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7 GP

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WEB版 5-62

作者:後攻の絶傑.流星雨│2019-02-07 17:28:38│贊助:132│人氣:4236
第五章『鐫刻歴史的群星』
62『戰士的稱讚』

譯者:絕世小攻修君
潤色/校對:流星雨

「——gorgeous·tiger?」

聽到這個聲音的瞬間,加菲爾的意識被狠狠動搖。
他將自己喝進去的大量水咳出,抖落全身的水分,視覺情報開始湧入他那因為缺氧而昏昏沉沉的大腦。

這裡是昏暗而寒冷的地下空間。
堅硬的石製地板現在仍浸在大量流入的水裡。看來這股濁流是從身後牆壁上的洞穴流到了這個房間裡,這才讓人呼吸到了新鮮的空氣。

自己正沐浴在大量視線下。其中混有不安、警戒、畏懼、抵抗。
從眼前的人數以及他們視線裡的感情色彩,加菲爾模模糊糊地得出了這裡是都市避難所的結論。
自己跌進去的水路和避難所相通,打碎牆壁之後就是這個地方。其結果,就是連水也一起流了進來。

「——」

想到這裡,加菲爾朦朧的意識受到了衝擊。
他猛地抬起頭,自己被沖到這裡的時候的事情讓他渾身汗毛豎立。他慌忙轉起了腦袋,迅速在視野裡尋找起和自己糾纏一起落入水路的巨大軀體——

「……啊」

視線和一名濕潤著翠色眼瞳的幼小金髮少年重合了。
他記得這張臉。這張臉讓他心頭髮揪緊,伴隨著折磨自己心靈的記憶。

自己單方面地再度見到了他,這位和加菲爾的母親有所聯繫的少年。
他是弟弟,待在了自己本想待在的位置,接受著母親的愛——

「――!?」

被敲醒的意識再一次被多餘的感傷所淹沒。
隨後,加菲爾身邊一道巨大的水花飛濺,在淺淺的水面砸出水花,異形的巨漢站起了身。這幅巨大的身軀揮起了手,毫不留情砸向呆若木雞的加菲爾。

面對這道攻擊,加菲爾的反應稍稍遲了一點。
這一點,就是致命。

一瞬間的大意讓給了對手一個破綻。
而且這次和加菲爾對戰的鬥神這下可不是什麼半吊子的攻擊。

總共八處攻擊向加菲爾打來。
防住了一兩個。然而剩餘六個卻直接擊中了加菲爾。

臉龐被打中,兩發攻擊把身體打得懸空。隨後浮空的身體又被拳頭打趴在地,撞到水面的頭部又吃了來自正上方的拳頭。
臉龐被正面捶中砸入水面撞在堅固的地板上,鼻子也牙齒都受到了嚴重損傷。水面被鮮血染紅,加菲爾跳起身的瞬間,一條血絲從他的口鼻處拉長。

「別、開玩笑……了啊啊啊啊!!」

被打落牙齒的嘴裡發出一聲咆哮,甩開了頭部遭受打擊產生的耳鳴。怒濤的氣勢席捲地下空間,位於正面的鬥神彷彿歡迎般地踏出了一步。
拳頭相互交錯。加菲爾偏過頭,用自己的牙齒划過擦過臉邊的拳頭,將其從手腕到手肘一口氣撕裂。同時用伸出的右手抓上對方的脖頸,一路挖到下腹部。

鮮血從鋭利的切口中噴出,給鬥神的肉體造成了不小的傷害。
但是,鬥神的剩下的七隻手還在繼續攻擊。為了全部躲開,加菲爾還必須用盡全力迴避。

一個攻防之下,他要用一隻手來對付八隻手。
壓倒性的不利,壓倒性的數量差距,壓倒性的戰力差距——這卻引燃了他的戰意。

「哦、哦哦哦哦哦!!」

出擊、出擊、出擊、出擊、出擊、出擊、出擊——
擋住、撥開、躲開、錯開、屈身、擋開、對拼——!

拳對拳產生的衝擊波使兩人的汗毛被鬥氣燃盡。
豪拳與剛拳正面對拼,巨大的響聲讓人無法想像這是打在肉上,兩個人的身體沒能撐住分別向兩邊彈飛了出去。

濺起了水花,猛虎和巨大的身軀都摔了出去。
庫爾岡的後背撞上了牆壁,加菲爾再次和水面親密接觸。他立即抬起頭,和正瞪著這邊的庫爾岡視線重合了。

一句話都沒有說,然而相互理解只在一瞬之間。

加菲爾站起身,踩在水面已經淹到腳踝的地板上。
加菲爾感受著自己腳底發動的「地靈的加護」,在腳下的地板切出一塊四方形,讓其浮了起來。踢開這塊浮上來的地板,產生的巨大空穴讓充滿了地下空間的水一口氣流了進去,水位迅速下降了。

在加菲爾進行排水作業的時候,庫爾岡走向水湧入的空穴。
將兩人送到地下來的空穴很巨大,大量的水從中流了進來。若是放著不管,不用幾分鐘地下空間就會被水淹沒。
庫爾岡在那裡拔出了一把鬼砍刀。減去被加菲爾咬碎的,鬼砍刀還剩下三把。庫爾岡拔出其中一把對著頭頂,他的目標是洞穴的正上方——他把誇張的鐵塊刺向天花板,將其打碎了。 
他用戰士的眼力看穿了崩塌的情況,粗暴地用落下來的瓦礫把牆壁的洞口給堵上了。當然,即便是堵上了也總會有水漏進來,但不至於一下子就把地下給淹掉了。

洞口堵上了,水也排光了,水已經不會再淹沒腳踝了。
兩位戰士一言不發地確認了地面情況之後相互回到了最開始的位置,面對面。帶著盾牌握起的的拳,與拔出的三把鬼砍刀。

英雄「八腕」庫爾岡,挑戰者「黃金之虎」加菲爾。
以最佳狀態擊潰對手。這是戰士間的不成文規定。

「――――」

加菲爾知道不是做這種事的時候。
他的職責是要回到很可能被突襲的都市廳舍,救出不能戰鬥的人。
但是,在談什麼面對不面對前,加菲爾早在很久以前就已經面對了這個問題了。

——這份感傷不合時宜,但加菲爾感覺到了興奮。

慘敗給萊茵哈魯特,對再會的母親的信任和和她的記憶一起被封印,沒能為保護了自己的溫柔少女報一箭之仇,還正中敵人下懷把自己的同伴暴露在了危險之下。
眾多的事物從自己的手中被奪走,讓他感覺到了無力和空虛。

離開「聖域」,見識了世界,加菲爾知道了自己的弱小。
留在「聖域」時候的自己,一定會一直強下去。那是當然的。因為那個時候自己的比較對象只有自己,對於自己磨煉出來的武術不抱有任何懷疑。

離開「聖域」,見識了世界,加菲爾知道了眾多的強大。
比起在「聖域」的時候,自己的力量沒有變弱。然而,比較的對象不再是想像中的自己,使得自己相對地變弱了。

就在兩天裡,這種意識上的變化讓他清楚認識到了這個結果。
無力感和失落感暴露出了加菲爾的內心,讓他認識到了自己只是個虛張聲勢的小鬼。他的內心產生了猶豫、後悔和懷疑,內心的動搖讓他變弱了。

——而為他凋萎的靈魂注入了熱血的正是庫爾岡。

英雄「八腕」庫爾岡,波拉奇亞帝國的英雄。多臂族最強的男人。
他架起鬼砍刀,把加菲爾看做一個戰士來面對。這對於找不到自身價值的加菲爾來說是何等的重要。
兩人相互糾纏著和落入水路,加菲爾因為不習慣水中戰鬥而意識模糊。用秘術死而復生的庫爾岡並不需要呼吸,如果只是想要決出勝負只要等加菲爾淹死就行了。
但是,鬥神打碎了水路的牆壁,通到了避難所,讓加菲爾活了下來。
這是為什麼。

「一開始……還以為,又是你手下留情」

「――――」

在加菲爾還沒下定覺悟的時候,庫爾岡並沒有將他視作戰士。
打倒毆打過來的小孩,踢開哭泣的人並非戰士的所作所為。因此面對完全就是在發脾氣的加菲爾,庫爾岡只是一味避開。

但是,不對。
正因為他把站了起來,架起了盾牌,盯著自己的加菲爾看作是戰士。
所以才能看到鬥神拔出著名的鬼砍刀,迎擊戰士的姿態。
在看到他的這幅姿態之後,他對加菲爾做的事情絶對不是什麼憐憫或是留情。
庫爾岡尋求的,是與加菲爾的戰鬥相應的決勝結果。

——戰士與戰士間的戰鬥,只能以相互的一擊作為結束。

「喲,你們他媽的……要看到什麼時候啊?」

加菲爾確認著自己雙臂上的盾牌,而這話並非是對庫爾岡,而是對周圍四散的圍觀者們問的。
那些在兩人被濁流衝過來之後,就一直默默遠望著戰士間的戰鬥——的難民們。 

衣著,年齡,甚至人種都不同的他們聚集在一起。唯一的共同點就是沒有戰鬥能力,是一群無力到碰一下就會被打飛的非戰鬥人員。
如果加菲爾在這裡倒下了的話,這裡就沒人能夠對庫爾岡造成有效打擊了。雖說很難想像庫爾岡會作出對非戰鬥人員斬草除根的暴行,但是明白這一點的應該只有與他對峙的加菲爾。
所以,

「一看就知道了吧。就算你們在那個地方圍觀,也根本沒有你們能夠出手的地方。快趁現在去外面避難……」

「——gorgeous·tiger——!」

「啊……?」

加菲爾催促他們快點離場的話語被一聲高呼蓋過了。
對著訝異地皺著眉頭的加菲爾叫出聲,用這個詞來稱呼加菲爾的正是圍觀人群裡的其中一人。

少年目泛淚光,雙頰赤紅,緊緊握著自己的衣服下襬。
面對加菲爾訝異的視線,少年濕潤的雙瞳緊盯了回來。其中蘊含著讓加菲爾不禁難以言語的強烈意志。

「喂,小鬼……你,說什麼……」

「gorgeous·tiger——!」

「――――」

「g、gorgeous·tiger——!」

少年顫抖著聲音如此呼喊著陷入沉默的加菲爾。
就彷彿不知道除此之外該如何表達感情似的,叫著這個名字。

這是黃金之虎的名字。這是加菲爾·汀澤爾所憧憬的,最強之虎的名號。
為什麼現在,要喊這個名字,他是想對自己說什麼。

少年染紅的臉頰上滑落淚水。
少年的喊聲傳到地下的全員耳中。所以全員都共有了這份無以言表卻被注入其中的激情。

「夠了,都說過快滾」

「gorgeous·tiger——!」

加菲爾的嘆息,被他們對黃金之虎的稱呼給掩蓋了。
在少年的身後,同樣金髮的少女抱住了她他。那是少年的姐姐。她就彷彿要保護自己的弟弟一般,視線顫抖這望著加菲爾。
她的嘴唇也顫抖不已。用不成聲的嗓音,叫著黃金之虎的名字。

「要贏啊!」

不是少年,不是少女,當然也不是加菲爾。
地下空間的另一名男人,握著拳發出了聲音。

「不,都說了快逃……」

「戰鬥,然後贏下來!」
「不要輸!」
「雖、雖然我們只能……看著!」

加菲爾啞口無言。
他催促他們退下的聲音接連不斷地被別的聲音給掩蓋。
回過神來,少年聲音裡的熱情傳遞到了地下所有人的心裡,看著加菲爾和庫爾岡決鬥的人沒有一個人動身逃離。

用常識來想,冷靜地考慮的話,怎麼可能會有人覺得留下來才是對的?所有人,都被沖昏頭腦了。就為了這種毫無意義的意志和信念,得出了很可能會把自己犧牲掉的結論。

「――――」

這算什麼啊,加菲爾如是想道。
留在這裡到底有什麼意義。發出聲音,進行聲援到底是想怎麼樣。

趕緊逃走要好得多。自己也不用擔心會把他們捲進來了,自己倒下了以後他們會犧牲的可能性也會減少,這樣要合理得多。
但是卻沒有一個人逃走,這是為什麼。

「大將……果然,你的演說效果實在是太強了啊……」

加菲爾口中吐出自己對菜月昴的稱呼,想起了他傳達給全都市的話語。
昴影響到了都市裡所有人的內心,他那名為弱小的強大把因為不安和恐怖而感到怯懦的人們統統聚集了起來,為最後的希望點燃了渺小的燭火。
而這火種在人們心中燃盡留下了熱量,等待著下次死灰復燃的時機。

而對他們來說,燃起的瞬間,就是現在。
就如同對加菲爾來說的這個瞬間一樣。

「gorgeous·tiger——!」

聲援,沒有停止。
率先對黃金之虎喊出聲的是不知何時出聲的加菲爾的弟弟。而為了保護最小的弟弟抱著他的,是同樣不知何時出聲的加菲爾的妹妹。

弟弟,和妹妹,正在看著加菲爾。
在母親失去記憶後接納了她的這座都市,裡面的住民正在看著加菲爾。

「這是戰士的決鬥……比起一般的決勝,有點太鬧了吧。」

「――――」

「真的,抱歉。一直在給你添麻煩。特別是最鬧的那幾個還是本大爺的弟弟和妹妹。之後,會好好說他們一番的。」

「――――」

「所以啊」

鬥神無言的架勢裡帶上了戰意。
不必多說,他的姿態就是最有力的態度。

加菲爾緊握拳頭,把裝備在雙臂的盾牌相互一撞。

鋼鐵撞擊的聲音擦出火花,加菲爾咧牙深吸一口氣。

「『聖域之盾』……不對」

「――――」

「『gorgeous·tiger』,加菲爾·汀澤爾。」

報上了拉開戰士決鬥帷幕的名號。
對於加菲爾報上的名號,庫爾岡沒有出聲。只是一言不發地摩擦著鬼砍刀,對敵人表現出了最大程度的戰意。

這就夠了。

「哈、啊啊啊啊啊啊!!」

加菲爾一蹬石地,向前突刺。
庫爾岡也同樣做出迎擊,相互間的距離剎那間就歸零了。

說是毆打過於犀利,說是斬擊又顯得過鈍,加菲爾不斷打出的攻擊令人無暇喘息。
鬼砍刀划過的空氣並不是被爆開也不是被切開而是被殺死,每一刀加菲爾都是通過戰士對危機的敏感進行捕捉。

一招之間要應對八隻手,而八隻手只需對付一隻手。
加菲爾和庫爾岡的手數量不同,要戰勝他對加菲爾來說難於登天。
但是,不動手就不可能登上去。因此發起了挑戰,賭上全力。

「――――」

面對以身體為目標打出的重擊,若是直接打中哪怕攻擊面本身不鋒利也足以切斷血肉。加菲爾毫不迷惘地抬起腳,把攻擊過來的鬼砍刀從上面一腳踩碎。
腳跟從鬼砍刀的正中央踩斷刀身,寬厚的刀身刺入石地板,岩石被削去的轟鳴聲讓人有種整座都市都在搖晃的錯覺。

先解決一把,不過還不能安心。

在被踩碎的鬼砍刀刺入地板的同時,第二把刀從對方左肩繪出一道弧線砍了過來。加菲爾的右耳聽到了鬼砍刀的風聲之後,立馬用雙臂上的盾牌護住頭部。攻擊分毫不差地在手臂到位的瞬間砍了上來,讓人瞬間失神。
右側受到的衝擊折斷了手肘,上臂手腕也被完全打碎了。加菲爾咬緊牙關,牙齦甚至咬出了血。這是第二隻手。

第三隻手和第四隻手是空手上的,同時打了過來。

身體巨大的庫爾岡握緊的拳頭,足足有幼兒的頭骨這麼大。砲彈級的威力配合上砲彈級的尺寸,產生的威力可媲美弩級戰艦的一擊。
別說石壁感覺連鐵板都能擊穿的著一拳,擊向因為頭部的衝擊而思考出現空白的加菲爾。一個對準身體一個對準頭部,不管哪邊若是直接擊中都能把人打爆。

擊中身體的那一拳把加菲爾腹肌表面摩擦燒盡。
拳頭熾熱得彷彿火烤,威力超常。

這一拳扭在身體上,只帶走了腹肌表面的那一層皮。第三隻手。
彷彿失去了一半身體般的感覺刺激著神經,加菲爾用右手去擋瞄準臉上的那一拳。已經被折斷打碎的右臂,在超高級別的威力下完全爆開了。

從手肘到手腕再到指尖,已經根本看不出來這是一隻手了。固定在手腕上的盾牌也飛了出去。但是只是丟了一隻拳頭離致命傷還差得遠。加菲爾一弓身,用額頭去撞拳頭。用頭槌把庫爾岡的拳頭砸碎,避開了第四隻手的攻擊。

剩下的還有五、六、七、八。還差得遠。差的太遠了。遠得讓人想笑。讓人牙齒打顫。

「——哦、哦哦哦哦!!」

第五隻、第六隻手同樣是空手。鬼砍刀還剩下一把,致命的一擊還沒打出。
這兩隻手都是左手,分別從肩膀下和側腹伸出來的兩隻手同時毆打了過來。用來擋的右臂已經用不了了。左臂又轉不過來。加菲爾毫不猶豫地向前踏出了右腳。

鞋底濺起些許水花,同時將他的意圖傳遞給了大地。
大地有時賦予他力量,有時隨他心意變動,這次也同樣為他貢獻出了自己的力量——

腳下傾斜,庫爾岡的下盤不穩了起來。
然而,鬥神毫無停滯地踩穩了步伐。他的動作沒有一絲躊躇。沒有絲毫動搖。但是,全神貫注的集中力出現了破綻。

在庫爾岡的注意力放到腳下的剎那,加菲爾抓住這個破綻衝了上去。
抬起腳,一扭身,把頭伸進了兩個毆打過來的拳頭之間。就彷彿突入暴風中間一般,兩拳分別掠過他的身體的背後。

在自己腳踩到位置的瞬間,加菲爾為自己的判斷感到了顫慄。
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做出那個判斷,思考和決斷在根本不存在的小數點以下的時間單位中完成。大腦在燃燒。內心在燃燒。生命要爆炸。

第五隻手第六隻手這就解決了。再來是第七隻手和第八隻手——

「――――」

突然,加菲爾因為一股寒意汗毛倒豎。
被躲開了六隻手的庫爾岡想要用剩下的兩隻手來解決掉加菲爾。——致命一擊要來了。

——第七隻手直接被跳過,最後的第八隻手攻了過來。

他放棄了一隻手的攻擊,用那隻手握住了鬼砍刀。
右手握著鬼砍刀的刀柄,右肩上的手則是緊緊鉗住鬼砍刀的刀身。在地面上的時候用來迎擊加菲爾的超具威力的斬擊要來了。

全方位包圍,他的霸氣足以讓人相信不管自己躲到哪裡都會被殺死。
這是足以讓之前拚命撐過來的六隻手全部化作白費的最終局面。

想像不出來要怎麼躲開。
無論是後退,還是向旁邊跳開,還是向前突進,都會被打中。
在這一擊下自己化作肉片的幻視清晰地浮現眼前。

不可能躲開。迎擊更是魯莽。——選項只有一個,擋下來。

加菲爾把沒有折斷的左手頂到頭上,沉下腰。
在這瞬間,有一個聲音現在仍舊能夠聽見。那是弟弟和妹妹,和一大群人出聲助威的聲音。

判斷只在瞬間,行動只在剎那,結果就在當下。

「――――」

鬼砍刀出手的瞬間,加菲爾完全脫離了這個世界。
萬籟俱寂,萬象失形,多餘的景色瞬間全部消失。在注意力集中到極限的加菲爾意識裡,只留下了庫爾岡。

他以異常緩慢的動作,用鬼砍刀的前端對著加菲爾砍了下來。
加菲爾抬起頭,自己準備接受攻擊的動作也很緩慢。在這停滯地讓人心焦的世界裡,加菲爾能夠做到的就只有咬緊牙關。
不對,還有能夠看到走馬燈的時間。

他看到了昴。看到了拉姆。看到了蜜蜜。看到了芙蕾德莉卡。想起了琉茲,還有艾米莉亞在,奧托也出來了,想起了羅茲沃爾那混蛋,看到了貝亞特麗斯佩特等「聖域」的各位,然後還看到了母親莉西亞和弟弟和妹妹。

在「聖域」時候的戰鬥,讓加菲爾認識到了自己的弱小。
知道了世界的寬廣,敗給萊茵哈魯特的時候,加菲爾產生了自己比離開「聖域」前要弱的錯覺。

——這不可能。

如果擁有的越多就越弱的話,那人到底是為了什麼活下去的。
只要強到能夠保護好擁有的一切就行了。

「啊——清爽多了」

突然,內心的煩惱落地了。
瞬間,鬼砍刀直擊左臂的盾牌,閃電般地衝擊貫穿全身。

「――!!」

左臂的防禦,在鬼砍刀砍到的瞬間就被打破了。
和右手一樣,手腕,手肘,上臂,連肩膀也一口氣被擰斷了。
熟悉的右手被完全粉碎恍如噩夢,劇痛將視野染紅,思考完全陷入空白。加菲爾張開嘴發出了慘叫。
一直咬緊的牙關鬆開,積累下來的傷害一口氣開始了絶望的大合唱。

鬼砍刀的攻勢沒有停止。
擊碎左手之後,餘勢洶洶地向加菲爾的頭上砍來。這威力足以把加菲爾的瘦小身軀打碎,讓他全身一處不剩的變成肉沫。
鬥神究竟是怎樣看待這名發出了死一般的慘叫的年輕戰士的呢。

是心懷慈悲,還是感覺哀憐——哪邊都不是。
除非有一方停止呼吸,否則豈有戰士憐憫戰士的道理。

「――啊啊啊啊」

加菲爾因為劇痛嚎叫著低下了頭。聞者痛心的聲音久久不停,隨後。

「――啊啊、嘎」

叫聲停止了,加菲爾合上了下顎。他再次咬緊的牙齒上,閃耀著銀色的光輝。
那是從被打殘的右手上掉下來的銀色盾牌,加菲兒用牙齒咬住了。

「嘎,哦哦哦哦——!」

加菲爾甩著頭,咬著盾牌用臉接下了鬼砍刀。咬住盾牌支起的第二次防禦,在受到攻擊的瞬間就砸上了面龐,加菲爾的鼻頭噴出血液。牙齒也被打飛,但是,膝蓋沒有跪下。

他用堅韌的脖頸勁兒和咬力撐住了鬼砍刀的攻擊。
鋼鐵與鋼鐵對碰產生的火花——產生了火焰,讓加菲爾的意識飛向了彼岸。

「――――」

即便都已經開始翻白眼了,仍就撐著他脖子的力氣的究竟是怎樣的意志。
是戰鬥本能,又或者說是野獸的鬥爭心理或生存能力嗎。

突然,血液噴了出來。大量的血液噴湧而出,在地下的空間開出了鮮紅的血花。
那是從庫爾岡的右手上噴出來,那是他握緊鬼砍刀的最後的右手。
那上面有著上一次的對攻裡加菲爾留下的傷口,從手臂一直到上臂傷得深可見骨。現在這傷口則是因為這一擊完全裂開了。

庫爾岡的臉上沒有驚訝。也沒有因為疼痛改變臉色。
這是當然的。他是屍體。痛覺是為了讓人活下去,為了確保生命的燭火尚存而把關的最底限——死者不需要這個功能。

因此,庫爾岡無視了右手受傷的造成的影響。
若是真的希望能夠以萬全的狀態發動攻擊,最後一擊應該使用尚且健在的左手才是。
成敗在此一舉——這麼判斷倒也不合適。
但是,

「——啊」

撐過了八隻手的攻擊,加菲爾血流滿面地吐了口氣。
咬著的盾牌落到了地上。庫爾岡的正面門戶大開。而加菲爾的左右手都完全壞死,雙腳也因為難以承受沉重的打擊導致肌肉撕傷。即便如此,還是能跳過一步的距離。

跳過去以後,該怎麼辦。手,爪子不能用。那麼留下的——。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加菲爾叫著,張開血盆大口,向著庫爾岡撲了過去。
加菲爾的牙齒咬上了呆站原地的鬥神脖頸。牙齒輕易地貫穿了緊繃的肌肉,將維持生命所必須的重要器官連根咬碎。
加菲爾就這麼咬著扭動起身子,牙齒撕扯著肌肉纖維,挖下一大塊脖子,蠶食殆盡。

「嘎,啊」

加菲爾毫無防備地倒在了地面上,吐出咬碎的肉。他嘔吐著回過頭去,望著從脖子裡噴湧出大量鮮血的庫爾岡背影。

加菲爾的雙手都沒了,牙齒了少了好幾個,渾身是血。
被滿身瘡痍的加菲爾打出了致命傷,仍舊挺直了胸膛站在那裡的庫爾岡的身子是如此英勇。這就是英雄的氣概,是如此震撼人心。

「――――」

終於,庫爾岡緩緩的轉了過來,面向加菲爾。
面對著橫躺在地上仰望著自己的戰士,鬥神平靜地雙手抱胸。
然後,

「――幹得漂亮。」

用低沉而厚重的嗓音,稱讚了勝利者。

「啊……」

連讓自己回應的時間都不給。
庫爾岡的身子就在加菲爾瞪大的雙眼前潰散了。

需要抬頭仰望的巨大軀體如砂礫般坍塌,異形的臉面化作灰石。
這個終焉是讓人如此的傷懷,死者再次變回了死者——這就是結果。

「……說的真好聽」

見到鬥神化成灰燼的臨終方式,加菲爾不悅地咋聲道。
到也不是希望他繼續難看地活下去。相互廝殺,結束以後會讓人感覺空虛是當然的。
所以,這不過是加菲爾無處發洩的傷感罷了。

「啊,可惡……糟糕,要死……」

血流太多了。
加菲爾躺在地面上,通過全身來使用「地靈的加護」的力量,把蒐集起來的魔力轉換成治癒魔法用於修復身體。特別是雙手,還有臉很糟糕。
在地上的時候的傷勢就沒能治好,還接著受到了這麼多的攻擊。會留下這麼大的傷害沒什麼可奇怪的。

「gorgeous·tiger!」

正在全力治療的加菲爾聽到了一聲哭喊。
踩著水灘過來的是弟弟和妹妹兩個人。其他的人也過來了,不過加菲爾的眼裡只有這兩個人。

兩個人看上去都快哭了——不對,是已經在哭了。
沒辦法。哪怕是旁人看來,現在加菲爾的狀態也絶對很糟糕。而在熟悉這方面的人看來現在活著都很不可思議了。如果是治癒術師來看肯定會嚇得臉色蒼白,做出必須要進行急救的判斷。

這也證明了自己究竟在鬼門關前走了多少遭。
當然,自己是想要為此自豪一番的——

「雖然活下來了……但是,沒能拖延時間啊」

就算拿出打倒了「八腕」庫爾岡的戰果也不意味著拖住了時間。
這是加菲爾的戰鬥,卻也不僅僅是他的戰鬥。就在自己被拖住的時候,說不定就有夥伴陷入了險境。

必須要回都市廳舍,加菲爾坐起身。
聽到他的話看到他的行動,趕過來的弟弟妹妹臉色大變。特別是妹妹那邊一臉暴怒。

「你、你是笨蛋嗎!?好了快躺下!馬上……對,馬上,馬上會叫醫生過來的……」

「需要醫生的還有其他傢伙。本大爺有其他事情要去啊,小不點。」

加菲爾對滿臉通紅纏上來的妹妹點點頭。不過滿是鮮血的臉看起來很不妙。妹妹不住地留著悔恨的淚水。
在這期間,慘不忍睹的雙臂骨頭接上了。雖然血肉還沒完全恢復好,但不至於跑兩步就暈過去。得出這個判斷的加菲爾站了起來。

「等、等一下……真、真的要去嗎?」

「……廣播,你也聽到了吧?」

「誒……嗯、嗯。」

加菲爾的指尖還滴著血,加菲爾的話得到了回答。
廣播的聲音給了弟弟妹妹他們勇氣,推了在這裡的加菲爾最後一把。所以,加菲爾必須要回報那個廣播的聲音。
他說沒事,昴說了會沒事的,所以自己必須讓一切沒事。

「所以,本大爺——」

「等等!」

缺血的身體一個踉蹌跪在了地上。妹妹慌忙支撐住眼看要倒下的身體,加菲爾一個咋舌。
隨後,這次站在加菲爾面前的是弟弟。

「gorgeous·tiger——」

「……怎麼了,不過抱歉,如果你也要阻止我的話我是不會聽的」

「不,不是的。Gorgeous·tiger,衣服在發光」

聽到弟弟的指摘,加菲爾低頭這才注意到。
自己破破爛爛的衣服腰部,一塊布正在淡淡地發著光。
塞在那裡面的是對話鏡。因為沒能和都市廳舍取得聯繫,感覺沒什麼用就塞在裡面收起來了。現在它發光了,也就是說,

「還以為、已經砸壞了……」

「我、我來接」

加菲爾呼吸急促。妹妹把手伸進他的懷裡,來不及阻止就把對話鏡拉了出來。鏡子的表面綻放著光芒,從聽說過的使用方法來看這應該是成對的另一面對話鏡在呼叫這邊。
也就是說,這是都市廳舍,又或是另一組正在呼叫這邊。

「該、該怎麼辦……?」

「拿過來。——是誰?」

妹妹小心翼翼地將對話鏡靠近加菲爾。加菲爾望著鏡面,喊道。
對話鏡,開始慢慢地閃爍了起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28620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7喜歡★Liujohnny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 後一篇: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rankrozen對愛看後宮魔女的人
魔女小說更新囉!希望大家都能來踩踩看看唷!看更多我要大聲說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