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2 GP

[達人專欄] 《為龍2:無夢而死的龍》七章、貪狼使者

作者:芽豆靈✦圖文精分腸│2019-02-17 14:44:50│贊助:32│人氣:568



copyright © 芽豆靈 All rights reserved.



  「我還是不知道你是誰。」法貝路希對再度造訪夢境的訪客說。

  「這塊土地大部分的人都知道我。」迷霧訪客的聲音像睿智的老者,總是溫和善意,卻又藏了許多話不說。

  我就是那少部分不知道的人啊。

  「我不是傳奇大陸的人,沒在這裡聽過你,更沒在其他地方……不對啊?」法貝路希又熟練地在夢境中醒悟了,連接到現實的回憶,改口問道:「為什麼你可以三番兩次地?」

  隨著日子過去,他在夢中遇見的迷霧訪客越來越清晰,一開始只是聽見模糊的話語聲,醒來後甚至記不住,現在卻可以記得最近的所有談話內容。

  迷霧訪客依舊答非所問。

  「法貝路希,你記得坦圖卡在山澗前對你說的話嗎?——關於『你的模樣』。」

  「嗯,找我夢想中的自身模樣。」

  「能跨越過足夠的時間,龍的機會並不侷限在眼前所見。『找自己』是很珍貴的課題,你很幸運。」

  「但我本來就不是龍,我只是掉到他身上……噢,我居然坦白了。」

  ——沒錯,如果他很幸運,就會繼續過著攻陷書本的寧靜屋內生活,而不是在野外扭屁股擊敗亞龍、三番兩次地跳懸崖、而且從靈長目變成先龍目。

  然後睡覺還老是夢到這個傢伙。他已經不確定是誰有病了。

  迷霧訪客若有所指地回答:「你確定是那樣嗎?」

  「怎麼說?」

  「法貝路希,好好作夢。」

  又來了,老是這句話。

  「我現在就是在夢裡不是嗎?」

  迷霧訪客的聲線低緩,每個字都說得很慢,但卻不會使人著急,「我會在這裡,法貝路希。如果你需要解惑,就過來,好好花費時間,直到想通。」

  法貝路希心中一跳,難道這個人完全清楚自己的情況、同時擁有某種答案?

  而且自己什麼都不知道,就算在夢境花費再多時間,也不可能憑空解開謎題。

  他單刀直入地問道:「是你把我變成龍嗎?」

  「不,我只是發現了你而已,我們的來處很接近。」

  來處?——睡覺嗎?







  「那你知道是誰對我這麼做的嗎?」是哪個魔法師,或法術師,還是某種他不知道的法師擅自拿自己來做實驗……或是原本的黑龍搞的鬼。

  但迷霧訪客仍舊答非所問。

  「這就是你要想通的部分,最有趣的是,居然只有你沒發現。」

  法貝路希總覺得和對方接不上邏輯。

  他乾脆換了一個問題。

  「我要怎麼回家?」

  「往北方啊,這不是你說的嗎?冰雪大陸並沒有從這個星球上跑掉。」

  「是啊,跑掉的只有我的身體。」

  「這個想法也很有趣,我總感覺你快要想通了。」

  「話說回來,為什麼一直來找我?」

  「要出現了,下次再見。」

  靜謐的黑暗忽地降臨,麻木且香甜。

  法貝路希幾乎沒有感覺到自己恍了神,夢就醒了。

  老橡樹外的陽光燦燦,樹蔭在草甸上搖動。

  清晨的陽光輕透溫柔,像一卷金色紗稠在低垂,斜照龍之地,巨大樹木在地上拉出好長的淡淡陰影,也把站在草甸上的男人影子拉得好長。

  「早安,許久不見了。」男人用嘹亮的聲音恭敬地說。

  他彷彿已站在那裡許久,身姿筆直且熟練,專門等黑龍醒來。






  法貝路希眨了眨眼,困倦地抬起頭來,臥在原地先說了一句:「呃、早……你先等等。」然後開始晃腦袋,等視野適應。

  男人保持同樣的身姿站在原地配合等待,早晨充滿生命的芬芳蔓延在空氣裡,法貝路希不暈了之後,深吸一口氣,覺得神清氣爽。

  他轉頭看向草甸上的男人……嗯?人?

  黑龍趕緊歪過頭,將一側眼睛湊近打量,壓低的風差點吹走對方。

  哎呀好親切的金頭毛!穿得也好帥,這種衣服才像自己想像中的冒險者,他想幹嘛?要簽名?昨天看到很多觀光客喜歡收集龍的筆跡……可惜不給錢。

  男人注視著黑龍看自己的舉動,一動也不敢動,讓法貝路希覺得他好像雕像,曉徽教廷那些站在路邊的聖騎士值勤時也像他這樣——一個敬業的裝飾。

  等杜勒發現黑龍好像把自己當成某種文物在欣賞(還有點懷念?)之後,終於吐出一句不大確定的話來:「我以為你認得我的氣味?」

  要是認得氣味,龍才不會特地打量人。

  法貝路希嚇了一跳。這是不是代表男人認識以前的黑龍?

  「呃、唔,那個,最近鼻塞。」他捏著聲音回答。

  可是他們倆都心知肚明黑龍一開始就鼻音通暢。

  男人沒有戳穿黑龍,而是直接開啟令黑龍一頭霧水的話題道:「還請原諒聯絡的中斷,龍王進入荒地在我們的意料之外,我昨天才找到你……你為什麼回來龍之地?計畫有變嗎?」

  「計畫?」黑龍傻傻地復誦道。

  一人一龍互視,沉默。

  事情聽起來很重要,法貝路希不得不認為對方認錯了龍,把自己認成像是阿古塔斯那樣地位的龍。

  「那個……如果你有事要找龍王,他住在莓乾洞喔。雖然我不知道具體位置在哪裡,但我可以找龍帶你去。」

  杜勒盯了法貝路希一會兒,看著對方歪頭、抬耳朵,紅眼裡都是澄澈,尾巴尖輕點地面……他開口,聲音不由得有些顫抖。

  「求你告訴我……你沒有忘記你與我們協議了什麼……」

  沒有忘記啊,只是從來沒知道過。

  法貝路希開始擔心是不是黑龍有什麼債主找上門來了,一番寂靜中,地面上的男人看起來好像越來越崩潰,他只好回話道:

  「你可以再告訴我一次,我會想起來的。」

  眼前的黑龍用某種家貓才會出現的姿勢斜坐,眉毛上揚把眼睛拉得又大又友善,還困惑又可愛地不斷換方向歪頭……杜勒感覺一股酸澀攪動胃部。

  坦圖卡去荒地對蒙洛門做了什麼

  這就是為什麼蒙洛門能回來龍之地?

  如果蒙洛門只是要改變計畫,不管怎樣他都會盡力協調西國配合,可是如果蒙洛門忘了一切……杜勒猛然趴到地面上,一拱一拱地乾嘔起來。

  法貝路希嚇得站起後腿。

  「那個,你還好嗎?要不要幫你找醫生?」

  他想幫男人拍拍背,又馬上收回爪子,擔心壓斷對方背脊。

  男人的哭音隱約傳來。

  「你不能這樣對我……」

  「我、我沒碰到你啊?」

  法貝路希對於控制前爪有一定的心得,他確定剛才根本沒幫對方拍拍到。

  「嗚……嗚……」男人痛苦地捲縮在地面上。

  龍都是怎麼安慰的?喔對,法貝路希想起來了。







  「你介意我舔舔你嗎?」

  「別。」

  看著男人繼續痙攣,法貝路希只好臥下來,用陪伴來度過這段尷尬的沉默。

  「轉移注意力大概會讓你好受一點,你想聽我最近遇到的問題嗎?——好吧,我跟人打了一個我贏不起的賭,而且睡覺還老是被法師入侵夢境。我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法師,但法師什麼都幹得出來,也許就是法師吧?然後我終於飛……」

  杜勒雙手握拳一捶地面(法貝路希嚇得住嘴),飛快起身,宣洩似地放聲喊叫,像逃避什麼一樣狂奔而去,留下僵硬的黑龍感到莫名其妙。

  杜勒胡亂抓開眼前竄出的枝叢,往自己也不知道的方向狂奔。葉片割過皮膚、莖條打在身上,他已經停止吼叫,只是無聲地張著嘴。

  杜勒腳下一絆,抱住撞上的杉樹,混亂的腦袋閃過黑龍、西王、希望港、大船,最後停在一個充滿金輝的龍身上。

  龍王還不知道黑龍與西王做了交易,只要弄清他為何將黑龍帶回龍之地,或許自己還有機會……

  聽見附近有崖龍鳴叫,杜勒拿出囊中的老鼠乾,再拿出一個模仿龍鳴的小笛開始吹。










  杜勒再次造訪莓乾洞已經是一個午後的事。

  為他帶路的領主龍這一路上飛行的速度掌握得很好,使杜勒沒有在空中缺氧或產生任何後遺症,完美地降落時沒有震到爪中的杜勒,也沒有不小心捏死他。

  杜勒很幸運,當地的領主是懂抓人飛行的老龍,替他省下不少找龍王的時間,加上瑟菲勒已經停止出使,杜勒不擔心撞上對方。

  許久不見的莓乾洞還是那樣,像一幅橫長的畫框。經驗老道的水燈放下杜勒,他滾出龍爪趴到莓乾洞前的地面上,還來不及道謝,水燈發出一聲通知龍鳴,轉身跳下崖飛走。

  莓乾洞內傳來震動,此地的主人聽見通知,開始挪動腳步。

  坦圖卡走出來,找了一下才發現滿身塵土,還穿著植物色服裝的杜勒。

  他不需要靠近打量對方,就已經從氣味中認出訪客是誰。

  「穆爾維大使?」

  「是前任大使了。」杜勒說著雙方心知肚明的事實站好,開始把自己打理乾淨。被挑語病的坦圖卡不會惱火,杜勒深知這一點,說話隨便得多。

  「——我卸任了。」

  「對,當時您突然被換掉了,我很想知道是為什麼。」龍王回道,並就這麼臥在洞口,像平常面對西王大使一樣。

  「我是自願卸任的,家人認為這個外勤時間太久,他們不放心,而我又是個顧家的人,所以我把工作丟給瑟菲勒了。」

  「但您如今還在這裡。」

  「是啊,沒辦法,顧家並不是只要待在家裡就好。」

  「怎麼說?」

  「我想將家人從西國帶走,但自從發生《大脫離事件》,曉徽教廷北上獨立成教國後,西國再也沒有移民這回事,就跟環保一樣——人人都知道,可是沒人做得到。」

  「這似乎不是非常充分的滯留動機。」

  「是的,但再加上蒙洛門就夠了。」

  杜勒看見龍王的耳朵轉了個角度——這是龍在警戒時會有的小動作。

  「您已經見過他了嗎?」坦圖卡問。

  「今早見過了,非常友好、熱心,而且天真。我想您成功了,雖然我不知道您是怎麼辦到的,就連墮化與魔法都無法阻止身為龍王的您矯正一切。」

  龍王似乎對這番恭維非常感冒,捨棄了敬語。

  「我什麼也沒做,更不想提起那些陳年往事。直說吧,你前來的目的。」

  「我還是只能說我厭煩西國了,您不知道,蒙洛門以前與我國有過協議,現在他什麼也不記得了,這是個好機會。」

  龍王好像不在意得知蒙洛門和西國的聯絡,而是猜測道:「你想叛國?」

  「只是移民而已,我一直在尋找離國的門票。」

  「現在找到了?」

  「也可以說是您給的。要不是您將他驅逐到荒地,後來又對他執行了什麼神奇的手段,如今回來的怎麼還會是一個全新的蒙洛門呢?」

  「你在胡亂猜測,我前去荒地並沒有對他……」坦圖卡停下話語,因為他發現自己無法辯解,自己當時前去荒地,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殺死了蒙洛門。

  坦圖卡轉而問道:「西國並不知道法貝路希的事?」

  「您將他取名為法貝路希嗎?真是個好名字。是的,西國不知情,現在只有我在這裡。撇開您的打算,我希望您先聽聽我的打算,再決定要不要實行您的打算。」

  龍的喉嚨幾不可見地頓了一下,重拾了敬語,「您擔任大使依舊出色……告訴我,為何在他忘了一切以後,那個協議還能對您有幫助?而我又為何要得知您的計劃?」

  「因為這能幫到法貝路希。」杜勒滔滔不絕地說道:「蒙洛門前往荒地前,我卸任了大使,轉成了另一種大使——明面底下的——專門聯絡蒙洛門。蒙洛門對您積怨已久,如果您還記得他是如何吞食龍之地的話,我想告訴您那其實是個意外,真正的吞食龍之地並不是那樣。」

  杜勒再告知另一個壞消息道:「西國目前有兩個打算,前一個行不通,就會用後一個。就我所知,由於瑟菲勒不斷失敗的關係,我國已經開始想放棄第一個打算了。」

  「我明白了,這就是為什麼瑟菲勒.安迪拉大使永遠是那套說詞……只要我不接受,你們仍然有另一個方式能達到目的,對吧?」

  杜勒彷彿在說一個小玩笑:「西國就是那副德性,看透的人通常都不會太訝異。」

  「如果現任大使無法達成目的,你們會如何吞食龍之地?」

  坦圖卡仍對蒙洛門的所作所為沒有任何表示,令杜勒覺得這番透露非常無味,他背起雙手,嘹亮但清晰地敘述道。

  「由蒙洛門掌握所有火山的位置,埋入我國提供的爆破物,使所有獵物逃離,讓先龍們挨餓,成功後,西國秘密住紮在外海群島的軍隊會立刻開拔,拿下力所能及的土地,蒙洛門也會援手。」

  杜勒觀察著龍王,對方的姿態沒變,仍舊充耳不聞龍之地內有個叛徒。

  坦圖卡平靜地提出疑惑,跟平常會見大使一樣有耐心而且好脾氣。

  「所以要吞食龍之地的其實是貪狼。為什麼想要土地?東方的土地幾乎都屬於你們,龍之地沿海有天險,遍佈掠食者與巨獸,而且身處定點力場,科學在這裡也受影響。」

  言下之意:這裡根本不適合人住。

  龍能經由飛行,或依靠體型跋涉亥爾拓普,人儘管也能通行,卻需要好嚮導、好經驗、好裝備,好體力、還有好天氣與好運氣。

  退一步來說,就算擁有了土地,而且不使用北方海岸,定點力場永遠是巨大生物的棲息地,就算西人能做到全天候大範圍防守,他們主要依靠的科學在這裡卻不見得還能科學得起來,科技水準會嚴重倒退。

  杜勒彷彿已經說過很多次這樣的話,流暢地解釋道。

  「西土的土地已經不夠了,富人擁有的越多,剩下的人能分配到的就越少,而所有人都想要擁有財產,那裡已經不剩下什麼了。傳奇大陸無國家,有的只是一些聚集在一起的榮耀民族,荒野部族不具威脅,要應付的只有龍,而且……」

  說到這裡,他也不由得深深嘆息。

  「龍可能不知道,因為你們大概也不關心……龍之地中的地下資源很豐富,自古以來積累的動植物屍骸在地底聚集成寶藏,還有大量的巨樹能作為高級材料。東方已經什麼也沒有了,沒有礦藏、也沒有樹,那裡甚至沒有太多能用的水,不是被霸佔,就是耗盡或汙染。」

  所以就算有天險障礙、定點力場、不科學等等……也無法阻擋西人對傳奇大陸的窺伺,對他們來說,在龍之地能得到的東西更多。

  「西王只是想要這裡的東西,因為大量的寶地沒有主人。沒有主人,佔有就不會有爭議。瑟菲勒的出使只是聊勝於無的舉動,西王眼裡看見的是只要趕走畜生就能擁有的一塊大陸北部。」

  龍王沉默。

  法治過於完全的國家,在國外有個通病:就是太過文明導致框架過多,以至於經常用自己的標準來看待別的事物。

  即使傳奇大陸住著榮耀民族以及大量荒野部族,但在西王眼中,這裡只是一個住著原始人的蠻荒之地,未開發,更沒有誰握著這裡的地契。

  比起和自治聯盟溝通,西王認為「動物」更好對付。

  就像人想要一張椅子,如果上面有一隻狗,為什麼還要去請坐在另一張椅子上的人讓出來?狗不肯讓,踢開就是了。商量只是保留面子。

  杜勒還在繼續說著,眼中迸發出強烈的渴求。

  「只要暫時不讓西國得到蒙洛門的消息,他們就會繼續放任瑟菲勒出使,在這個期間,我們能做的事情就很多,而法貝路希也不會被西國暴露出來作為擋箭牌。」

  他往前幾步,朝龍王伸出手,話語擲地有聲。

  「我們可以幫助彼此,並用『暮光之約』作為保證!」

  龍王看著他,並沒有回應。

  好一會兒,他吐出的話熄滅杜勒燃燒的期盼。

  「我不會給你『暮光之約』,任何一位龍王都不會給你,那對我來說不是保證,是咽喉上的利牙。」

  杜勒緩和語氣說道:「我知道,『暮光之約』不是用在這種目的上,但是除了這個,並沒有辦法能保證我不會暴露蒙洛門,或是您不會對我見死不救。」

  「您需要我的幫助,我卻不見得需要您的幫忙。」

  龍王從臥姿站起。

  「如果只是要作為我們之間的保證,使用『暮光之約』是反其道而行,假設我們之中注定有一個會出意外,『暮光之約』反而會保證另一個也被拖下水。回去吧,這個話題到此為止。」

  暮光之約是龍在生命中可選的一道課題,與其他生命一同歷經時光,從對方的人生中學習,代價就是他們得處於相同的生命地位,直到他們約訂的期限結束。

  暮光之約間是一種毫無框架的關係,取決於雙方。

  能驅動生命的不是利益,是時光中的點點滴滴。

  坦圖卡不可能拿自己的性命壓在這個不平等的交易上,何況身為龍王便是放棄暮光之約的機會,他不能猝逝,至少在卸任前不能。

  「我不會暴露您,我希望您最好也別那麼做,如果您的記性沒那麼差,在你們登陸前,海裡的莫那應該給你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我們有合作空間,但給您『暮光之約』不可能。另外,我知道目前西國已經停止出使,西王如果要進行『第二個打算』,他會知道法貝路希並不站在他那邊。」

  坦圖卡更不會站在杜勒那邊,倘若西王打算進攻,那麼杜勒做什麼也沒用了,坦圖卡只需要組織龍群迎敵。

  而且杜勒不知道有大量的戰龍正在返回龍之地,少了蒙洛門的幫助,西王軍沒可能將龍群趕出龍之地並霸佔它。

  所以坦圖卡無求於杜勒,杜勒暴露黑龍,那麼坦圖卡也會暴露他,而最後黑龍依舊會活得好好的,杜勒卻要面臨叛國死罪。

  儘管坦圖卡不願意讓法貝路希落入那種處境,但他比杜勒輸得起。

  杜勒還沒放棄。

  「蒙洛門已經埋好所有的爆破物,我對位置略知一二……」

  坦圖卡嘆氣道:「但你並不會去引爆它們。」因為杜勒並不打算站在西國那側。

  杜勒太急了,沒有想通這個交易不平等。

  終於,杜勒最後的一頭熱也被沖淡了。

  沒錯……是他需要龍王,黑龍根本不是自己的籌碼。

  坦圖卡低聲勸道,略帶了點強硬,「去吧,回去與家人團聚,遠離硝煙與陰謀,我由衷感激你帶來的警告。」

  「我的確會離開,但我還會再來拜訪的——您需要我。」

  「願您看清道路所往。」龍王道別道。

  「祝您安好。」杜勒回以西禮。









  鏡中的臉龐上有一道傷痕。

  彷彿一個巴掌,斜劈在頰側。

  伊澤看著鏡中的自己,發現這個人與他記憶中的已經不一樣了。

  巴魯死了,他不知道自己怎麼做到的,但他孤身回到了馬骨商會,跨越龍之地、荒地、以及其他的土地,沒有帶上巴魯遺落的闊斧。它太沉重,伊澤只好任其被遺棄在濕漉漉的石塔邊。

  他帶著臉頰上的痕跡還有巴魯的死訊,倒在馬骨商會門口。

  斑斑也死了,牠和伊澤一起倒在馬骨商會門口以後,就沒有再睜開眼。

  作為蛋龍,斑斑透支了極限,伊澤忽然發現自己居然替一隻坐騎感到驕傲,別鬧了,一隻畜生?他為牠驕傲?

  一定是長途的痛苦旅程將自己折磨成這樣。


  「等你學會尊重動物就像尊重人一樣,到那時候,你也會贏得我的尊重。」


  巴魯咒罵自己的模樣歷歷在目,不停重播。


  「尊重不是用在別人身上,而是用在自己身上,如果你尊重的對象不包含人以外的生命,那就代表你根本沒有尊重這個品格。」


  別鬧了,他並沒有在尊敬斑斑,人是人,動物是動物。別說人跟動物了,觀光客跟荒野部族他同樣用不同的態度在應對。

  雖然巴魯也是對的,但這不代表自己是錯的,只是他們看事物的方式不同而已。

  伊澤確定自己會在這件事上變本加厲。

  反正巴魯死了,再也管不了自己想用什麼態度來做事。

  相信巴魯也會支持自己以馬骨商會少東的身分調查那個杜勒——那個殺死巴魯的西人——而且由於杜勒的關係,他也下定決心要把所有西人趕出傳奇大陸。

  馬骨商會將再也不接受與西人相關的生意,也不服務西土的遊客。

  伊澤手裡捏緊一封信,署名龍王坦圖卡,數日前到達,內容為通知巴魯的死亡,以及巴魯同伴的失蹤。

  龍王可能還不知道杜勒的存在,杜勒也不知道自己平安回到商會,自己開始報復西人與杜勒以前,必須做好萬全的準備。



  沒錯,萬全的準備。







上一章    回資料夾    下一章



我月底前要外出一陣子
所以就趕快先起跑吧XD
目前人住嘉義
徹底懷疑冬天在這個世界上死去...

《為龍》基本上會在網路上完成到第二集結束的文和草圖
因為我一直很想要重新修改第一集
所以第三集第四集寫完應該也會配合第一集修好之後再繼續放
基本上我一樣會創作得很開心只是你們都看不到耶嘿嘿嘿嘿

反正舊讀者大概都抓得到某種奇妙的更新頻率了..

然後我要說一下我個人其實沒有出版的大志030

但真的要問我創作是為了啥我也說不出個屁來
我只希望我可以把圖文弄到滿意,而不是有生、生了還不錯、就好了
我很享受用很多的時間待在創作狀態中,就像是我願意花很多時間吸兔兔一樣
貼文,與其說是成果發表,不如說是一種用來整理作品的最後一個手段
作品會越來越接近它在我冥冥感覺中的型態
我對故事的滿意度會追著當下的能力跑
所以常常發生回頭看見爛文筆所以受不了直接重寫的狀況=A=

然後我到現在竟然還有固定讀者我覺得這件事真的很神奇orz

如果我有東西要出版,通常都是因為有人想要實體書
網路作品變成實體作品拿在手上對我來說其實沒有帶來很巨大的感動什麼的..
一袋麥當勞還比較有可能

我花了幾年才發現這件事
當時我也以為我做這件事快樂是因為有人說有出版水準
以及有突然間爆多的讀者與GP
就像發生了一件莫名其妙的好事,所以才照著事態發展一樣走下去
但是我從去年逐漸發現不是那樣
我從小時候最常做的事情就是和人群隔絕,坐在位置上不停畫圖
自己一個人做著無中生有的事情,我很爽很平靜幾乎快要頓悟成佛
真高興我把這件事搞清楚了

如果要說發表後的成就感
大概就是我也成為了一種讀者
和大家一起看電影一起吃爆米花一起哭一起笑一起幹林老師奈德莉
出版除了只能讓我成為九把刀說的特種行業以外,基本上沒有任何我冀望的事情
仔細想想原因,或許是因為我已經有作品印在店家招牌名片上甚至是壁畫上,所以作品被印在紙上對我來說毫無任何衝擊力了吧...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29736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小說插畫||原創|恐龍|為龍DreamsComesDragon|芽豆靈

留言共 13 篇留言

小羊,喪失一半ed
麥當勞比較有感啊。這種東西本四蹄覺得買得起!

靈王有上台北,就請靈王吃吧!吃堡吃得飽飽!

02-17 15:18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熱騰騰的麥當勞拿在手上真的讓我開心到模糊QAQ
什麼要請我吃!!!! 我會像記仇一樣記在心裡一輩子喔?????02-17 15:20
你先示範看看
有固定讀者竟然會讓你覺得意外嗎w

然而我從頭看了3次,我還是不懂夢裡的辣個人是誰RRR

身為一個吃貨,能吃的跟不能吃的一眼就能選了(?

02-17 15:40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還滿意外的,更扯的是有人從國中追到大學(????
沒關係啦,法貝路希也不知道他4誰(幹

身為一個吃貨,我背我媽說過像動物,吃什麼之前都要先聞一聞
是說不聞一聞怎麼能確定我會吃到什麼呢?也許是發霉的麥香魚欸?!02-17 15:44
亞空
好可憐的壞人,但還是壞人
龍王就是這個人類 咬他!

看到圖才發現原來小黑在夢中會變回人
應該說他比較想當人

意外提到有某個聖騎士在的國家

疑OAO
暮光之約原來是一種極特殊會跟生命掛鉤的契約法術嗎

欸欸欸C4已經裝好了!?
不得不說西國的第二計畫聽起來有夠科學
除了蒙洛門似乎可以以一戰龍群這點

斑斑RIP. QWQ
快、弄個大計畫,把這群壞人狠狠的打回老家

個人是對實體書沒啥感覺派(歪頭)
建於訂閱通知功能的存在要當個死忠粉絲並不難?

然後先別提第三,四集
人家說那個番外的第三篇呢_(:з」∠)_

02-17 15:59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法貝路希在夢中一直都是人型
因為那是他對自己的認知
而且第一集開始就有提過他在夢中是人型(不過那也太久了所以不能貼卸責任啊我#

主要是因為西國本身就是以科學為主的國家
如果以法術為主,那麼C4就會變成法陣了(?
蒙洛門一個可以打全部:D
但我不說坦圖卡怎麼辦到的

喔喔喔我說的讀者是在我使用巴哈之前就存在的喔XD!
雖然我也不記得我那時候是在那裡連載的了
可能是鮮鮮

啊俺聽不懂中文_(:з」∠)_
02-17 16:06
SharkTaur
恩...看完這章 我忘記上一章說了啥w

02-17 16:21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大家都用重看一遍解決這個問題(被拖出去02-17 16:23
嵐楓
我對為龍的印象還停留在法貝路西勇敢跳崖飛向樹林候就不見了><

所以暮光之約是…一方死了就會一起死?
有點不懂XD

02-17 17:20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聽起來是《蝕光入暮》的前半段XD 就是上一章

暮光之約後面會比較清楚
是一種「一起位於同等的生命地位」的承諾
範圍意義比較廣,要看雙方是什麼情況
我不喜歡同生共死,那個毫無意義
所以這邊是以生命地位來做出發點的設定02-17 17:39
讓我看看
總覺得感想都被說完了,那我只好說我想被舔(喂

02-18 02:53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不大好吧龍舌頭有倒刺欸(!02-18 03:22
讓我看看
那只好想像自己...有一層厚毛?

02-18 12:00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還有肉爪爪>///<02-18 12:10
讓我看看
直接是一隻貓了嗎?讚(*゚∀゚)b

02-18 12:15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或一隻鸚鵡!!!02-18 12:18
讓我看看
鸚鵡也很讚!一層一層疊起來的羽毛,想逆著摸(會被咬

02-18 12:21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沒逆著摸過,貓倒是有,可是看起來超不在乎QQ02-18 12:25
讓我看看
我有被寵物店的鸚鵡咬過w 警戒心超高,手剛伸過去就被攻擊

02-18 12:29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我完全不敢伸手,無法接受被嫌棄QQ02-18 12:34
讓我看看
被寵物店的嫌棄很正常啦,畢竟根本不認識w 不過我希望以後能養一隻鸚鵡(*゚∀゚)

02-18 12:39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希望養鸚鵡+11111111 可是這種鳥中二哈太貴了……02-18 14:44
讓我看看
其實我覺得養什麼都貴T^T 注定貧窮的未來_(´ཀ`」 ∠)__

02-18 14:59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真心推薦你玩偶,一隻可以抱幾十年(幹02-18 15:16
讓我看看
我有好多隻,看來可以用一輩子XD

02-18 15:21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渣(欸02-18 15:3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2喜歡★hachiken102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為龍》讀者起跑姿勢請準... 後一篇:[達人專欄] 《為龍2:...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b50149大家
繪圖創作更新囉~歡迎大家來看看~ :D看更多我要大聲說8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