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1 GP

[達人專欄] 《為龍2:無夢而死的龍》八章、所謂災難

作者:芽豆靈✦圖文精分腸│2019-02-19 02:30:13│贊助:30│人氣:948

copyright © 芽豆靈 All rights reserved.




  坦圖卡今天沒有待在莓乾洞中欣賞景色。

  他與通訊員艾利達,以及今天能帶上的所有護衛,都坐在亥爾拓普的山脊上。龍的體溫在終年白雪中融出一個屁股形狀的坑,沾濕尾巴。

  海上吹來的風延著山爬,刷過山脊,形成很好的升降點。

  亥爾拓普面向北方的山腳彷彿被一腳踩斷,沿岸呈現高聳的不規則高崖,洶湧海水的遠方有高聳積雨雲壓著海平線,像一大團香草冰淇淋正在被藍色果汁淹沒。

  眾龍在山巔上朝北方的景色遠眺,稍早的雨將空氣塵埃洗得乾乾淨淨,讓龍可以望得更遠更清楚。

  坦圖卡凝視北方卻沒有在看,他聽著自己的心跳聲,專心地聽著。







  視力最好的護衛首先站起後腿,其他龍跟著解除坐姿,而龍王繼續坐著。

  堆疊在海面上的積雨雲下方變灰,從一點變成一條,再變成一片。

  裝備各異的龍群分成幾個航隊,龍排列而成的箭頭指向陸地,口鼻中吹出的熱霧撫過身軀上的行李與閃著寒光的爪套,喉嚨滾著低吼。

  領航龍是個經驗豐富的航海家,穿著一件以舊船帆做成的上衣,後頸與背脊的位置有個蝸居形狀的艙房,一雙戴著白手套的人手拿著紅旗從側面窗口探出。

  等旗號打完,領航龍側後方向的副領航龍發出龍鳴。

  航隊分散,由最前方的龍先開始盤氣流,飛出淺弧形軌跡,迎風攀升再俯衝到低風處,進入海岸隨著海陸對流的爬山風飛,往上浮一樣地登山。

  龍群在山脊上盤旋,找最適合的風向與降落角度。

  一個接著一個,積雪被打出高浪,就像部落戰鼓開戰前的節奏,敲擊在山體上、山脈中,讓亥爾拓普與龍製造的心跳聲引起雪崩滑落。

  龍發出昂昂的痛快叫聲,有結束旅途的欣喜,也有歸鄉的愉悅。

  他們不急著收起翅膀,而是先伸展身體、甩頭頸、或與友好的龍互相偽咬。

  一時之間,亥爾拓普的山脊上爬滿了龍。

  不知道是誰先開始看見亥爾拓普後的那一片連綿高原與山嶺,龍鳴像一根被拔上天的鋼絲,龍群安靜下來,也看往同樣的方向。

  他們凝視著家鄉好一會兒,沒有龍發出聲音,然後——

  像春天的第一陣破冰、夏天的炎炎熱浪、秋天的悶悶雷響、冬天的嗚嗚落雪風。

  龍群朝龍之地呼喚。

  群鳴聲歇止後,他們才把注意力放到來迎接的龍群身上。

  龍群為領航龍讓路,他是個翅膀有染色的暮光龍。

  他停在龍王前方,兩龍虛碰鼻子。

  領航龍挺胸發出宏亮的聲音。

  「王,您的光芒從海外看起來就像一顆金色珍珠!」

  「第一次知道。」坦圖卡輕笑,「謝謝你們願意回來,但是情況不一樣了。」

  「怎麼啦?蒙洛門放棄了?」領航龍背上的人探出蝸居,領航龍回頭趁機給了他一團鼻息,害他摔回艙房內,「當你著你的老闆時,可以低調一點嗎?」

  「算是吧。」坦圖卡暫時不打算說出炸藥的事,轉而清亮地說道:「在面對新危機之前,我希望你們先去見蒙洛門一面。」












  阿古塔斯又在給法貝路希上課。

  他糟糕的學生上次成功完成了飛行(儘管是個意外),但這無法阻止阿古塔斯將進階課放上日程。

  由於黑龍在颯颯斯的起飛點上砸出一個龍坑,所以被禁止進入了——雖然阿古塔斯覺得颯颯斯禁止黑龍使用場地,其實跟那個坑一點關係也沒有。他還記得他們上次去的時候,颯颯斯從頭到尾沒膽子來露面收費。

  阿古塔斯把法貝路希帶到加爾迪恩的領地,再次借起飛點。

  他們又站上那個很矮的大石頭

  下方有一大排被犁過的痕跡,移植了一堆亂七八糟的植物,加爾迪恩大概也不知道該種什麼,所以把看得順眼的東西都拔來種,加上差勁的園藝,放眼望去的景色要死不活。

  看到那排地,法貝路希就有罪惡感,而阿古塔斯的教學態度日異專心,也開始發展出某種視而不見。

  「我能飛出成績與我的工作經歷有關,分辨風向與氣流對我來說很簡單,不需要因為擔心冒險而選相對安全的選項。一般的戰龍靠練習與熟悉來駕馭風,到了陌生地區通常就不會那麼順利。」

  他用龍掌模仿各種風態。

  「你已經體驗過季風,但天空之下的風與季風不一樣,你也和一般戰龍不一樣,由地而起的熱氣流、海陸對流、甚至是地形風對你來說都有一定危險。」

  「在你看來,我應該把飛行標準放到多低?」法貝路希問。

  「能短暫代步就行,先從這個標準開始。」阿古塔斯鉅細靡遺地說道:「上次也說過了,你至少要能跨越斷崖、瀑布、河流、小湖、任何步行障礙,甚至是單純地升空,你有時候會遇上在地面無法擺脫的東西。」

  這個法貝路希深有體會。

  「例如迅猛龍。那我要特別注意什麼?除了萬用的『飛在積雲下』?」

  這是在颯颯斯飛行場時,阿古塔斯給法貝路希的建議,不過一出自黑龍口中,他以前的記憶就自動浮上來佔據思緒——



  臥在石巔上的大龍最後看不下去,便開始多嘴,對小龍說道:「給你一個萬用建議:『飛在積雲位置的下方』,去吧,我看你還能再摔幾次,小笨龍。」

  撞得滿頭包的阿古塔斯對大龍回以齜牙。

  「等我能像飛龍一樣飛,就換你變成笨龍了!」

  石巔上的蒙洛門哈哈大笑,芒果色龍毛振出溫柔的浪。



  「阿古塔斯,那個啊……抱歉打斷你上課,從剛剛開始,他就一直在我們頭上盤旋。」法貝路希忽然說,眼睛一直往上方飄。

  有位阿克亞飛龍在上空慢速飛行,緩緩地飛著圓,眼睛不離下方的兩龍,不像有敵意,也沒有下降的跡象。

  「他是不是有事情要找你?」法貝路希好奇地問道。







  阿古塔斯辨認了一下上空的龍影,龍臉擰出生動的皺眉。他考慮一會兒後,發出長鳴,順便給法貝路希再上一課。

  「這樣的聲音表示沒有敵意,並把主動權交給對方。」

  法貝路希學著低哼幾聲,記下音階。

  飛龍發出節奏快的輕盈鳴叫,在不遠處下落。

  阿古塔斯教導道:「先龍系的基礎龍語都很接近,聽不懂也沒關係,只要不是對峙時的那種氣勢吼聲,你就沒有麻煩。」

  下落的阿克亞飛龍收起有羽毛的巨大飛翼,毛茸茸的腮膀子抽了抽,伏著身體看這邊,下一句話依舊是阿克亞龍語,聽起來像友善的咕咕聲。

  法貝路希小聲問道:「他說什麼?」

  「確認情況、問安、把主動權送回。他是瑟菲勒,我和飛龍熟,他會來應該是聽說你回來了的關係。」

  阿古塔斯有點緊張。和加爾迪恩不一樣,瑟菲勒認得黑龍。這是首次有龍主動靠近黑龍,龍王應該會看成是好事,阿古塔斯則希望別出事就好。

  「回來?」法貝路希疑惑地復述。

  會用這樣的詞,是代表自己(黑龍)以前曾經在龍之地待過嗎?阿古塔斯的通用語略微生疏,法貝路希不確定這是不是口誤或語病。

  他曾經聽過一些遠處的耳語,關於「荒地」、「他回來了」等等,法貝路希猜那是在說自己,卻沒有龍來對自己挑明過這方面。

  於是他偶爾會想:反正龍王與護衛們也算接納自己了,或許以前發生的事情並不重要,然後便拋到腦後。

  「早安。」飛龍改說通用語,聲音高又輕。

  「他在跟你說話。」阿古塔斯提醒道。

  「早、早安。」法貝路希趕緊回應,還抬爪揮了揮。

  阿克亞飛龍歪頭,疑惑且謹慎地問道:「你為什麼回來了?」

  「回來?」又是這個詞。阿古塔斯並沒有口誤。

  其實法貝路希不在乎黑龍被發現和以前不一樣,因為目前為止沒有龍大驚小怪,他反而很慶幸自己以「法貝路希」被接受。

  阿克亞飛龍挑明立場道:「因為我聽說你已經去荒地了,就算暮光龍王原諒你了,我可沒有喔。不管你這次回來要做什麼,我希望你不要做。

  我不知道你是不是騙了暮光龍王、騙了阿古塔斯,我也不想指控你,但是一直沒有龍出來說話,不能這樣,很不好。」

  阿克亞飛龍輕輕甩頸,噴出鼻息,繼續倒豆子。

  「所有的龍都沉默,就像當初一樣縱容你,因為畏懼。我也畏懼,但是不面對你的話,下次我就不應該有資格為你製造的災難而指責你、為你被驅逐而感到慶幸。

  我或許應該挑戰你來表明我不歡迎你回來的態度,但是沒辦法,我不打算以死明志,所以我不會把你當敵人。我說完了。阿古塔斯,我想要完成我的新名字。」

  瑟菲勒用一個率性的話題轉彎結束他的意見發表。

  法貝路希還在愣愣地消化中,腦筋在那一大堆話中轉不過來。

  什麼什麼跟什麼?好、好喔?謝謝?

  「你決定好了?」阿古塔斯很驚訝。

  「我遇到了一位很棒的人,並且發現我多了『鱘魚』的名字,但是我查不到相關的字根,我很想要這個名字,你能借我圖書證嗎?」

  「艾斯朋什。」法貝路希下意識接話。

  兩龍看向他,飛龍的大眼睛眨了眨,好奇地觀察黑龍。

  法貝路希針對黑龍的身分問題無話可說,但至少他能把這段話接下去,反正自己的處境已經夠尷尬了(搞不好還完蛋了)。

  「鱘科的紀錄體翻譯是艾斯朋什戴,通用的字根是艾斯朋什,除非你想用特定的鱘魚品種……」

  「瑟菲勒.艾斯朋什。就是它!」飛龍用前腳雀躍地刨空氣。

  「恭喜。」阿古塔斯輕快地說。







  兩位龍的心情居然變得好,法貝路希一頭霧水又暗自鬆了口氣。

  阿古塔斯向黑龍講解道:「如果父母沒有取名,龍的第一個名字通常隨著歲月在語言中形成。瑟菲勒遇上跟『鱘魚』有關的機遇,發現這吻合他所認為的『自己』,所以他決定收取。」

  更改名字或新增名字對龍來說不稀奇,如果有龍想藉由換名字而重新做龍,或是將長久以來的暱稱做為本名都是常有的。

  瑟菲勒愉快地下決定道:「我不要第二個名字——那種事讓我到現在還是不知道該怎麼稱呼吼茵跟巴菲烈的龍蛋(也就是小餅乾……或庫萊吉歐)——我要它成為我的姓氏!」

  阿古塔斯繼續講解下去。

  「自取姓氏沒有特別的象徵或用途,只是在填寫身份資料的時候,姓氏的那欄不會空白,還有就是現在瑟菲勒可以被稱呼為艾斯朋什先生了。」

  「聽說在很多地方,不熟的時候不可以直接稱呼名呢!」瑟菲勒愉快更甚,有了姓氏以後,他解決了一個從來沒遇過的難題,完善了龍生。

  「可喜可賀。」阿古塔斯語調平板地說,與黑龍重新回到今天的議題上,「好了,現在假設你背著安茲塔人,前方的路斷了,你得飛下這塊石頭然後落地。先成功十次,我們再看看情況。」

  「那、那個……我們不是應該先回到蒙洛門的問題上嗎?聽起來好像很嚴重欸?」還是姓名文化導致在其他龍看來自己從蒙洛門龍格分裂變成法貝路希其實超正常?

  阿古塔斯無視被瑟菲勒捅出來的前任黑龍問題,回答道:「你最迫切的問題是熟悉連幼龍都會的飛行。越過障礙只需要用到最基本的滑翔,你甚至不需要風,只要利用高處滑降而下的慣性、以及安穩的落地姿勢就可以了。」

  蒙洛門的事沒有激發出黑龍任何負面反應,黑龍似乎也沒有恢復「記憶」,阿古塔斯比起任何相關的陳年舊事,更想要趕快結束課程然後去獵食。

  他每天都好忙,行程全擠在一起,黑龍還一天到晚扯後腿。

  ——對龍來說,他們幾乎不可能處在趕時間的狀態,龍連日期都沒在注意,頂多算算日昇日落的次數,還會看心情跳著算,以自己的感覺為前提,愛過多久過多久,例如過一周當一天。

  但是阿古塔斯已經落入了比在天空之環圖書館時更加嚴謹的作息,他甚至開始考慮買龍用錶……

  所以法貝路希的「蒙洛門問題」完全沒有肚子問題重要。

  「連幼龍都會的飛行?」注意到阿古塔斯的用詞,瑟菲勒好奇地插話道:「是我想的那樣嗎?阿古塔斯,你把他當成是你孵化後的龍蛋?真有趣,燦陽說巴魯也把一個成年人當成孩子在帶呢!」

  「瑟菲勒,如果你現在在無聊期,我不想和你說話。」阿古塔斯說。

  「沒、沒有喔,我不無聊。」飛龍趕緊搖頭狡辯。

  一聽到阿克亞飛龍正在那個可怕的無聊期,法貝路希就想起蛋龍冒險團員曾經做過的介紹:「阿克亞飛龍獨特的一個生理時期,他們會覺得超級無聊,生無可戀的那種,症狀是他們會非常想要找生物來把玩,就像某種饞癮。如果你發現忽然有阿克亞飛龍跟你看對眼了,那絕對不是因為他們對你『感性趣』,而是他們大概無聊透了。」

  不過鑒於目前為止大部分的龍都不敢靠近自己,也許瑟菲勒會爪下留情?

  法貝路希又站到懸崖邊,就像上次在颯颯斯領地那樣,只是下方高得多。至今摔過幾次崖把心裡陰影也摔碎了之後,懸崖看起來好像就不可怕了。

  他恍惚想起以前看過的酒館小說上有個很沒道理的設定。

  ——「主角跳崖不會死,而且會越跳越強。」

  會不會死不好說,摔出心得倒是有一點點……

  黑龍張開翅膀,感覺到逆風夠強後,往前一倒,滑了出去。








  第一次算是平穩下降,法貝路希胸腹著地,接連起伏幾次,像個失事的雪橇,用四爪在地面上刷出一條新的犁痕,歪歪地停下。

  「你背上的安茲塔人都摔出去了。」阿古塔斯說。

  瑟菲勒發出「哇賽」聲,開始隔空解決無聊期,以及重新認識黑龍,這樣下次和住在希望港的朋友見面時,他就可以重新介紹黑龍,還有驗證彼此上次的討論。

  黑龍爬回大石頭上,甩甩頭,滿懷期待地又往下跳。

  他這次嘗試學阿古塔斯一樣立起身體,用後腿著陸,卻一個絆腳往前栽,完成了一個令瑟菲勒驚嘆的前滾翻。

  「落姿選得不錯,可惜安茲塔人都被壓死了。」阿古塔斯沒嘆氣,語氣還帶了點稱讚,說完,後耳忽然一動。

  阿古塔斯警戒地站起轉身,看向遠處飛來的龍群。

  「法貝路希,站在那裡不要動。」

  法貝路希也看見如壁壘拱衛在北方的山脈方向有許多龍在飛近,數量異常多,遠遠看過去一片黑壓壓,像暴雨來臨前低沈的黑雲。

  其他龍飛到這個距離時就會看見自己了,通常會避開,但這些龍不一樣,他們不像本地住民裸軀或頂著沒染過的原毛色,而是穿戴著訂製裝備,龍毛染過(可能不止時尚用途),而且風塵僕僕(這個詞用在龍身上指他們被雲濕透了)。

  阿古塔斯發出略微尖銳的高鳴。

  來龍則發出強勢的吐風聲。

  首先降落的龍落在石上,四周被大風沖刷的樹梢散出滿天枝葉,也讓丘陵掀起一圈又一圈的長草浪,法貝路希看見幾朵花沾黏在自己身上,像是黑毛中的彩色斑點。

  旅隊全副武裝,有的佔據其他大石頭,有的在地面昂首,更有的降落在其他高處,因為龍實在太多了,所以他們幾乎落滿了四周能站的地方。

  加爾迪恩的領地看起來被摧殘得更醜了。

  群龍嚴肅端詳黑龍的神情看不出善意或惡意,大石崖上的龍用龍語開始與阿古塔斯交談,法貝路希只好先待在原地先發呆賞龍。

  曉徽神啊,那個爪套帥斃了!多少錢一個?

  背著蝸居的龍有一身染成流動的藍天白雲的龍毛,翼尖塗有刺眼的信號紅,裝備沾滿山上帶下來的霜雪,身軀則揮發著熱水氣。

  他在紫龍面前用後腿坐下,饒有興致地打量比自己矮一截的對方。

  「阿古塔斯,你還是好小。」

  「歡迎回來,海嘯。」阿古塔斯的正經模樣巋然不動。

  其他龍也對他打招呼,並看向在傳訊中聽說的黑龍。

  蒙洛門跟坦圖卡不合不是龍之地的新聞,在聽說他不只墮化,還變成怪物打算吞食龍之地時,所有龍都意識到他一定做得出來。

  不過看看那個在花圃中蹭野花的傢伙,他穿的什麼?行李袋跟遮陽棚?頭上還翹著辮子?——來個誰去揍死負責通訊的艾利達!






  海嘯挪動脖子,「為了解除某個災難,當然要回來……」看見岩壁下方正在端詳自己身上野花,好像把它當成了某種新毛色的黑龍,他把頭挪回來。「你想見見新的暮光之約嗎?他是個巨精靈耶!」

  「這裡前陣子有主了,你應該先去見加爾迪恩。」

  「我就說路上那些記號怎麼怪怪的!」從海嘯的語氣聽來,加爾迪恩標領地的習慣跟本地龍不太一樣。

  「請解除包圍,我不喜歡這樣。」

  海嘯換成通用語調侃道:「你明明看得出來我們不是針對你。」

  「所以你們想包圍的是這顆石頭?」阿古塔斯也換成說通用語。

  龍群發出笑聲,海嘯回頭瞪了所有龍一眼,尤其是蝸居中的那傢伙。

  他把頭轉回來,說出來意道:「王請我們先來見蒙洛門一面。」

  「你們已經見到了,他現在不是龍之地的問題。」

  「嗯,體型大多了,他怎麼變黑啦?他以前的毛色很好看,真是可惜。嘿!蒙洛門——」海嘯朝黑龍喊道:「你現在還想找你兄長的麻煩嗎?」

  法貝路希一臉懵逼。但他知道蒙洛門喊的是自己。

  他回答道:「呃,不想?」

  海嘯愣了一下。

  「你有這麼聽話?」

  「大概……有?」他又不知道自己兄長是誰。

  「你喜歡坦圖卡嗎?」

  「喜歡啊。」法貝路希一臉理所當然。

  海嘯噎了一下,重新問道:「哪種喜歡?」鮮血四濺的那種還是哀嚎求饒……

  他忽然發現黑龍在用怪怪的眼光看自己。

  法貝路希用某種努力控制自己不要皺眉的表情回答道:「我內心中充滿對他全然的尊敬,沒有其他胡思亂想……當然,我不會用有色眼光看待你啦,畢竟同——」

  「閉嘴!」海嘯受不了地吼道:「誰在跟你說那個!還有你的口音是怎麼回事?你去的到底是荒地還是世界另一頭?」

  「哈、哈哈哈……」阿古塔斯難得地笑了,把頭撇到一邊用翅掩嘴,「他什麼也不記得了,他現在是法貝路希。」







  一聽有臺階下,法貝路希也用力地點點頭,「嗯,對,忘光光了,所以不要亂喊名字,我生氣哦?真是的。」

  海嘯不看底下的黑龍了,回到阿古塔斯面前,無法相信地斥責道:「你瞎了還是鼻塞了?我都看得出來這傢伙有問題!你們就沒想過這是蒙洛門的某種打算?」

  阿古塔斯想起自己經常腹誹龍王對黑龍的視而不見,結果最後竟然會是自己因此被罵,於是他乾脆推給坦圖卡。

  「這是王的意思。」

  「那你的意思呢?」

  「我快要沒時間去捕鯨了,我們能結束了嗎?」

  「這種時候你還想著吃大餐?」

  「不是我要吃的。」

  海嘯背上的蝸居發出慘叫。

  海嘯回頭,看見黑龍朝自己開爪,於是他也慘叫一聲,像個被嚇到的貓一樣猛然暴跳,從崖邊摔了出去。








  空中有個蘑菇傘噴開,那個蝸居中的人跳龍逃生了,海嘯則即時展翅,卻還是在草地上犁出了一道泥坑來……

  群龍的起飛或攻擊動作全都做一半,眼睛不離黑龍。正想拍拍對方肩膀的法貝路希僵在那裡,總覺得這次加爾迪恩一定會和自己絕交。

  徐徐降落的人穿著海盜一樣的裝扮,對海嘯破口大罵道:「你想死就去找莫那,老子不想跟你同歸於盡!老子要跟你解約——」

  「數學爛如你,放你到海上你都不知道會把船開去哪裡!」海嘯回罵。

  那人在空中踢著腳,巴不得踹到海嘯身上去。

  「我遲早死在你肚子下!慣老闆!吝嗇龍!」

  「混員工!智障人!」

  法貝路希瑟瑟發抖,「對、對不起,不要吵架……」

  阿古塔斯無所謂地說:「別在意,不是你的問題,他們一直都是這樣。歐瑞是海嘯找的暮光之約,他們受得了彼此,還有克服除此之外的很多事,這就是為什麼他們在一起。」

  「是我想的那種在一起嗎?」因為海嘯與自己第一次見面,就問了某種粉紅色的問題,法貝路希無法阻止自己往那方面猜測。

  阿古塔斯二度發出笑聲的瞬間,懸崖底下傳來海嘯壓過歐瑞聲音的怒吼:「身為暮光龍,你對暮光之約的曲解簡直是災難!他龍的,難道我是因為這件事(龍之地的災難)才飛過了五片大海?」

  法貝路希現場力行檢討,問阿古塔斯說:「什麼是暮光之約?」

  阿古塔斯歛眸,堅定虔誠地回答道:「一道自訂的課題、全力以赴的經歷、重於生命的承諾。用你比較好理解的比喻來說,就像是認識曉徽神吧?只是有時效性,具體要看雙方是如何約定的。」

  每次提到自己那破爛的信仰態度,法貝路希就倍覺尷尬,不過他還是從自己的認知中找到了好像更貼切的說法。

  「就像是故事中說的龍騎士?龍與背上的騎士夥伴?」

  海嘯的怒吼再度從底下傳來:「他龍的!你不是災難,你是個末日!暮光龍的滅絕信號、眾神給群龍的警告!」

  還有歐瑞有氣無力的聲音:「龍騎士……聽得我要吐了……」

  阿古塔斯的臉也有點抽蓄。

  「……法貝路希,你和安茲塔人一起看了很多書,不過很多時候書上的見解來自作者個人的觀點,過度主觀並不是適合大眾吸收的主題。故事中的龍騎士是某些瞭解不深的人對暮光之約、或是相似事物的延伸想像。世界上並沒有龍騎士,僅僅是有被龍允許騎在自己身上的對象。如果你要背誰,你並不會以自身是駝獸的觀點出發對吧?你只是願意暫時背負對方。」

  一開始就以當駝獸為工作內容自薦進入蛋龍冒險團的法貝路希,沉默。

  好像也猜到了法貝路希為什麼能加入蛋龍冒險團的阿古塔斯,也沉默。

  於是他們一起略過這件事。

  阿古塔斯繼續解釋道:「這個身分不太可能包含騎士位階,撇開騎士的騎術專精不以先龍來訓練,他們在天上的用處只是幫倒忙,龍還得小心不能害死他們。就算有龍騎士,也不會是智人騎在先龍上,因為智人無法忍受高空的風壓、空氣、溫度、離心力,除了努力求生以外沒有事能做。通常的狀況是商人驅使步行亞龍或恐龍,頂多人和貨物都在龍背上……或是像你一樣接受載運的工作。」

  法貝路希抽抽鼻子,忽然發現這種感覺是他正在認識新氣味。

  他轉頭,看見龍毛造型異常狂舞的龍走上大石頭,身披某種生物螁下的蜕衣,打量自己幾眼,接話說道:「如果你的……知識?足以告訴你暮光龍為何外號戰龍,想必也能猜出來大部分的暮光之約肯定不是商人——現在你所看見的全是暮光之約。」

  法貝路希觀察四周群龍,發現龍的身邊或背上不見得是人,也有不同的龍,甚至兩者都不是暮光龍。戰龍說的不是暮光龍的通稱,而是指「戰士」。

  所以意思就是這群龍(跟其他種族)全都是打架愛好者,還是專門鑽研的那種,只是不會有人騎在他們背後在天上舉劍哈哈大笑?……不過可能在地面會這樣?

  一面對暴力就慫的法貝路希決定好好打招呼。

  「……你們好,大家都穿得真好看!」

  趴在龍胸袋中的巨精靈發出不敢置信的疑惑笑聲,他問身邊的龍說:「因塔萬,這個就是,我們必須錯過我兒子的成年禮,大老遠飛來的原因?」

  「我也不知道,凡杜斯,我聽說的情況不是……這種。但我覺得你應該還是能趕上雷洛斯的畢業比賽,畢竟菲爾王請了病假,到換年前都下不了床。」

  剛才走上來接話的蜕衣龍用後腿坐下,說話聲輕柔,卻充滿冰冷的不善,「我們剛飛過最後一片大海,終於降落,王卻改變我們的任務,要我們來見你一面。」

  驚喜於暮光龍有能力飛過大海,本來想到回北方家鄉方法的法貝路希再度轉移注意力,「……咦?見我?」



  「沒錯,見你。王召集戰龍回來,是因為你。」








上一章    回資料夾    下一章



鱘科 Acipenseridae(Acipenser

龍的裝備還是不畫出來,身體沒有完全定案很難決定裝備怎麼穿orz
然後對,凡杜斯是雷洛斯的爹。

劇情進度又前進一大條,大家還不趕快拍桌拍起來——

龍騎士真的是很俗的東西
可是沒辦法,《歐拉亞》與《為龍》很大原因靠這個東西銜接
好想把高一的我拖出來打成暖爐龍.....
總之龍騎士會變成我對這種關係的另一種理解
然後...沒有然後了,好多地方要修orzzzzz

這一段其實大更改過
舊版的劇情中,這段其實在第二集前半段
大約是第三章《公事為重》的位置
只是後來挪成這樣,跟暮光之約回來放一起
然後從一章變成了兩章

...對啦下一章的劇情本來也在這一章裡

話說我雖然開始更新了但其實我第二集並沒有完全寫完
雖然這章貼得很快但後面的還要花時間多校幾次

拖稿拖起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29931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插畫||原創|恐龍|為龍DreamsComesDragon|芽豆靈|西幻小說

留言共 7 篇留言

你先示範看看
瑟菲勒好有種RRRRR[e28]

02-19 08:03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簡直就像與失憶的佛地魔搭話一樣勇敢!!(????02-19 14:14
SharkTaur
桌子HP已經拍成負數

02-19 12:48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這這這......那你拍我的好了QQ02-19 14:15
讓我看看
鱘魚好勇敢w 然後阿古塔斯升格真保姆了XD

02-19 13:43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龍熱衷解開疑惑,這可是他們生命中最重要的習慣之一!
阿古塔斯感到眼神死他覺得自己的身分再也回不去惹從那個動物猜猜樂開始...02-19 14:21
嵐楓
看到海嘯罵智障人,突然覺得他好可愛XD

吞噬他龍的能力,我猜就是迅猛龍群那時~
無限自補誒,能力覺醒的話就…死不了?

02-19 13:57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老闆員工休幹日常(X)

這個能力一直都在只是從迅猛龍那時候才第一次出現XD
應該不能算自補,因為蒙洛門沒有血條(?) 02-19 14:22
白羽龍埜
要問為啥訂閱呢? 因為被龍吸過來的

02-19 14:17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歡迎歡迎新的小豆芽!!!02-19 14:23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如果你想要看完整的《為龍》,創作列表有一個置頂的目錄,裡面有手機板專用的右側目錄,你可以從那裡找到《為龍》第一集,還有《每周一龍》與《星座紀元大百科》!02-19 14:24
亞空
很矮的大石頭被正式冠名為很矮的大石頭
並成為幼龍訓練飛行的教室而知名(X)

暮光之約,別稱、暮光龍對敵人最終兵器(X)
總之龍群們因召集而回來啦OAO!

疑、疑疑疑QAQ!
教阿古斯塔飛行的竟然是小蒙,這是哪門子的輪迴啊!?

當年帶壞小蒙的到底是誰啊(拍桌)

恭喜小黑又用了他的知識收服了一個朋友?
然後阿古斯塔多了一個旁聽的學生、欸不對是一大群

飛行練習兩次,安茲塔人一死一重傷(X)
這群龍簡直是從都市回鄉下故鄉W

然後有兩龍並站的圖,阿古斯塔真的好小隻
不對應該是小黑太大隻

嗷~這張小黑太可愛了吧啊啊啊啊啊!
這章一整個可以把小黑素吸好吸滿。

等等 坦圖卡叫你們過來見小黑
不是叫你們幫忙逼婚(X)

再等等所以阿古斯塔還沒停止捕鯨啊!
龍王那個再不處理一下過勞問題人家要檢舉囉?

神不知鬼不覺在一大群戰龍的眼下爬回厓上摸龍的小黑
驚喜?

嗯、這些問題就真的是法貝路希需要好好重視一下了OHO
不管如何他現在是隻暮光龍而不是人類啊
找回家方法是一回事,但首先自身要先完全接受這副身體啊

眾龍覺得它們的龍生受大了重大的考驗
以及阿古斯塔麻煩繼續當保母了_( :3」∠)_

看來暮光之約也是為龍的重要元素,雖然個人目前還難以理解
然後是不是主軸待觀察

02-19 16:23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小黑素是什麼新型毒品啦!!!!
吸,都可以吸~~~~~~~~~~~

逼婚XDDDDDD

應該說他爬回大石猴上,龍群是以為海嘯有聞到的
而且誰會想到黑龍是動手不動口呢?
龍發起最直接的攻擊通常是咬
法貝路希坐下舉手想拍肩膀在所有龍的意料之外wwww

應該不算重要元素但是劇情跟它離不太開
總之現在先當作可以與西國對抗的新勢力吧XD02-19 17:03
亞空
話說人家很好奇有多少暮光之約回來
和這應該只是第一批?

02-19 19:03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我沒算耶可能要現場點一下龍頭02-19 19:1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1喜歡★hachiken102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為龍2:... 後一篇:[達人專欄] 《為龍2:...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johnny860726不想明年再來的你
小屋不定期新增微積分教學,趕快進來讓豬腳老師教你數學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5:3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