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短篇:久別重逢

作者:formosa│2019-02-07 13:23:34│贊助:114│人氣:116
毛筆一揮,斯文的正源戴上細框圓眼鏡,身著西裝的他打著領帶,從南海戰場上剛退下的正源,不減在戰場時的霸氣,卻也不失在那剛毅之中必要的溫柔。
 
正源振筆疾書,用毛筆霑了一點墨水,暈開在草紙上,帶有傷痕及線條的手腕如戰場上的舞者,一筆一劃都是步伐、一橫一豎都是戰鬥,他寫著帶有密訊的文字,有時筆比刀更有力,思想比子彈更容易穿透人心。
 
「3月16日,烏牛欄吊橋,山巒埋伏。」
 
戰爭一開打,地獄之門便打開,空襲的砲彈不分敵我,敵人的子彈不分強弱。
 
死的,都是這座島嶼的子民。
 
但是房屋既已被難民搗毀,橋已被流竄的異國軍占領,眾生發出悲鳴,那為何不反抗?
 
烏雲密布,雷霆在雲層中脈動,天空早已被戰爭的煙硝熏的發黑,那為何不反抗?
 
砲火轟隆,炸毀在尖叫聲之中,槍聲打進人民的體內,隨即炸開成煙火,那為何不反抗?
 
滿地的屍臭,亂葬的血肉,眾神已離棄這座被出賣的島國。
 
密訊已送出,正源在燈火搖曳的夜晚,替守夜的妻子蓋上毯被,疲憊的她如何能不擔心,如何能不憂慮,只是時代響起號角,那就勢必得參戰,安逸也無法阻止成為槍下的亡魂。
 
只是她真的很害怕,患得患失的糾結,卡在喉頭。
 
「正源。」妻子瞇著眼,伸手確認正源的臉,是真實的,是有溫度的。
 
「我在。」正源摘下眼鏡,一摟就將她送入懷中,房內似乎又增添了幾度。
 
**每個時代,都有傷心的故事,和受苦的人**
 
夜晚,腳步聲與槍械碰撞聲雜亂,穿著軍服的軍人上前而來,二話不說就帶走了正源,妻子在一旁憂心的看著,而正源回頭,這一望,望穿秋水,兩人的距離是最近,也將最遠。
 
「沒事,去去,我便回。」正源露齒微笑,整齊的牙齒與笑容,就像某種保證一樣,這種事情也不是第一次了,在戰場倖存、俘虜、偷渡,什麼事情能難倒,從南海中回來的他呢?
 
她微笑。夜晚,擺在她對面的那碗飯,慢慢冷掉。
 
慢慢餿掉。
 
慢慢…
 
她總是會在,這六千多個日子中的每一天,擺上兩碗飯,一碗是她的,一碗,是正源的,她想,要是正源突然回來了,如果肚子餓了怎麼辦?
 
她不哭,也不鬧,只是日復一日的準備那碗飯。
 
同樣的毛筆一揮,「槍決可也。」
 
***
 
她終於在許久以後,見到正源了。
 
摸著石碑上的姓名,那是貨真價實的他。
 
「七十年來,我有個願望…」她哭了。
 
「Siūnn beh khan lí ê tshiú(想欲牽你的手 )
Thiann hái-íng ê siann(聽海湧的聲)」她說。
 
她的眼淚掉在刻字上,在名字的凹槽中打轉,就好像她的心意透過石碑,傳送到了遠方一樣。她露出一個,帶有眾多皺紋、為己者容的微笑。鮮花放下,芬芳隨著時間腐敗。
 
**千年也萬年 我孤魂已束縛佇遮**
 
久別重逢。
 

#formosa
#白色恐怖
#烏牛欄戰役
#暮沉武德殿


看更多投稿作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28603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久別重逢|短篇

留言共 3 篇留言

earthworm
短篇也太唯美了巴,跟冒險小說又有不一樣的風格了

02-07 17:38

formosa
謝謝~ 我短篇總是喜歡挑戰自己各種風格 希望你喜歡!02-08 00:58
海星
同時有滅火器的高雄大空襲的歌詞....又有閃靈的烏牛欄大護法和暮沉武德殿...都要哭了[e3]

02-07 20:35

formosa
嘿嘿 很厲害喔 專業的02-08 00:58
海星
[轉][討論] 各MV中的正源

原本時空的正源。
十殿的故事中,正源是一名乩童,在海邊(?)自殺要進地獄改寫生死簿。

武德 - 暮沉武德殿

開頭出現海水和正源死前的片段,顯示故事是接續前一個MV。
團員大概是保庇正源,來助戰的幾個台灣神祉,
對抗的敵人是台灣歷代的殖民者,穿著清朝、日本以及國民黨的服裝。
每個被打敗的對手都會加入那坨漂浮的裸體,大概是回歸原初,忘記陽間的事?

失竊千年 - 薰空

平行時空版的正源,像烏布斯一樣去南洋打仗。
正源現在人在南洋,他的妻子薰在台灣等待。
薰給正源信物、兩人道別的部份因為是回憶,所以影片都是倒帶。

失竊千年 - 暮沉武德殿

正源打完仗回來了。平行時空的正源是個知識份子,在白色恐怖中被抓走並被處決。
影片避免拍出軍方人物的臉,顯示這是一個沒有人性的國家機器。
正源被槍決前念出的歌詞表示獨裁無法逼退我們,對抗會持續,直到勝利。
薰在年輕的時候以及老的時候,都與正源的靈魂都在槍決的地點相見。
然後平行時空的閃靈是民謠樂團。

烏牛欄大護法-望天版

正源被捕之後,妻子雖然悲傷,在孩子面前仍需堅強,只能深夜獨自一人時展露情緒。
正源寫了一封遺書,其中可以看到許多字句是從白色恐怖受難者的遺書節錄出來的:
「我的死屍不可來領」「問心無愧死亦怡然」「不要過份為我傷心罷」等等。
正源被槍決後大概連屍體都不給領回,薰當然悲痛,然而日子還是要過,
只能帶著孩子到「不詳」的墓前讓丈夫在天之靈看看孩子。
歌詞的部份,似乎是在祈求神明保祐原時空的正源,希望他解開台灣人的悲慘命運。

烏牛欄大護法

原時空的正源要到地獄改寫生死簿,過程中交跨了不同平行時空,看到唱金屬的閃靈。
這影片基本上就是說白色恐怖就是地獄,蔣中正批的公文就是生死簿。
MV出現兩個正源,可能一個是肉身一個是魂魄,或是兩個不同時空。
開頭桌上有遺書,結尾遺書不見了。或許表示時間線成功被改了,正源沒死?

https://www.ptt.cc/bbs/ChthoniC/M.1540247588.A.29C.html

02-07 20:37

formosa
感謝海星的補充!! 太強大了!!02-08 00:5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vmxup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荒魔之境 Formos... 後一篇:【荒魔之境 Formos...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z0972929801給大家
coser超酷的~~!!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9:43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