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1 GP

[7-11]性感石伊,在線脫衣

作者:百合子│2019-02-19 23:59:29│贊助:22│人氣:180


  本故事抄襲至JOJO黃金之風+暴雪英霸+十一+白河+蘭斯10科潘冬,


   如有雷同,我故意的!








  「各位旅客您好,11:30分前往東方的福斯特列車即將進站,列車入站時請保持在安全線外依序排隊上車,感謝您的合作。」


  月台間來來去去的人們壓低著帽沿,今日的氣候異常地下起了傾盆大雨

  旅客們艱辛的把身上的雨水拍下,並把厚重的行李放到了架子上。


  懷特‧瑞文也是其中一位,這是個年紀邁入中年的男性臉孔,不過他的頭髮偏向銀白色,帶著無框的圓形眼鏡,身材瘦長穿著一身黑色的風衣大褂,正在確認車票上的座號。


   "A-E3座位-靠窗"


  他來到座位旁是一張灰色軟墊的扶手椅,這間車廂的躺椅大約可以容下三人,上頭還破損露出了泡棉,有些老舊。


  懷特沒有像其他乘客那樣把行李放到架上,而是把自己隨身攜帶的公事包放在了腳下。這趟旅程至少要坐16小時的車程,說不上疲憊,但肯定是極度無聊的一段時光,他在上車前十分鐘才後悔沒有買雜誌或報章來打發時間。


  窗外的風景一片漆黑,稀哩嘩啦的大雨拍打在玻璃板上,這下可好他連看風景的興致都沒了,只好閉目養神。


  咚咚-咚咚-咚咚-,「蹬...蹬...蹬...」


  懷特睜開了眼睛,廊道的腳步聲引起了他的注意,只有一個人,肯定不是推餐車來賣零食的服務人員,因為他沒聽見車輪的聲音,懷特下意識地拉開了公事包的拉鍊……。


  車廂的門扉被緩慢的推了開來,那是一位面色有些蒼白的女性,面容姣好正值青春貌美的年紀,似乎剛成年最多不會超過二十歲,與正常人有所區別的是,她非常高,懷特是第一次看見自己需要抬頭才能正視的女子,她的身高肯定在一百八十公分以上。


  少女有著一雙充滿魅力的紅色瞳孔眼神柔和面帶微笑,她身穿一件黑白相襯色的百褶裙洋裝、黑色的娟絲披肩、與黑色的貝雷帽上頭設計十分詭異,乍看之下帽子上有個骷髏頭的標誌,目測短髮。


  這位少女的行李箱對比懷特相對大得多。


  「您好,請問你的車票是"A-E3座位-靠窗"嗎?」她有禮貌地詢問著。


  「是的。」在對方反應之前,懷特直接拿出了車票並遞到了少女的眼前,證明自己沒有說謊。


  「哎呀-這可真是困擾。」少女也拿出了自己的車票,購票時間和地點都沒有問題,一樣是"A-E3座位-靠窗"。


  懷特撇了頭看了下空蕩陰暗的廊道,主動讓出位置。


  「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這裡還有兩個空位,漫長旅途不能坐下休息對一位淑女來說太苛刻了,待會兒要是在發生佔位問題,我們再去請車掌看看要怎麼處理吧。」


  「您真是一位好心的先生,不過我不會待太久的。」  

  「喔?莫非你很快就會下站了嗎?」

  少女短暫迴避了這個問題,她先將自己的行李放到了架子上,由於身高優勢完全不需要男性幫忙,最後優雅地拉起裙襬做到了懷特的隔壁。


  懷特的眼睛一掃而過,這名女子的領口有個用針線縫合的傷疤痕跡還很新,代表她最近可能動過手術,她的手掌上戴著的不是手套,而是一層又一蹭的繃帶,鼻腔內清晰可聞的消毒水味道取代了香水。


  看來這名少女應該是負傷狀態。


  「好心的先生不知道你怎麼稱呼?」


  「懷特‧瑞文」


  「我是賽門‧石伊很高興認識你。」


  他們友好的互相握了手,懷特只感覺對方的掌心異常冰冷。


  「懷特先生你一個人旅行嗎?你看起來不像本地人。」


  「是阿-我到外地出差,工作完成正準備返鄉。你呢?」


  「我......我算一個人旅行吧。」她靦腆的微笑著。


  「喔-你可真是位勇敢的小姐,我已經很久很久沒聽到有人鼓勵女孩子獨自出遊了。」


  「雖然有伴也不錯,但畢竟一個人比較自在。」她聳聳肩道。


  接下來的兩人陷入了一場平靜無聲的沉默,懷特倚靠在軟墊上閉目養神,但一點睡意也沒有。

  賽門小姐則是拿出一本名為"星象-改變你的命運"的書籍細細地翻閱著。


  兩人就這麼相安無事地度過了一個小時。

  然後火車又停靠了一個站口,站方人員廣播因為列車需要補給所以這趟會停歇稍長的時間。


  然後,賽門小姐把書闔上,將架上的行李拿下準備離去......。


  「你到站了嗎?」懷特雙手放肩睜開一隻眼睛詢問道。


  「不,還沒。」賽門小姐愉快地說道,但依然沒有停下準備離去的行動。


  「有甚麼事情讓你急著離去嗎?當然,我只是好奇而已沒有其他意思。」


  「懷特先生你是一個好人,所以我們不能在一起。」


  「......好喔。」


  「呵呵,不不不,你真的是一個好人,那是誇獎的意思。」她燦爛的笑容下一秒收起,隨後賽門小姐清了清喉嚨接著說道「懷特先生你相信運氣嗎?」


  「運氣?」懷特揚起半邊眉毛,似乎是在困惑這跟她急著要離開有什麼關聯嗎?


  「是的懷特先生,運氣,一個人的遭遇通常伴隨著好運與厄運,低頭撿到零錢、首次抽籤獲得頭獎、不幸因為交通事故斷送了升遷的機會、踩到香蕉皮從樓梯上跌下去直至喪失性命,這些都是運氣,撇除一個人的品行和作為過於極端導致遭人報復,通常一個人的運氣是不固定也不強烈的,也是外國諺語所說的"風水輪流轉"」



  她整理了下自己的貝雷帽和劉海接著繼續說「但凡事總有例外......有些人天生運氣就是比較好反之比較差,較差的那群人如果成功活了下來,那影響到的就不單只是自己了,周遭的親朋好友也會一併遭殃,起初他們會對你保持著同情心,但隨後他們望向你的眼神就像看著一個患了絕症的傳染病人,充滿了鄙視和痛恨。」



  「例如,現在的季節本該是晴空萬里的。」她無奈地看著窗外暴雨說道。


  「我不是很相信這些玄學命理的東西,以前更是完全不信,我會怎樣嗎?上廁所的時候滑了一跤?」懷特撇嘴表示不屑。


  賽門低著頭思考了一下後接著道。


  「要我說的話......應該就是火車鐵軌爆炸什麼的吧?」


  「哼?鐵軌爆炸?」


  咚!就在這時列車的尾端突然繃出一陣巨響,正好在後排車廂的兩人被突如其來的一震嚇了跳。


  懷特立即將手伸進了公事包,拿出一樣物品然後快速地塞進風衣口袋。而賽門小姐則是因為突如其來的震盪撞到門檻上把貝雷帽都弄掉了。


  「抱歉、列車故障問題已經解決,現在即將行駛,請敬愛的旅客不要離開您的座位。」廣播的聲音如是說道。


  原本驚動的旅客全部都拉開窗戶想一探究竟發生了甚麼事情,但外頭的暴雨讓他們看不清任何事物,只好乖乖在退了回來,隨即像廣播說的那樣,列車緩緩地再度啟動,彷彿方才沒發生任何事一般的重新行駛。


  "......負責廣播的人好像換了?"


  「痛痛痛痛。」撞到頭的賽門又跌回了座位摀著頭悲鳴道。


  「你先在這裡休息一下吧,反正你離開和我離開都是差不多的意思不是嗎?」

  賽門張嘴似乎想說些什麼反駁的話,不過她最終還是沒說出口乖乖地跌回了軟墊上撫著頭上的腫包,目送對方離去。


  五分鐘之後才默默道了句「好人不長命阿。」





  *



  列車的廊道上搖搖晃晃的,要說這趟旅途有什麼奇怪的地方,應該要數太安靜了。

  不知道是因為陰鬱的天氣還是剛好都承載著比較內向的客人,車廂裡一點交談的聲音都沒有,不是在睡覺就是在寂靜地閱讀報章、書本。


  如果是夜間發車倒也沒什麼好奇怪,但下午時間就有些詭異了,而且從剛剛到現在已經過了三個車廂,他遽然一個女性都沒瞧見,這有些反常。

  懷特一邊數著車廂一邊朝著最初爆炸聲音的地方前進,也就是車尾,他覺得按照官方那個態度,就算是找車掌確認,對方應該也會說一切沒事別擔心吧。

  「7、8、9、10、11、1......?」


  "只有十一節車廂?我記得這輛列車應該是有十二節車廂才對啊"


  他伸手推開了最後一扇門,戶外的暴雨立刻淋在他的臉龐上,火車極速行駛的風景映入眼前。


  懷特蹲低了身子看下鉸接處,焦黑的金屬還散發著於溫甚至還有殘餘的火星,一看就知道是被強行破壞的。


  "這是被人炸斷的?"


  "咚!"的一聲,懷特感覺自己被人踹了一腳飛離了火車外,準備撲向那泥濘的軌道之中。


  幾乎就在那一瞬間,他抽出了口袋中的手套戴上,他的身影消失在半空之中,重新返回了火車屋頂上。


  「就是現在!」一聲怒吼之後,如雷貫耳的槍聲響起



  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車廂的天花板在三秒內瞬間被射成了馬蜂窩,硝煙四處瀰漫,所有的乘客都掏出一把步槍朝著上方掃射。



  「注意前門!」那個發號施令的聲音又道。

  懷特用手緩緩地推開在車廂的前門,動作悠哉的在替一把左輪上子彈,身上的大衣完好如初,顯然方才的掃射效果不大。


  「開火!」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一陣槍聲彈殼落地的交響曲再度響起。


  槍林彈雨的密集火網直接命中在懷特的臉上,然後穿了過去,甚至在他的大衣上都沒留下一個彈孔,彷彿像個投影一般呈現半透明狀。


  但接下來......


  「往後開槍!」人群中那個發號施令的聲音又說,所有人幾乎在同時間轉向,就像嚴苛的軍隊一般整齊,又朝車後車門開火



  「?!」突然出現在車廂尾部的懷特顯然沒料到這招,狼狽地抓住把手躲到了車外,但已經來不及了他的右手臂中了三槍,鮮血磅礡而出,順著他的褲管流下。



  「嘿嘿嘿,懷特兄弟,你這套前門吸引注意,傳送到後門偷襲的戰術十年前已經玩到爛了,沒想到十年後還是一點變化都沒有。」


  懷特翻身進車廂,用僅剩的左手連開六槍,四槍直接命中頭顱,兩槍打歪射在了座椅上,然後在退回到車外......他努力抬起那流血的右手,發現換子彈竟是如此吃力的事情,他撇了一眼,車廂內大約有十六個人,他沒看清那個發號施令的男人在哪,也不知道是否在剛才的攻擊中運氣好直接帶走對方。


  但接下來他就知道自己太樂觀了,因為那討人厭的聲音又在耳邊迴盪。 


  「傳送、無敵、暫停,這三個能力集合起來的確是很棘手,但事先知道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語音剛落,門內就突然伸出一隻手以迅雷不及耳的速度和人類無法
抗衡的力道揍向了他的腹部,火車門外的鋼板都被凹了進去。


「噗-噁!」懷特吐出一口鮮血,剛抬頭才發現原來揍他的不是人類,那是一個沒有臉的魁儡,身體四肢皆由金屬板面打造,乍看就像木偶人一般平平無奇,但威力驚人的煉金術士作品。


  不得以,懷特再次傳送回到火車的天花板,然後不意外的,那裏已經有人在等他了。


  那是一個全副武裝、身著防彈背心還戴著防毒面具的人,背上背著一桶不知名的化學液體,手、腳腰間各帶了一把小口徑的手槍。根本看不清他的長相與性別,不過在他一開口,懷特就知道對方也是個中年男性了。



 「我們又見面了。」面具男悠哉的扣下板機。



  熊熊烈火瞬間從槍口中噴射而出,及時是在磅礡的大雨下火勢也沒有減弱,懷特身形也立即在火焰中"幻影化"。



  「你知道嗎?我花很久的時間去研究你的無敵狀態,這個護盾屏障真的太卓越了,它幾乎沒有什麼火力承受上限的問題,也沒有甚麼突然失靈,或護盾失效的狀況在,只要打開了它近乎免疫一切的物理攻擊,不考慮輻射汙染的話,硬吃核彈對你來說也不是辦不到。」面具男用聊天的口吻一邊噴射一邊說道。
  



  「但這玩意兒還是有漏洞的,首先,它只能讓你無敵三秒,其次持續性的傷害,例如火焰的燒傷和中毒三秒之後還是會生效。」


  「咳、咳、咳......」無可奈何的懷特只能不斷被火焰逼退至邊緣,然後


  「砰!」一聲槍響而至,火焰槍的火勢逐步縮小最後熄滅。


  「喔?」面具男回頭看下了那個連接導管的管線斷了一截,化學液體嘩啦啦的灑落了一地。



  「看來你的槍法還是跟以前一樣精準。」面具男看著已經烤了半邊熟的懷特滿意的點點頭,隨後卸下了背上的火焰槍,改拿小口徑手槍對著他。


  「咳、咳、咳咳,你的廢話還是跟以前一樣多。」懷特也不干示弱,努力舉起他顫抖的左手,左輪裡面還剩最後一顆子彈,他的半邊頭髮已經焦黑,不再是最初的銀白色,而且一隻眼睛燒成爛肉睜不開了。


  懷特舉槍就是一發,然後他聽到了一個讓心臟停跳兩拍的聲音。


  「卡滋、卡滋」


  「......」他的左輪卡彈了!



  「哈哈哈哈哈,真是天助我也,給你個建議-我要是你的話,現在應該會用"暫停"的能力先癱瘓住我們所有人,然後用"傳送"的能力逃到鐵軌上,最後用"無敵"的能力抵銷掉跳車產生的衝擊力道。」



  只見面具男的眼前一道藍光閃過,他的世界被青藍的光輝所包圍,他無法說話、無法行動、但意識依然在,不過因為眼球無法轉動的關係,他並不能確定懷特採取了什麼樣的舉動。


  這就是懷特的"暫停"能力,也是個非常強勢的特殊異能,他偷偷監視懷特的印象中,看過太多次懷特先把敵人給"暫停",然後腳下放定時炸彈,暫停的時間一解除炸彈跟著引爆。


  不過這招當然也有缺點,暫停的狀態下,敵人是無法受到任何攻擊的。



  過了片刻......。


  面具男感覺眼前的藍光消散,手腳四肢又能行動了之後,他用手指按壓了耳環低聲問道「目標呢?」


  一個低沉沙啞、不太像人類的聲音回答道「第一節車廂,火車頭附近。」





  *




  打從戰鬥開始之後,這台列車就沒有在任何月台下停留過,一個官方機構再怎麼遲鈍至少也知道這台列車被人打劫了。



  從剛才面具男自信的口吻來判斷,懷特覺得對方應該是有方法來阻斷跳車的,最起碼他完全不怕自己逃跑。所以目前最妥當的方法就是先把列車停下來,對外求救,拖延到援兵過來,最少也要在混亂中逃跑機率更大些。


  他從第十一節車廂徒步走回了第六節車廂,賽門小姐已經離開了原本的座位,窗戶大開,自己的公事包也不見了,八成已經被敵人扔出窗外。



  不幸中的大幸是前面六節車廂的乘客顯得很驚慌,代表他們並不是面具男的手下。


  當懷特來到第一節車廂的火車頭時看見列車長平躺地在地上,額頭開了洞,雙眼泛白早已死亡。


  他顫抖地拉下了控制桿,隨著一聲又長又刺耳的煞車噪音,行駛中的列車終於緩慢的停了下來。


  疲憊重傷的懷特癱倒在地板上,他從來都沒想過自己會被打趴到只剩一隻眼睛能動的程度,手腳被貫穿、腹部內出血、右半身嚴重燒傷,自己唯二能依賴的武器不是掉出窗外,就是槍膛卡彈,看來性命是要交代在這裡了。


  突然間,映入眼中的是一片空白和肉色,懷特大概花了十秒才發現這是一個女性的裙底,粉色的裙底下是一條潔白的棉質內褲,上頭還有可愛的蝴蝶結。



  「懷特先生......」賽門的聲音再度響起,這名少女本身就無比的高挑,現在又這麼近距離的一看簡直就像巨人一般,那直達天際的長腿,高聳入雲的腰身、還有那巨碩龐然的胸型......。



  懷特搖了搖頭,覺得自己八成是被燒出幻覺了趕緊怒喊「你在做什麼!?快趁現在火車停下的時候逃出去!」



  ............................


  
   





  一陣短暫的沉默之後,賽門搖了搖頭,這時她將懷特的公事包放在對方垂手可得之處。



  「這是……我的行李?」


  「懷特先生,我的一生都在替朋友與家人製造麻煩,我的不幸天賦導致了各種天災和人禍降臨在他們身上,最終所有人都將離我遠去,最初,我以為這是命運......。」



  只見辣個女人將貝雷帽、與厚重的髮飾卸了下來,琉璃的長髮遮蓋了她殘破不勘的上衣,遮蔽春光外洩的半裸酥胸。


  賽門‧石伊緩慢地、優雅地、解開了衣襟的鈕扣,在洋裝底下是一對飽滿挺俏的豐腴山峰被粉紅色款式的典雅胸罩輕盈的包覆著,那纖細誘人的胴體曲線和光滑巧麗的肚臍眼暴露在空氣中,一雙粉色的吊帶襪隨著裙擺落地嶄露而出,優美細長的皎潔白腿盡在眼前。


  有那麼幾秒,懷特甚至忘記了被燒傷的痛苦,而賽門則是臉不紅氣不喘得繼續說道。



  「但隨後我發現了一個很可笑的規則,厄運和好運就像手槍的彈藥一樣,它們總會有用完時候,每當一個運氣到頭,另一種運氣便會補上,最後,我做了一個實驗,如果天生不幸的人卻主動追求厄運降臨,那最後會發生甚麼事情呢?」



  「抱歉賽門小姐,你在說甚麼我完全聽不懂。」懷特用盡全力撐住讓自己不昏過去,可惜他的視線已經是馬賽克的等級了。



  只聞她用不疾不徐地嗲聲嗓音,右手扯著破損胸罩的肩帶,一身模特兒走秀的半斜站姿回答道

  

  「我賽門‧石伊有一個夢想,就是成為幸運巨星!為我的親朋好友粉絲路人,帶來無窮無盡的好運!」



  
  說時遲那時快,第一節車廂的門扉突然敞開,十二把機槍的槍口映入眼簾。


  在後頭的面具男也不廢話了,直接大聲吼道「開火!」



 「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突」

 「沒用沒用沒用沒用沒用沒用沒用沒用沒用沒用沒用沒用沒用沒用!」


  槍口吐出火舌,瀰漫的硝煙瞬間就被暴雨沖刷而去,無數彈孔打入了地板、牆壁、火車操作儀、懷特頭顱前的地板、,但就是沒射中懷特和賽門,這一陣掃射竟是一發都沒命中。


  「我操!你們搞什麼?!」


  「老、老闆、地、地、地震阿!」


  被怒氣沖昏頭的面具男才突然發現自己站不直了,地面突如其來的劇烈的搖晃讓所有站著的人當面跪下,這種狀況別說瞄準,還能站著發射的人都是精兵了。



  面具男氣急敗壞的自己掏出腰間的手槍,立馬朝著躺在地上的懷特射擊。



  「砰!」擦過了懷特的頭髮。

  「沒用!」
  
  「砰!」命中了懷特的右手食指。

  「沒用!」

  「砰!」擦過了賽門的左側秀髮。

  「沒用!」

  「卡滋、卡滋。」卡彈。

  「沒用!」



  面具男氣急敗壞的走到了那個討人厭的半裸女面前,抽出了一把戰鬥用的小刀,抵著她雪白的頸子,但他立馬發現這個少女一點害怕的神色都沒有,反而露出鄙視的笑容。



  「我已經說得很清楚了,沒用喔。」


  面具男握緊刀柄右手用力一劃,的零點五秒前......




  




  這世界上有著許多科學無法解釋的事情,比方說順著軌道漂流永遠都不會進入地球大氣圈的一顆隕石碎片,像脫離了導遊觀光團的秩序排隊一般,一點一點的漫出軌道,最後進入了大氣圈。當流星體地球大氣圈,由於摩擦、壓力以及大氣中氣體的化學作用,導致其溫度升高並發光。


  閃爍的流星拖著耀眼無比光輝軌跡,在世界的畫廊中勾勒出筆直的線行,帶著摧枯拉朽的氣勢劃破了雲層與空氣。


  最後~輕輕崩的一聲,在遼闊世界的小小角落激起一陣小小的漣漪。




  *


  的一聲!


  高聳至天際的蘑菇雲浮現而出,撕裂的風暴像頭發瘋的野獸摧毀著大地上一切事物與造地,列車的殘骸陷入了一個圓形的凹陷坑洞,殘餘火光在土攘內微微雄起,在這一片焦土的煉獄之中。


  一名全身赤裸的少女正,跪坐在地上為一個重傷倒地的中年男子枕膝,兩人的衣服早已燒成灰燼。


  天空降下了綿綿細雨,最終雨停。在烏雲之間透出一道潔白的聖光戲劇性的落在了少女的身姿上,另她誘人的胴體、朦朧、迷換、難以看清,莊嚴、神聖、且美得令人窒息。



  「所以你為什麼要脫衣服?」懷特好奇的問。



  「啊?我沒說過嗎?那件哥特蘿莉服會招來厄運喔,我身上所有的服飾配件幾乎都是喔。」賽門溫柔地將懷特後腦上的一顆火星給捏惜,像安撫戀人一般的親密,結束了這次簡短的對話。



  至於,他們在荒郊野外偶然遇到一個正在山野間修行的名醫的際遇,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END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30021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4 篇留言

白河
乾這文章ㄎㄧ尢度太高了我解讀不能啊 XDDDDD 只覺得其中混雜超多動漫梗 不管你吸了什麼,都給我來一點 XDD

02-20 00:25

百合子
遺憾,隔太久沒動筆隔閡感超極重的,先說聲抱歉了~02-20 00:51
諸葛
你要是DIO 我會感覺不意外www

02-20 07:23

百合子
其實是他的兒子喬滷肉02-20 08:30
小刀
那女的是故意的嗎?在懷特受重傷時脫去衣裳,分明是蠱惑色誘卻不能做任何事,就算沒死也會氣死!

02-21 13:22

百合子
不是w,可以看成她在分開前是在猶豫到底要不要幫助一個第一次見面的陌生人02-21 15:07
我只是路過的蘿莉控
我怎麼覺得她不穿那堆衣服就根本不會有這對壞事了www

02-22 03:54

百合子
其實還是會發生,只是時間推進的早晚w,你可以想像一輩子帶賽的人突然發現這詛咒是是可以利用的,不論拿來害人還是救人他都必定不會鬆手XD02-22 06:5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1喜歡★whoourdaddy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暗黑地勞工-他強任他強,... 後一篇:[情色小說]傑克與秘書...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hungrybbhk有緣人
【因果故事】早點學佛,人生少走冤枉路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4846330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8:4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