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VOCALOID】未傳達的旋律(有GL)

作者:微雨│2019-01-30 22:10:07│巴幣:8│人氣:136
*此作品寫於2018年6月,投稿「2018台灣Voca同好會徵文比賽」之作品
*GL注意
*內有原創角
*副CP結月xIA、未緒x晨希(未希未)



  對不起,未來,妳值得去找更有才華的人。

  夢想呢?才這樣就要放棄了嗎?

  反正像我這種半吊子……一直以來真的謝謝妳。不過,我做了最後一首歌當作給妳的臨別禮,一定要聽哦!

  你。

  其實我……算了。

  事到如今,再說這些已經沒有意義了。


  那是二十年前的事,現在只稍微記得那個人道別時說過的話語而已——才怪,身為自動人偶的初音未來,當年的記憶如同詛咒般,無論是聲音或影像,都銘刻在她的記憶體當中。

  「早啊,初音。」自動人偶仲介所櫃檯,紫白髮女職員睡眼惺忪地咬著手中的三明治說道。

  「早安,小未!」另一位銀色長髮的少女則是正在替同事泡紅茶,聽到了聲音才匆忙轉過頭打招呼,「來得真早呢,也幫妳泡一杯吧?」

  「不用了,喝下去也只會變成冷卻水。」雙馬尾少女露出一抹苦笑,在櫃台前的椅子坐了下來,「由佳里跟伊雅一樣是老樣子呢。」

  「倒是妳一直換工作。」由佳里放下早餐,從堆疊的文件中抽出其中一個檔案夾遞給初音,「妳看一下這個喜不喜歡,對方說隨時可以上工。」

  「紙本文件?這麼傳統?」

  「再不這樣人類就不會寫字啦!」

  「是說,小未的運氣真的很不好耶……」伊雅邊說著邊將熱騰騰的紅茶端了上來——當然是先上由佳里的那一杯。

  所謂自動人偶仲介所,簡單說就是個替人偶找工作的地方,當今因自動人偶大量生產與普及,半數以上的人類不需要為了維生而工作,當然他們也能獲得相應的酬勞、照自己的意志過活;歷經長年的努力,這個年代的人類與人偶已經能和平共存。

  「咖啡廳服務生嗎?」她細細端詳資料,一間名叫future&hope的咖啡廳,老闆晨希留著及腰金髮與一對清澈碧眼,看起來頗有氣質,而共同經營者是她的伴侶未緒,比自己在深一點的藍綠色短捲髮,帶笑的藍眼睛望著鏡頭,走的是俏皮可愛的路線。

  隱約覺得兩位拍照的神情、姿態都不太像一般人,果然在雇主經歷的欄位上看到她們都曾經從事過藝人工作。

  「妳應該告訴過他們我不唱歌的吧?」初音皺起眉頭,指了指資料上其中一張店內照片問道。

  「當然,那兩個女主人現在也不唱了,不過鋼琴聽說還是會彈。」

  「只是彈鋼琴而已的話沒關係,我馬上就出發。」

  「等等,不用這麼急吧?」見初音起身,伊雅雖然出聲也無力阻擋,只得任由對方匆匆離去。

  自動門開啟又闔上,由佳里伸伸懶腰,繼續吃起早餐。

  「說起來還真的很可惜,明明是性能不錯的音樂型人偶。」伊雅知道,她的摯友必須不斷地運轉,才能不被思緒淹沒。

  「那也沒辦法。」

  「如果哪一天妳也說要離開我的話,我也會很傷心……」

  「我也是。」四下無人之際,由佳里先是依偎在伊雅身上,接著輕輕抱住伊雅的手臂蹭了蹭,像隻溫馴的白兔,「說不定會拿著電鋸殺到妳家去唷。」

  「別說那麼可怕的話啦……」

  磁性的笑聲響起,人偶仲介所通常運轉中。


  咖啡廳裝潢以木質為主,一看就是古典又文青的風格,初音推開店門頭頂上的鈴鐺便發出清脆的叮噹聲響,不過客人們並沒有多加理會。

  「歡迎光——啊、是初音未來小姐嗎?請等我一下。」訝異於眼前的場景,初音表情有些呆愣地望著——估計這位正站在吧台邊給客人沖咖啡的老太太就是老闆晨希。

  耀眼的金髮大半已經花白,長髮綁成方便工作的包包頭,青春年華已不在,但看上去還是能感受到老者特有的沉穩與和藹。

  我一定要去抗議仲介所照片都沒在更新。

  完全沒料到會是上了年紀的人類,正確來說,是沒想到居然還能親眼看見真正的「老人」。這個年代大部分的人類都跟由佳里一樣做過基因改造,肉體成長到二十歲左右就不會再變老了,拒絕基因改造的人只佔總人口數的百分之三。

  環視店內擺設,木製的桌椅與店外風格一致,杯盤等餐具則是耐看又耐高溫的陶瓷,櫃子及桌上裝飾了許多乾燥花及布偶,在黃光照射下整體的氣氛令人感到溫馨與放鬆,客人們的談笑此起彼落,熱鬧中又不顯得太過吵雜。

  最後她的目光落向店內角落,與方才所見照片相同的直立式鋼琴印入眼簾,雖說是角落,但生在被機械產品佔領的時代,它的存在感已足夠令客人們多瞧幾眼了。

  以前時常彈琴呢……多久未曾開口歌唱?她凝望那架琴忍不住思考,被一點一點地拖進記憶的漩渦中。

  最不願想起的那個人,拋棄了夢想、拋棄了自己。

  不久雇主將她拉回現實,晨希放下手中的咖啡壺,帶初音走到後頭的廚房,只見一名一樣約莫六十歲的女性正埋首於各種甜點材料中,稍顯瘦弱的身子專心地裝飾著剛出爐的蛋糕,似乎沒注意到有人來訪,猜想這位便是未緒。

  「算了,她好像很忙,我先來介紹店裡跟妳之後的工作內容。」笑容牽動臉上的皺紋,但意外地並不醜陋,「行李先放到樓上的房間吧?結月小姐沒告訴妳這邊有提供食宿嗎?」

  服務生做的就是些替客人點餐送餐、洗碗打掃之類,對於已經有經驗又身為沒有體力限制的人偶,對她來說非常簡單,甚至不用一天就能上手。

  「唉呀,歡迎歡迎,初音對吧?」一小時後用餐的客人終於陸續減少,未緒這才結束廚房工作迎面朝初音與晨希走來,用皺巴巴的手拍拍新人的肩,「我是未緒,請多指教囉!」

  「是的,請多指教。」不自覺地嘴角上揚,眼前的老奶奶們與年輕時所拍下的照片一致,一位溫柔沉穩,一位活潑大方;雖然說不上理由,但這讓初音特別感到有趣。

  跟聽說的完全不一樣,所謂老人,不就是風中殘燭般的存在嗎?但是這兩人看上去雖然不如年輕人身強體壯,卻散發出不凡的生命力。

  大概因為許久未與人類相處的關係而覺得有些懷念,為了不想起那個人,她總是下意識地不與人們來往,久而久之身邊的朋友就只有人偶而已。

  很快地適應環境,晨希與未緒也挺喜歡她認真的個性,只不過稍微有些好奇,為何她時常望著鋼琴若有所思的樣子……


  早已是打烊時間,初音悠揚的琴聲仍迴盪在店裡.那是一首描述幸福瞬間的曲子;因為被客人說「妳彈琴沒有感情」,所以只好試著一邊想像幸福的畫面一邊彈奏。

  「有人說我做的甜點很好吃,就是我最幸福的瞬間。」未緒坦率地分享起自身經驗。

  「其實我認為不用在意那些話,妳已經做得很好了。」晨希則是認為,要求一個人偶擁有感情是一件很困難的事。

  面對兩人的建議她沒有停下手指,認真思考的神情異於往常,重複的旋律輪迴了數十次。

  「不,我只是……」身為音樂型人偶,無論是唱歌或演奏樂器都十分擅長的自己竟然被說「演奏沒有感情」,怎麼想都很不甘心。

  「聽我們的經驗沒意義吧?重要的是妳自己怎麼想。」看著初音苦惱的樣子,未緒補充道。

  「是啊,對妳來說,什麼時候是最幸福的呢?」

  「我嗎……」終於停下動作,思緒再度陷入了回憶,「我覺得跟他在一起的那段時間很幸福。」

  「我最喜歡這個瞬間了。」兩人倚著肩坐在公園長椅上,夕陽西下,他凝望落日,隨撥弄吉他,破碎的樂音妝點兩人世界。

  面露困惑,等待著對方未完的話語。

  「能夠像這樣跟妳在一起創作各式各樣的音樂,欣賞漂亮的夕陽,是我最幸福的瞬間。」

  「你的『瞬間』也太多了吧?」忍不住吐槽,心中卻升起暖意,希望時間可以停留於此。

  有一搭沒一搭地閒聊著,以為那樣的日常會永遠持續下去。

  「那後來怎麼樣了?」好奇心驅使下未緒急切開口,但馬上發現自己說錯話了,初音垂下眼簾、面色黯淡,彷彿欲言又止地抿著唇。

  「啊、對不……」

  「不,沒關係。」意識到因為自己而讓氣氛變得嚴肅,初音漾起笑容,像是要將過去沖淡,「就只是一個放棄夢想跟約定的人而已,也不是很重要的事。」

  「妳看看她,年紀一大把了還——」晨希給未緒使了眼色,突來的驟變令兩人不知所措,同時亦對人偶的情緒變化感到不可思議。

  「真的沒關係!我才該抱歉耽誤了妳們的休息時間陪我練習。」初音迅速結束談話,踏著急促的腳步回到位於二樓的房間,留下錯愕的兩人面面相覷。


  看一下,一下下就好,她們應該不會生氣。

  記得鋼琴背後有小孩子的惡作劇塗鴉,那是當年二手購入時就有的瑕疵,不過因為他覺得很可愛所以一直沒有清除掉。

  躡手躡腳走下樓梯,無奈自動人偶的體重實在不可能不發出腳步聲。

  自己雖然被設計成纖細的少女,但移動重物對她來說是十分輕鬆的事;尋找最佳施力點,電腦精密計算出能安全移動的力道,以免上面的裝飾物掉落。

  「是誰!」正當她準備使力,卻被後頭傳來的大喊嚇了一跳,往來源處一看,果不其然是晨希瞪大了眼睛站在那兒。

  「對不起……!」少女緊張地垂下頭,心想大概要被炒魷魚了。

  「怎麼是妳?我還以為有小偷。」黑暗中還能隱約看見初音明顯的雙馬尾,晨希放下手中做為武器的掃把,未緒則從她後頭走出,順手按下電燈開關。

  「唉,老人家就是比較淺眠嘛。」未緒無奈地說,眼見沒發生意外,本打算回房睡覺,不過晨希卻注意到了不對勁。

  「妳掉了什麼東西嗎?」晨希柔聲問道。

  大概是因為動作看起來像是在找東西吧,初音心想,自己也許確實遺落了名為「回憶」的失物。

  猶豫片刻,她告訴了她們二十年前,自己與那位年輕音樂人的生活點滴,一起追逐著夢想,有歡笑有痛苦,遇到挫折時便互相加油打氣……

  只為了對方歌唱的時光,多麼地短暫而美好。

  其實初音並不明白為何可以對認識沒多久的人類坦白這些事,對年老的人類提不起戒心?

  「在他的作品大紅大紫之前就放棄了,他怎麼可以那麼輕易就放棄呢。」伴隨平靜的話語,鋼琴被穩穩地移開,「也沒辦法,人類的時間實在太短了。」

  什麼都沒有。鋼琴移回原位,如同一切從未發生。

  「我想……妳或許對他……該怎麼說好呢……」晨希緩緩開口,字字斟酌,仔細觀察初音的表情變化,然而到嘴邊的話卻硬生生吞了回去。

  雖然口口聲聲說那位音樂人放棄夢想,乍聽之下是氣不過他的軟弱無能,實際上可能不僅如此;晨希與未緒多多少少注意到了,當年的少年少女之間,有著未曾言明的情愫。

  人偶與人類雖然表面上和平共存,相愛卻依舊是禁忌。

  少年放棄夢想,也放棄反抗世界的「常理」。

  「我猜那個人,把答案留在送給妳的曲子裡。」晨希一句靈機一動,雖然不確定真相是否如她所想,但那曲中一定藏有少年的心意。

  「至少,用妳的歌聲好好與他道別吧。」未緒語氣感嘆,打從少年決定以如此拐彎抹角的方式表達情感,這就註定會是一場悲戀。

  未緒忍不住在心中嘀咕,為什麼就連感性比人偶還豐富的人類,都無法將「喜歡」說出口呢?

  初音依照她們的建議翻出行李深處的樂譜——至少現在,臨別的最後作品終於能重見天日。

  沒事的,已經過了這麼久,如果這真是他最後想說的話……那麼。

  「那麼,唱歌吧。」晨希坐到鋼琴前,泛黃的樂譜靜靜地佇立眼前,一雙刻著歲月痕跡的手依舊靈活,指尖如雨點般落在琴鍵上,輕巧而溫柔地演奏,帶出深藏了二十年,來不急傳達的思念。

  初音閉上雙眼,優雅徜徉的音符引領她回到起點,那個最樸樸、最真實的自己。

  再度睜眼之時,青澀的手寫詩詞與或輕或慢的節奏,騷動內心。

  歌聲響起,在飄渺的夢境中蕩漾開來,時光流轉成甜美的鏡花水月,於悲傷的高音中,昇華成夢醒時分的孤寂。

  如果,如果能更早察覺這份心意的話,多麼想再次——

  「對不起,未來,妳值得去找更有才華的人。」已經變得空蕩蕩的練習兼錄音室,唯有兩人存在。

  「夢想呢?才這樣就要放棄了嗎?」少女眼神筆直地投向少年,很冰冷、很深沉

  「反正像我這種半吊子……一直以來謝謝妳。」強打起笑容,在少女眼中卻顯得格外諷刺與輕挑,「不過,我做了最後一首歌當作給妳的臨別禮,一定要聽哦!」將信封塞到到對方手裡,裡頭只靜靜地躺著一份紙本樂譜,最古老的音樂保存方式。

  「你。」瞬間的遲疑,機械聲讓句子僅成了一個無意義的單音,未完的話語,再也無法傳達。

  「其實我……算了。」

  少女默默等待,期待最後能有一絲轉還的機會,但連小小的燈火也蕩然無存。

  「事到如今,再說這些已經沒有意義了。」忽然撇開視線,他毅然決然朝著門口走去,不再回頭。

  曲終,少女已泣不成聲。



預設片尾曲(?)
不知道有沒有人猜出來我要拿這首歌當ED(#)
心裡想像著初音最後一幕進入回憶畫面,她唱著這首歌然後開始跑感謝字幕這樣(???)

話說上次在這邊發文居然是一年前了
17年的十曲選還沒發,我到底wwwwww

寫這篇的心情其實滿多想說的,但真的要寫下來又整個五味雜陳不知該從何說起,去年發生太多事情了,有機會再把寫這篇時的想法整理出來
是個有點放飛自我的故事呢,還私心塞了自家原創角,我愛初音也愛我家的孩子嗚嗚嗚QAQ(突然)
謝謝評審讓不成材的我得了首獎QAQQQQ

之後有空的話會寫寫結月xIA的番外小段子
大概會是反烏托邦世界的結月x明明是人偶卻想成為人類的IA

以上,謝謝大家看完,喜歡的話歡迎GP與留言OwO/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27802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VOCALOID|小說|晨希|未緒|GL|初音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lilian83062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VOCALOID/UT... 後一篇:【獵人】通往夢鄉的鑰匙(...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hyzgdivina喜歡虹咲的LLer
我的小屋裡有很多又香又甜的Hoenn繪師虹咲漫畫翻譯喔!歡迎LoveLiver來我的小屋裡坐坐~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