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幸福的晴天娃娃】– 終焉

作者:托里夜│2019-02-06 14:07:35│巴幣:2│人氣:67
  「終於上來了啊,我可是等到快睡著了說。」楊品翔一臉悠哉的看著翻過圍牆的阮緣瑄打著哈欠說。
 
  「沒想到還真的被我猜中了,翻牆才是真正的道路。」阮緣瑄站穩腳步後立刻環顧了整個頂樓,一切就跟她猜到一樣根本沒有可以來往的樓梯存在。
 
  「是啊,我從一開始就沒打算給你們樓梯什麼的,不過我以為那傢伙很快就會發現了,沒想到居然在那邊繞了好幾圈,如果沒有妳的話他現在應該已經餓死在樓下了吧?」楊品翔說到這裡忍不住大笑了起來。
 
  「快多笑一點吧,你就快沒機會笑了。」阮緣瑄一邊說著一邊將手槍上膛對準了楊品翔。
 
  「槍?妳怎認為那東西對我會有用?」楊品翔充滿鄙視的看著阮緣瑄手上的槍笑了起來。
 
  「不試試看怎麼會知道?」阮緣瑄絲毫沒有任何遲疑,她輕輕的扣下了版機,子彈就這樣飛速的射在了楊品翔腳邊。
 
  「下一槍說不定就是你的腦袋了喔。」
 
  「看來妳沒有像那傢伙一樣天真啊。」楊品翔看著腳邊的煙硝冷冷地說著,同時一群有著人類外型的怨靈也開始在他的身邊聚集了起來。
 
  「你可不要太小看我們特殊調查科了!楊品翔!」阮緣瑄抽出了第二把手槍跑了起來,戰鬥在一刻正式展開。
 
  「小安哥!是槍聲!」還正掛在圍牆上的王尋與謝小安這時候聽到了槍聲,兩人整個慌張了起來。
 
  「不會吧?阿尋動作快!」眼看戰鬥已經展開了自己卻還掛在這,謝小安整個非常的緊張,他抓緊了繩索加快腳步往上爬,同時頂樓也不斷的傳了陣陣槍響。
 
  「可別給我死了啊大笨蛋!」
 
 
  「哈哈哈!掙扎吧!人類!」楊品翔操控著無數的怨靈朝著阮緣瑄攻了過去。
 
  「呿!」怨靈的速度非常的快,但是阮緣瑄也不是省油的燈,她快速的繞著楊品翔奔跑著閃躲怨靈。
 
  可是怨靈的速度很明顯比她的腳步快多了,眼看怨靈大群就要把她吞蝕殆盡,阮緣瑄不慌不忙的對準了怨靈一槍一個將之擊落。
 
  「嗯?看來是特殊子彈。」看著物理性的攻擊居然對怨靈有用,楊品翔吃驚的搔著下巴說。
 
  「啊啊啊!」阮緣瑄跑到角落後站穩了腳步開始對抗怨靈,因為背後已經是圍牆了她想應該是不會有東西打過來才對,這樣只要專心對付一個方向就好了。
 
  雖然一切有如她計畫的一樣的確只要專心對付正面就好,但是怨靈大群的數量卻遠遠超乎她的想像。
 
  阮緣瑄的彈夾一個個的快速消耗著,不管她打掉了多少怨靈,怨靈卻好像完全沒有減少一樣的前仆後繼朝她撞了過來,這讓她似乎有了一點動搖。
 
  「那兩個傢伙到底要爬到什麼時候啊?我可撐不了多久啊……。」眼看手槍的子彈就快用完了,阮緣瑄慌張的看向了繩子的方向去,時間感覺就像停止了一樣,遲遲沒有看到謝小安與王尋。
 
  「我想他爬上來應該也還要個幾分鐘,到時候就用妳的屍體迎接他吧,如何?」
 
  「我說過了可不要太小看我了!」手槍的子彈這時候終於用盡了,阮緣瑄立刻拋棄了雙手的手槍把放在腰間的衝鋒槍拿了起來繼續對抗怨靈的進攻。
 
  「居然還有啊。」原本楊品翔以為只要把手槍的子彈耗盡應該就可以擊倒阮緣瑄了,但是衝鋒槍的出現讓他嚇了一跳。
 
  「不要再讓我說一次,可不要太小看我了……。」在衝鋒槍的威力下怨靈的攻勢很明顯緩和了一些,但是怨靈碰觸到她也只是時間的問題罷了……。
 
 
  「終於,這牆壁到底在高幾點的?」謝小安氣喘吁吁的攀在圍牆抱怨著,平常幾乎都只有在動腦的他現在突然要他爬牆還真的有點累人。
 
  「太慢啦!還不快來幫我!我快撐不住了……。」這時候躲在角落阻擋怨靈圍毆的阮緣瑄看著還在抱怨的謝小安忍不住大罵了起來。
 
  「這啥狀況?」謝小安被這一罵才終於回過神來,他看著那整群的怨靈愣了一下。
 
  「你可終於上來了啊,謝小安……。」楊品翔看著謝小安冷冷的一笑。
 
  「那些怨靈全都是被你害死的人吧?」
 
  「害死?我可是沒自己動手喔,這些可都是自殺的啊,這場詛咒唯一殺人的人可是你啊……。」
 
  「王八蛋!」一聽到楊品翔的嘲諷謝小安立刻怒火中燒,他完全不經思考的丟出了手上的符紙,符紙纏繞著靈力射向了楊品翔。
 
  「擋下它……。」楊品翔一個彈指控制怨靈阻擋在了自己與符紙之間,符紙在碰到怨靈的瞬間立刻將怨靈燃燒殆盡。
 
  「看來你真的沒多少本事啊,我實在不懂那些人為何如此看重你……。」
 
  「那些人?」楊品翔突然的話讓謝小安疑惑了,他口中的那些人是誰?難道這一切還有更深沉的陰謀存在?
 
  「我想你也不必知道了,畢竟你就要死在這裡了……。」楊品翔發狂似的笑了起來,躁動的怨靈在一瞬間兵分兩路各自衝向了謝小安與阮緣瑄。
 
  「阿尋妳就掛在那邊別上來!」看著眼前成群的怨靈謝小安也忍不住慌張了,他立刻叫住了正要準備攀上圍牆的王尋,現在他可沒多餘的精神去保護她了。
 
  「可是……。」
 
  「沒有可是,現在的妳可是一點靈能力都沒有啊!如果被這些東西纏上妳會黑化也變成怨靈的!」謝小安一邊警告著王尋一邊從大衣的口袋裡抽出許多張的符紙準備應戰。
 
  「掙扎吧人類!在多取悅我一些吧!」最後的戰鬥在楊品翔的笑聲中展開了,面對那無盡的怨靈謝小安與阮緣瑄能否成功突破?
 
 
  「沒道理啊,這裡明明是冥界,為何怨靈會有這種力量?」謝小安一邊將攻向自己的怨靈擊落一邊觀察著楊品翔。
 
  先前他有向阮緣瑄解釋過關於陰間與陽間的關係跟運作方式,為了防止死去的靈魂在陰間因為擁有靈動力聚集入侵陽間之類的問題,所以死靈在陰間是沒有任何力量的,但是現在這些怨靈卻完全違反了規則。
 
  「看你的表情似乎很好奇為什麼我能操控這些怨靈是吧?」楊品翔看出了謝小安的疑惑,他完全沒有打算隱瞞的說了出來。
 
  「你還有時間看別的地方啊?」就在楊品翔把注意力全部放在謝小安身上的時候,阮緣瑄突破了怨靈的包夾衝到了楊品翔身後。
 
  「如果妳沒出聲的話也許我真的沒發現妳說,沒想到妳這麼蠢……。」楊品翔一聽到阮緣瑄的聲音立刻轉過了頭看向她,這舉動讓阮緣瑄嚇到退後了好幾步。
 
  「你這怪物……。」看到楊品翔的動作正常人都會恐懼吧?他的身體維持在原地不動,但是頭整整旋轉了一百八十度……。
 
  而且選轉的同時還可以聽到骨頭嘎嘎作響的聲音,感覺上並不是他可以這樣旋轉,而是他硬是轉了過去,說不定還直接把自己的頸骨扭斷了。
 
  「這裡可是我創造的世界啊,什麼陰間的規則我根本不在乎,只要我想要的在這裡都一定可以實現!你們根本沒有對付我的辦法!」楊品翔發出了像是悲鳴的狂笑。
 
  「滅!」突然一陣爆炸聲掩蓋了楊品翔的笑聲,謝小安趁著楊品翔在嘲諷阮緣瑄的空檔來到了楊品翔的身旁,他直接將手上的滅靈符貼在了楊品翔身上並且注入了靈力,一股強大的爆炸直接在楊品翔身上炸出了一個大洞。
 
  「你這傢伙!」楊品翔吃痛的跪了下來,他把頭轉回正面看向了讓自己受到重傷的謝小安咬牙切齒。
 
  「我可沒阿瑄這麼天真。」謝小安一邊說著一邊又將另一張滅靈符貼到了楊品翔額頭上。
 
  「可惡啊……。」受傷的疼痛讓楊品翔沒辦法專注的控制怨靈保護自己,也因為身上的重傷根本沒辦法去移動腳步,他只能這樣看著謝小安將靈力注入到滅靈符中。
 
  「我想這點傷害你應該是死不了才對,滅!」另一股爆炸直接在楊品翔頭上炸了開來,腦漿與鮮血就這樣直接漸在了謝小安臉上,戰鬥在這一瞬間結束了嗎……?
 
 
  「成功了嗎?」阮緣瑄看著眼前的塵囂不安的觀察著。
 
  「呼,要是在晚個一秒就真的結束了……。」楊品翔的聲音把阮緣瑄的期待瞬間粉碎。
 
  「我就知道沒這麼簡單。」一聽到聲音後謝小安立刻朝著聲音的方向看了過去,楊品翔正靠著怨靈的力量漂浮在半空中。
 
  雖然保住了性命不過身上還是受了不輕的傷,肚子上的大洞也依舊鮮血直流。
 
  「我看你還可以撐到什麼時候?」謝小安不削的看著四周,四周的空間這時候出現了一絲絲的扭曲,他馬上明白自己的偷襲並沒有失敗,他卻是對楊品翔造成了損傷。
 
  「你不是不殺人的嗎?居然下手會這麼狠……。」楊品翔用力的咳出一口鮮血後嘲諷的看向謝小安。
 
  「我可沒有把你當人看,你所犯下的罪可不是關個幾年就可以解決的事情,等待你的就只有刑場而已。」
 
  「放棄吧,你已經沒任何機會了……。」阮緣瑄一邊說著一邊把手上的衝鋒槍換成了火力更強大的步槍,如果楊品翔有任何動作她打算就地把他解決。
 
  「不愧是從死亡大風吹活下來的人,冷血起來還真不能小看。」楊品翔忍著疼痛笑了起來,他的表情整個扭曲在了一起,看起來根本不像是人類該有的臉。
 
  「我很不想用這東西,不過如你再說一次那個詞我一定不會再猶豫……。」一聽到死亡大風吹謝小安的內心出現了波瀾,他把手放在了腰間的手槍上憤怒的說。
 
  「殺人的感覺很舒服對吧?畢竟你可是殺手世家的子孫啊。」
 
  「你……?你從哪邊聽來的……?」楊品翔的話又一次的刺入了謝小安的心,那種感覺就好像自己被對方摸透了一樣,感覺非常的不舒服。
 
  「殺手世家?」阮緣瑄疑惑的看向了謝小安,她可從來沒聽說過這件事。
 
  「不要聽他亂說,他只是在拖延時間而已,把他打下來!」謝小安已經整個失去冷靜了,他激動的對阮緣瑄大吼大叫。
 
  「小安……。」阮緣瑄這時候非常的不安,因為每次只要謝小安失去冷靜結果都不會說多好。
 
  「原來你的夥伴也不知道這件事情啊?雖然跟我比起來算不上什麼,不過死在你手上的人應該也不少吧?」
 
  「閉嘴!」謝小安徹底暴怒了,他快速的抽出手槍朝著楊品翔一陣胡亂開槍,因為根本沒有瞄準所以子彈根本就是在亂噴,一發發的子彈全都從楊品翔身邊飛過。
 
  「小安!冷靜點!你不是自己都說他在擾亂我們?你這樣不就中了他的計了嗎?」為了不讓自己擔心的事發生,阮緣瑄試著去安撫謝小安,可是謝小安這時候感覺什麼都聽不進去了。
 
  「我一定要把你殺了……。」謝小安一手拿著手槍一手拿著符紙冷冷地看向楊品翔說。
 
  「沒錯,就是這個眼神,殺手才會擁有的冷酷眼神……。」看著自己的計謀如此成功楊品翔忍不住激動了起來,他開心到全身顫抖笑了起來……。
 
 
  「小安,冷靜下來,你不是他說的那樣子。」謝小安全身散發出的殺氣讓阮緣瑄忍不住顫抖了起來,這是她第一次看到如此憤怒的謝小安。
 
  「放心吧,我現在很冷靜,我也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小安哥……。」看到戰事稍微緩和了王尋也終於攀過牆到了頂樓,只是映入她眼簾的卻是一如反常的謝小安。
 
  「我已經不打算逮捕你了,也不想把你送上死刑台。」
 
  「喔?難道你因為我的幾句話就瘋了嗎?剛剛不是還一直喊著要把我關進籠子裡?」
 
  「當然我也不會讓你活著離開這裡,不過在動手之前我想先問問你,是誰告訴你關於我的事情的?」謝小安的眼神看起來感覺已經什麼都無所謂了,現在的他想的就只有親手殺掉楊品翔。
 
  「都這種時候了你還打算聊天啊?」楊品翔的口語依舊如此嘲諷,但是他完全沒想到下一秒所發生的事情完全跟他想的完全不同。
 
  謝小安快速的扣下了版機,子彈射出的同時也纏上了他的靈力,充滿靈力的特殊滅靈彈威力飛躍的上升,子彈就這樣貫穿了擋在楊品翔面前的怨靈狠狠的射進了他的身體。
 
  「嘎啊……。」楊品翔吃痛的摔在了地上,謝小安也立刻把槍口對準了他的額頭。
 
  「回答我的問題,是誰告訴你關於我的事情的?」
 
  「呵……,看來我的確太小看你了,難怪那些人會如此謹慎的對付你……。」
 
  「那些人?就是引發死亡大風吹的主謀對吧?」
 
  「你說的沒錯,五年前的死亡大風吹可不只是單純的死亡遊戲,那都是計畫好的,今天所發生的幸福的晴天娃娃詛咒也是這一連串事件的計畫之一。」
 
  「一切都是為了要奪取那世界最強靈力之人……。」楊品翔說話的同時也趁機想要恢復身上的槍傷,但是不管他怎麼使用靈力去治療就是沒辦法恢復。
 
  「別浪費力氣了,那顆滅靈彈現在還停在你的身體裡面,除非我動手不然你是不可能恢復的。」
 
  「如果你一開始就使用出這種力量的話也許S市就不會死這麼多人了……。」楊品翔用力的咳出一口血,在他體內的滅靈彈不只阻止了他恢復,還不段的散發靈力侵蝕著他的生命。
 
  「不用廢話太多,那些人到底是誰?又為什麼想要奪取我身上的靈力?」聽到最強靈力之人謝小安立刻明白楊品翔口中的人是誰,雖然現在最強的力量在自己身上沒錯,但是原本的主人可不是他。
 
  「妳應該聽過格林童話吧?我們就是那些表面看起來幸福的故事所組成的組織。」
 
  「所以你們到底想做什麼?」謝小安感覺已經沒有耐心了,看到楊品翔一直不直接回答他的問題忍不住又朝著他的腳射了兩槍。
 
  「嘎啊……!你還真狠啊……。」
 
  「放心吧,在我問出我要的答案以前我是不會殺掉你的。」
 
  「小安!夠了!他已經沒辦法反抗了,停手吧……。」看著一切發生的阮緣瑄終於忍不住了,她舉槍對準了謝小安想阻止他。
 
  「妳想對我開槍嗎?」看著阮緣瑄的槍口謝小安冷冷的說。
 
  「你現在做的事情根本完全違反你的原則不是嗎?你可是警察啊!」
 
  「妳根本不懂,他的夥伴可是當初害死妳姊姊的人啊,苡瑄就是死在他們手上的!死在死亡大風吹事件……。」
 
  「你說什麼……?」
 
  「遭了。」因為激動謝小安整個腦袋混亂把一直藏在心中的秘密一個不小心說了出來,看著阮緣瑄的那驚訝的表情他才回過神來。
 
  「停手吧小安哥,事情都過去了不是嗎?如果你真的如此恨他們,那你更不應該這麼做不是嗎?你是警察啊,當然要用警察的方式去復仇不是嗎?」王尋溫柔的握住了謝小安拿槍的手,這一瞬間謝小安才終於完全冷靜下來看著自己所做的一切。
 
  「阿瑄……,阿尋……。」
 
  「呿!失敗了嗎?」看到謝小安的眼神又恢復到最初的光明,楊品翔的表情也隨之改變。
 
  「楊品翔,我以連續殺人事件之主謀將你逮捕……。」謝小安輕輕的嘆了口氣後拿出了手銬說著,在手銬扣上的瞬間S市的一切悲劇終於在此畫下了句點……。
 
 
  在成功逮捕楊品翔後謝小安立刻要求楊品翔把整個S市的詛咒跟洗腦全部解除,雖然一開始楊品翔十分的不願意配合,但是經過了阮緣瑄的一陣私刑後終於妥協。
 
  「要去是被民眾看到這景象我們大概會被投訴到死吧?」謝小安看著躺在地上抽蓄的楊品翔忍不住顫抖了起來,畢竟這景象平常可是都發生在自己身上的。
 
  「你說那些什麼整天喊廢死的妖怪人權團體嗎?要投訴就來啊,真的這麼有愛心的話,怎麼不把那些殺人犯全都接回家感化?」阮緣瑄一臉不削的看著楊品翔說,其實如果不是謝小安提醒她還要楊品翔解除詛咒跟洗腦,阮緣瑄大概會一路把他打到失去意識吧?
 
  「小安哥我一直很好奇啊,你到底是怎麼回到現在的?」王尋也非常不敢相信,之前她頂多看到阮緣瑄揍個謝小安幾拳而已,但是今天的情況完全出乎她的意料。
 
  「大概我天生耐打吧?我記得阿瑄剛來的時候我不小心惹她生氣,我下場是被打到骨折住院……。」想到這裡謝小安又忍不住冷汗直流。
 
  「你們還有時間聊天啊?快點把事情處理完吧。」看這快要聊開的兩人阮緣瑄跳了出來阻止,她一把抓住謝小安的肩膀冷冷的笑了起來。
 
  「是的!阮長官!」
 
  「果然那女人比你麻煩多了……。」楊品翔全身癱軟的躺在地上掙扎著。
 
  「你在繼續廢話的話我可能就沒辦法阻止阿瑄了喔,快點把詛咒跟洗腦解除吧。」
 
  「要解除也要幫我把手銬解開吧,被你們銬成這樣我要怎施法?」楊品翔扭動著被謝小安反銬的雙手賊賊的笑著說。
 
  「你要唬爛普通人可能還會有用,可是你別忘了我也是靈能力者,就算四肢都被炸爛一樣可以施法,可別現在才跟你說你只是初學者?」
 
  「呵,這種時候腦筋動的就滿快的啊。」
 
  「不要再廢話了,給我馬上動手解開所有的詛咒跟催眠。」感覺謝小安也快要忍不住了,他暴怒的向楊品翔大聲吼叫。
 
  「我知道啦。」
 
  楊品翔在說完話後立刻開始進行解除的動作,他把隱藏在自己身體裡面的所有靈魂都釋放了出來,在一陣強光後原本烏黑的天空瞬間放晴,受到結界包圍的學校也恢復了原本的模樣。
 
  感覺上一切都恢復原本的美好了,但是在詛咒與洗腦全部解開後卻是另一個悲劇的開始。
 
  原本寧靜的城市開始傳來的各種尖叫聲與哭喊聲,解開洗腦後所有的人們都必須要面對那真實發生過的慘案,這一切要完全恢復可能要花上很長的一段時間了吧……。
 
 
  「局長嗎?我想大概要派些人過來S市幫忙了,整個案件原比想像中的麻煩很多,雖然我成功待補楊品翔了,可是善後的事情大概會忙上一段時間。」在休息一天後謝小安與阮緣瑄一大早就來到了S市警局,他們抵達後謝小安立刻聯絡了局長請求支援。
 
  死亡的人數實在太過龐大,單靠S市本身的警力根本忙不過來,而且如果不快點處理的話之後還可能會引發一些傳染病之類的問題。
 
  「局長怎說?」看到謝小安掛掉電話後阮緣瑄立刻把臉湊了上去。
 
  「要安排支援大概要再花個一天吧,局長說要我們先準備一下轉移嫌犯的事情。」
 
  「那傢伙還需要審判啊?不是直接送去刑場就好了嗎?」
 
  「這只是一個程序而已,我當然也想要直接把他解決掉,不過我們可是警察啊,這世界是有法律這東西存在的。」謝小安輕輕的嘆了口氣說。
 
  「回去以後我一定要好好洗個澡,然後睡到天荒地老。」這幾天的疲憊在這時候一次爆發了,雖然兩人已經休息了整整一天,不過還是感覺全身痠痛無力,阮緣瑄現在只想要在自己的床上好好的睡上一覺。
 
  「回去以後我有些事情想跟妳談談……。」
 
  「姊姊的事情嗎?」一聽到謝小安的話阮緣瑄想都沒想就立刻給了回應。
 
  「嗯,等我把事情交代完後特殊調查課可能要先麻煩妳一陣子了。」
 
  「什麼意思?」看著謝小安的表情阮緣瑄整個不解。
 
  「當然是阿尋的事情。」
 
  「小尋?等一下!那時候你是被洗腦的啊!那全是意外不是嗎?」阮緣瑄這時候終於反應過來謝小安的意思,她慌張的抓住了謝小安肩膀說。
 
  「我不是說過了,這個世界是有法律的,現在的我也是一個犯罪者,既然犯罪了就必須要承擔不是嗎?」
 
  「小安……。」
 
 
  「東西都沒忘記吧?」謝小安與阮緣瑄這時候正準備要離開S市,在即將退房前謝小安不忘了提醒阮緣瑄東西有沒有拿齊。
 
  「應該是都沒忘才對。」一聽到謝小安的話後阮緣瑄立刻打開了眼前的包包翻了起來,在她翻動的同時謝小安不停的聽到金屬碰撞的聲音。
 
  「妳難道真的只帶一套換洗衣服,剩下的全是武器?」雖然事件已經結束了,可是聽到這巨響搬的金屬碰撞聲謝小安還是忍不住好奇。
 
  「對啊!我們是來辦案的又不是來度假,衣服夠穿就好了,武器重要多了……。」阮緣瑄一邊說著一邊努力整理包包內那些剛剛被她翻亂的槍枝與子彈。
 
  「快點用一用吧,車子應該快來了。」一聽到阮緣瑄的話後謝小安似乎放心了,他非常明白阮緣瑄的個性,她某方面來說跟自己一樣是個工作狂,有時候雖然會忘東忘西的,可是只有一樣東西她一定不會忘記,武器!
 
  「搞定!」
 
  「小安哥!車來了喔!」就在阮緣瑄全部都確定完成後謝小安也完成了退房,這時候王尋也穿過旅館門口飄了過來。
 
  「回家吧。」
 
  「嗯!我們回家吧!」阮緣瑄一把將包包背了起來開心笑了起來,幸福的晴天娃娃事件終於在這一刻有了一個結局,雖然並不是很完美,但是人生不也一樣嗎?這路上總會有些事情阻擋在面前,想要前進可能就必須犧牲些什麼,不管這一路上有多痛苦都不能停下腳步,因為在前方一定會有讓你破涕為笑的結果在等著你的……。
 
 
  「那傢伙果然不意外的失敗了。」女性的聲音略帶嘲諷的笑著說。
 
  「這不是一開始就知道的結果嗎?反正我們也稍微明白了謝小安現在有多少本事了。」回應女性的男性聲音從口氣上聽起來似乎也不太意外楊品翔的失敗。
 
  「再來你打算怎麼辦?」
 
  「反正我們有的是時間,我會再找看看那些被藏起來的封印,童話故事可是還很多……。」男性說到這裡冷冷的笑了起來。
 
  「我到是知道有個封印似乎就快要解開了,你想去試試看嗎?」女性一邊說著一邊揮舞著她那細長的手指在桌上的水晶球畫著,水晶球就好像是感應到什麼似的發出了光芒,原本透明的水晶球漸漸的出現了模糊的畫面。
 
  「嗯?這個是……?」男性疑惑的看著水晶球上的畫面問,畫面所顯現的是一名睡眠中的男性,看起來與普通人並沒有什麼不同,這讓他非常困惑。
 
  「白雪公主……。」女性發出了令人非常不舒服的笑聲。
 
  「喔……,聽起來好像不錯的樣子,這次就用這傢伙來玩玩吧,謝小安你可別以為這樣就結束了,我一定會把隱藏在你身體裡面的靈力搶過來,為了我們的計畫……。」男性發狂般的笑了起來。
 
  這場由童話故事所引起的悲劇看來還沒有結束的打算,新的危機又悄悄的來到了謝小安與阮緣瑄身邊,特殊調查課的戰鬥才剛剛開始……。
 
 
 
                                                     幸福的晴天娃娃–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2851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晴天娃娃|懸疑|恐怖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xxx15514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十八章~分別~... 後一篇:最終章~最後的旅程~...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zsx9453喜歡輕鬆小說的人
絕望黑精靈更新囉~~這次黑精靈肚子餓了不肯吃飯,竟然還....這該怎麼辦啊?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4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