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2 GP

[達人專欄] 命運改變之日 穿越時空的兩人與未來戰爭

作者:月河│2019-02-14 13:56:34│贊助:72│人氣:823
基於巴哈站規提醒附上圖片來源:https://forum.gamer.com.tw/C.php?bsn=60076&snA=4529956

2014年4月12日
 
  今天阿芸請假,聽她媽媽說,似乎是因為感冒發燒的緣故,詳細我不清楚,但她似乎頭很疼。
 
2014年4月13日
 
  今天的阿芸很奇怪,她對我說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話,還叫我別跟她說話,會干擾到她的思考。我還沒看過哪個小孩子會主動思考的,除非有人問問題。
 
2014年4月14日
 
  我跟阿芸聊昨天的話題,阿芸跟我說:「我才沒說過那些話呢!」然後就跟我絕交,不理我了,我內心很受傷,她明明有說過這些話。
 
2014年4月15日
 
  今天我在新聞上看到阿芸,她不知道為什麼跑去國防部,還講了些奇怪的話,被當作小孩子亂講話轟出來,並被告誡不准胡說八道,聽說她媽媽回家也臭罵她一頓。
 
2014年4月16日
 
  今天我和阿芸講話了,我覺得她變了,無論是個性還是言行舉止,都不像個小孩子。
 
2014年4月17日
 
  阿芸又恢復正常,跟我說了她今天早上家裡發生的事情,還說她根本沒說過要跟我絕交什麼的,明明她前幾天才跟我說,我還難過了一整晚,日記上也有紀錄……阿芸是不是人格分裂呢?還是精神錯亂?失憶症?
 
2014年4月18日
 
  阿芸三不五時就會陷入沉思中,她有時候看起來像個難以接近的大人,那雙深邃的瞳孔彷彿深不見底的深淵,想要窺視其中的奧秘完全無法。
 
2014年4月19日
 
  阿芸今天對我吐苦水,跟我說了很多事情,幾乎都是些我聽不懂的內容,她說我沒必要懂也無所謂,她現在只能跟我說這些,跟別人講的話,其他人都不相信,只會當作童言童語,只有我才會信,因為我是小孩子。她在汙辱我嗎?
 
2014年4月20日
 
  阿芸三不五時就會說些令人難解的事情,難道她提前得到中二病嗎?每次問她到底在想什麼或說什麼,她只會翻白眼回答:「你沒必要知道。」那妳為什麼要跟我說呢?我們不是從小就是最好的朋友嗎?女人心,海底針。
 
2014年4月21日
 
  阿芸要我把日記本給她看,我說不要!她還是擅自拿來看,還說如果不給她看,就跟我絕交。我不想失去她這個朋友,雖然她有點令人討厭又古怪。她翻到一年多前的其中一天……那是我開始寫日記的日子,那天我寫著自己腦中一片空白,什麼事情都不知道。
 
2014年4月22日
 
  爸爸曾經告訴我,只要是自己要做或是必須要做的事情都得持之以恆,我把這句話奉為圭臬,可能是因為這樣,才會讓我做事情都很持久。我開始看以前寫的內容,發現自己像是曾經失憶過一樣。
 
2014年4月23日
 
  今天是我的生日,媽媽煮了我最愛吃的白醬蛤蜊義大利麵慶祝,我真的好開心!阿芸也很難得的送我生日禮物,還告訴我要把握當下,因為未來世事難料。我不懂她怎麼有時候那麼難懂,講的好像她對於未來會發生什麼事情瞭若指掌。
 
2014年4月24日
 
  我翻到日記本的第一頁,看了好久,卻想不起來自己為何那樣寫。我好像……忘了什麼很重要的事情,真的很重要,我明明快要想起來了。
 
2014年4月25日
 
  阿芸又跟我說了些莫名其妙的話,當她問我知不知道台海戰爭時,我笑著回答這誰不知道呢?歷史課本上都有寫,老師上課也有講,除非沒在聽課或是讀書……但她堅決的駁斥說她不是在跟我講以前的歷史,是未來的事情,她問我有沒有印象。如果真是未來的事情,我怎麼可能會有印象?
 
2014年4月26日
 
  這天我的頭痛的要死,像是有蟲子在腦袋裡啃食大腦、小腦和腦幹,我把我知道的生物構造都寫出來,我覺得自己好像快想起什麼重要的事情,為什麼我想不起來呢?可惡!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這是詛咒嗎?
 
2014年4月27日
 
  那天上學的路上,我碰見了阿芸。
 
  阿芸似乎在等誰,她的背倚靠在便利商店的玻璃櫥窗上,低著頭玩手機。旁邊的自動門三不五時因為人的進出而開啟,發出一陣悅耳的音樂聲。
 
  「阿芸!妳在等人嗎?」我看見她的時候,便朝著她的方向大喊,這個音量幾乎可以讓方圓二十公尺內的人聽得一清二楚。
 
  她緩緩地把手機收進口袋,抬起銳利的視線盯著我。那頭長髮一如既往梳理整齊,在微風中飄逸,但是今天的她讓我覺得好像有什麼不一樣,這種感覺我無法訴諸於言語解釋。
 
  她將頭髮往後一撥,不發一語朝著我走過來。「阿文,我有話要對你說。」她的神情肅穆,完全不像是一個國小四年級的學生該有的。
 
  我偏著頭,疑惑的悶哼了一聲。「怎麼了?今天的妳又怪怪的了。」
 
  我們並肩走在人行道上,這裡的人行道總是人來人往,與停在騎樓下的一排機車並鄰。
 
  「如果說,我是從未來來的。你會相信吧?」
 
  「就算我說不信,妳還是會逼我信吧。」我抿緊嘴唇,她就是這麼蠻橫不講理的人,但是她的可愛讓我原諒她。
 
  「說的也是,但我是第一次承認這麼莫名其妙的事情吧?」她停下腳步。
 
  眼前是斑馬線,紅綠燈是綠燈的狀態,道路上車水馬龍,汽機車的喧鬧聲不絕於耳,幾乎要掩蓋過我們的交談聲。
 
  「好像是耶,妳之前一直扯些奇怪的事情。如果說這是中二病的話,可以寫成好幾本超長篇的奇幻輕小說了?妳要去當作家嗎?」
 
  「不,我不當作家。身為一個軍人,我的義務是保衛國家。」她嚴肅的說,聲音壓得很低,似乎不想讓除了我以外的人聽見。
 
  「軍人?妳現在玩軍人遊戲嗎?那我可以當上將囉?」
 
  「不,你是中校。文林中校,你有想到什麼嗎?」她正視我的臉龐,我們四目交會。
 
  聽見文林中校這四個字,我的腦袋彷彿被木棒重擊般震動。腦海中快速掠過幾個畫面,我的頭又開始痛起來,好痛!跟昨天一樣,我好像又要想起什麼事情來了。「妳別再說了……」我抱著頭痛苦的哀嚎,最後我跪倒在地,在地上打滾。
 
  腦海中浮現戰爭的景象,敵方的戰鬥機從空中飛過,好幾顆流彈掉了下來,引發劇烈的連環爆炸。人們在火海中慘叫、逃竄然後死去。我方的空軍部隊不甘示弱,跟了過去反擊。海上艦隊交鋒,雙方發射魚雷和對空導彈攻擊彼此。在陸地上戰火蔓延,武裝的士兵在殘殺人民,軍隊對峙時,戰車開進城市裡──
 
  「你還好吧?小朋友。」
 
  「要不要去看醫生?」
 
  「你的臉色好白,是回想起昨晚的惡夢嗎?」
 
  幾位路過的大人通通聚過來關心我,還將我攙扶起身。「我沒事。」我搖搖頭,按著太陽穴,剛剛的痛楚緩解下來了。那些……究竟是什麼畫面?為什麼我會看到這些,我明明是個對戰爭片完全沒有興趣的人。
 
  「文林中校。」阿芸再次說。
 
  這個名詞不斷的刺激我的腦細胞,似乎是具有活化功能的興奮劑,使我的腦細胞開始高速運轉。
 
  腦海中再次浮現新的畫面,長大的我因為戰爭從軍,加入軍隊之後開始與敵軍對抗,取得好幾次的勝利後官階逐漸提升,但是這仍然不夠,敵方的軍力是我方的好幾百倍,不管取得多少次勝利都不夠!得從最根本的問題開始解決,等到問題開始擴大就來不及了──
 
  我是為了什麼才回來十幾年前的世界?為什麼我都忘記了?那時候軍方接受時空研究所的提案,讓幾十位值得信任的高階軍官穿越時空回來,該不會──穿越的時候失憶了嗎?我怎麼現在才想起來!
 
  「想起來了嗎?文林中校。」
 
  「妳到底是……」我不敢置信的盯著阿芸。
 
  「你不用難過,我也是十幾天前才想起來。一開始記憶恢復時,頭真的痛得不得了。」她靦腆的露出笑容,雙手放在背後。
 
  一下子接收太多資訊了,我的腦袋完全轉不過來。需要一陣子消化才能吸收,否則會像吃太多刨冰的小孩子一樣拉肚子。我瞪大眼睛,沐浴在陽光下,感受著來大自然的溫暖洗禮。
 
  「可以讓我一個人靜一靜嗎?」我對阿芸說。
 
  「當然可以!」阿芸笑著回答:「有沒有覺得這個問題很熟悉呢?」
 
  是啊!十幾天前,阿芸曾經對我這麼說過。我整理腦袋中的思緒,整整花了我一個早自習加上兩節課,對於自己有疑惑或是不清楚的事情,我整理出來準備一一詢問阿芸,下課鐘響起時,阿芸也用眼神暗示我離開教室到別的地方講。
 
  我們來到五樓沒有人的走廊上,這裡大多是生物化學美術的上課地點,平時老師和學生都不會來這裡。
 
  「現在感覺如何,文林中校?」阿芸饒富興味的看著我。
 
  「別用那個稱謂叫我,阿芸。第一個,當初時空研究所有提到可能性的時差失憶症吧?」
 
  時差失憶症是時空研究所提到的一項疾病,這在進行時空穿越時可能會發生。當前的科技還不足以做到讓肉體進行,但是可以將意識進行數據化後傳送回以前的年代,但是這邊要提到一點。
 
  沒辦法選擇自己要回去的年代或是時間,這是一項目前無法解決的困難,第二個則是意識進行時空轉移時可能會受損,甚至有整個消失的風險,當然樂觀的情況是暫時性的失憶症,這也是很棘手的一項問題,要是失憶持續太久的話,能夠執行計畫的時間也會大幅縮水。
 
  「嗯,這個我也有印象。我們恐怕都罹患這項疾病,從你的日記推估,你花了一年多的時間恢復,而我……我完全不知道自己的意識是抵達哪個年代。這恐怕跟十幾天前頭部受到重創有關……」
 
  「頭部重創?妳怎麼都沒跟我說?」我瞪大眼睛,難以置信的盯著最要好的朋友。
 
  「嗯,除了你和我之外,沒有別人知道。因為我當下就想起不少事情,所以理解到事態的嚴重。」
 
  「第二個,為什麼妳會知道我的身分?」
 
  阿芸咧嘴一笑:「我也是軍方的人,知道文林中校這個人很奇怪嗎?何況你的名字很少見,你參與時空研究所的計畫還比我早一個梯次,我就在想不知道你有沒有成功。我找出好幾個參與計畫的人,他們都……雖然還有很多人,不過現在的我沒有足夠的資源去把他們找出來。目前為止,正式展開行動的人,除了我之外,好像沒有別人……」
 
  沒有別人?的確,當初提到時空轉移的時候,有提到這個成功率僅有百分之三十,就算失敗好了,在未來的本人仍可以活下來,所以大家都很放心的接受這項計畫,最大的問題還是莫過於一人一生僅能接受一次時空轉移,要是進行第二次,腦袋很可能會超出負荷產生負面影響,嚴重者可能會腦死。
 
  「第三個,戰爭究竟是什麼?」
 
  聽到這個問題,阿芸瞪大眼睛,彷彿在訴說著:「你問這啥鬼問題?這不是本來就該知道的嗎?」
 
  「好吧!大概是時差失憶症的後遺症吧,這可能要一段時間才會恢復。由我來跟你說明也無妨,你仔細聽好……」
 
  2030年11月,因為堅持台獨的一方與中共產生衝突,儘管有居中協調,仍然沒有達成一個良好的共識。戰爭一觸即發,導火線是中國對於台灣提出的一項不合理要求,延續當初一國兩制的條件,逼迫台灣屈服,否則將以武力進攻。
 
  結果是引發了這場大戰,台灣毫無疑問處於下風,開戰沒多久勝負馬上就揭曉,台灣陷入戰火中,民不聊生。美國那邊自然也派軍隊過來支援,卻敵不過對方,最後台灣落敗,不過這樣也就算了。居於落敗方的美國不甘心,於是向中國宣戰,畢竟台灣對於美國而言是太平洋一道重要的防線。
 
  結果第三次世界大戰就這麼揭開了序幕。
 
  「別再說了。」聽到這裡,我已經不想再聽下去。一切我都想起來了,我們正是為了改變這一切,才帶著重要的使命穿越回來。「我們該如何是好?身為小孩子,沒人會相信我們的話……」我忍不住往負面的地方想去,眼皮和肩膀垂了下來,宛如洩氣的皮球。
 
  「沒必要這麼沮喪!」她大聲的斥喝。
 
  學校的鐘聲響起。
 
  「說的也是,總會有辦法的,還有十六年的時間……」我握緊拳頭。
 
  「沒錯!我們會長大成人,而且絕對有辦法能夠化解這場無妄之災。」她信誓旦旦的說。
 
  果然還是我認識的那個她。那個穿著綠色軍服,精神飽滿站在最前線指揮和進攻的女強人上校。

新的部落格地址←喜歡我小說的各位快來吧!

要是以後巴哈掛了才能在茫茫人海裡找到我啊!(誤

我希望能跟支持我的讀者們當一輩子的朋友!要是沒了巴哈和一些小說網之後怎辦呢?

那就是來我的部落格!請踴躍發言和追蹤,只要是認識我的朋友都知道我什麼都能聊,

就算是隔壁老王跟小三分手了也能聊的!還有一個重點!!

我更新文章的速度在部落格比較快!!

你還不快來!!只要動動你的小手,按下我的部落格那五個大字,開啟新世界的門扉。

快點來追隨!!目標追隨人數1000!!

作者的話:

最近...怎麼說,一種經驗上的累積吧!再次體悟到那種壓倒性的實力差距。

就跟比克看到超級賽亞人第四階的悟空一樣,這只是個比喻。

我認真的想了好幾天,還是覺得學無止盡是句很有道理的話,很多事情都得親身體悟才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29375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3 篇留言

冽霜之境
想噓不能噓

02-14 15:56

月河
幹嘛這樣= =02-15 20:55
安•洛町斯萊堤
噓不了

02-14 18:23

月河
摸多嗨亞股02-15 20:55
Stewoaw
老實說,你又嗑了什麼

02-15 20:44

月河
沒阿 我昨晚喝了兩罐家庭號牛奶(誤02-15 20:5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2喜歡★gray052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謝謝中國央視讓我知道這部... 後一篇:我這樣是不是很奇怪啊?...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ot05191836喜歡推理的巴友
《徵信社的大小姐》更新到第二卷第二章05囉!歡迎來看看或訂閱喔!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4427770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4:3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