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達人專欄] 【賤客】 七、不是同情,是你值得

作者:走路跌跤│2019-02-12 01:29:45│贊助:14│人氣:139
  胡八筒帶著慕璃與聞怡到了那間廢廟。

  就如他所說的,這間廟宇雖然廢棄許久,不過許多地方如牆上的紅磚或樑柱都蠻乾淨的,看上去的確是有人在維護或清理。

  「老頭現在應該在睡覺,妳們就小聲一點,先把行李搬到空房放著吧。」胡八筒走進廟宇正門,在那瞬間,一道快速的黃色影子就朝他的面門襲來,而就在慕璃準備出手救下八筒的同時,那道黃色影子直接停在了少年的肩膀上。

  「嘎嘎!客人!嘎嘎!」

  那是一隻黃色的鸚鵡。

  「喔,不用在意,他是柳丁,我前陣子開始養的。」胡八筒笑著用兩指梳理著柳丁的羽毛,但沒多久這隻鸚鵡就被突然衝過來想抓住他的聞怡給嚇得飛了起來。

  「嘎嘎!瘋女人!嘎嘎!」

  「柳丁,她是聞怡,不是瘋女人。」八筒彎起嘴角解釋。

  「誰是瘋女人了!可惡!我這邊有很多吐司,才不會分給你這隻臭鳥!」聞怡對在空中盤旋的柳丁揮了揮小拳頭,不過她雖然對柳丁是這麼說,轉過頭卻和八筒很嚴肅的說道,「八筒,我要和你做個交易。」

  「什麼交易?」

  「讓我摸柳丁三十分鐘,我給你五個,不,四個……還是三個好了,三個菠蘿麵包。」

  「好,成交。」

  還在空中率性飛翔的柳丁並不知道,他的自由已經被他的主人拿去作為交易籌碼了,而且只值三個菠蘿麵包。

  「八筒,你說你最近兩年都和一個老人住在這裡,那你們平常靠什麼維生?」慕璃有些心疼的看著八筒,男孩的年齡是十四歲,但因營養不良而顯得有些瘦小,枯瘦的四肢和俐落的身手,讓慕璃不禁猜想起他的生活。

  「我有在打零工,看到那棟樓了嗎?」八筒指向廟門對面的一棟十層建築,「那上頭『最專業抓猴』幾個大字是我漆的,字寫得不錯吧?」

  「慕璃姐,抓猴是什麼意思啊?」聞怡問道。

  「……妳年紀還小,現在不用懂這些沒關係。」慕璃抽著嘴角回應。

  「小氣!那我問八筒好了,八筒,抓猴是什麼意思啊?」

  看著兩眼放光充滿求知慾就差沒把「我很好奇」四個大字寫在臉上的聞怡,八筒想了想,「這裡畢竟是比較晚開發的地方,又靠近山區,所以常常有猴子跑下來偷東西……我們有時會抓這些猴子剝皮來吃,這就是抓猴的意思。」

  「原來如此!那猴子好吃嗎?」

  「……不好吃。」八筒很嚴肅的忍笑說道。

  聞怡覺得此刻慕璃和八筒看自己的表情都有些不太對勁,但粗線條的她只是笑笑,追著在前面飛的柳丁走進廟裡。

   「打擾你們了。」

  慕璃向八筒微微傾身,那微微搖晃的豐滿令男孩有些臉紅,於是他只好偏過頭,指了指聞怡離開的方向,說道,「……沿著聞怡小姐走的方向到底是浴室,廁所和洗衣機也在那邊,另外,妳們的房間在前面右轉。」

  「嗯,話說回來,那個和你住在一起的老人呢?」慕璃看著八筒的反應掩嘴而笑,不過接下來她卻垂下眼簾,有些凝重地向男孩問道。

  「……妳知道了?」八筒也不解釋,只是皺眉反問。

  「不只是我,聞怡肯定也知道了,那孩子雖然有些大喇喇的,但其實很精明。」慕璃將目光放到八筒身後,廟宇內微弱的燭火映出一道佝僂的背影。

  那是一個老人。

  「……筒仔?你朋友?」

  老人慢慢走了過來,他拄著一隻彎曲的木杖,滿是皺紋的臉上擠出一個和藹的笑,但他的嘴角卻溢出一絲汙濁的黑色黏液,慕璃仔細一看,注意到老人裸露的四肢上有不少繃帶包紮的痕跡。

  「老頭,你怎麼醒了?」八筒見到老人後微笑,連忙靠過去扶住他的肩膀,「你身體不好,要多休息。」

  「呵呵,聽你的。」老人顫巍巍地舉起手,拍了拍八筒的頭,「我是聽到你養的那隻鳥一直在叫,等等就回去睡了。」

  「好。」

  「對了,筒仔你才十四吧?」老人又問,他用瞇成一條直線的眼睛看了一旁的慕璃幾秒。

  「怎麼了?」八筒點頭。

  「那個女的不合適。胸大屁股圓是好生養沒錯,可是年紀和你差太多了。」老人在八筒耳邊「小聲」說道,卻不清楚他的小聲其實比一般人對話的聲音都還要大了些。

  老人家的耳朵比較不好,但這並不代表慕璃也是老人家啊。

  就在八筒臉紅拼命搖頭,慕璃氣到額角都隱約冒出青筋的同時,柳丁從浴室那個方向飛了回來,身後跟著不停想跳起來抓他的聞怡。

  老人回過頭看了聞怡一眼,滿意的點了點頭。

  「這個就好一點,雖然沒有胸部,可是屁股很漂亮,生孩子不是問題。」

  「什,什麼沒有胸部!老頭你眼瞎了?我只是還在發育!」聞怡小臉紅了一半,連忙辯解。

  說完,老人丟下了被慕璃與聞怡兩人用視線凌遲的八筒小弟,笑著慢慢走回他的房間。

  「……這不關我的事。」八筒臉色有些發白,不過沒多久他便輕咳一聲,有些落寞的說道,「妳們都看到了吧?老頭現在的情況。」

  「嗯,我沒想到他就是我們這次要找的那隻黑殭。」慕璃瞇起眼,看著老人離開的方向,「黑殭要喝人血才能活,他平常都喝誰的血?」

  八筒殭自己右手的袖子捲起,露出手臂上密密麻麻,如蜈蚣般纏繞的暗紅色疤痕,「他吃的東西我都會加自己的血進去……只是,最近光靠我的血好像不夠了。有時候他半夜會自己出去『覓食』,我也是前幾天才發現。」

  是的,那位與八筒生活在一起的老人,就是不折不扣的「黑殭」。只是那老人明顯還不清楚自己已經死了,仍舊維持自己生前的樣子和八筒一塊住在廟裡。

  被繃帶掩飾的肌膚其實滿是一塊塊紫黑色的屍斑,慕璃不用看就能推論那老人的腐肉上肯定有幾隻白蛆在爬。他全身發出蛋白質發酵般的酸臭,嘴角的黏液代表他的腦部和內臟早已腐壞,根本不可能是活著的人。

  且從老人頸後那些叢生的黑毛判斷,就知道這是少數跳過蔭屍與白殭階段,直接變成黑殭的特殊案例,更特別的是,這個黑殭還沒有自己已經死去的自覺,更藉著八筒自己提供的精血順利活到現在。

  也幸虧八筒有這方面的知識,暫時還能照顧老人,不然這傢伙早就憑著本能開始在貧民區裡大開殺戒了。

  「……你這樣消極處理,是覺得能拖多久?」輕輕撫上八筒手臂那些才剛癒合的傷口,慕璃忍不住有些心疼,也有些憤怒;心疼八筒不惜自殘也要把親人留在身邊,憤怒他不懂黑殭的危險性,「要不是我們過來,你們這樣下去遲早會出事的。」

  「八筒,你不怕痛嗎?」聞怡倒是沒有責備的意思,只是睜著大大的眼盯著八筒。

  八筒想了想。

  他是怕痛的,割自己的手放血,他當然不願,只是那時的他並沒有其他選擇。

  想要老頭用黑殭的身分活著,那就得割。至少他還有選擇的機會,八筒覺得自己已經夠幸運了。

  所以他搖頭說道,「不怕。」  

  「你騙人,沒有人不怕痛的。」聞怡微笑,那是一個柔美的弧度,大大的眼瞇成月牙,臉頰旁有個可愛的小小酒窩,「可是比起痛,你更怕老頭不能陪著你生活,對吧?」

  八筒算是知道為什麼慕璃會說聞怡其實很精明了。有些人天真可愛,那是天性,並不代表他們不擅長思考,或者剖析別人。

  聞怡就是這類人,她看似什麼都不想,其實只是因為她認為那些東西她不用去想。

  男孩的臉色有些詭異,像是想笑,眉頭卻皺得更深,不過他仍是向聞怡點頭回應,「妳說的沒錯,只是不是我怕,是我捨不得而已。」

  「那就是怕,笨蛋。」聞怡伸出食指戳了戳八筒的鼻尖,卻被已經停在八筒肩上的柳丁狠狠啄了一口。

  「可惡!你這臭鳥!」

  「聞怡小姐等等!妳別抓住柳丁的腳,他會……」

  一坨新鮮的鳥屎落在聞怡潔白的小掌心裡。

  八筒的額頭滲了點汗出來。

  「既然已經知道黑殭在哪了,那麼我們就馬上處理吧。」慕璃笑著看年齡相近的兩人一鳥(?)玩鬧,自背包裡取出幾張已經用雞血寫上咒文的黃紙,「八筒,等那個老人睡著後把這些符紙分別貼在他四肢上,之後點火燒掉就可以了。」

  「能不用燒的嗎?」正與咬牙切齒的聞怡開始用柳丁拔河的八筒回過頭問。

  「不能。」慕璃搖頭,「那老人身上的陰氣太重,他作為黑殭已經活太久了,用火燒是最好的淨化方式。」

  就在八筒準備點頭的瞬間,一個就像是有人用指節敲門的聲音在男孩背後響起。

  一聽見那個聲音,聞怡放開了柳丁的腳,與臉色變得極度凝重的慕璃一同往聲源看去。

  喀喀,喀喀喀……

  就在八筒身後,一個人形物體將四肢貼在廟牆上,就像是壁虎爬行的姿勢,一步步朝三人爬了過來。

  那是就連眼球都已變成純黑色的老人。他的下頷不停開闔,那些聲音正是他的上齒與下齒互相撞擊所發出的,只見他在接近三人後咧開嘴角,露出一個詭異的笑,幾滴黏濁的黑色液體滴了下來,在與地面接觸後冒出青煙。

  「臟腑化毒!這黑殭已經完全成熟了!」慕璃高聲喊道,與此同時,老人,不,黑殭一口氣朝一旁的聞怡撲了過去。

  「可惡!這老頭好噁心!」聞怡連忙翻起自己的背包看有沒有什麼好道具,卻發現不管怎麼摸都只有麵包,「怎麼辦!慕璃姐,妳覺得那老頭會比較想吃紅豆還是奶酥麵包?」

  「……隨便丟一些東西吸引他的注意力,然後直接燒掉不就好了?」慕璃有些不知道說什麼才好,明明應該要是很嚴肅的場面,但……算了,這或許也是好事,說不定能讓八筒感到輕鬆一點。

  「喔喔!」聞怡點了點頭,將一個還在包裝裡的長條牛奶土司塞進已經撲過來的黑殭嘴裡,接著一躍與那殭屍拉開距離,笑著朝一旁的八筒和柳丁揮揮拳頭,「讓你看看我的大招!」

  廟宇之中,突然有了雷聲。

  一開始只是細微的雷鳴,可不過轉眼,就見聞怡露出一個有些放肆的笑,一道道白金色的蛇狀物開始在她的左手臂上纏繞。

  八筒知道,那是閃電。

  他曾經從已經過世的父親那裡得知,有些「書院」的調查員能借用某些超自然、或者說神明的力量,而這些調查員往往都是菁英,幾乎是萬中無一。

  他還記得那時父親曾笑著和他說道,「他們已經不是人,算是超能力者了。」

  八筒知道世界很大,他不懂的事有太多太多,但他卻從未想過眼前這個年紀與他相仿,天真活潑的女孩會是真正的「超能力者」。

  電閃雷鳴。

  璀璨的光一束束包覆住聞怡的左臂,遠看就像是一條直線,沒有任何拖延,聞怡就這麼將握緊的左拳用力往黑殭的臉上砸去。

  「吃我一發奏斯的閃電之槍!!」

  令人難以忍受的灼熱與耀眼的雷光一同侵占了所有人的視野,就連擲出閃電長槍的聞怡也不自覺揉揉眼睛。

  「這樣就結束了……咦?」

  然而,幾乎是同一瞬間或者更早--一旁的八筒有了動作。

  男孩的確是被那幾乎等同天威的閃電所驚艷,但他卻是不管不顧往那閃電長槍的落點奔去,在那奪目電光的掩蓋之下,沒有人注意到閃電之槍的射程裡出現了一名男孩。

  閃電來得快,去得也快。

  煙霧散去,在慕璃與聞怡眼前,不是一具焦黑的屍骨,而是一個巨大的塑膠垃圾桶蓋。

  「……抱歉,我果然不想老頭就這樣被妳們殺了。」

  垃圾桶蓋的後方,露出一張有些稚嫩削瘦,苦笑著的男孩臉孔。

  八筒在聞怡開始蓄力的同時就知道她要做什麼了,於是男孩果斷拿起就在附近的垃圾桶蓋,整個人衝到黑殭面前,替他所敬愛的老人擋下了這一擊。

  不過很可惜,即使男孩以近乎不可能的姿態擋下了聞怡的長槍,散溢的電流仍是陰邪之物的最大剋星,原本在地上與牛奶土司陷入苦戰的黑殭已然焦化成一半腐肉的普通屍骸。

  若是撇開不看那焦黑的部分,的確就是一具普通老人的屍體而已。

  八筒垂下肩膀,將表面焦黑且幾乎要被燒熔的垃圾桶蓋丟到一旁,在老人的屍體旁跪下了一腳的膝蓋。

  「……老頭,抱歉哈,沒能留你一具全屍。」

  慕璃一邊驚訝於男孩剛剛的反應與行動速度,一邊與聞怡看著男孩背對她們,微微顫抖的瘦弱肩膀。

  聞怡正想走上前去安慰八筒,卻被慕璃拉住了衣角。

  「……慕璃姐?」

  「不要過去,驕傲的男孩子都不喜歡被看到自己傷心的樣子。」慕璃微笑著,她不懂八筒與老人間究竟有多深厚的感情,但這不妨礙她理解此刻男孩的想法,「不需要安慰和陪伴,因為那些沒用……對他們來說,傷心從來都是一個人的事。」

  ……

  在空廟裡住了幾天,處理完老人的後事之後,聞怡與慕璃就要和八筒告別。

  但在臨走之前,慕璃慎重的邀請八筒和自己一起離開。

  「八筒,你要不要和我們走?以你的天分和身手……這裡終究不會是適合你的地方。」

  「對啊對啊,八筒,你就跟著聞怡姊姊我混!吃香喝辣都少不了你的!」

  看著這世上剩下唯二會關心自己的人,男孩回以一個微笑。

  「不是同情我吧?」

  「不是同情,是你值得!」慕璃握住了八筒的肩膀,向他溫柔一笑。

  看著眼前近在咫尺,那張美麗過分卻十分真誠的臉,男孩微羞將視線轉到一旁開始與柳丁有些親近的聞怡身上,笑著點頭。

  「三個月,陪老頭三個月後,我就去找妳們。」

  ……

  三個月後,貧民區裡少了一個到處打零工維生,叫做胡八筒的男孩。

  而慕璃的身邊,多了一個叫做慕易的清秀少年。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2912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cjo4020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賤客】 ... 後一篇:[達人專欄] 【賤客】 ...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0800880842大家
畫圖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8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