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貝爾雜記

作者:Miya│2019-02-08 00:45:20│巴幣:4│人氣:146
這一次的雜記是給群組的朋友貝爾君寫的。
很久沒有寫的和風,覺得有點慘w。
還請貝爾君不要嫌棄。

接著就讓我們進入正文吧~ヘ( ゚∀゚;)ノ
---     -----------------------     --- 
  今宵遊廓的櫻花在開到盛極,伴著微寒的春風吹過佈滿紅燈籠的街道,妃色的花辦翩翩落下,襯得遊廓裡的女人們更加嬌艷動人,更落實花街之名。
  兩名男子來到遊廓的門口,望著這一街喧鬧的燈紅酒綠,其中一名男子抓了抓頭,問道:「我們真的要進去嗎?」
  另一人回道:「怎麼?靜硫,你怕了嗎?」
  靜硫道:「怎麼可能!倒是瓏你才怕了吧!」
  當瓏正要回嘴時,此時街上有人喊了起:「是蘭屋的山吹太夫!」隨即,湧起的人潮將兩人往裡推了進去。
 
  人潮雖然擁擠,卻不約而同的空了約莫一半的道路,讓那一列隊伍走過。隊伍有男有女衣著華麗,其中最顯眼的那一位便是方才人們口中的蘭屋的山吹太夫。
  山吹太夫身著一身華美的杏黃色和服,彩絲配著金絲繡著滿滿的金魚與蓮,那樣的美麗,是不必言說的價格不斐。
  她的腳踩六尺下馱隨樂聲踏金魚步向前,飾在伊達兵庫髮髻上的金簪,金色的流蘇隨著步伐顫抖不已華光流轉。
  鬢邊的流蘇半遮半掩,與她眼角的一抹胭脂互相輝映,為本來就好看的一雙眼,添上了幾分嫵媚,眼神飄移間,似是能勾人心神。
  今日漫天的櫻花紛飛,與山吹太夫氣質相襯,更為她的遊行添了一絲唯柔美。
  此刻的旖旎絢爛,迷了眾人的眼,亦迷了初來乍到兩人的心。
 
  直到隊伍一段路離去才恢復了最一開始的喧鬧。
  然而,兩人卻久久無法回神,直到身旁的看客這麼道:「聽說山吹太夫已經攢夠了錢替自己贖身了,所以這可能是山吹太夫最後一次遊街呢!」
  靜硫像是自語地道:「這樣好看的遊行再也看不到了,倒是可惜了。」
  瓏沒聽清楚他說了什麼,問道:「你在那嘀咕什麼啊?」
  靜硫道:「沒什麼,是說瓏,我們今天去哪間?」
  瓏道:「去那!」指了指不遠處,一間大紅燈籠上寫著蘭屋二字的茶屋。
  靜硫看著蘭屋二字想起方才一旁路人說到那蘭屋可是這遊廓第一的紅人山吹所屬的茶屋呢。
  靜硫疑道:「當真?」
  瓏確定的頷首:「當真。」說罷,瓏便攬過靜硫的肩:「主子那兒也就到明天為止,今晚是你答應要陪我來喝酒的啊!再說了,這酒錢有我擔著呢!你就放心陪著我享受吧!」靜硫拗不過他,只得陪他往蘭屋去。
 
  他倆走進蘭屋,迎面而來的是一只插著一捧黃金蘭花的黑色鎏金瓶,並倚著一架彩蝶飛舞的衝立。大捧金蘭失了高尚而典雅的氣質,卻添了幾分艷俗,與背後的彩蝶飛舞相映成趣,倒是更映這紙醉金迷的煙花世界。
  在衝立之後,身著華美的女子挽著那由絲綢堆砌而成的袖子,並與那袖子的主人笑語晏晏。
  彷彿過了這裡便又是另一個世界似的,從前只由別人口傳的那些帶著胭脂香故事裡,在此處不再活在言語之中,而是活生生的出現在眼前。
 
  蘭屋的伙計見了兩人進來,滿臉堆笑地問道:「兩位,今日需要點什麼嗎?」
  瓏裝著有錢大爺的口氣道:「這個嗎……我倆想找山吹太夫作陪。」瓏這裝的不太像的關係,倒讓人有些惹人發笑。
  那伙計估計是沒見過這樣的狀況,便愣了會,才道:「兩位是第一次來吧?」
  瓏道:「那又怎麼了嗎?」
  伙計問道:「那看來您是不懂咱們遊廓規矩吧?」
  靜硫惑道:「咦?找她來作陪,可還需要什麼規矩?」
  伙計笑了笑道:「當然,太夫可不是隨便什麼人給錢就可以見得到的。」又道:「兩位還是找別的姑娘吧!」
 
  兩人想了下,本來對此也不抱太大希望,想了良久,正打算要放棄時。
  一名女子走了出來,對著伙計耳邊說了些什麼。伙計轉頭便對兩人道:「兩位可真走運,山吹太夫說能見你們。」
  「兩位跟我走吧。」說罷,便領著兩人往裡間去。
  兩人隨著夥計身後走往裡間去,靜硫有些不安地小聲問道:「我聽說請一位太夫來作陪是不是滿花錢的嗎?」
  瓏回道:「其實我倒沒想到,她真的願意出來……」
  這話像是被夥計聽到似的,他輕輕地笑了下:「對了,方才忘記說了,小鈴說了太夫這次不收兩位的錢。」
  他倆聽到這一席話,兩人不約而同的臉紅著低下了頭,默默跟著他後頭走著。
 
  兩人隨著夥計,穿過了兩排紙門,門上映著花街裡千篇一律的景致,但每一道門中卻有著不同的故事。
  走了不久,夥計走到一處紙門前停了下來,告了聲失禮,推開門介紹道:「太夫您的客人到了。」
  隨後一個柔媚的聲音,緩緩道:「兩位進來吧。」
  兩人不是很自在地進了來,或許是第一次來這種地方的關係,身體僵硬的跪坐在墊子上,只看著自己的腿。
  山吹太夫見他倆的如此,輕吐了一口煙,將鎏金煙管放下,饒是興味地看著兩人:「不必那麼拘束。」示意讓身邊的小鈴、小月給兩人斟上了酒。
  隨後,兩人將酒飲下,似乎是鎮定了些,才看向發話的所在。
  好似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靜硫與瓏被眼前的景像驚住了,方才街上見到的那個美艷好似的永遠不會出現在自己生命中的女子此刻就在眼前,兩人可以說是又傻住了。
  小鈴笑了一下,被太夫笑嗔了下,兩人回了神。
  酒過三巡,一開始的拘束彷彿消失了,五人的歡談似乎能融入背景裡的聲音,不再因為一方的沉默而突兀。
 
  歡快的時光總是過的快,在兩人將要離開的時候,瓏已經喝的不醒人事了,靜硫則還有一點意識。
  趁著還有意識,靜硫便問了句:「雖然現在才問可能太晚了,不過,我還是想問,太夫應該不只是因為要和我們喝酒才讓人請我們走的吧?」
  山吹太夫只是輕輕微笑著,並將一封信放進他的懷中,並示意伙計送他們回家。
 
  隨後兩人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家的,等到醒來了之後,就發現自己睡在了一個眼生的房間。
  環視了下,發現是藤木制的和室,凸間裡掛著畫有山吹花掛軸,還有以一只灑金黑瓷瓶插著的一捧寶石梅。
  香木為骨、翠為葉、翡為花、碧璽為蕾,明明是以死物製成,卻如活物般似的暗香浮動。
  看似樸實的房間,華麗的擺件卻不唐突,反而增添了些許格調。
 
  當靜硫還反應不過來時,一個人走了進來,她道:「靜硫先生你醒了,昨天你喝多了,這是蜂蜜水先喝點吧!」
  他訝異的看了看她,發現她是昨晚一起喝酒的小夜,卸下濃豔妝容的她,素顏清秀,舉止優雅,又是別樣風情。
  這比起昨晚的她似乎合靜硫的意,他腦中一瞬間閃過「要是她是我的妻子便好了」的想法。
  然而,就是在此刻,昨晚喝的酒在這時發威了,頭痛劇烈,不得不將他從幻想中拉回現實。
 
  他接過蜂蜜水,飲了點,待舒服了,才開始慢慢消化現下的狀況:「我為什麼會在這裡?」
  小夜把茶盞收拾了下,道:「靜硫先生你還記得昨晚山吹姐姐交給你的信嗎?」
  靜硫想起了什麼,摸了摸胸口,把信給取出來:「是這個嗎?」
  小夜點了點頭,靜硫便看起了書信的內容。
  書信看完後,他靜默了片刻,似是無法理解信上的內容,問道:「你知道信的內容嗎?」
  小夜道:「具體內容山吹姐姐跟我還有小月說過,信裡的內容姐姐倒是沒我們提起過。」
  靜硫道:「太夫的意思給我們一筆錢讓我和瓏娶妳和小月成家,太夫也跟你說的意思是這樣嗎?」
  小夜有些詫異,本欲說些什麼,但小月此時走了進來,回道:「是的。」
  小月給了小夜一個眼神示意不要說話,並問道:「靜硫先生是覺得我們不好嗎?」
  靜硫慌了,搖了搖手:「沒有!沒有!」
  瓏被討論的聲音吵醒,顯得有些不悅,但看見小月與小夜坐在眼前也慌了起來,連問了靜硫發生什麼狀況了。
  然,靜硫也不是很能理解,只是將山吹太夫的信給了他。
  看了信的瓏也不可置信的安靜了片刻,畢竟去喝了個酒,然後就連終生大事都訂好了,怎麼看都令人匪夷所思。
 
  瓏開口問道:「妳們真的願嫁給我們這種窮酸武士嗎?」
  小月道:「姐姐看上的人想必不會錯。」
  「那不就簡單了!」推了推靜硫的肩:「兄弟啊,你我確實老大不小了,是時候該成家了。」
  小夜這時突然喊了起來:「我不要嫁!」與平常沉穩的她不同,這一聲大喊讓在座所有人都傻住了。
  隨後,語帶著哭腔道:「這和山吹姐姐說的不一樣!妳不要騙我了!姐姐說會讓他幫我成為下一個太夫的!」
  小月登時也生氣了:「妳想過這樣的日子,姐姐不希望我們過這種日子!所以才不跟妳說,因為姐姐知道妳一定不肯嫁!」
  小夜回道:「姐姐認為我會這樣被她騙了,嫁給平常人庸庸碌碌的過一生?我不會!」說罷,便跑了出去。
 
  靜硫想都沒想的就追了出去,抓住了小夜的手。小夜使勁想甩開他的手,無奈男子的手比女子有力她甩不開:「放開我……」
  但小夜也沒放棄,持續掙扎著,靜硫知道這樣下去是不行的便道:「妳山吹姐姐說裡頭會給我們一筆錢,我便用那筆錢幫助妳成為太夫好嗎?」
  小夜聽見後,停止了掙扎,稍微冷靜了下,問道:「真的?」
  靜硫見她如此,便也微笑道:「不騙妳。」
  小夜的眼神直直的看著靜硫道:「為什麼你願意幫我?」
  這讓靜硫的臉慢慢佈上些許的紅暈,便稍微轉移了視線,解釋道:「畢竟妳我也只有昨夜的一夜之緣,要妳突然的這樣嫁給我,我也覺得挺奇怪的……」
  又道:「不如,就拿來替妳完成夢想,要是那時妳我都沒有中意的人,到時候,我們再在一起吧。」
 
  小夜沒有回答,只低著頭,那是為了隱藏她如同抹了胭脂般泛紅的雙頰。
  兩人維持著姿勢了許久,濛濛的雨霧散落任由著風帶著,微寒的風夾著一縷櫻花的清香淡淡地在兩人的身週流轉,清冷的香風勾起了兩人的情竇初開。
  小夜收回了手,點了點頭表示同意靜硫的提議,並道:「我們……回去吧!」
 
  兩年後。
  遊廓裡的櫻花如同山吹太夫的最後一次遊街一般,一捧又一捧開的極好,落英紛紛。
  路人喊了起來:「夜鈴太夫出來了!」
  隨著喊聲落下,就像是多年的默契一般,人潮不約而同的讓開了一條路,彼端衣著華麗的隊伍伴著絲竹緩步向前。
  其中衣著最為華美的便是夜鈴大夫,身著的一身妃色紫陽花與彩蝶樣紋的和服,挽著高高的伊達兵庫髮髻,裝飾著數支金簪。
  她一絲不苟的走著金魚步,金質的流蘇隨著步伐輕輕顫抖著,若有似無的掩著她清冷如霜的臉,更為其添了分嫵媚。
  然而,流蘇卻也隱著她的視線,將她火熱的視線隱藏在她冷艷的外表之下。
 
  她走在人群之中,眼裡卻只有一個人,他並不是什麼俊美男子,更不是什麼華族子弟,只是一個極其普通的人。
  但是他們長久的在一起,她了解他的溫柔,也喜歡著這份溫柔。
  便想著「姐姐當初說的沒錯。」
---     -----------------------     --- 
後記:
就這樣,慣例說一下角色表。

主要演員:
瓏        冰瓏飾
靜硫       貝爾飾
山吹大夫     彩楓飾
小夜(夜鈴大夫) 夜夜飾

友情客串:
小月       小玥飾

本次文章就到這裡,讓我們下次再見!
(´>∀)人(´・ω・)ノヽ(・ε・*)人(-д-`)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28669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和風|逝霧樓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na99773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逝霧樓第一屆噁心信大賽(...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nother1387大家
金孫史萊姆漫畫新篇上架啦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