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你所不知曉的物語》第一章

作者:結城ちわ│2019-01-16 00:24:49│贊助:4│人氣:47
期末考前就是要更文!!(咦
相信大家都有這個經驗 考前會跑去做一些奇奇怪怪,平常不會做的事情來逃避讀書w
譬如說一次看完魔禁5集小說啊、瘋狂去找上琴同人文啊、發起黨派戰爭等等......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大佛啊至少留一隻腳給我抱也好(????
總之一邊寫國文題本一邊把稿子微整好了
干我好想產上琴的同人文喔..........

----------------------------------

少女從夢中驚醒。

十一月的溫暖陽光翳入少女的眼眸,使她不自覺地眨了眨眼。雖說是十一月,但因暖冬,使天氣奇蹟似地不會感到過於寒冷。

她環顧四周,發現是平常的教室,於是鬆了一口氣。

教室內盡是喧囂聲,班上的小團體三三兩兩地聚集在一起,男生們一如往常地舉辦一週一次的搶食物大戰,中間混雜著一個女孩在教室內快速穿梭;安分的女生們分享著今天各自的便當。

看來睡了一節課呢……少女心想,用手順一順她睡亂的亞麻色頭髮。

其實她原本是個上課認真、從不偷懶的標準模範學生,但最近不知為何總是睡不好。

依稀記得,最近一週都夢到相同的夢。          

星空、半球型的屋頂、望遠鏡、漆黑的走廊,以及謎樣男子在耳邊的呢喃。

這場夢太過於真實,讓女孩不禁聯想到一些她在電影院觀賞過的、有各式各樣稀奇怪物出沒的鬼片。每天一早起身,冷汗多到彷彿要浸溼睡衣一般,因夢而完全無法睡好的痛苦延續到了上課,前幾堂課完全是半夢半醒、機械式地抄筆記;到了第四節課,她終於撐不住了,直接倒頭呼呼大睡,任課老師還因為這難得一見的光景而藏不住驚訝,忍不住在心裡為她擔心。

而且,最糟糕的是,連課堂上的『小歇』也得受這場噩夢干擾,讓平常安靜的她也想抱頭痛哭吶喊了。

夢到這麼多次,該不會是想暗示我什麼吧……

預知夢?

不不不,世界上怎麼可能會出現這種東西。她在心中猛力地搖頭。不可能。

只能說,自己恐怖片看太多了,這或許是自己造的孽。

「小昴!」

教室門突然開啟,傳出了焦躁而擔憂的大喊,一位女學生走了進來,手上拿著不像是一人份的眾多食物。

五官端正,身材姣好,亮麗烏黑的長髮末端綁成一束,更襯托出了她的氣質。她無視看得她眼神發直的幾個男同學,焦急地走向窗邊座位。

昴詫異地望著走過來的女學生,她在昴的座位前停下了腳步。

「小昴,妳終於起來了!我看妳到了中午依然不醒,怕妳排不到最愛吃的合作社麵包,就去幫忙買了午餐。希望我沒有搞錯妳的食量……」她很關心地看著睡不好的少女。

「呃……」

兩個炒麵麵包、三個水果三明治……外加幾包袋裝小零食,還有不知從何處來的一整盒白色戀人巧克力。

用腳趾頭想也知道這並非一個人能吞下去的分量。

「弦月……」昴顯得很尷尬,「我知道妳對我很好,可是這個份量我真的無法……」

「稍等一下——!!!」

第三個少女從教室的另一端噠噠噠地踏著腳步衝了過來,有稍稍染過的淺棕色短髮隨風向後吹拂。

「不要吃掉那些食物~~拜託留給我一點吧~拜託了……我今天忘記帶午餐來了……」短髮少女投向昴和弦月如同可憐小狗的眼神,但瞳孔卻隨即發射出一束光芒,「所以我剛剛就決定,班上每個人的食物我都要嘗一口!今天最後的獵物就是你們!食物拿來!」說完她伸手快速的將桌上的白色戀人拿走——。

「不行!妳絕對不只吃一口!這個慣犯!」弦月瞬間防衛住那盒巧克力,「小昴,幫我注意其他的食物!」

「咦?!等、等等……啊!」

「有破綻!」

少女趁後方防衛不足時有機可乘,單手搶了兩個三明治走。「嘻嘻,這已經是我的了!」

「咦咦??」昴還搞不清楚狀況,不過也快速地將剩下的食物環抱至懷裡。

其實既然有這麼多食物,給她也不是不行啦……

「——這樣下去不行。不能讓她肆意掠奪我辛苦買來給昴的食物。」弦月不可能聽見昴的心聲。她眉頭深鎖,一面保護好她的盒子。

她迅速瞄了周圍的同學一圈。少女正高興地拿著那兩個三明治繞圈圈,同時如風掃過其他同學桌上的食物。

沒被搶食(或者已經被搶光了)的同學們正屏氣凝神地觀看著接下來的發展。

她望見了某個男人的身影。

能使的還是只剩這招啊。她頓時靈光一閃。

「旬!你也是這個貪吃鬼的受害者吧!」

「是!」一道充滿朝氣的聲音回應了弦月。

「好好接住盒子!」

「好的~!」

弦月將白色戀人拋出,在空中劃出一道完美的拋物線,並準確地來到了旬的手裡。

為什麼要挑中他,而不是其他的受害者?

──只有他,才能征服這飢渴的野獸:少女──心。

「等等,旬你為什麼要幫她啦?!」望見目標物轉移到另一人手中,心不假思索地向旬衝了過去。

「都和平時一樣!」弦月開始指揮。

「是的,長官!」旬很有元氣的回答,以沒拿盒子的另一隻手臂輕輕地行舉手禮,腳步立即開始加速。

旬雖長著一副斯文的臉,但與外表相反,他擅長運動,尤其特長於田徑。

從他在運動會的百米、接力跑以及長跑項目都奪得第一的那天開始,他就被班上的男生們封為偶像。

「「衝啊啊啊啊!!!」」男生們開始起鬨。

旬遵循著以往的食物大戰終盤公式,拿著白色戀人往教室外衝,「等、等等我啦~」心也追隨著旬向外跑去。

在他們兩人跑遠之後,剛才教室沸騰的熱度稍微下降,又回到平常午休和諧的氣氛。

終於又結束了,一週一定會有一次的戰爭戲碼。弦月不禁感嘆地這樣想,也鬆了一口氣。

「昴——」正當她要關心站在一旁、剛才受驚嚇的昴時,卻發現昴的眼神定格在心和旬遠去的走廊盡頭。

「昴,妳在看什麼?有這麼在意剛剛的搶奪結果嗎?雖然那盒白色戀人本來就是妳的……」
「……!不,沒事……」昴回過神來,眼神開始游移。

「怎麼了?」

「……」她的頭微微低下,看向地板。

想隱瞞一件事,對昴而言最有用的方法即是保持沉默。

因為她害羞而木訥的個性,即使沉默,眾人也會體諒她的無言以對。

偽裝成無法接續對方的話語,而隱藏她想隱瞞的事情。

她其實在處世方面意外地聰明。

「……嘛,沒關係~還是一如既往的害羞呢。」弦月的心裡雖然還有些疑問,但這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她於是輕撫昴的頭。

昴露出了微微的笑容。不過對她最好的朋友隱瞞,昴並不是沒有罪惡感的。

為了抹殺這股罪惡感,她決定以她拙劣的說話技巧轉移話題。

「……小月,要不要先把午餐吃了?」昴低頭看向她捧在手裡,好不容易保衛住的豐盛午餐。順帶一提,昴對弦月的暱稱是小月。

「啊,對耶……完全忘記這回事了呢。那等我一下!」弦月要回座位拿她的便當時。

代表上課前五分鐘的預備鈴卻好巧不巧地在這時響起,大家也陸陸續續地回到座位。

「啊……」發出遺憾的聲音的是弦月,「看來我們得在春野老師的課上把午餐解決掉了呢,不過是她的話上課吃東西應該沒關係吧。」

「嗯...午餐時間真可惜呢。」

「這也該怪心啦,居然敢打擾我們。」弦月開玩笑地說,從窗外望向在一樓中庭追趕跑跳碰的心和旬。「話說回來,上課不要再睡著囉,我也沒有料到會有一天提醒妳這件事。」

「只是晚上睡不好而已啦……」這是實話。

「真的不要讓我擔心喔…姐姐會傷心的~」

「不會啦,真的。」一面享用午餐一面睡覺也是件難事。

「嗯嗯,那我回座位囉。」

「掰掰。」昴小幅度地揮手。

等弦月回到座位時,昴自己也坐定位之後,她鬆了一口氣。

她以眼角餘光瞄向中庭,為了尋找剛剛才看到的一個身影。

只是他已經不在那兒了。

這件事被弦月發現的話,不知道她會有多麼激動,她在情緒激動的狀態下會做出什麼事情來也是個未知數,只是絕對不會有好事。

雖然這也是不告訴她的其中一個理由,但主要是不想再讓弦月為自己操心。

對每一個身邊的人都視如己出,雖然有時會做得太超過,但會盡全力關心及照顧他人的大姐姐。將他人排在心裡第一順位,只要為他人付出,自己受傷也沒有關係的少女。

這是昴對弦月的第一印象,而她的行為及往後對昴的相處模式,也印證了這個描述的正確性。

從小學開始就在弦月身邊的昴,感受特別強烈,也深知作為這種性格的人有多麼辛苦。

所以不想讓她擔心,增加她原本已背負的沉重壓力。

但,不把這份情愫與弦月訴說,似乎也會讓自己產生罪惡感。

「我回來了!」

令昴從沉重的思緒中拉回現實的,是一聲充滿朝氣的男性吶喊。

昴望向聲音的來源。從教室外突然出現的是喘著氣的旬,以及,他單臂捉著狼狽不堪、竭盡全力奔跑到似乎累昏過去的心。他的另一隻手持著已變得半破爛,但勉強還有裝載食物的功能的白色戀人盒子,象徵他在這場戰爭的勝利。

眾男生們以鼓掌加上歡呼歡迎他的歸來,沒有注意到佇立在旬後怒火中燒的女老師。

上課鐘鈴一響,緊接著傳來一聲響徹雲霄的怒吼。

「你們……給、我、安、靜!」
 
 
這聲怒吼並無止息班上熱烈氣氛的跡象。

之後心被老師的叫聲吵醒,「啊勒?我剛剛在幹嘛啊?」這句話引來許多人的發笑,然後她再以歪歪斜斜的奇怪姿勢走回座位,又是一陣大笑。

因為從午休到上課的各種突發事件(?),班上大部分的同學根本無法冷靜上課,老師再罵似乎也澆不熄這股火焰。

同學們心底知曉,年輕的英文科女老師——春野老師表面雖凶狠,但意外地是個心腸軟的好老師。若以近代流行的次文化用語形容,或許『傲嬌』這個形容詞非常匹配。

而她不僅容貌端莊,私底下待人也親切,是個受到歡迎的老師。

因此學生們也不忘在她的課堂上稍稍搗亂(主謀通常是旬),冠冕堂皇的理由是增加學生與教師的互動。這種鼓譟的氣氛也是常態。不過雖是惡作劇,他們並不會逾越課堂規矩。

「那麼,我們請弦月同學念一下她所造的有關“in the midst of”的例句。」

「The shooting stars in the midst of night, which remind me of the memoryin my childhood, are always the most gorgeous scenery that exist in my mind.」

「非常優秀。不愧是弦月同學。」

喔喔——!!班上的男同學們又開始起鬨。這不曉得已經是這堂課第幾次了。不是因為弦月的容貌端正,而是只要有同學優秀地回答春野老師的問題,男生們一律出聲。問題是春野老師很愛問問題,而班上的英文程度都很優秀。

昴一邊偷偷地小口小口享用著午餐的第二個炒麵麵包,一邊望著正確回答問題的弦月。她的視線不經意地被吸引到位於弦月後面位置的旬,看似在認真地看著黑板抄筆記,但仔細一瞧卻並非如此。

旬一邊用他清澈而漂亮的褐色眼眸注意著險要翻出白眼的春野老師,一邊不停地舞動手上的筆,鬼鬼祟祟地寫著一張紙條,裝成好學生的模樣。趁班上起鬨的熱度尚未消退,昴本打算就這麼望著旬直到老師出聲,順便端看他準備耍的惡作劇詭計。

不過,旬的詭計馬上被人打破。

「喂!旬,把你的紙條拿過來!不要以為我沒看到!」可惜老師沒有這麼笨。從老師直呼旬的名字,不加「同學」的事實就曉得,旬在上課已做過多少惡作劇,使老師對他如此熟稔。

嚇!旬應該打從心底被嚇到,身體彈了一下。昴差點笑出來。

不過,旬馬上恢復平常的模樣。他放下筆,大方地拿起A4大小的大紙條,走向講台前面。

「老師,給你。」雖然說話方式有禮貌,但姿勢卻略顯隨便。他單手將紙條拿給老師。

「……」

看了那張紙條約略一秒鐘。

「這個標題未免也太那個了吧……」年輕老師忍住笑意,眼神故意不瞄旬。

同學們的頭上彷彿冒出了一個個問號,那不是詭計,那是什麼?

「咦咦?!」旬似乎很受打擊。

「『大家一起去看星星吧~』。什麼標題啊……還有這什麼奇怪的插畫…噗。」老師傻眼地說,將紙條給前排好奇的同學看,那其實是類似邀請函的紙,前排同學看了之後每個都小聲地笑著。

「老師!你怎麼可以這樣說……那可是我耗盡心思在這節課寫出來的耶……」

「沒有在上課是事實。」春野老師皮笑肉不笑。

「呃!……」旬被逼到絕境了。

「下課到我的辦公室拿回這張鬼東西,給我認真上課,不然等等你就完了。」

「好、好的……」他只好認命,伴隨著班上的笑聲頹喪地回到原本的座位。
 
英文課和平地(?)落幕了。旬從辦公室拿回那張紙條回到班上後,同學們都爭先恐後地圍著他,搶著看那張一時造成話題的邀請函。

又是一場大混戰。昴始終坐在她的座位上,遠遠望著他們並在心裡吐槽。實際上她也有些好奇邀請函的內容,但她實在不懂,為何要為了那張幾天後或許就會被丟棄至資源回收桶的紙而打架。

「嘿、嘿!我搶到了~」從吵鬧的人群裡傳出一道熟悉的女聲。弦月在搶到之後迅速衝出層層人牆。

她宛如想到了什麼一般,以狡詐的眼神盯著昴。昴以音速得知她被弦月盯上了。

黑髮少女衝到了昴面前。「發現小昴~!來,我們一起看~」說完她就以極大的力氣拉著昴的衣領,逃到教室角落躲避同學的追擊。

「咦咦咦咦咦咦???」昴過度驚嚇而發出脫線的聲音。「小、小月~!!妳要做什麼啦!」

「看了妳就知道了啦。冷靜一點,我沒有要做壞事喔~?」

昴果然還是非常懷疑弦月。但看到弦月可怕的微笑之後,她馬上知曉了自己的立場。

瞄了一眼後方激動的男生群,決定無視他們後,她仔細看了那張邀請函。

 
『大家一起去看星星吧~

  完全無料!但也不會讓你感到無聊!

  想知道更多獅子座流星雨的秘密嗎?

  那麼今晚一定要來!

  限定班上同學!

  時間在放學後!

  地點在我家的山丘!

  準備好你的望遠鏡還有一顆迫不及待的心,

  讓我們一起向流星許願吧!』

 
在刻意放大的字體下面有一面拙劣的插畫,看似像是許多歪歪斜斜的火柴人一起抬頭看天空上的星星,月亮則是像小學生一樣將它畫在左上角,發出一『根』一『根』的光芒。說『看似像是』是因為,不仔細看,旬的畫就像是鬼畫符。

「這……」昴率先做出結論,也就是說不出話來。

「雖然我不忍心說他……但他以後絕對不能做廣告業,真的。」弦月擺出徹底傻眼的表情。

「無料跟無聊的梗真的笑不太出來呢……」

「彷彿一股冷風吹過~」

「驚嘆號多到無法忽視呢。」

「就是說啊。」

「所以說,我還是不懂妳想要我做什麼。」

「喔,對耶!」弦月顧著吐槽而忘了她的目的。

這是假裝忘記吧。

「話說回來,小昴,既然妳都看了這個邀請函了,要不要乾脆就去了算?」

「為、為什麼?」她率先冒出的是這個疑問。

「因為妳這樣害怕人群也不是辦法啊。」

「……」

昴大概了解弦月的意思了。

「昴……妳不能只有我一個朋友,我想要妳和班上同學好好相處。」

「……」

「我希望妳能積極一點。」

昴低頭不說話。

見昴不願意直視她,弦月嘆了一口氣,開始著手把那張邀請函折成紙飛機。

「…?」昴歪著頭看著弦月靈巧的手指。

將摺痕以手指壓得更緊密,「好,完成了。」她滿意地點點頭。

「旬!接住!」

「喔、喔?!」

弦月像中午丟巧克力盒般擺出一樣的姿勢,將紙飛機投入空中。紙飛機在空中劃出一道完美的弧線,也如預期掉入旬的手中。

正當旬仍在懷疑發生了什麼事情時,弦月向他大喊。

「旬——!那個天文台的行程——!我要去——!」

「?好啊,那——」

「還有,我可以帶上旁邊這一隻小昴嗎——?」她強硬地將昴推至她的前面,旬的面前,迫使昴面對除了弦月以外的所有事物。

「咦咦?!」昴搞不太清楚狀況。

「既然妳想去,那我就直接問主辦者啊。」

「可是,我沒有說…」

「妳想去。妳超級想去的。」弦月很強硬,緊按著她放在昴雙肩的雙手。

「呃……」

從外表也看得出來,昴內心感到非常驚慌。

畢竟對於連電話也接不好的她而言,和不甚熟識的同學們出去遊玩是一大挑戰。

而且,過去還發生過那樣的事。

但她試圖說服自己。

弦月是為了她好,她並非無知到不瞭解弦月的目的。

而最重要的是,雖然只有她自己知曉,眼前的這個男人對她有莫大的影響力。

那不能對任何人訴說的感情,雖仍然感到不安,但使她以對她而言非常之快的速度下定了決心。

而旬,他的褐色眼眸微微睜大,感到意外。

他從中學就與昴以同班同學的關係相識。從國三至高二,認識昴的這幾年,雖然實際交談的次數不多,但他時常觀察著昴。

從認識她始不擅交際的她,從不參與活動,只會和中學當時在校園不同棟的弦月交談。很偶爾才會和座位旁的同學聊天,總是在位子上靜靜地看著自己的書。

國三夏天所發生的嚴重事件,又使得她更孤苦無依。

所以看到她想參加自己所舉辦的活動,雖然有一部分是被強迫,但他還是暗自感到欣慰。

昴向後些許不安地望向弦月,弦月對她微微一笑。

現在等待的只有旬的回答。

過了半晌。

「嗯,可以啊。真的很歡迎妳來,昴。」

旬露出了比平常還溫柔的耀眼笑容。

而昴所有懷抱的不安,因為這個笑容而消逝了一大半。

「嗯、嗯...!」

昴也努力回敬一個不輸給他的笑容。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26231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chiwa910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廢文』走火入魔... 後一篇:這本翻譯有人看ㄇ...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love3481大家
春田奶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