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追憶尋時】第五十八章、終戰

作者:燁小邪│新楓之谷│2019-01-29 00:32:00│巴幣:2│人氣:118
【追憶尋時】第五十八章、終戰
 
     他們剛剛站的地方破了相當大的一個洞,甚至見到平臺下的虛無。
 
     「大家退開!離開他的魔法攻擊範圍!」涼雨強而有力的大喊,跟剛剛虛弱的模樣有著天壤之別;米熊為了讓大家先逃開,先用斧頭擋下了他那雙手臂的第一次攻擊。
 
      米熊像是吃了炸藥的表情,身體周圍自然形成了個金色的護盾,聖之力的氣息使她的頭髮和衣料飄搖。她使勁的用力推開了拉圖斯巨大的身體,但飄在半空中的拉圖斯不甘示弱鎖定米熊衝了過去。
 
     只見一道冰晶直直的刺穿拉圖斯的身子,限制住他的行動,濸龍在遠距離外用腳使勁一踏、便延伸出寒冰擴散的技能,凍住他其中一隻手。
 
      拉圖斯藉這另外一隻手的力量用力轉了身子,冰晶像是脆弱的餅乾一般碎去,在一道奇怪的光芒籠罩在他身上之後,被刺穿的部位變得完好如初,看不出一絲的損傷。
 
     「……不對。」冬語突然冒出這句話,接著拉圖斯轉換了目標往濸龍這邊瞬間移動過來,剎那間濸龍的腳下出現了爆炸類型的魔法陣,說時遲、那時快,夏克特飛奔過來的速度抱走了濸龍,爆炸的那瞬間僅在夏克特腳邊。那簡直就是拿自己跟同伴的命在跟速度賭博。
 
      「謝謝。」濸龍扶住對方的肩膀,夏克特目不轉睛的盯著拉圖斯,一邊對濸龍的話做回應:「要來了。」
 
      「你的敵人在這裡!」米熊狂奔過去用力一揮直接砸毀了拉圖斯時鐘的背部、制止他衝向夏克特和濸龍的位置,碎片掉下來的同時兩隻巨大的手臂揮舞過來,突然一陣刀刃的亂舞直接將對方要打過來的雙手切成碎片。
 
     「小心點。」俠盜趕緊將米熊帶離開拉圖斯的周圍,米熊點點頭被放了下來:「喂喂,真的假的?你的武器可以切金屬?」
 
     「總之能破壞就是好武器,是吧?」他做好迎戰的姿態,突然間他們倆的手臂上出現了魔法陣;即使當下措手不及,星幻魔杖一揮,一個綠色的方形魔法陣便將範圍內的夥伴團團護住,消除了爆炸的詛咒。
 
     「卡颯、我們上!」殘月跳上平臺的同時擲出了帶有黑影殘相的飛刃,涼雨同時凝聚出了帶有雷電的風之弓,兩個同時往拉圖斯身上進行爆破式的攻擊,一陣黑煙散去,敵人還是完好如初。
 
     他們還來不及發出疑問,殘月和涼雨的腳底下同時出現了時間的漩渦直接通往虛無,夏克特一箭打上殘月的袖子直接讓他掉落到下一個平臺下避免了漩渦的吸引。
 
     涼雨瞬間凍結了自己的右腳,讓她自己死死的被黏在她所站的平臺上,米熊及時奔過來即刻救援,拉住了摯友的身子,直到時間漩渦的消失。
 
     「不對勁。」小可心裡有數,剛剛給與的傷害幾乎完好如初的恢復了,難道拉圖斯會自我恢復的療癒技能嗎?不、療癒技能也不可能把切碎的手給恢復成原本的模樣。
 
     夏克特放出威力無比的暴風箭形成了圍籬將拉圖斯給控制住,但是他絲毫不減力量,一道雷射魔法陣出現在夏克特面前、夏克特的身子在雷射光束發射的同時一同消失──
 
     「夏!」涼雨大叫,冷靜下來感知風的存在、突然,一陣颶風從拉圖斯消失的雷射魔法陣中掃出來、用力推開了拉圖斯,夏克特同時也站在那裡。
 
     「躲過了,真厲害。」俠盜感嘆道,但之後便和小可同時衝了出去,他們早已打算讓敵方放完雷射之後進行拆手的工作。小可用光串成了鎖鏈,將雷標綁在頂端用力投射出去,殘月的影分身抓住了鎖鏈,衝上前去繞過拉圖斯,丟給了殘月本人;接著繞了好幾圈纏住了拉圖斯的身子。
 
     他和小可協力拉住鎖鏈,拉圖斯整個動彈不得哀吼起來、周圍出現了大大小小亂七八糟毫無目標的魔法陣。
 
     「躲遠一點。」其他人躲到不被波及的範圍,星幻則站在小可跟殘月身後以備不時之需。冬語不知道躲去了哪個平臺,濸龍四處望了望沒見著白髮少年的蹤跡,抬頭發現他躲在離他們相當遠的高處平臺上。
 
     「小冬,大家正在戰鬥呢?你在幹什麼?」見少年死盯著現場的狀況看,手上拿著“手機”,屏幕上似乎正在紀錄著戰鬥,濸龍不明白的疑惑問道。
 
     「小濸……你們打碎了他好幾次,可是他都在轉眼間恢復了。」冬語認真的看著場面,他心裡有一絲預感,那個預感他不能確定是什麼。
 
     俠盜衝了上去,穿越各式的魔法陣、閃避了各式想攻擊他的爆破,一跳躍上了右邊的手臂、抓緊時間切斷了手臂與鬧鐘身體的連結處,接著一記爆破讓他來不及跳躍到左手、便飛了出去。
 
     見俠盜噴飛出去,拉圖斯開始掙脫鎖鏈、殘月和小可拉的即為吃力,當米熊和其他人正想狂奔出去幫忙的時候,突然看見了一個金髮身影用最快的速度從平臺跳往拉圖斯左手的方向。
 
     「梓嵐?」涼雨疑惑的大叫,他們通通跑了起來,小可不得心虛的一笑:「小梓嵐,拜託了……只有妳的勇氣我是認可的。」
 
      梓嵐雙手握緊長刀,突然驚見拉圖斯架起了防禦的魔法陣;她將魔力聚集於刀,用力的砸碎了他的防禦陣,但於此同時,長刀被打斷、裂成了兩半,她脖子旁邊突然出現了爆破與灼燒的魔法陣形,涼雨和夏克特都死命的狂奔在米熊後頭要來救援,但為時已晚、魔法在同時間引爆。
 
      「梓嵐!」濸龍不管冬語,急忙的狂奔下來、但此時小可喊出聲制止他們的靠近:「別過來!你們想死麽!」他們無法相信小可竟然讓梓嵐去做最危險的任務,通通都面目猙獰的瞪向她。
 
      差一點滑落好不容易踩在拉圖斯身上、梓嵐用右手蓋住拼命失血的右邊脖子、一邊將剩下的長刀給丟掉,抽出了一直綁在腿上的短刀。
 
     好痛,感覺脖子要斷掉了。
 
     不行、我要活下來!活下來回去證明自己、回家找米哈逸團長、伊卡勒特、曜、還有姐姐……還有爸爸媽媽!
 
     她用力砸下伊卡勒特的短刀,刀壞了、刀身也硬聲斷裂、接著因為拉圖斯的掙扎,梓嵐找不到平衡點,直接滑了下來、小可和殘月同時放手,她用最快的速度接住了梓嵐的身子,逃離魔法的爆炸範圍。
 
      小可回頭看,發現拉圖斯的指針正在往回轉、便大叫:「卡颯!把他他手冰凍起來!快!」涼雨不明白,但她發覺敵人斷掉的手起了魔力反應、拉起弓聚集寒冰魔力,凍結那隻手周邊的所有範圍。濸龍趕緊趕到,不費吹灰之力將剩下的手給冰凍住。
 
     「是利用“時間魔法”……在恢復自己。」小可得出這個結論,被冰凍的手周圍出現了時間漩渦、此時冬語不知何時跳了下來,用了誰也沒見過的白色鎖鏈封印住時間漩渦。
 
     「難怪……我剛剛就覺得奇怪……為什麼其他人沒發覺呢。」冬語第一次和小可並肩站在一起:「妳也注意到了吧?」
 
     「因為大家一直在攻擊,對方採用恢復的方式、實在是在“短時間”內,所以指針往迴轉的時候,他就會恢復。」
 
     「冬語,這裡交給我,你的力量比我強,去幫忙。」小可說道,冬語在出發之前突然說道:「妳很聰明。」留給了讓小可意味深長的微笑。
 
_
 
     「幻姐姐……我是不是快死了。」梓嵐痛苦,聲音像是衰竭一般,呼吸急促的平躺在地板上,疼痛的淚水一直擠出來無法克制、鮮血狂流的狀況非常不樂觀。
 
     「閉嘴,別說話。」星幻把自己的圍巾撕了下來,壓在梓嵐出血的脖子上頭,白色的圍巾染成了鮮紅色、俠盜則是跛著腳走了過來,撕下了自己的和服遞給星幻讓梓嵐止血。
 
     「你的腳怎麼回事?」星幻撇了一眼,被衣料蓋住的腳讓她看不出端倪,俠盜則是看起來稀鬆平常的模樣:「沒什麼,只是被炸到而已。」但依實際的狀況下,他們都知道俠盜已經不太能走路了。
 
     「刀……伊卡勒特給的……斷了……嗚嗚……」梓嵐不知為什麼克制不住情緒哭了出來,星幻不能再搬動她的身體,也不想理會她的語無倫次、在止血的同時施展出治癒魔法,而且、至少聽她的哀號聲就不用確認她的精神狀況。
 
     「……抱歉,小梓嵐。」小可歉意的聲音很明顯:「不過多虧了妳,讓我明白了拉圖斯的恢復方式。」
 
     「沒關係……能幫到忙……我很高興……」梓嵐的神情蕭瑟、嘴唇和臉蛋的白皙快成正比、聲音顫抖著說著這些話,星幻沒什麼表情,認真的治癒著傷口、不放棄任何一絲希望,但鮮血滲透過了衣料,將星幻的雙手染成鮮紅。
 
     「撐著點風梓嵐!相信我!」星幻低聲吼道,其實她心裡害怕著失血過多的狀況、讓她想到冰龍那時連救都不能救的狀況。
 
      那是多令人絕望的瞬間。
 
     「啊……好想見姐姐……我果然很害怕……果然很沒用啊……」她覺得眼前的一切都模糊了,被淚水沾模糊的視線似乎是很久以前經歷的事情。
 
     小可握著她的左手,輕撫著她的臉頰:「小梓嵐最勇敢了、撐著……一定要撐著,之後就可以見到妳姐姐了。」她的聲音避不了害怕的顫抖,星幻努力的冷靜下來:「菲斯特,把妳的魔力給我。俠盜,在梓嵐旁邊陪她確認她的意識。」
 
     小可起身,走到星幻身後,將雙手放在星幻的背脊上、閉上雙眼,一股魔力的流動讓星幻察覺──這個人擁有的法師背景不知是多麼的強大──是源源不絕的魔力流動。
 
     「……誰……?」看不清楚眼前的人是誰,俠盜輕輕的拉去她手上的手套、握緊她冰冷的左手,沒有說任何話,梓嵐卻不知曉了這個溫度是誰的。
 
     「哥哥……是哥哥嗎?」
 
     「是哪個哥哥呢?」俠盜的聲音很溫柔,輕輕的輕撫她蒼白的臉頰,發白的嘴唇正在顫抖。
 
     「濸龍……哥哥……?」梓嵐視線只模糊得看見對方烏黑的頭髮,星幻聽見回答之後便心生恐懼:「風梓嵐!清醒點!看清楚在回答啊!」
 
     女孩的呼吸慢了下來,嘴角的血已經停止流動,看起來已經止住血了。但是梓嵐的狀況不樂觀,小可低著頭在不斷的在傳送魔力給星幻,星幻也盡全力的恢復她血肉糢糊的傷口。
 
     「小梓嵐?認不出我,我可是會傷心的喔?」俠盜依然溫柔的問著,撫著她的瀏海、額頭,梓嵐的眼神變得迷濛、俠盜心裡也充滿了不安。
 
     「……俠……盜……」突然間梓嵐的嘴唇停了下來,眼淚一滴、兩滴,溫熱的眼淚滴上梓嵐的臉蛋,梓嵐的呼吸仍在,但眼神卻無比空洞。
 
     「小梓嵐,撐著啊,說好還要一起去別的地方旅行的。」俠盜的臉仍在微笑,但眼淚卻不斷從眼眶滑落下來。
 
     ……
 
     「風梓嵐、不准睡!」
 
     ……好睏。
 
     「小梓嵐!不可以睡著!」
 
     ……意識跟身體好像被抽離了。
 
     「風梓嵐!妳不想見妳姐姐了嗎?起來!」
 
     ……姐姐……。
 
     「梓嵐!起來啊啊──!」
 
     ……好想姐姐……。
 
     「哭了?妳還會哭就給我睜開眼睛啊風梓嵐!」
 
     ……好睏。
 
     「梓嵐!小梓嵐!」
 
     ……
 
     ……。
 
_
 
     「風前輩,怎麼了?」在耶雷弗的訓練場,風梓芯少見的把平時訓練用的刀劍給打斷了。小貴族們知道在這種普通訓練下,劍通常時不會損毀的,更何況剛剛前輩只是在示範使用劍氣的動作,還沒碰上木樁便硬生生的折成兩半。
 
     風梓芯心裡滋生著不好的預感,不知道要怎麼給小貴族們一個解釋,她疑惑的把刀舉起後看了看:「……怎麼會這樣?」
 
     米哈逸見著了這樣的狀況,疑惑的問道:「妳碰到了什麼瓶頸,還是在意的事情嗎?」
 
     風梓芯不明白,團長接著讓她回去休息,她也意識到自己的狀況或許真的不佳,才回到了家裡。
 
     「母親,我回來了。」風梓嵐的語氣中帶有一絲的疲憊和嘆息,母親只是在廚房做些家務:「今天怎麼這麼早?」
 
     「身體狀況不好,團長讓我回來休息。」風梓芯越過玄關後,左邊就是吧檯樣式的廚房,老母親只是擦了擦陶瓷杯。杯架上的其中一個杯子有黏酌的痕跡,那是很久以前摔破的,詳細的原因她只記得時自己的妹妹離家出走前、父親摔破的。
 
     「那回房裡好好休息吧。」她走上前來幫風梓芯解開掛在肩上的黑色披風,風梓芯只是點點頭後走向二樓房間。
 
     父親好像出門去和街坊鄰居閒聊,或者去旁觀新生的訓練,風梓芯只是腳步沉重的踩上二樓;樓梯上來左轉的第一間房間是她的,而隔壁是妹妹的。
 
     風梓芯知道風梓嵐離開家裡已經有好一段時間了,上次見到她也是一年多前的事情了?不、或許父母沒見到她的時間更久,時間過得很快,從那之後就沒見過自己的親妹妹了。
 
     她走過去扭開門把,發覺上頭的灰塵沾到了自己白色的手套上,可見有多久這扇門都沒有被推開過半次。
 
      她推開門,窗外的陽光撒在一半的被褥和地板上,陽光中看的見細小的微粒在漂移,這裡的時間彷彿還停留在很久以前。
 
     書桌的書架上多數放著繪本,風梓芯甚至還記著有幾本是她帶著風梓嵐去市集時、偷偷買回來的。那時候她們並沒有特別大的差別待遇,而是被同樣嚴格的教育著。
 
     牆上還貼著在幼年時期一起畫的塗鴉,上頭只是畫滿了一家四口幸福的微笑,她總記得風梓嵐笑起來並不優雅,而是像小男孩一般開朗。但是到後來漸漸失去的笑容,讓她看起來頗為陰沉。
 
     她將手套給脫下,用手指劃過木製的桌面,上頭積滿了灰塵。
 
     風梓芯只是淡然的看著她沾上灰塵的指頭,正想從口袋裡抽出手帕時,她一眼瞄到了放在床頭櫃上的相框。
 
     從左到右,簡直是風梓嵐的成長歷史。第一張是還是小孩子的風梓芯,小心翼翼的捧著剛出生的風梓嵐。她一出生的時候,風梓芯便興致旦旦的說:「嵐!爸爸媽媽、就叫梓嵐好不好?」
 
     「要說為什麼的話、你們看看她的眼睛──」容的下山嵐水色、像是希望一般有神的金色雙眼,無比的沉靜、卻又無比美妙。
 
     第二張的風梓嵐正在學著走路,風梓芯小心的扶著搖搖晃晃的妹妹,還有另外一張是往風梓芯的方向跑去的照片。
 
     她們過生日、過節,總是聚在一起分享,照片裡的她們很快樂也很純真。
 
     但直到風梓嵐進入貴族騎士的修煉之後,一切都變了。原本風梓芯從貴族學校回家之後,風梓嵐總是跟媽媽在家門前等姐姐回家,當她見到姐姐回來的身影,便會衝上去擁抱住她。
 
     自從得知風梓嵐在學校的狀況不佳,她們逐漸被拆開,漸行漸遠。一張照片是風梓芯畢業時的照片,那張圖片的梓嵐還笑著。但往右一看,風梓嵐進入貴族學校後,就沒有任何和風梓芯有關的照片。倒是有一張和一位黑髮男孩合照的相片,上頭的梓嵐被挽住肩膀,即使瀏海蓋住了她的眉毛,她依然笑的相當開朗。
 
     彷彿她突然地離開了風梓芯的人生裡頭,沒有交集、沒有像以前那樣的時光。
 
     「什麼時候回家啊,梓嵐。」她神情落寞,她總是沒辦法像以前一樣對風梓嵐坦率的表達自己的心情。
 
     人越長越大,越要面子,總是對外人保有自己的尊嚴;她以為自己在家中的妹妹是唯一的歸宿,但沒想到拿起劍的那一刻,她們的感情就這麼變質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27615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新楓之谷|更新|原創|奇幻|冒險|楓之谷|新楓之谷|小說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evilfire031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繪圖】一學期結束,終於... 後一篇:初次見面的那一天(短文/...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qaze3347所有人
大家對25歲以上還是處男的人 有啥看法? ( 話說真的有嗎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3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