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9 GP

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WEB版 5-63

作者:後攻の絶傑.流星雨│2019-02-09 21:34:36│贊助:539│人氣:4951
第五章『鐫刻歴史的群星』
63『莉莉安娜・瑪斯卡蕾德的情熱』

譯者:9q處女座
潤色/校對:流星雨

譯注/校注:本篇為第一人稱視角,
會出現大量莉莉安娜的OS。

「那傭人好像有點不安定啊……如果你不跟著走,會後悔的。」

「什麼?」

拉著碧翠絲的手,昂不知為何慌慌張張地走出了公園。
開頭的對話,是目送昴時普莉希拉突然說出的話。因為太突然了,艾米莉亞也瞪大了眼睛。互相對視的美女和美女,構成了畫一般美妙的景象。
讓我們一邊品味著這不合氣氛的美感,一邊輕飄飄地觀賞著她們的發出的氣場吧。

互相碰撞的目光中揉合著飛濺的火花!
細長又優美的紅色眼眸,以及略帶色彩的紫紺色瞳孔。
普莉希拉大人沐浴在艾米莉亞大人的視線中,優美的鼻子哼了一聲,合起手臂,強調著傲人的雙峰。熟練地展示暴力般的巨乳,輕輕撫掠自己的胸部。猛地展開扇子,露出自己的玉手。

「怎麼回事?」

「沒什麼,就是字面上的意思。這點程度的小事你應該看得出來吧,或者說你真的是在問我嗎?那樣的話真是讓人笑得肚子疼。」

「————」

「『主從之間有所隱瞞是正常的』,若是這樣想的話,那可真是搞笑啊。『僕從不需要思想,有手腳就夠了』,若是允許了這一點,他們就會露出不符合主人之意的態度吧。簡直就是你們現在所處的境地啊。」

銳利的舌鋒喋喋不休接連射出,艾米莉亞大人露出沉思的表情。那憂愁的面容與隨風搖曳的銀髮交織在一起,真是令人難以言喻的感動……說實話,雖然有些羞恥,但是這樣子感覺超舒服的呀。

「啊,啊哈哈……」

怎麼說呢,艾米莉亞大人的想法與之達成一致了。對著普林希拉大人點了點頭,以「明白了」作為回答。

「好吧,這樣也對吶……雖然我認為你說的是對的……但我對主從的想法有點不同。」

「對妾身的思考提出意見實在是太自大了。而且,遲鈍與愚笨是同樣有害的喲。沒有閒暇了,快點滾蛋。」

「謝謝。馬上去追……對不起吶,丟下莉莉安娜了呢。」

「嘿嘿嘿……哇呀!?」

微妙的聽著故事經過時,艾米莉亞大人向我投來了謝罪的眨眼。一邊想著這到底是什麼意思時,我向艾米莉亞大人比出了拳頭。

「請放心,艾米莉亞大人。在下歌姬莉莉安娜!相信著艾米莉亞大人和昂大人的歸來,就放心交由我來保護這個公園不受任何苦難吧!」

雖然很有氣勢的講了歌姬之類的話,但是這樣自稱果然好羞恥!比之前想像的還要更加的羞恥!

「雖然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不過拜託了。普莉希拉,不要欺負莉莉安娜喲。」

「不要隨隨便便地呼喚妾身之名。我要說的都說完了。快點滾開,和那個小丑一起去玩吧。」

「真是的。」

普莉希拉大人和對方沒法打好關係。艾米莉亞大人直到消失於視線盡頭之前都持續注視著我。
啊,再見了,艾米莉亞大人。雖然還有更多話想和您說,但單純地從全方位看個遍也算是滿足了。

「閃現出一個想法,請聽我說。我想從您的腳開始往上看。」

「笨蛋啊你,有時間亂鬧的話,還不如去追尋至高的旋律。你的才華是世俗所比不上的,但壽命有限這點對誰卻都是平等的……同樣的一秒的價值在凡夫俗子與你之間大不相同。能為所欲為地浪費是財富的特權。你要是沒有自覺的作賤自己的話,就等於把自己扔進臭水溝裡了。」

「被您的誇獎責備了,我的心情是急速上升,急速下降,忙得不可開交啊!」

被表揚了?被罵了?聰明人說話總是讓人感到超級無敵爆炸地難以理解呀!
我是流浪的吟遊詩人,很少覺得自己害臊——沒有學業沒有家庭也沒有墳墓!在地面上無窮無盡的遊蕩才是我的王道!即歌道!

「別人無法理解你的怪癖,生活的世界不同的話,那也沒辦法了。即使如此,無知是不值得你驕傲的,這畢竟關係到你所愛的歌的品質啊。」

「不不不!才沒有這回事!」

「哦!?」

「咿咿!」

歌姬反射性地反駁的時候,普莉希拉放低嗓音,眯起的細細眼睛顯得美麗而可怕。無論哪一個,都使莉莉安娜立刻屈服。

「哎呀,請住手啊,普莉希拉大人……我沒有違抗普莉希拉大人啊的意思啊……」

「記住,不要做出與才華不相稱的卑賤行為哦。你的價值若是下降,就是對將你的歌聲抱以好評的妾身的侮辱。原諒你。」

合上手掌上的皺紋,幸福戰法不通用啊!(掌の皺を合わせてお幸せ戦法が通用しない) 譯注:直翻大概就這意思,不懂有啥引申義
校注:或許是某種風俗,類似手上寫字吃下去之類的?

不知為何普莉希拉大人會在意這種事,呃……稍稍問一下應該沒問題吧?

「這樣啊……普莉希拉大人認為,學識與歌聲是有關聯的……?」

「沒錯」

「但是,我想學來的東西與歌的本質是無關的。」

「哦,你為什麼要這樣想?」

「——因為那種東西不具備打動人心的條件。」

歌,是有力量的。
沒有察覺到自己的歌聲有多麼大的力量的我還很不成熟。現在僅僅是確認了目標的高度和努力的正確性,但還是處於遙遠的奮鬥之路上。
歌聲不成熟,演奏也不成熟,但是飽含熱情的心從小開始就是成熟的。

「借歌抒發愉悅之情,並不需要學些什麼;由歌抒發悲傷之情,只要有心就足夠了;以唱歌感釋放憤怒,赤裸裸地發怒就好……就是這樣。」

琉利雷雖然小,但用於歌唱已經十分足夠了。
不需要說難懂的話。想學習的心雖然珍貴,但沒有學習的話就無法享受歌聲——這並非歌姬所選的道路。
吟遊詩人為歌而生。而歌並不會挑選聽眾。因此,吟遊詩人也不會選擇聽眾。

「我的歌中包含著我的心意就夠了,我不想用它表達複雜的東西。至於聽者心中留下了什麼,那是聽者的自由——所謂歌,就是那種帶來歡樂的東西。留在心中,時不時無意識地哼一聲……如果那樣的事情發生在我的歌裡,那就不枉此生了。」

「唔姆。」

「嗯!」

充滿幹勁的高潔吟遊詩人,和有著滅掉空中飛鳥勢頭的王選候選人,二人的氣場不相上下!
其中特別是以性格難懂著稱的普莉希拉大人。只不過是一起唱歌跳舞過的的關係而已,想拉近距離實在是太得意忘形了!

「嘛,算了,僅限今天的這個時刻贊同你好了……這只是個特例,嗯,一個特例。嘿嘿,雖說我不會在乎你說的那些話很……」

「很好,你(貴様)……不,你(そなた)真是個好孩子。」(這裡普莉希拉改了人稱,也就是改了改居高臨下的態度)

「欸?」

本打算道歉後逃跑,結果被普莉希拉大人的話緊緊抓住了。
話說,剛才普莉希拉大人笑了?沒有敵意的單純的笑,啊~~感覺好可愛。

「不講理的是妾身,你就堅持你的步伐前進吧。有麻煩就交給妾身,你有著得到妾身的關懷的價值哦。」

「呀,唉唉唉!?」

不知道為什麼,但這是比想像中還要高的評價!
普莉希拉大人接著做出了令人出乎意料的舉動:就那樣愉悅地坐在公園噴泉的邊上。大膽地蹺起二郎腿。腿好長!

「我,得以倖存了嗎?」

「就算世界迎來末日,妾身也可以保證你活到最後哦。」

「即使世界毀滅了也可以信心滿滿活下去嗎!靈感來了,請聽——絶對絶望的女子」

「如果是獻給妾身的曲子的話,想必是高尚的吧?」

「……別這樣,這是經典的《邪龍討伐戰士錄》!」

這種歡聲笑語間就要被爽快地幹掉的氣氛,感覺好棒啊。
普莉希拉大人坐在水流噴湧,彷彿可以吞掉她的噴泉前,歌姬就像腳被火烤著一樣拚命努力。撥動琉利雷的弦,隨後高度集中於滾瓜爛熟的曲子中。

集中力提高到極限,把世界遺棄的感覺——我稱作「歌人領域」,來吧,沉迷其中吧!
沉浸其中,忘記不安和恐懼,還有所有的煩惱吧!哇嗄嗄嗄!

※ ※ ※ ※ ※ ※ ※ ※ ※ ※ ※ 

「——停止演奏」

「咿嘿嘿,真是欲罷不能啊……咦?你說什麼?」

煩惱太多的話,是無法安心進入「歌人領域」的,但剛才沒有問題地沉浸其中了。
那麼,雖然已經完美地唱出來了,但普莉希拉大人卻一臉嚴肅地站起身來,為什麼?是不是唱的歌很粗糙呢?

「普莉希拉大人?」

「你沒注意到嗎?街上好奇怪……妾身休憩的時候,好像有惡勢力在蠢動。」

「欸……」

普莉希拉大人脫口而出的話難以理解。
是說,到底怎麼了?

「看來普莉斯特拉有災難之象。照這個樣子……那個小丑的直覺還真是準啊,真是令人不悅。」

所謂的「小丑」,應該是指昴大人吧。直覺又是指什麼,與帶著碧翠絲大人離開,以及追過去的艾米莉亞大人有什麼關係嗎……?

昴   =「幼女使」
碧翠絲 =「幼女」
艾米莉亞=「使用厲害魔法的美少女」

「不得了!普莉斯特拉出什麼事了!?」

「果然,除了唱歌時,你腦袋的血就沒在循環啊。與凡事出類拔萃的妾身不同,你只有一部分能力傑出,真是難相處啊。不過我喜歡哦。」

閉著眼睛的普莉希拉大人,一副頭疼的樣子用不知何時取出的扇子扇了起來。
真想和那樣的普莉希拉大人多說些話,但現在不是時候。

「確實,公園裡的人們消失了……」

「那是因為你在演奏時暴露了失禮的姿態。」

呃……我希望您能原諒我躺在地上用牙齒彈奏之類的事情啊。

「不過,一旦發生什麼事故或事件,都市廳舍的魔法器廣播應該會立刻傳遍整個城市。奇力塔卡先生也提醒過我,今天早上我……」

「是那個能誇張地傳達聲音的那個嗎?確實,試著在城市裡聽你的歌確實很有趣……但這是怎麼了呢?」

「——?」

每天早上在城市內廣播是慣例,水門都市普莉斯特拉是有著大水門的存在,所以是避難意識比較高的地方。城市到處都有的避難所,居民應該也清楚地知道吧。
但為什麼——

「呀……怎麼了?」

胸口,不知為何奇妙地疼痛著。
好奇怪。我的胸部應該沒有傷痕之類的帥氣東西吧。
那樣的話,這種感覺究竟是——

「……別過來」

我緊繃著笑臉,「欸?」,發出了驚愕的聲音。普莉希拉大人突然抬頭仰望著天空。

——隨後,都市廣播響起。

「那麼,各位垃圾爛肉塊們,請務必很可惜地死掉腐爛掉吧,嘻哈哈哈哈!屈尊在這裡放廣播的,是魔女教大罪司教『色慾』!卡佩拉・艾梅拉達・魯格尼卡大人!哦哈哈哈!」

尖鋭刺耳的聲音突然間斷了,之後安靜了下來。只剩風聲與噴泉溢出的水聲。那個聲音出現地太過突兀了,就像做夢一樣沒有實感。

「這還真是,說了一堆話啊。」

啊,不是夢。好像不是夢。
因為身邊普莉希拉大人的語氣變得很可怕,嚇得我立刻轉過頭來確認那玉顏。我敏鋭的生存本能告訴我:「這情形可不妙啊!」

「呃,那個,普莉希拉大人……那個,莫非單純只是在搞活動……或者說是惡作劇,也有這種可能性吧。我這樣想,但是…」

「願望和推測在本質上是不一樣的。如果是惡作劇,有誰會打出惡名昭著的魔女教的名號呢?更何況對方還自稱是大罪司教。要知道那幫傢伙可是一群不擇時機、地點、手段的瘋子。」

「哦唔唔……」

「而且在這個城市裡,也是有能殺死那個瘋子的小丑。如此一來,他們會更加瘋狂也是理所當然的吧。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像你一樣樂觀得無藥可救啊。」

普莉希拉大人的話還是一如既往的難懂,但這次似乎是為了讓我能理解而費盡心思。
結果,我這樣腦子有洞的人也理解了這個狀況:
由大罪司教主導的魔女教的襲擊已經是事實了,並且都市廳舍也被奪取了。
那樣的話……

「奇、奇力塔卡先生怎麼樣了?」

「我怎麼知道,我又不認識他。如果是城市的重要人物並且在政府大樓裡待著的話,就無法保障他的人身安全了。
看來這會兒也不是在這裡聽歌的時候了。」

普莉希拉大人話一說完,就拿著扇子,精神抖擻地邁開步伐。呃,那邊和避難所完全是不同的方向。

「那、那個,你不想去避難所嗎!像這樣,採取了不同於緊急避難的行動會惹麻煩的!」

「躲在避難所低著頭,等待緊急事態像水流般逝去固然很好。但這次的問題就另當別論了,妾身不行動的話事情是無法收拾的。」

「也就是說,要幹掉大罪司教!?」

打算殺進都市廳舍的王選候補——!
無論如何都想看是當然的,不過讓她就這樣毫無勝算的投入戰場只會導致悲劇發生。
說起來,普莉希拉大人充滿自信,難道可以進行戰鬥嗎?

面對我那充滿疑問的話,普莉希拉大人一邊用扇子遮住嘴,一邊回過眼,微微歪了歪頭。

「不,在那之前,我必須回收修爾特。阿爾怎樣都好,不管那個笨蛋變成什麼樣都無所謂。但是修爾特的可愛是無法取代的。妾身不去回收的話,就一定會在什麼地方哭泣吧。」

「欸?欸?」

「至於那個東西,想必是按照妾身今早的話,在酒吧裡閒逛吧。在那一帶隨便走走說不定可以撿到他,真是麻煩的傢伙。」

一邊嘮叨著,普莉希拉大人毫不猶豫地朝公園的出口走去。明明是在我眼前發生的情況,卻眼花繚亂,不知該如何是好,一頭霧水。
普莉希拉大人回過頭來,

「雖然我沒讓你跟上來,但離我太遠了,就會超出『日輪』的範圍哦。如果不想與混亂的愚者混在一起的話,跟著妾身才是明智之舉。」

那是什麼,太可怕了!到底怎麼回事?

「我說,普莉希拉大人,找到要找的人之後要怎麼辦呢,別不理我,普莉希拉大人啊~~」

慌慌張張追趕著默默前進的背影,我們無視逃往避難所的人們,堂堂正正地在城市裡走來走去。
她的背影超有安全感,說不定連大罪司教都不用害怕……

——那只是個誤會,我馬上就知道了。

※ ※ ※ ※ ※ ※ ※ ※ ※ ※

按照普莉希拉大人的話在城市裡前進。
不可思議的是,普莉希拉大人雖然不知道具體目的地的位置,但是走到了水路和街道的岔路口也能毫不猶豫地迅速選擇道路。

因為結果是對的,本應該帶路的我完全沒有出場機會!

「普莉希拉大人不是第一次來普莉斯特拉嗎?輕鬆地前行,嚇了一跳呢……」

「不,這是第一次。因為這裡和妾身名字相似,而且還是風光明媚的水之都,我想我一定要去一趟的。沒想到居然變成了這樣。」

「是嗎,真遺憾。原本是更安心更美麗的都市,沒必要像這樣急躁地趕路啊。」

水門都市普莉斯提拉,當然是值得一覽的地方,對於吟遊詩人來說,長期逗留,在城市中漫步才能享受其中的快樂啊。
就連建立在普莉斯特拉的謬斯商會,奇力塔卡先生這一代開始也特別致力於這個方向。

嘛,與其說奇力塔卡先生給我添麻煩,不如說我才是添麻煩的一方。奇力塔卡先生……沒事吧?

「話說回來,什麼人都沒有!路上的行人,窺視水路就會看到的水龍,唱歌的話會遇到奇力塔卡先生的這個城市,真是異常事態啊?」

自魔女教最初的廣播以來,就沒有動靜了。再加上人和水龍都不見了,耳邊傳來的只有風和水的流動聲響。
很安靜。但是,感覺不只是安靜。這份寧靜,太過不祥了?

「別到處亂跑,這裡應該向右走,知道了嗎,按妾身說的做。」

「欸,你不想走這條路嗎?明明這條路是近路……真是的,普莉希拉大人真是小氣~」

「哦――?」

「咿!對不起,我說錯話了!」

本想要縮短距離就告訴了她近路,但是失敗了!話說那個「哦――?」太可怕了!野獸的目光……不!那是狩獵野獸的目光!

「照妾身的話做,不會壞事的。」

「哦,從現在開始在下會絶對要服從普莉希拉大人!」

遵照普莉希拉大人的指示,這之後繞了不少遠路。不知為何,這段時間也沒碰上任何人。時間越來越少了!

「一邊唱歌一邊快樂地走吧?」

「你也不選選唱歌的場合啊。就算你選擇了聽歌的對象,那個人也有選擇不聽的權利。」

「――?」

「也該讓你的喉嚨休息一下了啊……用不了多久你歌唱的機會就會到來。」

「蛤」

就那樣,普莉希拉大人擺出了好像預測到什麼一樣的眼神。說話拐彎抹角的方式,以直率為本分的我,對她的話感到窒息(難懂到了窒息的地步,譯註),閉上嘴巴保持緘默。
那麼,這樣奇怪而寂靜的都市遊記――

「就在這裡。」

停下腳步的普莉希拉大人所看到的,是分佈在城市的避難所之一――二號街的集會會場。
如果城市中央的都市廳舍是都市全體的商談場所,那麼各個數字街區的「集會場」就是彙總這些街區意見的地方。
奇力塔卡先生不僅是是三號街集會場的總管,還在都市廳舍的運轉當中發揮影響力。

「哦,意外地被帶到了安全的地方了呢!到底到哪裡去了呢那些人,老實說,我都有點害怕了!」

「嗯?你在做什麼?快點進去吧,膽小鬼。」

因為這裡是集會場,裡面大概有些了不起的人吧,同時也是附近居民的避難所,所以就像久別重逢戀人般,心被治癒了——

「你這傢伙,開什麼玩笑,殺了你啊!!」

這樣美好的幻想,迎上一發怒聲後霧散了。
充滿血腥味的怒吼,在那強硬的話語中,挾帶了銳利的殺意。

那些粗魯的男人一改平常輕浮的態度,釋放出真正的殺意——我姑且還算是吟遊詩人,浪跡於各種地方,走過的不僅僅安全的路,曾迎來好幾次危險的局面………這就是所謂的「憤怒」。
不得不面對的、伴隨著暴力和殺意的「憤怒」。

「普……普莉希拉大人…?這是……」

不知不覺間,我癱倒向身旁的普莉希拉大人,但她閃開我伸出的手臂,用非常無聊的眼神環視著集會會場。
跪著的我,以難以置信的心情環視著普莉希拉大人所凝望的景象。
――一聲慘叫。

在集會場中,擁擠的人們互相罵著,一邊發出強烈的憎惡聲一邊互相推擠著。

人數為五十……不,一百?二百?
總之,許多人不分青紅皂白地把身旁的人撞倒,男女老少混在一起鬧得天翻地覆。

互相辱罵……罵聲沾染了敵意和惡意,暴力的行為帶有害意和殺意。流血倒下的人很多,集會場的角落也有抱著頭顫抖的幼童身影。

這到底是怎麼了?

「嗯……果然有這麼些亂七八糟的人的話,把修爾特一個人找出來確實是很難啊。」

丟下迷茫的我,普莉希拉大人哼了一聲,臉色依舊淡定。
……不,那個,情況很糟糕呢?為什麼這麼若無其事?

「這種程度的爭端,現在的都市裡是到處都有吧。遲鈍的你或許沒有察覺到,畢竟我們避開了麻煩的路。」

「避開了……!?」

終於理解了那個意思。
普莉希拉大人在路上特意選擇繞遠路的理由——這是為了避開了同樣存在爭執的人們的道路。
只有我一個人沒有注意到這件事,悠哉地抱怨什麼人也沒有的街道之類的……!

「像這樣扭打在一起……和魔女教有關係嗎?」

「只是因為不安而互相爭執的話,做到如此地步還真是突破極限的愚蠢啊,不對呦。這幫傢伙……不,這個城市的全境一定被愚蠢的力量籠罩了。其結果就是這樣。」

無法理解普莉希拉大人話語中的關鍵部分。
但至少也能明白,在這裡互相傷害的人們,並非出於本意。

「為,為什麼我平安無事。我有特別的、能對抗那種東西的力量什麼的……不,難道說我在這一刻覺醒了嗎……!?」

「是妾身『日輪』的威嚴喲,不過,你一個人也能逃掉的吧……比起這個,」

普莉希拉大人眯起眼睛,凝視著互相謾罵的人們。和在「哦——?」的時候看我的眼神一樣。也就是非常駭人。看著那雙眼睛,接下來說出的話也一定很可怕。
猜對了。

「在這種騷動中找人什麼的,簡直是痴人說夢啊。就稍微威懾一下,讓他們閉嘴吧。」

「……欸?」

話畢,普莉希拉大人漫不經心地「從空中抽出劍來」。不,那樣講不對。
更準確地說,光變成劍了?

「沉淪於吾的陽劍之光吧——」

普莉希拉大人所握的劍,是裝飾著異常美麗的花紋,從刀柄到刀身都染上鮮紅,赤色的寶劍。它在普莉希拉大人的手中閃耀出陽光,照亮了整個集會場……好耀眼!好炫目!不是一般的光能達到的次元,如同太陽一樣灼燒著眼睛!噫、噫呀呀呀呀——!

近距離的直視,對我的雙眼造成了巨大的傷害!
咕嚕咕嚕地滾開保持距離,本打算對普莉希拉大人發一句牢騷回擊――這才注意到。
集會場安靜了下來,爭吵的人們把視線集中於普莉希拉大人。說的也是,出現了這麼耀眼的強光,大家的爭執會停下也是理所當然。
就在那隻手落下,大家的聲音停止的時候。

「普莉希拉大人!!」

哭鬧著的男孩從牆邊跑了過來,一邊紅著可愛的臉,一邊衝著普莉希拉大人飛跳了過去。普莉希拉大人從正面接住那個男孩,溫柔地撫摸著桃色的頭髮。

「竟然這麼費事,能讓妾身如此對待的僅限你一個人哦。修爾特,你有沒有意識到自己在做愚蠢的事呢?」

「我、我……我還以為我不行了……!但是,普莉希拉大人……普莉希拉大人……」

「嘛,因為愛哭是孩子的本性,所以不要責備他哦。」

被溫柔地撫摸著男孩的頭的樣子嚇了我一跳。
不,因為普莉希拉大人是特意來找這個孩子的,所以我還以為她很疼愛他呢,但是實際看看這個現場,發現不是這樣的。違和感非常厲害。因為眼前的普莉希拉大人態度冷淡。思考到脖子都要扭過來了啊。
但是,不能認為做出了如此引人注目的舉動,還能輕易地脫身。畢竟成了集會場所有人矚目的對象!
憤怒人群的矛頭,正指向閃耀著光芒的普莉希拉大人。而且現在才發現,那把閃閃發光的劍不見了。

「普莉希拉大人,剛才那把劍放在哪裡了?」

「因為那個消耗很大。不使用的時候必須回復陽光。嗯………」

回答了我的問題,普莉希拉大人看著盯著自己的人們。眼神還是一如既往的淡定……怎麼說呢,是那種冷漠的眼神。

「你們盯著我看幹什麼,一群失禮的傢伙們。愛上妾身的美貌是人之常情,但要懂得時間和場合以及自己的立場。首先,行下跪禮。」

「為何要如此挑釁——!?」

把修爾特夾在胸口,普莉希拉大人以兇殘的表情指著地面,命令在場的所有人屈膝跪下。雖然是理所當然的,但是比平時更易怒的人群暴動起來,一下子蜂擁而上。
像漣漪一樣的罵聲迴響而起,我慌張地把屁股滑了下去蜷縮起來……然而,普莉希拉大人卻站在那裡。不,等等。

「你這個女人!開什麼玩笑……」

「首先是你。至少要飛得華麗些。」

大塊頭的男性,怒氣衝衝地想抓住普莉希拉大人的瞬間,普莉希拉大人立刻避開,將那厚厚的胸脯推了回去。
體重差不多是我兩倍的男性,就像樹葉一樣飛了出去。真的是,毫無誇飾地輕而易舉。

「——!?」

飛出去的男性身體,直接撞上那些人,發生了大慘案。一個接一個被推倒,就像多米諾骨牌一樣翻滾著。
結果,隨著第一回合的挫敗,人群的勢頭停止了。排在前頭的人,因為見到了普莉希拉大人的實力而顫抖著。

「正如你們所見,如果我願意的話,把你們全部打倒也是可能的。雖然很麻煩。祈願著被打的話,就輪流過來吧。今天妾身就抽出時間,好好回應你們的願望。」

「————」

普莉希拉大人發出堂堂正正的聲音,瞪著周圍的人。
話說回來,並不會有聽到了這句話還會跑過來的傢伙。剛才怒氣衝衝的樣子也不知去了哪裡……不,憤怒還留在大家的心裡。只不過沒有將矛頭指向普莉希拉大人罷了。

「好像沒有了。既然如此,留在這裡也沒什麼意義了。妾身的隨從平安無事地找到了。你們等我不在了,就好好玩一玩吧!」

「欸!?」

普莉希拉大人一說完,就拉著哭哭啼啼的修爾特的手,大搖大擺地往集會場外走去。雖然已經在走了,但這樣子走了真的好嗎?欸,沒問題嗎?

「啊,那個!把這些人就這樣丟在這裡……」

「等我不在了,爭吵會重新開始……最後演變為互相殘殺也不足為奇。但是,妾身沒理由阻止它吧?」

「那樣的話……」

話雖如此,但這樣真的可以嗎?
不管怎麼說,把他們丟下不管也太過分了。

「普、普莉希拉大人是王選候補……」

「即使是妾身,也有辦不到的事。毫無疑問地,妾身確實是處於那個麻煩的立場中,但把它作為理由還是太勉強了。」

「嗚嗚……」

被先行堵住了嘴,已經不能提出任何反駁的聲音了!
但、但是,如果我們不在了的話,就會開始爭吵。跟著逃掉,這樣無情的行為我真的做的出來嗎?
那種事,我——

「還是說,由你來解決呢?」

「欸!?」

就在我吞吞吐吐的時候,普莉希拉大人低語道。
叫什麼來著,呃,那個,有魅力的提議。

「你對妾身說過吧。享受歌聲不需要資格。地點和對象都不選是你所謂歌的本質。那麼就用你精妙的歌聲來拯救那些傢伙吧……」

「…………」

「你正處於妾身的『日輪』當中。然後,我也說過了,麻煩事就交給我吧。雖然這手牌打出的早了些……但這也是一件樂事。要是能聽到你的歌,在這裡暫時停留也可以哦。」

如同挑釁一般,普莉希拉在胸前叉起手臂。該說這是一種怪癖嗎,把胸部給挺起來了。
輕易地就能看到暴力般巨乳的乳溝。撫掠過自己的胸部。我緊緊盯著剛剛摸過胸的手。

手掌上冒出了冷汗。

「能做到……嗎?」

「『即使做了也沒用』――如果你是這麼想的話,做了也是白搭。」

如果認為歌聲沒有力量的話,這樣想是沒毛病的。
話雖如此,但事實並非這樣。

取下背上的琉利雷,用雙手緊緊握住。
那些還沒有成為我的聽眾、把憤怒積在肚子裡人,真是不可理喻!明明從現在開始,我就要開始歌唱的說!

——希望人們在快樂地享受歌聲的時候,不要吵架!

「修爾特,稍等片刻。你會看到一些有趣的東西。」

「是。」

普莉希拉大人和修爾特站在擺好琉利雷的我身後。
擺出了什麼表情呢,嗚嗚,可惡,不用看也知道!

莉莉安娜!是只與琉利雷浪跡世界,永遠吟詠英雄史詩的吟遊詩人!

「靈感來了!請聽我唱――水面蕩漾的,水門都市!」

清醒過來,然後給我狂熱起來!
如果搶走了你們打架的時間,那就更有意義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28855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3 篇留言

Rainyzaza
愛上普莉希拉

02-09 21:58

艾倫D索妮雅
女版金閃閃

02-28 01:27

耶夢加得
做等更新

06-18 20:0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9喜歡★Liujohnny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 後一篇:每日犯蠢(4/7)...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chh10120蒼天落葉
我在末世天氣晴更新!歡迎大家來看外星人主角在一片荒漠的搞笑求生記!歡迎其他文手交流!看更多我要大聲說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