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旅途尾聲與你久別重逢(上)

作者:西嘎歪斯斯│2019-02-17 13:39:18│巴幣:4│人氣:60
  「呃不然我們先開會?」

  「人還沒全到齊耶,班長~」

  康樂股長無聊的趴在桌上。班長一臉無奈,看著教室除了他和康樂股長外,還有滑手機的總務股長和寫筆記的學藝股長。

  「沒人?就這些人?來個人理我啊啊啊?」總務股長頭也不抬,用冷漠的口氣說出班長內心話。

  「乾脆散會,我答應幫忙籃球社下個月的聯誼賽,我要去練習~」康樂股長拒絕乾等,不斷表達訴求抗議。

  「可是老師說………」班長很是為難,雖然也不想開什麼會。

  晚到的衛生股長走進教室,表情有些驚訝。

  「我以為會走掉一兩個人,想不到你們這麼乖。」她的眼神飄向康樂股長。

  「只有妳嗎?風紀股長他們呢?」

  「老師需要有人幫忙搬資料,所以我負責回來說一聲他們會晚點到。」

  「老師怎麼這樣,他不知道今天………

  「學藝股長妳在寫什麼,這是劇本嗎?」衛生股長被學藝股長的筆記本內容吸引,感興趣的湊上前看。

  「嗯,想了幾個主題,就是缺少靈感寫不出內容,如果有更多空閒時間可以讓我靜下來寫會更好。」學藝股長想安靜地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

  「我很少在學校看妳做念書以外的事情,原來妳還有這種興趣。」康樂股長也因為好奇換作更靠近她的位置。

  「我住的社區舉辦老人活動,雖然說服務對象是老人,但是我們那裡每年全家攜家帶眷來參加活動的也不少,所以表演項目都很多元。基本上只要有才藝就能報名演出,像我參加青少年志工團,今年決定演戲,由我負責寫劇本。」

  「妳的國文考試每次都滿分,一定可以寫出劇本。」

  「……………………盡量啦。」

  「妳太主觀了,寫劇本靠的不是成績好不好。」

  在三人因為寫劇本爭論不休的時候,被冷落一旁的班長支支嗚嗚想插入話題。

  「那個各位不然我們先開會好不好?」

  「既然副班長她們不在那麼我們坐在這裡幹嘛?」學藝股長臉上又深又黑的熊貓眼看起來比平常凶狠。

  「只是日常開會,一定沒重要事情。你不是也嫌麻煩,乾脆就地解散。」總務股長低頭滑手機,似乎在傳訊息確認後續行程。

  「散會囉~」康樂股長書包早就收拾好,單純的迫不及待想走。

  啪!班長著急無腦的拍響桌子,頓時所有人全都安靜注視他,他尷尬的想率先掩面逃出教室。

  「不然……我知道有個故事或許符合學藝股長的需求,就當作是參考,邊聽我講一邊等他們過來,好不好?」

  學藝股長的表情無動於衷,但看到班長求情的可憐樣,決定給個機會。

  「我正好沒靈感,聽聽你的故事說不定有意外收穫。」

  「好吧,我只等15分鐘,很寶貴的。」

  「最好要有浪漫愛情故事,不要講廢話。」

  「快點講完快點散會吧。」康樂股長手抵住下巴,一副興致缺缺的模樣。

  「應各位的要求,小人我就快速簡短的說一個錯綜複雜曲折離奇的故事,維持不冷場的狀態。」

  「你剩14分42秒。」總務股長的手機畫面在倒數計時。

  「很久以前,兩國邊境交壤處聳立著一座城堡。城堡主人統治著一片廣大卻貧乏的領土……

 
──────────
 
  某一年的冬天,在下雪的第五天傍晚,短暫日照將要結束的時刻,城堡迎來了一位避冬的客人。這人曾作為陸軍軍官,退役後輾轉各地經商,因收到家裡母親病重的書信,於是匆促將業務託付給信任的朋友,便獨自千里迢迢趕赴故鄉。

  僕人帶領客人來到會面室,唯有一名身穿葬服的年輕女人坐於主位。

  『我是這座城堡的主人,歡迎你,遠方的客人。』

  『尊貴的女士,感謝您的慷慨。』 客人懷著感激之意鞠躬致謝,他抬頭時視線看見她蒼白的下巴上勾起單薄鮮紅色的嘴唇。

  『我們這兒冬夜漫長,等到積雪融化時在離開吧。』

  嚴冬比往年提前到來,城堡外大雪肆虐,年少離鄉背井的客人回憶起家鄉的冬天,慶幸因積雪被困動彈不得之際,能夠被城堡主人接納。稍早僕人前來吩咐,主人希望今晚一同共進晚餐,所以他稍作休息後,穿上正式服裝前往餐廳。

  『城堡內的走道比我想的複雜啊,應該先問清楚餐廳的位置。』

  迷失於建築內的客人沿著放置燭火的走道行動,但是越走他感覺偏離了方向。突然有一陣怪異的風吹拂而過,燭火忽明忽滅,他剛興起是否有窗子沒有關緊之際,整排走道被木板釘死封閉的窗子喀拉喀拉作響,就像有外力正試圖破窗而入。他心生懼意,緊張得生出一身冷汗,心裡罵了幾句髒話,取下架子上的燭盤後往遠離窗戶的通道跑走。

  等他回過神來,早已記不清胡亂逃跑之後的位置。周圍漆黑無比,靠著只有一肘範圍的火光照明,他還是能猜測這條長廊通向某個重要房間。

  歷代領主的肖像畫皆陳列於此,這個家族統治這塊土地很長一段時期,近代的統治者中曾經出現過女性,他照亮的畫中人物與現任女領主的相貌依稀相似。

  『原來你走到這來了。』

  他的頭皮瞬間發麻,急忙轉身看見城堡主人手持燭燈站在不遠處。

  她走近看向客人所站的位置的畫像,閃爍燭火照亮她半側蒼白臉孔,嘴唇依然鮮豔。『這位是我的祖母,在戰爭中失去所有家人,作為唯一血脈繼承爵位。而我,不止容貌相像,連同命運也如此相似。』

  微弱鈴聲似乎從遠方傳來。

  『晚餐時間到了,隨我來。』

  客人跟隨著城堡主人的腳步緩慢移動,走著走著焦點只放在前方的一縷光線。他曾經拜訪過其他古老城堡,但從未如此深陷其中的感覺。

  『請坐,別客氣。』

  客人愕然清醒,耳邊還停留主人的吩咐,不加思索的坐下,才驚覺自己已經坐在餐桌旁。眼前的烤豬香氣四溢,旅途奔波的勞累也無法提振食慾。僕人們陸續端上麵包生菜和湯,並斟上葡萄酒。

  『鄉下地方粗陋不比都市講究,但美酒是最頂級的。』女主人優雅的轉動黃金酒杯,杯內流動的葡萄酒的顏色如同領主的嘴唇般鮮紅。『我自出生起未曾踏出領地一步,你就來說幾個旅行途中遇到的經歷或趣聞。』

  『都是些軍隊和市井行商時碰上的事,過於粗俗恐怕讓您心生不悅。』

  『無妨,正是未知的事物才能感到有趣。』

  『那麼我說一個在我退役前發生的趣事。當時我跟隨軍隊派駐海外,駐紮地鄰近的村落有種特殊的財產,幾乎家家戶戶都圈養著一種全身羽毛和皮肉皆烏黑的珍貴鳥禽類,肉質鮮嫩美味,當地人稱呼這種鳥禽為烏雞。他們相信飼養烏雞能夠帶來金錢和富裕。有一天村落發生騷動,原來是村裡最富有的人所飼養的烏雞缺少一隻。勤奮的奴隸表示沒有偷竊,但是嫁至外地回來探親的女兒和女婿一口咬定是奴隸所為。』

  『該不會女兒和女婿誣陷了奴隸偷竊主人的財物。』

  『是的,聰明的女士。招架不住嚴刑逼供的奴隸對著信仰的神發誓,若他誠實的人格遭受曲解誣陷,那麼烏雞再也產不出純金蛋。這一番誓言讓富人氣得暴跳如雷,當場將奴隸殺害。』

  『那麼烏雞真的能產下純金蛋嗎?』領主微笑著喝了一口酒。

  客人搖頭聳肩,帶著戲謔的口吻往下說,『這件意外驚動了我的長官,不顧當地居民集體反對強徵所有烏雞,想當然最後生出的都是普通的蛋,開膛剖肚檢查結果也不變。如果世上真的有生出金子的家禽,我倒是想養一隻呢。』

  『有趣的故事。但比起神奇的金蛋或美味的家禽,還不如我的莊園能夠種植世界上最甜美的葡萄,釀出最棒的酒。』領主黑色雙眼炯炯有神地看向客人,她舉起盛裝紅葡萄酒的酒杯,『期待明晚你所講的旅行見聞。』

 
──────────
 
  「等一下!這是要講一整個冬天嗎?一千零一夜的既視感?」學藝股長難得出口吐槽。「我再缺靈感也不需要這樣的小故事串燒,雖然我知道你立意良好。」

  「因為妳沒說想寫哪方面類型的劇本,我只好每一種都講一遍,總會有喜歡的。」班長眨眨無辜的眼睛,可惜對眾人毫無任何效果。

  「我以為你只是講來殺時間,想不到是認真幫助同學。」總務股長扶正鏡框,以為是自己搞錯。

  「挑重點講,好嗎?」衛生股長兩手托著臉頰,百般無聊的模樣。

  「好吧,應衛生股長要求,我就跳過每晚講故事的階段,只挑重點講。」

  班長偷偷抹一把額頭汗,應付這些同學真難。

  「剛剛有提及到兩國素來不合,在春天雪融的日子裡,邊境開始發生紛爭械鬥,從小規模演變成大規模戰爭,土地來不及播種就變成戰場。然後年輕女領主親自領兵抗戰,為國捐軀。不過她其實謊報死亡,以便脫離貴族身份獨自踏上旅程。」

  「該不會這是一個女領主聽了好幾晚的故事之後,轉職當冒險者的故事吧。」康樂股長一語道破這個故事的重點。

  「當然……不是!」班長趕緊澄清手持巨劍挑戰巨龍的女冒險者畫面。「好了好了,專心聽我簡短精闢講下去。」

  看到總務股長又再滑手機,班長感覺壓力倍增,不曉得倒數計時還在不在,為什麼風紀股長還不快點來,好讓會議開始進行然後散會。

 
──────────
 
  半夜村子的狗一隻接一隻的嚎叫,旅店的大門碰碰碰響起。旅店老闆被吵醒後匆忙穿上外套,生怕吵鬧吵醒其他旅客,穿越大廳走到門邊拿下木栓。

  『大半夜的是誰呀?別敲啦,我這就開門。』

  『您好,因為路上馬車受損才耽擱時間,能夠借宿一宿嗎?』

  店門口一股冷風掃入,老闆直打了個哆嗦,腦子裡瞬間睡意全無。一名身著像喪服的黑衣女人,手提一只皮箱站在門口,若非她那一身漆黑服裝襯托出皮膚的蒼白,真以為她融入黑夜之中。

  『住宿是吧,進來。』

  得到老闆的應許,女人踏入早已收拾整齊作為旅客休憩吃飯的場所。

  老闆隨意從桌子搬下張椅子。『妳先坐這兒吧,我燒點熱茶給妳暖身子。』

  女人安分的坐在椅子上,靜靜的等待老闆的備茶,同樣被吵醒的旅店老闆娘準備幾盤冷菜,招呼半夜到來的旅客。

  『瞧妳的模樣肯定是受過教養的小姐,怎麼獨自外出呢?』雖然老闆娘心知不便探究客人隱私,但年輕女子半夜遊蕩實在令人不放心。

  『我為了尋人而來。向您打聽一名旅行家,他有褐色眼珠栗子色頭髮,年紀大約25至35歲左右。他長年遊歷各地,因為難以聯絡,所以我只得出門沿著他的途經之路一一尋訪。』

  『記得記得,我們家的大恩人怎麼能忘記呢。』老闆娘心情激動,對那名旅人感謝有加。『一年前我的三兒子加入商團前往王都行商,想不到商團中途被盜賊襲擊。當我認為我的孩子凶多吉少時,那位旅人有如神明的使者將我的孩子送回我身邊。』

  旅店老闆陪同下,他的三兒子拄著拐杖走出。她立刻發現到獲救兒子的右小腿被義肢取代。

  『你的步伐很穩健。』

  『謝謝,這一年來我持續在復健,現在可以做簡單的打掃工作。』他溫和的面容透露出堅毅與勇氣。

  『我們夫婦倆非常感激那位旅人帶回我們的兒子』

  溫柔的旅店老闆一家人相互扶持的畫面,溫暖的屋子,她的腦海湧現曾經擁有的溫馨記憶。

  『他送我回家的途中聊了許多事,他說這趟旅程主要尋找一個黑發黑眼的女孩,而妳也在尋找他,看來他想找的那名女孩就是妳了。』

  『……他還有對你說些什麼事嗎?你們有聯絡嗎?』

  『峽谷,他買了張地圖向我打聽去峽谷的路線,我想他應該是去參觀大瀑布。很抱歉,自從他離開後我也沒收到他的消息,希望你們可以順利找到彼此。』

 

看更多投稿作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29730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久別重逢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sandy4343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暖冬與桔梗花的記憶(下)... 後一篇:旅途尾聲與你久別重逢(中...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klra717大家
邊緣人更新,邊緣人自推。黑暗奇幻小說《魔王傳》於小屋更新,趕緊來大聲公刷一波存在感。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1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