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6 GP

【翻譯】霍爾、約翰斯頓:第314號膠捲(補)

作者:幽影│艦隊 Collection(原名:艦隊收藏)│2019-02-04 03:15:46│巴幣:32│人氣:1150
今天除夕喔!

《艦これ》2019冬活【邀撃!ブイン防衛作戦】期間,在下用2天半全甲通關,可是將需要尋找的『約翰斯頓』『早波』帶回鎮守府卻用了5天……

1月11日早上,在下發文如下:

啊~順利撈到『約翰斯頓』的話,在下就來翻『約翰斯頓』語音裡提到的,『霍爾(DD-533)』相關文章吧!因為這兩位的退伍老兵共用一個網站,翻哈根爺爺的回憶錄時,就有看到『霍爾』倖存者寫的文章了!

總之,還是希望『約翰斯頓』盡早到任!


當天晚上……



『約翰斯頓』到任!(並且『早波』也在10次周回後尋獲)

於是在下就按照約定,動手翻譯啦^_^

由於口述回憶的最後,格林爺爺講到『霍爾』的姊妹艦『黑澤伍德』請求去救援『塔菲3號』倖存者,卻沒有得到准許一事。在下搜尋『黑澤伍德』事蹟時,又找到一篇感興趣的文章,於是也翻出來與各位分享~


【翻譯】黑澤伍德(DD-531):FRAM方案Mk-1、Mk-2

※      ※      ※      ※

原文:
http://ussjohnston-hoel.com/6199.html

作者:莫里斯‧弗雷德‧格林(LT. Maurice Fred Green)上尉
翻譯:婚後幽影


《戰艦少女R》『霍爾』,對岸譯名『霍埃爾』

薩瑪島海戰(Battle off Samar)過後,4艘美國海軍(USN)艦船沉沒※,數百人在水中掙扎求生。

※護航空母1(甘比爾灣)、驅逐2(霍爾、約翰斯頓)、護航驅逐1(塞繆爾‧B‧羅伯茨)

為了掩護護航空母,讓她們有機會逃離日本大艦隊(IJN栗田艦隊)的砲火,3艘護衛艦沉沒,留下這600多名水兵,有些重傷、有些輕傷、有些幾乎沒受傷。除了護衛艦的倖存者,第一艘遭砲火擊沉的護航空母『甘比爾灣』,也留下數百名倖存者。


護航空母『甘比爾灣(Gambier Bay,CVE-73)』

任務指揮官也好,『塔菲3號(Taffy 3)』其餘倖存艦船指揮官也好,都很清楚倖存者所在位置,但並未試圖搭救他們。(記錄中)我從未讀到任何『塔菲3號』指揮官試圖救援倖存者的企圖,就我所知的唯一一次嘗試為『查爾斯‧亞戴爾(Charles Adair)』向『丹尼爾‧E‧巴比(Daniel E. Barbey)』提出的,該行動最終救回上述4艦合計超過1100名倖存者,再加1名日軍倖存者※。這支救援隊是美國陸軍(USA)麥克阿瑟麾下,兩棲部隊的一部分。

※這應該就是日文Wiki講的,沒有跟『野分』一起走而活下來的『筑摩』唯一倖存者

莫里斯‧弗雷德‧格林上尉,『霍爾』倖存者,對於救援行動,或者沒有試圖救援感到不滿,遂提交一份口述報告,該報告是1944年12月18日,國家檔案館第314號膠捲的一部分。

格林上尉提交之口述報告(錄音稿):

這是M‧F‧格林上尉,霍爾(DD-533)麾下,H-O-E-L,該驅逐艦於1944年10月25日早晨,0855沉沒,是役為著名的第二次菲律賓戰役(Second Battle of the Philippines)※。

※雷伊泰灣海戰是第二次菲律賓戰役的一部分,但還是『雷伊泰灣海戰』這個名號比較響亮

※至於『第一次菲律賓戰役』,就是太平洋戰爭初期,日軍攻下菲律賓,逼得麥克阿瑟落荒而逃,發誓一定要回來報仇雪恨的那場



『People of the Philippines: I have returned』
(菲律賓的各位:我回來了)


※道格拉斯‧麥克阿瑟(Douglas MacArthur,1880年1月26日~1964年4月5日,簡稱:麥帥)

※      ※      ※      ※

本艦沉沒於北緯11度45分、東經126度33分,原因是中了超過40枚來自敵日軍驅逐艦、巡洋艦與戰艦發射的5吋、8吋與16吋砲彈。

這些砲擊持續2小時。在此期間,我們最大限度運用了所有可用兵器,包括煙霧甚至是假動作。我們朝著帶頭的戰艦(金剛)發射半數魚雷,5枚魚雷齊射,並向領先的重巡洋艦(羽黑)發射另一半魚雷,奮不顧身地試圖擊破這些艦船,或者逼迫其轉向,讓護航空母有機會逃跑。

本艦不停對敵開火,直到棄艦當下,最後一座砲塔仍以人力操控射擊。事實証明,本艦拉起的煙幕非常有效,吸引了大多數日艦的火力,其中多為巡洋艦。

1943年7月29日,伯利恆鋼鐵公司、舊金山聯合工廠,『霍爾』服役,在那5個月前,我加入為她的乘員。

本艦對幾艘日艦造成一定損傷,特別是以魚雷擊中一艘重巡,對於該艦後來被迫棄艦並擊沉處分一事,發揮重大的作用。

譯註:『霍爾』向『羽黑』發射魚雷並看到炸起水柱,以為魚雷命中『羽黑』,但那枚魚雷其實還沒擊中『羽黑』,就因故障而提早爆炸。而被迫棄艦的是『筑摩』,總之『霍爾』乘員將『筑摩』誤認為『羽黑』,並當作是自己的戰果

※『霍爾』帶的應該是改良後的魚雷,卻運氣不好拿到故障的。關於美國魚雷之改進,可以參考先前的【翻譯】維拉灣夜戰&美國魚雷之改進

這是我有生以來參加過最獨特的行動,我們以輕型艦隊與敵日軍主力艦隊交戰。敵艦的火力,足以摧毀這支艦隊的任何一艘艦船,並造成1艘護航空母、2艘驅逐艦、1艘護航驅逐艦之損失。

11月初(1943年)某時候,『霍爾』離開珍珠港,投身吉爾伯特群島戰事(Gilbert Island Campaign),參加進攻塔拉瓦環礁的行動。這場戰役的某段時間,我們觸礁擱淺了大概16小時,在那裡成為日本人的活靶子。幸運的是,大概半小時後,他們發動一場大規模空襲,完成我方任務。擺脫珊瑚礁並低速開往珍珠港後,我們在乾船塢停留了3~4天。

從那時起,我們一直在太平洋區域,參加幾乎所有行動,除了馬里亞納群島。埃尼威托克環礁(Enewetak Atoll)、瓜加林環礁(Kwajalein Atoll,或譯:夸賈林環礁)那裡,我們執行岸轟任務期間,砲管一直挺熱的。然後我們去所羅門群島,並在那裡待了頗長的時間,負責護航與一些岸轟任務。當那座島被攻下時,我們參加埃密勞島(Emirau Island)登陸行動。

埃密勞島諸事過後,我們加入護航空母『霍格特灣』的『Hunter-Killer』反潛作戰群擔任護衛,並追擊數艘潛水艦。

※霍格特灣(Hoggatt Bay,CVE-75),卡薩布蘭卡級,前述『甘比爾灣』的姊妹艦

我知道『霍格特灣』的報告聲稱:我們的獵潛行動遭遇相當多的潛水艦。那麼,進入第二次菲律賓戰役的話題以前,先講些在那之前的往事。

我們離開阿得米拉提群島(Admiralty Islands)、馬努斯島(Manus Island)、席亞德勒港(Seeadler Harbor),這是一支大型火力支援艦隊,包括舊型戰艦、一些巡洋艦、數艘護航空母與許多護航驅逐艦。

1944年10月12日,我們離開馬努斯。

開往菲律賓群島途中,我們擔任護航空母的反潛護衛。當她們脫離編隊放飛機時,我們必須負責在旁哨戒、保護。我們前往雷伊泰島,並於10月18日開始獨立運行,當下我們的艦隊共有4艘護航空母與5艘護衛艦。※

※原話『operating independently』表示『stand-alone』也就是『獨立運行』之意。還有格林爺爺講6艘護航空母,實際上這時只有4艘,在下逕自訂正

護航指揮官『W‧D‧湯瑪斯(W.D. Thomas)』准將,單位名稱『ComTaskUnit 77.4.3』,這位指揮官在『霍爾』艦上。

譯註:『霍爾』為驅逐群旗艦

10月20日,他們登陸雷伊泰島時,2艘護航空母與2護航驅逐艦加入我們,令陣容達到6艘護航空母與7艘護衛艦。

※格林爺爺唸了一遍『塔菲3號』各艦艦名,這裡引用一小段以前文章的內容:

第25護航空母群

護航空母『方肖灣(CVE-70)』&VC-68
護航空母群旗艦、第25護航空母群旗艦

護航空母『聖羅(CVE-63)』&VC-65
護航空母『白平原(CVE-66)』&VC-4
護航空母『加里寧灣(CVE-68)』&VC-3

驅逐艦『希爾曼(DD-532)』
驅逐艦『霍爾(DD-533)』驅逐群旗艦
驅逐艦『約翰斯頓(DD-557)』

護航驅逐艦『雷蒙德(DE-341)』
護航驅逐艦『塞繆爾‧B‧羅伯茨(DE-413)』

第26護航空母群

護航空母『基特昆灣(CVE-71)』&VC-5
奧夫斯特搭乘艦、第26護航空母群旗艦

護航空母『甘比爾灣(CVE-73)』&VC-10

護航驅逐艦『約翰‧C‧巴特勒(DE-339)』
護航驅逐艦『丹尼斯(DE-405)』


『方肖灣』上面坐著我們的指揮官『席基‧史普勒格』,『聖羅』以前名叫『中途島(Midway)』。

譯註:為了將艦名讓給建造中的裝甲空母『中途島』,而改名為『聖羅』,這是個法國城市的名字


『席基‧史普勒格』紀念碑

※全名:克利夫頓‧阿爾伯特‧腓特烈‧史普勒格(Clifton Albert Frederick "Ziggy" Sprague,1896年1月8日~1955年4月11日),紀念碑背景是『中途島(CV-41)』

※      ※      ※      ※

敵軍有4艘戰艦,2艘大和級、2艘伊勢級;4~6艘重巡洋艦,2艘利根級;7~10艘驅逐艦,3艘朝潮級、4艘照月級。(美軍將秋月級稱作照月級)

譯註:這是尚未對照日方資料的口述報告,因此與栗田艦隊的實際編成頗有出入,後面也附上日方資料


上述艦船方位都在這艘驅逐艦西邊,大致按艦種排列,北列為戰艦,中列為巡洋艦,南列為驅逐艦。各列間隔約為8000碼(約7315.2公尺)。我們得知她們的存在時,敵艦隊在320度整,距離17英里。

25日早上約0650,菲律賓時間,我們收到廣播,其中1架飛出去當作反潛巡邏機的飛機,遭敵水面艦隊開火。對本艦來說,這十分意外與震驚。我們想都沒想過,會有任何日本水面艦艇出現在附近,更不用說戰艦和巡洋艦了。我永遠無法理解,如此龐大的日本特遣艦隊,是怎麼偷溜進來打我們的護航空母。我們的能見範圍……陽光明亮,從飛機到戰艦少說有30英里的能見度。肯定有人出了什麼差錯。

※這裡引用一小段『桂理平』爺爺的文章內容:

此時接到『發現日本空母部隊』之報告,戰意高昂之敵將『海爾賽(或譯:哈爾西)』率領麾下『第三艦隊(第38特遣艦隊)』之全部戰力,自己衝在最前面,下定決心要將自『珍珠港事件』以來,被他視為宿敵之日本空母機動部隊徹底擊潰,而揮軍向北。後世以其外號『公牛(Bull)』,稱此行動為『牛突猛進(Bull's Run)』。


小威廉‧弗雷德里克‧海爾賽(William Frederick Halsey, Jr.,1882年10月30日~1959年8月16日),太平洋戰爭開戰時,他的旗艦正是傳奇空母『企業(CV-6)』

是夜,『聖貝納迪諾海峽』完全沒有美方艦隊,栗田艦隊得能毫髮無傷地通過這道海峽。小澤長官做夢也沒想到,誘餌作戰竟能取得如此完美的大成功。


小澤 冶三郎(おざわ じさぶろう,1886年10月2日~1966年9月9日),大日本帝國最後的連合艦隊司令長官,雷伊泰灣海戰時,他的旗艦是空母『瑞鶴』、輕巡『大淀』

※『瑞鶴』負傷後,小澤將旗艦換為『大淀』。巧的是『大淀』正好是帝國海軍最後的連合艦隊旗艦


這時,我們通過廣播,收到我們被敵日軍主力艦隊追擊的消息。

全船戰備部署(General Quarter)!

得令,我們以最快速度各就各位。敵艦隊在西北方,距離為33000碼(約30175.2公尺),已開始射擊。我將她的航路畫在110度整。戰艦的航速為27節,驅逐艦與巡洋艦的航速為30節。

我們的空母以13節向東航行,她們立刻加速,但即使受到驚嚇,航速仍不超過19節。我們將航速提高到我們所能做的一切。這座舊鍋爐也全力以赴,令本艦航速超過30節。

敵日軍艦隊以30節的速度衝過來,我們正以30節的速度向他們突進,拉起煙幕、準備魚雷。您可以想像,在這種速度下,雙方接近得有多快。驅逐艦『霍爾』『約翰斯頓』以及護航驅逐艦『羅伯茨』合力拉起的煙幕,非常有效地保護了護航空母們。

譯註:日文Wiki的說法,拉煙的驅逐艦為『霍爾』『約翰斯頓』『希爾曼』

護航空母與我們的煙幕一起進入暴雨時,日軍艦隊約10~20分鐘沒有開火。顯然對方沒有好的火控雷達,我親眼看過那火控雷達,(天線?)並非兩個拋物線形,一個在另一個上面,而是彼此並排,安裝在主測距儀上方控制主砲,這看起來是個不錯的主意。


《艦これ》裝備『15m二重測距儀+21号電探改二』

※『大和』艦橋的測距儀與電探(電波探信儀),別稱:大和頭飾

譯註:格林爺爺是戰情中心的情報士官,雷達是他的專業,他看出這座電探的佈局用意,而且也不吝惜給予讚美。他的眼光很好,『大和』搭載的電探,是IJN數一數二厲害的了

雖然日本戰艦(大和)頭上有這玩意,但我看不到任何證據顯示,對方的驅逐艦上有任何雷達。

譯註:驅逐艦『雪風』『島風』都有搭載功能相當於早期雷達的電探,可是並不具備格林爺爺講的火控機能。就在下所知,IJN具火控機能的電探大概就戰艦『大和』的『15m二重測距儀+21号電探改二』、重巡『妙高』的『22号対水上電探改四』


《艦これ》裝備『22号対水上電探改四』


《艦これ》裝備『22号対水上電探改四(後期調整型)』

我們可以極近距離見證這一點,因為當我們在水裡時,救生筏(與日軍驅逐艦)距離不到100碼(約91.44公尺)。

敵我距離接近到18000碼(約16459.2公尺)時,我們準備向帶頭的敵戰艦發射魚雷。我們將魚雷設定為中速,並旋轉一座魚雷管,前面那座,轉向左舷,並讓後面那座朝向右舷,這樣即使中彈造成魚雷管無法旋轉,我們仍可以向兩邊發射魚雷。

譯註:『霍爾』搭載2座533mm五連裝魚雷發射管


《艦これ》裝備『533mm五連装魚雷(初期型)』

我們決定對領頭的戰艦齊射一半魚雷,另一半則向另一艘巡洋艦齊射,因為我們至少必須變陣為2支縱隊※,以便在保護護航空母時提供協助。您稍後可以看到,這個行動效果很好。

『All the Japs turned and fled. There is no explanation why. They could have rubbed out every ship in our formation.』
(所有日艦掉頭就跑。原因無法解釋。她們※日艦本來可以轟殺我們編隊的每一艘艦船)


※原話『we would have to turn at least two columns of ships』,USN水雷魂的代表流派,伯克流的核心概念為驅逐艦組成2支縱隊,分頭行動、合力對敵,這裡可以參考先前的【翻譯】維拉灣夜戰&美國魚雷之改進


『伯克縱陣』

譯註:從這段敘述來看,當時本為低速艦的『塞繆爾‧B‧羅伯茨』解除鍋爐安全裝置,用類似『天魔解體大法』的自殘手段,大幅提升航速與主砲效率,其中一個理由或許是為了跟上同伴、組成伯克流的突入陣型?


《艦これ》裝備『5inch単装砲 Mk.30』

※主砲效率提升讓『塞繆爾‧B‧羅伯茨』打出USN的5吋砲連續射擊最高記錄。她奮戰到最後一刻,主砲打到報廢,砲手『保羅‧亨利‧卡爾』戰死時懷裡還緊抱著1枚砲彈……感覺這頗有《JUMP》系熱血少年漫畫的既視感,但這是史實喔


保羅‧亨利‧卡爾(Paul Henry Carr,1924年2月13日~1944年10月25日)

※      ※      ※      ※

距離14000碼(約12801.6公尺),主砲開火。我們使用經過改進的雷達火控,你知道它是一個FD火控雷達與一具目測方位(visual bearing)瞄準器。當我們陷入混戰時,並沒有因為煙幕或暴雨就停止射擊,因為那時我們立即切換為完全雷達火控,而她們似乎沒有這麼做。

譯註:原話『Fox Dog range』,參照《世界の艦船増刊第43集 アメリカ駆逐艦史》的敘述應為『FD fire control radar』,『Fox Dog(狐狸狗)』為盟軍字母發音法,詳後述

0725,我們艦橋中了第一砲,摧毀我們所有無線電通話機能,以及艦橋上的平面位置指示器(Plan position indicator,PPI)。這一砲還打死幾名乘員,這令我們需要一名新的舵手、一名新的JA回路通信長,並且其餘各處電台都必須重新配置。

譯註:原話『0755』明顯口誤,在下根據後文敘述逕自訂正

不到5分鐘後,主砲射擊指揮儀(main battery director)中彈,令其停止動作,並殺害我們的防空士官,高射砲也因此必須在現場操控。我們每座40mm防空砲都配有一名士官,可是在40mm防空砲的火力範圍內,沒有任何東西需要射擊。據我所知,整個行動中,從沒發射過哪怕僅僅一輪的40mm彈藥。


《艦これ》裝備『Bofors 40mm四連装機関砲』

譯註:栗田艦隊沒有空母,整支艦隊可以飛上天的除了砲彈,就幾架水上機而已

0727,也就是在第一次中彈後2分鐘,我們向帶頭的日本戰艦齊射前部的魚雷,然後她以20節航速轉向140度整。我們在9000碼(約8229.6公尺)的距離發射了這些。由於身處在混戰、煙幕、暴雨之中,並且所有艦船都在煙幕中進出,令我們難以搞清楚哪艘是哪艘。

唯一能辨識敵我的方法,就只有待那艘艦船脫離煙幕或雨水的範圍,並以肉眼分辨……這挺容易的,因為距離近得很。

發射第一輪魚雷擊後,我們立即遭受直擊,令左舷發動機損毀。約1分鐘後,艦艉中了一砲,舵機因此停擺。需要大概2~3分鐘,才能將操舵方式從艦橋操舵,切換為手動操舵。

當時我們正在向右轉,距離仍在迅速拉近。此時本艦又挨了幾砲,我們試圖以後部主砲開火,但在打了3發之後察覺毫無用處。砲塔1、砲塔2繼續往SG雷達指示的機會目標(targets of opportunity)開火,並且根據砲塔2開火的相對方位,測算航路與航速的方案。Mk-37火控裝置與FD火控雷達經過3次砲彈直擊後,已徹底報廢。


《艦これ》裝備『SG レーダー(初期型)』


《艦これ》裝備『GFCS Mk.37』

這種主砲火控被證明非常有效,儘管火控雷達將SG雷達排除在此分類外,歸類為搜索雷達。然而對一個目標使用SG雷達測距,將其信號點設定為砲擊位置,即使戰情中心(combat information center,CIC)處於盲目狀態,仍可用這種方式追蹤敵我艦船,只要SG雷達還能運作,我們2座前部主砲就不會停下來!

譯註:原話『Sugar George search radar』參照《世界の艦船増刊第43集 アメリカ駆逐艦史》的敘述應為『SG Surface Search Radar』,『Sugar George(砂糖喬治)』為盟軍字母發音法,詳後述

※『妙高』以『22号対水上電探改四』進行雷達火控射擊,重創美軍潛水艦『青鱸(SS-320)』,用的也是格林爺爺講的方法,這裡可以參考先前的【翻譯】海之勇者『羽黑』的終焉(中)

0735左右,使用單獨一座發動機與手動轉向,我們再次來到可對領頭重巡(羽黑)發動雷擊的位置,這是魚雷士官格倫‧W‧科爾曼(Lieutenant (J.g.) Glen W. Coleman)的選擇目標,此時艦橋與各座(砲座、魚雷座)之間無法通信,他親自去2號魚雷座。

這位士官,格倫‧科爾曼在他的魚雷座表現出色。不到30秒的時間,他就從艦橋下來,當時前部魚雷管的5枚魚雷已發射,那裡多人負傷,其中包括我們的魚雷主官(Chief Torpedoman,相當於IJN水雷長)。他立即前往按指示轉好方向的後部魚雷座,此時在我們左舷方位,漂亮地相準那艘領頭重巡,距離約5000碼(約4572公尺),目標角度50度。他向這艘衝在前頭的重巡發射5枚魚雷,這5枚都火速飛奔、又直又準。雖然不可能確認這些魚雷是否命中,但大伙絕對知道,魚雷射過去以後,看到大大的水柱從發射目標的那艘重巡上騰起。

譯註:如前所述,『霍爾』運氣不好拿到故障的魚雷,結果還沒擊中『羽黑』就在途中爆炸了

我們射了10條魚雷後,決定是時候離開那裡。我們試圖從120度整的基礎航路往西南方跑,並盡可能且戰且走。事實證明這是不可能的,因為我們被敵日軍主力艦從四面八方包圍。我們左右閃躲,並繼續開火,僅存的一台發動機運轉出最大可能的航速,令我們得以在這片兵凶戰危的海面上,再撐1個多小時。

敵日軍戰艦在左舷正橫前8000碼(約7315.2公尺)位置,右舷7000碼(約6400.8公尺)位置則有艘重巡,而我們僅有2座主砲可以開火。那2座都在前部,因此難以在試圖後退時繼續射擊。2座主砲至少用掉了250~300發砲彈,砲手達成近乎奇蹟的工作。本艦沉沒以前,我們不得不派人去那2座砲塔,將那伙人拖出來,命令他們停止開火並退艦。一直到本艦開始傾斜,並從艦艉下沉,他們都沒有離開砲塔的崗位。

0830左右,我們失去右舷發動機的動力,因為機械艙的區塊,乃至整個艦體都中了好幾砲。必定是穿甲彈,因為這些砲彈很少引爆,其中一些我認為應當是16吋砲彈,從本艦的一邊打進來,然後直接從另一邊飛出去而沒有引爆。

譯註:木俣滋郎《日本戦艦戦史》主張,『大和』的15.5cm副砲彈命中『霍爾』輪機室並造成致命傷

較小的砲彈,5吋砲彈或口徑更小的砲彈,似乎是專門殺傷乘員用的砲彈,它們確實引爆並對我們造成慘重的傷亡。

現在我們已列出清單,252人失踪或死亡,其中19人確定死亡,並且僅帶回83人。醫院裡,我們將4人留在『霍蘭迪亞(Hollandia)』,2人漂流到薩瑪島上被游擊隊員救起,他們在海水中待了4天,沒有木筏,僅能互相取暖與保護。2週後,他們總算設法抵達雷伊泰港,登上『費利蒙(FREMONT)』方才獲得援助。

0830左右,右舷發動機失去動力,令我們完全失去行動能力,所有艙室都浸水,第一彈藥庫起火。5分鐘後,傳來準備棄艦的消息。此時本艦已經失控,幾乎靜止於水中。

0840,沉沒已無法挽回,並有20度傾斜,棄艦命令被傳下來,我們保持秩序地完成這命令。

0850,敵艦繼續向『霍爾』開火,其中一些砲彈掉下來,擊中許多正要棄艦的乘員,也擊中水裡的一些人。

0855,本艦從左舷翻覆,並從艦艉開始沉沒。這時我距離鴨尾艄(Fantail)約50碼(約45.72公尺)。我獨自在海水中,但設法游去救生筏。艦長與湯瑪斯指揮官後來加入我們。護航指揮官身負重傷,我們設法將3個筏子連在一起,還有4個浮球網。

譯註:格林爺爺前面講『W.D. Thomas』,後面講『W.W. Thomas』

我們泡了48小時的海水,看不到試圖找尋我們的明顯舉動,後來質疑根本沒人嘗試尋找我們。沒有派飛機、沒有派驅逐艦。當我們被步兵登陸艇(Landing Craft Infantry,LCI)※接走時,才發現他們被送到錯誤的位置來接我們。

※非常小一艘,341號,48小時後

想當然,這當中有人違反規定,因為我們每天都在同一個區域、同一片海域。對我來說,怎麼會有人不知道我們在那裡?是個不解之謎。如果派些飛機,或者幾艘高速驅逐艦過來,我們許多同袍今天都能活下來並安全回家。

譯註:看到這裡,在下覺得格林爺爺提出這份口述報告的動機,或許是因為『約翰斯頓』的埃文斯艦長,這名英勇的艦長就是負傷後救援不及而喪命

我們聽說過許多關於救援的細節資訊,比如使用PBM水手(PBM Mariner)、潛水艦與船隻等等。海軍可以派出飛機、驅逐艦與潛水艦,就為了救1名飛行員。而在這裡,我們幾百人待在海上,等了2天以後才來一艘小小的步兵登陸艇。對我們這些驅逐艦乘員的士氣來說,這可不怎麼好。當他們認為,這種事可能會再度發生在他們身上時,他們就不願再到驅逐艦服役了。

我們沒有感受到明顯的水下爆炸。為防萬一,所有人都獲得適當的指導,如何顧好自己。可是由於我們魚雷士官的努力,深水炸彈並未爆炸,儘管它們被擊中並並散開在甲板上。我相信唯一感覺到的小爆炸,肯定是鍋爐。據估計,『霍爾』沉沒前,至少有300次二連裝或三連裝主砲的齊射打過來,其中許多是大口徑砲彈的染料。我親眼目睹眾多綠色與黃色的染色砲彈,另有許多人看到一些粉紅色,或者紅色的染色砲彈。

某些對人殺傷型小口徑砲彈,似乎正好在飛過本艦上空時爆炸。我們許多人都講到這種情況是怎麼發生的,並且這些砲彈造成多人戰死。

他們還使用傘型砲彈。它們似乎在本艦上空約500碼(約457.2公尺)處爆炸,也可能是在空中100英尺處,看起來像許多小星星的砲彈,向本艦掉下來。這些砲彈接近得非常慢,我們可以閃避,這是由另一名士官與我一同完成的。

譯註:這應該是對空用的三式彈,並非對人殺傷型砲彈

泰勒上尉(Lieutenant Tyler)向格林上尉問了一個問題:

上尉,你的大部分行動,都在戰情中心嗎?

格林上尉的回答:

是的,我一直待在那裡,直到棄艦命令下來,我是最後一個離開戰情中心的,我去了病房,在那裡幫助醫官讓所有傷患離開那裡。打開防水門花了幾分鐘,因為長把管鉗(dog wrench)擺錯了地方。

病房疏散完畢,確認每個人都離開以後,我聯繫剛剛下艦橋的湯瑪斯指揮官,並確保棄艦命令已確實傳達至每一處,此時我去鴨尾艄,檢查已事先放下的救生筏與漂浮網,其中只有一個還留在艦上,在沒有更多協助的情況下無法釋放。

所有尚存餘力可以幫忙的官兵檢查傷者,將救生衣給顧不了自己的人穿上,並將他們放入海中。艦長親自奔走,盡可能檢查艦上各處,確定每個人都可以離艦,而他與指揮官是最後的離艦者。

我後來在海中遇見他們,可是許多穿著救生衣離艦的人,很容易在落水後,立即有人伸出援手。

眾所周知,我們自己中隊的驅逐艦『黑澤伍德(USS Hazelwood,DD-531)』指揮官,當時正在與護航空母單位一起作戰,他們請求去尋找2艘驅逐艦『霍爾』『約翰斯頓』以及護航驅逐艦『羅伯茨』的倖存者,卻沒有獲准。

這是為什麼?我一無所知。

我知道『希爾曼』以跛行返航,她中了一砲,但仍有35節的航速。

我知道『聖羅』後來遭到一些轟炸(這是日本的自殺轟炸機/神風特攻隊),她獲得全世界的援助,所有看得見的護衛艦都來幫忙撈起她的乘員。

繼續待在水裡的我們,僅有簡陋的救生筏與漂浮網。

以上。


『塔菲3號』徽章

※      ※      ※      ※

這是翻譯途中偶然找到的影片:『霍爾』倖存乘員,法蘭西斯‧霍斯特雷德(Francis Hostrander)口述回憶『霍爾』沉沒時的情形,其中有提到本文作者格林爺爺喔!


The Sinking of the USS Hoel DD-533 , Part 1


The Sinking of the USS Hoel DD-533 , Part 2


The Sinking of the USS Hoel DD-533 , Part 3

※霍斯特雷德爺爺有2枚紫心勳章喔!在下原本有意製作中文字幕,但因年關將近工作繁多,時間只夠翻譯文章,而未能付諸實行

===================================

原文:
https://wikiwiki.jp/kancolle/Johnston

翻譯:婚後幽影

※這段文章為日本人翻譯美方資料,再對照日方資料寫成

10月25日早晨。『塔菲3號』遭遇戰艦4艘、重巡6艘、輕巡2艘、驅逐艦11艘,陣容強悍的栗田艦隊。

從空中巡邏的飛行員那裡,聽到栗田艦隊正在接近時,『約翰斯頓』的砲術長羅伯特‧C‧哈根(Robert C. Hagen,以下簡稱:哈根)上尉講:

『投石紐を持ってないチビのダビデのような気分だった』
(感覺就像手上沒有投石索的小矮子大衛)


※We felt like little David without a slingshot.

『約翰斯頓』等7艘驅逐艦,立即拉起煙幕保護護航空母群。不久,栗田艦隊向『約翰斯頓』開火。

最初的20分鐘,『約翰斯頓』單方面地遭受日本戰艦與重巡的攻擊,因為對方還在『約翰斯頓』的5吋砲射程外。

對照日美雙方記錄的結果,判明『大和』將『約翰斯頓』當作『巡洋艦』並砲擊。

『煙幕を展開しても、日本艦隊の砲撃が始まるとジョンストンは水柱の間を回避運動しなくてはいけなかった。我々が最初に煙幕を張り、最初に砲撃し、最初に魚雷攻撃をした』
(即使展開煙幕,隨著日本艦隊開始砲擊,『約翰斯頓』必須在水柱之間做迴避運動。我們最先拉起煙幕、最先開火、最先發射魚雷!)


0710,接觸20分後,與前方重巡的距離約18000碼(約16459.2公尺)時,『約翰斯頓』也準備要砲擊,0715開火。

砲擊開始後,作為反擊的1枚8吋砲彈落在『約翰斯頓』前部。通紅的染料灑到哈根頭上,他一邊擦臉一邊大喊!

『よくもやったなこの野郎!』
(幹得漂亮啊,這傢伙!)


同一時間,日方記錄中,『羽黑』巧妙地反過來利用美軍施放的煙幕攻擊美軍驅逐艦,並打出命中彈。『羽黑』在煙幕中痛毆的對象,似乎就是『約翰斯頓』。

譯註:『羽黑』砲術長『淺井秋生』極為厲害,在這一戰打出IJN最高射彈數記錄,在下有讀過淺井爺爺的回憶錄

5分鐘的砲擊,『約翰斯頓』發射200發砲彈,並主張至少有40發命中那艘重巡。『約翰斯頓』置身激烈的砲火中,埃文斯艦長毫不畏懼,毅然決定實行雷擊。距離10000碼(約9144公尺),為提高射程,將雷速設定為低速。

0720,『約翰斯頓』發射裝填好的全部10枚魚雷。因為預測命中的時刻,她正好在煙幕中而無法目測,但乘員聽見爆炸聲,一離開煙幕,馬上能確認到艦艏燃燒起來的重巡,這是『熊野』。

艦艏遭重創的『熊野』航速僅剩14節,無法參加追擊戰。並且第七戰隊司令官為了變更旗艦而召來『鈴谷』,結果『鈴谷』也無法參加追擊戰。

0730,猛烈的砲火向著『約翰斯頓』如雨傾注。

被14吋砲彈3發,接著又3發6吋砲彈命中(美方記錄)。但這恐怕是『大和』的46cm主砲彈、15.5cm副砲彈(約6吋),再加上『羽黑』的20.3cm主砲彈也傾瀉而來。

『その様子は、まるで子犬がトラックに跳ね飛ばされたかの如くであったという』
(那幕景象,就如同小狗被大卡車給撞飛出去)


※like a puppy being smacked by a truck

※『都竹卓郎』爺爺當時就在『大和』艦橋,他的回憶錄也有講到這件事。冬活尋找『約翰斯頓』時,在下剛開始邊看都竹爺爺的文章邊刷,結果一直槓龜……後來換看格林爺爺的文章,當天晚上『約翰斯頓』就到任了(╮(╯▽╰)╭)

由於這次中彈,操舵裝置、後部3座砲塔失去動力、迴轉羅盤故障、SG雷達天線折斷、FD火控雷達與砲擊穩定裝置停機,後部鍋爐室與機械室都失去聯絡。

雖然透過機關的交換配置而苟延殘喘,但最大航速下降到17節,那是原來的一半還少。

此時,無疑為神恩的暴雨忽來,『約翰斯頓』抓緊逃入那裡的數分鐘,進行搶修與救助工作。

切換為人力操舵,從艦橋用電話指示,航路以手動輸入電腦,3號與5號砲塔因為砲擊指示器還是好的,於是用聲音傳達電腦資料,讓砲手以手動操作,4號基於砲側瞄準器,而被指示攻擊其他砲塔瞄準的目標。而且,FD火控雷達與砲擊穩定裝置的功能也恢復了。

此刻,艦橋內慘不忍睹,堪稱死傷枕籍、血流成河。埃文斯艦長上半身也負傷,左手兩根手指被炸斷。但是,埃文斯艦長仍鬥志高昂。他用手帕包起傷口,指示跑來的救護班照料其他傷者。

0750,『塔菲3號』指揮官,史普勒格少將發令:

『駆逐艦雷撃せよ』
(驅逐艦,展開雷擊!)


可是,『約翰斯頓』的魚雷已經用盡,動力僅剩片舷輪機,就連要跟上同伴都沒辦法。埃文斯艦長的鬥志仍不屈不撓,他高喊:「我們與我方各艦一起突入,進行火力支援!!」

『約翰斯頓』一邊迴避日本艦隊的齊射,一邊果斷地開火還擊。

戰鬥呈現出混戰的態勢。在此,埃文斯艦長下令禁止砲擊目視外的目標。由於煙幕的關係,即使用雷達也無法分辨哪艘是敵、哪艘是我。

離開煙幕時,正前方出現意外的艦船……同為弗萊徹級的『希爾曼』!兩艦險些相撞,艦長發令『全速後退』,『希爾曼』的輪機也後退,才險險閃過。

0820,『約翰斯頓』以目視確認從煙幕中開出的金剛級戰艦。距離左舷僅7000碼(約6400.8公尺),距離極近。『約翰斯頓』立即開火,40秒內打出30發,判斷有15發命中艦橋。雖然也遭受金剛級戰艦的反擊,但全部打偏了。

0830,左舷方向,發現『甘比爾灣』正遭到重巡砲擊。此時,『羽黑』『鳥海』『筑摩』『利根』在追殺『甘比爾灣』等護航空母群。

埃文斯艦長下令:

『あの重巡を撃て、ガンビア・ベイからこっちに砲撃を向けさせるんだ』
(對這艘重巡開火,將砲火從『甘比爾灣』引到我們這邊!)


哈根上尉說,這是他這輩子聽過最勇敢的命令※。

※most courageous order

『約翰斯頓』立刻展開砲擊,確認4發命中重巡。但卻無法將攻擊從『甘比爾灣』那裡引過來。激烈的砲火包圍下,『甘比爾灣』沒多久便沉沒了。

※『甘比爾灣』艦長,W‧V‧R‧菲偉格:『約翰斯頓』試圖以對敵開火的方式,將敵日軍重巡的砲火,從『甘比爾灣』處引開。她接近到約6000碼,並且盡最大努力向重巡開火。如預期地,儘管我能觀察到,她命中了對方幾發,但這項嘗試並未成功……

『約翰斯頓』最大最精采的場面,在此開演!

混亂的最高潮,是日本水雷戰隊接近護航空母群的時候。

這支日本水雷戰隊的身份,對照日美雙方記錄的結果,確定是第十戰隊:輕巡『矢矧』率領第17驅逐隊之陽炎級驅逐艦『浦風』『磯風』『雪風』『野分』的單縱陣。

※『池田武邦』爺爺當時就在『矢矧』艦上,這裡可以參考先前的【翻譯】輕巡『矢矧』第40年的鎮魂譜

『約翰斯頓』收到緊急通信,這是一則命令:

『護衛空母と日本巡洋艦との間に割って入れ』
(突入護航空母與日本巡洋艦之間!)


儘管已經滿身是傷,『約翰斯頓』仍隻身挑戰了第十戰隊。

首先接近第十戰隊旗艦『矢矧』,她頂著砲火衝過去,拼命阻止對方靠近護航空母群。見到『約翰斯頓』不要命的舉動,『矢矧』判斷『約翰斯頓』打算發射魚雷,遂向右轉採取迴避行動。

對日方來說不幸的是,第十戰隊的右邊跟著第二水雷戰隊(旗艦:能代,簡稱:二水戰)。

由於第十戰隊轉向逼近,令二水戰迫不得已採取迴避行動,而遠離戰場。

第十戰隊重整態勢後,發射共計27枚氧氣魚雷,但或許因為距離問題,並未命中美方護航空母群。

不清楚是否因為雷擊被干擾而發怒,但『約翰斯頓』因此遭第十戰隊圍攻。

首先,『矢矧』給附近的『塞繆爾‧B‧羅伯茨』最後一擊,將之擊沉後,將矛頭指向『約翰斯頓』。

譯註:當時『塞繆爾‧B‧羅伯茨』乘員已退艦。不退艦也不行,因為她的主砲已報廢,魚雷也用完了

一連串交戰,令『約翰斯頓』遍體鱗傷。1號砲塔掛了、2號砲塔受損,3號砲塔正下方中彈。艦橋發生火災,40mm防空砲的彈藥爆炸,喪失機能。

但儘管如此,『約翰斯頓』仍繼續戰鬥。用人力運送重達20公斤以上的砲彈,操舵也用手動。埃文斯艦長放棄艦橋轉移至艦艉,打開艙口用吼的直接命令操舵乘員。

『どれだけの勇気や度胸があっても俺たちは助からない、だが俺たちがあの空母達を助ける事は出来る、一分でも時間を稼ぐんだ』
(再怎麼樣的勇氣與膽量都無法拯救我們了,但我們能拯救那些空母……爭取哪怕一分鐘的時間吧!)


0930,這是奮戰至此的『約翰斯頓』,最終的時刻。為確實擊沉『約翰斯頓』,『矢矧』命令麾下第17驅逐隊:

『あの駆逐艦を砲撃で処分せよ』
(砲擊處分那艘驅逐艦!)


『浦風』『磯風』『雪風』『野分』以半圓形列陣包圍『約翰斯頓』,並集中火力攻擊。『約翰斯頓』輪機停止,失去所有動力,艦內無法通信。但是,僅存的4號砲塔仍以人力繼續開火。

0945,發令全員退艦。

0955,全員退艦。

1010,長達3小時的時間,無懼擁有壓倒性戰力的敵艦隊,英勇奮戰至今的驅逐艦力盡而亡,消失在海面上。

當天15時,收到飛機通報,得知有美軍遭難待援的美國海軍,立即組織救援隊。可是本艦並不在那裡,通報點與遭難者位置偏離了125英里。

救援隊趕去通報點的那段時間,遭難者被風與海流漂走,進一步延遲發現的時間。『約翰斯頓』遭難者獲救時,已經是2天後了。

327名乘員中,141人獲救,約50人戰死,45人在漂流中死亡。有人目擊到,包括埃文斯艦長在內的92人退艦,但之後就不知去向了。





『霍爾』『塞繆爾‧B‧羅伯茨』『約翰斯頓』聯名忠魂碑

===================================

譯者補充:

[舰colle]萨马岛,5inch炮与GFCS Mk.37

NGA這篇文章也是科普『薩瑪島海戰』,留言裡『赤松貞明』提督補充『大和』齊射『約翰斯頓』當時,日美雙方的記錄:

大和的詳報中記錄了0719-0725時段曾向一「輕巡洋艦」射擊,而約翰斯頓中彈時間為0730左右(約翰斯頓戰報裡有);金剛的戰鬥詳報記載其主炮測距儀於0722被打壞,0725進入了雨區;

約翰斯頓戰報中記載的落彈方位角為190,落角大約為18度,此時只有大和的位置對的上








『約翰斯頓』戰鬥詳報





『大和』戰鬥詳報



『金剛』戰鬥詳報

『執行者000』提督補充:

甘比爾灣號的落水水兵們回憶,不止一艘經過的日本軍艦沒有向他們開火,並且列隊敬禮,其中之一是一艘重型巡洋艦,被懷疑是利根,相對於之前在印度洋破交戰射殺商船水手的戰爭犯罪,當時的利根倒是文明得多了……

※在下查證過《やすくに》(漢字:靖国)雜誌訪問當時在場的『利根』艦長『黛治夫』的文章,應為『利根』無誤。黛艦長還在文中稱讚『甘比爾灣』乘員們退艦時臨危不亂,沒有發生推擠、踩踏、爭先恐後等失序行為


【旅行】2017廣島自由行(02)

此外還有藤波,藤波當時正忙著轉移已經無法行動的重巡鳥海的倖存者,美軍落水人員就在一邊看著他們忙活,藤波完成收容任務返回途中,正經過漂浮的美軍面前,同樣也沒有開火,美國人看到日本水兵在向他們列隊致意,甚至注意到還有人拿著照相機拍照……後來這些美國人被友軍救回,他們戰後得知藤波在那之後不久即被擊沉,連同搭載的鳥海倖存者一起無人生還,所以後來這些美國老兵在自己的紀念網站上專門為藤波留了一個欄目以表敬意


還有,關於『大和』的雷達火控射擊:

サマール沖海戦において大和は煙幕越しに電測射撃を行っている(主砲射撃手の村田兵曹長の手記に記載あり)。しかし、村田においても大和においても、初のレーダー単独測距の射撃であり、戦果の確認方法が無かったため、数回の砲撃で攻撃を中止している。砲弾が至近距離に落下したという米側の記載もあり、精度はある程度出ていたという説もある。

中譯:

薩瑪島海戰期間,『大和』有越過煙幕進行電探觀測射擊(主砲射擊手,村田兵曹長手記)。但不管是村田,還是『大和』本身,這都是第一次使用雷達單獨測距的射擊,沒有可以確認戰果的方法,因此數回砲擊後就中止了。根據美方記錄,那些砲彈落在極近距離,可以說也有一定的精準度。


如上,當時『大和』的雷達火控射擊,只打幾回就停了。該時間點可能因為煙幕阻礙視線,格林爺爺沒看到這一幕。

※      ※      ※      ※

盟軍字母發音法(Allied Military phonetic spelling alphabets)

根據『kirika(白日夢境)』補充:

譯註:原話『Sugar George search radar』參照《世界の艦船増刊第43集 アメリカ駆逐艦史》的敘述應為『SG Surface Search Radar』,『Sugar George(砂糖喬治)』可能是格林爺爺對SG雷達的暱稱

這裡我認為不是暱稱,是正式稱呼。

Sugar George 是英文字母 "S" "G" 在無線電時的正式稱呼

這裡如果有當過兵或是看過戰爭片的可能知道,當兵時1/2/3稱為 "么" "兩" "三"

英文字母 A/B/C 稱為 "Alpha", "Bravo", "Charlie"

這是為了避免發音接近的數字或字母 (例如 1/7, B/D, M/N) 在通信時報錯聽錯

而英文字母的念法較作 "phonetic alphabet"

Allied Military phonetic spelling alphabets,Wiki

特別是中間的表格『1943 CCB (US-UK)』


在下對過表格,不光是SG,F對應Fox;D對應Dog,正好是格林爺爺對FD火控雷達的稱呼!

感謝分享這項資訊^_^

※      ※      ※      ※


上圖引用自b775232000(喵哈哈)的小屋,『雪風』向『約翰斯頓』敬禮

※右上角『空母ヲ級』應該就是捏他『甘比爾灣』

看完『霍爾』格林爺爺口述的『第314號膠捲』,再看『約翰斯頓』死鬥的3小時,各位當知史普勒格提督、『塔菲3號』其他人,乃至美國海軍,都沒有拋棄他們。就連美國陸軍那邊,也出動兩棲部隊幫忙救人,格林爺爺也講是陸軍的人救了他。

1944年10月25日,薩瑪島海戰。『霍爾』『約翰斯頓』『希爾曼』『塞繆爾‧B‧羅伯茨』『甘比爾灣』合力牽制栗田艦隊,『希爾曼』生還,其餘戰歿。這5艦的艦長,就只有埃文斯艦長沒能回來……『霍爾』『約翰斯頓』關係匪淺,2艦老兵還共用一個紀念網站,格林爺爺提出報告為埃文斯艦長抱不平,也很正常吧。



上圖引用自tpesamguo(齊柏林漢化組)的小屋,いど老師的漫畫

出處:
[翻譯]醬絲頓著任

這篇玩的梗,明顯就是薩瑪島海戰。

右邊『約翰斯頓』『塞繆爾‧B‧羅伯茨』一起保護『甘比爾灣』。

左邊『矢矧』『金剛』……

前面的翻譯有講,『矢矧』擊沉『塞繆爾‧B‧羅伯茨』後,以火力壓制『約翰斯頓』,並號令麾下各艦集中火力,轟殺『約翰斯頓』!

雖說是撿尾刀,但美軍4艘戰歿艦的2艘都算在『矢矧』帳上。換言之,いど老師的漫畫上的2艘美國驅逐艦,都是『矢矧』的戰績!

『金剛』因為主測距儀損毀,嚴重影響砲擊準度,唯一的戰果,大概就是參與圍攻『甘比爾灣』,並且美方認為是『金剛』擊沉『甘比爾灣』,いど老師畫『金剛』的用意,應當就是這一點。

『Sekiumi(黑色之眼(本命桃樂絲))』補充:擊沉『甘比爾灣』的艦艇美日也各有出入(日:大和、美:金剛),不過根據砲擊記錄,是『筑摩』的水中彈打沉她的

※根據石丸法明、元良勇的說法,『金剛』還在混戰中誤擊『鳥海』右舷,但也有人說那只是誤會一場

『約翰斯頓』的語音有提到『霍爾』,之後應該也會實裝,『希爾曼』有可能會先出現在『霍爾』的語音吧。

總之,熱切希望『塔菲3號』各艦,早日在鎮守府內團聚!

(格林爺爺提到的『黑澤伍德』希望也能實裝)

===================================

相關文章:


【翻譯】埃文斯、約翰斯頓:我們成功硬槓了日本艦隊!


【翻譯】約翰斯頓(DD-557):勇士的命運


【翻譯】美國大兵故事:塞繆爾‧B‧羅伯茨


【翻譯】藤波、薩瑪島:來自甘比爾灣的信


【翻譯】維拉灣夜戰&美國魚雷之改進


【翻譯】黑澤伍德(DD-531):FRAM方案Mk-1、Mk-2

※      ※      ※      ※


【翻譯】阿武隈、大和、初櫻:戰爭與吾之青春


【翻譯】柳綠、花紅:雷伊泰灣的戰艦『長門』(補)


【翻譯】軍艦金剛航海記


【翻譯】矢盡、弓折:小澤艦隊的雷伊泰灣海戰


【翻譯】海之勇者『羽黑』的終焉(上)


【翻譯】海之勇者『羽黑』的終焉(中)


【翻譯】海之勇者『羽黑』的終焉(下)


【翻譯】輕巡『大淀』之所見,小澤艦隊之最期(訂正)


【翻譯】輕巡『矢矧』第40年的鎮魂譜


【翻譯】榮光之艦‧雪風


【旅行】2017廣島自由行(03)


【旅行】2017廣島自由行(04)

===================================

參考資料:

LT. Maurice Fred Green, Survivor of HOEL(原文)

Johnston - 艦隊これくしょん -艦これ- 攻略 Wiki(原文)

USS Hoel (DD-533), Fletcher-class destroyer in World War II

Destroyer Photo Index DD-533 USS HOEL - Navsource

Johnston–Hoel Association

Memorials

USS Hazelwood (DD-531),Wiki

USS Heermann (DD-532),Wiki

USS Hoel (DD-533),Wiki

USS Johnston (DD-557),Wiki

USS Gambier Bay,Wiki

USS Samuel B. Roberts (DE-413),Wiki

Battle of Leyte Gulf,Wiki

Battle off Samar,Wiki

Landing on Emirau,Wiki

Charles L. Adair,Wiki

Daniel E. Barbey,Wiki

Paul H. Carr,Wiki

Combat information center,Wiki

Plan position indicator,Wiki

FD Fire Control Radar

SG Surface Search Radar

Allied Military phonetic spelling alphabets,Wiki

Landing Craft Infantry,Wiki

Martin PBM Mariner,Wiki

46cm砲

美國海軍護航航空母艦列表,Wiki

[舰colle]萨马岛,5inch炮与GFCS Mk.37

[舰colle]关于Mk 37 GFCS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28272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艦隊 Collection(原名:艦隊收藏)|艦隊收藏|艦隊これくしょん|艦これ|戰艦少女 R|碧藍航線|戰艦世界|約翰斯頓|雪風|霍爾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6喜歡★angelgug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艦隊收藏】2019年1... 後一篇:【翻譯】黑澤伍德(DD-...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Kokage大家
今天又好晃歐, 祝大家平平安安(。•ㅅ•。)♡看更多我要大聲說8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