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蛻變之聲】骷髏龍

作者:芙夜│2019-02-15 19:33:58│贊助:2│人氣:57


  瑟拉曾經認識一頭龍,雖然就各種意義上來說那頭龍並不能算是……自己認識的。

  瑟拉看著那頭龍─其實比較常是人形,畢竟自己的空間還沒大到可以裝下一頭龍─常常待在自己的空間裡,像是在懷念什麼一般的看著這個其實從來不會有改變的地方。
  他是個紳士,也是個很溫柔的人,偶爾搭話或是見面時並沒有什麼高人一等的種族而特有的高傲什麼的……雖然初次見面時差點把瑟拉嚇到心臟無力。
  一開始瑟拉並不是特別想跟他交流,每次回到空間都是離他遠遠的,不是因為害怕,而是更純粹的理由,瑟拉怕人阿。

  他們的初次的交流,是某天瑟拉帶著傷回到空間。

  瑟拉習慣在空間裡休息,雖然每次踏出門外他都會感覺世界大不同,但這更全,他不用擔心外頭有誰想偷拉他的兜帽之類的。
  不過睡在裏頭其實也有個大問題,就是沒有床,雖然沒有床也不是什麼大問題,只是常腰痠背痛的。
  瑟拉不是沒想過把床搬進來,但是依照時間流逝的問題,這床大概非常頻繁的要換,而瑟拉本身又懶得重複買以及記得床的保存期限什麼的,所以乾脆拿斗篷打地鋪了。
  受傷對他來說也是日常了,在以前那個不算是和平的年代裡沒受過幾次傷反而是莫名其妙的,不過那次,真的可以說是瑟拉自己的問題。

  穿過某個戰鬥地方時被流彈誤傷什麼的,這真的可以算是日常了。
  瑟拉本來只是打算難得的用雙腿走走路,而不是靠記錄點快速穿越,畢竟他要去的地方離他現在的位置大概也只有幾十分鐘的路程,之前走的時候都沒什麼問題,誰知道這次好死不死撞上……

  還好這次誤傷沒有反而被盯上,那次戰鬥的起因是什麼也沒有很重要,反正他活了下來。

  傷到的地方是右腳小腿,被某個木系能力劃過去,算是擦傷或劃傷?反正就是一個不大的傷口,主要只是疼而已,看起來也沒有太嚴重,瑟拉一開始沒打算管,想著到目的地後再說……如果不是進去之後被那個不知道為麼還在而且臉色超級可怕的龍給強制抓去治療的話。

  龍大概對血的味道都特別敏感?
  瑟拉看著那個把自己強制坐下還握著自己右腳的男人突然想到。

  他記得上一次那個男人臉色不善好像是自己去幫某個朋友的時候……
  那次他們人手不足抓自己去當臨時人員,雖然工作只是把某些帶著血的東西拿出去扔掉而已,但意外的量很多,而且多半是繃帶之類的,結束後自己回到空間打算拿些什麼就被那傢伙給嚇了一大跳,畢竟在忙到快累死之後回到自己的房間打算休息或放鬆神經或其他?突然看到某個臉色陰沉、甚至可以說是可怕的傢伙快步衝向自己,直接抓了自己的手臂過去不知道在看什麼……真的,很嚇人。

  還好的是那次自己是在隱蔽處開的門,不然那時候大概就直接曝光自己空間裡多了一個莫名其妙的男人。
  雖然解釋應該不會很麻煩,但是後續發展總覺得很麻煩。

  總之……

  「…別亂動。」
  男人的聲音一如既往的溫和,雖然現在多了一點嚴肅跟擔憂,但其實還是挺溫柔的。
  早已習慣不用聲音說話,對於對方說不要亂動這事,瑟拉也只是從斗篷裡拿出筆記本寫寫,隨後像是塞過去一樣的,把筆記本塞到男人的眼前。

  『只是擦傷,你沒必要這麼緊張』

  「擦傷也會造成壞死,你們智人的身體……!」
  似乎是意識到什麼,男人突然閉上嘴,瑟拉大概能猜到他要說什麼。

  『特別脆弱,對嗎』

  其實沒什麼好反對的,對於龍而言,智人的身體絕對是非常脆弱的一類,可以因為一點小感冒就死掉,也當然可能因為一點小傷口就死掉。
  其實沒什麼好奇怪的。

  瑟拉抬頭看了看男人,他似乎是第一次這麼認真的去看這個人,明明平常都待在同一個空間但是他好像都不曾好好的看看他。

  跟自己膚色不太一樣的乳白色的中長髮,並不算純白?至少看過去還有一點奶油色的感覺,會讓讓人聯想到烤好的麵包或是陽光照下來的感覺,很溫暖的色調;他的膚色偏黑……恩,比起一般人來的黑,像黑巧克力,跟他的髮色一整個相反,可是很有趣;他的臉頰兩邊有著鱗片的光芒感,不像他的膚色,反而有點更暗沉,像是黑色的感覺,不過常常被他的頭髮遮住,其實第一時間不太會注意到就是;他的雙眼是藍色的,偏淺的那種,有點像是……熱帶水域的海水色?總記得在很小很小的時候,書本上看過的某本書上的插圖上有看過這樣的顏色,可是不太記得是什麼書上了,但是這個顏色很適合他;他平常是帶著笑的,可是大概是今天自己受傷了,又提到了智人身體非常脆弱的關係,他沒有笑著,反而是抿著嘴巴,看起來非常非常的悲傷;他總是穿著一套西裝,應該是西裝吧?看起來很像,但是某些細節上又不太一樣,可是硬要說什麼細節不樣……他還真挑不出來,總之就是很像西裝的西裝!

  『這是事實,你沒必要傷心』
  不明白他悲傷的理由,高等生物不是通常都對低等生物沒什麼仁慈心嗎?
  而且他們兩人也不算什麼朋友吧?只不過是他剛好來到了自己的空間,而自己沒辦法趕走他,所以才會認識的,不對,也不能說認識,他們除了今天之外其實根本沒怎麼交流過,所以為什麼會對他這麼一個陌生人悲傷呢?

  「你們智人…不,書靈都是這麼容易看開的嗎?」
  男人似乎投降了,他的手依舊抓著瑟拉的右腳,那個傷口其實說真的,沒有多大,看起來有點可怕也不過是因為流血而已,把血擦乾淨之後就可以發現根本沒有多嚴重。
  男人鬆開手把放在一旁的醫藥箱拿過來,慢吞吞的開始拿出裡頭的東西替她包紮,那雙淺藍色的眼睛裡似乎是在懷念什麼?

  『我只是單純的發表感想』
  被擦上藥的感覺意外的不疼,也可能是因為疼習慣之類的,反正被擦藥的時候也不能幹嘛,瑟拉難得的開始寫著字跟他聊天,平時明明就是能不接近就不接近的……

  「沒什麼感想不感想,只不過是……你要聽我講嗎?」
  他鬆開了包紮好的右腳,然後退開到了後頭,如同之前一樣的距離,大概兩、三步之外?
  瑟拉收回了腳,也把斗篷拉了拉,被人強迫性壓倒…恩,應該可以這樣說?總之就是被壓到地上坐好,斗篷沒有亂掉有一半是因為對方的小心翼翼,另一半是因為瑟拉自己伸手拉著。

  「以前,我曾遇過有個跟你相似能力的人,只是相似而已,用法上幾乎不同,他也可以開門,也可以穿越時間,但不像你一樣有這樣的空間,他更像是……劈開?」
  男人也許不適合說故事,他有些停頓,有的時候還會突然卡詞不知道要說什麼。

  不過故事還是可以拼湊出來的,那是一個不算美好的初遇,像油跟火一樣的前期相處,然後是風跟雲一般的相互珍惜,最後則是悲劇一般的落幕。

  他們之間的定位很奇怪,像是隨時都可以鬧翻的模樣,卻又可以隨時合作起來,明明誰都不看好他們,偏偏他們卻真的簽下契約,彼此合作。
  他們之間不是愛人卻比愛人之間更加接近,說是家人卻比家人更加珍愛彼此。

  「最後的最後,他選擇結束在火焰裡,既然已經無法繼續下去了,他要我親手結束他的生命,讓他的灰燼可以代替他翱遊於世界。」

  故事的結局是個非常老套的結局,那個人受了重傷,無法康復,就算慢慢治療他也無法再像過去那樣,那樣拉著他的龍四處鬧事、四處亂跑。
  他已經,不再年輕。

  「而我同意了。」

  他一開始是拒絕的,但是他無法看著他所愛的人一輩子被關在一個地方。
  是的,他愛他,那不是像愛人一樣的愛,他不想佔有他,也不想獨佔他,他愛的是在陽光下笑的炙熱、笑的歡快的人,那個在怎麼逆境中都能笑出聲音,那個無論如何都充滿活力的他。

  這是愛嗎?還是依戀?
  他不知道,但他選擇了。

  「殺死他不難,一個龍炎就能解決的事情,但是從那之後,我就越來越不像自己了。」

  他說他曾經也像那個火一般的人一樣,任何事情都不服輸,也跟他大部分的同族們一樣不喜歡智人,就算遇到他之後他一樣沒有喜歡上智人,只是偶爾覺得他們之中有某些可以尊重的,但不是全部。
  他不解,也同樣疑惑,可他終究還是變了,就像是沒了柴火一樣,他不再像火,反而越來越像一團水。

  「他的骨灰順著風一起飄散,他沒有留下任何東西,只有回憶。」

  那雙眼一直看著瑟拉,眼裡卻沒有看著他。

  『你懷念他,很正常,我對於已經逝去的朋友們也會這樣』
  瑟拉並不在意被當成替代品一般的看著,應該說在一好像也不能麼辦,不管是武力還是什麼自己應該都打不過他,反正只是看而已,就給他看吧。

  「你是個好孩子。」
  不知道為什麼的結論,男人笑了笑,隨後突然的消失了,簡直就像是被吞下似的,不留一點痕跡的消失了。

  「……龍跟人之間沒有什麼區別呢。」雖然本質上大概不同,但是感情上似乎是差不多的。

  瑟拉拉下兜帽看著,對他而言那個男人去哪了,又是怎麼消失的一點都不重要,早在之前他就知道了男人是怎麼進來又怎麼離開,只是一直都只是看著,所以他從來沒有想要去理會,雖然第一次看見或多或少有些驚悚,不過看多次之後就沒什麼感覺了。
  說實在的,要說瑟拉對那個男人有什麼感覺……其實什麼都沒有,他可以說是一個擅自進入自己空間,然後又擅自把自己畫進圓圈裡的人,是一個非常任性自私的人。
  對於一個自私任性,而且還絕對打不過─這是重點─的人,瑟拉決定讓他去說,讓他去自私,反正只要沒有太過干涉到她的行動,就別去踩他的底線,讓他任性也沒什麼損失。

  從那之後,那個人莫名其妙的自來熟了起來,大概是在懷念什麼吧?
  每次自己開啟能力時他就會靜靜的看著,然後問些莫名其妙的問題,例如天氣、身體之類的,也會開始自顧自的回憶從前還要他聽,雖然不是說不好,但是突如其來的關心跟友善……很詭異,尤其是這傢伙之前才說自己的能力很像他所愛的人,雖然他說他並不是愛著他。

  話說回來,龍是靠什麼來認人的,氣味還是能力的波動?

  腦袋裡想著不重要的東西,瑟拉拉著斗篷用筆記本回答著他的問題,這樣的日常其實很容易讓人習慣……
  筆記本的某一頁上寫滿了關於自己在外頭的一些見聞,某一頁上頭有著關於天氣的幾個說法,也從都沒有劃掉或是撕掉,一直都留在上頭。
  開始會習慣帶著醫療用品回到空間內,因為那傢伙時不時的就會告訴他擦傷什麼的要快點處理,雖然不是常常聽到,但總歸是煩人的。
  開始習慣了回到空間會有一句『歡迎回來』,以及隨著那句話一起到來的關心。
  開始不再把他當外人的,會脫下斗蓬給他看自己的面容,會說話溝通,就像好朋友一樣。

  所以當那天到來時才那麼的讓人感覺不可思議。

  不是說他會有這個念頭讓覺得不可思議,而是對於他居然『提出』這個念頭而感到不可思議。

  「我希望你來參加我的葬禮。」

  死亡,對於各種生物來說都是無法逃離的結局,但是一般來說龍應該是不需要擔心這種事才對,他們的生命悠久,同樣也非常的具有活力,照理論來說的話…………

  「你看起來不像是老死。」
  確實,眼前這個人看起來不過二十多歲的樣子,就算龍變成人形不會完整的倒影自己的真實年齡,但是不管怎麼看……都不像是應該說出葬禮這樣話語的年紀。

  「當然不是,沒有人會在自己還活著的時候說要邀請誰來參加葬禮吧?還是智人們有這樣的習俗?」
  他笑著回覆著,那副表情裡帶了些疑惑跟不解。

  也許應該不解釋,讓他去找答案,但是這大概也不會影響他的決定吧。

  瑟拉搖搖頭,開口說著:「某些快老死或是生命太過長久打算死的智人也會跟你一樣,他們會開始準備死後的事情,不過在這個年代……我已經很久沒有參加過葬禮了。」
  而且龍的葬禮是什麼意思阿……

  男人點點頭,似乎對於這個說法表示認同,但是卻不是非常贊同的樣子?
  反正就只是點頭,但沒有說什麼話,他看著她,然後笑了。

  「龍其實沒有葬禮這個習俗,至少我認知上是沒有,我只是單純的想學學智人們的習俗來試試看而已,畢竟都要死了,來完成下自己的願望也沒什麼不好吧?」
  男人像是解釋一般的說著,但其實他沒必要解釋的,只是葬禮而已。

  「阿……那你希望我過去做什麼?」
  就各種理由,他過去好像有什麼不對?

  他既不可能殺死龍,也不太符合朋友這個稱呼,葬禮這種可以說是生命最後一場盛宴的場合,為什麼要邀請他?

  「…………說來你可能會生氣,但我希望你在場,代替『他』。」

  這確實是應該生氣的理由,但是就各種方面來說,她好像也沒什麼好生氣的,畢竟早在一開始就知道了。
  話說回來,他們之間也不算什麼,被當『替代品』這種事情好像也不算是要生氣的理由……大概?

  「阿,沒什麼問題喔……你只邀請我?」
  不是什麼自戀,只是單純覺得龍的葬禮上如果多了一個非同族的生物在裡面,好像怎麼想都怪怪的?

  「不,我還有邀請其他人,你放心他們不會傷害你,我有交代過。」
  他笑著解釋,雖然個解釋怎麼聽怎麼奇怪……

  是說不過是場葬禮而已,雖然自己也確實是說這是人生裡最後一場盛宴,但是這麼煞有其事的準備著……總感覺很奇怪阿。

  「我不擔心那個,但是我要做什麼?我不可能殺死你,也不可能做什麼吧?」
  對,這就是一個問題點,雖然葬禮說好聽點是一個儀式,但是對於想要尋死的龍來說,邀請一個脆弱的─雖然他是『替代品』─智人來旁觀,不是很奇怪,但也很詭異。

  尤其是他什麼都不可能做到。

  「你只需要看著就好,然後替我守屍百年。」

  這大概才是他的目的吧,最後才說出來是因為他覺得瞞不下去,還是突然想起?
  不管哪個,這裡由怎麼聽起來更荒謬呢。

  「守屍?」
  瑟拉眨著眼睛看男人,男人不像是說笑的回看著她。
  「更奇怪的理由,我替你守屍是沒什麼問題,但如果你是擔心你變成骷髏龍還是什麼的,你大可請你的朋友們火化你的屍體,我不相信同為龍的他們做不到。」
  對,不管是因為什麼,守屍這種理由太過詭異,而且她也不是他,就算是『替代品』也是有自己的想法的,不可能真的去幫他守屍什麼的。
  另外一提,異變的骷髏龍也是他聽到他提起才知道,不然他還真沒想到骷髏龍這種在傳說中或故事裡常常被惡人化的生物真的存在。

  「所以你不想?」
  「這不是廢話嗎?」

  瑟拉不是個靜的下來的人,如果她可以的話就不會四處遊走了。
  而且他們之間的關係說不上很好吧?突然被要求守屍百年,正常人根本不可能同意吧?

  「果然不可能同意呢。」
  男人突然笑了,似乎是早就猜到這個答案?但如果已經猜到了,為什麼又要他去呢?

  「既然你明白了那我……?!」
  被突然抓住脖子的感覺說不上很好,那是死亡接近的感覺!

  「很遺憾,我並沒有請求你的同意,我是要你乖乖的跟我走。」
  男人不在溫柔優雅,他變了,那張臉有些扭曲,他的雙眼其實並沒有在注視著瑟拉……
  已經這麼近了,瑟拉才真正的看清楚,明明之前看起來都非常正常的,那暖海洋色的眼睛其實根本沒有對焦,他早就看不見了……!

  「你…你想…做什麼……?」
  雙手就算不斷抓著那隻手掌也沒有用,可不可能留下傷痕都是一個疑問,而且龍的抗傷能力會被指甲抓傷嗎……

  很難受,氧氣消失的感覺足以讓瑟拉感覺到自己要死了……如果那個男人沒有放手的話。

  「你只需要乖乖的聽話,就足夠了。」
  「咳咳!」

  明明一直都是個溫柔的人,卻不知道為什麼的崩壞。

  是因為時間嗎?還是在當初他提起的那個結尾他就崩壞了呢?

  瑟拉雙腿無力的跌坐在地上,他單手撐在地上,另一手摸著自己的脖子難受的咳著,他沒有辦法逃跑的,就算開了能力逃又如何,這男人是可以到達他所在的世界的……

  打從一開始,就不該搭話的。

  瑟拉摸著自己的脖子,她很肯定上面絕對瘀青了,雖後悔於當初自己居然認為這個男人可以信任而交付了真心,但現在好像也沒辦法說什麼……

  「那麼,麻煩你把紀錄點給我吧。」
  能力的部分當初只是隨口提過,誰知道現在居然成了被抓走的主要原因,畢竟他不斷說著關於過去的那個人的能力什麼的,瑟拉也就隨口解釋了自己能力的幾個點,現在全成了把柄……

  「…我有個疑問,百年……為什麼要等百年?」
  瑟拉重新站了起來,雖然感覺脖子還是有點疼,但他還是從斗篷下摸出了兩個紀錄點,很清楚這傢伙絕對不會讓自己留下任何一個其他地方的紀錄點,以妨自己等下又被抓起來一次,不如先乖乖的照做吧,反正紀錄點還能再弄,只要……只要自己有機會把紀錄點放出去的話……有可能嗎?

  「因為那群家夥只肯等我百年……明明只要繼續下去的話…一定可以……」
  男人的聲音裡有著絕望跟不滿,還有憎恨,但是卻也有像是無可奈何的妥協,他的表情在笑卻像是在哭著,他在不滿著什麼,卻沒有說出口。

  突然明白了那個男人為什麼會這樣,他要死了,可是他要一個『執念』………

  他想變成骷髏龍。

  「……骷髏龍不是說想變就能變的。」
  瑟拉不明白他的執念從何而來,變成了骷髏龍難道會更好嗎?而且他也曾提到過異變是隨機的,沒有人知道異變的真正理由。
  把自己的生命賭在這上面,沒問題嗎?而且他也不像是快死的樣子為什麼非得要拼異變呢?

  「你不需要管,你只需要待在那,就足以。」
  男人拿走了紀錄點,他不打算廢話,似乎也不打算解釋,他只是『看著』瑟拉,就只是這樣而已。

  瑟拉突然明白了,他們的初次見面是一場意外,然後就是他的算計了,打從一開始,他就沒把自己當成朋友,他只是在利用自己,如同一開始就感覺到的違和感一樣,高等生物根本不會對低等生物有什麼友善……!



  然後呢?
  能有什麼然後。

  瑟拉被迫被帶到了某個可以說是陰森的洞窟內,那裏大的可以,瑟拉很肯定這裡就算兩、三隻龍變回原型都能非常自由的活動,雖然在某個角落有挖出一個適合智人居住的地方,裡面也擺滿了不少生活用品,但是在這種環境裡,不管怎麼說,都非常的讓人不安,甚至陰沉。

  「……辛苦你了。」
  那是一個長髮女人看見被強迫拉著瑟拉所說的第一句話,他似乎也知道瑟拉被拉來這裡的主因,但她並沒有憐惜,簡直就像是看見了在路邊叫著的動物,但一點都不打算出手幫忙的路人。

  「……。」
  其實不是像,是根本就是如此吧,對於他們而言,自己這種生物比路邊的動物還不如。
  瑟拉對於自己居然以前居然把龍跟智人放在一起而且還覺得他們一樣這種事感到好笑,過去的她到底是怎麼想的阿。
  不管她是怎麼想的結局都不可能改變,她被監禁在這裡了。


  這到底算是哪門子的鬧劇呢。

  瑟拉看著變回原型的男人,他的原型並沒有他的人形來的好看,反而有些…可怕。
  漆黑色的龍鱗佈滿了他的身軀,他身上有著一些像是戰鬥後留下的痕跡,大部分都還沒癒合,但是人形狀態下他不曾看到過…也不曾聞到血腥味,隱藏起來了嗎?
  不對,他思考這個好像也沒有意義,說不定根本就不是有沒有隱藏,而是自己忘了去注意。

  瑟拉看了看身旁的人,他算了算大概有五人,他們皆是龍?或者有些不是?不管是哪個好像都不是什麼重點,反正他只要知道自己根本逃不了就好了。

  那個長髮女性時不時的就會看向自己,是因為他一直帶著斗篷還是因為什麼理由都無所謂,反正現在就是等他死。
  他的死亡並沒有讓人等太久,他就這麼躺在了那裏,然後死了。

  為什麼會死?怎麼死的?

  這些對於已經被確定囚禁在這裡的瑟拉來說一點都不重要了。

  「我們會固定時間送來食物,你是書靈應該吃文字就足夠了,我們在那裏已經放了不少書本,其他的必需品也放著了。」
  某個短髮男人像是在交代什麼一樣的自顧自的說,被鎖在這裡的人是不是自願來的,他大概也不是很關心吧,只是像在工作一樣的交代著……真令人不爽,可是在不爽又能如何呢?
  瑟拉點點頭,對於他交代的所有事情都寫上了筆記本,雖然有些雜亂但之後慢慢整理就好了,反正他有百年的時間可以發呆。

  其他人在確認了他已死後就各自離開了,只有那個長髮的女性留下,他站在瑟拉的面前看著他。

  『有事?』
  不能怪他這麼省字,雖然筆他準備了不少,不用害怕說不夠寫,但是被人綁來這裡守屍什麼的,非常讓人不爽阿。

  「你…就是瑟拉?」
  真名被人提起,瑟拉非常非常的不爽,但是他還是點點頭,就算斗篷之下的點頭非常不明顯,但他還是堅持著不說話、不拉下兜帽。
  「抱歉,我是海爾,海爾克拉,你不用緊張,我只是想問些事情。」
  自稱海爾克拉的女性笑著說,但是說實話,如果你剛被一頭龍坑過一次之後,你不可能短時間內在相信另一頭龍的說法吧。

  不過…瑟拉好像也就只有相信的這條路,畢竟他什麼都不能幹了,聽聽也好。

  「他…不可能會變成骷髏龍的,你不用擔心,百年內或以後就算他真的變了我們也會殺死他,所以你不用緊張,百年的時間裡你可以多逛逛這裡,我有留下不少的照明工具之類的,你不用擔心,床我也有特別挑過,你可以放心好好睡…!」
  海爾克拉沒有看見瑟拉的表情,但她大概很清楚瑟拉的想法,她的語氣並不是交代,更像是…愧疚?

  『為什麼』

  「……我哥哥,是真的親哥哥喔,雖然我們的年紀差很多,但真的是兄妹!」
  簡直像是什麼鬧劇,瑟拉拉著斗篷的一角聽著,對於兄妹之間有什麼問題,或是在那個人出現之前到底發生什麼他其實根本不想聽,但是眼前這個人卻像是需要發洩一樣的,根本沒問什麼話卻什麼都說出來。

  他的哥哥,那個已經死去並且想異變的龍,他其實只是單純的不想要改變而已。
  他找了很多很多方法想把時間拉回過去,或者是其他方法想把當初那個人復活過來……喔對了,從這裡他才知道事情的真相,他根本沒有接受那個人想要死的決心,他也沒有用龍炎燒死他,他只是做了跟現在一樣的舉動,他把他抓了起來,強制治療他而已,但是他依舊死了,死於自殺。
  總而言之他非常非常愚蠢的試了很多方法,之所以會死也是因為這個原因,他拿自己當研究,不斷的、不斷的,最後走火入魔的想把自己變成骷髏龍,想著這樣可以研究更多更多。

  『瘋子』
  聽完全部的結論就只有如此,他不知道他的決心是什麼,也不知道是什麼驅使著他一定要這樣做,但是總結來說,他就是個瘋子。

  「是的……總、總之,雖然對不起你,但是請你……待在這裡吧,這是我哥哥的遺願,雖然他是瘋子但是……」
  海爾克拉低著頭,像是非常愧疚一般的說著,但如果真的愧疚不是應該把她帶走嗎?

  『我知道了』
  不是沒想過反駁過她,但是瑟拉的直覺告訴他根本不用問一定是反對的答案,與其多此一舉不如乖乖等著也好。

  但其實有個令人誤會的點就是……海爾克拉是抱著對方一定會拒絕的想法在拜託著的,得到肯定的答案他當然是錯愕並且不理解,她甚至已經誤會了瑟拉是喜歡著自家哥哥的,但是無論如何都收到了肯定的答案,那麼就不需要猶豫的把事情交給對方吧!

  總之這就是個……誤會。
  一個以為沒有拒絕的餘地,一個以為對方是愛上他哥哥。

  兩個誤會造就了現在這個悲慘的,被囚禁的事實……恩。



  總之現在就是如此呢。
  瑟拉拉下兜帽看著這根本沒有人、也沒有生物的空間,這裡似乎是他們特地找的,聽說骷髏龍的居住場所什麼生物都沒有……

  不過這種真的什麼都沒有地方很嚇人的好嗎。

  低頭看了看自己寫下的筆記本,寫了不少東西,有些字因為寫的太凌亂自己也花了點時間認……這次是趕時間,平常字跡才沒有很糟糕!

  是說這些總結來說不就是要自己不要亂跑,像個娃娃或寵物一樣待在這裡嗎?

  看著裡頭不少次提到的不要亂跑,以及不要亂走之類的發言,瑟拉表示他非常的……不爽。
  …雖然不爽也不能改變什麼。

  「哈阿……」

  瑟拉轉頭去看看那間據說是特別準備給自己的房間,他並不覺得龍族會善待他,但是既然未來就要在這裡生活了,那不如好好適應吧,畢竟他是貨真價實的要在這裡待個百年了。

  房門是木頭製的,意外於他們居然會選擇這種門,但是又突然覺得他意外這個好像沒什麼意義,全部是石頭的地方裡有個木門也確實比較顯眼,門上掛著自己的紀錄點,也不知道誰掛的,大概是那混帳死前掛上去的?誰知道。
  門內非常詭異的布置成了某個……森林系的擺設。

  不是她想吐槽但是這門內門外的風景真的會讓人以為自己穿越空間了。

  門外是一片漆黑的石頭洞穴,啥都沒有,只有一頭死龍躺在那;門內是非常柔和的木頭系列擺設,書櫃、床、桌子、椅子甚至還有床頭櫃咧。

  『……是因為我是書靈所以認為我比較喜歡自然嗎?』

  並不是說瑟拉不喜歡木頭製的家具,但是這種刻意某種意義上很嚇人,真的。

  總之,門內的擺設其實挺簡單的,入門處一個小玄關旁邊放著深色的衣帽架,大概給他掛斗篷的吧;旁邊並沒有鞋櫃之類的,只是進門後有一個不大的長方形區域特別凹下去,大概是放鞋用的,畢竟他也就只有一雙鞋,所以不用鞋櫃;踏進門內後的區域並沒有什麼地毯之類的,是純木頭的地板,所以腳底有點冷,但也不是冷到讓人不想踩地;走沒幾步有個矮桌,這也是這房間裡唯一的桌子,桌子的側邊擺著一個類似坐墊的東西,大概就是充當椅子用的東西;越過桌子後面就是床,單人睡的床,床單跟枕頭是淺色系的淡藍色,棉被則是乳白色,有點像是那個混帳的髮色跟瞳色,但也只是很像而已;床邊有個大書櫃,不過並不是那種放在床邊下床會撞到的位置,而是鑲在床邊那個牆壁裡,直接跟房間等高,寬度則是…大概兩個張開手臂的他?目測的話…裡面塞滿不少書,粗略看過去有詩集、小說、字典、百科全書、劇本……恩?感覺好像有什麼怪怪的混進去,總之這些書確實是可以讓他這段時間不會餓死,會不會吃膩就是另一回事了。
  喔對了,他還有一個大箱子,放在床的尾端,裡面放滿了那位叫海爾克拉的女性所說的照明工具之類的東西,還有一些雜七雜八的,以後會用到再拿出來。

  是說雖然看完了全部,但好像沒看到浴室之類的區域。

  把筆記本拿出來翻閱後才發現裡面有寫到關於梳洗的部分,在其他地方有特地做了個浴室……

  『就不能放在同個區域嗎。』

  雖然不是個嫌棄麻煩的人,但是特地把這種民生區域放到別的地方是要幹嘛,沒有地圖自然只能自己走,順便自己畫個地圖來認路,這大概就是自己這百年可以做的事情吧,反正只要記錄點在手,他隨時可以跑回來。
  後來親自走一趟的瑟拉才知道把這地方放到別的區域的理由其實是因為那裏有個溫泉跟冷泉,再加上這裡沒什麼生物自然也不用擔心被襲擊什麼的,所以才會放在了特別遠的地方,雖然有紀錄點可以方便跑來跑去拉,但是因為目前上限就兩個,平時還是走路過去吧,總之在這裡邊走邊畫地圖唯一需要注意的大概只有……紙的長寬度不夠?喔對了,還有地上隨時會絆倒人的石頭。


  被關在這大的誇張的洞穴大概是第…十年?
  在沒有日月存在的地方時間感果然會不斷退化呢,雖然說好百年就可以被放出去,但是根本不知道百年有多久,也不知道他們會不會如約放自己走……算了,還是多多畫地圖自己走出去吧,那混帳當初拉自己進來的時候直接用龍形把人抓進來,快到這裡才恢復人行,搞得自己根本沒有記憶他是怎麼進來的。
  在前幾天……還是前幾個月?反正就是不久之前,那五個參加葬禮的人之一來這裡送了一些衣服、書本、照明工具和打發用的小玩具,自己提了希望要一張大紙,最好大到可以釘在房間的一面牆上,雖然收穫了一個詭異的眼神,但是沒幾天……阿算了,還是說沒多久他就送來了,確實是張大紙,大到超過一面牆的範圍,大到自己花了點時間折了折多出來的地方。
  是說話地圖時最大的困擾其實沒有什麼可以當成比較的東西,雖然後來乾脆拿自己當了,但是有時候總覺得畫的不對,幸好自己是先畫在筆記本上,回來才慢慢的畫上去,不過這也導致筆記本的花費越來越大,還好那群傢伙送來的東西裡有不少筆記本,大概是真的以為自己不能說話,還是他們以為我想自產自足阿。

  每天每天都是走到累了才回去,手上的筆記本早被自己翻爛了,上頭的空間全部被自己用來記錄走過的路跟某些像是有什麼特別的標註,有些還被劃掉重新紀錄,被釘在牆壁上的大紙也變成了一個大地圖,上頭有些不同顏色的圖釘釘著各種紙,紙上寫著字標記那邊有什麼,有些被自己畫成圈的地方什麼都沒寫就是空無一物……

  這大概就是自己這百年來最大的收穫吧?
  也許之後還可以把這份地圖拿出去賣,但是總感覺拿出去了也沒什麼意義呢,應該是不會有人閒到來探索這種地方。

  『是說…』

  低頭看著筆記本上之前明明是畫著直線的地方,他抬頭卻看到了一個彎路,雖然懷疑自己是翻錯頁,畢竟這條路自己好像也沒走過幾次,但是這種明顯的紀錄錯誤怎麼看都不像是自己會做的…吧?

  『上次走來這裡的時候該不會是腳酸所以隨便畫上去了吧……總感覺會這樣。』

  偶爾自己確實會這樣,因為太累所以也沒怎麼確認就直接畫上去,還好房間裡的地圖還沒畫到這裡,總之就先來重新畫吧,還好當初這裡是用鉛筆,擦掉就好了……

  瑟拉抬起手上的提燈確認岔路的寬度然後慢慢畫著,那時候他如果有抬頭多注意一點的話,也許他能看見在提燈的光芒最外圍那有著奇怪的抓痕,那抓痕很像、很像龍的抓痕……

  『意外的這裡好深…寬度跟高度是沒怎麼改變,但是感覺上好像是通往哪裡,不會是出口吧……不可能的,我在想什麼。』

  邊畫邊亂想是他在開始畫地圖後一段時間開始養成的習慣,雖然每次都會打擊自己,不過這樣總感覺有人在陪自己說話的感覺,所以他也就沒有什麼想改……雖然偶爾也會被這樣打擊到不想起床就是。

  「…恩?」

  腳像是踢到了什麼東西讓他停下了腳步,提燈的光亮其實沒有很大,看的清眼前大概兩三步的距離已經很好了,所以瑟拉早已習慣自己偶爾踢到大石頭或是突然往不明顯得上坡還是下坡走去之類的,不過這次……

  「什…?!」

  那是骨頭,不像是什麼一般動物的骸骨之類的,而是大的簡直像是什麼生物的肋骨那樣的骨頭,而且數量並不是一根兩根而是莫名其妙的超級多?!

  畢竟已經很久、很久沒有遇到這種突發狀況,瑟拉的腦袋停頓了大概快一分鐘才想到要把提燈往前舉,然後他就被自己嚇死了。

  「為什麼兩次遇到龍都是這種情況!!!」

  不能怪他想怒吼,第一次遇見龍是在自己空間裡,順便一提他們的初次相似其實不是人形,而是一顆龍頭,第二次遇見龍則是在黑暗中出現的一顆頭……

  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呢~

  那個可怕的龍頭…還是應該說骷髏龍頭?總之就是個龍頭似乎也被這聲慘叫嚇到,他沒有動,只是盯著…或是發呆的看著瑟拉,是說那空空如也的眼眶也根本看不出來他到底有沒有在盯著瑟拉還是在幹嘛……

  瑟拉腳軟的癱坐在地上,上次這樣腳軟還是好久好久以前初次遇見那混帳的時候……

  「為什麼龍都有嚇人的愛好…」

  大概是因為驚嚇過度或其他理由,瑟拉忘了自己沉默的特質,他腳軟的坐在地上自言自語的說著,雖然說兩次被嚇到的經歷並不能就直接說龍有這種愛好,但是瑟拉已經確定了──龍絕對有嚇人的愛好!

  如果你是想問說為什麼不逃跑之類的,感激於之前的龍人們,瑟拉在聊天之餘知道了一些事實,那就是龍並沒有想襲擊智人的意思,少數被說是較為暴躁的龍種或是特定的某幾隻被說是吃人的惡龍,都是因為地盤被侵犯或是被襲擊才會攻擊,大多數的龍可沒有想自找苦吃的念頭,殺了一個就會有其他湧上來,就算殺光很輕鬆,但是不斷重複也是會累的。
  雖然有些錯愕於他們的說法,但是這也能解釋為什麼龍多數都遠離智人們了,除了被發現之後不斷的追殺很麻煩之外,還有被傳成惡龍之類的也很討厭,明明是智人們的貪婪導致的,卻說的好像都是龍的錯。

  總之,在聽過說明之後瑟拉算是明白龍為什麼不喜歡智人以及為什麼總是高人一等了,結論就是自己的同族造的孽。

  好不容易緩過來後瑟拉看著那個還是停在原本地方的龍頭…也許他有動一下?反正剛剛看到的第一眼也沒記住位置,就當他沒動過吧。

  拿著提燈的手往上移動,看著那個空洞的五官跟沒有顏色的頭骨,那個骷髏龍沒有辦法看出他到底是有什麼想法,或是到底想做什麼,不過應該只是單純的在發呆?

  「……所以我當初沒有繞進來的原因是因為這裡是新弄出來的嗎?」

  也不知道到底是想問什麼,反正早在知道不會龍不會主動攻擊─反正被攻擊就直接死了─之後,瑟拉就不怎麼怕龍了,而且有鑑於第一次遇到的是某隻已經病態化的混帳龍,瑟拉覺得他只是腿軟而不是尖叫或直接反擊已經非常給面子了。

  ……雖然有很大的原因是因為他也打不過龍。

  骷髏龍收回了頭,從提燈這看過去能看見一團奇怪的光芒,顏色似乎是紅或橙……?反正就是某種紅色系的顏色,他就那麼飄浮在那,很有鬼火的感覺。
  瑟拉拍拍褲子─對他沒穿斗篷,這裡不管怎麼看都只有他,穿斗篷煩自己走路幹嘛─重新站了起來,小心越過那些奇怪的骨頭,靠近了骷髏龍。

  「……意外的好大。」

  雖然在自己房間那不遠處確實有個龍的屍體,但有鑑於自己根本不是很想去看,而且是在很久之前,那個混帳剛死那個時候看了一眼,畢竟時間有點久了,誰還記得阿。
  眼前這頭骷髏龍大概有兩層樓高,反正提燈看上去大概這麼高,身長大概……看不出來,之後有時間來問問他給不給拿繩子測量。

  「骷髏龍,因為全身都腐爛了,除了翅膀……原來是真的喔。」

  某個混帳在死之前非常有興致的提過骷髏龍的事情,這也導致自己對骷髏龍的某些特徵其實很清楚,不過沒有看過實體所以說實在的誰知道他是不是唬爛……不過現在是能肯定他沒唬爛拉。

  骷髏龍似乎也是第一次遇到瑟拉這種根本不怕他的智人,他抬起頭順著瑟拉的腳步跟著移動,如果有眼珠的話大概就是一直盯著他吧?
  瑟拉沒打算用腳步去測量他到底多大隻,而且肯定也不准,她只是靠近他然後拿起提燈看著骷髏龍的側邊,看著他收起來的翅膀以及被肋骨保護的好好的光團,他沒有靠近而是依賴提燈最邊邊的光看著,有些不清楚,但是大概能看到。

  「……肋骨好像比正常龍還要粗,是因為保護嗎?還是因為你的龍種?」

  並沒有期待回應,瑟拉只是無聲的自言自語著,他已經太久太久沒有發出聲音了,除了一開始因為被嚇的慘叫出聲之外,他已經非常非常不習慣讓自己發出聲音說話……也許聲帶都退化了?開玩笑的。

  骷髏龍移動時會有一些奇怪的聲音,像是什麼東西摩擦的聲音,不過有鑑於他也只剩骨頭,所以有這種磨擦聲好像是很正常的,瑟拉把提燈換個位置往發出聲音的位置移動,那是一條尾巴,一條超可怕的尾巴。

  「……所以尾巴可以發射出骨刺也是真的了。」

  原本的尾巴大概是用來平衡的,但如今根本就是攻擊手段了,上面多了凸起的骨刺,直接砸下去大概也是個可怕的狀況。

  來來回回的繞了這隻骷髏龍一圈……其實也就只是因為好奇所以繞了一圈,重新回到了骷髏龍的頭那,骷髏龍也隨著瑟拉的腳步頭轉了一圈,然後看著她。

  「…咳,你好?」

  畢竟已經很久很久沒有說話了,聲音剛冒出來的瞬間還有點不習慣,甚至有些懷疑這到底是不是自己的聲音,不過在場能說話的好像也只有她自己了。
  骷髏龍用爪子敲了敲地面,聲音有些奇怪,但是至少沒被攻擊。

  是說這順序是不是怪怪的?
  不過,反正結果是好的。


  從第一次見面之後又過了一段時間,實際上多久並不知道因為沒人提過也沒人說。
  瑟拉其實並不知道怎麼跟之前遇到的骷髏龍溝通,雖然他把可以出去的希望放在對方身上,但實際上要怎麼溝通是一個問題,而且對方也肯定是不想幫忙的,不管怎麼說,自己是個怪人,在他的初次印象裡肯定是。

  「你還好嗎?」
  這次來送物資的是海爾克拉,他手上拿著之前自己提過的各種點字跟摩斯密碼的教學書。
  雖然有被問說為什麼要這種奇怪的東西,用了想嘗試新口味混過去了,反正他們也不知道這種東西到底有什麼味道。

  『沒事,只是腳有點酸。』
  自己很少會在物資送來的時間點還在睡,所以她才會多問,畢竟通常這時候自己應該是敲門就出來了,而不是讓她走進來放東西。
  額外一提,為了方便瑟拉已經讓五龍都看過自己的真面目了,不然每次都要特地穿上斗篷出去有點麻煩,而且臉也不是不能看,以前只是怕生以及不喜歡被認出來而已,現在到是只會看見五龍,所以也沒關係了,不過聲音到是一直沒發出來,某部分是因為習慣,另一部份是因為他們其實不常交流。

  「…恩,那書我就放在桌上,下次我再來,有什麼想要的嗎?」
  『………可以多點長篇小說或是什麼故事合集嗎?』
  「可以阿,雖然不一定可以找到新的,那你好好休息,我先去看哥哥。」
  『好』

  海爾克拉並不是希望他的哥哥復活,但是她每次都會過去看他,大概是一種依戀?

  『龍族意外的很有家人情感,還是只是想確認他到底有沒有異變?』

  大概是後者吧,不過瑟拉也不是很在意,尤其是他遇到了某個真實的骷髏龍之後就更不在意了。
  翻身下床,把自己的房門當成了紀錄點開啟,打開的門直接到了骷髏龍面前,看著他抬起頭看著又是從詭異的地方開門來到這裡的智人,然後又重新趴回去似乎打算睡覺?

  「又來打擾了,卡斯哈爾。」
  其實瑟拉自己發出的聲音沒有很大,但她很肯定對方絕對有聽到,因為在說完話的時候,她聽見了爪子敲擊到地面的聲音。


  瑟拉跟這頭骷髏龍某方面來說可以說是朋友吧?
  不過實際上他們也沒怎麼交流過,就只是那次繞著走一圈觀察後,骷髏龍用敲擊地板的方式表示了疑惑跟對於這個智人的不解,雖然瑟拉一個字都沒聽懂……後來是靠著用爪子在地上寫字來溝通了,雖然每次寫完瑟拉都要繞著他的字走一遍就是,不然根本不知道他在寫什麼。
  名字也是在那時候知道的,骷髏龍以前大概是界龍或是可以變成智人的演化龍,所以對於各種智人用語言意外的很熟練。
  他表明自己是自然死亡,意外變成了骷髏龍,本來是打算來這好好睡覺直到那群智人打完無聊的戰爭再出門,沒料到會在這裡遇到了存活的智人,並且也在聽完瑟拉的說法後對那個混帳龍有同樣的感想,是個瘋子。
  可惜的是他並沒有同意瑟拉帶著人出去的意思,就如他一開始所說的一樣,他是為了躲避戰爭才來這裡的,在戰爭結束之前他都不打算出去,雖然他不知道這是要打多久,不過就是,先躲再說。

  「我明白了,那我可以常常來找你嗎?」

  雖然瑟拉討厭龍,這邊可能要多個附註:活著的龍,但是對於在這種少數可以陪自己聊天的人她還是想多跟他聊聊天,以妨自己真的在這種地方瘋掉之類的。

  雖然被關在這種地方好像瘋掉才是正常的?

  卡斯哈爾─那頭骷髏龍─表示可以,但他希望可以聽聽故事,骷髏龍多半是活的過於悠久的龍而變化,多數都可以忍耐寂寞跟忍受孤獨,但如果有人願意來自己身邊講講話或是陪陪自己,沒人會想拒絕。

  龍也是會害怕的,他也是會覺得孤獨一人非常難受的。


  「這次是點字學的書……用念的可能比較麻煩,我用畫的……還是拿石頭擺?」
  瑟拉的手裡抱著大概七八本的書,裡頭有不少都是用圖片才會比較方便講解,不是他不想拿小說來講,但是上次已經把房間內最後一本長篇小說說完了。

  話說回來上次來時自己也把地圖拿過來給他看,他居然還能告訴自己哪裡畫錯了……果然這裡本來是他的住所嗎?
  但是他好像也沒有認得全部,因為他也只有提出某些地方哪裡錯了,但是自己所住的那個地方他反而完全沒有指,也沒有告訴自己有沒有畫錯。

  聽見一聲敲擊,瑟拉也跟著點點頭,他將多餘的書本放到了卡斯哈爾的翅膀下,拿起了其中一本寫著『輕鬆學會點字的兩三招』……雖然不明白這書名是什麼意思,反正上頭有好好標明點字就是。

  點字並沒有想像中的難以講解,主要是因為自己也用不到,所以學的途中反而感覺到奇怪……話說骷髏龍到底是怎麼看的,明明那龍頭什麼東西都沒有了,到底為什麼還能看見?

  停下擺著點字的手,瑟拉抬頭看著那個正在等待的龍。

  「卡斯哈爾,你真的看的見嗎?」
  其實這不是突然的好奇,只是之前沒有需要問出口的時候,畢竟之前他都是趴在那裡聽著自己念著書上的事情。
  爪子在地上敲了一下,那是肯定的意思,或許是在提燈的照耀之下看見了瑟拉的疑惑跟懷疑,卡斯哈爾動了動爪子,在點字旁邊寫字。

  『我的視力並沒有消失,只是以前那些彩色的景象我現在看到的都是偏灰色,而且我也會因為光的明亮度而有所影響』

  照著他所寫的字一邊走過去一邊唸著,意外的發現原來骷髏龍是真的可以看見阿……不過這好像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畢竟他當初就『看著』自己了。

  回憶前當初自己繞他走一圈,他也跟著轉了一圈看著自己一事。

  「那我們學點字好像有點多餘?雖然我當初只是因為好玩才要了這本。」
  點字學的書被她拿在手上,當初是真的覺得學點字挺好玩的,畢竟認真來講那時候她還認為這頭龍看也看不到……

  是說骷髏龍的爪子應該是沒有觸覺的吧……

  眼神掃過那白骨的爪子,瑟拉突然反省了一下自己當初沒有想清楚就亂拿。
  
  「咳,那我們學密碼?這樣溝通上應該會挺方便的?還是骷髏龍有別的溝通方式?」
  總之先不要承認自己沒有問清楚就亂教這事,先拉離一下主題問個自己另外好奇的事情吧。

  爪子敲擊了地面兩下,那是否定的意思,後面沒有傳來其他聲音也就代表著那些答案全部都是否定的。

  「…恩?骷髏龍沒有溝通的手段嗎?」
  畢竟目前遇到的所有龍都可以溝通,讓瑟拉以為骷髏龍應該也可以用什麼超不科學的方式…
  例如心音、靈魂之類什麼的,反正就是一些非物理的溝通方式。

  爪子又敲了下地面,瑟拉突然有種他們要找些特別的溝通方式,雖然多數時候都是自己問問題,然後他用爪子敲敲地面回答自己………其實這樣好像也可以齁?

  「嗚嗯,我看看有沒有其他的書…」
  反正溝通也是必須,雖然他平常不會在外面說話,但是有時候兩人溝通些情報也是必要的。
  瑟拉走到卡斯哈爾的翅膀下把書本一本本拿起來看,放在地上的提燈的亮光程度還不至於連這這些書的書名都看不清楚,只是有些小字要靠近些看而已。
  瑟拉專心的分辨著手上的書到底是在寫什麼,有些還會打開來翻翻裏頭的內容,所以她沒有注意到一直看起來沒什麼動作的卡斯哈爾慢慢的移動著頭,看著那時他們第一次見面時她所走的那條路,他就只盯著那,然後不知道為什麼的那對殘破的翅膀移動了一些,把在翻著書的瑟拉遮擋著,只留下光芒。

  「……?」

  瑟拉是感覺到了奇怪的風才抬起頭,翅膀突然遮住了自己也遮住了視線,他不知道怎麼了,卻習慣沉默而沒有問出聲音。

  爪子敲擊了地面,詭異的是這次敲擊了四次,瑟拉在過去跟他之間的默契僅僅只有一下是肯定,兩下是否定,三下是不確定或不知道……

  瑟拉沒有移動,他只是靜靜的移動了姿勢,坐在了地上。
  翅膀並沒有移開的意思,雖然很詭異,但是從這裡看過去才能真正注意到,原來骷髏龍的翅膀他們唯一還留有生前痕跡的模樣……之前才不是沒注意,而是因為太高所以沒看清楚!
  翅膀並沒有想像中的破爛,應該說……有點漂亮?雖然有點殘破,大概是因為死亡過程中的腐爛,或其他原因?反正就不是完整的。
  翅膀是白色的,跟卡斯哈爾的白骨色不一樣,更像是純粹的白,雖然在提燈的光照下有點暖黃色的感覺,但是在陽光下應該會是可以反射的白吧?還是其實真的就只是暖黃色,只是因為自己只有手上這盞燈的照明範圍太小所以才會以為是別的顏色呢……

  『好像不是很重要呢,不如先來看看還有什麼書………不過……』

  手往前伸其實也摸不到翅膀,但是瑟拉還是很無聊的把手往上舉著……坐在地上的她離最近的翅膀其實還有大概六、七步的距離,而頭頂的翅膀更遠,他就算墊起腳尖或跳起來也都是摸不到的。

  『我也真無聊……是說卡斯哈爾到底在做什麼……』

  看不到外面,雖然就算看到了也不能看清楚,但是瑟拉還是看著翅膀的空洞,雖然那些空洞不是在靠近身體的地方,不然就是根本沒辦法看到正前方的位置。

  隔了幾分鐘……大概是幾分鐘吧,反正現在對他來說時間也沒什麼意義,所以就當只是短短的幾分鐘,卡斯哈爾才移開翅膀,聽見了其他聲音,應該是尾巴或是翅膀的碰撞聲?

  「恩…有朋友來?」
  其實問出口的瞬間就覺得怪怪的,骷髏龍應該是沒有朋友……吧?

  不對,應該會有,畢竟那混帳都有了。

  爪子敲擊了地面一下,停頓了一秒後又敲了兩下……什麼東西?

  「是朋友……但是不是很熟悉的朋友?」
  瑟拉努力猜意思中,雖然他自己也不確定到底是不是,不過收穫了一次敲擊聲後確定是他說的這沒錯……還是他只是懶的說明?

  「恩……那我是不是應該回去?」
  雖然現在翅膀已經移開,他也沒有看見其他類似鬼火飄動的東西,但是他也許應該回去,而不是打擾別人……對吧?

  敲擊聲傳來了兩下,是否定的意思。

  「耶都?那我來念敲擊密碼的教學書?雖然我覺得大概很難……」
  其實剛剛被翅膀遮住前就找到了,不過就是不知道為什麼突然被擋住所以才沒提起,手上這本大概也是屬於初學者的……應該沒錯吧,雖然書名意外的很專業的感覺。

  除了敲擊聲外,她也看見了卡斯哈爾把自己的龍頭靠了過來,這是每次他在聽瑟拉念書時的姿勢,畢竟就算再安靜、再容易有回音,不斷大聲念書還是很痛苦的,龍頭靠近點確實比較好聽清楚,也比較不折磨自己。

  「恩…初級的使用…………」

  瑟拉移動了下位置,把自己的後背靠上卡斯哈爾的某根肋骨上,確認好不會摔進去或是自己不小心一個直接躺平後,他才拿起提燈照亮書上的字一點一點的念著。
  雖然之前有打算要礦工帽這種比較方便的東西,但是不低頭就看不見,而且有時候脖子反而更累,所以不如拿著這種手持式的還比較方便。

  是說有時候瑟拉都會覺得,卡斯哈爾聽著自己念這些其實就像睡前故事一樣,只是想聽而已,而不是真的在學或是真的在記著什麼,偶爾的聊天也像是敷衍一般,不過一般來說龍對於人應該都是這樣沒錯,所以也就沒有太糾結,再加上他願意陪自己聊聊天這也是件好事。


  「…今天先念到這裡?」
  今天忘記把水拿過來,意外的連六分之一都沒念完就覺得喉嚨很不舒服,雖然有一部份被自己用手或腳拍拍地面來簡單帶過,但是大部分還是要說話的。
  聽到了一聲敲擊後,瑟拉從口袋裡摸出一個用紙做的書籤夾在書裡,把這本書跟其他書整理、堆好後就打算站起來,不過他卻發現翅膀不知道什麼時候又擋了下來。

  「卡斯哈爾?」
  翅膀其實沒有擋住全部,就算真的站起來抱著這些書走出去其實也只是多繞了點路而已,問題是,為什麼?

  瑟拉看著那沒有動過的頭,龍頭雖然沒什麼可怕的,畢竟也看了很多次,但是這次怎麼有種一直被注視著的感覺?
  話說如果沒有意識到其實身後的肋骨裡有著那詭異的像是在飄浮的鬼火,這真的很像一個屍體,而自己就像在跟屍體對話的怪人。

  很久、很久,就這樣一直對視著,瑟拉覺得他可能都要睡在這裡的時候,她聽見了敲擊聲,兩次。

  「…?」

  否定的意思,但是否定什麼?否定自己其實有什麼事嗎?

  「阿…我只是回去睡一覺休息一下…或許洗個澡再睡?總之等我醒來我再來找你?」
  雖然不明白為什麼,但瑟拉還是交代了一下她一會要做什麼,並且承諾了她會再回來……
  但是之前並沒有這種情況的說,以前明明說要離開了也就只是收到一聲敲擊,為什麼這次會這樣呢?

  是因為被翅膀遮住的時候有誰,還是有什麼過來說了、做了什麼嗎?可是明明什麼聲音都沒有,而且做為龍的他為什麼要擔心這種事呢?

  瑟拉看著翅膀移動,回到了他平時的位置上,龍頭卻一動也不動的,繼續的『看著』自己。

  「……不然,你跟我回去?」

  其實她只是突發奇想而已,被拒絕也是理所當然的情況,而且就算真的跟他回去他那裏應該也沒有位置可以躺……那個屍體那邊也許可以,不過那這樣的話屍體要擺哪阿,被誤會的話感覺也很麻煩……

  「嗚哇?!」

  突然之間的震動嚇回了還在神遊的瑟拉,也同樣的讓他往後倒在地上,畢竟他剛剛整個人的身體重心其實是靠後的,完全是依賴卡斯哈爾的肋骨。

  「……卡斯哈爾?」
  瑟拉感受著震動往前移動,然後看著原本在自己身後的龍走到自己面前,雖然提燈的光亮看不見全部,但是他看到了龍頭在自己面前停了下來,還有類似催促的,爪子在地上敲擊的聲音。

  「阿……我用走的帶路好了,在上面我覺得我會迷路。」
  雖然不知道對方到底是什麼意思,但是坐到龍頭上這種事情怎麼想都怪怪的……是說他這是要跟我回去的意思嗎?!

  瑟拉可以說是錯愕的雙手抱上書本小跑步的往前走,這些書說實話挺重的畢竟數量不少,也許她真的該坐上去讓卡斯哈爾帶著自己過去?

  「卡斯哈爾,你可以等我嗎?」

  跑到了前面後瑟拉才想起紀錄點,同樣他也想起,也許他可以利用大門的方式把龍一起送過去?

  卡斯哈爾低下了頭看著瑟拉,似乎是在等她說話一般的停著。

  「我想測試一件事,我有跟你提過我的能力實際上是可以穿越空間的,你願意幫幫我,幫我關於門的測試可以嗎?」
  瑟拉並沒有去嘗試開過很大的門,主要原因之一是自己根本用不到,另一個理由就是……誰會沒事去測試這個拉!

  站立時龍爪敲擊地面的聲音其實超級的,不容易聽到,好在的是瑟拉剛好站在龍爪旁邊,所以就算沒聽到也能注意到。

  「那我先回頭一下,我把紀錄點丟在原本那裏…」
  畢竟還要再跑回來,瑟拉乾脆把書先放在地上自己跑回去拿紀錄點,來回其實不用多久,只是這樣跑來跑去的,有點喘。

  「卡斯哈爾,你回憶你記憶中最大的門,你可以穿過的那扇門,要一直一直想著那扇門…」

  瑟拉看著紀錄點對著卡斯哈爾說。
  門的外觀通常都是自己非常熟悉的模樣,雖然他知道如果他想著什麼門就是麼模樣,但是他平常也沒有需要去特別造哪扇門。
  記憶中最大的門,大概就是那個教堂的門了,雖然自己不只一次吐槽那扇門根本沒有完全打開的天,但如果是現在的話……

  「開門吧。」

  其實平常不用這樣說的,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今天會突然想這樣說出來,也許是在通知卡斯哈爾,也有可能只是突發奇想。
  手往前指,門確實的出現在自己眼前,雖然比起回憶中的似乎少什麼,但確實是一扇大門。

  「…成功了?」

  手往上抬,提燈照亮的範圍照亮了被突兀切掉的門扉,往旁邊一照,意外的,門的兩邊倒是沒什麼問題,唯一有問題的只有高度,也就是說高度最高只到那裏而已。

  「……阿,可以過去嗎?」

  回頭用燈照亮著基本上看不到頭的卡斯哈爾,瑟拉突然覺得他不如用走的好了……

  還在思考時門突然被白色的爪子推著,後自己也沒注意到的直接被打開,門後是自己房間外的那條通道,他記憶中那條通道很大一條,就算讓他過去大概也不會卡住或是造成落石。

  「…等、等下,會卡住吧?!而且我也不知道如果你硬是過去會不會把身體一分為二,我帶你過去就好!?」

  連忙拉住好像真的要嘗試過去的卡斯哈爾,瑟拉有點驚嚇,他怎麼不知道卡斯哈爾是這種這麼衝動的人???

  好說歹說總算是把龍勸著不要真的走進去,瑟拉抱起了地上早就被弄亂的書堆先是抱著走過去,雖然時不時轉頭確定卡斯哈爾還坐在那裏沒有真的闖過來後才關上門把書都放回房間,花了點時間找回被自己不知道放去哪的筆記本後才打開門回到卡斯哈爾身邊。

  「呼…這裡應該是這邊……雖然有點遠但是……?!!」

  突然感覺到雙腳沒有踩到地面上,一手拿著提燈一手拿著筆記本翻的色拉連忙回頭,發現自己已經被那張龍嘴給咬住叼起來,放到了他背上。

  「阿……我下來走也沒關係的喔,雖然比較慢……嗚哇哇?!」
  畢竟筆記本上畫的都是靠他的雙腳走過的,雖然這邊這條路依照自己所畫的是沒有叉路,只有某個類似Y字型的分流,但是也可能走錯……

  還沒把話說完卡斯哈爾直接動了起來,雖然他被放的位置在背骨上,自己往前抱住就好,但是一動也很嚇人阿!?

  感覺根本沒有被聽進去的感覺,瑟拉嘆氣。

  坐在骨頭上其實不太舒服,尤其是這骨頭還會動,各種意義上的弄得自己超級不舒服,但是速度卻很快。

  「到了,是說我怎麼下……卡斯哈爾!!」
  還想著要怎麼下去結果就被人咬著腰放下去,雖然他力道有注意所以不會很痛,但是很嚇人阿!!

  腳軟的被放回地上,卡斯哈爾如果還有肉身,大概會噴氣出來像是在嘲笑她吧,現在沒有血肉了,某種意義上還是很不錯的。

  「哈阿……還好其他人沒來不然我……」要怎麼解釋。
  瑟拉摸著胸口安慰自己至少只是要去煩惱關於住所跟其他事情,結果一轉頭就看見當初的五龍之一站在自己房間門口盯著自己跟身後的卡斯艾爾……

  神阿你是不是真的很討厭我。


  那個人不斷盯著似乎已經把自己當成守護者的卡斯哈爾,然後又盯著想躲到龍頭後面但是被龍頭給頂著不能後退的瑟拉,那副表情大概是在表示:「這裡居然真的有骷髏龍,然後你還把帶過來?!」

  恩,我真的遇到了,也真的把骷髏龍給帶過來了,但是這裡明明是你們挑的,我才是受害人……

  非常不想去面對他,可是他又在自己面前……

  『總之,我記得好像不久之前我才看到海爾克拉來過,請問?』
  還好手上的筆記本還有空位,不然根本不能溝通了,雖然他應該可以先回去房間拿筆記本。

  「阿……我們是來通知你,可以離開了。」
  男人大概是被後面那隻骷髏龍給嚇到吧,他的語氣並沒有像最初的一樣高傲,但是也不像是理解,而更像是…在交代什麼。

  等下?!
  『可以離開,不是說百年』
  「那是騙你的。」

  大概是覺得這種是難以開口,所以他停頓了一會才繼續說著。

  「我們沒有跟他一樣發瘋,當初把你拉下來甚至強迫你留在這裡,其實都只是在敷衍他,我們本來只打算把你留在這十年而已,十年之期已到,我來帶你離開。」

  十年……
  所以自己只在這裡待了十年?

  難以置信,他以為自己真的要在這裡無聊的待上百年,現在卻跟他說這只是玩笑……

  「開什麼…玩笑……」

  忘了自己在哪,也忘了自己明明應該用筆記本說話,瑟拉只覺得自己那些覺悟或是認命什麼的根本就是被當成玩具……

  「這算什……咳咳?!」

  還沒吼出的聲音被突然的震動給嚇得收了回去,後背被什麼支撐著兒沒有倒下,眼前是一片塵土飛揚,耳邊聽見了那個男人的叫聲跟質問,還有石頭或是什麼落下的聲音……

  「……卡斯哈爾?」

  他頭上肯定有翅膀護著,不然他也會被砸死的,身後的龍頭動了動,讓瑟拉重新站好後他抬起頭,撤下了翅膀。

  爪子在地上寫下了字,瑟拉看著,然後笑了……

  「這算什麼阿……」

  不曾有人幫助過瑟拉,他也不奢求被幫助,因為他知道沒人可以幫他,也因為他總是在拒絕幫忙。

  『我會幫你』




  瑟拉拉著自己的斗篷看著眼前這台太空梭,他轉頭看著自己的好友,感謝他的幫忙,即使他不明白自己為什麼要一台這麼大的東西,他依然幫自己搞到了。

  「說真的,你失蹤十年,回來後更加不見蹤影,現在又要我幫你找一台至少裝的下長二十,高十米的東西,雖然不是很難,但是這東西真的難找你知道吧。」
  『我知道』
  「可以告訴我妳到底是要運什麼嗎?」
  『恩,龍。』
  「……你開玩笑?」
  「恩。」
  「恩、恩?!你說話了?!」

  無視友人的驚呼,瑟拉拉著斗篷往前走,跟著貨物一同上了貨倉,他在離開前回頭看著自己應該會繼續待在地球的友人,拉下了兜帽。

  「謝謝你。」


  爪子敲在金屬板上的聲音意外的很大聲,瑟拉回頭,他看著從貨箱裡探出頭的龍,笑了笑。

  「我們這次降落大概會是在某個郊外,我會去跟人聯絡的你不用擔心,只是你可能要重新找地方住?
   應該不會比在那些地方難找,只是要辛苦你了…………恩,我知道。」

  手掌撫摸著龍骨,他的脖子上多了一個紀錄點的吊飾,只要不要相隔太遠,自己都能立刻找到他。
  感覺到手被反壓的感覺,瑟拉笑了。

  從今而後,他要考慮的似乎就不止要怎麼活下來,還有要怎麼練習念故事的技巧之類的?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29537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c356095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烏托邦活動】目利礦《1...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tp71812大家
小屋更新歡迎大家來逛逛,拜託給我一些熱情的通知啊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0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