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9 GP

[達人專欄] 【1?萬】《燃夢》 11 他的夢 (1)

作者:梗│2019-02-16 18:18:24│贊助:18│人氣:191
***
  四分鐘。

  「很久以前有兩個人,在一所大學遇見。」知揚緩緩開口。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七年前。

  一個私立中段大學的學生,因為覺得參加影視藝術類社團會有較多認識漂亮女孩的機會,而報道社辦的第一天。

  但是他遲到了,是最後一個報道的新生,那時連自我介紹都已經結束了。
  到達社辦的時候,裡頭卻只有跟自己懷抱相同想法的人,一大群徒有汗臭味的棒子學長或是棒子新生,讓他第一時間就想回宿舍找間浴室打打手槍。

  而他轉頭一看,卻發現角落裡有一個身影。
  還有一個人,男人。

  他靜靜地坐在一個角落,杯子裡裝著冰開水,看著從社辦上挖出來的一杯影視技術類書。

  津津有味地看著,一語不發。
  他就維持那個姿勢,在場只有男同學跟學長,他那副模樣不像是裝給誰看。
  而且說起來因為長相還有黑眼圈的關係,這構圖跟文青或是儒雅毫無干係,就只是一個重考型死宅男形象。

  杯子裏的水喝了一半,據說這是第四杯。
  聽說他是第一個報道的新生。


  「一個人是一個普通的家庭,從來就不相信大家都不相信的學歷而去努力,理所當然的也考上一所不怎麼樣的大學。」知揚乾乾的笑著。


  雖然他確實這麼相信,而這確實也是個事實。
  但是同樣的也不能否認,這個事實只是他逃避現實的藉口,並不是為了追求什麼而放手一搏的取捨。

  九成九的人都是這樣。
  但有微乎其微的人卻不是這樣。

  至少『他』不是。
  那時在社辦,他第一次看見『他』,就感受到自己活著十八年所累積的窩囊。

  而他只是翻了一頁書。
  那是如此讓人屏息,從未見過的專注。


  羊羽靜靜地聽著,眨了眨眼。
  他是一個很強的導演,更之前是一個很好的觀眾, 而這是一個故事。
  一個不只是寫出來,拍攝出來的事。


  「另一個人,後來才知道他原來是台灣一個大型商務財團總裁的兒子,因為跟家人鬧翻了,背井離鄉到這個對他而言三流的大學註冊。」知揚笑笑。


  更之後熟了點,他第一次問了問那神奇的同學以前的事。
  他永遠不會忘記那一天自己瞪大的眼睛,那神奇同學的分數對他而言,就像是神話故事裡頭雲端裡的主角。

  如果他自己能考到這種分數,自己就會填了個醫生或律師,唸個五年書或是七年書,進入一間大法院或是大醫院做事;十年辭職,開了一家小診所或是事務所,交了幾個女朋友之後透過相親娶了個老婆,生兩個孩子買一間房子;繳著不算嚴苛的貸款看著賓士或是奧迪的型錄,想著要投資哪支股票才好的煩惱,盤算五十歲退休四處出國。

  這就是臺灣,中後發展期國家都有的毛病,特別是亞洲中後發展期的國家:在學生時代告訴你要踩在別人頭上,出了社會投入戰場後才要你學著不准去冒險,有錢平淡賺沒錢平淡過活的生活。

  把所有人變成醫學系的形狀,再想辦法弄到手鐵飯碗,這個島國九成九的人都一樣。
  真要說起來也真的絲毫不可恥,這只是一種選擇,行得正坐得直開心健康就是一生最珍貴的事情,只是說大家都一樣是乏味了點,但也沒什麼。

  可他不一樣。


  「那個人的說法是,一旦他按照他父親的期許,能念的科系非工即商;一旦付錢的人是他的父親,他父親當然就有超越一切的正當性要他按照自己的期許,他或許是有個任性的人,但絕對不是一個無理取鬧的人。」知揚想起那時候,生無大志也無所事事的自己,第一次聽見這些時的神情。

  羊羽一愣。




  「年輕人,好好的醫生不唸,幹什麼來這裡?」一個工作室的老師傅蹲在地上,咬著便當上那塊刀工精湛,薄得嚇人的偷工減料豬排。
  「因為二十年後,世界上可能會出現一個延畢一年畢業勉強,好不容易拿到職業資格但是醫術欠佳,一輩子上班下班的三流醫生。」那年輕人坐在椅子上寫著一份手稿。

  那是個電腦還是奢侈品的時代。
  但年輕人的老家就有電腦,兩台。

  可年輕人不在老家,再也不在。
  所以他拿著紙跟筆,每天都笑著拿著紙跟筆。
  上頭的文章不是八股,不是洋文,不是數字或是物理結構,不是醫學類的知識,不是試卷習題的默寫。

  「或者是很糟糕的剪接師傅,很平凡的節目製作組成員,也可能出現一個很了不起的電影導演。」而是劇本——




  ——那遊民兄,缺不缺工作?」羊羽勾起嘴角,真是有意思的一個人。

  原來那時候那種熟悉的感覺,是因為這個背景嗎?


  「一旦他填了正規的影藝大學,沒有自小受過相關培訓的他能不能考上是一回事,考上了他的生活圈依然有太多勢力和他的父親有所交集。」


 在一片勁戰以及Jet-Power裡頭,每個新生都用家人給的大學禮物,載著物色的女孩遊山玩水。
  唯獨他一個人,每天都在煩惱下一次車檢怎麼跟環保署開戰,排氣管又繼續噴出跟世界上所有環保團體對抗的黑煙。

  他微笑。


  「所以他決定,來一所絕對在他所有人生可能性外的學校開始,打工賺錢,學貸自付,假日最大的消遣就是去無限續飯的火鍋店吃四個小時,騎的車是隨時會爆炸的章魚。」知揚想起那四年。


  羊羽想起一個用賓士代步十八年的十八歲年輕人,頭一次一整年都跟腳踏車為伍的歲月。
  幾十年前的那一天,自己腳上的水泡破掉的感覺。

  他甘願。


  「他想當編劇,一個一炮而紅的編劇,打從一開始他就沒有循序漸進的選項,他不能攀關係,不能走正軌,不能賭他爬到某個高度被世界看見頭角,卻被一顆飛彈打下來的風險,他賭不起。」知揚的淚水流了下來。

  數十年如一日,那一天的風景恍如隔日。
  說出這件事時他的表情,是那麼的輕描淡寫。

  是那麼簡單,卻又那麼穩固的一張臉。


  「做這個決定的他,十八歲。」是了,他跟自己同樣的年紀。

  十八歲的自己,想著課表怎麼配可以少一點早八,想著探學長的口風哪個教授是場地雷,想著哪個課外選修比較多正妹,通識課又該選個怎樣的座位,想著明天吃什麼。

  而自己的十八歲初,高三升大學最大的煩惱……

  「十八歲時,我生活的一切,就是買一台i-Phone顯潮,哈哈哈。」知揚怎樣也忘不了,遇見他的那個晚上,自己第一次為了自己的一切,感到是那麼的,丟臉。


  沉默。
  羊羽只是直直的看著知揚,沒有任何表示。
  每個男人第一個成長,就是認清自己的沒用,世界到底不是繞著自己走。

  但是成長的代價很痛。
  一語不發才算是憐憫的那種,只能當事人承受的痛。

  知揚嘆了口氣,他懂這種溫柔。
  所以他繼續說。


  「那個平凡家庭的人覺得他是那麼的耀眼,自己抱持著崇拜以及憧憬,還有一點點不甘心以及不服氣,也開始重拾夢想。」知揚想起那天和大一的日延分手後,自己回家看著A片,卻完全硬不起來的場面。

  他的腦子裡被很多思緒盤踞。
  他想做點什麼,即便是他也還是有些什麼事是『其實想做』的。

  朝思暮想的,紙上談兵的。
  他想或許是時候了,或許該行動了,或許要告別除了想打炮而去搭訕求認識以及打手槍打電動以外,沒有任何實際作為的生活。

  他能踩出第一步。
  如果是,跟他一起的話。


  「二十年後,我會是一個有點名氣的小導演,他會是讓我脫胎換骨的名編劇。」


  鏗鏘有力,擲地有聲。
  這句話的每一個音節每一個字,都和七年前一模一樣,他有自信在自己的腦袋複習了七個秋天,每個字都會一模一樣。

  只是這句話從嘴巴裡說出來,只有兩次。

  一次是在一個房間裡,拿著空白的分鏡紙,對著剛認識不久,同年的憧憬,朋友,夥伴。
  一個是在另一個房間裡,拿著夥伴的遺稿,對著前一個工作的老闆,自己的目標,老師,假想敵。

  七年以前。
    如今現在。


  「我很努力,努力的翹課,為了學習新東西而翹課;努力的自修一大堆東西,努力的讓自己的每一天都有一個主題。」


  大學是一個自由學習的場所,不同於高中的填鴨式教育,相同性質的學習課程,僵硬絕對的一百四十個必修。
  可絕大多數的人一旦掌握了『自由』,就會忘掉後頭的『學習』,無非厚可,養在籠子裡的猛獸出閘第一件事絕不是立刻提起狼性。

  但是當狼性再起,有了目標的時候,絕對是讓人心神舒暢的。
  至少十八歲末的知揚是,他自認過得比當今台灣九成的應屆生都要踏實。


  「而他卻更努力,自習,看雜書,課業照舊給它一向全勤書卷,還有打工,打工,打工……還能有女朋友。」


  可那個男人卻不在那九成內,從來不在。
  他總讓知揚恨的不得了,卻又會打從心底笑。

  能跟他在同一個世界裡,真好。


  「之後我在電視公司工作,這是我夢想的第一步。」


  二十二歲的知揚內定某間電視公司的劇組。
  公司雖然小,但他的職位可是負責核心技術成分的一環。
  這是絕大多數人夢寐以求的天梯,可對他而言卻是理所當然的成果。


  「他則繼續零工的工作,聰明絕頂的他每天都在處理機械式的工作,把所有心思都放在下班回家後的劇本上,投稿,還是投稿。」


  二十二歲的那人,賭在自己的一身寫稿天賦加上努力。
  假設沒有後台如果沒有前兆如果沒有累積的前提,想要靠著一炮而紅的側鋒切入這口飯。

  這是他想了很久的旅途,劍走偏鋒的戰術。


  「之後公司倒了,倒閉我就立刻回家,累了,真的。」知揚勾起嘴角。
  「……」羊羽也沒有多問。


  眼前這個年輕人不願說那麼多。
  那麼想來,那次倒閉也不是那麼單純的事情。


  「而回家的第二天,日延就打給我。」知揚想起那一個晚上,電話另一頭的語氣。


  毫無邏輯的閒話家常,談當年,聊過往。
  那是一個試圖讓自己顯得輕鬆,但是卻無比彆扭的語氣。

  那是去找人借錢,去找人問工作,即便借不到錢也找不到工作,但能有個人陪自己聊聊也很好的語氣。
  那是走投無路又無路可走的語氣。

  那也是他自己在公司倒閉當天,打給一大群人所用的語氣。
  當然他也被那一大群稱為朋友的人忽悠,所以他心累。

  所以他當然沒能掛電話,不忍心。


  「也被裁了,退稿四十九次跟同事起衝突,傻吧?哈哈。」知揚笑得乾啞。

  羊羽默然。

  他可以看出來,那個滿懷夢想的年輕人是花費多大的心力,在每一個劇本上字字珠璣。
  他也不認為,那個滿懷夢想的年輕人真的沒能看出來,他的劇本之所以沒能通過,是因為實際拍出來太難,太難。

  但他依舊沒有跟自己一樣妥協,轉拍小品。
  因為他相信著好的故事一定會被播放,並且勇敢。





/*
各位好啊,我是梗
昨天晚上猜燈謎,遇見兩個好久不見的學弟
一個現在居在搞自製品牌的衣飾我的天啊哈哈哈,真不愧是看著我胡搞瞎搞長大的學弟,果然很有我不務正業的風采呢
另外一個,呃,我記得我上次遇見他她還在跟我哭高一暑修怎麼辦,現在都大一了啊……我專題寫完都跟進入精神時光屋似的……
然後
寒假剩三十個小時,寫完是不可能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29643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2 篇留言

AmazingEgg
即便借不到錢也找到工作 *找不到 吧?

02-17 15:01


啊哈哈哈真是大瑕疵啊哈哈哈…02-17 21:12
凌軒宇
來人 給我一罐胃藥

02-22 21:12


小的在02-24 18:2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9喜歡★Geng201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1?萬】... 後一篇:[達人專欄] 【1?萬】...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ilove487.
《反方向攻略史上最大的地下城07》07/14出版!!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5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