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蛻變之聲]活動番外 龍與半魔的物語

作者:小萌│2019-02-14 06:23:54│贊助:2│人氣:162
這是一個......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故事,一個關於過於溫柔的魔族和人類、十分活潑的武源、以及一條什麼都不懂的龍,他們的故事。

溫柔的魔族是個白色長髮的少年,常常都會帶著眼罩。少年平常都會跑去上學,似乎是為了訓練他們特有的能力。他認為單純的訓練能幫的忙,能做到的事非常有限,他喜歡跑到很遠的地方,接受不同的委託也好,去競技場和別人切磋也好,每次都弄到遍體鱗傷的回家,雖然他身邊的人,像是伴侶或是養母都展現出非常擔心的反應,但是他卻表現得一臉沒關係的樣子,不管是多嚴重是傷也只是一笑置之,畢竟他自己是最清楚的,他非常弱小,從不同的事件他察覺到自己的無力,為了能保護重要的人,他想要變強,不理會自己的傷勢,只為自己珍視的存在......啊啊。實在是溫柔過頭了吧。

這件事...大約是一年之前吧,也許更遠了,實際的時間已經記不清了,但總覺得這個故事單純是數天以前,發生在數個星期之內的事而已。

白色長髮的少年又一次以訓練自己為理由,不理會家裡人的反對,硬是離開家裡,去了離日輪丸算是有一段距離的黑城,為的就是去黑城那邊附近的森林執行接受了的委託,印象中內容大概是不知哪家的小孩跑進森林了。因為是黑城附近的森林,其中一個是非常著名的墮落之森,每年都會跑點怪物出來,裡面又好像長期有怪物。雖然不知道是不是墮落之森,但如果這麼幸運是墮落之森的話那小孩的性命基本上已經冷過水了吧,所以這份工作感覺上可以非常危險。委託人似乎除了盡全力花上所有財產,找任何有能力可以幫忙的人以外,就做不到什麼了,因為委託人沒有能力,戰鬥方面的,雖然有找黑城官方幫忙,但他心急如焚才會另外再找傭兵幫忙。

白髮少年在委託預定的搜索日的前一晚就來到了黑城,本身他有在黑城長期租下一間小房子,麻雀雖小,但五臟俱存,基本生活用的設備都是有的,正常的床舖,沙發,特別是廚房的用品很齊全,煮食爐,焗爐,微波爐等等都一應俱存。為什麼要特意在這裡刻意租下房子?為的就是方便少年訓練,相比日輪丸,黑城內的訓練場和競技場的數量極其多,偶爾去碰碰運氣,可以遇到不錯的對手,像是被另外一條龍叫作媽媽、拿雙刀的忍者女生,或者是長著黑色觸手,被龍叫作爸爸的男性,據少年所說,他好像一次都沒能贏過兩人,不是沒體驗過也沒見識過的刀法技巧,就是能力比不上對方被全面壓制。甚至還重傷到讓伴侶生氣了,他開玩笑的說幸好不用跪玻璃。

白髮少年調整好自身的狀態,來到黑城外的一個森林,當然並非墮落之森。第一、墮落之森過於危險,少年自己也不肯定自己能對付墮落之森裡的迷之怪物,墮落之森還是交給黑城官方或者是其他富有自信的人去吧。第二、少年覺得假若男孩真的是跑進墮落之森,大概都活不了,甚至連屍體也會被裡面的怪物給吃乾抹淨吧?因此少年認為沒有進入墮落之森的必要。在森林中盲目的走著,即使不是在墮落之森裡,但墮落之森的怪物有時還是會跑出來,即使黑城的士兵會打倒這些跑出來的怪物,偶然還是會有漏網之魚,徘徊在附近的森林中。少年的腳步聲在森林裡異常響亮,正常來說在森林行動應該盡量降低一切的聲音才對,但少年卻故意制造明顯的聲音,這樣做的理由是,如果男孩在附近,便會聽到少年的腳步聲,在森林中視覺從來都是難以依靠的,響音倒是十分可靠。

一道黑影出現在森林之內,啃食著森林裡面的生物,似乎是聽到少年靠近的腳步聲,黑影轉過來看向少年,光線照到黑影的身上,讓牠展現自身的姿態,原來是一隻墮落之森裡跑出來的怪物。少年拔出眼間的太刀,紫色的刀身上散發著淡淡的淺紫色氣體,猶如妖氣一樣,擺出架式面對怪物。怪物放低重心,壓縮腿部肌肉,一口氣爆發舉起右手向少年暴衝,右手上輕易能撕裂肉體的利爪擦過少年的臉龐,從剛剛怪物捕食的屍體可以看得出,這爪子異常危險,被打中一定不是輕傷。怪物再次衝來,少年向自己的左方一倒,剛好躲過爪子鋒利無情的襲擊,利用閃躲得到一瞬間同時反擊,一道半月型的紫色鋒芒切斷怪物帶著利爪的右臂,怪物痛苦的慘叫著,失去右手就本能地以左手向少年揮擊,少年壓低身體,利爪只擦掉少年數根頭髮,又一道半月型紫色鋒芒出現後,怪物連左臂也失去了,少年在怪物慘叫瞬間再接上一個轉身踢將怪物踢遠,拉開距離。只剩下獠牙的怪物抬頭看向天空,來了一道憤怒的仰天長嘯,估計是想以自己的怒吼令少年恐懼,打亂少年的陣腳吧。怪物向少年衝過來,張開牠的血盤大口,但少年似乎沒因為怪物的吼叫而感到不知所措,反而只是冷靜的舉起手,只見少年舉手瞬間,天空便掉下來一把全黑的劍,剛好將打算以獠牙咬殺少年的怪物整隻串在地上,怪物整隻失去了生氣,少年十分謹慎,走近怪物將怪物切成碎片,他不清楚這些怪物的生命力如何,這樣的做法是最保險的,至少他是這樣想的。但森林的樹木後走出來數隻同樣的怪物,不懷好意的看著少年,少年脫下眼罩,血紅的左眼發出淡淡光芒,頭上不知什麼時候多了黑色的角,雖然只有一邊,身後也出現了八把浮在空中,具科技感的太刀。

「來吧,怪物。」

少年手上的紫色利刃指著怪物群,浮游太刀在背後猶如翅膀,少年在此刻將化為怪物帶來終結的利刃天使,或者說是魔才對。

「感覺不妙吶,獸潮快要來了嗎?雖然會跑怪物出來,但也太多了吧。」白髮少年甩走刀上屬於怪物的血跡,太刀順著刀鞘滑入其中,把眼罩戴回去,頭上的角背後的利刃翅膀都消失了,周遭都是怪物肉體的碎片。他摸摸臉上的傷口嘆嘆氣,心裡想著不小心受傷了,又要被罵了,以前總覺得自己怎麼受傷也沒有所謂,反正自己一點都不重要,大家也不會重視自己。直到重要的家人變多了,直到重視自己的人出現了,少年才開始注意自己的身體,盡量不讓自己受傷,他不希望自己的家人會因為自己而傷心,他不覺得自己值得別人為他去傷心。同時也在擔心怪物這樣多,男孩到底能不能存活下來呢,會不會已經成為了這些貪婪地吞噬一切的怪物,牠們的盤中飧呢?帶著這樣的疑問繼續上路,反正沒看到屍體,少年是不會相信男孩已經死去,抱著那微乎其微的希望前進。

愈接近晚上,怪物出現機率以及數量似乎也漸漸增多,果然不止墮落之森,在墮落之森附近的地方也是相當危險,到底為什麼男孩會走到這麼危險的地方?如果有機會遇到他的話,真的想問問他原因,少年這樣想著。「吼!!!!!!!!」在少年思考的同時,一道響徹雲霄的吼叫聲從遠處傳來,少年沒想太多,直接以最高的速度向聲音來源傳來,映入眼簾的是一個男孩捧著一些樹上摘回來的果實跌坐在地上,而怪物高高舉起爪子準備抓下去的畫面。「糟了......!」

「撕~~~~~」一聲衣服的撕裂從森林傳出,鮮血飛向空中再灑落到地上,將地上的綠色植物染成血紅,開玩笑說的話,這些植物得到養分了呢。少年看著流出鮮血的傷口,懷中抱著那個受驚的男孩,右手上拿著早已出鞘的利刃,怪物沾著血液的手臂斷掉跌在地上,怪物再次吼叫著。少年輕輕的把男孩放在地上。「會有點黑,但不用怕。」黑色的圓形護罩包住了男孩,黑色的完全吸光性讓球體的內部完全沒光線,希望男孩別那麼剛好怕黑吧,當然外面也看不進去,又不是玻璃。同樣的,少年召喚出八把浮游的利刃,像剛剛那樣如法炮製,把所有怪物給切成碎片。確認周遭完全沒怪物了,少年才解除包住男孩的球體。

「能走動嗎?」少年這樣對男孩問道。

「走...走...走不動...我的...腿軟了....」男孩以顫抖著的聲音回應著少年。

少年嘆嘆氣,看看天空已經快要晚上了,自己的身體狀況也不容樂觀,於是便一手抱起男孩,將男孩帶到剛剛路過的山洞之中,將入口稍微封住和隱藏起來,防止被怪物發現,簡單的生了個火,晚上的森林溫度可是非常的低,而且火除了提供溫暖,也能提供光線呢。男孩坐在火邊,烤著剛剛弄回來的漿果,烤漿果其實蠻好吃的,而且有火源在,不用白不用。「唉......」而少年則在包紮傷口,腦海裡只想著『該死,這次一定要被罵死了,她一定會超生氣的火起來,嗚....誰能救救我...』,然後嘆了口長氣。

「呃...剛剛,抱歉......」吃著烤漿果的男孩聽到在包紮的少年嘆氣,有點不好意思的道歉著,然後遞給對方一串烤漿果。少年接過漿果,然後搖搖頭。「這是工作,不用和我道歉。」

「反而我想問你,好端端的為什麼會走失,走進來這麼危險的地方。」少年一口咬下烤漿果,一邊問道。

「因為...鬧脾氣...爸爸不喜歡我出外面玩,一直要我唸書唸書和唸書,所以我就跑掉了,逃跑了。但是我迷路了......就靠拾樹上的果實吃,直到剛剛...遇到那些怪物......」男孩低下頭,有點慚愧的回答道。

「別逃跑,不喜歡就正面面對,大聲的說出來。還是不行就拿出實績讓他啞口無言,這比逃跑來得實際,又不會令人擔心。」少年輕輕的敲了男孩的頭一下。

「從來沒有人會這樣建議我呢,大家都只說爸爸是想我好,都沒理會我的想法,只有大哥哥叫我說出自己的想法,還教我方法呢,謝謝。」男孩摸摸被輕敲的頭,笑著的對少年說。

「......睡吧,我會負責守夜,明天要帶你出去,好好休息,我可背不了你太久。」少年對男孩說,把衣服的穿回來,拿起武器。

「嗯。」男孩點點頭,便躺下了。

少年好奇的拿著火把深入洞穴,畢竟守夜一整晚都坐在那邊蠻悶的,真的有可能會睡著。火把照亮洞穴的深處,前方似乎有些光亮.......是照射進來的月光,洞穴深處的地方,頂上有個大洞呢,再走進去,似乎還有一個空間......但那個空間異常的漆黑,簡直是伸手不見五指。「咔。」似乎有什麼倒下的聲音,用火把稍微照亮,那是一隻蛋,一隻黑色為基底色,帶有紫色不規則線條的蛋。紫色的線條猶如心臟的脈動一樣,有規律的閃爍著,少年摸了摸那顆蛋,有溫暖的溫度,還能感受到蛋在活動,是生命的跡象。但是這邊如此荒廢,這裡的環境一點都不像有什麼會回來照顧,何況即使是找食物,也不會離開蛋太久才對,或是卵生生物的夫妻分工,一隻負責守護著蛋,一隻負責出去找食物才對。於是少年決定帶走那隻蛋,因為他覺得即使蛋在這裡還有生命,也不能保證之後會繼續安全,先帶走,黑城應該能買到保溫裝置才對,即使沒有,日輪丸也一定會有。

「喂,該起床了,要趕回去了。」少年拍拍男孩的臉頰,怎麼會睡得這麼熟啊?是因為這幾天在外面提心吊膽的都沒睡好嗎?少年繼續戳戳男孩。

「讓我多睡十分鐘......」男孩轉過身去,卷曲著身體,少年嘆嘆氣,召喚出六面浮游盾,讓它們互相磨擦,發出極為刺耳的金屬磨擦聲。

「嗚!!!!!醒了,我醒了!快停下來!」很明顯的這非常有效,大概沒人會喜歡那麼刺耳的金屬磨擦聲。

「睡很爽喔?不是說了要趕路,還賴床到底是?」「抱歉......有大哥哥在令我很安心,然後睡太熟了......」「算了,走吧。」

「對了,坐上去,然後你不會暈車或怕高吧。」少年指指浮遊盾,少年用兩面盾形成了一個坐椅給男孩坐上去,用三面盾牌拿起那顆稍微巨型的蛋,剩下一面給自己用。少年先一拳揍開所有他塞在山洞洞口,用來阻擋怪物進來的石頭,男孩似乎有點驚嘆少年能一拳揍開石頭牆。走出山洞,少年控制盾牌慢慢升起,高於森林的樹木之後,便開始向黑城那巨型顯眼到爆炸的城牆方向飛去,在空中的視野果然好很多呢,輕易就能找到正確回去的方向。回到黑城內,優先的事情當然是先帶男孩到他的爸爸那邊的大宅。

「真...真是太感激你了!」委託人哭著的緊抱著自己的兒子,然後對著少年不停的猛鞠躬,最後臉帶感激之情的把報酬交給少年。

「也多認真聽聽這男孩說話吧。」少年留下這一句忠告,便靜靜的離開了大宅,留下呆呆的只會在原地說「好的好的...」委託人,和眼睛閃亮,一臉敬佩的男孩。「謝謝你!大哥哥!」

離開了大宅,少年接下來的目標就是,理解手上這顆特別的蛋是什麼,還有找器具去孵化這隻蛋。經過黑城裡面和寵物相關店舖檢測,這顆蛋似乎是龍蛋的樣子,但這個特別的花紋連他們也不知道是哪種龍,少年向他們買了一個能為這隻大蛋提供溫度的孵化器,為了買這個龍蛋孵化器,他花了大部份委託得到的報酬。孵化器是一個像圓盤的東西,中間凹了進去,可以把蛋放上去,然後會微微發熱來給蛋所需的溫暖,但少年總覺得外型就只是像一個......寵物用的飯盤?「這個飯盤,真的貴......」

將龍蛋放在床邊的角落,啟動這個孵化器的開關,中間的紅燈亮起,圓盤下方似乎有一圈淡淡的橙光,紫色紋路的閃爍似乎慢了一點,這大概是給牠溫暖後,平靜安穩下來的意思?少年這時候還在想著這孩子孵出來之後要怎樣做,先照顧一輪這是肯定的,但之後呢?要放生?還是當成家人繼續照顧?還是替牠找回牠的父母?但蛋猶如被丟棄一樣被放在那邊,真的能找得回牠的父母嗎?找到了牠的父母真的會開開心心,很樂意的接收回這孩子嗎?少年實在非常擔心最壞的情況是,牠又一次的被丟棄,雖然不清楚是不是,但這孩子已經有著和自己類似的經歷,實在不想牠再經歷一次。

委託已經完成,先和家裡的人報個平安之類吧,少年拿起手機,開始給家裡的人發訊息,對方的頭像是個金色頭髮的女生呢。

「嘿,我的工作是完成了,但發生了點事我還要多留一段時間。」

「工作辛苦了呢,沒受傷吧?怎麼了嗎?」

「就單純,我拾了顆蛋,因為把蛋拿過來的話蠻麻煩,所以我就想先留在這邊,至少孵出來再說。」

「嗚...好叭,要盡快回來喲,那個......愛你喲......///」

「我...我也是///」

回完訊息的少年有點臉紅,然後因為快到晚飯時間了,少年便出去買晚餐的材料了,吃完晚餐用了一下電腦便跑上床打算睡覺了。少年是特意把蛋放到床邊的,這樣他能在睡前看看蛋的狀況,摸摸龍蛋,似乎即使依然只是一隻蛋的形態也好,還是能讓人感受到龍強大的生命力,然後少年便入睡了———

接下來大約一個星期左右,少年每天早上都會跑去訓練場報到,晚上就回來做晚餐、用電腦或是和家人發訊息,中間也有試試替蛋洗澡,蛋好像會抖動一下,表達出開心的情緒的樣子。

於某一個晚上,微微的咔啦咔啦聲響起,但聲音很小,所以並沒有吵醒在熟睡的少年,而聲音的來源便是那隻特別的龍蛋,從裡面出來的是一條小龍...雖說是小龍,但體型比普通的寵物大一點,該說真不愧是龍嗎?牠身上有著淡淡的紫色紋路閃爍著,而身體本身是黑色的,在房間的黑暗中猶如隱藏了身影一樣,就像那顆蛋一樣,如果不是月光,也許只會看到一些紫色的線浮在空中閃耀一樣。小龍是以雙腿站在地上的,牠伏在床上看看少年,思考了一下,然後爬上了床,靠在少年身旁睡著。

「嗯......好重...嗯?是龍?」少年緩緩的張開雙眼,看到自己的身旁躺著一隻龍,先是有些許驚訝,然後看看旁邊地上的蛋殼碎片,少年大概理解了,身旁這條龍就是那顆蛋裡孵出來的。少年戳戳身旁的龍,龍抖動了幾下才起來,慢慢的張開眼,看向少年。「哇~」然後小龍抱上了少年,少年也抱起小龍。「哇,剛出生就這麼重還這麼黏我,到底是......?」少年有點嚇到的樣子,聽說生命即使還沒出生,也能感覺到外面發生的一切,能知道什麼樣的人對自己做了什麼,又或者是印痕效應吧,把出生第一眼看到的生物認作父母之類。不過不管是哪樣,甚至這孩子不理會少年,少年也決定了要照顧牠了。

「等我一下喔,我做點東西給你吃。」少年起來,走進廚房,但......那孩子一直黏著他,似乎不願和他分開的樣子。

「嘿,我說孩子,能不能先放開我......這麼我煮早餐會覺得很辛苦的。」少年摸摸那孩子的頭,微笑著說。

「哇~!」那孩子卻猛力搖頭,少年嘆嘆氣,只能這樣被抱著煮早餐了。「那你抱穩啦!」

滿桌子都是早餐,少年將那孩子放在桌面上,讓牠開始吃早餐,,牠也很開心的清掃著早餐,而少年...則坐在椅子上喘著氣。「嗄...嗄...從來都沒試過煮東西煮得那麼累......」少年拿起一根薯條,含在嘴裡晃著,思考著接下來該怎麼做,該先把牠養大一點?還是現在就帶去找父母?還是放生?在少年思考著時,那孩子突然咬著少年口中的薯條並吃掉了,然後眼睛閃亮的,一直在吃薯條。「誒?你這孩子...真是調皮。」「哇~」少年笑了笑,摸摸那孩子的頭,不打算想那麼多,先和牠生活一陣子吧。

少年帶著那孩子出門,像牽著小孩子一樣牽著牠在路上走著,沒想到龍的學習能力有點強了,光是在家裡,在才牠面前走動了一下,牠就學習了怎麼雙腿行走了,雖然牠似乎本身就是雙腿行走的類型。在路上的人們看著龍都嘖嘖稱奇,也許是龍在黑城裡並不算常見而令人感到新奇吧,也有可能是就算其實龍不少,大家都很少會這樣把龍帶出街吧?又或是龍們都變成人型沒被察覺也是有可能。少年似乎是想依照平常的行程先到訓練場吧,少年進了一個單人用的訓練場,先選了不會動的目標練練手,那孩子看著少年揮劍的動作似乎很有興趣的樣子,一直興奮的跳動著,猶如在說我也想學的樣子呢。「哇~!哇哇~~!」

少年笑了笑,拿了一把訓練場的木刀給那孩子,然後再控制系統具現了一隻不會動,體型比較小的目標給那孩子,然後少年繼續練習著劍術,但稍微分神留意著那孩子,雖然動作極為笨拙,破綻也極大,但至少牠做出的動作,有著少年的影子。這完全激起了少年的興趣了,少年開始教導那孩子練習劍術,讓兩腿行走的龍學習智人用的劍術似乎是一件可行的事呢。日復一日,也許這孩子的劍術能比得上自己,不...以龍的身體能力來說,甚至比自己更強也不是一件意料之外的事呢,少年這樣堅信著,臉上帶著期待的笑容。訓練完後,少年帶著龍去吃午餐,但牠的食量之大......少年心想要勤力的找委託了......而那孩子也只是天真無邪的享受著。就這樣日復一日的生活,竟在不知不覺中過了數個月,那孩子竟然已經長到了一米多高,快要和少年差不多高了。

少年試著帶那孩子執行一些簡單的委託,類似幫忙清理怪物之類的,回去當初那個拾到那孩子的森林,一些回憶湧入少年的腦袋,沒想到自己的伙伴又多了一個呢,也許這是緣......不行,少年不敢想像那個詞語,總覺得這一切對他來說都太幸福了,幸福得有點可怕,猶如引人墮落的虛假美夢一樣。「哇...?」那孩子擔心的拍拍少年,少年很快便回復精神,心裡想著可不能讓這孩子擔心自己呢,他要負責保護大家嘛,至少在少年的想法中,不管是哪一位家人,他都想要守護好,而首要就是不能讓對方擔心。

今天看到的怪物種類似乎變多了,果然獸潮慢慢逼近了嗎?除了上次看到,手帶利爪的怪物多,還有帶著數根觸手拖行著的怪物,還有四肢沒有指頭,但卻異常粗狀,手腳猶如重鎚般的怪物,甚至還有在飛行的大蟲子。「這數量,要小心點呢。還有些沒看過的......先不要隨便靠近,明白嗎?」少年躲在一旁的草叢裡,對旁邊的小...都不小了,已經長大的那孩子說,牠也點點回應,少年遞給那孩子一把刀,自己便先向一隻落單的利爪怪下手,第一擊直接致命,將利爪怪切成了好幾段,但牠的吼叫也引來了附近的怪物,在重鋸怪慢慢向少年移動時,觸手怪就已經先出手,觸手怪的四根觸手伸長並向少年飛去,猶如要將少年給刺成肉串的樣子,但在多次面對某位右手是觸手而且數量速度和強度都更為恐怖的能力者的洗禮後,區區這種怪物的觸手根本是小巫見大巫,輕輕一揮手上的太刀便應聲切掉兩根觸手並順應向下閃躲,拉住怪物的觸手硬把怪物給扯過來,一刀給觸手怪刺了個透心涼,如果這觸手怪有心臟的話,然後老規矩切碎。剛解決觸手怪,重鎚怪就剛好走到少年的面前,腿部用力一踩,一鎚向少年無情踩去,但少年向後一跳,勉強的躲開了,可是重鎚怪的拳風影響氣流,令少年失了平衡,飛行著的蟲子趁機攻擊少年,在空中無法改變方向,要被刺中了......!

「吼!」此時那孩子張開翅膀衝了出去,用手上的刀將蟲子切成兩段,少年也剛好跌坐在地上,算是避過一劫了。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重鎚怪接著用手部攻擊少年,少年已經趕不切起來閃避,他舉起刀想要防禦,但那威力,即使防禦了他也能沒事嗎?似乎不會......「哇哇!」

突然少年發現自己像向下跌了一段距離,看看周遭,這是一個完全漆黑的空間,雖然漆黑,但卻能看到自己。「這...難道我被一鎚打死了嗎?」少年疑問著。

在外面看,重鎚怪鎚了個空,少年猶如瞬間消失了一樣,完全不見他的身影,下一秒少年居然從重鎚怪的影子中出來,把重鎚怪削成了人棍,再刺穿身體,結束這場戰鬥。

少年在漆黑的空間,發現能向上浮起來,看到一道光亮...穿過之後居然是重鎚怪的背後,便偷襲怪物,瞬間結束戰鬥。然後坐了在地上喘著氣,差點被恐怖的攻擊擊中,大概普通人都不可能完全沒事的繼續吧。那孩子馬上上前來關心著少年,蹭蹭少年。少年摸摸牠的頭,面帶微笑的向牠道謝。「謝謝你,你救了我呢,不用太擔心,我沒事。剛剛我突然消失,又能在那怪物身後穿出來,是你做的嗎?」那孩子聽完,歪頭想了想,然後點點頭,似乎是在說「對,那是我做的!」的樣子。

「真是厲害呢,多虧你我才沒事呢。」少年笑著的對那孩子說,但笑容背後,更多的是悲憤以及無力,應該要由他去保護那孩子才對,現在反而是被保護了,他的內心實在過不去。有人說小孩子感受情感的感覺比成人敏銳很多,那孩子似乎察覺到少年背後的心情,便蹭蹭對方,舔了少年的臉龐一下。「哎呀...完全沒想到會被看穿.....」他苦笑著說。然後便帶著那孩子繼續完成委託,這次少年覺得,都被看穿了,就...稍微...和對方配合一起吧,在兩人......應該說一人一龍的配合,再依靠剛剛首戰的經驗,算是有驚無險的完成了。
回到家裡少年又做了一頓豐富的菜餚給那孩子享用,畢竟牠很努力,又救了自己,自己也就只能做到這樣的事回報牠了,少年是這樣說的。

再一起解決數次委託後,少年決定帶那孩子先回一次自己在日輪丸的家,坐了快整天的列車後,一人一龍總算是到達日輪丸,回到自己的家了。

「我回來......誒?!」少年一打開門便被緊緊的抱住了,抱住少年的人,是一個金色長髮的少女。「歡迎回來......好想你...我好想你喔......」

「抱歉我晚了回來呢。」少年摸摸懷中少女的頭,溫柔的說道。「真是太晚了......太晚了啦...」

「咕....」那孩子看著門口在擁抱的兩人發出低沉的吼聲,似乎在問「我能進去了沒...」的樣子。

「喔喔,這就是我說的突發事情了。」少年指指身後的那孩子說,然後讓牠先進來。

「是...是龍?」少女似乎第一次看到龍,有點驚訝的樣子。然後一個粉紫偏白髮色的女孩抱著一隻水獺跑了出來,但她的反應和少女完全不同,似乎......比較興奮,甚至興奮得在不停跳動,水獺倒是有點害怕,畢竟對方體型大那麼多,遠處一隻胖貓微微睜開一隻眼睛看看,沒有什麼反應,閉上眼似乎又睡回去了。「你回來啦~歡迎回.........哇....這是...是龍哇!像電玩裡的一樣!」

「吼......」那孩子對水獺慢慢的伸出爪,張開像巴掌一樣,水獺也有點害怕的抖動著伸手,當兩隻生物的手碰著一會兒後,隔膜像是消失了一樣,水獺也停止顫抖了,甚至還從女孩的抱抱中鑽出,圍著那孩子一邊跑一邊哇哇叫。好像一見面就已經成為好朋友了呢。

「對的,這孩子是龍,我做委託時拾到隻蛋,孵出來就是這孩子了。」少年笑著說還拍了拍身旁的那孩子。少女先是和牠打招呼,然後好奇的問道。「你好喔~對了,牠叫什麼名字?」

「呃,沒給牠取名誒......」少年和那孩子同時猛烈顫抖一下,一個是突然驚覺自己沒給牠取名字,一個是突然察覺自己還沒名字。少女嘆嘆氣說。「你喔,快點給人家取個名字喔!真是的,這兩個天然呆......」

「嗯......絆...絆如何?總覺得我和這孩子可能有什麼牽絆才能找到牠。」少年一邊摸摸那孩子的頭說,牠也似乎很開心很滿意的小聲吼叫著。

「絆嘛......還不錯吧,算你了~」少女笑著說。「先去洗澡吃飯和休息叭,你們應該也累了~?」

少年與龍......不,現在應該要稱呼牠做「絆」才對,少年和絆就這樣和平的回到家裡,當晚上睡覺的時候,絆也會跑進少年的房間。

「抱歉吶,你介意絆也一起睡嗎?這孩子好像很黏我的樣子......」少年苦笑的說道。

「嗚~好吧,真拿你沒辦法~」少女摸摸絆的頭,然後又躺下了,和少年一同進入夢鄉,當然絆也一起......就這樣大家一同生活了數天,絆已經長到兩米高了......少年和少女都對絆的成長速度感到非常驚訝......這孩子長真快啊。

在某一天晚上,2米高的龍在大家都睡著的時候,發著淡淡,沒影響到其他人睡眠的情況下,變成了人型,一個看上去和女孩差不多年紀的女生,躺在少年身旁,但她身上沒有衣服,就這樣抱著少年的手臂繼續入睡。

「嗯...什麼軟軟的......」少年感受到應該抱著絆的手的掌心傳來柔軟的觸感。「啊...」但聽到的是女生的嬌喘,少年抖了一下,再揉了兩下,還是傳來女生的嬌喘聲。

「什麼啊......嗚哇?!」少年張開眼看看那到底是什麼,是一個沒穿衣服的女生在床上,當然被少年的驚嚇聲吵醒的少女也看到了。

「那個~?能不能解釋一下~?」人家面對的是砂鍋大的拳頭,現在少年面對著砂石的拳頭,恐怕會...更傷更痛。「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樣,我沒有...咦?絆呢?」

「呵~尼叫禾嘛~?Master?」女生微微的張開眼,打了個呵欠,揉著眼睛問道。「總...總之先給她穿個衣服再說哇!」少年喊道。

(約十分鐘後)

「所以......你是絆,對嗎?」少年這樣問道。

「素的~」絆這樣回答。

「沒想到原來龍可以化為人型......差點要被打穿了...」少年扶著額頭說。

「抱...抱歉嘛...」少女低下頭說。

「那麼,重新自我介紹吧,我是刃,御影刃,現在算是你的飼主。」少年這樣說。

「我叫艾布爾喔,是刃的...刃的......女友...」少女臉紅著說道。

「我的名字是夜璃~多多指教啦絆姐姐~牠是喳喳哦!」女孩笑容滿臉的說著,然後將喳喳遞給絆,絆抱著喳喳,微笑著。

「刃...艾布爾...夜璃...還有...喳喳,巧的~!禾會記豬滴!」絆蹭著喳喳說,感覺毛毛的暖暖的。

「看來要教一下她說智人的語言了。」「是呢~」刃和艾布爾互相對視,笑著說。然後刃看向絆問道。「你再叫一次我們吧?」

「嗯......Master!夫人!妹妹!喳喳!」絆指著刃,然後艾布爾,之後是夜璃的說,最後緊抱喳喳。

「呃...不能換一個......」「絆喜翻醬子叫!」「好吧......我去煮早餐......」刃嘆嘆氣,起來去煮早餐。

一會兒後,新鮮的炸薯條和雙層起司漢堡就做好了!一人一份!

刃咬著薯條思考著,該怎麼教絆學習智人的語言呢,總不能送一條龍去上學,刃自己也不放心。但是刃又沒有教學經驗,怎麼辦呢~

突然口中的薯條被咬掉了,嘴唇還碰到了......!是絆!和第一次時一模一樣!

「什....什...什...絆你幹嘛啊,這樣不行啊!不能這樣做的!」刃害羞的說著。

「之前,不都,醬子做?」絆吃著薯條說。

「因為那時......總之現在開始不行,好嗎?」刃嘆嘆氣,連常識也要.......!

「巧叭。」絆繼續享受著早餐。

「嗚......我也要啦!」一旁的艾布爾忍不住出聲,一臉羨慕...!

「不不...艾布爾你別跟著...嗚?!」「夫人,請用!」在刃還在說話時,絆拿起一小束薯條塞到刃口中。

「我不客氣囉~」艾布爾直接親上去,然後咬掉薯條。「好吃~~果然刃的廚藝很棒呢~」

只剩刃在臉紅什麼都不敢再說了,求刃的心理陰影面積(#

—————————————————————————————————————

又過了數個月之後,絆已經成長很多了,龍型態的絆已經進不了也留不了在家裡,所以絆已經習慣維持在人型態了,而且隨著龍型態的成長,化為人型時的型態也產生變化了,以智人的標準來說,大概是十三歲長到十六歲吧,外型來說也就是由蘿莉變成了少女。連語言能力也變好了很多,由一開始的奇怪發音變成了標準發音了,只是她的自稱和對別人的稱呼......不知道是因為和夜璃玩遊戲還是看了些什麼,變得有點...中二?絆現在是以「吾」來自稱,稱呼別人則是用「汝」,夜璃是說和絆玩了一隻遊戲,裡面的龍也是這樣自稱的......好吧。這樣一來絆算是融入了他們的生活了,這大概都歸功於這家人的溫柔吧,溫柔地照顧明明只是拾回來的自己的刃,和刃一樣溫柔教會自己很多生活知識的艾布爾,還有毫不介意自己是龍,會黏著自己和自己一起玩的夜璃,體會到前所未有的溫暖,和還是蛋的時候那冰冷的感覺不同,本身還是龍的模樣子和刃一起生活已經很開心很快樂,現在有了這麼多的家人更是暖透了絆的心。但在絆的內心深處卻有種......連自己也不會形容的感覺,也許是違和感?甚至覺得自己根本成為不了他們的家人,因為自己可是條龍啊。

「嘿絆,別在發呆了,該走囉。」刃戳戳正在低頭思考的絆的臉龐。

「嗯?去哪裡?」絆抬起頭,歪著頭的問道。

「不是說了嗎?我們要......」「我們要一起去訓練場對練啊~幾天之前不是和絆姐姐說過了嗎~?」刃打算回答絆的問題時,站在刃後面的夜璃探出頭來,搶先在刃之前解釋道,刃也只是嘆嘆氣,倒是沒什麼不悅的摸摸夜璃的頭,夜璃一臉開心的笑了。「謝謝解釋。」「嘻嘻~~」

「吾了解了,走叭。」絆站了起來,先將腦海裡的煩惱丟到了一邊,跟著雙人到訓練場。

到達訓練場後,刃熟練的先開啟虛擬戰鬥模式,也就是類似虛擬實景的東西,能重現大部份場景,被攻擊到也不會受到實際傷害,痛感也能調整,刃這次先關掉痛感,雖然平常他是不關的,為了習慣痛感。

刃這次選了城市作為場景,沒什麼特別想法,單純想選而已。

「怎樣?我和絆先對練一場?然後再讓夜璃和絆對練?」刃向兩位女孩問道。

「那樣絆姐姐會不會太累啊......」「吾沒問題的。」夜璃擔心的看向絆,但絆搖搖頭,表示以自己龍族的體能沒事的,刃笑了笑說。「沒事的,中間會有休息時間。」

女孩退到一邊坐下,等待著戰鬥的開始,他們的對練有特別規則會說,比如說單純的劍術,單純的格鬥之類。剛剛什麼都沒說,代表這場對練雙方都會使出自己的能力。

刃拔出腰間的太刀,而絆在手中凝聚了一團像影子的東西,慢慢變成了一把黑色刀身的長刀,雙方都是用相同的劍術,也就是對招式的熟練度,臨場的判斷力,以及能力將會影響這場勝負。「讓Master見識一下吾現在的實力。」絆緊握長刀,作為先進攻的一方衝了上去,刃只是笑了笑,面對絆高速衝過來的突刺,突刺的破綻雖然十分大,一般來說突刺被躲開就會陷入被攻擊的危險,但絆的突刺在墊步時附加了一點旋轉的力,使突刺失敗的她依然能以最快的速度轉身改為揮斬。但這可是刃教給絆的招式,只見刃稍微舉起太刀偏斜掉絆的揮斬,再迎面向絆使出一記直斬,絆左手握著末端,強行將刀拉回來,用刀柄的中間位置擋住直斬,被擋住之後刃便向後一躍,防止自己被絆借由擋住的刀將自己推到失去平衡倒下。踩到地面的瞬間,刃利用縮地的技巧,在幾乎瞬移的速度來到絆的身後,橫斬向絆襲來,絆的眼睛,依靠動態視力其實是捕捉到刃的身影,但身體卻反應有點追不上,絆龍翅一拍推進自己向前,勉勉強強躲開了這下突襲,見狀刃又向後跳了一下,和對方拉開距離。

「我都忘了你有真的翅膀。」刃笑了笑說道,下一秒他將知道拉開距離並非一個好選擇。「多留意吾一點嘛。」絆微笑著說,刀身纏繞著黑影,向刃一揮,一道黑色由影子構成的劍氣向刃飛來,刃驚訝了一下,硬吃了這下劍氣,一股冰冷感侵襲刃的身體。然後絆看見這攻擊很有效,便再揮出一道影子劍氣,但刀這次揮出一道更為漆黑的劍氣,兩道劍氣互相抵銷了。劍氣揮出時能看到絆也很驚訝,自己從未看過刃的能力,現在看到了,居然和自己有點相似?在絆還在驚訝發呆的時候,刃已經墊步來到絆的面前,手中太刀一瞬間揮斬出一道十字型的軌跡。絆舉刀抵擋,以龍族的體質擋下這一刀的話應該是輕輕鬆鬆才對,但她沒想到這不是一刀,而是兩刀出刀的速度接近得像一刀而已,因此這樣軌跡才會形成十字,沒意識到這點令絆稍微被擊退了一點,刃打算補上一刀橫斬之際,絆潛進了地面,憑空消失了。但刃並沒有訝異,他還清楚的記得這招,當初可是絆使用了這招救了他的呢。絆從刃的身後鑽出,長刀斬向刃,但刃把太刀放到背後擋住了這一刀,然後轉身斬向絆,雙方在對峙著。「沒想到Master還記得這招呢。」絆有點意外的說。「當然了,我可是靠這招得救的,不是嗎?」
刃笑了笑說。

雙方分開後,絆直接連續揮斬出無數道劍氣,形成密集的軌跡,難以躲避的攻擊使刃身上多出了不少傷痕,而刃沒有抵銷對方的劍氣,是因為能力的限制。當絆以為勝卷在握而向刃衝上去時,地面突然爆出無數黑刺,刺穿了絆的身體,雖然馬上潛進影子裡避免被追擊,但似乎扣減了不少血量。從影子中穿出去,這次沒在刃身後直接出來,因為她知道對方已經識破自己這招了,她在刀上纏繞了影子的能量後便向刃衝去。「【VACANT SHIFT】【FIRST】」刃同樣在刀上纏繞了黑色的能量,向絆衝去。但絆利用刀波造成如同牆壁一樣的東西,穿過能量牆的刃突然感覺到一股冷感,身體縮了縮,下意識的揮空了一刀。「贏了!」充滿影子能量的長刀向刃襲來,但刃刀上再次凝聚能量。「【SECOND】」剛好彈開了絆這一刀,但刃的攻勢還沒結束,第三刀向絆斬了過去,完全命中。「【THIRD】」

[戰鬥結束]系統傳來戰鬥結束的聲音,刃將太刀收回鞘中,上前扶起了絆。「Nice Fight.」刃這樣稱讚著絆,但絆鼓著臉有點不服氣的樣子。「下次絕對會贏的。」「嗯,你一定會贏過我的吧。」畢竟對方是龍,戰鬥經驗更多了之後,刃要贏過絆應該會變成困難的事。「接下來到我!到我!」看得技癢的夜璃向兩人衝過來,興奮的說,然後絆摸了摸夜璃的頭。「先休息一下吧,吃點東西。」刃笑著,拿起野餐籃,他做了午餐帶出來呢。看到食物夜璃馬上又衝了過去,這可愛的孩子引得刃和絆不自覺的笑了出來。

休息完後便輪到了夜璃,夜璃的雙手變化出長劍,二話不說的向絆衝去。「先手必勝!」絆想著夜璃看上去只是個小女孩,便拿著長刀沒施太大的力氣去阻擋,但絆下秒便後悔了,夜璃的力量比看上去高上不小,直接將梳忽的絆打到失去平衡,夜璃的左手變成左輪手槍,向絆射擊著,絆也沒看到對方有遠程攻擊,被這幾槍給打中了,一旁在看的刃嘆嘆氣。「不是說了對任何對手都不能小看了嗎......」

「沒...沒想到妹妹意外的力氣大。」驚訝的絆重新站了起來,之後她都不會再小看夜璃了,斬出數道劍氣,但夜璃讓自己身上變出大量長劍,就像一隻刺蝟一樣,劍氣的攻擊不止沒有效,撞上無數長劍後還散開了。夜璃收起大量長劍,只剩手變成的兩把,衝向絆再跳起,於空中旋轉著身體,一個車輪斬向絆襲來,但絆這次沒小看對手,所以效果甚微。但夜璃利用自己力氣大但體重輕的特性,以絆的長刀為支撐點撐起身體,右腳變成第三把長劍,旋轉一圈把絆的長刀向上踢,這下絆就不能用長刀格擋夜璃的下一擊了,右腳直接再往下踢,長劍向絆直斬,絆硬是吃下了這一劍,抓住夜璃重重的摔在地上。
「嗚哇,好兇狠吶。」夜璃摸摸屁股說著。

「對任何對手都要全力以付,這是Master說的。」絆將長刀收進鞘,向夜璃奔去同時出其不意的突然拔刀,斬出三道劍氣再收進鞘中。夜璃只能急忙跳向空中躲開,但絆似乎早就想到一樣,突然急停,向還在空中的夜璃施展居合斬。但夜璃左手變化出左輪手槍,向左方開一槍,反作用力令夜璃在空中也向右移動了一段距離,剛好躲過居合斬同時右手的長劍橫斬,成功的斬傷了絆。落地後馬上進行追擊......但夜璃斬空了,原因不是絆躲開了,而是絆整個人消失了,夜璃左看看右看看,然後突然被長刀從背後刺穿肚子,是絆從夜璃身後突然出現,刺中了夜璃,但夜璃也在背後變化出大量長劍,也刺中了絆,絆這才把刀拔出來,夜璃只剩下最後一絲生命值。夜璃直接將變化的長劍改變,變成了銃劍,雙手銃劍向絆射擊了總計十二發子彈,然後夜璃突然加速,準備在對方剛擋完子彈後直接補上斬擊,讓對方沒時間再阻擋,但...子彈被劍氣一下掃光,當夜璃衝到絆面前時,一道劍氣由下向上削過夜璃,生命值歸零,戰鬥結束。「嗚......絆姐姐最後那一下好狡猾!」夜璃鼓起臉,氣噗噗說。絆抱抱夜璃。「下次和夜璃來一次單純的比試,不用能力,別生我氣了好嗎~~」「嗯...好叭......」

在和夜璃的對練完結之後,絆向刃走過來。

「Master,吾等之間好像建立了一種叫『契約』的東西,似乎能讓Master像吾一樣穿界呢,現在來試一下如何?」絆看著刃,這樣問道。

「真的假的,我怎麼都沒什麼感覺?但這應該對戰鬥很有幫助吧,那麼就拜託你了,絆。」刃有點驚訝的,然後摸摸絆的頭說。

「那首先就是潛進影子,潛進影子的話就像...... 潛水一樣!讓自己的身體慢慢的下沉,但是不像潛水那樣,潛進影子沒有負重的幫忙。」絆這樣解釋著。

刃慢慢的控制著身體,就像平常戰鬥起手式一樣,將重心放下,並想像自己現在是位於水面之上,慢慢的,一步一步的下沉,慢慢身體感覺到重心又升高了,這是因為刃慢慢的潛了進影子之中,所以重心才會慢慢的回到上方。數秒後,刃已經完全潛進影子,周遭都是漆黑一片,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刃慢慢想起來了,這是第一次帶絆出去做委託時,絆用來幫助自己的招式!所以刃似乎懂得怎麼做,他向前移動著,和潛水遊泳不同,在影子之中只憑意志便能向前,不知為什麼刃的腦海中像是知道這裡上去是什麼地方,他往上一躍,出現在夜璃的身後,但把夜璃嚇得半死。

「嗚哇!刃....刃你嚇死人家啦!突然出現在人家背後!」夜璃嚇得跌坐在地上,有點發抖的說著。

「抱...抱歉呢,沒想到會這樣。」刃搔搔臉頰和夜璃道歉,然後將夜璃抱起來。
「Master真是的,怎可以這樣嚇妹妹啊。」絆抱著夜璃說。「不准再用來惡作劇喔~!」

「我...我知道了。」雖然自己不是故意的,但刃無言以對。

在這次的訓練數天之後,刃帶著絆回到了黑城,那個當初拾到還是蛋的絆,還和她生活了一段時間的地方。這次回去的目的理所當然,是為了進行數件委託,實戰永遠都是最有用而且最快速的訓練,最快讓自己認清自己的力量在哪,自己能做到些什麼,自己的能耐。而第一件委託便是到當初那個和男孩躲在裡面過夜的山洞探索,聽說那邊最近跑出一些不常見的怪物。來到山洞的裡面,這裡還是一如既往的漆黑,即使現在是下午,但光線照不進的山洞裡還是異常漆黑。剛走進山洞,便聽到一些腳步,但那並不像穿著鞋,人類的腳步聲,那是......像猛獸一樣的腳步聲。「踢...噠...踢...噠...」

映入兩人眼簾的是一隻......全身漆黑,眼睛散發著紅光的生物,有著光是看上去就能感受到異常鋒利的牙齒和爪子,直覺告訴兩人,絕對不能被抓到,被抓中的後果不堪設想。猛獸看到火把的火光,顯得十分難受,對兩人發出低沉的吼聲,似乎很討厭的樣子,對峙數秒後,猛獸向兩人衝了過來,爪子劃過兩人的身邊,銳利得似乎像空間都要被切開一樣,稍微的扭曲了,刃有點被嚇到,還好沒被抓中,不然一定重傷吧。刃也沒有猶豫,直接就召喚出八把浮游利刃,準備負責擋住猛獸。

「絆!最後一擊你來!」刃向身旁的絆喊話。

「吾...吾知道了,Master。」絆點點頭,潛進影子裡了。

「來吧怪物,讓我看看你有多少能耐。」刃脫下眼罩,兩股於黑暗中搖曳的赤色殘光即將互相碰撞,必定會出現其中一方的光芒消逝的情況出現吧。

怪物怒吼一聲,張開血盤大口向刃衝撞過來,在即將命中之際,刃手中的太刀變成了盾牌,將猛獸的脖子架到地面上,差一點刃的身體就被獠牙撕裂了,猛獸的力量也不小,硬是令刃後退幾十厘米。當猛獸打算舉起利爪攻擊刃,那銳利得能切開空間的爪子十分危險,刃深知這點,於是馬上控制八把刀刃架住猛獸的雙手和雙腳。「就是現在!絆!」

刃這樣喊著,突然猛獸身下的影子伸出一把長刀,將猛獸刺穿,並切成兩半。為了安全刃便在猛獸倒下時將牠的手腳和頭都斬掉,然後打算先在原地喘息一下。「你有看過那種生物嗎?」刃向身邊的絆問道。「沒,吾沒看過那種生物,完全沒有印象。」絆歪著頭,手指放在嘴唇上說。「好了,繼續走吧,要小心剛剛那種怪物,隨時準備潛進影子吧。」刃摸摸絆的頭說。「了...了解......」絆臉紅著回答。

「滴...答...滴...答...」兩人在昏暗的洞穴前進,繼續深入著黑暗的山洞,洞中只傳來微微風聲,還有水從洞穴內的鐘乳石上滴下來的水聲,慢慢的他們一步一步的接近雙方的相遇之地。依然是那神奇的構造,洞穴中間這個大空間,天花是空了一大片,月光照寫在中間。雙人走到中間,看向天空,和那天一樣是滿月的夜晚。

「吼......」「吼......吃...的...」「吼......吼...」

「糟...糟了!」突然數量不少的猛獸從黑暗處走出來,一邊發著低吼,一隻似乎餓了很久發狂的猛獸在兩人反應過來之前便衝了上來,利爪以高速接近著兩人,在空中劃著數道漂亮的弧線,刃擋在絆之前,想要替對方擋下攻擊。

「不!Master...!」絆忘記對方還沒習慣使用自己給予對方潛進影子的能力,伸出手想要把刃拉進影子,但似乎比猛獸的速度要慢,要趕不上了......!突然,一道巨大的黑影籠罩著被月光照耀的洞穴,周遭的猛獸在一瞬間像穿過了什麼的樣子,全部都消失了。

「死裡逃生...嗎?」刃想要鬆一口氣,但現在的情況似乎不容許他這樣做,天空上的是一隻巨大的龍,漆黑,像絆一樣帶著紫色的線條。「是...龍?和吾同樣的龍?」絆看著天上的龍,體型和絆差距甚大,大概是比絆活得更久的龍族吧?「.............」巨龍發著聲音,在刃的耳中那只是無意義的吼叫聲,但在絆的耳中卻能聽得出清晰的訊息,那大概是龍族特有的語言吧?

「什麼...汝說...吾是汝的孩子...?終於找到了吾...?」絆一時之間有些不敢相信,突然出現的巨龍說自己是牠的孩子,雖然外型上牠們很像,但一時之間還是難以接受吧?「..........」「什麼,汝叫吾跟汝回去...影界?別留在這個地方?但是吾......」絆有點驚慌失措的看向刃,刃思考了一下,拍拍絆的肩膀。

「我...不會強行留住你,但我也希望你能跟著家人去生活,我被我本來的家人給拋棄了,他們沒有想過要回來找我,甚至拋棄我時連張紙條都沒,我不知道他們怎在怎樣,甚至還在不在世我也不知道。你的家人願意找回你,我覺得至少可以給他們一個機會,我覺得能和同族一起生活是件好事。我沒有什麼能給你,絆......這個名字就是我...不,是我們給你的禮物,也只能給你這個了,希望你會喜歡,不會忘記我們之間的羈絆。」刃閉著眼說,淚水還是忍不住的流了下來。

「Master...謝...謝謝...和汝等一起生活的日子...吾...吾不會忘記...很開心,真的很開心,汝等也是吾的家人,Master就像爸爸一樣溫柔,艾布爾像媽媽照顧吾,夜璃就像妹妹一樣黏著吾,還有把吾當成朋友的毛孩子......吾永遠不會忘記,絆...絆就收下這個名字了,吾一直都會是『絆』!」絆一邊流著淚,以硬嚥的聲音說著。

「好了,走吧,回到你真正家人的身邊,走的時候要笑著,這不是傷心的事,不能是傷心的事。」刃盡力的露出微笑,即使虛假,但為對方著想的感情再真實不過。

「遵循Master的命令,絆現在就要回去了,笑著的!」絆也強顏歡笑著,但淚水從沒停過,飛往天空,一滴又一滴的淚水從臉上滑落,在月光的照射下像寶石一樣。最後巨龍和絆都消失於巨大的傳送門中。待牠們離開以後,刃的眼裡強忍著的大量淚水才止不住的流下。「嗚......原來分離...是那麼痛苦的一件事嗎......絆...不行...約好了不能傷心的啊...我怎可以先打破約定呢......」

「再見了,絆。」刃一直在流著淚,但又微笑著,慢慢的離開了。

回到在黑城租的房間,刃打算先發個訊息給他們,告訴他們這個消息。

「嘿...絆回去了,回去那個叫影界的地方了。」

「真的嗎......明明這麼難得才能成為家人......」

「誒...?絆姐姐突然就離開了?是不是討厭我們了...?QAQ」

「別那樣說,絆不會那樣的,是因為絆原來的家人來找她,是我建議她回去的。」

「是這樣喔......對絆來說這也許是件好事吧...夜璃也別太傷心了.....」

「嗚嗚,明明還有很多事想和絆姐姐做,有很多遊戲想和絆姐姐玩的說QAQ」

「乖,別哭了,我和絆約好了,對這件事我們不能哭喔,這是件好事。」

「嗯......」

「好吧......」

「那...我下星期就回來了......先睡囉。」

「嗯,小心點,好好睡吧。」

「晚安......」

明明在手機裡叫著兩人不能哭,不能傷心,但刃的雙眼已經哭到腫起來了,根本完全沒有說服力,還好兩人不在身邊,不然反而會被說呢。

接下來的數天刃也一如既往的進行委託,但是絆的離開讓他心不在焉,受了不少的傷。「這次要被罵死了呢。」

—————————————————————————————————————

回到影界的絆,明明應該是自己原來的家,但卻非常陌生。可是絆現在傷心的心情根本留意不了周遭,也勾不起她的好奇心,雙眼都哭腫了。

「不變回原本的模樣嗎?」巨龍看著絆問道。

「吾比較習慣這副模樣。」絆低著頭回應。

「那奇怪的自稱和第二人稱到底是?」巨龍繼續問道。

「那是,在那邊學的,吾覺得很潮。」絆還是低著頭的回應。

「先吃點東西吧。」巨龍指指放在樹葉上的鮮魚、生肉和果實。

「好咸,為什麼,這不該是甜的嗎。」絆拿起一顆蘋果咬著,在絆的認知中這種果實應該是有著甜美的汁液才對,但絆手上的這個卻是滿滿的咸味,就像她現在心中流著的淚水一樣,又咸又苦。

「說什麼傻話呢?那本來就是咸的啊。吃點肉吧。」巨龍向絆推推鮮魚。

「呃,好甜,海水味不是應該都咸咸的嗎。」絆挖了一點魚肉,啃了一點,帶有海水味的鮮魚吃下去卻是甜甜的。

「你又說什麼,海水味本來就甜的啊......」巨龍又一臉奇怪的看著絆。

「嗯,吾吃飽了。那些猛獸汝知道是什麼嗎?」絆實在想不到能和對方說些什麼。

「那是影獸,這邊很多的,平常被影巨人追殺著,像那邊。天空上的是影空牙,全部都很兇殘的,別接近比較好。」巨龍解釋著,看向了一邊,絆也跟著看過去,是剛剛的猛獸,被一隻黑色的巨人型生物揍著。

「大概是我穿過去時界時跟過來的吧,雖然牠們其實自己也能穿過去。那人類真的值得你這麼傷心嗎?」巨龍有點不解的問。

「汝懂什麼!他們是吾的家人,在吾沒人理會差點就要死掉時是他們幫助了吾,是他們一直在照顧著吾,把外來的吾當作真正的家人對待!因為汝...他差點就死掉了啊,現在還說這種話......」絆有點不爽的喊回去。

「嗯,是我不好呢,抱歉。」巨龍輕描淡寫的說抱歉,讓人感覺這只是應付小孩的語氣,因此絆還是一臉不爽。

接下來的六天,絆在巨龍的幫助下掌握了不少本來應該掌握不到的技能,像是穿越兩界,更加精細的控制影子的方法。但就算過了六天,絆還是悶悶不樂的樣子,巨龍見狀,嘆嘆氣上前向絆搭話。

「嘿,絆...是叫絆吧。作為你的母親我自己知道自己是非常不稱職,完全沒盡過母親的職責,甚至差點害你活不下去,也差點害你的家人受傷,沒有母親會想看著自己的孩子整天悶悶不樂的樣子,不如你回去時界那邊吧,回去那些...你的家人那邊,這大概是我最後能為你做的事吧。」巨龍幻化成和絆相似但更為年長的女性,輕輕的將絆抱入懷中說道。

「汝...第一次叫了吾的名字呢。但這樣真的好嗎?難得再見到自己的女兒誒?」絆第一次在影界露出了微笑。

「不是說了嗎,沒母親會想看到自己的女兒整天悶悶不樂的樣子喔,回去能令你開心一點我當然想你回去,總比待在這裡像受罪一樣,偶然回來看看我就好。」女性笑著說。摸摸絆的頭說道。「來,試著開傳送門回去吧,技巧你應該記得的吧?」

「嗯...謝謝,母親。雖然吾和汝不熟,但汝還是吾的母親呢,感謝汝將絆生了出來,謝,那麼......再見了。」絆蹭了蹭對方,便揮揮手走進了傳送門。

「再見了喲,我的女兒。」女性也揮揮手,淚痕滑落臉龐,但絆並沒看到。

—————————————————————————————————————

刃躺在床上,已經好幾天難以入睡了呢,這是自從自己懂事以來,第一次遇到和家人永遠分離的情況,顯然對刃來說打擊有點大。「唉......」

突然天花板上開啟了一道傳送門,少女從傳送門中掉到刃的身上,緊緊抱住了刃。

「Master...Master...吾回來了!」是絆,她從影界回來了,直接就傳送到刃租的房間了,並抱住了他。

「絆...?真的是絆嗎?你怎麼回來了......不是應該和你的家人一起生活著嗎?」刃驚訝的看著抱著自己的少女。

「真的哦,真的是絆喲。是母親讓吾回來的,她說不想看到吾悶悶不樂。而且......汝等也是吾最重要的家人啊~!」絆再次流下淚水,但這次不同,這次是喜極而泣的淚水。

「是...是這樣喔......誒...淚水又...抱歉,明明說過不能哭的。」刃也流下了代表開心的淚水。

「嗯...沒關係,Master是很開心很開心才會落淚吧?所以沒關係!」絆笑著說。

「嗯,謝謝你。那麼......歡迎回來,絆。」刃稍微擦擦眼角的淚水,微笑著說。

「吾回來了,Master!」

「吾跟汝說啊,影界的東西很多都是相反的啊~!」絆興奮的說著。

「喔,是嗎?比如說?」刃摸摸絆的頭問道。

「像是蘋果咬下去是咸的,然後海水的味道卻是甜甜的,還有還有............」

—————————————————————————————————————

兩人開心的聊了一整晚,然後第二天便一起坐車回去了。

回到家中,刃打開家裡的大門,看到有點失落的艾布爾,還有眼睛腫腫的夜璃,似乎兩人也很不開心的樣子呢,這時刃才想起自己和絆聊得太開心忘了通知他們。

「嘿,別這樣嘛,看我帶了什麼回來。」刃微笑著說。

「吾回來了!」絆從刃的身後跳出來。

「誒?絆醬?為什麼?」艾布爾一臉驚訝。

「絆姐姐!人家好想你啊!人家以為絆姐姐真的不會回來了......」夜璃緊抱著絆,眼角帶淚的說。

「絆當然會回來陪妹妹哇~上次的遊戲不是還沒玩完,當然要回來了!」絆摸摸夜璃的頭說。

「不管為什麼,回來就好了,能再次一起歡笑一起生活不就足夠了嗎。」刃拍拍艾布爾說。

「嗯嗯......你也歡迎回來哦,刃~」艾布爾抱著刃說。

—————————————————————————————————————

這個就是他們相遇到相識,最後成為了一家人的故事了。

「嘿,絆,能幫幫我忙嗎?」

「絆姐姐快過來哇~!」

「絆醬也過來吧~」

「好的,吾現在就來囉。」

(完)

————————————————————————————————————————
合計字數:20064字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29354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貝爾
(朝小萌的臉丟GP

02-14 18:10

小萌
(一口吃掉02-14 19:0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caca071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烏托邦] 寵物「領主烏... 後一篇:然娜...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badaopeter      
昨天進行更新瞜!!歡迎大家進來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1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