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旅途尾聲與你久別重逢(中)

作者:西嘎歪斯斯│2019-02-17 13:40:45│巴幣:4│人氣:50
  無數個黑夜,一個身著黑衣的女人手提行李,獨自翻山越嶺,沿著溪流徒步前往峽谷。每一個夜晚她沿途欣賞風景,偶爾她會思索是否踏著那名旅人的足跡前行。

  『大半夜還以為是哪來的妖魔,差點嚇飛我半條老命。』

  女人心裡疑惑不說,這守山老人早已沒有剩餘的半條命可以被嚇飛。

  『晚安,因為不願錯過適合觀賞瀑布的時間,所以連夜趕路。』

  『一個單身女子大半夜參觀瀑布?唉,好奇心會害死人。』

  『嗯,這麼遠的距離還能感受到瀑布奔騰氣勢。』她光是說話的聲音就要被遠處壯闊聲響所壓過。

  『哈哈哈,這可是世界上最雄偉的瀑布!』老人捻著白鬍鬚自豪大笑。『妳可不能繼續往前進,去年山崩阻斷溪谷的通路,我駐守在這裡就是要制止像妳這樣衝動的年輕人。』

  『那麼您見過一名褐色眼珠栗子色頭髮,年紀大約25至35歲左右的旅行家嗎?』

  『是那個勇敢的年輕人嗎?我還清楚記得他在山崩的隔天來到此地,跟著我一塊背著糧食和水,不畏艱難前往溪谷尋找生還者。上天是眷顧他的,後來他平安救出兩個人下山。』

  『我認為您才是最勇敢的人,獨自守在深山,不會害怕嗎?』

  『哈哈哈,活上大把歲數,住在荒山野嶺,還有什麼事足以害怕。』

  她已有許久不曾與人開心交談,喜歡開懷大笑的老人彷彿與逝去的家人影像重疊。

  『妳尋找那個年輕人做什麼?』

  『必須帶他回家繼承家產,否則那些親戚即使剩一銀幣也會毫不留情瓜分吧。』

  老人露出同情的目光。『我還猜那個熱心的小子是傳教士或醫生,原來是有錢人家的兒子。旅途中你們絕對錯過了,唉,世界廣闊就妳一個真要找人也難。』

  『我有的是時間。』

  『哈哈哈,妳還年輕不了解人生有限。唉,說這些妳也不懂,我幫不了忙,祝福妳早日找到他,早點回家。』
 

  夜晚的市場像廢墟,只有水溝鼠和小偷肆無忌憚流竄。

  女人皺起眉頭表情嫌棄,住在城堡養尊處優多年,市場的骯髒和惡臭令她難以忍受。如果不是線索斷了,原本不願意重回這樣的厭惡的地方。

  『這股臭味我居然有懷念的一天。』

  兩隻瘦弱的小貓正合力獵殺一隻凶狠的肥碩老鼠,數道白色目光在徘徊等待,查覺到女人走過,紛紛轉而緊戒。兩隻小貓成功殺掉老鼠,迅速的分食後跑離現場。

  『嘿,站住,女人!』

  這人話還沒說完,親眼看見搞背後偷襲的同夥倒地,鮮血從他的脖子噴出來。另一個搞偷襲準備下手的同夥也同樣下場。

  『啊巫婆!別吃我!』這人嚇傻抱頭求饒。

  『誰是巫婆!』

  女人滿腹怒氣無從發洩,一腳踹倒他。

  『找不到到處……有點錢、又像傳教士的臭傢伙!』

  『妳抱怨的傢伙我好像知道,是不是一個褐眼栗子髮色的老傢伙,我討厭他的笑容。』

  『別想活命所以騙我。告訴我,他在哪裡?』

  『打聽消息總給點酬勞吧……

  『跟你的同類一樣,送你一張通往地獄的門票如何?』

  『饒命哇!我最後一次見到他是去年春天。只有他願意治療生病的窮人和礦坑女人,所以很受到那些女人喜愛,她們一定知道他的去處。』

  女人臨走之時不忘再踹他一腳。

  礦坑的廉價香水味更難以用惡臭形容,刺鼻的氣味讓她頭昏腦脹。密閉空間瀰漫煙霧,她忍受想嘔吐的感覺找到旅人曾經同居的對象。

  『新來的?』風韻猶存的中年妓女打量她。

  『不是。』

  『滾遠點,這裡不是妳該來的地方。』

  『我要向妳打探一個人,我有錢。』

  她將一小袋金幣丟到妓女手邊。她的動作引起周圍無事的妓女們注目。

  『我找一名褐色眼珠栗子色頭髮的旅行家,認識嗎?聽說他有一段時間跟妳同居過。』

  『是他啊,少有的好男人,穩重英俊,尤其笑起來的模樣實在迷人。他是妳的愛人還是仇家?』

  旁邊的妓女發笑,她不以為然。

  『不,我從來沒見過他。』或許也不認識現在的他。『我對這人沒有特殊情感。』

  『沒有原因我也沒義務告訴妳。』

  『我………
 

──────────
 
  「等一下!這次變成旅行經歷小故事串燒嗎?而且內容還超短!」學藝股長再度出口打斷故事進行。「城堡主人裝死旅行是為了尋找某人,而這件事是從城堡客人那裡聽來的嗎?」

  「不愧是最聰明的學藝股長,沒錯。」因為跳過城堡那段,班長只好隨便掰幾個故事來講,果然被發現破綻了。

  「要你挑重點講,誰要你省略內容。」衛生股長不高興地拍桌。「為了某人踏上旅途,感覺就像戀愛前兆,所以給我講清楚。」

  「呃………」班長一臉為難,很想明講這不是什麼戀愛喜劇番,又怕觸怒她生氣。

  「哪裡像戀愛啊?」康樂股長直接露骨的表現嫌棄。「會裝死、拋棄貴族身份、獨自旅行找人,擺明只有一心復仇的人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

  「嗯………」班長很想同意此想法不遠矣,卻又忍住不敢表達。

  「隨便啦,班長講個故事拖時間而已,幹麻這麼較真。副班長和風紀股長到底來不來呀?」總務股長眼睛盯著手機,無聊的不曉得該做什麼。

  「總務股長,不好意思,冒昧請問一下。」班長有個問題憋在心裡一直想問,也有被拒絕的打算。「你為什麼一直在看手機?」

  「喔,我在查你講的故事來源。」

  「你找呀!找的到才怪!」

  「喔,所以這是你自己想的還是親身經歷?」

  「………親身經歷也太奇怪,當然是別人那邊知道改編。……我還是回頭講城堡的劇情好了。」
 
──────────
 
  住在城堡裡分不清白天夜晚,大雪持續下了四十多天難以外出。城堡客人打了大呵欠,被單一色調的灰牆包圍,呼吸抑鬱的空氣,讓他時常入睡時惡夢連連。比起日漸憔悴疲憊,更重要的事情,他變得每天必須思考晚餐時該提供什麼樣的故事。冬天很漫長,若是故事竭盡或領主不再感到興趣,難保到時候不會發生什麼事情。

  他憂慮的那天還是到來,他已經將一路上的所見所聞和所知道的故事全部講完了。

  他兩手抱著頭陷入困境,一時不慎撞倒行李箱,裡頭的私人物品散落在地,其中一顆金色蛋形球滾至床底,他急忙伸長手臂在床底摸索,撿回後才鬆口氣。

  『幸虧烏雞在那個奴隸詛咒之前下蛋,可惜沒多生幾顆。』他躺在床上把玩手裡的金蛋,想著還有什麼事能講。『對了!我還能講從別人那裡聽來的故事!』

  當天晚餐,減輕焦慮的客人神色略顯光采,開始講述他提供的故事。

  『尊貴的女士,我輾轉各地貿易期間路過一座城鎮並且短暫停留休憩,在餐館邀請了一位青年共桌同食,他告訴我說他時常反覆做相同的夢,夢境真實到像是自己另一個人生。』

  『他做了什麼夢?』城堡主人似乎對她酒杯內的酒更有興趣。

  『從前有個坐落於山谷的小村莊,那裡有戶貧窮人家,丈夫從軍多年未歸,留下家中病弱妻子和年幼兒女。兒子從小便發覺到自己的紅髮跟母親的褐髮和姊姊的黑髮不同,他隱約猜到自己或許與家人並無血緣關係,但是兒子深愛家人,他想盡早長大賺錢為母親買藥治病,以及更多麵包讓姊姊吃飽。後來村莊發生瘟疫,疾病蔓延非常快速,染上疾病的人幾乎都死了。』

  框啷!黃金酒杯掉落在地,客人受到驚嚇閉嘴,他懷疑看著紅的不似酒的液體在石質地板擴散。

  僕人連忙上前清潔,女主人拒絕更換被潑濺到的裙擺的服裝。

  『一時不慎手滑糟蹋了美酒。別因此擾亂晚餐興致,請繼續講下去。』

  『……依您所願。兩姊弟的母親也死了,年幼的他們跟隨活著的村民逃出村莊。一路上並不順遂,為了躲避重重防疫關卡,兩姊弟逐漸和村民走散,幸運的是他們逃過所有追捕,躲在貨車內進入城市。不過城市生活充滿競爭,您或許不能理解,那樣的孤兒最終是底層的害蟲。說好聽點,他們彼此扶持聯合,幹些小偷扒手的勾當生存,照樣長大成人。』

  『真可憐,我的領地可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告訴我夢境的青年談吐有教養,應該有受過教育,夢見底層小人物還真讓人感到奇怪,但是接下來夢的內容更離譜。青年說在他的夢中,弟弟似乎是被遺棄的國王私生子。』

  『……王室私生子?太不真實了。』

  女主人斥之以鼻,有些時候客人會刻意誇大劇情,增加故事的有趣性。

  『本來就是場夢,但在當時那名青年說的煞有其事身歷其境一樣。青年說他在是夢裡的弟弟混入市集的人潮裡扒竊他人財物,卻突然被衛兵逮個正著,關入黑牢。這可是死牢,從來沒人活著出來,弟弟蹲在暗無天日的牢房,心裡怕得要死,又擔心外面的姊姊的情況。很快地,他被轉移位置,過程中他被蒙上眼,感覺車子顛簸很長一段時間,隨後被帶至潮濕悶熱的地方。』

  『他被帶至何處?』

  『一個拷問犯人的密室,桌子和地上擺滿各種刑具。』

  客人注意到女主人咬牙切齒的異態,他反而嚇了一跳。

  『粗俗殘忍話題也許對您太過刺激,還是先休……

  『不,我想聽完這個人的夢。』

  城堡主人恢復回優雅從容的態度,泛白的嘴唇勾起完美弧度,催促故事進行下去。客人緊張的冒出一身冷汗,生怕出錯。

  『……因為從小在市井長大,皮肉傷對他而言是家常便飯。真正讓他氣憤的是一旁下令、與他年紀相仿的貴族。持續折磨數日後,一名老婦人偷來鑰匙前來救他,老婦人說他的長相像國王,開始痛哭懺悔,他才明白那個貴族非得將他折磨至死的原因。』

  『呵,優柔寡斷。如果害怕身世曝光,早該一刀殺掉。』

  此時,晚宴對談被突然中斷,管家緊急呈上信件。在客人看來冬天裡送來的信件必定十萬火急,他關切窺視主人的反應,當她看著封口火漆的紋章,竟逐漸恢復平日的蒼白膚色。

  客人無權得知城堡領主的工作事務,城堡內依然寂靜,但他很清楚有大事發生。過了一天後的隔日晚間,在僕人帶領下來到會面室,依舊只有一名身穿純黑葬服的年輕女人坐於主位。他有些眼花,宛如自己是第一天來到城堡的感覺。

  『雪停了。』城堡主人說話。

  『當然氣候是的,尊貴的女士』他發覺到說話語無倫次,急忙閉上嘴。

  『昨晚的故事停在那個弟弟從老婦人口中得知身世,還有後續發展嗎?』

  『噢與那名青年的談話到此為止,他說夢境裡的弟弟掙脫枷鎖後立刻推開老婦人逃出牢房,對突如其來的身世感到厭惡,一心只想回到他的家人身邊。』

  『挺好的……

  『……………

  室內的沉默令人發寒發抖,壁爐乾淨的沒有一點星火殘渣。

  客人不敢輕舉妄動。他猶如刀俎下的魚肉。

  最先做出動靜的女領主轉頭,彷彿她看得方向並非壁爐,而是近於咫尺的相鄰敵國。

  『明年春天帶來的不是萌芽的生命,而是死亡的旗幟。客人啊,趁早回故鄉吧,否則提前通往的是地獄的道路。』

看更多投稿作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29730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久別重逢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sandy4343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旅途尾聲與你久別重逢(上... 後一篇:旅途尾聲與你久別重逢(下...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velna大家
小屋更新了《與狐妖的同居生活》介紹文章,對視覺小說遊戲有興趣的話,歡迎來看看哦!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5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