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5 GP

[達人專欄] 畢業的十五年之後...

作者:狠心先生│2019-02-10 16:53:46│贊助:50│人氣:811
  這篇寫了一兩個月,中間對於劇情不滿意,於是改了又改,直到這兩天才完成。

  我有時候跟國中小的同學聯絡,不禁感嘆有的人就學時期成績很棒,但出社會後確沒有成就。有的人以前成績很差,卻小有成就。那也有人很早就成家立業,也有人至今渾渾噩噩,所以寫了這篇出來。

  至於為什麼主角會是電玩節目製作人?算是自己的夢想,不過很可惜我沒做過電玩節目XDDD算是讓自己在文章中做夢。

  下面正文開始,篇幅很長,先感謝大家的收看囉。

  1.

  「好啦,看完就是本週的電玩報報,接下來大家應該也準備要過年了吧,小玉兒也在這邊祝大家新年快樂。如果喜歡我們節目的話,不要忘記按讚、訂閱我們的頻道並且按下通知喔。我們下週見。掰掰~」

  「好,卡,很完美喔。」

  主持人小玉兒講完,製作人文欽手比OK,這集的過年特輯總算錄製完畢。

  「謝謝製作人,大家也辛苦了。」

  主持人小玉兒雖然出道已經五年,接手這個節目也剛好五年,但每次錄完影後都會很有禮貌地跟所有工作人員致謝,合作過的工作人員都給予好評。

  這禮拜錄製的是過年特別節目,但節目不是錄完影就沒事了,還要後製、剪輯才能完成一個節目,等就大功告成大家就準備要過年了。

  此時製作人文欽手機螢幕亮起了通訊軟體的通知,是電視台的群組傳來的訊息,董事長找所有節目的總監與製作人,請大家在會議廳集合。

  雖然沒有明說目的,但是電視台每年在過年前都會請所有節目的總監以及製作人來會議室發禮品以及紅包,但如果前一個年度收視率不佳,有時候還會被當面斥訓。所以收視好與不好,看製作人在場內的表情就知道了。

  文欽負責的是電玩節目《電玩報報》,節目從以前到現在收視其實一直都沒有很好,大約是0.2~0.5之間,收視的群眾大多都是小孩子。不過在觀眾之間反應熱烈,且有穩定的廣告商贊助,算是精神象徵大於收視的一個節目。

  前年年底剛接下節目就挨罵過一次,所以這次文欽做好了挨罵的準備。

  文欽隨意找了個座位,其他節目的總監與負責人也都三三兩兩的進來會議室。隨著就坐的人數增加,會議室也越來越熱鬧。

  沒過多久,董事長帶著笑容走進會議室,確認人數到齊後開始按照往例的像大家提前拜年,然後依序走向台前領自己的禮品。

  公司所有的節目收視都比往年提升很多,很多人都收到董事長的讚美,氣氛一時之間非常快活。輪到文欽上台時,他盡量的擺出笑容,因為文欽知道自己大概又要挨罵了。

  「我記得你,你是前年12月接手《電玩報報》的製作人文欽嘛。辛苦啦,不但是我們公司最年輕的製作人,還一人擔任總監及製作人的位置。去年一整年表現不錯,辛苦啦。」

  董事長說完拍拍文欽的肩膀,對於自己沒被挨罵文欽很訝異,但還是盡快做出禮貌性的對應。

  「是,這些都是託董事長的福,我今年會繼續努力的。」

  「別這麼僵硬嘛,這時候準備過年,大家輕鬆一下。過年有什麼規劃。」

  「報告董事長,回老家跟同學還有家人聚一聚。」

  「好好好,那董事長也祝你過個好年,然後今年再為電視台好好的打拼。」

  領完獎品後,文欽還是摸不著頭緒,明明收視率並沒有特別的提升,董事長還讚賞自己。散會後,文欽問了營運部的小姐,才知道答案。

  「文欽哥,去年開始,你不是開設了電玩報報的Youtube頻道,並且先錄好的遊戲VCR會先上傳嗎?因為頻道有開營利模式,所以你們節目有從頻道賺了一些廣告費,同時也有不少手機遊戲的廠商跟你們節目組買時段。

  節目的收視率一樣低,但是多虧你去年開始經營網路頻道後,時段跟廣告賣的比以前還要好,整體節目的營收是成長很多,多虧你們,董事長也開始積極的布局網路,對你讚譽有加呢。」

  「原來如此,謝謝。」

  文欽答謝後走出會議室,往《電玩爆爆》的專屬休息室走回去。

  一個節目的營利好不好,全靠收視率的表現,收視率表現得好,自然會有廠商想要在該節目的時段宣傳自家產品,因此會買下時段來打廣告。收視越好大家越搶著買。《電玩報報》的收視率僅有0.2~0.5之間,收視率長期的低迷,某種程度上算是電視台高層不願意投入資源的原因,因此《電玩報報》長期拿到餓不死也做不了大事的資源。

  這幾年開始,電視節目的收視普遍開始下滑,文欽意識到手機網路普及程度,很多人都不再乖乖的坐在電視機前收看節目,就連自己什麼時候看電視也都想不起來,因此去年便開始積極的在網路上耕耘。想不到點閱率意外的好,開啟了營利模式後有了從傳統廣告外的收入,此外也有遊戲廠商看中《電玩報報》在網路上的影響力,直接買下一個VCR的時間來介紹自家的遊戲。

  有了這些額外的收入,讓《電玩報報》整體的利潤比起過往提升許多,這樣的表現也讓電視台高層開始將其他的節目轉型。

  文欽了解狀況後,回到了休息室,跟所有的工作人員講了今年的狀況後,大家在休息室一陣歡呼。

  「太棒了,感覺努力一年有被看到。」、「是啊是啊,現在的年輕人都不看電視只看手機,把節目放在網路上真得是個好策略。」、「文欽哥,如果沒有你的建議,節目不會有今天的成效的。」

  情緒是會傳染的,看到大家這麼高興,文欽也開心了起來。按照慣例,文欽自己包了一些紅包給底下的員工,給大家過個好年。

  因為是收視很低的節目,所以幕後的團隊人數不多,包含主持人在內也大概12人左右,有的人甚至還身兼多職。像主持人就有擔綱配音、自己雖然是製作人,但是主持人念的手稿也是文欽寫的,非常辛苦。但大部分的工作人員小時後都是節目的忠實觀眾,所以並不覺得苦,反而向心力比起其他節目組更強,文欽也很慶幸自己能夠在這個節目組工作。

  回到家後,文欽把收拾好的行李放上後車箱,準備回鄉下過年,說實話,他並不排斥回到鄉下,反而很喜歡。從小待在鄉下的他,很喜歡在群山環繞的環境下自由的奔跑,因此剛上來北部念大學時,很不習慣這樣壅擠、冷漠的都市。

  這次回鄉下還有一個特別的意義,那就是參加國中的同學會。從國中畢業到現在也15年了,雖然舉辦過幾次的同學會,但大多都沒有全員到齊。這次主辦人千拜託萬拜託,有部分之前沒參加的人也賣著一次的人情願意參加。

  但其中一人,卻怎麼樣也不參加,即使那個人跟自己是很好的朋友,在自己的拜託下也不願意參加同學會……

  出發前,文欽撥打最後一次的電話給家鳴,再確認一次他的意願。

  「家鳴,好久不見。今年過年有要回家嗎?來我家一起玩電動吧。」

  「……沒辦法,我們老闆不放人,我現在在大賣場工作。大賣場在這種節慶都特別忙,要大量補貨,所以今年過年我沒有要回去。」

  這個答覆是事實還是謊言,文欽無法判定。因為文欽知道家鳴小時候的遭遇,也知道他對於家鄉的痛恨,所以他不願意回去也是理所當然;但大賣場的確在這種傳統節慶不會輕易放員工,而是全力工作,這也是事實。

  「是喔,那改天你有放假我們在約,我現在要回老家。對了,新年快樂喔。」

  「嗯,新年快樂。」

  道別完後,文欽傳了訊息給同學會的負責人,表示家鳴不會參加同學會,便踏上了回家的路程。

  2.

  回程的路上,文欽想起了自己還在家鄉的求學過程。

  文欽的家境算不上小康,算是比較清寒的家庭。父親雖然一個月有5萬的薪水,但是下班後跟其他工人一起去喝酒玩樂、繳酒駕罰單的錢,就花了不少,父親幾乎沒有儲蓄的概念。而母親每個月為了錢再煩惱,除了幼稚園時期有幫自己買玩具外,國小三年級開始就不曾幫他買玩具了。

  或許是命運的安排,就在這文欽讀國小三年級這年《電玩報報》開始播放,沒有玩具的文欽就開始看節目上介紹遊戲、主持人婷婷玩遊戲,對小時候的文欽來說,買不起遊戲機,至少節目的畫面可以讓他過過乾癮。這也是為什麼他這麼喜歡電玩節目的關係,受到了這份心情的影響,他當時就下定決心要去這個節目工作,玩好玩的遊戲,並且介紹給跟自己一樣的小孩子。

  「對了,你上個禮拜六晚上,有看《電玩報報》嗎?」

  「有啊有啊,裡面介紹好多遊戲喔,超豐富的。」

    節目播出的第一個禮拜,隔壁座位的家鳴主動找文欽聊天。對於家鳴的主動,文欽很意外也很開心。兩人雖然坐在隔壁,但很少有交集。

  「真的!每一款我都好想玩,像有一個在PS平台上的《惡靈古堡》感覺就很恐怖。」

  「恐怖遊戲的話,節目還有介紹《時鐘塔2》,感覺也不賴。」

  兩人的興趣不謀而合,都很喜歡玩遊戲,最喜歡的也一樣是恐怖遊戲,話匣子一開,便聊的天南地北。雖然坐在隔壁,家鳴給人一種安靜的乖乖牌的感覺,加上沒有相同興趣的兩人,所以之前並沒有多聊,但這次因為節目而開始認識彼此。

  「說是這麼說,不過我爸媽沒幫我買遊戲機,所以這些遊戲我只能看節目上的介紹,好想玩啊。」

  「那不然來我家玩啊,上次我考試第一名,所以我爸買給我一台電動當獎勵。」

  聽到家鳴的邀請,文欽的眼神都亮了,眼神散發出期待的光芒,立刻點頭答應。很期待可以看到電動的本尊。

  以電玩為契機,兩人很快的就成為無話不談的好友,上學、放學兩人都一起周末放假家鳴也時常邀文欽來家裡玩,兩人用醒影不離來形容一點也不為過。

  文欽的母親知道後很不好意思,所以常常會自己做手工餅乾請文欽帶到家鳴家,聊表自己的心意。

  但愉快的日子總是過得很快,家鳴愛吃不愛運動的個性,國中後讓他迅速地爆肥。原本就內向的他就是眾人會開玩笑的對象,爆肥後更提升到霸凌的等級。

  「肥滋滋的大笨豬。」、「臭肥宅別看我啦,噁心。」、「會走入的豬肉。」

  言語霸凌還算小事,有時候會偷藏課本、在抽屜放蟑螂、蜥蜴等令人害怕的東西,甚至還會對家鳴潑水等。其中以一個叫吳政嚴的同學最為嚴重,也是帶頭霸凌的人。

  各式各樣的霸凌手段天天在上演,明明沒做錯什麼事,但是卻會因外表而被欺負,這就是國中生。文欽拜託大家不要繼續欺負,但在霸凌人的一方來看,文欽是個偽善者,政嚴很快的也把文欽加入了霸凌的名單。

  「既然是好朋友,怎麼可以不跟上被欺負的腳步呢?」說完往文欽的臉上潑水。

  看到只是提出反對意見就被加入霸凌,讓其他站在中間的同學更不敢表態,深怕自己幫忙說話,矛頭就指向自己。大家都活在這樣的恐怖統治中。

  兩人就在霸凌與冷漠中渡過了國中的三年,這段時間兩人還被取名肥宅二人組,即使告知老師,老師也懶得管這種排擠戲碼,讓家鳴對學校更加的失望。

  而令人心痛的是家鳴的雙親也是這樣對待他,只要家鳴一件事做不好,他的父母也是用這樣的言語羞辱他,他的妹妹更是以他為恥,不但學校幾乎不願意看到他,在家中對他更是百般欺凌。

  學校得不到溫暖,家裡也得不到溫暖的家鳴除了必要的時間,其餘時間都把自己深鎖在房間玩電玩,假日也只有文欽會去找家鳴玩。但讓人欣慰的是,文欽六日建議家鳴去附近的公園散步,家鳴並不反對。

  雖然兩人話題還是脫離不了電玩,但讓人開心的是至少家鳴還沒有完全封閉內心。

  「文欽,這個月出的《戰國無雙2》要不要玩?雖然玩起來很簡單,但是這樣砍砍殺殺很爽。」

  「啊啊,我知道,前幾個月報報有介紹,雖然我沒玩過1代,但是看介紹感覺玩起來會很爽。等等可以去你家玩嗎?」

  「嗯嗯,當然可以啊。遊戲雖然一個人玩很好玩,但是有朋友一起玩感覺更棒!」

  這樣的日子很快就過了三年,兩人最後因為志向不同,而選擇了不同的高中就讀。但畢業時,兩人約好還是要當最好的朋友。

  這樣的承諾並不假,兩人放假後還是會相約據再一起聊天、打電玩。彼此的友情並沒有因為畢業後而封印在畢業紀念冊裏頭。

  升上高中後,文欽去了市區的學校就讀,在外面的學校,有更多不同性格的人,當然也有跟自己一樣愛玩電玩的人,文欽跟這些人度過了快樂的三年,完全無法想像自己國中時聯想再一起。

  上大學後,文欽偶然在節目的廣告時段看到徵才啟事,懷了興奮的心情寄了一封明信片去應徵。收到面試的通知後,文欽樂壞了,儘管還不知道會不會上,但對於從小立志要做電玩節目的他來說,這是踏出夢想的第一步。

  為了這個面試,文欽還特意去租了一套西裝,可見這件事情對他來說意義有多重大。

  面試當天來了當時的製作人李浩天與自己最愛的主持人婷婷擔任面試官,以前都是在電視看到的主持人,現在能夠親眼看到,文欽簡直開心到快暈倒了。

  不行不行,我的態度要穩重,太輕挑會沒辦法錄取,文欽在內心鞭策自己,調整坐姿,讓自己看起來成熟一些。

  浩天看著文欽的明信片,擺出不說話、皺眉頭的表情。

  嗯……這樣的氣氛有點緊張,還不錯。雖然看了很多次,但是浩天就是喜歡在面試時看這些菜鳥緊張的表情。

  「我看了你的明信片,上面說你從國小開始看節目,所以很想進來工作,是這樣嗎?」

  「是的,我一直一直都很想加入《電玩報報》的工作團隊,加入節目小組是我的志願。」

  「那好,你想做什麼?」

  「當然是主持人囉!我想跟婷婷一起主持節目。我從小三看到大二,一直以來我都很喜歡這節目,也對於婷婷姊的漂亮感到興奮。」

  語畢,擔任面試官的兩人哄堂大笑,尤其是婷婷笑的非常開心。看到兩人這麼開心,文欽也莫名的一起傻笑。

  「面試時的衝擊告白。」

  「浩天哥,你很壞耶,不要捉弄人家小朋友啦。」
  
  兩人邊說邊笑,停下來後,浩天摸著笑疼的肚子解釋了一下節目目前不缺主持人這件事。

  「那個,這位同學很謝謝你想跟婷婷一起主持,但是節目主持人必須要找演藝圈的人,我們節目沒有再請素人當主持人喔。」

  聽到這樣的回答,文欽非常的失望,這瞬間有種長久以來的夢想被戳破的感覺。

  「雖然沒辦法讓你當主持人,但是還有其他的職缺喔,你有考慮其他的職缺嗎?比方說剪輯啊、攝影等等的。」

  「唉呦,浩天哥,你這樣說可能一般的觀眾不太清楚啦,不然我們帶他去看錄影一次,了解節目的製作流程。剛好等等要錄影啊,正好可以給這位小朋友了解一下。」

  聽到婷婷這樣建議,浩天也覺得這樣比用說的好懂多了,於是帶著文欽去看錄影的流程。

  去攝影棚後,讓文欽覺得大開眼界。原來一直以來在電視上看覺得很大的背景,居然這麼小!現場也有很多工作人員在調整攝影機、現場光源以及校正文稿等……

  「其實呢,一個節目的組成不是只有主持人而已,而是需要一個團隊在背後支撐。像是有人負責錄影、有人負責撰寫主持人的稿子以及節目上玩遊戲的畫面剪輯,都是需要人來處理。

  當然主持人的工作很重要,是節目的門面,但如果沒有我們背後的支持,節目是沒辦法順利發展的。」

  「原來是這樣啊……」

  「沒錯,等等可以給你看錄影現場,等你看完後再跟我說除了主持人之外,有沒有其他想做的工作。」

  文欽按照浩天的指示,在攝影棚的一角看完錄影的流程,這時文欽才意識到以前還是觀眾時,對於節目製作這件事想的太輕鬆、太簡單。要把一個節目做得好,需要的不只是主持人,還需要更多背後的團隊努力才能夠完成。

  錄完影後也過了兩個小時,這兩個小時對文欽來說大大的改變了他的想法。也衝擊了他原本的想像。

  「文欽小弟,怎麼樣,看完完整的錄影後,還有想要繼續加入我們團隊嗎?」

  浩天略帶試探性的口吻問,之前來應徵的多半都是從小看節目長大的觀眾,但大多都是門外漢。這份工作當你成為幕後團隊後,看到的跟觀眾的角度不同,有的看完錄影流程、有的聽完釋出的職缺,覺得跟自己所想的不同,打退堂鼓的居多。

  不然就是即使留了下來,也覺得很辛苦,沒多久就離開了。浩天看多了,所以對文欽也不是抱著很大的期待。

  文欽低著頭,表情看來有些猶豫,少了剛開始進來錄影前的興奮,浩天覺得不意外,這是一直重複輪迴的畫面。

  「我要,雖然我不能當上主持人確實有點失望,但……我的目標依然沒變,就是做一個電玩節目。」

  文欽甩開猶豫的心情,語帶堅定的說出決心。

  「做電玩節目本來就是我的夢想,這點是不會變的。而且看過錄影後,才知道錄影的辛苦,但夢想並沒有因此破滅,反而有了更加真實的感受。那樣更加深了我想要加入節目組的決心,請讓我加入。」

  說完,文欽深深的一鞠躬,表達自己的最高誠意。聽完如此中二的決心,浩天笑了出來,也決定錄用這個中二病患者。

  這天的一切,對文欽來說充滿了回憶與意義。

  3.

  經歷了將近三個小時的車程後,文欽總算回到了老家。下車後文欽伸伸懶腰,活動一下筋骨,開車三個小時不是普通的疲累。

  將行李放回房間後,文欽放個熱水準備洗澡,在冷冷的冬天洗個熱水澡是個無上的享受。看著斑駁的牆壁,文欽不禁感受到時間的流逝,國小時這堵牆的磁磚還很新很漂亮,經過了快二十年的時間,也變得老舊。

  洗好澡後,文欽跟母親兩人坐在客廳看電視節目,以前高中、大學時期還會常常回來,但正式踏入職場後,文欽便只有過年或是連假才會回老家,這樣的家庭日常對兩人來說很珍貴。

  「對了,我聽譽騰說你們明天要去他家辦同學會,你會參加嗎?」

  張譽騰是文欽國中的同班同學,大學畢業後就回老家繼承居酒屋,並且將居酒屋給擴大,做成當地最有名的老店。是在家鄉發展的同學中最有成就的。

  「會啊,幹嘛不參加。距離國中畢業也15年了,現在看看其他同學過得如何。」

  「是喔,我以為你不會參加,畢竟過去你曾經被霸凌的這麼慘,我以為你壓根不想再看到那群人。」

  看著媽媽一派輕鬆的說,文欽想起國中時曾跟父母哭訴自己被霸凌,而父母要自己想辦法的畫面,當時父母說這種事情是你們小孩子的糾紛,要解決就自己想辦法就甩頭不理,當下的自己很生氣,但過了這麼久,現在反而比較氣當時的自己為什麼不敢反擊,任憑他們默默的欺負。

  而且還以一件事,自己從大學兼職起到現在存的錢,讓他買了一台新車,以及在台北買下了現在住的公寓,頗有成就感,再看看當時欺負自己的同學,看到他們只能在鄉下喝酒聊是非,內心就舒坦不少。

  最好的報復,就是過得比欺負自己的人還要好,果然沒錯。

  跟媽媽閒聊一陣,享受完溫馨家庭劇的時光,文欽就回房間休息。明天的晚上7點,就是同學會了,有很多同學畢業後離開家鄉就很少再見到面,不知道這次碰面會有什麼改變,不知道有沒有變得更好呢?文欽在內心小小的期待。

  隔天晚上7點的同學會,在譽騰家開的居酒屋舉辦。當時譽騰接手時,還只是普通的小吃店,譽騰大學時期曾去過日本看過真正的居酒屋,非常喜歡日本文化的他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強烈衝擊,在他接手後,便大刀闊斧的將店面改成日式居酒屋。為了求完美還原,他還請了一個日本師傅來店內製作料理,好比串燒、日式煎餃子等料理,用心的付出果然有了好的回報,譽騰家的居酒屋成為當地的名店,甚至還有外地的遊客特地來這邊吃。

  文欽依照時間來到同學會的地點,店內的老員工也認識文欽,便把文欽帶到為了今天同學會特地空下來的包廂。進入包廂後,有幾個先到的同學早在裡面等了,有的人在當時根本不熟,畢業後也沒有聯絡,所以一番噓寒問暖近況後,很快地就陷入沉默的氣氛,大家都低下頭滑手機,還沒開始,這場活動就已經冷了。

  就在氣氛降到冰點時,不少人陸陸續續地進來,其他人看到熟悉的好友上前攀談,這股低氣壓才消去。不過文欽還是沒解決這個尷尬的立場,大部分的人在國中雖然沒有加入排擠的行列,但是漠視當時被欺負的他,上高中後也沒有多做聯絡,過了這麼久也真的不知道要聊什麼,所以文欽低著頭滑手機,假裝自己還在忙公事。

  「哈囉,新年快樂。最近還在忙著做節目嗎?」

  聲音的主人,是一位叫沛華的女同學。她當時既沒有排擠也沒有漠視,是少數還會跟自己攀談的人。所以畢業後,文欽還是偶而會用SNS跟沛華聊聊近況。在聊天的過程中,得知她大學畢業後就去當空姐,還嫁給了一個韓國人。

  「新年快樂。我前年年底接下製作人後,變得更忙了。每天還要想新的企劃,避免收視率下降。妳呢,最近還好嗎?今天沒帶妳的韓國歐巴過來給大家認識喔。」

  「什麼歐巴啦,哈哈。我老公他剛好去泰國出差,所以我就一個人回娘家囉,這是我們結婚五年來第一次沒有一起過的年,有點小寂寞呢。」

  當時舉辦婚禮時,沛華並沒有在娘家舉辦,只有在男方那邊舉辦,也就是韓國那邊。當時在國中同學的群組上有邀約,文欽是少數有去參加的同學。

  「我最近有看到你們家航空公司的新聞,就是乘客在飛機上撥放佛經還不聽勸告踹空服員的那個,真的很誇張。」

  「那個喔,其實還算好的啦,還有更多只是沒有爆出來而已。我們空服員雖然穿的漂漂亮亮的,但其實跟普通的服務業一樣,還是會遇到很多奧客的無理需求,是因為現在有手機,很多乘客看不下去就會錄影放在網路上,不然以前手機還不流行時,更多奇奇怪怪的事情哩。」

  「等等,飛機上可以用手機?」

  「規定上是不行啊,但是只要開啟飛航模式,乘客想用手機我們也檔不住。」

  「那我不就跟傻瓜一樣,都會聽從廣播關機,下次出國不關機了。」

  沛華聽到後笑了一下,幽幽的說:「你這不叫傻瓜,叫做遵守規定。這個世界上太多人鑽規定的漏洞,所以才會造成我們這些服務人員的困擾。而這些造成困擾的人被當面糾正後,不僅不會檢討自己,還會反檢討我們,讓人受不了。」

  就在兩人聊得愉快的時候,有個誇張的笑聲從外面傳來,這個熟悉的笑聲讓文欽瞬間想起了厭惡的感覺。聲音的主人進來包廂後,果不其然就是吳政嚴。

  「哇,新年快樂呀,同學們好久不見,大家最近過得好嗎?」說完政嚴一一對同學個別的噓寒問暖。

  雖然才剛過30,但是長年喝酒的習慣讓政嚴已經有不輸給中年人的啤酒肚,加上遺傳的禿頭,讓他在一票同學中看起來格外顯得老態。

  「不愧是我們的班花,現在還是這麼漂亮,難怪可以當空姐呢。」

  輪到沛華時,政嚴毫不掩飾自己別有居心的樣子,雖然遇過許多乘客的騷擾,但是這樣直接露骨的言語性騷繞,還是讓沛華有那麼一瞬間理智線斷裂,但沛華心中有一個小沛華,立刻將理智線火速地修補完畢。

  「謝謝 。」

  經過長期的磨練,沛華知道如何應付這種人。專業的笑容加上不容對方回話的態度,政嚴自討沒趣的轉往問候下一個同學,好死不死就是剛好坐隔壁的文欽。當文欽準備要開口時,訕笑又討厭的聲音又出來了。

  「唉呦,這不是肥宅二人組之一的宅男文欽嗎?我聽你媽說你在當電玩節目的製作人,感覺比以前更宅了耶,哈哈哈哈哈。」

  說完現場一陣哄堂大笑,僅有一旁的沛華沒有笑出來。

  「你的好朋友家鳴怎麼沒來參加?肥宅二人組不能缺一耶。」

  說完又是一陣哄堂大笑,看到大家因為自己的話笑的開心,政嚴心滿意足的轉頭。

  「就是你們這種態度,所以他才不想回來參加同學會。」

  文欽的一番話,讓原本快活的氣氛突然驟降到冰點。

  「你剛剛有說什麼嗎?」一直以來被自己踩在腳底下,不敢吭聲的宅男居然敢回嘴?政嚴一度以為自己聽錯了,

  「你老是以取笑別人的興趣跟外表當有趣,卻從來不想想被你這樣講的人的心情。我是很宅沒錯,但是我以這份職業為榮,不容許你褻瀆。我今天來參加同學會,是想知道其他同學這十幾年來的成長與改變……看來是我錯了。不好意思,我先走了。」

  拿起手機以及錢包,文欽頭也不回地離開包廂,離開前還聽到其他人碎碎念經不起玩笑這類的風涼話,感覺糟糕透了。走向櫃檯將自己的份結清後,準備離開居酒屋。直到剛剛都還忙著招待其他客人的譽騰,從後面追上來。

  「等一下嘛,文欽,同學會才剛開始,為什麼這麼快就離開了。」

  於是文欽在把剛剛的經過重新描述一次,譽騰聽了瞠目結舌,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謝謝你的邀約跟用心,但我想我果然還是不適合跟班上的人相處。幫我跟大家說一聲抱歉。」

  「不要這樣嘛,大家老同學一場,我幫他跟你道歉,大家開開心心的喝一杯嘛,不要在這個特別的日子搞得自己這麼生氣,過年大家喜氣洋洋聚在一起不是很好嗎?」

  「謝謝啦,但我不適合這個場合。下次回來再找你喝杯。」

  此時,有個女聲打斷了他們。

  「不然陪我喝一杯?我們剛剛還沒聊完呢。」

  這個聲音的主人是沛華。

  4.

  沛華的邀約,以及譽騰的強力慰留,最終文欽還是留下來了,不過並沒有回到同學會的包廂,而是把兩人帶去雙人隔間,遠離其他的同學。

  「我剛剛本來以為你不會回話,打算幫你圓場,想不到你就來個正面反擊。」

  「這是在怪我嗎?」文欽冷冷地回。

  「沒有沒有,我覺得反擊的很好。我做服務業習慣了,遇到這種場面總是習慣先用不觸怒對方的玩笑話帶過,讓事情就這樣過去。但是呢,反而忘記了遇到不合理的事情,不應該自己吞下去。

  你剛剛的反擊,就好像韓劇一樣好有戲劇張力。原本默默哭泣的元配,卻強力的賞小三一巴掌那樣,爽快又夠力。」

  沛華的形容讓文欽忍不住大笑,這什麼絕妙的形容啊?但其實現在想想剛剛的場景,自己也覺得很爽。有種積壓在內心許久的怨氣,終於吐出來的感覺。

  「那我就當妳在稱讚我囉。來,乾杯。」

  說完兩人乾一杯,原本苦澀的啤酒,這時喝起來卻爽快可口,真爽。

  「我問你喔,做為一個少數在異鄉發展順遂的同學,你對這個地方有什麼感覺?」

  「其時我還蠻喜歡這裡的,街訪鄰居都很熱心,大家都很有人情味。我在外面回到家後都沒什麼朋友可以出去聊天,鄰居也沒有什麼互動,大家都龜在自己住的地方,很緊繃。

  比起我在都市,回到這裡我才真的覺得輕鬆許多,不會這麼的沉悶。老家,就像一個樹蔭,回來這裡我心靈上才能夠真正的休息。」

  文欽說到這裡,還把左手放在胸膛上。做出放鬆的表情,並幽幽的吐了一句:「這裡的一切都很好,如果沒有政嚴,我會更喜歡回來。」

  「是嗎?我倒是很討厭這裡,要不是譽騰千拜託萬拜託,我真的不會回來這個不毛之地。」

  一樣是從小在這個村莊長大,但是自己以及周遭出去發展的人,還是喜歡這個村子,所以文欽一直以來都不曾想過有人討厭這個村子,沛華的回答對文欽來說非常具有衝擊。

  「我從小時候開始,就覺得這個村莊實在小的可憐。鄰居雖然看似很有人情味,但卻是一群會用人情勒索又八卦的一群人罷了,跟這些人生活在同一個地方我真的感覺很窒息,所以我一直希望可以遠離這裡。」

  「妳這樣說也是,鄉下就是太無聊,所以大媽們都很八卦。」

  文欽幫自己跟沛華再到一杯酒,兩人再度乾杯。這次喝下去的酒感覺苦澀許多,難道口感會隨著心情改變?文欽覺得很神奇。

  「我有跟你說過為什麼我想當空姐嗎?」

  文欽搖頭,表示不知道。

  「我有個阿姨呀,她年輕時也是空姐,是我很崇拜也很羨慕的對象,所以讓我下定決心成為空姐,遠離這個鄉下。我那個阿姨她很少回來這裡,只有在年假或是連假才會回來,每次回來都會分享出國的經驗以及每個國家的風俗,阿姨每次分享的國家都不一樣,但相同的是都很精采,這也讓我加深了當空姐的決心。因為我真的想要遠離這裡,展翅高飛。

  當我成為空姐,再次回來時,真的很難想像我曾經在這個這麼狹小的村莊成長。但有時候也感謝這個村子,如果不是這樣可能不會讓我想出來當空姐。」

  文欽靜靜地聽著沛華的抱怨,在國中畢業後兩人雖然有保持一定的聯繫,交情也變得比以前好,但大多都只是閒聊以及工作上的小抱怨,聽到內心的話這是第一次。

  「國中畢業後,去外縣市讀高中才第一次感覺到解脫,外面的人真的比較複雜難懂,但是心胸有時候反而意外的寬闊。你知道嗎,剛剛政嚴的嘲笑,我覺得是鄉下人一種特有的忌妒。尤其你以前是被他欺負的對象,長大後比他有成就,讓他很不是滋味。

  我媽跟我說你媽常常跟其他人炫耀新車是你買的、你在外面買了房子等……或許你媽是無心的,但卻也讓聽的人產生了忌妒。」

  文欽聽完笑而不語,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時,微笑帶過是最好的回答。自己的確很討厭政嚴,但不喜歡沛華這樣凡事都鄙視自己出生地很鄉下的結論,但現在如果吐槽回去,搞不好會大吵,所以還是不要回好了。

  「妳不覺得,一個人的未來真的很難說嗎?小時候成績好,長大成人後未必能有出息。」

  「認同,我很多同學在高中、大學時成績都比我好,但是現在都沒什麼成就。雖然我不覺得當空姐就是成就,但比起沒有夢想可以實現的朋友來說,好太多了。說到這個,家鳴現在在做什麼啊?好久沒他的消息了,他不是你最好的朋友嗎?」

  「他喔,之前大學畢業失業一陣子,我曾經向當時的製作人推薦他來我們節目組工作。製作人看在我的面子上讓他實習了幾天,但試用期一到就解雇。說他的腳步太慢,會拖到錄影進度,所以不錄用。

  後來他也失業幾年,但他還是有再找工作,但大多都試用期結束後就解雇,我想大概是太胖,體力不能負荷吧?他曾跟我說在8-11打工時,站五個小時就快不行了。」

  沛華聽到這邊,做出一個下巴掉了的表情,真的是瞠目結舌。

  「這很誇張耶,在超商沒辦法做滿八小時是真的有點誇張。難怪老闆不會雇用。他應該先減肥然後鍛鍊體力,你是他最好的朋友,有沒有當面跟他說?」

  「我哪敢……」

  實話往往很慘忍,所以在很多狀況文欽都不敢直接說出來,因此也被朋友說過像這樣濫好人會把自己弄得兩面不是人。文欽確實有時候會因為自己這個個性搞的兩難。為了轉移話題,文欽率先開口。

  「我記得在前年還大前年,他們家舉辦宗親會,主持人要幾個現在在外面出社會的晚輩上台講講話,大部分都講願景或是祝賀的話,但家鳴卻在台上當場講:『我恨透了這個世界。』,讓現場氣氛整個降到冰點,大家都傻了。

  但我覺得往好的方向想,他在這幾年其實都沒有放棄找工作,是很認真的在找。雖然對世界很絕望,但還是在尋找一絲希望。」

  「可是你不是當製作人了嗎?怎麼不給他一份工作呢?說不定可以讓他擺脫失業的狀況。」

  「我也想啊,可是電視台給我們的經費就只夠維持現在的團隊,要給他一個位置,預算一定會更吃緊。而且當時的前輩也留在團隊,一定會反對我這樣做。還有他在前幾個月找到工作了,在大賣場工作,他說老闆不放人,要他們年節留下來工作,所以他今年不回來。」

  「原來如此,那還不錯呀,至少擺脫了失業的窘境。而且我記得他還是長子,壓力肯定會很大。

  啊,不說這些了,大過年的氣氛搞這麼低迷幹嘛。我敬你。」沛華舉杯。

  「嗯,謝謝。」

  「敬我們兩個完成夢想,成為小時候的自己,最憧憬的人。我成為空姐,你則是電玩節目的製作人,為我們美好的夢想乾杯。」

  「呼啊,真爽!」文欽喝了一大口後,豪邁地說。

  「雖然過程真的很辛苦,踏入職場後發現小時候的認知不完全一樣,但是……我們終於跟上了當初的自己所憧憬的那個人的腳步了。」沛華感嘆的說。

  兩人喝完最後一杯,文欽便送沛華回家。村莊非常小,而且文欽是酒後不開車主義,所以兩人在路上又聊了一些。聊天內容天南地北,有小時候的秘密、職場上的抱怨等等。

  雖然中途很不開心,但文欽很開心有回來這趟,他覺得自己更了解自己的同學,也在跟沛華的聊天中找回當初做這份職業的雀躍感。

  小時候的自己,每個禮拜都期待節目的開播,攝取最新的遊戲資訊。現在的自己,是不是也把節目做成小朋友們最期待的節目,並且跟自己一樣,憧憬這個節目的一切呢?

  自己曾有段時間,對於這份職業有點厭倦,在攝影棚錄影時,其實是非常冷冰冰;每當有最新的遊戲資訊來,要如何把這些資訊彙整成讓玩家喜歡的報導,也讓自己傷透腦筋。但這些都是為了在電視機前觀看的觀眾們,想到觀眾滿足、開心的表情,文欽有動力繼續做。

  但隨著在這個職業做的久,也越來越怠惰。是今天的對談與回憶,讓文欽找回了初衷與出發點。

  
   初四這天,文欽將行李放到車上,準備回北部開始工作。在這幾天他雖然都沒遇到沛華,但是在早餐店、路上遇到國中的老同學,大部分都會跟他致歉,甚至請他吃早餐,讓他有些不好意思。而政嚴,也在昨天晚上帶著小孩子過來為同學會那天的行為抱歉,同時跟文欽說了一個讓他又驚又喜的事情。

  「文欽,我……我覺得很不好意思,一直取笑你是肥宅。小時候的我真的很不懂事,拿別人的外表開玩笑,還以為這樣的幽默當事人聽了會很開心。」

  「不會啦,都過去了,每天都糾結在這上面很沒意義。」

  說是這麼說,但文欽內心還是有些不滿,尤其對於被霸凌這件事,政嚴用開玩笑三個字短短帶過。讓人感受不到誠意。

  「這是我兒子,他是你們節目的忠實觀眾,每個禮拜六都會準時收看。他聽到你是製作人的時候,還一直拜託我來找你要簽名。」

  「啊……?真的嗎?」

  「來,跟文欽叔叔打招呼呀。你不是一直要我帶你來,幹嘛這時候躲在後面。」

  政嚴的小孩害羞的不敢正面打招呼,最後文欽還是在一個簽名版上幫忙簽名並合照,還答應下次回來會帶主持人的簽名回來。

  臨走前,政嚴的小孩才開口:「文欽叔叔,你們的節目真的很好看!每個禮拜介紹的遊戲都好棒,我最喜歡你們節目了。長大後我也可以去你們節目工作嗎?」

  文欽聽了以後苦笑,接著蹲下來,讓視線跟小朋友的身高一樣高。

  「可以呀,那你要好好的讀書、好好的玩,並且以製作電玩節目為目標好好的努力呦。我會一直在電視台等你來應徵,要當一個讓父母驕傲的製作人呦。」

  跟政嚴父子道別後,文欽也跟家人道別,踏上回程。回程的路上,想起了這幾天的發展,內心的能量補充完畢。

  為了讓更多人喜歡自己的節目,開工後也要更認真的想初好企劃,並且做出更好的節目。

  文欽懷著滿滿的正能量,回到崗位上。不管未來再多的困境,都會為了觀眾而突破。文欽的電玩節目之路,才正要開始呢。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28940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3 篇留言

白煌羽
不錯

02-10 21:59

狠心先生
謝謝02-17 00:09
月巴豆頁 楊伐善
我還以為看到了徐展元的故事 哈哈 關於工作那塊是很像

02-12 15:05

狠心先生
真的假的,去研究一下好了02-17 00:10
晚安部落
只可惜事與願違
絕大部分的節目都收光了...

02-12 19:23

狠心先生
只剩下電玩瘋跟電玩宅速配了02-17 00:1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5喜歡★rougs41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特拉維斯再... 後一篇:[達人專欄] 惡靈古堡2...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tommy87487
我是瑤光~~ 這裡主要是寫小說,有興趣的人歡迎拜訪,交個朋友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8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