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長篇小說】零的魔法師-第三章-夢

作者:茶語│2019-02-10 22:47:17│贊助:2│人氣:72
睜開眼,仍是那木製的屋頂。

碧鬆了口氣,直至現在他仍然不斷擔心著這一切究竟會不會是一場夢。

  「怎麼在嘆長氣呢?」那聲音也一如昨日,這讓碧的心裡又更加的安定了。

  「有什麼事情,是昨天還沒釐清的嗎?」夏堤爾的聲音再次迴響在耳中。

  「沒事,想起一些不好的回憶。」隨意地搪塞過去……而且自己其實也沒有什麼回憶可以去探討。

是啊,畢竟每天都是一樣的,以前總想著那個橋墩就是自己的世界。但是僅僅才過了幾天,一切就瞬間膨脹開來,讓人無法反應過來。

昨日看過的那些知識……比起「吸收」,更像是自動灌入,絲毫沒有時間去反應。它們就直接進入了腦海裡。或許「學習」給碧的感覺,更像是「想起來」的那種感覺。

正常一般人的學習,都類似於蓋房子,先有基底後再慢慢向上完整,但是碧的情形……和正常人比較起來,更像是有一棟房子突然迸了出來。

  「今天也繼續昨天的魔法練習嗎?」伸了一下懶腰,碧把視野投向一旁的床上,穿著米色連身睡衣的夏堤爾仍睡眼惺忪。

  「嗯——」夏堤爾吃力地睜著眼睛看著碧,「先吃完早餐吧。」她露出昨日那股微笑,對碧來說……不知不覺已經對那微笑感到非常熟悉了。

經歷過「靈之洗禮」過後,碧一直沒向夏堤爾提起過他對一切的感知都變的更敏感,他覺得這些都很正常。

他站直了身,把被子細心的折好並放在一旁。

碧走過了鏡子,看著鏡中的自己,才發現原本的衣服被換成一套黑色運動衫,褲子也換成一件具延展性的褐色長褲,這是昨天沒注意到的。

  「衣服也是要找時間洗的喔!」在廚房的夏堤爾說到「畢竟我們不是什麼童話故事裡的人物,衣服總不可能每次都是同一件的嘛。你的服裝在你一旁的櫃子,你可以稍微看一下。」

碧聽完後點了點頭,轉過身打開眼前的木製衣櫃。一拉開就看到了一堆跟自己體型相符的運動服,能想到的顏色基本上都有,那個有延展性的褲子也有。

雙手闔上衣櫃,碧走到了夏堤爾旁,她身著廚房圍裙並檢視著還要拿哪些食材。

  「有什麼是我能幫上忙的嗎?」

  「嗯……」聽到這句話,夏堤爾左顧右盼了一會,「那幫我把這些番茄給洗一洗。」方才她已經把一些鮮紅透亮的番茄裝到了一個竹籃中。

  「好。」拿起那個裝番茄的竹籃後,碧走到了一旁的水槽,開啟了水龍頭,裡面流出了冰涼的水,配合著水的沖洗與雙手地輕輕搓揉。

拿起其中一顆飽滿的番茄,在光的照射下呈現剔透的光彩,沒有留下任何一點髒污。

  「奇怪……為什麼我會用這個東西?而且這是……」碧突然發現到,剛剛自己很熟練的使用著水龍頭,那股熟悉感……像是曾經長久地使用一般……

  「那個就是水龍頭啊……對了!都忘記跟你說一些其他的事了,其實這是『舊世界』留下來的產物。」夏堤爾輕聲道,並且停下手邊的工作注視著碧,心裡似乎在打算甚麼。

  「嗯……有關『舊世界』的故事,晚一點點再跟你介紹好了,因為那些都只不過是數千年前發生過的事罷了,對現在的我們,不過是拿來當作小說或是戲劇題材的糧食罷了。現今只有保存一些以前生活上的用具,而且又以人類們在使用居多。」

  「『舊世界』……嗎?夏堤爾……但我在使用水龍頭的時候,心中有一股很重的熟悉感,就好像我不久前還一直在使用過一般。」低頭看著自己的雙手,仍黏滿水滴的雙手上仍保留著那股熟悉感。

  「原來如此,我曾經在書上看到『人族在使用舊世界的物品時,不知道為何都能一用就上手。』這麼一句話,雖然至今並沒親眼見識過,但看你現在這樣,想必書上講的也不是騙人的吧?不用特別在意,在這充滿魔法的世界裡,不過是小事一件。」

輕描淡寫地把剛剛碧的熟悉感解釋完後,夏堤爾露出一抹笑容「雖然這樣講有點失禮,但是……噗——碧很像是新生的動物呢,對新奇事物的感受都那麼地逗趣。」

  「有什麼不好的嗎?對現在的我來說,這個世界著實仍是那麼的不可思議……」

  「沒有沒有……怎麼可能會有什麼不好的!」夏堤爾立刻解釋清楚,雙手在胸前不斷交叉揮著。

  「噗——」看著這樣的夏堤爾,碧第一次憋不住笑意,噴笑了出來。

  「這樣的夏堤爾……很可愛而且很好笑呢。」擦去眼眶旁快溢出的淚水,碧露出潔白的牙齒笑著。

  「什麼嘛……」夏堤爾嘟起臉頰,而且臉頰兩側多了一層淡淡的紅暈,「可愛這個形容詞要跟好笑接在一起講,搞得人家像是小女孩一樣……」

  「欸——夏堤爾看上去年齡不是跟我差不多嗎?再怎樣都不超過二十三吧?」聽完夏堤爾方才那一句話,碧睜著驚訝地眼睛開始上下打量著夏堤爾。

感覺到碧的視線,夏堤爾臉頰上的紅暈又變得更加紅了,她害羞的轉過身去。

  「你……很意外的很會逗女生嘛——」嘴巴上像是在調侃碧,但是說這句話的同時,夏堤爾滿足的表情出賣了她。

  「不然夏堤爾還能幾歲呢?」

  「今年滿百歲。」非常平淡地回答,但空氣卻整個凍住了。

兩人間,突然多了一股詭譎的沉默。

碧現在的表情看上去跟剛剛沒有不同,非常的淡定,但是如果仔細一點看,會發現他的頭上開始有豆點大的汗珠流出,沿著輪廓慢慢地往下流……最後滴到了地上。

會突然有這樣的表現,是因為突然有一股更熟悉的感覺沿著碧的背脊爬上來,那是一種生存本能,名為「想活下去」的本能驅動著他的大腦,全身都受惡寒限制。

  「啪——」

  「…………」

一隻手放在了碧的背上,碧可以感受到背上的冷汗那酷似冰塊的溫度,但是更刺人的是那隻手的觸感傳入大腦的感覺。

  「碧。」「嗯……?」

應聲後,碧緩慢地轉過身去,低頭一瞧,夏堤爾低著頭且身體不斷地微微顫抖著。

  「嗚……咬到舌頭超痛的!」夏堤爾微微地張開嘴,露出被咬至出血的舌頭,可以看到鮮血仍慢慢地流出。

  「原來是因為這樣才突然安靜的啊。」

  「不然你覺得呢?」「不是因為被問到年齡嗎?」

夏堤爾聽完後呆愣了三秒,然後背對碧走了約五步後轉回來,臉上的笑容有點詭異。

  「精靈族一百歲可是最美麗的時候喔!」「……原來已經一百歲了嗎?」

  「喂……你那口氣是怎麼回事?」「沒……沒有什麼。」

鬧劇結束後,兩人繼續為了早餐而忙。不一會兒,桌上就擺好了仍冒著熱氣的食物。

一眼看去,可以清晰知道的有煎蛋配上水煮番茄、一盤綠色蔬菜上面淋上紫色的醬料,以及一盤似肉的餐點。

  「所以這肉是什麼肉?」咀嚼數口並嚥下後,碧因這奇特的口感與味道而問。

  「人類都說是兔肉,不過精靈族會把其他動物的肉稱作恩賜,對於奪取其他生物的性命來滿足私慾這件事,精靈是非常引以為恥的。所以我們非必要時不會吃肉。」夏堤爾吞嚥下兔肉後,慢慢地把話講完,然後再插了一塊兔肉來吃。

  「不過夏堤爾都不忌諱呢。」

  「嗯,不覺得這個傳統很可笑嗎。」又吞下一塊兔肉後,夏堤爾的眼神徹底變調,她那橘亮的雙瞳從方才溫和且親人的眼神,變的銳利且冷酷。

「弱肉強食,這是連小孩子都懂的道理吧。但是精靈族那自命清高,自以為高尚的做作模樣……怎樣都看不慣。」

「原來是這樣。」因為夏堤爾突然的轉變,我硬生生地愣住了

深呼吸一口氣後,夏堤爾接著講「所以我才會被大家視為異類,他們總是認為我不配稱為精靈呢——不過誰理他們呢?這樣子不虛偽、率直的個性正常多了吧。」

  「那也就是說夏堤爾很討厭身為精靈?」「也不是這樣說啦……我自覺我們精靈族是高貴的種族喔!能生成這麼美麗的種族,上輩子一定做過不少好事吧嘻嘻。」

講完這句話後的夏堤爾又露出自信的笑容,不過仍能看出其中的一點點的失落。

  「但也因為我這樣,所以現在一個人和你共餐,不像正常精靈群居在一起。」

話題結束後,碧也沒再有開口,腦中開始去思考昨天關於學習魔法的一些秘訣,他現在的狀況是每一件事情都想要快速的有進展,就像考試前想急著惡補的學生。

用餐結束後,兩人打開了門,又再次一起看著眼前這塊用魔法建構而成的固有空間,碧再一次的見識到了魔法的能耐。

  「先從昨天的火球開始吧。」「好的。」

屏氣凝神,先從腦中滿滿去想像空氣的一粒一粒細小結晶,慢慢凝聚到自己手上成一顆藍色的靈球,再從火的特徵一一去想像……溫度,那個慢慢燃燒起來的樣子。

這樣在腦中的想像,雖然聽上去是很慢的,但拉回現實,碧僅僅在兩秒內就生成了一顆火球在右手上。

  「昨天碧是用丟的對吧?正常魔法師是沒有這個時間去當投手的,用把它給推出去的感覺去做調整試試。」夏堤爾看著眼前的碧,很有經驗地馬上給出建議,意圖讓碧的上手速度提升。

照著夏堤爾的指示,碧嘗試讓手上的火球被推出手中,而且是強力的被推出。

而右手上的那顆火球,就這樣快速地向前噴去,大概飛了約五十公尺後才墜落到地上,繼續燃燒。

  「不錯,這就是我們平常魔法師會使用到的火球,人族都會在後面加個『術』,聽上去挺文雅的。」

  「所以這就是火球術了?」說話的同時,碧的右手馬上又凝聚出了一顆火球。

看著這些的夏堤爾心想:「如此快的速度就可以掌握一種元素的魔法……雖然好像不能掌握自如,但是就算是以精靈的標準來看,兩天內就達到這樣的程度,靈之洗禮的功效也太過於強大了……」

  「沒錯,其他魔法,像是冰錐什麼的,也可以這樣慢慢地去想像而使用。」

  「但是碧你要記住,每個人對於魔法的想像,都是有一定的限度的,在這方面人人的上限都不同,所以也間接地影響了一個魔法師的成功與否。」夏堤爾坐在了草坪上後,也指示碧坐下。

  「我們精靈雖然對於魔法的掌控能力是高於人類的,但是在學習上面與一些其他知識上面……不得不說人類的努力令人讚嘆,他們到現在甚至能夠開發出不少特別的魔法,但是正如我所說的……想像也只能間接去影響罷了。」

夏堤爾站了起來,她稍微伸展了一下筋骨後,把右手抬起來。

  「注意看好了碧,這邊的這個差距是主要原因之一,甚至可以說沒有這一點上的優勢,要贏下魔法師間的對決,會更講究技術跟戰略。」

下一秒,碧的眼中看到了夏堤爾右手中產生了一顆極為巨大的火球,跟自己剛剛那種剛好可以掌握在手上的火球比起來,尺寸大上了少說四倍。

而且不僅僅是外型上的差距,碧甚至可以感覺到有一股熾熱的風向自己吹來。沒錯,甚至在質量上面都是差了天差地遠。

  「這樣子對我來說,輕而一舉……但是人類中能做到這個的,我至今是沒看過的。但是他們的戰術也足夠彌補這個缺點。」

夏堤爾收回了火球,那股熱浪也隨之消失,碧鬆了口氣。

  「要達到剛剛那個程度,不僅僅是要對魔法熟悉。和靈的契合度、自身魔力量,環境上的優勢……等因素也會一定程度的影響。」

  「環境也會嗎?」

  「嗯哼——假如我剛剛是站在大海旁使用這招,就會稍微需要多花一點魔力量來補足,相反的,如果在一個熾熱、乾燥的環境下面使用,火類型的魔法威力會堤升不少。」

在學習過這些之後,碧也開始發問不少關於魔法上的問題,夏堤爾也像個賢師般認真地旁聽後,認真地回答。

雖然這一切看上去正常,但是也……僅僅是被帶入夏堤爾的節奏罷了。

其實夏堤爾一早也打算一直輕鬆地過下去,但是她剛剛打開門出來後,馬上感知到了一件事情……正如她昨天和碧所說的:「固有空間只能騙過普通人」——方才夏堤爾就已發覺,有人極細微地破壞到了空間,也就是說她被發現了。

但她仍神態自若,畢竟對方只想確認「夏堤爾‧佩多」是否在這,所以沒有察覺到碧的存在。

「應該還有一點時間……」夏堤爾喃喃低語著。

「還有一點時間怎麼了嗎?」「沒有啦,繼續練習下一步吧。我們從冰開始想像吧。」

  「不過我對冰沒有什麼實質上的感受……火卻相當熟悉。」碧看著自己的右手掌,腦中一片空白。

「冰的話,是這樣的喔。」夏堤爾左手中變出一塊剔透晶瑩的冰柱,她輕輕地把它靠到了碧的右臉頰。

  「好……冷?」「是冰喔,這就是當水的溫度低到一個極致時,會跑出的結果。」

碧用左手撫摸著仍有些許冰涼的右臉頰,右手掌再次張開,這次他閉目蓄神,先是去想像流動的水,再想像著它的溫度逐漸下降,甚至變成了固體。

這一切僅僅發生在五秒鐘內,而夏堤爾也看著碧的右手中先是將靈轉換成水,最後那團水球凝聚在一起,有了實體、也有了那股寒氣……成為了冰。

  「啪啪——」夏堤爾拍了拍手,如此快速的學會和火處在另一極端的冰,這種事情舉世未見。

  「非常厲害呢!說不定你用不到五年,就能追上我了。」「還是要花到至少三、四年才有機會接近到夏堤爾的境界嗎?」

  「哼哼!畢竟我可是非常非常厲害的喔。」夏堤爾露出自信的笑容。

接下來的一小時內,兩人繼續練習了如何把魔力轉換成土、木、風……等,碧掌握的速度近乎是以指數成長的。最後的十分鐘夏堤爾還讓碧嘗試與她對戰一會。

但是實力差距還是太過龐大了,對於還只會站定點扔火球,射冰柱的碧來說,能自由自在移動並熟用各種屬性的夏堤爾……果然還是輾壓著碧。

  「哈……哈……夏堤爾花了多久才做到現在這樣的?」碧喘著粗氣,他完全想像不到任何一種方法能贏過眼前那位連汗都沒流的少女。

  「嗯,完全掌握的話只花了三個禮拜喔,畢竟我是有高人指點的天才呢。」

「三……三個禮拜嗎。」腦袋中,完全想像不到自己有辦法在三個禮拜之中進入到那個境界。

  「沒事沒事,碧別給自己太大的壓力,畢竟你現在這樣的程度算是很不錯了喔。只是我的等級太高了。」

  「碧再來一場吧?你可以不用太過專注在凝聚魔力這件事上面,還記得之前你在天橋下跟那三個雜魚戰鬥的感覺嗎,現在就把那時的動作帶入,並且在對手的弱點上面使用魔法來讓他露出更大的破綻……大概是這種感覺吧?」夏堤爾稍微解說了一下,聽上去簡單,但是碧實際上腦中無法描繪出那種戰鬥畫面。

兩人站定位,一陣風吹過,兩人都從原地消失。

  「嘿——」夏堤爾直接把碧腳邊的土都變成流動性的岩漿,並且自己身旁出現數個魔法陣,一個一個都向碧射出了數個巨大但尖銳的冰柱。

碧不慌不忙地在腳邊生成一塊巨大的冰,充當成衝浪板,踩在上面直直地往夏堤爾衝去。過程中也自己生成許多火球來抵銷向自己射來的冰柱。

夏堤爾笑了笑,能做到這麼快速的反應,碧對使用魔法戰鬥這件事情,已經站在起跑線上……甚至已經跑離的一段距離。

  「不過破綻還是太多了。」語畢的同時,碧的身旁突然被魔法陣圍繞住,魔法陣中射出了熾熱的火焰,想將碧的冰滑板徹底融化。

但碧似乎預判到這手了,他藉著在冰滑板上疊加土,讓他直接墊高避免了火舌的吞噬,並直接向夏堤爾跳去。

  「滯空……身為魔法師最大的錯誤!」夏堤爾心中這樣想的同時,讓自己身旁都佈滿魔法陣,她也藉由背後的魔法陣生成石柱將自己推向碧,兩人的速度比較一下……夏堤爾更快。

而且身後其他的魔法陣也緊接著產生各式屬性的攻擊向碧攻去。

  「要將軍了!」夏堤爾張開右手掌,對準著碧。她打算生成一塊鐵塊直接往碧的臉上砸去讓他昏厥。

但這時碧卻在腳下使出了一個魔法陣……甚至夏堤爾根本還沒實際教過。

這魔法陣在生成的一瞬間,從中噴發出了另一塊冰滑板,碧踩在上面直接向夏堤爾衝去。

夏堤爾笑了,她上一場戰鬥只向碧說了:「在你想要的地方先預想著另一個空間——儲存著你想施放的魔法的異空間,並在適當時刻把它拉出世界。」這般抽象的概念,但他參透了。

不過,在兩人即將碰撞在一起時,僅一個眨眼的時間,夏堤爾消失在碧的眼前。

不待碧要去找尋夏堤爾時,他感受到背後有股壓力,轉過身去……

  「將軍。」夏堤爾已經碰到了碧的背部,兩人比賽規則是——「只要碰到對方就算贏」,方才碧是打定了要平手的主意才往夏堤爾的方向死命衝去的。

終究夏堤爾還是留了一手,那一瞬的消失,成了比賽關鍵。

夏堤爾也把朝他們兩人飛來的那些魔法,通通無效化。

  「我嘗試了更靈活去掌握,甚至用出魔法陣,但是夏堤爾最後那……」「那招對你來說還是太無解了吧哈哈,那是空間系的魔法,我一時也不好教你,以後吧。剛剛碧已經有很大的進步了,說不定真的會被你弄成平手呢。」

碧心裡知道,他還遠的很。

接下來兩人一起坐在草地上,碧仍然問著許多關於魔法的問題,而夏堤爾就像個專業的教授一一細心地告訴他。

不知不覺……時間已到了傍晚。

  「碧,已經晚上了,吃飯吃飯。」

  「欸都這個時間了嗎?」「你太好奇了,連固有空間和結界的原理都想學下來。」

兩人又再次貼近地站在一起,他們和早上一樣熟練地站在廚房前面互相幫忙,雖說兩人相識的時間不滿兩天,但是外人看來,他們像是一起生活了十年一樣。

這種童話般的故事,配合上童話般的世界背景……如果,如果能有一個童話般的美好結局的話,那該有多美……這些心思流淌在夏堤爾血液中。

晚飯被料理好,被端上那個飯桌,兩人又坐上了那餐桌一起用餐。

  「吶,碧。」「怎麼了?」

夏堤爾放下了右手的叉子,她雖然方才都是碧眼中那溫柔幸福的眼神,但是現在卻藏不住了,眼神中閃過一絲寂寞、一絲怨恨……和一些其他的情感。

碧其實,也並不是沒有去察覺到,但他也沒辦法做出任何反應,他一心信任著夏堤爾,所以不管夏堤爾做什麼,他也會不疑有他的照做。

  「你會……會想要一直這樣和我生活下去嗎?一起這樣學魔法?」

  「和夏堤爾?那當然了啊……我到昨天仍像是個嬰兒一樣,對世界一切感到陌生且害怕,但夏堤爾妳,就是一瞬間帶我走入一切的天使。」

  「噗——天使是怎樣?我可是美麗的精靈。」夏堤爾憋不住氣笑了出來,碧的話語讓她憶起看過的小說中,男主角總愛對女主角說的話。但此刻她卻也很愛。

  「好……精靈就精靈囉。美麗的精靈行了吧夏堤爾?」碧那溫厚且愛配合他人的個性,也讓人不禁想要多作弄他一下,畢竟看著他無奈或是慌張配合的樣子,再來一百次都不會膩。

兩人突然安靜了下來,只用雙瞳互相注視著,碧察覺到了夏堤爾眼中的那一絲絲憂傷。每當他想開口,夏堤爾的眼神就會突然又多了一絲痛苦,讓他不知所措的只能繼續注視著。

他不知道該怎麼辦,明知道眼前的少女有著苦衷,他想站出來為她扛下一切,但是他對她的信任感此刻卻成了最大的牆壁。太過於信任,所以他也只敢依著她。

  「碧……還記得魔法的原理吧?」夏堤爾突然以微微顫抖的聲音說出話。

  「嗯……我知道的,大氣中的靈和我們身體中的魔力結合後,再經過我們的想像去塑造出來。」

  「我那樣使出大火球之後,我可以馬上再接著使用無數個嗎?」

  「大氣中的靈會需要時間去重新調整濃度,所以大範圍魔法原理上用過三次以上,就有三分鐘左右的時間不能過度使用靈……」

  「也就是說,用魔量很大的這種低效率魔法……」

  「要排除一直使用。」

講完後,兩人再次對視,這次碧發現……夏堤爾流下了兩行淚,她看著碧的眼神讓碧突然害怕起來,他剛剛就在害怕這樣的發展,這種彷彿在夢中看到自己準備向下跳,卻無法去掌握……只能看著下墜的那種墜落感。

  「夏……夏堤爾?」碧用害怕地聲音喚著夏堤爾的名字。他雖然笨拙,但不至於不能察覺到對方的情緒。

對方正為自己的事情感到焦慮,那個夏堤爾都能無力到剩下流淚這選擇,那該是有多壞的事情發生呢?

雙手中的餐具滑落手中,碧顫抖地站了起來,並且一步一步慢慢地走近了那個仍坐在對面的女性旁。

他跪了下去,就像是在祈求一般的……祈求著夏堤爾。

  「碧……我很抱歉。」方才仍很矜持的她,看到碧的這番舉動……也忍不住淚水,只能放任自己的眼睛潰堤了。對她來說,碧能瞭解這一切雖然讓自己可以免於被迫講出事實的折磨,但碧的雙眸中那份祈求仍讓她不忍直視。

  「夏堤爾,這不是夢,告訴我……告訴碧這一切都是真的。」

  「是的,它是真的……雖然正如你昨天到現在感受的一樣虛假……但我們活在這其中。」

  「那,不要讓我醒。」

  「砰——」一個聲音在兩人的談話聲中衝出,夏堤爾投入了碧的雙臂裡。

但真正放聲大哭的人,卻是碧……他像極了一個孩子,因為腔中滿滿的冤屈無法除去,只好靠著哭來躲避……

夏堤爾則像個母親般,輕輕地撫摸著碧的頭髮,讓他在自己懷中放聲大哭。

「是啊,時間就這樣停下吧。」「拜託,時間就這樣停下吧——」

同一句話,在兩人的心中同時響起,但是心情和態度上卻是截然不同的。

一人下定了決心,另一人則被現實擊垮而找不到方向。

  「碧啊……靈之愛護還有一天,如果沒有出差錯的話。你要好好把握喔……」

  「那夏提爾也得再跟著我一天。」

  「碧……」夏堤爾對於碧目前的態度,心裡參雜著不捨和愧疚。

碧則像是個小孩,他想逃避現實,對他來說至今為止的一切都如夢一般美好,他學到了很多,而且也仍在持續地大幅地改變自己。

但是,夢會醒的。

  「我已經被找到了碧,他們的目標是我。我不能讓你的存在被發現,不然我們未來就再也無法這樣了。」

  「誰?是什麼人可以讓夏堤爾都流下眼淚,甚至有了要離開我的想法?夏堤爾以妳的實力……」

  「是啊,以我的實力,只需手一揮應該就能讓他們少了一半的軍隊吧,但是我不想讓碧也過著這種逃犯般的生活。對不起碧,我始終還是留了太多秘密了。」

夏堤爾說完這句話時,雙手被碧緊抓住。

  「一起逃走。」「碧,我不能逃,我是個罪人……至少在他們的世界裡。」

碧不知道還該說些什麼來反駁,他現在只能想盡辦法不讓眼前的精靈從自己眼中消失,這種巨大的情感轉變是可想而知的。

試想,一出生後隔一天,父母就讓你快速生長到可以自己去上班的程度……但是沒多久父母就要和你長別。

或許在身體上和知識上說得過去,但是那正常擁有的數年心理歷練,正常人擁有的東西,卻是碧最缺乏的,他的心靈看似堅強但實際上卻是虛假的一片玻璃,只需輕吹即破裂。

現在把他再丟回原本那個世界……那個沒有引導,也不知自己去向的世界,碧真的能承受嗎?

  「碧,要好好的成長下去,朋友什麼的……一定要不吝嗇地好好交一大坨,甚至戀愛了也沒關係,忘了我也罷。不要整天想著我,好好去生活。」

夏堤爾輕聲地說,她這些話語像極了一位母親,但她現在心中也仍懸在崖邊。說的話只是想給碧脆弱的心靈填上膠著劑。

碧突然停下了大哭,他站了起來。雙眼哭的紅腫,整張臉看上去毫無生氣。

  「我們會再見嗎?」碧轉過身去,雖然夏堤爾沒提過,但是她方才的語氣已經讓碧知道,分別的時刻終究還是要來的。

夏堤爾靠在碧的背上,她雙眼無神地輕吻碧的後頸,碧方才因為情緒失控的身體微顫停了下來,頭也像是斷了電般地直接低下。

碧的身體鬆塌了下來,夏堤爾緊抱著碧,讓他躺在自己的胸口,並用手輕輕闔上他的雙眼,方才夏堤爾的吻,是帶著催眠效果的,讓碧以重度昏睡的狀態維持一段時間。

夏堤爾細細地看著碧的五官,一切……並用右手輕撫碧一頭的黑髮。她知道這將會是自己這一輩子所做過最狠心的事情,或許未來自己也會咒罵著這時自己的愚蠢吧。

  「會的。我答應你,我會去找你的。」夏堤爾靠在碧的耳旁最後一聲溫柔且充滿愛的叮嚀後,夏堤爾快速的以碧為中心畫好一個魔法陣。

站起身來,夏堤爾的右手對著魔法陣稍微灌輸了些許魔力,魔法陣閃出了一陣強烈的藍光,碧的身影漸漸在藍光中消散。

  「『佩多之吻』,原來真的是很傷心之吻啊。」夏堤爾用右手食指輕輕地來回沾擦著自己的唇瓣,眼神中最後的一絲愛也隨之被擦去。

夏堤爾用左手拎著一張木椅,她推開木門,把木椅放在門前並坐下。她閉上雙眼開始等待。

等到約五分鐘後,固有空間突然崩潰,夏堤爾彈指讓身後的小屋轉移走,那棟小屋是較為特殊的存在。

夏堤爾抬起頭望向天空,四處都向自己射來了火球,一顆一顆的大小都比起碧的要大上兩倍。而且還有一群武裝過的士兵朝著自己衝來。有不少樹木也因此被燒得起火,瞬間就起了一大片火。

  「會再見的,答應你了。」夏堤爾說完這句話後,站起身來。她右手抬起並輕揮。

天空中展開了數個巨大的魔法陣,魔法陣中直接生成火球,墜下的火球砸中了四處的士兵。
 
  「啊啊————」慘叫聲充滿了這一片區域,方才那片平靜的仙境,儼然成為了一片人間煉獄。

  「你們都稱我為滅世魔女吧。那今晚就讓你們都好好嘗嘗我的憤怒吧?哼。」不同於剛剛和碧談話的口氣,夏堤爾的話語中充滿仇視、邪惡。

從空中一覽過去,這裡原本的位置確實是森林中央,方才的火球已經讓各處的樹都躺入火海中。

夏堤爾稍微檢視了下四周,就算死了一大部分的士兵,但是後方仍有一群士兵補上。他們的吼叫聲可以感受的出……除了人類外還有不少其他種族。

每團火焰中,都有一群人緩緩的從中走出。

  「這次陣仗挺行的嘛。」夏堤爾對著這群人喊著,但是她的口氣中盡是輕蔑,對她來說這一切不過是一場遊戲罷了。

話語剛說完,下一波魔法攻勢接了上來,夏堤爾直接迎面跳上去……

她定睛一看,發現遠處有幾個身影。她稍稍愣住,但對方連想都沒想就展開了魔法陣開始攻勢。她隨即馬上反擊,並直接把對方和自己隔開。

  「精靈族也來了嗎,這下是有一點點難辦了。」夏堤爾私自低語的同時,把一旁向自己衝來的士兵和躲在草叢中的弓箭手都狠狠的殺了。

她只是對著他們張開手,並狠狠握住,那些士兵就像是被攢在她手中的螞蟻,隨之被捏死,死相悽慘。

  「罷了,來了就來,反正不過就是再多幾具屍體。」夏堤爾升到空中,她深吸口氣後往下一吐。一大團火焰撲向地面,並向四處噴濺開來。那與其說是火焰,不如說是有了流動性的火海。

  「魔法並不是單單只能用魔法陣跟手去弄出來的啊,一群留級生!」她看往稍遠處的魔法師陣,直接反手一個巨大魔法陣,向對方那邊射去冰柱。

那群身著墨綠色袍子的各族魔法師,眼見一支巨大冰柱襲來,會使用火屬性魔法的法師一同向冰柱攻擊。讓冰柱在半空中就融化墜地,沒有傷到他們任何一人。

當他們鬆口氣時,卻沒發現有一人已經輕輕地走過他們身旁。

夏堤爾走過他們這群魔法師後,手一揮,那群魔法師就被突然橫飛來的樹木砸成肉醬。

遠處仍有火球或冰柱向自己襲來,地面也不斷在晃動。

夏堤爾掐指一算,心想:「這個數量可能要再殺個五分鐘左右……但是還會有支援。」,但他另一方面又檢視一下自己身上,所剩的魔力量,考量上之後還要遠距離的撤離,加上剛剛把碧傳送走的法陣還是花了一些魔力……

  「大概再打個十分鐘,我也要走了嗎。這次你們這群人不再是傻傻地撲上來啊,想徹底抹殺;甚至是活捉我嗎?」

因為夏堤爾發現,除了一開始打先鋒的士兵和後來埋伏在森林中的士兵,其他士兵或魔法師都站在定位,很有策略的和自己保持距離。

  「不錯啊。但你少算上我全力的情況了吧?」夏堤爾真心地稱讚,畢竟她沒想到對方竟想到要拖垮自己的這個計畫……但還是稍嫌愚蠢。

夏堤爾升到整個部隊正中間的空中,開始詠唱一些咒語,但是她快詠唱完成時發現有一個極高速的法術向她衝來。

但是她如果不完成詠唱,就會浪費掉那魔力並沒辦法處理掉這麼多的士兵。她決定硬扛下這下法術。

完成詠唱的同時,那法術硬生生砸在了夏堤爾身上。

  「嗚嗯——」這下法術竟是隱藏了本質的火球術,剛剛乍一看只會認為它是純魔量的魔彈……夏堤爾一揮斗篷,把身上沾染的火全滅了,但是她一看自己右手背,多了一點點燒傷。

  「能達到這種程度的……精靈派了『他』嗎?看來我要多警戒一點了」盯著傷口,夏堤爾的神情變得更加專注且冷血,她知道今天可能不行全身而退了。

但一想到方才和碧的承諾,她就全身都是動力,剛剛的傷害彷彿不存在一般。

而剛剛完成詠唱的法術,讓天空降下一連串流星雨,砸向了各處的軍隊,現在放眼望去都是傷兵,夏堤爾的賭博是有回報的。

她轉過身去看向一個方向,「等我。」這句話只有她自己能聽見,但是或許是在向更遠處的他說。一說完後,她又投身那堆火海,繼續接受這個向她衝來的戰火。

當夏堤爾在戰鬥的此刻,遠處看著火海的一個男人冷漠地撇視這一切。他一個沒忍住,笑出了一聲「哼——」,一旁的士兵都假裝沒聽到,男人也轉過身快速的掃過所有人的臉龐一遍。

轉過身,他那扭曲的笑容浮現在臉上,但他眼神中卻滿是仇恨地瞪視著火海之中那名已換裝成平常全黑斗篷的夏提爾。

  「將軍——羅特將軍——!」一個聲音從男人後方響起。

  「將軍——!確定是她了!就是……」「滅世魔女——我知道。妳怎麼認為我會看不出來呢?」「屬下愚昧!」

名為羅特的男人收起狂氣的笑容,轉過身來,他左眼被纏上厚重的繃帶,墨綠色的平頭和鮮紅的瞳孔,身高比起一旁170的士兵還矮了些,身上穿著白色休閒服,對他來說,在戰場上和在家中的感覺是一同的。

等到稍微走離了士兵群後,他受不了心中的興奮,又失去控制的擺出那副扭曲的笑容。

  「哼哈——這次我連精靈族都協調來了,想必是妳也要吃點虧吧?」

  「這火海,跟妳那時候相比,還略嫌太弱了吧。」羅特冷眼看著明明已經四起大火的戰場,說出如此駭人之言。

他開始回想,在他還小的時候,那天……他不過是去河邊幫家人堤了兩桶的水,想著晚上要做好吃的南瓜燉湯。但當他回到他的城鎮時。

整個城鎮都被火海蓋去,他聽到空氣中滿溢著人因燒傷而發出的痛苦哀號,他臉上的笑容突然棟住了,他心中的幸福畫面,也慢慢融入了火海。

他呆站在城鎮的大門門口許久,最後從中走出一個穿著黑色斗篷的人,羅特看不清楚那人的面孔,但是數年後,當他在軍隊服刑時,意外看到了長官手中拿著一張通緝單。

上面的人穿著一模一樣的黑色斗篷,側臉就是夏堤爾的臉蛋,下面懸賞的名號旁寫著:「滅世魔女」。

兒時被扭曲的笑容,也成了他後來唯二的表情,他只有在非常痛苦或非常愉悅時才會展現出。

面對自己的仇人,看到眼前這片場景,他對仇人正苦戰感到愉悅的同時,想到兒時那片火海時的痛苦心情也交雜在一起。

羅特深吸一口氣,想著要稍微收斂一下心態,約一分鐘後,他收起興奮和痛苦走回士兵前端。

  「這次是誰找到的?」「報告,是屬下的偵查兵。」

羅特看著右邊那名發言的軍官,那名軍官穿著褐色的鎧甲,護具都很齊全。但他的眼神並不含有任何讚賞。

  「白癡嘛!這次打破了空間讓她有時間去應對。」「屬下罪該萬死!」

  「嗯……罪該萬死嗎」羅特稍微摸了摸自己左眼上的繃帶,稍微沉思了一會「那就拖去殺了吧,這種人再留無用。」

聽到這句話,在場的人全部都安靜了起來。

  「還不把那個軍官殺掉嗎?」羅特轉過身,冷冷地質問著背後所有的士兵,在場所有人都發起冷顫。

  「吭——」此時刀刃快速砍斷骨頭的聲音打破場中氣氛。

一個人頭被丟到了羅特腳旁,他不以為意地繼續觀看著戰場,現在火勢比剛剛強上不少。而且那慘叫聲此起彼落,在他身後的各個士兵雖然沒有太大的表現,但每個臉上都冒著豆點大的汗珠。

他身旁此時來了一名女性,那名女性正是他的副官:「凱琪」。凱琪把手上的刀刃鮮血大力一甩至地上。兩人就這樣並列站著,觀賞戰場的盛景。

——而此刻在一棟小木屋外擺著的稻草上——

  「師……師傅——!」一聲清脆的女性聲音響起。

  「現在幾點了,妳還給我發神經啊?」「不是啦你快來看!剛剛這人突然從稻草堆中迸了出來,是傳說中的魔人吧!」

  「我看看!」一個體態龐大的壯漢靠近了稻草堆,他定睛一看。躺在稻草堆中的,是一個穿著運動衫的男子。

  「他他他他……是死了嗎?」

  「胡說,這人雖然暈過去了,但生命跡象正常……嗚嗯——!這人身上的魔力含量還非常的驚人!該不會是……」

  「抱進去!」「欸不是,師傅你也幫下忙吧。吼——師兄——」

第三章—END—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28986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k03766047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長篇小說】零的魔法師-...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kuroshiro????
Open up DA☆ZE看更多我要大聲說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