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於往日之夢立永恆之約

作者:Pyramide│2019-01-27 00:32:03│巴幣:14│人氣:124
可以搭配這首歌服用,也建議看一下歌詞XD。
沒看過前篇的可以點連結去看!--------------------->前篇
那故事開始瞜!

----------------------------------------------------------------------------------------------------------------------------
於往日之夢立永恆之約
----------------------------------------------------------------------------------------------------------------------------「這裡是...夢中的世界呦,哥哥。」花露出了幸福的笑顏,緩緩向俄斯道出他身處的時空,伴隨著血液濾清器喀喀響的噪音。


俄斯仍緊緊的抱著花,雖隔著圍巾,但能聽出他些許的嗚咽聲。

五年前,新克立爾核災在花身體中埋下的不定時炸彈引爆了,她在上課途中昏倒且高燒不退。

雖經急救後暫時穩定了狀況,但花被驗出罹患了白血病。

俄斯當時還不是軍醫,而是以實習醫師的身份在首都的醫院工作,這也是他整天穿著醫師袍的原因之一。


俄斯得知此事後立馬捐獻骨髓打算拯救花的生命(於北冬國,親人移植可以匹配的話能優先移植),但屋漏偏逢連夜雨,正當花準備接受手術的那天,病院的一名”特權”患者-(當時的皇女)經其他醫師發現與俄斯的骨髓相性相符,醫院怕惹事邊將俄斯捐贈的骨髓優先移植到了皇女身上。


即便是俄斯的身體也無法連續捐贈骨髓,而要等待其他人所捐贈的根本是無稽之談,當初的受害者不知道有多少人。


俄斯翻閱了國立圖書館所有魔法書籍,打算以魔法來治癒花,但這是他走投無路所做的最後掙扎,基本上現存的魔法書幾乎沒有與治癒魔法相關的資料,應該說,用魔法來嘗試復活他人或逆轉他人生命是法則所禁止的,疾病、傷痕、生命等皆是不可逆之物,不同的種族有不同的壽命,但遇到重大疾病,不管是哪種種族都難逃一死。


以俄斯的母親為例,她是一名雪女,但仍在核災中為了救出更多人而吸收過量輻射喪生。

最後俄斯能做的就是靠機器與藥物治療勉強延續花的生命,等待哪天能受捐贈。

而花為了不讓俄斯傷心,即便全身劇痛如烈火焚身,她也不會在他面前大哭,因為俄斯總是為了她到處奔走,在就學時拼命打工幫助她就學,在父親喪妻失去理智後保護她不被早已發瘋的父親毆打,並和她一起前往孤兒院尋求協助並安定下來。


而俄斯從來沒有因她的胡鬧或小任性而大發雷霆。

無奈白血病如暴風雨般,迅速且無情的催殘花的臟器,花的病情在短時間內每況愈下。

花最後因白血症的轉移以及凝血功能遭受破壞,某日在病床上不停的吐血,從一灘灘的鮮血到一坨坨的黑紅泥,像是臟器被掏出來似的。


「呀...嗚噁....」花想伸手去按求救鈴,但她的身體無法支撐她坐任何輕微的動作,花又扶著下腹嘔出一攤紅泥。


而俄斯此時被強行派去負責皇女後續的檢查與治療,只因他是實習生同時也是捐贈者的身分,俄斯即便百般不願也無法待在花身旁。


「哥哥...」花捧著腹部,用最後的氣力喊著,希望俄斯在床邊陪著她,她拖著顫抖的小小身軀,想試著按到求救鈴,卻從床上摔了下去,倒在血泊中。再也醒不過來。
-----------------------------------------------------------------------------------------
「不要...哭喔,哥哥...我現在不就在這裡嗎?」花用她纖細的小手攬住俄斯寬大的肩膀,笑著向他說道。


俄斯鬆開雙手,看著花天真的笑容和閃爍的大眼,頓時使他想起了他看見花倒在病房地上的畫面,兩眼無光,眼睛沒完全闔上的慘樣。


「對不起...我什麼都沒做到...我」俄斯扶著自己的額頭,拼命的忍住淚水,直至現在,他還是相當懊悔,自己非但沒有拯救花,還在國家內戰時將所有的怨氣化為行動不分青紅皂白的虐殺皇族人員。


花皺了個眉頭,然後將自己的身體變回最初穿著中學生制服的少女。


「把你帶來這裡可不是要看你頹喪的樣子喔,哥哥!」花走向前,雙掌放在俄斯的臉頰上,用充滿朝氣的聲音對俄斯說著。


她捏了捏俄斯的臉,露出一個大大的微笑。

「我一直都很想在這遊樂園玩的痛快,我那時候期待了好久阿,那次難得的全家第二次出遊...」花停頓了一下。


「阿...對了!只要用這個型態,哥哥就不用擔心我身體出問題了!」花張開雙手轉了一圈,淡藍色的連身裙與純白襯衫增添了不少活力的氣息,與剛才充滿虛弱感的病人袍產生了強烈對比。


「這身體是?」俄斯心情稍微平復了點,但他仍對花這未知的型態感到疑惑。


花露出了一個大大的微笑,她撥了一下她的側馬尾,以充滿自豪的語氣說道「我長大了呦!我一直想在故事書裡看到的希倫高校上課,所以我有了這身制服!」


花又往反方向轉了一圈,然後緊緊握住俄斯的手。

「快點快點!一直待在這裡的話就快中午了!我們先去玩雲霄飛車!」花拉著俄斯往樂園內跑。


「等等,你這樣真的沒問題嗎?花!」俄斯想把花拉住,出自於過去的記憶,他心中仍然很擔心花的身體。


但理當力氣較大的俄斯此時卻被花拉著跑,花轉過頭,對著俄斯喊道:「我說過了這裡可是夢的世界喲!請哥哥不要擔心我!今天就陪我玩吧!嘻嘻...」

花笑了笑,隨即轉過頭去繼續奔跑。

「太快了阿...喂!」俄斯拚了命的想跟上花的腳步,但此時他心裡對於花如此有活力的樣子感到相當欣慰,畢竟上次看到她如此有活力是五、六年前的事了。
----------------------------------------------------------------------------------------------------------------------------
花拉著俄斯一路跑到雲霄飛車的入口,花在入口前停了下來,轉過身去,伸出手溫柔地將俄斯脖子上的圍巾拿了下來。

「喂!」俄斯本想伸手搶回圍巾,但花並沒有將圍巾收到背後,反而遞給了俄斯。

花摸了一下馬尾上的髮帶,眼睛向地面看,小聲地說道:「你跟我一樣呢,哥哥。沒有辦法忘記她...」


「你能答應我一件事嗎?」花抬起頭,用她那炯炯有神的眼睛看著俄斯問道。

此時正要將圍巾纏回脖子上的俄斯停下了動作。

「那個,雖然這樣說有點難為情,但是今天哥哥能不圍上那個圍巾嗎?我想看你更多的表情...」花的臉紅通通的,感到害羞的她又把頭低了下去。


在那次事件後,俄斯在她面前總是纏著那條圍巾,花只能憑語氣和眼神得知他目前的心情。
俄斯一直以來都是在壓力中度過的,也因此,花打從心底想看他笑的樣子。


花感到有一股暖流從他的頭部擴散至全身,她緩緩抬起頭,看見俄斯溫柔地看著她,露出淺淺的微笑。


「抱歉呢,我當時一直都在操心你的事,完全沒有顧慮到你的心情。本應離去的你在我面前是如此真實...」俄斯摸了摸花紅透的臉頰,用細柔的聲音對她說道。


花的臉又更紅了,她刻意轉移話題,對俄斯說道:「啊!差點忘了,輪到我們了呢!我們趕緊上去吧!」
----------------------------------------------------------------------------------------------------------------------------
「嘻嘻,原來哥哥嚇到的樣子是這樣啊!」花看著在搭乘途中被機器拍下的照片竊笑,她要求服務人員洗了一張相片給她。


「哈哈,你不也是被嚇得挺慘的嗎?」俄斯捏了捏花的臉,不由自主地笑了出來。

花見到這個情景開心極了,便又拉著俄斯前往下個遊樂設施。


生前未能見到的,他的心情。
生前未能體會到的,他直接的溫柔與關懷。

過去未能見到的,她健康的模樣。
過去無法見到的,她長大的樣子。

兩人心裡知道,這夢境正慢慢的實現他倆過去無法實現的願望。
----------------------------------------------------------------------------------------------------------------------------
在玩過幾個遊樂設施後,很快地便到了中午時間。

花買了大量的蛋糕和甜點,打算坐在中庭的休息區享用。

「花...你這樣會不會吃不完啊?」俄斯說著,他手捧著一碗羅宋湯,看著桌上堆得如山高的甜點。


「我說過了,這裡是夢裡的世界,一切都能實現喲!啊姆...」花回應俄斯,然後將一大塊蛋糕塞進她小小的嘴巴。


「一切都能實現嗎?那...」俄斯瞥了廣場的時鐘一眼,低聲地說道。

「嗯?哥哥你剛剛有說什麼嗎?唔唔...」花邊吃著蛋糕邊詢問俄斯,轉眼間她已經吃掉了將近一半的蛋糕了。


「沒事!吃慢一點啊,不要噎到了。」俄斯答道,眼神稍微向左飄動。

「好的!」,花舉起叉子,對著俄斯說道,她嘴邊和衣服上沾滿了奶油。

不一會兒,花便將所有的蛋糕吃完了,她彈了個響指,便將身上的奶油污漬全數清除。

「走吧哥哥!,接下來我們去玩自由落體!」花站起身,指著位於摩天輪附近的自由落體設施,她露出大大的微笑,以充滿期待的語氣向俄斯說道。


「你才剛吃完呢!我們先不要去坐那麼刺激的設施,先坐『魔眼』好不好?我有預購票呢。」
俄斯拿出木盒,將裡面的票拿出來,看著花說道。


「不是說了不用擔心我的身體嗎?這裡可是夢中!」花嘟起嘴看著俄斯,然後便抓住俄斯朝自由落體的方向奔去。
----------------------------------------------------------------------------------------------------------------------------
「哎呀呀...失策...」方才還很有自信的說自己的身體沒問題的花,在坐完自由落體還是感到有一股噁心感,她雙手放在腹部上,微微彎下了腰,嘗試讓自己感到舒服些。


「你沒事吧!花!」,看到花一擺出這個動作,俄斯馬上衝到花的身邊,輕撫她的背部。

花這個動作會觸發俄斯的反射神經,過去花只要一擺出這個動作,不是因藥物副作用導致嘔吐,便是準備吐出一攤鮮血。


花抬起頭笑了笑,她看到俄斯擺出了和當時一樣,憂愁又擔心的表情,便心頭一揪,她又讓哥哥擔心了。

「我沒事了!抱歉呢,哥哥!」
----------------------------------------------------------------------------------------------------------------------------
花隨後拉著俄斯玩遍了幾乎所有的設施,包含攤販的小遊戲、鬼屋、海盜船等等。


「注意,今天樂園閉幕時間為六點鐘,請各位遊客多加留意,也感謝各位蒞臨本遊樂園。」樂園的廣播器告知所有人樂園即將打烊的訊息。


「最後我們一起去搭那個吧!黃昏的景色一定很美!」花握住了俄斯的手,她指著『魔眼』,對著俄斯說道。


俄斯卻是低著頭,心中似乎在想著什麼似的。

花握緊了俄斯的手,拉著他猛地向魔眼奔去,兩人透過預購票登上了魔眼。

落日橘黃的光芒照進了車廂中,車廂緩緩上升。

「哥哥你看!原來新克立爾的風景這麼漂亮!」花把臉緊貼在車廂的窗戶上,手拉著俄斯的醫生袍,要他一起欣賞這美麗的風景。


俄斯看著窗外緩緩落下的太陽,臉上卻是過去時憂愁的表情。

「 花,你說過在夢裡什麼都能實現對吧?」俄斯摸了摸花的頭,對她說道。

「沒錯啊!怎麼了呢?哥哥?」花歪著頭,看著俄斯說道。


「那...妳能讓時間不再往前推進嗎?花?」俄斯緩緩地向花提出了這個要求。


「...」花沒有回答,只是靜靜地看著窗外的風景,但此時她的笑容卻消失的無影無蹤,變成了凝重的表情。


坐在花旁邊的俄斯轉過身,背對著花,說道:「即便妳沒說我也是知道的,再怎麼美好的夢總
有一天也是要醒來,當打烊的時候想必我就得離開了吧,但是我...」


俄斯揉了揉眼睛,隨即說道:「我想永遠待在這裡。

而此刻摩天輪到了最高點。
----------------------------------------------------------------------------------------------------------------------------
「對不起呢,唯獨這個要求我辦不到,哥哥。」花仍然看著窗外,用愧疚的語氣拋出了這句話。


「為什麼沒辦法呢?妳今天不總是說著在夢中,什麼都能實現嗎!」俄斯稍微拉大了聲音說道。


比起現實,他更想永遠待在這洋溢著幸福感的夢中,在短短的時間內,他感到無比的快樂和歡喜,與其在現世為了素未謀面的國民守護國家,甚至還被視為殺人人偶,不如待在夢中,與關心自己同時也需要自己關心的人度過快樂的時光。


「時間是不可逆的,即便在夢中也無法將時間倒退,哥哥也一定得醒來的,我...」花低下頭,聲音越來越小。


「那我以後還能像這樣與妳相會嗎?」俄斯轉過身看著花。


「或許吧,吶,哥哥,我能再向你提一個請求嗎?」花雙手握緊了裙擺,低著頭說著。


「不要再尋求改變過去的方法了,哥哥也有你的未來要走啊!已成事實的過去就算再怎麼改變也會回到原點的...」眼淚沿著花的臉頰滑落


「哥哥若是一直眷念於過去的美好而駐足不前,總有一天會像爸爸一樣的,終日想沉醉於虛華的美夢中,失去的前進的動力!」


「既然外面的世界還需要哥哥,我就不能因此把你綁在這裡!」


雖然眼淚一直從花的眼中湧出,但花仍用充滿堅定的眼神看著俄斯。

俄斯被花的表情震懾住了,他一心只想著逃避現實,擁抱美好的過去,卻再次沒有考慮到花的感受。


「一時激動就忘了你的感受,我可真是...」俄斯伸手拭去花的淚水,看著花說道。

「我答應你!」俄斯露出了大大的笑容,對著花立下約定。

「那說好了喔!我們來打勾勾!」見到俄斯的笑容,花也笑了出來,她伸出纖細的手,和哥哥立下約定。
----------------------------------------------------------------------------------------------------------------------------
在飽覽了新克立爾城的風景之後,兩人所在的車廂緩緩的降至了地面,這也意味著這美好的一天即將邁向終結。


兩人慢步走到了中庭,而前方就是遊樂園的出口。

「我也能再向你提一個請求嗎?花?」

「你能變回過去的樣子嗎?,我想和那樣的妳道別。」

俄斯停下腳步,緩緩道出他的請求。

花沉默了一會,隨後點了點頭,變回了過去安插著維生裝置,吊著大點滴的虛弱身體。

「哥哥...這個照片..給你!」花用虛弱的氣音說著,然後拿出了早上在雲霄飛車區拍下的兩人的合照。

俄斯接過照片,隨後緊緊抱住了花。

「謝謝你,花。」俄斯低聲說著。

「...」花輕癱在俄斯的胸膛中,呼出微弱的氣音。

過了一段時間,俄斯下定決心,他鬆開了雙臂。

花也下定決心,鬆開了纖細的雙臂。

「說好...了喔,哥哥!」花看著俄斯,給了他一個大大的笑容。

「那我走了呢,我們會再見面的吧!我會努力向前的,花。」語畢,俄斯轉過身去向著出口的人群走去。


「謝謝!」夢醒前,俄斯聽見最後的聲音是花的道謝,雖然在人群中,但他卻聽得相當清楚。
----------------------------------------------------------------------------------------------------------------------------
「謝謝!」花握緊胸口的維生機器,用盡氣力向離去的俄斯大喊。

眼見俄斯消失在人群中,夢境裡所有的物件也一點點的慢慢消失。

「謝謝你....」花低語著,她小小的心再也承受不住襲來的悲傷。

「嗚哇啊啊啊啊!!!」花張開嘴嚎啕大哭,眼淚簌簌的流下,沾濕了衣領。

花想向前追上哥哥,卻被維生機器的管線絆倒。

花哭著抬起頭,此時他的身邊已空無一人,只剩這慢慢消失的夢中世界。

「我們...說好了啊...」

其實花違背了託夢的規則,她影響了在世之人的心智,甚至還交給他夢中的物品。

正常的託夢只能給予受託者一個夢境,給予他們提示罷了,非但不能與他們立下誓言、也不能將夢中的物品交給他們,讓受託者能清楚的記得夢境便已是極限了。

花的逾矩行為則被視為是改寫未來,以後再也不能託夢給俄斯。


花擔心哥哥駐足不前,於是與他相約要勇敢面向未來,但此代價便是再也不能與他相會,除非哥哥離世回到此處。


「你總是竭盡心力為了我的幸福奔走。」
「你總是心平氣和的接受我的任性。」
「但我總是帶給你壓力和麻煩吧?」
「讓你的臉上與心中充滿了煩憂。」
「一次也好。」
「即便只有一次。」
「我也想再見到你。」
「看著你的微笑。」
「向你道謝,謝謝你。」
「願你幸福,哥哥。」

身旁化為一片虛無,花的身體也漸漸消散,美好的夢,已經結束了。
那僅有一天,華麗的夢。
----------------------------------------------------------------------------------------------------------------------------
再見......
----------------------------------------------------------------------------------------------------------------------------
夢醒,俄斯仍坐在最上層的廢棄車廂。

俄斯拭去了眼角的淚,起身伸了個懶腰。

他下意識地將手伸入醫師袍內,果真拿出一張他和花的照片。

他將照片翻至背面,上面寫著斗大的字

「謝謝。」

俄斯緩緩地將照片收進胸前的口袋。

此時外頭傳來他人的聲音。

「喂!俄斯!你跑到哪裡去了啊?我知道你一定在這遊樂園裡啊!」伊凡大吼著,因為他四處都找不到俄斯的身影。

俄斯笑了笑,隨即打開傳送門跳至伊凡所在的廢棄中庭。

「我在這裡,臭小子。」俄斯答道。

伊凡瞪大眼睛看著俄斯:「你講超過一個字的話了!?」他相當驚訝,平常陰沉的俄斯只會用恩或喔來回答他,幾乎不講話的。

俄斯脫下圍巾,對著伊凡說:「走吧,回去E-1。」

伊凡不知道俄斯被啥附身了,但他很高興俄斯終於開口說一點話了,甚至還拿下圍巾,這對他們的任務來說是個天大的好處。

「我今天煮大餐來慶祝好了!來個超大鍋的番茄羅宋湯!來慶祝我的兄弟終於說話拉!」伊凡揮舞著雙臂大喊,隨後搭住俄斯的肩膀。

「饒了我吧。」俄斯苦笑,但他也期待著花所說的,那將要邁向他的未來。

於往日之夢立永恆之約--完
----------------------------------------------------------------------------------------------------------------------------
第一次寫完一個小短篇,在寫的過程中一直被拉進劇情中,搞得心亂亂的,不過寫到後面就比較好了。

這應該算整個世界觀的一個小插曲,道出一個角色的過去。

不過我文筆不是很好,寫到一半會詞窮...

還希望你們喜歡這個故事

感謝收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27396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4 篇留言

月玲宇
但願夢醒時分我等能再次相見,在那…世外天堂

01-27 00:56

Pyramide
很文青喔[e1],不過我等感覺像是男生對夥伴說的感覺[e20]01-27 15:07
我的頭被爆飛了
天啊 好喜歡這個故事Ouo

01-27 01:31

Pyramide
謝謝!很高興你能喜歡這個故事[e1]01-27 15:08
earthworm
配圖看好有感覺喔~

01-27 01:39

Pyramide
像隨書附贈的插圖那樣,雖然我沒畫的那麼讚[e6]01-27 15:10
夜狼(落月殘影)
這真是有夠TM好看誒OWObbbbb

01-27 09:50

Pyramide
謝謝!我本來還很擔心會不會大家覺得訊息量太大[e28]01-27 15:1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catcat610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動圖 往日之花... 後一篇:1/27 塗鴉...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7493743比賽結果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可惡啊啊!氣死我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想哭啊啊啊啊!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5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