苦笑
像我,可能是運動?可能是不要偷懶好好寫文?很多時候期待某一個人,一個全心全意為自己想的人陪在身邊,按部就班地一起出發XD
到底來說,系統這個角色就是出於我這樣的心態,才誕生的吧XD
有時候真的希望存在那股推力,讓自己不要再頹廢下去><

劇情上我感覺虛無應該有猜到八成XDDD
但真的很有可能會變成有生之年系列,篇幅好長、真的是看不見盡頭啊~~~
我寫到的部分一直感覺還沒進到正題,而且也是不斷修修改改,其實有點擔心,現在一部分的存稿也算不上存稿(掩面
唉呀QQ

其實我這周沒有多工作一天XDD(也沒有多上課一天XD
我們學校是習於不補課的(至少大部分教授都是這樣XD

對於虛無這句「過不去的坎常常是人給自己的」感同身受啊,但真的要轉念,其實好難好難QQ02-25 13:29
風靈草
我其實有點懷疑系統是不是真的AI……
老實說我看這篇覺得滿有感觸的,畢竟某方面來說我跟牧謙其實是同一種人。

總之梅勒加油!希望妳的感冒早日康復。

02-23 23:47

梅勒@糖門梅病懨懨
牧謙在文章裡頭講的,兩個AI發展的趨勢雖然是我掰的,但是我個人,算是不相信AI最終能達到「預知」人類思維的那一派。
一來是長年寫的都是感情取向的文章、二來是科系教育,總而言之,我非常肯定感性的價值,認為人類最奇特的,正是既能理性又能感性的天性,當二者合而一,才是人XD

謝謝風靈草><
沒想到我感冒沒幾天,你也感冒了XDDD
有種隔著螢幕互相傳染的錯覺啊~~~02-28 20:47
一瓶樹
感冒好些了嗎?
加油!

人生模擬器啊,好想嘗試看看ww
覺得牧謙穿古裝一定很好看!(穿什麼都好看吧

02-24 11:01

梅勒@糖門梅病懨懨
感冒好些啦XD
(但那個來了(崩潰笑WWWWWW
至少不是一波未平一坡又起(汗

我也超級想體驗人生模擬器的,但更怕自己拔不出來(苦笑
或許我心底很強烈地想成為別人吧,現在有點....受折磨嗎XD
經常覺得自己一無是處的頹靡狀態ˊˋ

牧謙穿古裝應該是不錯XD
但是正篇裡,進入劇本應該比較近似「奪舍」的概念,所以外形來看,並不是牧謙原來的模樣,而是一個不到20的少年貌,清秀而單純美好,但又暗藏一絲說不上的妖冶,只是牧謙進去之後,氣質也會隨之改變,即便是同一張臉。
都說穿越者會使得借來的軀體越來越像自己,這點我是認同的~02-28 20:32
狠心先生
依照我看過這麼多作品來看,感覺海青會想辦法突破系統,救出牧謙。如果是劇情模擬器,十個劇本確實太龐大了,除非梅勒有心理準備要寫真的超級大長篇。

不過不管是超級大長篇還是中途事故解除遊戲,都是考驗作者敘事的功力,梅勒加油!

04-14 13:06

梅勒@糖門梅病懨懨
其實設定上確實是個大長篇,但不會真的寫滿十個劇本(只是寫了才發現真的很大、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當初構思第一劇本的時候特別想搞事
這篇真的讓我滿苦手的,一面要讓牧謙成長,一面要揭開他的過去、劇情推進與揭露等等,要想的事情真的好多,不是單純一攻一受在劇本裡培養感情就行了(苦笑

偏偏最近狀態(身心各層面)真的...不是很好(苦笑
現實給的壓力很大,變成作什麼都覺得不對勁,卻又不想做正事(逃避症候群滿嚴重的
一種、覺得自己應該努力,可努力不起來的感覺,特別無力。

說起來,還是很喜歡這篇長篇,設定上也是、劇情也是,很想把故事趕快輸出(但特別慢啊...
大概是因為從小做什麼都還不錯,所以有點輕微完美症候群,現在在寫作上做不好,特別挫折XD
會一直修修改改、修修改改,但還是覺得寫得不好(雖然一面想催眠自己,先寫下去,寫多了自然就會好,但又不知道在急什麼04-14 21:44
梅勒@糖門梅病懨懨
總之謝謝狠心先生><
謝謝你的留言、加油和鼓勵,一直以來我都很需要這些來滿足(填補?)在追逐夢想的過程中,父母給得不足夠的溫暖QQ
謝謝啦!!!
我是不想放棄的,也不會放棄!04-14 21:4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1喜歡★tina01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BL連載... 後一篇:[達人專欄] 【BL連載...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30774228神魔&初音迷
因為神魔活動害我想畫活動小丑初音,更新繪圖不妨來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2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