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達人專欄] 【短篇】久別重逢

作者:Tsu Li Gue│2019-02-07 00:15:55│贊助:16│人氣:225

搭配食用曲目:要死就一定要死在你手里




1
  有許多傷心難過的事情,如果沒有用力記憶,就會忘記──

   「我真的不是故意忘記的。」他說的時候,心臟狠狠跳了下;面前的女性拘謹地正坐,他彷彿能看見她的身體微微地顫……「對不起。」他說。

   「我才……我才該說這句吧。」不,妳根本不想說!
  他差點就跳起來大拍桌面。如果是以前他會這麼做,看她嚇得直哆嗦、流淚,他就能滿足。
  可現在?他學會忍耐。這不符合他的本性。

   「你找我出來,還有什麼要說嗎?」她的聲音在顫抖、她不希望被發現的!

  一下一下,雙腿像連環扣上的鐵鍊,卻又像某種防止逃脫的繩子,越是掙就越是緊,最終只能疼得縮在座椅下;她的身軀超乎常態僵硬,每吸一口空氣都快窒息,她不願看對面的傢伙作態的嘴臉,但心底總有個念頭說著:看!快看他!妳沒有機會了!

  但她不想!

  忽然,對面的人起身換了姿勢,她便像兔子跳起來!在女人面前的彷彿不是一個成年男性,是捕食她的猛獸。於是,她定格了──有誰背叛了她──餘光竄入大腦,一個從未見過的頹敗身姿,漸漸汙染僅有的安寧,她瞥了眼手機顯示的時間……

   「我只想說,我對不起妳……還記得我女友嗎?我和她分手了。分手後,我又交了一個,嗯……和她在一起時她總是和我吵架。我卻覺得她有些個性很像妳……」
  他觀察女人的反應,見對方心不在焉又說:「妳知道嗎?我覺得自己很白痴,我想弄清楚她在想什麼,這樣應該就能理解妳的想法吧?可是每和她吵一次,我就覺得自己以前對妳是真的很壞……我無法原諒自己做過的事,直到和她交往前我都忘記……知道嗎?上次在車站我們不小心遇到,其實我很開心,那時我想找妳問清楚,妳避開我的動作讓我很受傷……這次約妳只是想說,我真的很希望妳能原諒我……妳、妳會原諒我嗎?」

  相似的句式,她從很多對象那裡體驗過;一遍一遍,刺在身上,她無力回擊,也放棄爭辯。如今,她居然又要讓刀具與墨料黥面!
  這時她才知道,自己答應來見他有多愚蠢。
  女人曾築起的碉堡又壞了、情緒的敵人猖狂入侵,她被特洛伊了。

  可瞬間,身軀又鬆軟了。

  她試著伸長腿而不碰到男人,他則緊張得手裡出汗。
  女人一掃頹態,擺了個撥長髮的動作,一雙眼銳利地審視他──
   「我猜你和後來的女友也分手了吧?你用傷害另個對象來了解『我』的想法?未免太可笑。她和我都是獨一無二的,你也是。沒有誰的想法可用大數法則去『驗證』。我說啊,你從來都沒搞懂什麼是戀愛,你什麼時候才會了解你真正愛的只有你自己呢?原諒?你就繼續自慰吧!陽具人!」

  女人很想就這樣將這朵水仙堵回去,讓他枯萎,令他重生──但她,一點力氣也沒有。
  她沒有使他成為更好的人的勇氣,她沒那麼大肚;有些勇氣已經死了,有些回憶也不該再記憶,有些痛苦不該再繼續、用猛烈的力道撞擊自己;反覆自傷出不會癒合的裂紋是沒有意義的。人都該讓自己過得更好,痛苦地避開也不是軟弱。至少她學會辨識:什麼是真正的惡,什麼是包容她的善……

   「你呀你,終於出現了,我們只是打了個照面……這顆心就稀巴爛──整個世界就整個崩潰……是你親手所殺的,活下去就毫無意義,你呀你……」莫西子詩的鈴聲來得很是時候,在她完全不想原諒男人的此刻,她讓鈴聲響了至少兩遍。

  這段時間,她收起所有亟欲出口的利刺與再次傾巢的恐慌,在他男人面前接起電話:「老公──來接我吧?嗯、嗯,聊完了……就在那見面吧?嗯,最愛你啦。咦?好壞喔,又欺負我。嗯、哼!噢唷。不行。他會損血死掉的、哈哈哈你太壞啦!嗯、我們見面再說,嗯掛了。」

  講完電話的女人已恢復常態,站起身收拾東西,男人緊張地追問:「妳的答案呢?會……原諒我嗎?」卻見女人睥睨:「抱歉,不會。我不想讓你覺得對我做的一切都是無所謂的,我認為你需要點罪惡感才能過得『更好』。」男人一臉錯愕,女人逕自離開。

  在見到她的伴侶時,她埋進眼前的溫暖:「你也算得太剛好。」在見男人前,她的伴侶向她約定半個小時,時間到,『他』就會打來,而她就該離開。

  一切如盤算的,女人全身而退,因著電話更有決斷的勇氣,甚至,多了點玩弄人的快意。即便她們的本意不是這個,她的伴侶只是足夠理解她的軟弱罷了。

   「換我有點罪惡感了……我還對他說要他有罪惡感……唉。我不想原諒他;如果他有罪惡感,未來就不會再傷害別的女友,但我認為他不會有;我只是不希望他太好受,畢竟,他約我道歉,我也不好受。」

  她的伴侶,一頭短髮的高個兒女性,任由她像溺水之人揪住自己,有一下沒一下的,她親吻女人顫動的臉龐。一些鹹鹹的滑進她的嘴。她們小心翼翼用著軟唇交流──這一切被跟蹤狂般的男人瞧見了。

   「有許多傷心難過的事情,如果沒有用力記憶,就會忘記。」男人想起他們剛分手時,她在IG留下的動態。那時,她已經把男人其他的聯絡方式都封鎖、黑單了。

  他想,他該用力記下這一刻的衝擊嗎?
  這個女人,和他上過床,做出愛的,現在卻彎了!
  他感覺自己快瘋了,一團火球將他吞滅──腦海盡是她在床上的妖嬈。

  我能讓妳變正常的!
  我能!

  ──就是這個想法讓他進了警局。

2
   「他……我被他強暴……他說我能變『正常』,但什麼是正常?我還能『正常』嗎?」

   「那位」的遺書留給了她的同性伴侶,她的伴侶去警局報案;她失蹤了一個多月,浮腫透明的身軀被通宵狂歡的大學生發現;去認屍時,魚將她的愛人嗑成奇怪的形狀,浪與消波塊使她形變,她扭曲成一種安詳的模樣,女人嚎哭,這事上了新聞,在警局前遭扣押的男人被她狠揍幾拳……

   「有許多傷心難過的事情,如果沒有用力記憶,就會忘記。但太難過的事情,我們不記得也沒關係了,就忘記吧。現在,我只想忘記自己當時多犯賤,才會找上他,才會發生這種事。我連見都不該見的,他就是這種垃圾,我怎麼沒看清呢?」

  當女人站在消波塊上,海風裡都是她的聲音,她說──「對不起,我不敢跟妳說,他約我喝酒,卻……對不起,我好髒,我們不能在一起了……對不起,都是我的錯……都是我……」

  被海浪吞噬的時候,在名為「Six Feet Underground」的性別友善酒吧喝酒的小C,收到一張來自女人的自拍;女人坐在消波塊上笑得很燦爛,小C喝太多,一時間覺得她笑得像在哭。那是一張打了閃光燈的自拍,她身後還有一位面色蒼白的女性,動作溫柔而面目僵硬地抱著她……

  小C喝得太多,需要用力想才能想起那個女性是誰,想起後又晃晃腦袋──不可能。否定自己。
  等她在另一具女體旁醒來,撫著欲裂的額滑開手機時,才知道有些傷痛是會繁殖的,但她、她們已經無能為力了。


後記
原文為行車間的手機書寫。後潤稿與標點校錯。

或許有些人會奇怪於女人的伴侶為什麼被稱為「老公、你」,設定上來說,我想將她定位為「自我認同為男性且不想變性的生理女性」。
生理與心理性別皆是複雜的,絕對不存在兩個女人在一起就絕對是「拉子」這回事,也不存在兩個女人在一起就該互相稱彼此為「老婆」。

寫的時候我想了很多很多很多,想得太多了。
和朋友唱歌時,我發覺我們是知道彼此情史的人,在一些會揭露彼此創傷的歌曲上,我想的都是:我們喜歡的會變成創傷,我們的創傷會變成喜歡的。
光想到有朝一日,任何喜歡的情緒都會是一把利刃時,我就被自己刺傷了。

打這篇難受到又去飲酒,我討厭酒精,我討厭所有創傷的記憶,可是我還是藉由故事宣洩使我痛苦的過去集合體。

題外,我真的很喜歡莫西子詩的這首歌,也很羨慕他和他的日本姑娘的情感。

看更多投稿作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28566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久別重逢|莫西子詩|悲傷|BG|創傷|記憶|回憶|痛苦|再見|GL

留言共 1 篇留言

菲特/Zero
老實說……
『有許多傷心難過的事情,如果沒有用力記憶,就會忘記』這句
更應該寫下來,至少寫下來的字是不會騙人 っ • ω •)っ

02-08 16:02

Tsu Li Gue
菲特被這句攻擊到了嗎Σ(゚Д゚) 02-08 19:5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pikahan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短篇】如... 後一篇:[達人專欄] 【短篇】即...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OUUOOAO
來看看我們中二中男生班 班上情人節幹啥吧! 喜歡的話就訂閱我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8:58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