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天使存在的城市 第六章

作者:糟糕掉的半兵衛控│2019-02-20 00:08:32│贊助:0│人氣:21
很快的,學園祭到了,我終於理解了為啥會被叫去當假樹。

因為我們班打算搞的是叢林漆彈對戰,但是其中的幾顆樹是人去扮演,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思去襲擊客人,被樹偷襲到的算在出局人員內。

………這跟變態襲擊魔有什麼不一樣啊!!魂淡!!

理所當然的,這種遊戲當然只有男生感興趣,女生非常少數,畢竟雖然說有護具,但是漆彈會打到什麼地方比戰場上的流彈更不可預測,萬一運氣不好被打中護具間隙,那麼你就會看到彈著點出現分層設色圖了……

更該死的是,扮演襲殺樹之一的我,無時無刻都處在雙方的火力掃射之下,虧的假樹外殼是金屬製,不然我們在完成偷襲任務之前就會先陣亡乾淨了……

襲殺樹是班上執行委員長給我們這些苦逼份子起的名,一邊拍著我們的肩膀說”夠帥氣的名字吧”一邊用送葬般的憐憫眼神看著我們這些即將上戰場的可憐人。

就差沒有直接說出”安心的去吧”這幾個字了。

Ouch!

這聲痛呼不是我發出來的,是一顆離我不遠的苦逼……啊不,是襲殺樹在起身偷襲的時候被流彈擊中腿部發出來的,看著一整顆樹彈來跳去跟活蝦似的還真是喜感滿點。

不過一想到自己等一下可能的下場,我就不禁留下了一滴男兒淚。

該死的,他們沒規定不能對襲殺樹展開攻擊啊!!

再看那位仁兄被連續追擊後由活蝦成了死魚,然後被人用擔架抬了下去,我相信其他的幾位倖存者做的動作應該跟我是一致的。

偉大的聖父、聖子及聖靈,阿門……

那位仁兄退場前,還艱難的爬起身子,用他那張調色盤似的臉露出了一個苦逼的笑容,並舉起拇指,然後就這樣失去意識的時候,一股肅殺之氣從全體襲殺樹身上湧起!

這一刻,我們心神相連!這一刻,我們戰神附體!

頂著淨重五公斤的金樹樹殼,我們一同露出了獰笑!

該是讓他們見識見識戰場的殘酷了!

廣闊的樹林是我們的天然隱身器,被漆彈打中的哀號聲是我們的背景音樂,我們在心中唱著軍歌,兵分二路,只有一個信念!

殺!殺!殺!

兩小時後,漆彈場安靜了,我們脫下樹殼脫力的趴倒在地上,淨重五公斤真不是蓋的,不但是個好武器,消耗也不是普通的大。

像我這麼虛的人,一早就因為脫力陣亡了,能夠達成現在的戰果,還要多虧其他的弟兄。

兩個小時內,二十顆襲殺樹全滅了百人以上的雙方隊伍,有直接被壓倒陣亡,有被絆倒後在壓上陣亡,還有被幾顆樹迅速圍起來後遭到敲暈陣亡。

反正兩小時內入場遊玩的通通都是躺著出去的,我們班的點被客人們稱為”死亡禁地”而恐懼著。

儘管襲殺樹最後只有兩顆還能站著,但是毫無疑問的,我們勝利了!

這兩位猛士,用滾動的方式一口氣幹掉了最後一批客人,所以他們倆是站著暈過去的。

我很想對他們說一句,幹的好!大家會記得你們的!

但是看到班上其他人都殺氣騰騰,我感覺大事不太妙……

「你們把客人都趕跑我們賺什麼啊!!都給我滾!!!」

聽到這句話,我們如蒙大赦,連裝死都不用了一把抄起放在角落的行李飛也似的離開命案現場。

一路跑到模擬店區,我們二十個臭男人看著對方的灰頭土臉哈哈大笑,再一看,男生都到齊了,那襲殺樹難道女生們打算自己下場?

面面相覷之餘,發現等下還是得回去,於是有點意興闌珊的給自己放了半小時的假,大部分男生還是決定要回去繼續苦逼下去,要不然以後男生在班上可就很痛苦了……

至於我,當然是屬於小部分的人,原因是我剛剛還是給弟兄們扛著跑出來的,要再回去幹還真沒這本錢。

雖然很不願意,但是自己的身體狀態自己知道,我還是一臉糾結的踏入了保健室。

當然,我絕對不會承認我臉上的糾結有百分之五十的成分是路過一個叫做"搞笑高田"的店面之後,聽到裡面傳來的北極寒風級別的大叔低級冷笑話時得來的。

高山高中的保健室醫生蒼月琉璃雖然是個大美女,但是經過這一個月,一年級生獲得了極為慘痛的教訓,因此理解了為何學長們乃至男老師們對保健室這種在其他地方令人遐想連連的風水寶地會如此的畏之如洪水猛獸!

原則上,不到骨折這等重傷,全校性別符號朝上的生物是不會踏進保健室的,因為骨折保健室治不了,會被外送就醫…………哈哈哈哈哈………

我就覺得奇怪呢,開學第二天一個二年級學長莫名其妙的跑來塞給男生班長一個內容超豐富的超大型多層醫藥箱,還拍了拍他的肩膀,弄的他莫名其妙的接下了”來自學長們的好意”然後當場他就趴下了,那醫藥箱足足有十五公斤重!

在往後的一個月,那醫藥箱是被班上男生看成生命線的……

只要有女生靠近,就會有幾個男生發出”嗄嚕嚕嚕嚕嚕嚕……”的低沉聲音進行恫嚇……

而現在,我不得不踏入這個男生死地,實在是我現在的身體狀況,按照以往的經驗,是必須吊一瓶點滴的……誰讓我虛呢………

現在死跟晚一點死,我還是選擇晚一點死………

當我幽魂似的打開了保健室的門,裡面一把揶揄的聲音就傳了出來:「啊啦,野島君,才兩個小時就”不行”了嗎~?」

哼!兩個小時妳還不知道受不受的了呢!

「麻煩給我來一瓶,這是我的處方單………」

看到我遞出的東西,蒼月老師在瞬間收起了玩笑神情,變得極為認真,這是她少見的一面。

由於一年級新生男生大多都還對保健室抱有幻想,基本上一開始都是有個輕微擦傷什麼的就往這邊跑,被琉璃醬打擊了之後就想說傷重一點再去應該沒問題了,然後被打擊得更慘……

之後就是惡性循環了,大概只有像我這種真正身體不好的人,她才會展露出這種專業性極強的冷酷醫生姿態。

這種狀態下她的話會變得很少,醫護動作會變得很快而且俐落。至少我在電視上沒看過插管掛瓶調流速能在十秒內搞定的傢伙。

就我所知男生就我一個人能看到……真不知道該不該感到榮幸呢……

「好好躺幾個小時吧,你的身體報告這麼差,怎麼不申請在家休養呢。」略帶點斥責的關心,這是琉璃醬特有的傲嬌口吻啊!

我也知道我的屍體……啊不,是身體真的很差,不過難得的高中生活,真的不想繼續待在家裡……

「……各項指數堪堪達到活動闕值,什麼時後昏倒都不奇怪,真虧你還能活蹦亂跳的。」

「哈哈……我命硬,天都不收我的。」身體會這麼虛,是因為小時候去琵琶湖玩的時候不小心落了水,過了很久才奄奄一息的被發現,從那以後身體就是這樣病懨懨的了。

琉璃醬聽到這邊皺著眉頭瞪了我一眼道:「天不收你,我收!下次再不愛惜自己的身體,我就讓救護車直接把你送去醫院的停屍間!」

「哈哈……」虛弱的笑了笑,一陣劇烈的疲勞感襲來,我忍不住深深睡去。

「……真是,怎麼男人都是這副德性,自己受了傷不管,跑去管別人的傷,搞得自己慘兮兮的才高興……」


“叩叩”

「請進。」

「蒼月老師,我聽說……啊!在這。」溫柔纖細的嗓音,柔順的銀色長髮,人稱天使的少女於保健室降臨。

「……妳是……二年A班的淺野楓嗎,學校的超有名人來我這小小的保健室有何貴幹?」蒼月琉璃推了推眼鏡說道。

「啊…我是聽人說野島君在這邊休息所以打算過來看一看……」

看著淺野楓剪在背後的雙手上提著大包小包,蒼月琉璃喃喃的念道:「幸運的小子…」

「咦?什麼?」

「什麼也沒有!接下來我有點事要出去一趟,短時間內不會回來,這小子就交給妳照顧,沒問題吧?」

「是……我有學過一些基本的護理知識,沒問題的。」

「很好!」

蒼月琉璃飄然的走過了淺野楓的身邊,卻在打開門的時候停了下來問道:「妳對那小子……是什麼感覺?」

「咦?感覺嗎……」有些意外會被問到這個問題的淺野楓,食指點著下巴,歪著頭考慮了一下子,笑著道:「……像個頑皮又愛撒嬌,但是非常溫柔又善解人意的弟弟一樣的感覺吧。」

無聲的點了點頭,蒼月琉璃就這樣離開了保健室,只是嘴角那一抹悲悽的笑容,並沒有被淺野楓看見。

「弟弟嗎……沒有意識到自己真實情感的笨女人,早晚有一天會後悔的。」蒼月琉璃咬著唇,緊緊握著車子的方向盤略帶點痛心的說出了這句話。

因為……從淺野楓嶄露出來的微笑看來,那分明是戀愛中的女人的微笑,錯把戀愛感情當成親情,將來一定會悔不當初的。

「……以前的我也是……」心情低落的蒼月琉璃,就這樣趴在方向盤上緩緩的睡去。兩滴晶瑩,順著她的臉龐滴落在她光滑細緻的膝蓋上。


不知道在黑暗中徘徊了多久,我隱約的看見了一座湖泊,中間有一個溺水求救的小女孩,然後下個瞬間,我看到女孩得救了,自己卻漸漸沉入了水中……

──於是我醒了。

意識朦朧的看著天花板,我在思考這種小時候救了個小女孩,小女孩長大後變成大美女來倒追我的機率有多高。

「早安,睡的好嗎。」旁邊傳來的熟悉嗓音,讓我有些困惑的轉過頭去。

「學…學姊!?嗚~~」嚇了一跳突然起身的我,突然感覺到一陣暈眩。

「沒問題吧?」學姐擔心的起身扶著我。

「沒…沒問題,躺太久的後遺症,一下子就好了的。」這種情形要是角色對調的話,好感度可是會刷的很高的啊!畜生!!

「……天色變暗很多了呢。」

「嗚哇……我睡了這麼久嗎?」看著所剩無幾的黃昏色,幾近黑夜的天空,星光漸漸開始閃爍。

「咦?插管怎麼拔掉了……」

「我在醫院打過工,一瓶點滴兩小時就滴完了,我就順手把它收起來啦。」

「是……這樣……啊……?」拆插管是怎麼簡單的事情嗎……?

「對了!」學姐輕一合掌說道:「睡了這麼久,肚子餓不餓,我這邊有一些吃的……可能不太合你胃口……要吃嗎?」

「要!」這種時候,說不要還算是個男人嗎!?王水入肚也要面不改色啊!!

而且剛剛的合掌,讓學姐充滿了滿滿的人妻味啊!

嗚喔喔喔喔喔!!突然亢奮起來了!

「來……啊~~~」趁我還在幻想的時候,學姐夾了一隻炸蝦放到我的嘴邊。

我還沒反應過來,嘴巴已經先斬後奏的整隻吞下。

好吃……不對!

剛剛剛剛那是什什什麼情形啊啊啊啊啊!!!

傳說中的殘廢餐!?

嚼嚼嚼……吞下。

很好吃……可是……

「學姐,不要這樣,我可以自己來的。」看向一旁的袋子,有著兩個橢圓形的便當盒,粉紅色的較小,藍色的較大,看樣子應該是最常見的雙層便當。

「這樣……啊?」學姐有些失落的把便當跟筷子都遞給我。

……抱歉了學姐,雖然我也是個宅男,也常常在腦海中幻想各種場景,但是只有這個,我是絕對迴避的………

歉意的看著學姐,我不發一語的埋頭大吃,學姐雖然一開始有點小失落,不過看我吃的這麼香,笑容也慢慢的回到了她的臉上。

一口氣幹掉一杯冷湯,我滿足的呼出一大口氣道:「哈啊……真好吃,冷掉了也這麼好吃不敢想像剛做好的會好吃到什麼程度……以後吃不到怎麼辦啊~~~~~」打滾打滾。

「……學弟喜歡吃的話,答應我一些條件,以後每天做給你吃也不是不可以考慮的喔~」

望著露出狡擷笑容的學姐,我的冷汗刷的就下來了。

但是嘴巴中殘留著的美味正在不停的沖擊我的心理防線……

天使側:「不能答應,這一定是賣身契啊!」

惡魔側:「簽吧,簽了你就是魔法…咳!你就可以天天吃到這麼好吃的愛妻便當了!」

「……不行嗎?」學姐,那種淚眼汪汪眼神攻擊是犯規的啊啊啊啊啊!

FinalAttack!HP-9999999999Critical!!

“啪擦”

我聽見了理智崩斷的聲音……

「無論什麼條件請務必給我一次機會!」嗚哇……真是沒原則的傢伙,連我自已都開始鄙視起我自己來了。

「那好,我先說說我的條件喔。」

「是!」我像個等代主君命令的古代武士跪坐在床上答到。

學姐的食指點著臉頰,歪著頭想了許久才笑著說道:「以後讓我每天摸摸你的頭,然後陪著我彈彈鋼琴就可以了。」

哪泥!?紅豆泥?

幸福來的太快,我一點準備都沒有啊!!

這時的我已經失去了語言能力,只能拼老命的點著頭。

然後學姐的”摸摸頭”起手勢就順勢而起,一邊摸著我的頭髮一邊說道:「像學弟摸起來的觸感這麼好的頭髮,已經很少見了呢,真是令人愛不釋手啊~」

啊咧,怎麼情況好像怪怪的……

我知道我的頭髮摸起來手感很好,這是理髮廳的大姊說的。但是有好到摸過的人都說讚,而且還要到付出天天給我作便當作為代價來兌換使用權的地步咩……

「那個……學姐?」

摸摸摸……

摸摸摸………

完蛋了……這不是戀人向的發展,是最悲哀的姐弟向發展啊!!


學園祭後第一日

當學姐真的提著一個便當出現在我們班教室的時候,我收穫了一百個碎裂的眼鏡,跟五十個掉了的下巴(包含我的)以及四十對殺人目光跟五十八對不可置信的目光。

第二日

我收穫了二三年級全體的殺人目光。

第三日

我收穫了九十八對的憐憫目光

能考進這所學校就沒有真笨蛋的,幾乎每次學姐來,摸我頭髮的時間都比跟我講話時間長的異樣早就被發覺,這下可沒人感到羨慕了。

第四日

我……我收穫了一個鳥窩狀的髮型!!

不知道是誰發起的,班上一個女生突兀的把手摸上了我的頭髮,然後就黏住不動了。

之後就是全班女生都來摸一把,有的還該死的揉了一下

回到家後,如此”前衛”的造型,當然是被老爸老媽毫不留情的嘲笑了一番。

第五日

隔壁班…

第六日

學姐們……

第七日

「嗚嗄────!!」

「嗄嚕嚕嚕嚕嚕……………汪汪汪!」

我終於爆發了,除了學姐,誰也別想碰我一根頭髮!!

看著被我咬傷(?)的女生們帶著殘念無比的眼神離去,有幾個的手還下意識的抖一下我就覺得我的爆發是正確的。

這才幾天啊,都有禁斷症狀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0024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ddnqc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某艦娘的回憶錄...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aaadddd931大家
歡迎各位來坐坐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1:4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