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第一章

作者:柳書生│2019-01-26 02:43:11│巴幣:0│人氣:24
「這樣就可以了,嘛,姑且算是及格了。」
 
咚。
 
保溫杯落下的聲音在整個教室裡迴盪,驚醒了尚處於應考狀態的我。銀髮的中年男子舉起了雙手試圖伸懶腰,不愧是面試教授!就算是放下杯子都有學者的氣度。決定了,如果我以後沒有當成家庭主夫的話也要這樣子!
 
說白了,人類無論是求學或工作,其目的都是相同的吧?為了將來的某一日能夠坐在寬敞的長桌上,炎炎夏日中桌上還擺著一杯冰涼的甜豆汁。如果應景的話,換成冰紅茶和冰咖啡也不是不能考慮。在某個適當的場合裏面,面對著可愛的後輩,心中一邊唸叨著「和年輕時的我一樣啊!」一邊有威嚴又不失禮節地放下杯子,桌面傳來的清脆聲響徹整個房間,打破震耳欲聾般的寂靜。
 
是態度、是威勢,代表了比面前的孩子多出許久的歷練與歲月,代表著自己正在審慎思考著結果的形象。果然灰色大衣加上保溫杯就會讓人看起來與眾不同啊!盡管臉上有著稀疏的鬍渣與細框眼鏡,但加上這兩個配備就會讓人覺得看起來就不只是一個普通的中年大叔,不,反而更帥氣了。
 
既然這就是身為晚輩的學生們所憧憬的樣子,那麼青春以外的歲月也不能算是一無是處了吧?
 
非常顯然的,大學和中學是一個過程,一個通往優秀成年人的必經之路。將來不管是成為前線的軍官、商場上的經理人、研究院裡的學者,想必都是預定達成的目標吧?過程只是整個故事的一部分,並不代表一切。
 
相反地,比起老年的退休生活和少年的在學歲月,中年的時間在人生佔比中是長過於上述二者的。比起老年時的無所事事和學生時代追求夢想的徬徨,實踐並達成自己夢想的中年歲月某種程度上反而更能代表人生吧?
 
看看眼前的狀況就知道了,穿上修整灰大衣的教授是何其耀眼,和煦的笑容仿佛太陽光一般,讓我這個經年累月在家看書的宅男中學生都快睜不開眼了,可惡!為什麼突然感到刺眼?
 
「好刺眼......為什麼我像吸血鬼一樣啊?」
 
「吸血鬼?你是怕這房間太暗,一會兒出去會畏光嗎?沒關係,我這就把窗簾打開。」
 
刷地一聲,厚重的窗簾被打開,陽光頓時灑滿整個房間。仿佛預示著大學生活會有新的開始般,用自己的方式宣告著無可辯駁的現實。
 
面試結束時,大學生活嚴格上來說已經開始了,如此好兆頭的開端讓我心頭一緊。我以為會不同的,當初高中開學時也是這麼想。
 
「不是因為窗簾的緣故......不,沒事,謝謝老師。」
 
教授說出口的是正常的邏輯判斷,畢竟沒有人會知道我心中的胡思亂想,就算是高中生活也不想給陌生人知道,那麼慘的事情要回想起來簡直是二度傷害!
 
「那麼,進入正題吧!讓我們來討論你未來四年的狀況,就先由你高中母校給我的簡歷和你的備審資料開始。」教授輕咳一聲,下巴放在十指交扣的雙手上「你的申論試題寫得很糟,不禁讓我質疑你的答題技巧,不過沒有關係。我從不逼迫人達到自己未曾了解的目標,我相信這事情在幾個月後正式入學就可以得到妥善的解決,這不是我所關注的重點。」
 
推理小說般迅捷的話語戛然而止,銳利的眼神直擊著我,我根本不敢直視。我畏懼著比自己還要厲害的存在,並不是拳頭,那種依靠三言兩語挑撥就能化解的蠻力不值得害怕。我害怕著這麼專業的人,連不是重點的事都能觀察入微。而且話說回來不重要的事情那麼強調是要作什麼啊!
 
「你的那些論文和報告我都看過了,什麼《薩拉森帝國的文化區域劃分》啦,或是《賽里斯帝國近代史簡述》都看過了。我本人從事的是本國文化史研究和薩拉森帝國哲學,所以還算是能跟上你的思維迴路。」
 
似乎是因為一下子說太多話的緣故,教授拿起保溫杯大口飲下裡面的飲料。
 
「像你這麼熟悉賽里斯的學生我還真是第一次見,我都懷疑你是不是真的去過那個神祕的東方大陸了。這方面在整個學校之中怕是沒有任何大學部的學生能超過你了,但也不需要擔心,和你專業不同但同樣有趣的孩子多的是。哼,與其說你們是高材生倒不如說是問題兒童!」
 
事情變的複雜了,這個格外可靠的教授看來是把我的概況給摸透了。雖然說其實過去的我也不曾傷害過他人,一股無可言喻的心虛卻在腦內迴盪。
 
我很緊張,不是在於話語中稍帶諷刺的文句,而是尚未說出口的心思。但願,但願我只是因為仍處在十分鐘以前的應考心情所以才緊張。不過,這種一踏入新環境帶給我的震撼教育在過去實在帶給我太多教訓了。所以,是直覺,是生物本能。
 
一旦順著這樣的話頭繼續下去的話,我恐怕就要捲入麻煩的事態之中了。
 
我並不畏懼麻煩的事物,幫助他人也的確令我快樂。可是就算我可以用個人主義的論述自圓其說,把幫助他人說成是自我的幸福。但有時突如其來的痛苦與麻煩事也總是會給人予以重擊。
 
緊張也是正常的吧?任誰準備了數個月備審資料,在面對著面試教授時也仍然會緊張。就算現場知道已經被錄取,面對教授接著看似閒聊般的疑問也不可大意,這可攸關著接下來四年的印象。
 
所以,從剛才開始,違和感就消之不去。
 
備審資料被說的這麼好,為什麼結果不算高分?為什麼只能算及格?
 
「目前,我有兩件事情要拜託你。當然,雖說面試剛通過就對你說這樣的要求實在是不符合一般教授的道德倫理,但我當初在學校裡也不是什麼乖學生,所以還請你至少聽好我的委託。」
 
可惡,照這話裡的文意看來,只要不是太過分的要求就必須答應了!語氣什麼的根本無所謂,上位者的地位優勢就是這樣。可不可以不要在權力不對等的情況下還用商量的語氣說話?會讓我們學生誤以為還有選擇餘地啊!
 
「沒事,但說無妨。」
 
「那麼,第一件想拜託的事情就是賽里斯研究。你可以幫忙開一門課嗎?我們國家作為大陸諸國的核心,首都的學院吸引著各地的人才就讀。優質的形象就是本校所需要的,不是貴族教育,也不是平民教育,而是能夠贏過各地名校程度的許多優秀科目供學生修習,我們是菁英。就算賽里斯距離我們很遙遠,我們的董事會是絕不會長期容忍身為帝國成績最前列的學院居然對世界上最強大國家的文化一無所知的,就算這幾乎是事實也一樣。所以,我們需要一個專業的人來開課,作為試驗的開始。而你是學生,就算失敗也能給我們借鑑,總比那些不服輸的老頭子們丟掉面子而惱羞成怒好的多。」
 
「確實如此,需要開設一個實驗性課程,又能得到經驗,又能不讓老教授們丟面子的方法,確實只能如此做。」
 
「其實本來我是想說沒有人的時候由我自己來開這課的,但是你也知道的,我本人開了非常多門課,累到許多時候只能在深夜裡靠咖啡提神。而且這想也知道是個內容不輕的選修課,新開的課程,感覺備課壓力又不小。」
 
「是啊,我的確也能理解。」會理解才怪吧?我才第一天認識你,根本不知道你平常晚上都會喝咖啡提神。這種私事如果不是因為當事人主動告知的話,就算認識許久都不一定知道。認識第一天說話方式就像熟人,要不是我是學生,不能提醒關係深度不深的話,這種套近關係的話實在稱不上是有禮的舉止......算了,本來我就不是會因為這種事生氣的人。
 
「所以我才會想要你幫忙答應任教新課程,職位的話就是代理助教,畢竟你還只是大一新生,依照規定不能給你助教的職位。看實際情況如何,放心,我會幫你的。」
 
「是的,教授,我接受了。」話都說成這樣了,不接受也不好意思。
 
「那麼接下來,一個開課者要對自己有足夠的認識對吧?了解自己的內在才能更得心應手。」
 
「的確如此呢。」
 
「那麼,請告訴我你的優點吧。」
 
優點?是這樣嗎?我還有優點嗎?不,一定是有哪裡搞錯了,就算是成天應對麻煩事,心性開朗卻被逼成一副死魚眼樣子的我,一定還是有優點的。只是一時之間要立刻完整想出來不是那麼容易。
 
「那麼,讓我想想看。我覺得我是一個天性樂觀,善於幫助分組同學的人,總是能達到老師的課堂報告要求。」
 
「好,盲目樂觀,過度承擔組內工作,最後一刻才把事情完美收尾。還有嗎?」
 
這是什麼意思?不是要我說優點嗎?到底是什麼人可以做到從優點中聽出缺失的?
 
「你不是要我說自己的優點嗎?我的理解出了差錯嗎?」
 
「不,並沒有,你可以繼續說,我正在聽著。」
 
意義堅定的語氣搭配上饒富趣味的反諷,頓時讓我無言以對,我應該說什麼?看起來這也是考試的一環吧。給予新加入群體者予以適當的威嚇,沒關係,他想要什麼答案就給他吧。反正他也看過從我高中寄來的簡歷了。
 
他肯定是不會相信我的。人們總是輕易的總結自以為明白的事情,越聰明的人情況越嚴重,解釋是沒有用的,既定又合理的邏輯判斷掩蓋著真實,什麼樣的話語估計都起不了作用吧。所以我才討厭那些自以為厲害和真正厲害的人,吶,兩者最終的判斷不都是一樣的嗎?所以當個他人眼裡的笨蛋就好,太聰明的話,知曉了這些事實,還讓人怎麼有勇氣面對現實?
 
現在我只需要讓他聽到自己所期望的答案就好。只有二人存在的會議室裡,一致默認的想法就是不可動搖的真理,事實真相沒有任何意義。
 
「是的,我就如你所見,是個了無生氣,時常盲目,態度不良,和高中同班同學相處不好,容易心軟去承擔不屬於自己責任的無可救藥的笨蛋。這些事情你在簡歷中應該都看過了,那麼,可以換我問問題嗎?」
 
「這反應好有趣,真是誠實的孩子呢。如果你是想問如此一來是否依然會通過入學面試,我的答案是肯定的,我在今天和你見面以前,就已經看過你的母校寄來的簡歷了。你已經被我錄取了,我並不會改變我的決意,這點你大可以放心。」
 
一邊用無所謂的樣子攤著手向人微笑,一邊卻把一個人的前途定下。這樣詭異的組合實在是沒辦法讓人停止胡思亂想。
 
「不,其實我想問的並不是這個。我想問的是別的事情。你都已經看過高中導師對我的評價了,為什麼還願意讓我這個在你眼中勉強及格的入學新生開課?」
 
「第一,入學分數和心中的評價有所不同。第二,純粹是因為我相信你的專業。現在換我提問了,從我們剛才的對話判斷,你是否能推斷出我的第二個請求是什麼?」
 
教授口中推理小說式的展開真是一如既往地讓人驚嘆,那麼:
 
「這種情況下我應該沒有拒絕的選項吧?」
 
「真是太好了!我就是喜歡像你這樣聰明的人,和你這種問題學生說話就是省時間!那麼,請告訴我吧。」
 
問題學生要怎麼讓人放心?這個思維根本就很詭異,如果我已經被歸類到這等範疇,根本就是需要多加關心的一群了。不過仔細一想,其實也沒人規定需要多加關心的人就不能被信任。正常人對自己的弟弟和妹妹總是牽掛著,生怕他們會受傷,但重要時刻,也都是會信任的。
 
但我的狀況根本就不一樣,才第一次見面而已,不太可能會對我有多大的信任。
 
只有一個情況例外,他對我有別樣的親切的感覺,而且他肯定不是我的家人。如同對弟妹般令人訝異的陌生的捉弄和親近,這結果十分明顯,他在我身上看到了他自己或他摯友過去的影子。
 
他和我一樣喜歡知識。但那些他所謂的成天泡在書堆裡胡思亂想的問題學生,又有誰敢肯定使其疏遠於外界的原因僅限於書本裡醉人的知識呢?想來是遇到了許多出於通過欺凌他人對自身價值確信的人吧。
 
正因為我疏遠別人,他肯定是認為我的思維不對,需要改正。這種改變他人想法的獨斷專行的心思甚至可以說是狂妄了,我和他所經歷的事情畢竟不同,又從何了解對方呢?
 
「這樣的孩子是令人擔心的」而且是「需要一個合適的地方進行行為導正的」,也正因此「必須是自己能夠方便關心的地方」才行,這樣的地方在我心中想來只有一個。
 
「是想讓我加入學生會對吧?」我帶著篤定的語氣望著教授,接下來的答案應該是如我所想的才對......
 
「真是出色的答案,可惜你猜錯了。這樣好了,如果你能夠猜對我想要你加入的社團的話,我就給你一個小禮物。」都是成年人了,誰會對小禮物有興趣啊!
 
撇開禮物不談,光是現在的發展就已經足夠引起我的興趣了。接二連三的心思交錯比方才的面試有過之而無不及,這教授思緒也太快了!心中早就有一個固定的解答了,剩下的就是打發時間而已。
 
這種已經被決定的感覺一般來說是會讓人惱怒的,更別說連結果都沒透漏隻字片語。但本該讓我生氣的輕浮言詞卻在此刻於心頭中浮起陣陣漣漪,我渴望正解,如果走運的話還能獲得某個我尚未知曉的獎賞,這對於一整天被面試題目和心理邏輯玩弄的我而言足以聊作安慰了。
 
只是,撲通撲通響徹全身的心跳,面紅耳赤,被未知的慾望所擺弄,這種行為並非是我所想要的。我不是動物,我不值得如此被把玩,就算對方把我自身看成他過去似曾相識的化身也一樣。
 
我們都玩夠了,轉念之間,我開始生氣了,更嚴格來說,要動真格了。
 
「首先,對於我糟糕透頂的履歷,毫無生氣的眼神與完全不融入社會的作為,這樣劣質到如同破爛瓦器一般的我。居然要浪費您的半個小時在我這個完全沒有報酬的投資標的物上面,我感到非常抱歉。奧茲平教授,請原諒我的無禮。」
 
「不會不會,完全不需要擔心,倒是沃爾斯同學,你上一次在和長輩的交談中沒被罵的經驗距離現在已經有多久了?似乎是已經習慣被罵的樣子呢。」這個語氣轉折實在是太奇怪了!觀察入微到這種程度已經不會讓人感到佩服,而是恐懼了!文學院到底是用什麼手段請來這個怪物當面試教師的?突然覺得和正常人相處也不是那麼累了嘛!
 
「我的祖母並不會罵我,但是我的哥哥和高中教師......」
 
「狀況大致理解了,那麼請說出你的回答吧。」奇怪,隨便探聽別人隱私的是你,莫名其妙拉回正題的又是你!你想要令你驚豔的回答,那就開始吧!
 
我輕啜一口教授剛才打開窗簾後放在我面前的、示意給我的甜豆汁。當這個房間的第二個輕脆的碰撞聲響起之時,我開口了。攻守看來是得易位了。
 
「首先,我不知道這社團的名字。」
 
「不知道還敢回答,好有趣呢。」
 
「從你親自面試我來看,你是個喜歡接觸新生的教師。而且不是一般的喜歡,不只是一年級的必修課的教師,甚至還擔任面試官的職務。」
 
「沒錯,你可以繼續說。」
 
「你所面試的類別是特殊類別,是通過文件申請的學生們的類別,不只是一般考試而已。」
 
「這可以推導出什麼結論?」
 
「根據外面的告示表來看,所有學生的時間都間隔三十分鐘以上。這不是巧合。」
 
「這的確不是巧合,可是我也可能只是想要休息而已,沃爾斯同學,請說服我吧。」
 
「很多事情不親眼見到是沒有辦法確認的,我如果沒見到你,我也不敢這麼說,但現在我肯定了。你不像一般的面試教授一樣照標準行事,正常狀況應該是整個上午不間斷的面試到中午,中餐後不間斷的面試到放學。哪裡會有這種兩場面試間隔三十分鐘以上,應試完後還會閒聊的狀況?」
 
「我所依據之事的確不是尋常標準,所以呢?這和我的問題有什麼關係?」
 
「關聯性可大了,一般來說面試的時候外頭等候的考生只會緊張著準備自己的資料,沒有什麼交頭接耳閒聊的心情。可是你卻連這樣的情況都不想看見,所以才相隔如此之久。可見你根本就不想讓同學們在入學前就見到面。」
 
「分開同學和我想讓你加入社團有什麼關係?」
 
「不,不只是我,你如此大費周章的分開眾人,就是想要他們在適當的時機裡相遇,你想讓我和他們加入你的社團。」
 
「這只不過是面試而已,你憑什麼認為你遇的到前面那些應試生?有些人根本不會被我錄取。」
 
「不,你會錄取他們的。」
 
「你憑什麼認為我會錄取他們?只是憑著會議室門口的應試時間表?」
 
「就憑我剛才將近一個鐘頭的親歷!」
 
我用決絕的眼神對視著教授,斬釘截鐵地說出自身推斷,絕對理性的口吻下脫口而出的衝動說不定更有意思些。
 
「你已經知道我的高中導師對我的評價,不但沒有拒絕我,還若無其事地和我閒聊,以至於判定我面試及格。正常的情況應該是否決才對,你卻批准了,還和我玩猜謎遊戲,所以你根本不看重我的母校寄來的資料,不,更準確的是完全不在乎面試試題的應答狀況。你從一開始就已經決定讓我們通過了,所有有能力被發面試通知書的特殊類別的同學們都已經及格了對吧?面試不過是走給校方看的過場而已。你真的想要淘汰我或討厭我的話,根本不需要和我聊這麼多,直接讓我回去就可以了。」我深吸一口氣,繼續著剛才的推理。
 
「教授的社團,目的是為了矯正吧。讓我們這些看似有問題或看似才能出眾,但其實兩者皆具或與一般標準值有偏差的學生們聚在一起,好讓彼此能夠互相調適成長吧。我就說白了,教授眼中需要矯正的缺失並不一定代表有人需要改變,每個人的待人處事方法都不同。不過,還是謝謝你給我們這個機會相遇。最後,我能得到禮物嗎?」
 
教授嘆了口氣,顫抖的雙手拿下古樸又簡練的眼鏡,雙眸之中只剩下放大的瞳孔反射著室外熾熱的陽光。
 
「哈哈,孩子,最後你還是沒有猜出社團名稱。不過,有一點判斷沒有錯,你的確沒有讓我失望,好久沒有看到讓我這麼驚訝的事了。我給你的禮物,下次你就會知道了,一會兒就一起去吃謝舍爾大道郵政局的麵店吧。」
 
「教授您也是首都本地人?」
 
「這件事稍後再說,至於現在」教授吞了吞口水「約瑟夫‧沃爾斯同學,恭喜你被本校錄取了。」
 
一陣暈眩之感襲面而來,動腦過度也是很累人的,更重要的是:
 
這個面試根本就大有問題啊!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27297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joey7190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doging317自言自語
好ㄟ~~ 今天長榮航獲利了結要財富自由了嗎? 。:.゚ヽ(*´∀`)ノ゚.:。看更多我要大聲說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