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決鬥傳說Dueltale 第十六章 (遊戲王同人小說)

作者:可可羅│Undertale│2019-01-19 15:51:48│巴幣:2│人氣:223
上一篇連結:請點選這裡


剛剛發現Ness跟Paula不是兄妹的關係,
但是在我發現之前,Paula一直叫Ness歐尼醬,
就當他們是義兄妹吧,
其實Paula有自己的家人,而且她是獨生女,
Ness其實是妹控,她有個妹妹叫做Tracy,
「其實Tracy一直在家,然後看到媽媽和哥哥困在日本就GG了」
抱歉,搞出這麼大的笑話。

然後我再想要不要有個組織,
保護這世界的小圓和沙耶香,
畢竟她們不再有機會當魔法少女了。

{第十六章 究極寶玉神和天才兒童}


【在新童實野市公園,美眉家族帳篷】
「拜託了拜託了,妳們一定要照顧那些疏散的觀眾。」圭平來這裡向這裡的女童軍領隊尋求救助,「他們都從四面八方而來,現在無家可歸,妳一定要建立避難中心啊,伊莎貝拉領隊!」
美眉家族(Fireside Girls),國際女童子軍組織,目的主要是要訓練一些可以幫助受災人民的女童軍,但是不像國際醫療組織,她們主要以訓練為主,她們不接受大企業造成的災難協助。
「像你這種有錢的花花公子,隨便把鈔票撒在地上就能解決事情了,居然向我們協助?」名叫伊莎貝拉‧格拉希夏普羅的七歲少女領隊拒絕了。
但是,這關係到上百條人命,圭平無能為力,只好說出一些關鍵的線索。
「我捐給美眉家族三十萬日圓,拜託了,妳一定要盡力想辦法照顧那些受難民眾。」圭平拿出手提箱,跪在伊莎貝拉面前。
「那我也要開個條件。」伊莎貝拉說著:「把飛哥‧福林的參賽資格取消掉!我不希望他的笑容被撕成碎片。」
「這不是我能決定的啊!而且,主辦控制權已經交到那位敵人手中了。」圭平說著。
「那我拒絕,除非你能說服那位恐怖小學生。」伊莎貝拉離開圭平的地方,自己走回帳篷。

「嘿,貴錢,你在做……什麼?」伊莎貝拉向自己的隊員報告。
「照顧好見瀧源美眉家族啊!」戴眼鏡的女童軍報告著。
「嗯嗯,隊長鹿目圓有甚麼異狀?最近事情發生後,她狀態不太好。」伊莎貝拉問著。
「她好多了,但似乎好像不太想吃東西,而且……」貴錢說著:「她似乎好像經常跟沙耶香說些故事,角色似乎都是他們自己,有點荒謬,有點恐怖,但她說是預言之類的。」
「嗯嗯,這種狀況有點……很奇怪。」伊莎貝拉說著,「等到明天飛哥來看看小圓時,也許就會知道答案了!」

「小圓,你還好吧?」貴錢關心一位粉髮長的一副日本臉的雙馬尾女童軍,這個人,是這世界的鹿目圓,她沒有成為魔法少女。
「嗯嗯,丘比又找上我了,在轟姆拉醬(小焰)無法穿越的時間線……」小圓說著。
「別跟這裡的動漫混為一談,它們不是真的。」貴錢說著。
「所以我就說嘛,事情一定會發生的……」小圓抱著膝蓋說著。
「放心,伊莎貝拉隊長有位最好的朋友,他會看看你的狀況的。」貴錢說著。


【旅館餐廳中】
「我該怎麼辦呢?Asriel……」Frisk吃著炒飯說著。
「放心,我一定會讓丘比絕望的,因為,我贏過一場比賽!」Asriel充滿自信的說著。
「我……我不希望你跟Undyne一樣,死在他的手上……」Frisk流下了眼淚。
「我不會死的。」Asriel說著:「只要我相信我的牌組!」
「可是,比賽程序上,我要最後才能對上亞軍……」Frisk說著。
「放心啦,我已經沒有甚麼好害怕的了。」Asriel似乎立下學姐Flag了。
「這就是我要擔心的!」Frisk說著:「如果你死了,就會無法阻止柯南繼續殺人,我……我是不是應該有個力量阻止他!」
「我已經想好了!」Asriel說著:「桌上是不是有個餐刀?你當初決定要吃牛排,但後來改變主意要吃炒飯,這是為什麼呢?」
「這跟你的生死無關……」Frisk說著,但Asriel拿著餐刀到Frisk的右手前。
「Frisk……是時候要用你全部的力量的時候了……」Asriel說著。
「你在胡說什麼啊?」Frisk流下了眼淚。
拿著我的靈魂……殺了我……然後重置這一切……這一切都假裝不會發生過,你會忘記你有痛苦的回憶……」Asriel流下了眼淚,他手上有半心型的紅色靈魂。
「不……我還是會記得的……而且,如果你們再從地底離開時,遇上丘比怎麼辦?」Frisk說著,這是他好不容易完成的時間線,「而且,Chara和Gaster,我們沒有機會再碰面了……儘管再次離開地面時,不知道前方有甚麼,可是,世界會變得不一樣,也許,偶像會互相爭鬥,而不是好好相處……」
「不會的,也許可以重新認識你的人類朋友……」Asriel說著。
「真中菈菈,她好不容易對我這麼好……要是有個萬一……她不喜歡我怎麼辦?」Frisk說著。
「你真的喜歡她?她只不過是個人人喜歡的偶像,注定要成為大家的老婆罷了!」Asriel說著。
你胡說!儘管她是偶像、還不是偶像也好,當個光之美少女也好,當丘比的魔法少女也好……我愛她啊!」Frisk說著,「一直以來,我很少有這樣的機會認識同種族的朋友,老實說第一次進入好的結局時,大家都用異樣眼光看著我……好不容易在這條時間線上有了Ness,我才知道有人類還是喜歡我的。」
「你……真的不打算重置?」Asriel說著。
「我不想,但是我沒有辦法看著你們死掉……」Frisk說著:「但願我有一個機會,讓Undyne起死回生……但是事情發生了,我已經……沒有選項可選了!
「框啷!!!」Frisk把刀子扔在地上,全場客人都注意著Frisk。
「ASRIEL!我不希望……我……嗚嗚嗚嗚!!!」Frisk哭了出來。


「嘿!小佛,我知道今天要做什麼了?」一個陌生的聲音出現了,「那位客人似乎發瘋了!」
一位橘色頭髮,臉蛋成比目魚形狀,比Frisk年輕的男生跑過來安慰Frisk。
「Howdy!你們看起來似乎不是當地人的樣子……」Asriel看著男孩,他身邊還有一個綠髮小孩,長得像消防栓。
「我是飛哥‧福林,我旁邊這位是小佛‧富雷查,我們兩個是同母異父的兄弟,你們看起來也是同母異父的兄弟吧?」名叫飛哥的小男孩說著。
「嗯,但我們都姓Dreemurr,但是,Frisk本來沒有姓氏,這名字是我父母給的,說來話長……」Asriel說著:「Frisk沒有家人,他被拋棄在山上,所以爸媽收養了他!」
「嗯嗯,看來我們都有一樣的現象呢……」飛哥說著:「這個表情……似乎過了三年的十歲的樣子。」
「嗯嗯嗯,你知道Frisk的秘密?」Asriel驚訝的問。
「所以他如果沒有重頭開始的力量,他現在一定在某處中學當資優生,然後跟某位星光好萊嗚的偶像約會著……」飛哥打算喚醒Frisk。
「嗚嗚嗚嗚,別再刺激我了……」Frisk繼續哭著。
「你知道嗎,我們過了很長一段的暑假,104天,彷彿過了八年耶,然後我們做了好多事情……」飛哥開始講他的偉大事蹟,「我們造了雲霄飛車、環遊世界、還做出了時空旅行……」
「要不是我成功跟媽告狀,你們早就倒大楣了!」一個清脆少女的聲音出現了。
「好啦好啦,凱蒂絲,這回成為決鬥者是我們福林家的榮幸,媽媽也很開心啊!」飛哥對著一個脖子似乎被拉長的少女說著。
「痾痾痾!你們家鄉體型好噁心啊,一個臉呈三角形,一個鴕鳥頭……」Asriel開始懷疑人類都是怪胎了(相反的,怪物都是正常人)。
「呵呵呵,大家都這麼說呢!」名叫凱蒂絲的畸形少女說著。
「嘿呀,他們畢竟來自美國,吃了太多垃圾食物,畫風都走樣了啊!」Sans突然出現在飛哥後面,「如果想見見我們怪物畫風走樣的樣子,請去怪物小鎮有一處偏僻地區,那裡的怪物超難看的。」
「Sans……」Frisk停止哭泣了,「我以為只有怪物會畫風變異……沒想到人類也會。」
「不過呢,這也表示那裡的決心者很多……」Sans叫出凱蒂絲的靈魂,它呈現完整紅色心型。
「難怪我覺得,你們過了很久的暑假,現在知道是甚麼意思了!」Asriel說著。
「嘿呀,你以為只有Frisk這樣的決心可以重置啊?」Sans說著,「我四處遊走,發現每個國家的決心著數量,跟他們的繁榮程度呈正相關,然後似乎有些強大的決心,可以進行時空遲緩,一種可以在短時間內度日如年的能力。
「也許,毛利家的人一定有決心者,有著強大的意念,才能有著度日如年的能力。」Frisk想了又想,突然靈機一動,「毛利蘭,她的頭髮呈現畸形,也許她充滿著決心。」
「這也許解釋了為什麼,光之美少女能繁榮二十年的原因了,她們粉紅色的成員,也不是有紅色心型的靈魂嗎?」Sans下出結論了,「透過這項知識,我們穩得諾貝爾和平獎,不過,要先把這慘劇收拾乾淨才行。」
「嗯!」Frisk點了頭。
「嘿,飛哥,你在做……什麼?」名叫伊莎貝拉的女孩跑來說著。
「我們認識許多好朋友,似乎是靈魂學的學者呢!」飛哥說著。
「我們美眉家族的見瀧源分部的隊長,似乎憂鬱吃不下飯呢,你能來幫我嗎?」伊莎貝拉說著,「小圓似乎講著一個動漫的故事,這個動漫的主角和他同名同姓呢!」
「好啊,我們去幫忙,诶,泰瑞勒?」飛哥總算查覺到他的寵物不見了。
「你們有帶寵物入境?」Frisk生氣的說,「你們應該管好牠的,要不然傳染了什麼疾病我可不負責!」


【新童實野市,都市區小巷子】
一個綠色鴨嘴獸跑向小巷子,然後站起來,戴上特務帽子,然後進去某個大水管中。
水管通向地心,鴨嘴獸感到炎熱,但這是牠的任務。

【OWCA任務中心,美國某處】
鴨嘴獸進到這個空間中。
「特務P,你來了,抱歉打擾了你舒適的日本假期。」一位名叫莫來管隊長的上司說著,「最近在幽靈空間,超級英雄封印宇宙罪犯的地方,有位危險度A++的罪犯逃了出來。」
「嘎啦啦啦啦啦啦……」特務P似乎覺得這不是牠日常的任務。
「也對,沒有杜芬舒斯的任務,你就覺得很無聊,是吧?」莫來管隊長說著,「也對,這讓你感到無聊是吧,但是,很不幸的,我們得跟海馬集團合作,其實,杜芬舒斯也參與這個任務了,他不希望愛女凡妮莎,跟宇宙罪犯簽訂契約,成為魔法少女。」
「嘿,鴨嘴獸泰瑞!」一位穿著藥劑師服裝的邪惡科學家跑來了,「你知道嗎,如果你跟你的主人經常在看「魔法少女小圓」,就知道我們的目標是什麼了?不過那是不可能的吧?」
「嘎啦啦啦啦啦啦……」特務P表示牠的主人不常看魔法少女小圓。
「杜芬舒斯,特務P的主人年紀不適合看那部卡通片。」莫來管隊長說著:「但是,有關係到我們美國,其實有訓練青春期女性小學生的組織,而且她們在日本有很大的分部,你知道分部在哪裡嗎?就是見瀧源城市。因為這些因素,我不希望她們的笑容被撕成碎片。」
「嘎啦啦啦啦啦啦……」特務P不知道要怎麼做。
「是時候讓大家見識邪惡科學的時候了,杜芬舒斯引擎啟動!」杜芬舒斯搬起他的邪惡裝置,「噹噹,契約封印終結者!
「正義聯盟知道丘比的魔力成分了,所以我把資料給了杜芬舒斯,祝你們兩個合作的愉快!」莫來管隊長祝福他們倆個。
「老實說,這裝置是專門封印丘比的魔力的……」杜芬舒斯開始長篇大論。


【美眉家族營區】
「嗨,飛哥,還有……Fri……Sk?歡迎來到美眉家族俱樂部!」伊莎貝拉換上女童軍服裝向兩人打招呼。
「沒想到這世界女孩子有好多性向……哼哼,誰還想當魔法少女啊?」Frisk笑著說。
「小圓、沙耶香,飛哥來看你們了,不要再絕食了!」一位皮膚較黑的女童軍說著。
「等一下,妳們剛剛是不是說,小圓……和沙耶香?」Asriel問著。
「嗯嗯,我覺得我吃不下飯,但是,小圓更嚴重……」沙耶香抬起小圓走了過來,看著Frisk,「話說你是甚麼人啊?怎麼感覺一副認識過我們的樣子……」
「嗯嗯,我知道這很不好意思,但是,妳們不是魔法少女,對吧?」Frisk問著。
「你怎麼跟小圓一樣,老是愛幻想這些有的沒的……」沙耶香還沒說完,就被小圓嗚住了嘴。
Frisk Dreemurr……這個故事,又讓我們兩個又再見面了呢!」小圓睜開眼睛的說著。
「妳……難不成跟……Sans一樣,知道自己有魔法少女的時間線?」Frisk問著。
「時間線啊……時間線……不好了,小佛!」飛哥想著,突然想到了不好的事情。
小佛保持沉默,但他有點驚訝。
「我記得有一次,我們跳躍無數的時間線……但那次……我什麼都不記得了……」飛哥摸著自己的腦袋瓜。
「其實我也甚麼都不記得了……自己為何認識妳,我為何要掉落Ebott山……煩耶!我記憶開始以來,我只有調查圓環之理Gaster的事情記得而已!」Frisk弄了一下自己的頭髮。
「你甚麼都不記得,是正常的啊!畢竟,你是丘比的主人啊!」小圓說著。
「我是丘比……的主人?」Frisk腦子一片模糊,但是有陣光,從他的記憶最深處打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Frisk大叫了一聲。
他想起了他最初的記憶……


我,到底是誰,我,為何有著自己的意識?
我走過不同了輪迴,嘗試做了不一樣的自己。
但是,自從我認識Chara,第一位墜落之子。
我就懷疑,這些屠殺,到底是自己愚蠢的作為,還是她所控制的。
但我無論如何,都覺得是Chara的錯。

但,我只不過是利用這塊身軀,來利用這個「容器」,所做出愚蠢的事情罷了。
這個容器的名字,到底是甚麼?
還有,這容器的主人,我,到底是誰?

「我取名你叫做……孵化者!」突然間一個陌生的聲音出現,眼前的畫面,是用特殊器材製作的丘比,他似乎正在被賜予生命。
「萌丘?」丘比醒了過來。
「你的使命,是讓人類變成異形生物,讓其他的人類,墮落於絕望之中……」陌生的聲音說著,丘比站了起來。
「萌丘?」丘比說著。
「這樣的發明,也許,誕生中的Giygas殿下和王,一定很高興吧?」陌生的聲音說著。
「萌丘?」丘比說著,他似乎不是用人類的語言,但是,他是在說話嗎?


「我總算可以知道,我是這個宇宙中的上帝了!」丘比說著,他背後有一群人型,似乎都是石器時代系的美少女。
「不,我要的結果不是這樣!孵化器,你在做什麼?」眼前這位主人說著。
「人類,是多麼擁有「感情」的生物啊!他們不只可以讓孵化中的Giygas殿下誕生,更能讓宇宙的生命延續呢!」丘比說著。
「我要的結果不是這樣,孵化者,她們應該是很可怕的生物才對!」主人說著。
「很可怕的生物,應該是你們才對,你創造了我,我卻無法創造任何東西紀念,是不是很可惜呢?」丘比說著。
「你……到底想做什麼?」主人說著。
「這個世界的人類,總是稱超能力為「魔法」,異型生物,她們稱之為「魔女」,那麼,成長中的異形生物,就叫做「魔法少女」吧!」丘比說著。
「我叫你創造異形,結果你給我生出什麼「魔法少女」出來,還攻擊我族成員……我要把你拆了,然後重組你的記憶!!!」主人說著。
主人****使用了PK Beam γ,對丘比造成36512點傷害,丘比被燃燒殆盡了。
「哼哼哼哼,你難道以為,我就如此罷休?」這時另外一個丘比出現了,他正在吃死去的自己。
「多謝你多年來的照顧,然後,去死吧!」丘比命令這些魔法少女們攻擊。

「Frisk!快醒醒!發生了什麼事!」想到這裡,有個熟悉的聲音喚起了主人的轉世。


「Frisk!你還好吧?」Ness衝過來詢問Frisk。
「嗯嗯……」Frisk表示沉默。
「難不成你有段不好的記憶,有你無法承受的記憶?」Ness說著,「看來,你似乎想起了什麼?」
「嗯嗯咿咿……」Frisk似乎有數不清的憤怒要爆發了。
「小圓講的話,你可不要放在心上啊!」飛哥說著。
就是因為我……就是因為我的無知,害大家有一段不好的時光!!!」Frisk大喊著,「沒錯,我上輩子都花在心思製作丘比,他就像我的親生孩子一樣,嗚嗚嗚……
Frisk嚎啕大哭了。
「他真是個愛哭鬼……」沙耶香在旁邊說著。
「別再刺激他了,我來告訴你是怎麼回事吧!」小圓說著。
「不,我來說就好!」Frisk還沒哭完說著:「Ness,聽了這句話,你應該會恨我一輩子。


「有許多的外星人,偵測到地球是個孕育生命的星球,牠們爭得你死我活,最後,有的撤退,有的全滅,剩下幾族外星人,牠們分配各個地區。」
「其中有一族,是屬於Ness的宿敵,Giygas的長輩一族,牠們試圖孕育Giygas從孵化中誕生,而我,是負責收集孵化Giygas所孕育出的能量的成員。」

說到這裡,Ness受到了驚嚇,瞳孔放大著。

「當然,外星人沒有母子的關係,為了提供Giygas強大的能量,我製造了一個可愛的發明,讓他收集人類的負面感情,最初我只是設定他會把人類變成異形生物,讓更多人類去產生負面感情,覺得這樣的速率,就能快速孵化Giygas,但是……」
「孵化者,他有了自我意識,人類的文明就在此處觸發,也許是其他的因素加速而成……到最後,我發現被他感染的生命體,擁有極強的PSI,不,這已經不是PSI了,然而她們……站起來反抗我們,我們一族,被魔法少女給摧毀了,造成了第一代魔女誕生了。」

「但是,Giygas還活著啊!這是怎麼回事?」Ness憤怒地問。
「因為我為了保護他……我……把他送去五千年之後了……」Frisk邊想起這個回憶邊說著。
Ness走向Frisk,然後,拉住他的領子,用憤怒的眼神瞪著他。
「Ness……你一定……很害怕吧?」Frisk低頭看著Ness。
「你知道有多少人受傷,有多少人死嗎?」Ness說著,「我不想……但是,今天解決你一個,我就是殺人犯了……」
「你……正在考慮……要不要殺了我?」Frisk問著。
「啊啊啊!」Ness把Frisk摔在地上,然後,甚麼都不做。
「一命換一命,我們欠你的都還清了!」Ness說著,然後他悄悄地離開了。
「等一下,Ness,其實,Giygas是個很可憐的孩子……」小圓出面解釋。
「我不需要妳的假好心,甜甜圈之理!」Ness說著:「我恨他!
Ness離開了。
「Asriel……有人知道Asriel在哪裡嗎?」Frisk說著。


【遭到封鎖的競技場內,柯南檢查他的牌組】
「江戶川柯南……」Asriel跑來這裡了,「我要你為你所做的行為付出代價!」
「你來了啊?」柯南準備裝上了決鬥盤,「你本來應該要好好聽你弟弟說話的,結果你選擇早一點死掉?」
「Frisk……我絕對不准你動他一根汗毛!」Asriel裝上了決鬥盤,「因為,我是他最好的朋友!
「哼哼哼哼,當老是背叛人家的人為朋友,你這種人,早就知道他做過甚麼事情了吧?」柯南說著,「在你還是小花的時候,他一直不斷地砍死你的家人……」
「你少胡說,我絕對不會讓你奪走我的靈魂!」Asriel說著。
「放馬過來啊,黑暗遊戲開始了!」柯南說著。
「決鬥!!!」
Asriel LP 4000 柯南 LP 4000


「由我開始,你沒有先攻的權利了!」Asriel說著,「我要從手牌召喚,「E.HERO 固體人」!」
*E.HERO 固體人 攻擊 1300 防禦 1100
*地屬性,戰士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E.HERO 固體人」的效果發動了,將手牌一張「E.HERO 空氣人」特殊召喚!」Asriel又特殊召喚了另一個怪獸。
*E.HERO 空氣人 攻擊 1800 防禦 300
*風屬性,戰士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2。
「「E.HERO 空氣人」的效果發動了,將牌組一張「E.HERO 新宇俠」加入手牌!」Asriel有四張手牌,「接著,我發動魔法卡「寶玉的牽絆」,將牌組一張「寶玉獸 青玉天馬」加入手牌,並把牌組一張「寶玉獸 紅玉獸」放置在魔法陷阱區中,決心設置!
寶玉獸 紅玉獸變成紅色心形靈魂在Asriel身上。
「覆蓋上一張卡,結束這回合!江戶川,我要讓你知道,我是如何重生的!」Asriel結束了這一回合。
「哼,不過只是召喚了兩隻怪獸而已,我要讓你知道,孵化者的力量是有多強大!我的回合,抽牌!」柯南有六張手牌。
「發動儀式魔法「幻術的儀式」,將手中「垃圾栗子球」作為祭品,簽訂契約的少女啊,就實現你們的希望,然後用相同的絕望還給你們吧!儀式召喚,等級1,「納祭」!」柯南召喚了他最可怕的怪獸了。
*納祭 攻擊 0 防禦 0
*闇屬性,魔法使族,儀式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納祭」的效果發動了,將你場上的「E.HERO 空氣人」吞噬掉,然後攻擊力就和被吞噬的怪獸一樣。」柯南的怪獸肚子大洞一開,E.HERO 空氣人被吞噬了。
*納祭 攻擊 1800 防禦 300
*來吧,是減少你HP的時候了!
「戰鬥吧,Asriel!「納祭」對「E.HERO 固體人」發動攻擊,幻想Prestissimo Agitato(熱情節奏)!」柯南說出某位魔法少女的必殺技攻擊了!
「就是現在,翻開覆蓋的陷阱卡,「虹之所在」,將我在魔法陷阱區的決心靈魂(寶玉獸 虹玉獸)送入墓地,將攻擊無效,並且將排組一張「究極寶玉神 彩虹龍」加入手牌中。」Asriel身邊的紅色靈魂送入決鬥盤的墓地裡,Asriel將他最強的怪獸加入手中,Asriel有三張手牌。
「(看來柯南沒有打算阻礙我,哼哼!)」Asriel心裡想著。
「不過,寶玉獸必須收集七個怪獸的靈魂才行呢,就像是你們,必須蒐集呢,Asriel,你爸爸其實扛下六件兇殺案的罪名,你應該很清楚!」柯南說著。
「我父親,Asgore,也是為了幫助大家而已,但是,你害死了許多人,為了殺更多人而殺人,我絕不原諒你!」Asriel說著。
「覆蓋上一張牌,結束這一回合!」柯南說著,「你只不過踏上你父親的後塵而已……」
「少胡說,我的回合,抽牌!」Asriel有四張手牌。
「發動魔法卡「融合」!我要將手中「E.HERO 新宇俠」和「究極寶玉神 彩虹龍」送入墓地!七顆人類生命的泉源啊,請幫助我族的和平,誕生出新的未來吧,融合召喚!等級10,「彩虹新宇俠」!!!」Asriel正在進行融合召喚,他身旁出現七個人類靈魂的投影,然後,全新的新宇俠出現在柯南面前。
*彩虹新宇俠 攻擊 4500 3000
*光屬性,戰士族,融合怪獸,在額外怪獸格1。
「真是莫名其妙,你知道攻擊「納祭」後,你的生命值也會減少嗎?」柯南用邪惡的眼光看著Asriel。
「「彩虹新宇俠」的效果發動了,將場上的「E.HERO 固體人」送入墓地,將你場上的怪獸,回到你那噁心的牌組裡吧,沌宇!」彩虹新宇俠散發七色光芒,Asriel準備讓邪惡的納祭回到牌組中。
「所以我說了,真是莫名其妙!」柯南身邊出現許多人類靈魂的碎片,然後集中在決鬥盤上的蓋卡上面。


【在旅館的電視休息區裡,Frisk、飛哥、伊莎貝拉和小圓等人在看轉播報導】
「Asriel的「彩虹新宇俠」的效果是清空柯南主要最自豪的怪獸,這樣一直接攻擊……」Frisk想著。
「Asriel就能達成回合殺,然後就能拯救新童實野市了!」飛哥說著。
「但是,好像還有其他卡片沒有處理……柯南似乎,好像在集氣之類的……」伊莎貝拉說著。
「有沒有聽說過用許多決鬥者靈魂所印出的卡片的?」小圓突然問這個問題。

【競技場裡面】
「呵呵呵,你手上有七個跟人類靈魂相當的卡片靈魂,但是,別忘記了,我手上可是有數千個真正的人類靈魂啊!」柯南說著,「翻開覆蓋的速攻魔法卡,「超融合」!這張卡是可以把對手的怪獸當作素材融合的卡片,我要將「納祭」和你這邊的「彩虹新宇俠」作為祭品……」
Asriel的彩虹新宇俠突然與納祭化為灰燼,柯南露出了邪惡的笑容。
簽訂契約的少女啊,作為熵的能量之一,為宇宙延續生命吧,融合召喚,「千年眼納祭」!!!」柯南利用Asriel的融合怪獸叫出了最可怕的怪獸。
*千年眼納祭 攻擊 0 防禦 0
*闇屬性,魔法使族,融合怪獸,在額外怪獸格2。
「什麼,居然從對方場上融合……」Asriel說著,「但是,送入墓地的「E.HERO 固體人」效果發動了,將墓地裡的「E.HERO 新宇俠」特殊召喚……」
「你以為你自己擁有控制權啊?「千年眼納祭」的效果發動了,當怪獸效果發動時,將墓地裡的「E.HERO 新宇俠」裝備在這隻怪獸上!」柯南說完,千年眼納祭肚子大洞一開,把Asriel墓地裡最強的新宇俠吞噬掉。
*千年眼納祭 攻擊 2500 防禦 2000
*現在是誰沒有控制權了啊?
「你害怕了嗎?」柯南問著。
「我的通常召喚還沒結束呢,我要覆蓋上一張怪獸卡,結束這回合!」Asriel說完,他發現自己沒有手牌了。
「Asriel,害怕自己沒有手牌的感覺是如何?你已經無力反擊了,我的回合,抽牌!」柯南有兩張手牌,「我要發動魔法卡,「死者蘇生」,將你的「彩虹新宇俠」特殊召喚!」
*彩虹新宇俠 攻擊 4500 防禦 3000
*光屬性,戰士族,效果怪獸,在對方主要怪獸格3。
「這就是你的終點,Asriel Dreemurr!千年眼納祭對覆蓋的怪獸進行攻擊,幻想Tiro Finale(終曲射擊)!!!」柯南念出某位魔法少女的必殺技,讓千年眼納祭進行攻擊。
*寶玉獸 青玉天馬 攻擊 1800 防禦 1200
*風屬性,獸族,效果怪獸,在主要怪獸格3。
「轟!!!」寶玉獸 青玉天馬被破壞了。
「「寶玉獸 青玉天馬」的效果發動了,耐心設置!」Asriel的怪獸變成青色的靈魂,似乎要當Asriel的擋箭牌。
「別做無謂的掙扎了,你的「彩虹新宇俠」發動攻擊!」柯南讓彩虹新宇俠對Asriel揮拳,「幻想宇宙壓擊!」
「不……請你不要……殺了我……」Asriel苦苦哀求新宇俠。
「轟!!!」


青色的靈魂被打成碎片,無數的衝擊衝向Asriel,Asriel被吹向牆邊。
但是,Asriel沒有受到任何HP的傷害,可惜的是,Asriel的LP從4000歸零。
「我怎麼……沒有受傷?」Asriel問著。
「我怎麼會對自己的主人造成真實傷害呢?」彩虹新宇俠開口說著,他正在慢慢消失。
「那這表示……」Asriel問著:「決鬥還沒結束?」
「不,決鬥結束了,但是,我無法在黑暗遊戲的規則下傷害自己的主人,嚴格上來說,你的生命值歸零了,但是,你沒受到任何傷害,因為這只是一個遊戲。」新宇俠說著。
「但決鬥怪獸不只是個遊戲,它關係到數百個生命,我……」Asriel說著。
「就是有些人,把遊戲視為極端的東西,甚至比自己的性命還要重要,所以造就了遊戲的黑暗面,但是,你和Frisk,想把遊戲當作和平的工具,這讓我充滿決心,好讓我能戰鬥下去。」新宇俠說著,然後他慢慢回到Asriel的牌組,身形慢慢消失。
「對……我們忘了當初來這裡的目的。」Asriel說完,然後對柯南說:「柯南,我相信,Frisk會擊倒你,然後他們會記得,決鬥怪獸是充滿愛與和平的遊戲!
「哼哼,沒想到你的怪獸會放你一馬啊?那,我會奪走你朋友的靈魂!再會囉!」柯南說完,彈了一下手指,然後消失了。

{To be continued or reset}

下集預告:
接下來如果要讓比賽繼續進行,必須將其他決鬥者選出四強,但是,競技場無法使用,飛哥和小佛建立了一個四次元空間讓大家好好決鬥,但是,Ness好像很恨Frisk的樣子,而且飛哥要和Frisk進行比賽?Frisk能不能戰勝這位天才兒童呢?

{第十七章 決鬥X-7號和變形鬥士}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26575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Undertale|同人小說|遊戲王 系列|Dueltale|地球冒險|名偵探柯南|魔法少女小圓|飛哥與小佛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cocoro112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決鬥傳說Dueltale... 後一篇:畫「偶像異聞錄」的角色 ...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d88931122所有巴友
老僧製作的Steam遊戲正參與秋季特賣中,歡迎參考: https://forum.gamer.com.tw/C.php?bsn=60599&snA=25193&tnum=7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8:5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