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5 GP

【死亡遊戲4/4全)

作者:不吃毒的想不到ID│2019-01-16 19:22:37│巴幣:30│人氣:279
  (看過的朋友可直接移至紅字部分)


  警告!這將是一場死亡遊戲,遊戲中的死代表現實的你也會跟著死去。

  唯一退出遊戲的辦法就是永遠的死亡,或是將遊戲通關。


  老舊石板上面著麼寫著,但是最後一行的字讓人不寒而慄,那是用人的血寫成的"一但訂下契約,便會與惡魔達成交易。"


  「這種邪門的東西還是不要碰好了。」說話的是林大豐,他是登山社的社長頭腦十分聰明是當隊的領頭羊。


  「怎麼了?大豐也會怕這種東西嗎?」他是痞子王林揚綽號阿揚,講話輕浮常常帶給人麻煩。



  「哦?看起來滿有趣的欸,好像在拍電影一樣的。」好奇心滿滿的林采欣這麼說著,她伸手撥動眼前的石板。


  「哇好多灰塵喔!咳咳!」



  「我覺得這不是我們今天的行程,還是先繼續走吧。」大豐不理會眼前這塊石板,但是大夥都站在原地對著石板滴滴咕咕。


  「我說走!」大豐提高音量的吼


  走就走嘛,搞什麼臭牛脾氣?,阿揚心不甘情不願的跟在大豐身後,他不知道的是對這種事情接觸過一兩次的大豐心裡有一個直覺告訴他,絕對別碰眼前的石板。


  
  「喂!你們看!這下頭還有一行字。」喊話的是社花,郭雪晴大家都叫她小晴,她的話是全隊最有份量,甚至比社長還要有份量。


  "用自己的血塗在石板上面,即可召喚出惡魔"
  

  「嘿!好有趣喔!」小晴用針刺破自己的手指,塗在石板上面。


  「晴姐想要玩的話,我當然也要加入啊。」阿揚也將手指刺破將血塗在石板的左上角。



  「算我一份~」采欣將自己雪白的手指刺破,塗在石板的右上方。


  「我可以不要加入嗎……」一直沒開口的膽小鬼,鄭紫芸終於開口了,打從要來這種深山她就一直反對,從小就非常怕任人超自然的事情,尤其現在又要玩這麼大的。



  「唉呦!怕屁怕喔。」阿揚強拉紫芸的手將其刺破,不管紫芸哭喊的多大聲他還是將她的血塗在石板的後方。


  沉默寡言的范重傑也將血塗在石板的右方,還擱擱的笑了一聲。


  「喂!不准欺負同學。」大豐生氣的吼著。

  「話說大豐,差你一個了,怎麼害怕啦?」阿揚輕浮的說著。


  「……」大豐沉默一會後說道:「這並不是害不害怕的問題,而是這種東西根本就是碰不得。」


  「大豐沒想到你比紫芸還要膽小欸。」小晴嘲笑著

  「大豐我們一起玩嘛~」采欣拉住大豐的手


  「大豐是個膽小鬼~大豐是個膽小鬼~ㄌㄩㄝ~ㄌㄩㄝ~ㄌㄩㄝ~」阿揚邊跳舞邊嘲諷的說。


  「隨你們怎麼講吧,要等惡魔就等惡魔」大豐找了塊石頭一屁股的坐了下去。

  嘎吱嘎吱嘎吱,石板突然出現了咀嚼的聲音,眾人不約而同地看向那個石板。



  「太好吃啦!呀米呀米這個血太有嚼勁啦。」他們全部都嚇傻了眼,因為這塊石板不只是單純的發出聲音,而是長出一口尖牙大口咀嚼著不知道什麼東西。


  「啊!!!」紫芸嚇得發出尖叫聲,那一張嘴巴停了下來,只見煙霧包覆住整個山洞
,紫色的煙從山洞外竄了進來。


  「是誰,喚醒了本大爺?」 


  紫色煙霧慢慢的消散,站在煙霧中的男子慢慢現身,是一位身穿紫袍的白髮青年與他們想像的完全不一樣,那名男子與常人幾乎沒什麼不一樣。


  真要說不一樣的地方就是他血紅色的眼睛以及一口尖銳的牙齒,還有那突兀的黑色翅膀隨著他講話的節奏拍打著。


  「哇!現在的惡魔都這麼帥的嘛!!?

  采欣露出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眼前的惡魔,惡魔見狀緩緩走向前牽起采欣的手吻了一下:「美麗的姑娘,是妳召喚我出來的吧?」


  見到眼前如此紳士的惡魔,采欣不免泛起了花癡:「對對對!就是我召喚你出來的,問一下你有女朋友嗎?」


  切,跩什麼!!?,看著小晴看著惡魔臉頰微微顫紅阿揚不屑的指著惡魔:「萬聖節已經過了,怎麼還有小白臉在這邊要糖果?化個妝就敢說自己是惡魔。」


  只見惡魔伸出右手用力緊握住,阿揚頓時感覺到一個字也無法繼續講出來。

  「哇!而且還很霸道呢!」采欣癡癡的看著惡魔。


  「忘了介紹自己了,孤的大名叫巴爾迪●賽拉肯特斯」他將手慢慢地放開,阿揚按住胸口大口大口的喘著氣。


  切,區區惡魔就敢讓我顏面盡失?我會讓你付出代價的!,阿揚惡狠狠地瞪著巴爾迪。


  巴爾迪轉向阿揚笑著說:「我很期待喔。」


  「那個,惡魔大人你有沒有女朋友啊不是啦!我是說關於石板上所說的事情。」采欣問


  只見惡魔看了一眼石板,冷冷的笑了一聲:「喂!石板你都這樣騙血喝的嗎?」


  「嘖,本大爺好久沒喝到人血啦,哈哈哈哈哈!」石板突然張口大笑著。

  「不瞞各位,我是被這個傢伙叫來的。」巴爾迪指向石板。


  「等等!那石板上寫的遊戲也是假的嗎?」采欣看似有點緊張的問道


  「不,這遊戲是真的,是一場死亡遊戲。」


  巴爾迪開始解釋著這場遊戲,他將會出謎語給玩家,只要玩家答得出來這場謎語並且完成任務就能夠得到相對的獎勵,然而若時間內無法達成便會死去。


  「那麼遊戲開始。」只見巴爾迪伸出五條血繩綁住五人,過沒多久就消失了,眾人感到十分的訝異。

  「等等!剛剛那是什麼東西!」紫芸緊張的問。


  「這就是契約,一但立約便無法終止。」巴爾迪笑著說

  不要!不要!我還不想死啊啊啊啊!,紫芸崩潰的喘不過氣來,一心只想要逃離現場。


  「先來練習一下吧,東朝露露、太陽西下、傘帽掛南、一路向北。」

  正當眾人都還在思考答案的時候,一人自信說道:「早上的時候出門,下午的時候回家,傘帽指的就是斗笠吧,一路向北有句話這麼說著只要循著北走一定能找到家,所以這句謎語的答案就是農夫吧。」


  巴爾迪循聲而去,看到躺在石頭邊的大豐拍了拍手:「你也是玩家嗎?」正當他要用血鏈拴住大豐時卻發現血鏈攅不進去。


  「不是嗎?石板?」


  「據本大爺知道的這個小鬼剛剛並沒有給我血液,無法定下契約。」

  巴爾迪看似有點失望的看著大豐說:「你這麼聰明,真的不想加入這場遊戲嗎?」


  「不了,這種邪門的遊戲你們要玩慢慢玩。」大豐拒絕

  「真是可惜了,只要遊戲通關便有機會獲得永生,即便如此依然拒絕嗎?」巴爾迪笑著說


  大豐沒有回答,巴爾迪眼見沒有機會便化成一陣紫煙消失了,而石板也漸漸的恢復原狀。

  
  那麼,遊戲開始


  巴迪爾走後一群人開始討論了起來

  「我不想死啊,嗚嗚嗚!」紫芸坐在角落傷心的哭著,而其他人則在研究著腦袋的指示。


  白玉裹布、萬人觀星、來回沙場、一分難捨

  「白玉裹布是什麼東西啊?」采欣看似十分的苦惱,阿揚馬上搶著回答說:「就是去看翠玉白菜,嘿嘿這個簡單。」


  小晴跟采欣疑惑的看著阿揚,阿揚此時的鼻子長的都快要飛到天邊去的解釋:「白玉裹布不就是說白玉被布蓋著,阿萬人觀星就是說明很多人去看那顆白菜咩,來回沙場布就是說我們去看翠玉白菜真的狗幹貴,最後一分難捨指的就是一分鐘都捨不得離開。


  他自信的說道,兩人都對他投以奇怪的目光。


  大豐思考了一會兒說:「在我看來是棒球。」

  「棒球?」小晴好奇的問。


  馬的該死的大豐總愛搶風頭,要是真的如惡魔所說的可以許願望我第一個就要你永遠消失!


  「白玉裹布就是說棒球它的外觀就像是白玉外頭裹著布,萬人觀星則是說一個數以萬計的球場所有人都在看場中央的人比賽,而來回沙場則是說從本壘跑回本壘的路程,而大多數棒球場都是沙地,最後一分難捨就是說每一個分數都很重要。」


  「哇真不愧是大豐!不如大豐跟著我們一起解謎吧,感覺很有趣呢。」采欣興奮的說著

  「拜託大豐!救救我好嗎我還不想死啊!」紫芸哭倒在大豐的身邊,這讓大豐感到十分的為難。


  「哼,我看大豐根本不想陪我們玩,平常就那樣像個老頭一樣無聊的人會想要陪我們玩?我看我們還是一起去打棒球領完獎品再來跟大豐炫耀吧!」阿揚將部分刺耳的話故意加重口氣,讓大豐十分的尷尬。


  「也好,那你們一起去打棒球吧,我一個老人自己去爬山就好了。」走之前紫芸拉住大豐的腳大聲哭喊。


  「林大哥!現在的一切只能靠你了!嗚嗚嗚嗚嗚!」

  「賣靠北了啦!走啦下山打棒球」阿揚怒氣難消,一手抓住紫芸,而大豐也將紫芸緩緩地推開


  「抱歉了。」說完後便一個人獨自離開了。


  那個阿揚講話真的愈來愈過分,阿揚一個人坐在老榕樹下獨自抽著淡煙,開始回想起以前的日子。


  當初那些社員們都還不熟彼此,尤其他最忘不了阿揚的自我介紹。

  「老子!老子叫做王林揚。」害羞的口吻講著囂張的話語,當時還吹噓說自己有幾塊地多有錢老爸是哪裡的指揮官之類的話。


  「大家好,我叫做林采欣,隨便大家要叫我欣欣還是什麼的,都給你們叫就好了。」采欣為人大方,外向隨和一直是社中的開心果。


  「我叫……鄭……紫芸,多多指教!」紫芸從以前就講話吞吞吐吐的,怕鬼、怕蟲、怕蝙蝠,說實在世界上還真的沒什麼是她不怕的,連這一次登山都是千拜託萬拜託才肯跟來,那為什麼加入登山社我也很好奇(汗……)


  「范重傑」重傑從以前講話一向都不拖泥帶水的,簡單明瞭其存在感極低是怪人中的怪人。



  「大家好!我叫郭雪晴。」小晴個性就比較普通了,但是其外表卻是校花級的也是社裡最突兀的存在。


  「那個,我可以勉強讓你當老子的女朋友。」阿揚一邊把身旁的椅子拉出來,一邊說著,小晴則是露出一臉厭惡的表情逗得眾人哈哈大笑。


  她要回座位的時候還特地挑離阿揚最遠的位置坐下。



  丁拎丁拎丁拎─不知回想了多久大豐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喂,大豐嗎?」電話另一頭傳來阿揚的聲音。

  「嗯?」大豐還在氣頭上,並不想要跟阿揚說的太多。


  「嘿,謝謝你啦,我們打完棒球後手上都多了一支錶。」他將手錶拍下後傳給大豐一副很囂張的嘴臉說著:「羨慕吧?」


  「哦,大豐沒有多講什麼就把電話給掛斷了。」他不明白自己現在做的到底是對的還是錯的,置社員於水深火熱之中甚至是有生命危險,自己卻因為賭氣而不幫忙。


  為了不繼續多想,他開始繼續登山,看著眼前的山水心情漸漸平復了不少,不久後他又接到阿揚的電話。


  「猜怎麼著,我們沒有你只單單靠著晴姐就解開謎語囉~」阿揚在另一頭炫耀著,大豐雖然想要馬上掛掉電話卻又擔心著社員們。


  「這次謎語是什麼?」大豐問

  「人海茫茫、眾星拱月、譬如長蛇、斷首不生,小晴她沒想多久就說是排隊了,看吧我們根本不需要你,而且我們他媽才排隊一下就多了一隻蘋果手機呢!!哈哈哈


  「喂!窮光蛋你現在求我們讓你加入遊戲也不遲啊,現在連那愛哭包都爽的哩。」


  「不需要」他氣的把電話直接掛掉。

  也是,小晴也很聰明,是我擔心的太多了,他們一定都能……平安的活下來吧?


  丁拎丁拎丁拎


  「又是我,你猜怎麼著~這一次我們得到平板電腦!平板電腦啊!哇哈哈,根本不用把遊戲玩到最後我就快滿足所有的願望了!」


  雖然大豐有點不爽,但是還是問了一句:「這一次的謎語是什麼?」

  「嘿嘿,這一次謎語是采欣解的,百戲爭頭、頭頭是道、步步驚心、鴉雀無聲,答案是電影院想不到吧~」

 
  「哦!」大豐聽完以後鬆了一口氣,直接掛了電話,他回家後直直盯著那隻手機,雖然一直想說不要管他們了,但是心裡又一直擔心著他們。


  「這麼晚了你應該睡了吧,沒事我只是傳簡訊告訴你老子有多爽,這一次謎語還是我解出來的呢,猜怎麼著我得到一台筆電了~」

  「謎語如下:百獸爭雄、霧裡看花、七零八落、始終如一,答案就是去動物園看動物的啦,嘿嘿我們明天就相約去動物園了你要不要一起去啊社長,我們已經跟學校請假了~」


  大豐看到這裡內心有點不安,他發現謎語的難度明確的提升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道謎題是阿揚解的而有點擔心。

 
  他努力地思考著那段謎語,想破頭也想不出來那段謎語為什麼跟動物園有關。

  算了,先休息吧……


  大豐疲累的躺在床上,但是腦中還是一直思考著那段謎語


  百獸爭雄?動物園裡雖然有百獸但是這謎語會這麼簡單嗎?是服飾店嗎?

  多款的衣服一齊爭著時尚巔峰?


  不對若是如此用霧裡看花或是始終如一實在太奇怪了,可惡!這一題到底怎麼解!

  第二天阿揚他們果真沒有去學校,大豐坐在圖書館裡努力翻找著資料但是卻怎麼也找不到。


  始終如一?跟一開始有關嗎?

  始……歷史……?對了!這件事情就是參觀歷史博物館!


  他開心的跳了起來:「沒錯!就是參觀歷史博物館!!」圖書館阿姨走向前對大豐比出一個噓的動作。


  百獸爭雄就是說古代的那些君王就像野獸一般各個爭奪自己的領土,霧裡看花指的就是我們現代人看古人的事物就像是從霧裡看花一樣,只看得到美麗的果而不知道完整的因,七零八落就是說著我們的資訊如此的不完整最後的始終如一就是在嘲諷著我們到現在還在演著過去的事物。


  但是……為什麼會得到筆電呢,他們不是答錯了嗎?

  
  丁拎丁拎丁拎,大豐一聽到電話聲緊張的接了起來。

  「大豐……」電話另一頭傳來小晴的聲音,聽得出來有些哽咽。


  「紫芸她……鄭紫芸被車撞死了!」電話另一頭難掩她悲傷的哭聲。


   什……什麼!!?

     (4/4)

  不可能!紫芸是不可能死的!,大豐的腦袋一片混亂,遲遲無法接受紫芸車禍的事實。
  
  拜託大豐!救救我好嗎我還不想死啊!


  吭!,大豐舉手說:「老師我的肚子有點痛,今天可以提早回家嗎?」不曾請假過的大豐第一次提請假這件事情,老師也爽快的答應了。


  等等我!紫芸,他牽起摩托車一路往動物園飆著車,腦袋裡一直盤旋著那句話

  我還不想死啊!救救我大豐!


  「啊啊啊啊啊!」他崩潰的大叫著,一路騎到醫院探望紫芸,只見一群人圍著紫芸哭阿揚看到大豐來了一拳打在他的臉上。

 
  「你怎麼現在才來?身為社長的你是怎麼保護社員的?」大豐雖然知道阿揚這一拳是為了自己的面子打的,但看著被白布蓋住的紫芸,大豐已經近乎崩潰了。


  「你怎麼現在才來啊!?紫芸!紫芸她死了!!」小晴用力的拍打著大豐的胸膛。

  「冷靜!」大豐一聲大吼,嚇得眾人都安靜了下來。


  「現在該擔心的事情不是這個,而是下一個死的人會是誰。」

  「下一個死的人會是誰?還會有人死嗎?」小晴看似十分害怕的表情


  「恐怕是的。」大豐淡淡的說著。

  「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死!!我還這麼年輕。」小晴驚慌的尖叫了起來,她拉住大豐的手:「大豐救我,我知道你會救我的對吧!拜託了!」


  阿揚看著跟往常不一樣的小晴,面色不悅的說:「晴姐,我看大豐就只是想吃你豆腐,根本不用理他啊,我們只要解開剩下的謎語就可以成為全世界最幸福的人了。」


  「如果真的要一個人死的話,就讓重傑去死吧,重傑這個人本來就對我們沒什麼貢獻。」阿揚的話讓眾人都沉默了起來。


  「謎語呢?」大豐轉頭問小晴

  「目前……還沒收到。」小晴說完以後就一直低頭不語

 
  「我們明明就拿到獎品了,為什麼還是非得死不可呢?答對了就應該活著不是嗎?」阿揚疑惑的跺著腳問


  「很可惜,那題謎語是錯的。」大豐嘆了一口氣,阿揚一把揪住大豐的衣領

  「你是說本大爺的答題是錯的!!?」


  「沒時間跟你吵這些了。」大豐冷冷的說著。


  「唉呀呀,起內鬨了啊?」巴爾迪坐在病床的正上方,笑著說

  「喂,你這個惡魔!快點把我的朋友還來!」阿揚指著巴爾迪大喊


  「我不是說過了嗎?這是一場死亡遊戲,這樣吧我還滿喜歡你們的,只要你們推派一個人出來退出這場遊戲,我就讓遊戲繼續。」


  「你這個惡魔。」阿揚憤怒的大罵。

  「你們剛剛推派的那個人已經死了。」巴爾迪笑著說。


  「喂!你把話說清楚一點!」大豐著急的說著

  「總之就是違反規則將獎品拿去變賣了。」巴爾迪一副無所謂的表情說著,這舉動讓大豐忍無可忍得罵。


  「這種規則你一開就沒說清楚。」大豐氣得大罵

  「啊我忘記說了嗎?真是抱歉啊。」巴爾迪輕浮的說著。


  「那這樣的話就讓采欣去死吧。」阿揚冷淡的說著

  「一開始不就是她讓我們捲入這場遊戲裡的?」這句話讓大豐再也忍不下去了,他一把抓住阿揚說

  「最該死的人是你!害死紫芸的也是你!你都沒有錯嗎?甚至答錯謎語的也是你!現在最該死的就是你這王八蛋。」

  失控的大豐讓眾人都嚇到了,采欣慢慢的走向前看著巴爾迪

  
  「請你帶走我吧……」采欣說

  「的確就像他說的一樣,是我害大家捲入這遊戲的,如果用我的命可以換取大家的存活,那就帶走我吧!」她哭著大喊。


  「冷靜點!采欣一定還有解決的方法!」大豐著急的說

  「謝謝你大豐,如果一開始大家都聽你的話,就不會陷入這種窘境了雖然……雖然我也不想死……但是我很高興我能救大家的命。」

  「大豐答應我!你一定要救大家!」她崩潰的哭著,一瞬間救化作一攤血水,惡魔咧著嘴笑著


  「那麼,遊戲繼續開始。」

  大豐沉默一會說:「謎語呢?新的謎語是甚麼?」


  小晴畏畏縮縮的說:「青青綠草、寸步難行、如屢薄冰、初始之地。」

  最後一條謎語就這麼簡單?


  青青綠草代表著山或著是草原,而寸步難行就代表著爬山,如履薄冰代表著危險而最後一句初始之地則表示是最初見面的那一座山。


  「是我們最初見面的地方嗎?」小晴問。

  「跟我想的無異。」大豐說


  「大豐!可以陪我去嗎?我好害怕!這是最後一道謎語了,解完大家都自由了。」

  「小晴,聽我說我還有一個方法可以救全部人。」大豐思考了一會後說道:「那就是許願讓此次遊戲參與者全部復活。」


  「摁!」小晴點點頭,她握緊大豐的手說:「大豐,那可以陪我去嗎?」

  可惡的大豐!竟然敢這樣吃小晴的豆腐,一旁的阿揚將一切看在眼裡。
 
  大豐用力握緊小晴的手:「走吧。」


  「摁!」小晴跟大豐一路奔向初始之地,而阿揚緊追在後看著小晴緊抱著大豐不放他恨不得直接把大豐給撞死。


  「我們到了,快點上山吧。」他們一路奔跑著,小晴看見一開始的山洞突然停了下來

  大豐回頭看著小晴:「怎麼了!快走啊!」


  「對不起了大豐。」她將大豐推下山崖,大豐一臉無助地看著小晴說

  「為什麼?」


  「對不起,謎語是假的,最後一道謎語答案是殺了你。」

  吭!被擺了一道!,大豐被自己最後的信任感給害死了。


  「接著呢?要用謎語救活大家嗎?」阿揚走向前問

  只見小晴發出一陣怪笑聲,詭異的轉頭看向阿揚:「願望,是屬於我一個人的!」


  還來不及反應阿揚也被推下了山谷,熟悉的紫色煙霧又出現了,他笑著說:「美麗的小姐啊,請許願吧。」

 
  「我要永遠青春美麗!然後還要很有錢,非常的有錢!然後長生不老。」小晴激動的笑著說。



  「哼哼哼哼哈哈哈哈!哼哼哼哼哈哈哈哈。」巴迪爾突然發出一陣狂笑,這讓小晴愣住了


  「但是小姐,你雖然解出最後的謎語,但在剛剛卻已經違反遊戲規則了。」巴迪爾笑著說。


  
  遊戲規則……?


  「啊,我又忘記說了嗎?」巴迪爾陰沉的笑著。

  「不能殺害其它玩家啊。」


  「這種規則應該早說清楚才對啊,我可是踏著朋友的屍體才獲得許願的機會。」小晴不甘的說著。



  「你太卑鄙了……」眼看小晴激動的快哭了出來,巴迪爾聽到這裡冷冷地笑著,緩緩地將手伸向小晴。


  「卑鄙?但是你們這些人類的所作所為能比我好去哪裡?」


  「不要!不要過來啊啊啊啊」小晴連連的往後退,她流著淚求饒

  我還不想死啊!!



  石板又被放回了原本的地方,而惡魔死亡遊戲至今依然流傳著,生存者:0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26289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推理|怪談|小品|惡魔|遊戲|小說|即興創作|禁忌|黑暗 |人性

留言共 12 篇留言

千鶴醬
你的腦袋應該燒壞了,後面感覺很趕。

01-16 19:30

不吃毒的想不到ID
被發現ㄌ01-16 19:39
不吃毒的想不到ID
這篇真的要寫實在太長了,所以說應該說所有的劇情都有點趕01-16 19:40
歐貝利斯克的伊卡
哇 滅團 慘慘慘

01-16 19:30

不吃毒的想不到ID
我原本想讓小晴跟阿揚活下來的說:3
01-16 19:40
歐貝利斯克的伊卡
怎麼不是全都活下來 歡樂大結局

01-16 19:48

不吃毒的想不到ID
采欣活到最後可能有喔01-16 19:51
歐貝利斯克的伊卡
可惜

01-16 19:56

不吃毒的想不到ID
他們不喜歡采欣嚕
01-16 19:59
歐貝利斯克的伊卡
QQ

01-16 20:04

艾菲雅鐵塔
可惜死法不夠慘 阿揚死得慘一點會很爽
還有這惡魔真ㄊㄇㄐㄅ

01-16 20:04

不吃毒的想不到ID
阿揚原本死法是很慘的,但考慮到普遍級有下修了一點,不過有可能會重駐劇情謝謝你的評語01-16 20:27
孔乙己
唔~
滅團誒,真令人興奮
阿揚應該死慘一點的說
55555

01-16 20:38

不吃毒的想不到ID
阿揚原本死法是十八禁的
01-16 21:05
孔乙己
譬如?

01-16 21:13

不吃毒的想不到ID
可以啊,我有可能重寫
因為後面寫的有點草率01-16 21:18
請輸入暱稱
卡更慘死法

01-16 21:35

不吃毒的想不到ID
但我很懶,你可以想像阿揚掉下去以後被戳死
01-17 23:45
不吃毒的想不到ID
而且剛戳到還沒死,是失血故過多死的01-17 23:45
黑洛《小法師㍿社長》
有沒有被關在告娃娃密室的死法

01-16 21:49

不吃毒的想不到ID
並沒有01-17 23:45
Jon Snow
感覺最後收的太突兀了,然後瞬間「救」化作→「就」

01-21 14:59

別再打了我認錯就是了
原來是正常的故事,還以為最後又會有什麼"我不猜謎啦JOJO"之類的展開

03-10 16:1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5喜歡★a475506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死亡遊戲3/4)第三話... 後一篇:今天打LOL的時候有人罵...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Charles021所有觀眾
歡迎到小屋逛逛(歡迎留言看更多我要大聲說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