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決鬥傳說Dueltale 第十八章 (遊戲王同人小說)

作者:可可羅│Undertale│2019-02-21 10:59:45│巴幣:12│人氣:400
上一篇連結:請點選這裡

情人節過去了,
你過的痛不痛苦?

其實只有孤單一人而已,別太在意。
但是你總是忌妒別人,
擁有美好生活,有美好女朋友,
其實我蠻討厭一個人的,
因為他是後宮王,
不只這樣,聽說他還跟多位蘿莉交歡,
正常的後宮王都不會這樣了,
而現在,根據我巴友的討論,
他終於來砸場了!

{第十八章 富蘭克林徽章和戰爭王子沙諾爾}


【決鬥X-7號裡面】
「Ness,你終於來了嗎?」Frisk有點害怕地說,他想知道Ness發生了什麼事。
「哼哼,你以為我是以前那個天真無邪的Ness?我告訴你,在你告訴你的前世後,我就發現,我終究不能成為正義的一方,不,已經沒有所謂的正義了!」Ness說著。
「Ness,別鬧了!如果連你都想跟我作對,也改變不了什麼,我們只有把孵化者送回監獄去,才能夠解決這件悲劇。」Frisk說著。
「如果,你不想看到有女孩子簽訂契約……」Ness說著:「我就是要獻上自己的朋友簽訂契約!
這時,一道青色傳送陣出現在Ness旁邊,然後柯南和Paula就出現了。
柯南站在旁邊觀看,而Paula被綁在椅子上。
「別這麼做,Ness!」Paula說著:「你們到底要我許下甚麼所謂的「願望」啊?」
「我要當這裡的裁判,進行「黑暗遊戲」,眼睜睜看著Frisk被殺掉,然後……妳就可以簽訂契約,成為魔法少女了!」柯南說著:「你應該知道,Ness的HP量是Frisk的好幾倍,就算輸掉決鬥,也不會死亡,嗯哼哼哼,Frisk不殺任何人,要被自己的青梅竹馬殺死,身為經歷許多凶殺案的工藤新一,也會漠不關心吧!」
「我才不會死呢!飛哥,小佛,時間不多了,快點去製作我要的道具!」Frisk叫飛哥和小佛快點製作分子分離器。
「嗯嗯,我會快一點的,趁現在那孩子還有一點良心存在,你就打開他的內心吧!」飛哥說著,他和美眉家族們準備往休息室疏散。
Frisk和Ness裝上了決鬥盤。


LOVE是甚麼,有人告訴過我,它是Level Of ViolencE(暴力指數),是一種專門衡量傷害的方式,當你殺死生物時,你的EXP就會增加,EXP是甚麼,它是EXecution Point(處刑點數),當你有足夠的EXP,你的LOVE就會增加,你越強,別人很容易傷害你,但你越弱,你就能明哲保身,Ness,我有一種叫做「決心(Determination)」的東西,跟之前戰鬥方式不太一樣,我們兩個,其實實力很相當,相信我,你很難去傷害我的!」Frisk說著。
「我倒要看看,你的決心的系統是為何如此不同,就從這裡開始好了!」Ness說著。
「決鬥!!!」

Frisk LP 4000 Ness LP 4000

「由我先攻,Ness,你很強大,所以我不能讓你亂來。」Frisk說著,「我要從手牌召喚,「草莓魔導女孩」!」
*草莓魔導女孩 攻擊 400 防禦 400
*地屬性,魔法使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草莓魔導女孩」的效果發動了,將牌組一張「檸檬魔導女孩」加入手牌。」Frisk有五張手牌。
「你的戰術我都看透了,所以,你是絕對不可能贏我的!」Ness說著。
「發動魔法卡「魔導契約之門」,將我手牌中的「封印的黃金櫃」送到你的手牌!然後,我可以將「破壞劍的使用者-爆裂劍士」加入手牌!」Frisk從手牌抓出強力怪獸了,他有四張手牌,「覆蓋上一張牌,結束這回合!」
「居然把你的王牌送給我?真是夠了,我的回合,抽牌!」Ness有七張手牌,「我要從手牌召喚,「寂靜的念力女巫」!」
*寂靜的念力女巫 攻擊 1400 防禦 1200
*地屬性,超能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因為我場上有等級3的怪獸,我可以從手牌特殊召喚,「念力追蹤者」和「念力使用者」!」Ness特殊召喚了怪獸。
*念力追蹤者 攻擊 1600 防禦 600
*地屬性,超能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念力使用者 攻擊 600 防禦 0
*地屬性,超能族,協調怪獸,在主要怪獸格4。
「我要將等級3的「念力使用者」和等級3的「念力追蹤者」進行調星,即便是這樣的我,也能分辨出那些令人作嘔的邪惡!同步召喚,等級6,念力惡魔!」Ness同步召喚了強力的怪獸。
*念力惡魔 攻擊 2400 防禦 1800
*風屬性,超能族,同步怪獸,在額外怪獸格1。
「墓地裡的「念力追蹤者」的效果發動了,「念力惡魔」攻擊力提升600點。」Ness用被同步召喚的怪獸增加攻擊力。
*念力惡魔 攻擊 3000 防禦 1800
*去死吧,花京院!
「墓地裡的「念力使用者」的效果發動了,將「草莓魔導女孩」破壞掉!PK LOVE α!」Ness打算破壞掉Frisk的怪獸。
「在破壞之前,「草莓魔導女孩」的效果發動了,將手牌一張「檸檬魔導女孩」特殊召喚!」Frisk又特殊召喚了怪獸。
*檸檬魔導女孩 攻擊 800 防禦 600
*光屬性,魔法使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但是,你還是救不了你的怪獸,去死吧!PK LOVE α!」Ness一聲令下,草莓魔導女孩被破壞了。
「「念力惡魔」的效果發動了,猜對方的其中一張手牌種類,攻擊力提升1000點,你手中只剩下上級怪獸了吧?」Ness讓Frisk確認手牌。
「我把「破壞劍的使用者-爆裂劍士」展示給你看,Ness,就算你再怎樣,也無法滿足丘比。」Frisk把怪獸卡給Ness看。
*念力惡魔 攻擊 4000 防禦 1800
*我好興奮啊!!!!!
「戰鬥,我要將「念力惡魔」對「檸檬魔導女孩」發動攻擊,PK LOVE γ!」Ness打算殺死Frisk。
「「檸檬魔導女孩」的效果發動了,從手牌特殊召喚怪獸,攻擊怪獸攻擊力變成一半,轉移到特殊召喚的怪獸身上,特殊召喚的怪獸是……出來吧,我最強的怪獸,「黑魔導」!」Frisk召喚了他強力的怪獸。
*黑魔導 攻擊 2500 防禦 2100
*闇屬性,魔法使族,通常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念力惡魔 攻擊 2000 防禦 1800
*你會輸給我的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你惹火我了!
「反擊吧!「黑魔導」,黑‧魔‧導!」Frisk發動反擊了。
「啊啊啊啊!」念力惡魔被破壞了,Ness的LP從4000降到3500點,Ness受到了5點HP的傷害。
「居然把我最強的怪獸打掉了,不愧是Toriel的兒子,但也就到此為止了。」Ness說著:「「寂靜的念力女巫」對「檸檬魔導女孩」發動攻擊!PK Flash α!
「啊啊啊!」檸檬魔導女孩被破壞了,Frisk的LP從4000降到3400點,Frisk剩下14/20點HP。
「發動Frisk的魔法卡「封印的黃金櫃」,將牌組中一張「念力女孩」放置在黃金櫃裡,兩回合後,就會加入手牌中,但是,我自有辦法……」Ness發動Frisk的黃金櫃效果,但似乎不想要發動似的。
「Ness,那是我的黃金櫃,你得好好利用才行,翻開覆蓋的陷阱卡,「活死人的呼喚聲」,從墓地回來,「檸檬魔導女孩」!」Frisk要Ness好好珍惜給他的卡,並特殊召喚了怪獸。
*檸檬魔導女孩 攻擊 800 防禦 600
*光屬性,魔法使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覆蓋上一張牌,結束這一回合!」Ness結束了這一回合。
「我的回合,抽牌!」Frisk有兩張手牌,「果然還是抽到了這張嗎?」


「發動魔法卡,「光之護封劍」,Ness,看好了,這是當時決鬥大會開始時你給我的卡,它會阻止你在三回合內無法攻擊!」Frisk發動了魔法卡,這張卡是兩人友情的象徵。
「Ness,你真的給了那小子關鍵的卡啊?」柯南說著。
「沒關係的,三回合後那傢伙就要被我殺了!」Ness說著。
「Ness,快回神過來,Frisk他是要救你的啊!」Paula大喊著。
「我要將「黑魔導」和「檸檬魔導女孩」作為祭品,升級召喚!「破壞劍的使用者-爆裂劍士」!」Frisk升級召喚了一隻怪獸。
*破壞劍的使用者-爆裂劍士 攻擊 2600 防禦 2300
*地屬性,戰士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戰鬥!「破壞劍的使用者-爆裂劍士」對「寂靜的念力女巫」發動攻擊,斬龍之劍!」Frisk發動了攻擊。
「啊啊啊啊!」寂靜的念力女巫被破壞了,Ness的LP從3500降到2300點,Ness受到了12點傷害。
「哼哈哈哈,你中計了,「寂靜的念力女巫」的效果發動了,將牌組一張「PSI骨架‧驅動者」除外,你知道嗎?你的黃金櫃裡面,也算是除外的部分……」Ness發動了怪獸效果。
「我知道,發動「破壞劍的使用者-爆裂劍士」的效果,將被破壞的「寂靜的念力女巫」裝備在爆裂劍士身上,我可以把這張裝備卡除去,破壞你場上的所有超能族怪獸,但現在我得結束這一回合,然後你就做好準備吧!」Frisk充滿決心的說。
「哼哼,我的回合,抽牌!」Ness有三張手牌。
「你真的以為……我會好好利用你的黃金櫃?發動魔法卡,「念力感知區域」,我要將被除外的怪獸進行守備同步召喚!」Ness打算破壞Frisk的黃金櫃進行同步召喚。
這時黃金櫃跑出念力女孩和PSY骨架‧驅動者。
「我要將等級2的「念力女孩」和等級6的「PSI骨架‧驅動者」進行調星,每個人都是為了克服不安和恐懼以求心安理得地活下去!為和平而努力其實都是在替自己的安心找藉口!來我身邊吧,我能讓你得到永遠的安心,同步召喚,等級8,「PSI骨架王·Ω」!」Ness用某人的經典台詞同步召喚最強的怪獸。
*PSY骨架王·Ω 攻擊 2800 防禦 2200
*光屬性,超能族,同步怪獸,在額外怪獸格1。
「不過,因為卡片效果,你的同步怪獸是守備表示,而且還有「光之護封劍」……」Frisk說著。
「哼哈哈哈,真正好玩的才要開始,翻開永續陷阱卡「PSI骨架超載」,我可以從手牌除外「PSI骨架‧多線程者」發動,將你場上的「破壞劍的使用者-爆裂劍士」墮入異次元之中,砸瓦魯多(日文的世界),時間停止吧!!!」Ness的怪獸把Frisk的王牌怪獸除外了,連裝備卡都送入墓地了。
「Ness,你果然很厲害,只要用效果破壞或除外我的怪獸,就能避免這樣的悲劇了,但是……你居然把人家的黃金櫃弄壞了?」Frisk說著。
「還沒完呢,我要從手牌召喚,「寡言的念力祭司」,呈守備表示。」Ness守備表示召喚了怪獸。
*寡言的念力祭司 攻擊 0 防禦 2100
*地屬性,超能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寡言的念力祭司」效果發動了,捨棄手牌中的「PSI骨架裝備‧ε」,然後,將墓地裡的「念力惡魔」除外,當這隻怪獸被破壞時,就會特殊召喚牠出來!」Ness似乎在準備甚麼,「結束這一回合,還有兩回合,我好興奮啊!」
「Ness,我絕對不會讓你陷入黑暗的深淵的,我的回合,抽牌!」Frisk有一張手牌。
「我要從手牌召喚,「沉默的魔術師 LOVE 4」!」Frisk召喚了怪獸。
*沉默的魔術師 LV4 攻擊 1000 防禦 1000
*光屬性,魔法使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結束這回合……」Frisk似乎在準備甚麼?
「我的回合,抽牌!」Ness有一張手牌。
「這時候,「沉默的魔術師 LOVE 4」放置一個魔力計數器,攻擊力提升500點。」Frisk提升了怪獸的攻擊力。
*沉默的魔術師 LV4 攻擊 1500 防禦 1000
*看著好了,我一定會打敗你的。
「我要將「寡言的念力祭司」作為祭品,升級召喚,出來吧!「念力帝皇」!」Ness升級召喚了一隻怪獸。
*念力帝皇 攻擊 2400 防禦 1000
*光屬性,超能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送入墓地的「寡言的念力祭司」的效果發動了,從異次元回歸吧,「念力惡魔」!」Ness召喚了他的強力同步怪獸了。
*念力惡魔 攻擊 2400 防禦 1800
*風屬性,超能族,同步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然後「念力帝皇」的效果發動了,我墓地有4張超能族怪獸,回復我的生命值2000點,Life up β!」Ness的LP從2300點回復到4300點。
「但是,你的怪獸還是不能攻擊,Ness,快回頭吧,我不求你贏過我,但請放下屠刀吧?」Frisk說著。
「憑什麼說我是你的朋友?你前世是丘比的創造者,你的罪無法洗清,但願我用這種方式,血洗大家的罪……」Ness說著。
「你不覺得矛盾嗎?你用丘比的方式摧毀世界,那你就跟我一樣了!」Frisk說著。


「各位我來了!」這時星宮小姐出現在Ness的背後。
「Ness,總算找到你了,你要不要跟我們回去?」霧矢小姐也跟著過來了。
妳們找死嗎?」Ness說著,「妳們不知道我和江戶川同夥了?
「只要大家同心協力,大家都願意成為朋友啊!」星宮小姐說著。
「沒有什麼同夥或敵對的關係,但是只要傷害任何人,就是不對的!」霧矢小姐說著:「包括你自己。」
「江戶川柯南,我知道你在裡面,受到內心的許多掙扎,所以封印在裡面,但是,如果能提起勇氣去面對自己的命運,我想你能擺脫「那個東西」的控制了!」星宮小姐說著。
「哼,憑妳們有能力說服我?我想先讓你們簽訂契約……」柯南還沒說完,他突然臉色發青,「啊啊啊……快點離開我的身體,我……不想再被你染上鮮血了……快住手,這樣根本不是名偵探……」這時柯南用自己的意識掙扎著。
柯南昏了過去。
「原來……大家都不願意……」Ness發現大家都不願意被丘比掌控著。
「那麼,結束這一回合……」Ness結束這一回合,「Frisk,儘管我放棄了,但是照目前的局勢你無法獲勝,光之護封劍還有一回合能撐住,你能在這之前抽到想要的牌嗎?」
「沒問題的,歐尼醬!他是這作品的主角耶!」Paula覺得Frisk一定辦的到。


「我的回合,抽牌!」Frisk有一張手牌。
「我要發動魔法卡「魔法盆栽」,將場上的「活死人的呼喚聲」送入墓地,Ness,這兩張卡見識著我們的友情,抽兩張牌!」Frisk有兩張手牌。
「發動魔法卡「黑魔術之帷幕」,支付1000點生命值……啊啊啊……」Frisk的LP從3400降到2400點,Frisk剩下4/20點HP。
「Frisk,你在做什麼?別殘害自己啊!」Ness呼喚著Frisk。
「放心,我不會死的,很快就會結束了,對吧,從墓地復活的「黑魔導」?」Frisk從墓地特殊召喚黑魔導出來了。
*黑魔導 攻擊 2500 防禦 2100
*闇屬性,魔法使族,通常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別勉強了,Frisk,這種陣型無法突破的。」Ness看著Frisk痛苦的表情說著。
「我的通常召喚……還沒完成呢!我要將「黑魔導」和「沉默的魔術師 LOVE 4」當作祭品,升級召喚!黑金的暴龍啊……打破封印現世隙縫的枷鎖……為我的仇敵帶來毀滅……「破壞龍 鋼多拉X」!」Frisk氣喘吁吁地唸出鋼多拉的召喚台詞。
*破壞龍 鋼多拉X 攻擊 0 防禦 0
*闇屬性,龍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鋼多拉的效果是將場上所有怪獸通通破壞,給予攻擊力最高的怪獸其攻擊力的傷害,然後,鋼多拉就會獲得這份攻擊力!去吧,毀滅千兆波!」Frisk發動了鋼多拉的效果,鋼多拉的紅色射線把競技場開出一個洞。
「啊啊啊啊!你在做什麼,這不是你朋友的結晶嗎?」Ness無法明白Frisk把競技場打出一個洞的意思,Ness的LP從4300降到1500點,Ness受到28點HP的傷害。
*破壞龍 鋼多拉X 攻擊 2800 防禦 0
*不管經歷了許多的事情,我們還是朋友!
「戰鬥,「破壞龍 鋼多拉X」的直接攻擊,狂妄又自大的回歸!」Frisk讓鋼多拉對Ness直接攻擊,「我總算……能救到人類了,Ness!」
「啊啊啊!」Ness的HP從1500點歸零,Ness受到28點HP的傷害。
Ness摔在地上。

「Frisk,你真是個笨蛋呢!哼哼哼哼……」Ness喃喃自語的說。
「Frisk……救我……」恢復意識但情緒失控的柯南對Frisk說著。
「我來了……啊啊!」Frisk跑向柯南身邊,但摔了一跤。
這時有塊天花板塌了下來,準備砸向柯南。
柯南睜大眼睛看著天花板。
PK LOVE β!」Ness釋放了PSI,彩虹光束破壞的塌下的天花板。
「你……救了我一命?」柯南對Ness說著。
「這是應該的,誰叫你有主角光環……」Ness說著。


「對酒當歌,人生幾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慨當以慷,憂思難忘。何以解憂?唯有杜康。」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為君故,沉吟至今。」
「呦呦鹿鳴,食野之蘋。我有嘉賓,鼓瑟吹笙。」
一道神秘的文言文,一道神祕的聲音出現在眼前。

「那是什麼聲音?」Ness問著。
「這是三國時代曹操的《短歌行》詩,但是誰會在此時詠唱著?」霧矢小姐說著。

「明明如月,何時可掇?憂從中來,不可斷絕。」
「越陌度阡,枉用相存。契闊談讌,心念舊恩。」
「月明星稀,烏鵲南飛。繞樹三匝,何枝可依?」
「山不厭高,海不厭深。周公吐哺,天下歸心。」
此時,有道彩虹大光從天而降,五名少女從天而降。
一位體型比較小,持有三叉戟,水藍色服裝的少女。
一位體型比較高,持有雙手大劍,金黃色服裝的少女。
一位體型比較矮,持有木頭拐杖,紅橙色服裝的少女。
剩下的兩位穿著紅色和服,看起來似曾相識……


「是……天音姐妹?」Ness看著兩位曾經把Paula打到失去意識的魔法少女說著。
「拜見月龍的貴公子,沙諾爾殿下!!!」這時魔法少女們讓出一條路出來。
眼前的這位男人,有著銀白色的頭髮,綁著後馬尾,穿著修改後的中國古官服飾。
然後他分別親了五位魔法少女。
水波玲奈十咎桃子秋野楓天音月夜和月咲,很高興能跟妳們在一起……」男人說完,給水波玲奈一個法式親吻。
「你就是……麻美她們口中的莫巴帝國的皇太子、帶走另一個世界的桃樂絲的人、跟丘比同盟的人……」Frisk看著銀髮男子說著。
「你就是桃樂絲口中的Frisk吧?不必回答,像你們這種濺民,根本不是偶像看上的對象。」沙諾爾說著。
「我有一個問題要問你,你已經看過我們世界丘比的惡行了,你們世界的丘比要跟你同夥,你確定他不會跟你一起毀滅世界?」Frisk問著。
「哼哼哼,丘比如果獨自單獨行動,的確可能會像你說的那樣……」沙諾爾說著:「所以我就看上他的人,好好充分利用她們……」
「你想拿什麼跟魔法少女交換?她們的希望、她們的壽命?從她們簽訂契約的那一刻,她們的日子已經不多,再多的錢和寶物,都無法滿足她們……」Frisk說著:「如果你能照我的建議去做,相信你一定會做得更好,放棄這個念頭吧!」
「從你的表情,就看出來這只是你想跟真中菈菈做愛的理由而已!」沙諾爾突然轉移話題,「你希望你能生下一個不能踏上你的後塵的孩子!」
「我的後半日子跟你的生活八竿子都打不著,你到底想怎樣?」Frisk問著。
這時天音姐妹突然走向Frisk的旁邊,嘴巴靠近Frisk的耳朵。
到時候,不,我們馬上就有沙諾爾的孩子,我們的孩子會統治你們的世界!」天音姐姐說著。
我們五個魔法少女在一夜之間,跟沙諾爾殿下做了很舒服的事情呢!」天音妹妹說著。
「我……嗯嗯嗯……你居然……把魔法少女……當成自己的繁殖工具……」Frisk突然跪下說著:「你晚上怎麼睡得著?」
「跟後宮行房,那是皇帝的家常便飯了,你這個不懂中國之美的西方鬼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沙諾爾嘲笑Frisk。
「你這個白癡……與其不能還給她們幸福,還要奪走她們的身體,那個世界的菈菈,會痛苦都是你害的!」Frisk大吼著。
「Frisk,我有一個問題想問足下。自從2008年偶像經濟支援法案成立以來,整個藝能界已經一蹋糊塗,一些男性偶像團體就濫用自己的人氣,非禮未成年少女;一些經紀公司的社長,濫用職權,向旗下偶像作出性擾騷行為;更有一些經紀人,竟然走去偷拍校園偶像更衣。整個藝能界,就像我腳下這片廢墟一樣。是我嘔心瀝血地重新整頓整個藝能界,她們才會在舞台上閃閃發亮,令那些想對偶像身體打壞主義的製作人及社長失去作惡的地方。我自己亦有一些功勞,但是你為什麼憎恨我不停收事務所?你們是不是想藝能界再次變成一個廢墟?」 沙諾爾問了一句讓人疑惑的問題。
「你少胡說!像菈菈、霧矢小姐、星宮小姐那樣的人,怎麼可能會有這種待遇?」Frisk大聲說著。
「這位先生,也許你誤會了,也許有些偶像有跟製作人傳出緋聞沒錯,但是這是他們的責任,如果你在「那個世界」擁有演藝界的掌控權,也無濟於事啊!」霧矢小姐說著。
「偶像博士霧矢葵,你真的以為你了解一切,你只不過是站在偶像頂點不知民間疾苦罷了!」沙諾爾嘲笑霧矢小姐。
「Frisk,這個人怎麼怪怪的,好像看不起我們的樣子?」星宮小姐問著。
「他是瘋子……跟那些魔法少女魚水交歡的人,才是跟禽獸沒兩樣!」Frisk回答著。
「那又如何,比起你們這些對偶像產生強烈慾望的人,我比你們高貴多了!」沙諾爾說著。
Ness看著Frisk崩潰起來。
「你有殺過人的經驗嗎?」Frisk說著。
「很多經紀人的確死在我的手中,他們罪有應得!」沙諾爾說著。
「你這個笨蛋!」Frisk用兇殘的眼神看著沙諾爾,「殺害了有罪之人,也叫殺人!將那些人逼到絕境,眼睜睜看著他們死去的人,就跟殺人兇手沒兩樣,只有將那些真相一一揭曉,才能還給偶像一個清白……」
「你這麼說,你以為你知道我的事情嗎?」沙諾爾問著。
「如果我知道太多……」Frisk說完裝上決鬥盤,「你會死在你所站的位置上!
「Frisk,不要……」Ness試圖組勸Frisk,但他沒回應。
「對偶像們而言,我是個英雄,對你們而言,我是個壞蛋!」沙諾爾裝上了決鬥盤!
「決鬥!!!」

Frisk LP 4000 沙諾爾 LP 4000


「由我開始,我要從手牌召喚,「沉默的魔術師 LOVE 4」!」Frisk召喚了他的怪獸。
*沉默的魔術師 LV4 攻擊 1000 防禦 1000
*光屬性,魔法師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發動魔法卡,「封印的黃金櫃」,將牌組一張「等級調整」放入黃金櫃中,兩回合後,將這張卡送入手中。」Frisk啟動他的黃金櫃了,「覆蓋上三張牌,結束這回合!」
「我的回合,抽牌!」沙諾爾有六張手牌。
「這時「沉默的魔術師 LOVE 4」放置一個魔力計數器,攻擊力提升500點。」Frisk說著,沉默的魔術師攻擊力提升了!
*沉默的魔術師 LV4 攻擊 1500 防禦 1000
「我要從手牌通常召喚,「傳說的黑石」!」沙諾爾召喚了他的怪獸。
*傳說的黑石 攻擊 0 防禦 0
*闇屬性,龍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1。
「「傳說的黑石」的效果發動了,解放這張卡,從牌組特殊召喚,「真紅眼黑炎龍」!」沙諾爾特殊召喚了上級怪獸。
*真紅眼黑炎龍 攻擊 2400 防禦 2000
*闇屬性,龍族,二重怪獸,在主要怪獸格1。
「覆蓋上一張卡,然後發動魔法卡,「平行龍捲」,將我方覆蓋的「復活的福音」送去墓地,然後破壞Frisk右邊的蓋卡!」沙諾爾打算拆掉Frisk的蓋卡,覆蓋的魔法師領導被破壞了!
「看來沙諾爾先生打算要來硬的。」霧矢小姐說著。
「放心,他抵不過Frisk的。」Ness說著。
「覆蓋上兩張卡,我有句話要告訴你,你只不過是白費力氣了,我有一種叫做「共鳴卡」的東西,它是由對偶像的慾望所產生的卡,加拉斯大陸的人都有這種能力,當條件已滿時,它就能發揮最強的實力!」沙諾爾開啟了決鬥盤的額外牌組槽位。
Stand by Akagi Miria (赤城米莉亞,解鎖)!」決鬥盤發出了訊息。
「發動共鳴之力,「赤城米莉亞」,我要將牌組裡的「真紅眼黑龍」和「真紅眼兇雷皇-邪性惡魔」送入墓地,黑炎之龍,吸收惡魔的力量,然後成為稱霸偶像界的惡魔的龍王。融合召喚,「惡魔龍‧黑魔龍」!」沙諾爾用共鳴卡融合召喚了怪獸。
*惡魔龍‧黑魔龍 攻擊 3200 防禦 2500
*闇屬性,龍族,融合怪獸,在額外怪獸格1。
等一下,這根本不是決鬥!這是作弊吧?」Ness訝異的說著。
「無禮之徒,竟敢在我的決鬥場放肆……」沙諾爾看著Ness。
「(話是這麼說,但那個眼神,就是殺人如麻的眼神似的……)」Ness害怕到說不出話來。
「就是現在!翻開覆蓋的速攻魔法卡,「沉默燃燒」,雙方必須抽到六張手牌,增加「沉默的魔術師 LOVE 4」的攻擊……」Frisk話還沒說完,沙諾爾手中跑出幽鬼兔,用符紙把Frisk的沉默燃燒切成兩半。
「發動手中的「幽鬼兔」的效果,捨棄這張卡,將魔法卡無效並破壞!」沙諾爾發動礙人的怪獸效果了。
「戰鬥,我要將「惡魔龍‧黑魔龍」對「沉默的魔術師 LV4」發動攻擊,Double Moon Jewel(雙月寶石)!」沙諾爾發動攻擊了!
「啊啊啊啊!」Frisk突然摔在Ness旁邊,沉默的魔術師 LV4被破壞了,Frisk的LP從4000降到2300點。
「你沒事吧,Frisk?看我的,Life up α!」Ness用PSI幫助受傷的Frisk。
「翻開覆蓋的陷阱卡,「黑暗境界線」,當我受到戰鬥傷害時,我可以從守備表示特殊召喚,「我我我魔術師」!」Frisk用我我我魔術師作為護盾。
*我我我魔術師 攻擊 1500 防禦 1000
*闇屬性,魔法使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不過你連保護的機會都沒有了,「惡魔龍‧黑魔龍」的效果發動了,將墓地裡的「真紅眼黑龍」返回牌組,給予你這隻怪獸攻擊力的傷害吧!Sky Oasis(天空綠洲)!」沙諾爾發動了最後的攻擊。
「啊啊啊啊啊啊啊!」Frisk的LP從2300歸零。


Frisk倒在地上昏迷著。
「給我看好了,這就是和加拉斯大陸作對的下場。」沙諾爾說完,他的決鬥盤變成了一把劍,準備砍向Frisk。
Shild α!」Ness變出一道能量盾牌,試圖擋下沙諾爾的攻擊。
「你還想阻礙我?你們到底要撐到什麼時候?」沙諾爾對Ness說著。
「飛哥到底好了沒有……」Ness說著。

這時飛哥和小佛出來了。
「Frisk,已經做好分子分離器了……我的老天鵝啊!發生什麼事啊?」飛哥看到慘不忍睹的場面。
「飛哥……」Frisk氣喘吁吁地說著:「那個東西,給我……」
「接住!」飛哥把分子分離器給了Frisk。
「柯南……」Frisk說著:「我很快就能拯救你了!
「Frisk,等一下!」柯南說著。
分子分離器發射射線衝向柯南,但是一到神秘的力量反彈了光束。
光束反擊到Frisk。
「啊啊啊啊啊啊!」Frisk的半心型靈魂被切成二分之一。


「不!我把「富蘭克林徽章」給了柯南,這可以擋下這波攻擊,並反彈回去……」Ness說著。
「Ness!你怎麼能這樣做?」Paula大喊著。
「果然,說什麼男人之間的友情,全都是假的!只有男女之間才會有感情!」沙諾爾看著這一幕說著。
這時,Ness眼前有兩位Frisk。
一位是剛才精疲力盡的那位,另一位站了起來,眼睛睜大,紅色的瞳孔比以前更明亮,然後露出了詭異的笑容…… =)
「終於……我可以不用隱瞞自己了,我自己殺了大家,然後重置這一切,接下來……嗯哼哼哼,我會奪去Asriel的靈魂,重新構築這世界! =)」另一個Frisk說著。
「接下來就靠你了,Frisk,收拾這個殘局吧!」沙諾爾說完,往五位魔法少女的方向離開。
一道彩虹光線送走了沙諾爾一行人。


「Frisk,你還好吧?」Ness說著。
「如果這是他被壓抑的情緒,那我也沒辦法了……」飛哥說著。
「這一切……都是我的錯……」Ness說著。
「Ness,既然是自己的殘局,就應該自己收拾啊!」柯南的意識被丘比吞噬了,他對Ness這麼說。

*霸王Frisk 攻擊 48 防禦 14
*LOVE 20,有99點HP,這是傷害所有怪物一族才有的徵兆。

{To be continued or reset}

下集預告:
Ness和霸王Frisk進行了生死一戰,但卻被從天而降的圓環之理女神阻止了,圓環之理派出了Chara來跟Frisk講道哩,儘管那個Frisk不是以前的那位Frisk,連牌組都充滿了怨恨,Chara能將Frisk傳達圓環之理教她的道理嗎?這時飛哥的分子分離器,居然可以反轉功能?

{第十九章 破壞劍的黑魔導和娛樂夥伴超量龍}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0155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Undertale|同人小說|遊戲王 系列|Dueltale|地球冒險|名偵探柯南|魔法少女小圓|飛哥與小佛|偶像學園|偶像異聞錄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cocoro112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決鬥傳說Dueltale... 後一篇:決鬥傳說Dueltale...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howard58022安安
今天天氣真的超好 但我晚上還要上班QQ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5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