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蛻變之聲】未命─豔紅緋火中的記憶與羈絆(更新版)

作者:闇色史萊姆王Sater│2019-01-13 19:25:33│贊助:4│人氣:103
嗯,很早以前就想把最早那篇未命文更新

說實在,現在看來那篇真的有點混亂,角色個性也沒抓特別好也有點跳痛,加上後來我接獲消息說:未命締結契約前無法使用力量

就有種想把它全部翻修的想法了,這次寫的算是比較……溫暖吧?總之就是把前面的那邊做大更動

附註:如果要看這篇文建議搭配這首歌,並重複撥放(因為我覺得一首歌的時間大概看不完)

(覺得歌名莫名契合這篇主題)

那麼,文章下收



  據說,在這個希望星之中,藏有為數不多的稀世珍寶。

  運用已死的靈魂製成的,擁有自己靈魂本體的神祕道具「未命」。

  這樣道具相當罕見,幾乎沒有人擁有他。

  就算你發現了,他也可能逃離你的視線,四處冒險旅行找樂子。

  不過,如果是以戰爭兵器為主的未命,那麼狀況就不只如此了……

  可能會在各地引發各種災害,而且行蹤飄忽不定。

  雖然這些災害因未命未認主前無法發揮力量,災害都不會有太大規模的傷害,但通常會給霍茨古人帶來很大的困擾。

  未命,就是如此神秘而又讓人捉摸不定的存在……



  「原來還有這種東西。」

  在日輪丸中的大圖書館查閱資料的賽拉爾,感嘆的說道。

  對於不久前才從長久的閉關中離開的他,必須在圖書館中查閱現在希望星中的各種人文與事件,這樣一旦出現意外才不至於完全不理解。

  不過眼前的資料卻令他感到濃厚的興趣。

  「未命嗎?感覺是一個相當特別的寶物。」

  闔上書本,賽拉爾興起了想到霍茨查閱更詳細資料的慾望。

  「雖然問問吉瓦可能也能知道,但吾果然還是喜歡實地參訪。」

  收拾了簡單的行囊,帶著三把愛用的武士刀──虎徹、村正以及由歐裴拉送給他的紅楓,披上親衛隊的淡藍色羽織便準備出發了。

  「希望這次可以拿到一些有用的情報啊,未命。」





  在賽拉爾驚人的路癡天賦影響下,花了大概三個鐘頭迷路跟兩個小時問路後總算找到了霍茨遺跡處。

  來到了霍茨古人所居住的霍茨遺跡附近,卻不見有幾個霍茨古人走動。

  「還沒有抵達聚落嗎?真是奇怪。」

  照著地圖的解釋,抵達遺跡附近應當就能看見霍茨古人生活的跡象,但此地別說是生活,連點痕跡都沒有。

  雖有繁盛的花木與天然的美麗岩洞,卻始終沒有一個生命在此活動著。

  宛若遠離塵世之理想鄉,不應被人所造訪的無人之境。

  「吾又迷路了嗎……真糟糕,這已經是第幾次了呢?」

  早就數不盡了吧?原本要到人多的聚落竟走到了這座無人經過的未知之地……先別提是怎麼過來的,光是要怎麼走回日輪丸都是個大問題啊。

  「真是稀奇,這種地方居然會有人來拜訪呢,呵呵。」

  此時,一道若銀鈴般輕巧甜美的聲音自一旁傳來。

  ──那聲音是……

  熟悉,無比的熟悉。

  那是一個自己過去已聽過無數次的嗓音。

  一個絕對不可能再度廳見的嗓音……

  賽拉爾猛然回頭,聲音的主人正坐在一棵楓樹的枝枒上,撐著下巴端詳著自己。

  艷紅色的及腰雙馬尾隨風飄逸,稚氣的臉蛋帶著幾分紅暈,身著的衣服設計獨特卻有種接近暴露的感覺,腰間繫著的鮮紅絲帶亦跟著秀髮舞動。

  如紅蓮般深緋的瞳孔,微微露出的虎牙,端看外表毫無疑問是會令異性傾倒的絕上姿色。

  然而,那樣的長相、那繫著馬尾的絲帶,以及那溫和的笑容……

  那是一個本應喪失性命,對賽拉爾而言最重要的一人所擁有的笑容

  「是妳嗎?艾露!」

  沒錯,那個模樣,就是自己當初慘遭滅族時,不惜讓自己賠上性命也想守護的妹妹……



  被大火蔓延的屋子,戰敗後的賽拉爾筋疲力竭的倒在地上,身上染滿了鮮紅的血液。

  無法戰勝,完全無法戰勝眼前的黑天使……

  自己的年紀與對方果然有所差異嗎……就因為這樣而影響了實力嗎?

  「斯佩特拉家族的靈魂還真是不錯,收穫還是有的呢……不過沒有想像中的豐厚真是可惜。」

  冷冷的瞥了一眼,便無情的轉身離去,留下自己,與同樣倒於血泊之中的妹妹。

  「哥……哥,你在哪裡……?」

  「艾露!」

  還活著!

  妹妹還活著!

  使盡最後的力氣爬到一旁受到比自己更重傷的少女身旁,輕輕握住了她的手。

  「太好了……哥哥,還活著呢。」

  艾露的表情似乎放鬆了許多,但又看似氣若游絲……

  「不要說話!妳現在……」「哥哥,人家已經……沒有救了。」

  無情的話語自少女的口中吐露而出,卻使得賽拉爾難以接受如此殘酷的事實。

  「不可能……艾露妳明明!」「人家的心臟已經被貫穿了呢……現在還能活著只不過是體力稍微好一點啦……嘿嘿。」

  輕輕搖搖頭,以堅定的眼神看著自己的兄長。

  「哥哥,吸乾人家的血吧。」

  「妳、妳在說什麼!要是這麼做的話,妳可是會……!」

  一旦吸乾了血,身體便會完全乾癟,最後風化為灰而散逸,因此也代表不能夠安葬或留下墓碑。

  也就是,完全抹滅掉這個人在世間留下的最後一道痕跡。

  「人家看的出來的,如果再不攝取血液的話,哥哥的血會流乾死去的。與其如此,還不如讓人家用自己的身體拯救哥哥。」

  少女的臉貼近少年的臉龐,看似已經到達極限了。

  「人家的命也快要結束了,與其一起死在這裡,還不如讓還有救的哥哥活下去呢。」

  「不可以!這樣的話……艾露妳會失去留在世界上最後的證據呀!」

  眼淚如潰堤般自賽拉爾的眼眶流下,同時在內心詛咒著自己的無力感……

  「不會呀,人家的命,會跟著活下來的哥哥一起走下去,不會停止也不會消失。」

  一抹哀戚的微笑,映出少女的決意。

  「所以,哥哥就吸乾……艾露的血吧……」

  軟弱無力的手,一點一點的垂落。

  ──然後……不要……忘記……人……家……

  「艾露!」

  癱軟在地的屍體,已經再也不會開口了。

  帶著最後的微笑,闔上雙眼的少女,美麗的雙眼已經無法再次看見這個世界了。

  「嗚啊啊啊啊啊!」

  厲聲的嘶吼,即便是如此的痛苦也依然無法挽回心中的摯愛。

  「原諒我……艾露。」

  在逼不得已之下,依然選擇了吸乾至親的血液,恢復自己的傷口。

  當懷中的妹妹散逸為無法見到的灰燼後,賽拉爾的眼淚也已經停下了。

  他發誓,這個身體是自己與妹妹的生命共同延續下的產物,他絕不會輕易死亡,並會找到滅其親族的黑天使報仇雪恨。



  然而,眼前的少女卻是本來應該已經逝去的親妹妹。

  這種平時絕不可能發生的事,就這樣在眼前上演了。

  這不是,做夢吧?

  「艾露?不是唷,人家的名字不是艾露。」

  然而,少女卻只是微微搖頭,即便那自稱與說話的語氣與回憶中的身影相互重疊……

  「人家是沙羅曼達,一個四處流浪找有趣事情的未命……啊,這樣解釋你可能聽不大懂?人家想想……」

  未、命?

  逝去的艾露,難道因為某種巧合,被作為了未命的核心嗎?

  即便是用以死之人的靈魂所製成的神兵,會有這種可能,再度出現在自己眼前嗎?

  而且,她似乎完全忘記了自己……

  這是比任何消息都來得痛苦、更來得傷心的。

  「妳真的,不記得吾了嗎?艾露……」

  沙羅曼達看著賽拉爾痛苦的表情,心中竟燃起了一絲不捨的情緒,明明這張臉孔先前完全沒有見……過……咦?

  「等等,人家怎麼會覺得……痛苦呢?」

  心中好似有一股情緒在翻騰,這股異樣的情感是……

  「艾露,假設這是人家生前的名字……你,無名的旅人啊,為什麼會認識人家呢?」

  有件事,無論如何都要確認才行。

  他的身分,會左右沙羅曼達的決定。

  「……沒事,如果這對妳而言是痛苦的回憶的話,吾便不再重提……」

  「然後讓你一人背負那樣的的哀傷嗎?人家絕不允許。」

  堅定的眼神,似乎是不打算給他任何打馬虎眼的機會呢……

  賽拉爾微微苦笑,這點也和艾露一模一樣。

  看見心情低落的他,無論用什麼方法都不讓他逃避問題,非得等到自己化解陰霾嶄露笑容時,才會跟著露出那如暖陽般的微笑……

  「吾是賽拉爾.斯佩特拉,斯佩特拉家族的末裔……艾露.斯佩特拉的哥哥。」

  「賽拉爾……哥哥……」

  重複著這兩段話,沙羅曼達驚訝地摀著嘴。

  「人家生前的哥哥……賽拉爾,沒錯嗎?」

  「你想起來了嗎?!」

  激動的他卻沒有得到肯定的回答。

  「人家只記得,自己過去有過一個很溫柔很溫柔的哥哥,還有他的名字……每次,夢到那時候的生活都會覺得心裡很溫暖。」

  落下了眼淚,沙羅曼達的雙眼帶著深刻的歉意。

  「對不起、對不起,哥哥,人家很努力地想要回想起來,可是、可是……」

  「別說了,這不是妳的錯。」

  抱著那嬌小啜泣著的身影,賽拉爾心中只有滿滿的不捨。

  她又何嘗不想回想起過去的溫暖呢?然而,這又無可奈何,光是能夠這般重逢,賽拉爾便由衷感謝這近乎不可能的奇蹟了……

  「但人家一直相信喔,相信哥哥不會忘記人家的事情,相信哥哥終有一天會找到自己……而現在,這個願望真的實現了,人家真的很高興!」

  含著淚露出那微笑的沙羅曼達,是如此的美麗且堅強。

  「吶,哥哥,可以說說至今為止經歷的故事嗎?人家想知道這段時間,哥哥到底經歷了哪些冒險。」

  「雖然不是什麼風光的故事,但吾一定會說到妳盡興為止。」

  從之前陷入瘋狂的修練、地球大戰的狂化、秘劍.燕返斬成功的喜悅、重返地球時的不甘、在潛入逆光時所下達的決心、希望上遇到的好人們、因阻卻逆光有功被日輪丸封為總隊長……他所經歷的事蹟皆成了一篇篇的故事,令沙羅曼達沉浸其中。時而歡笑、時而擔憂、時而悲傷、時而喜悅……宛若在賽拉爾身上發生的一連串事蹟,自己都陪同在旁的感受。

  卻又有,自己實際沒有辦法確切伴於身邊的無力感。

  如果那個時候能給予鼓勵就好了、如果那個時候自己能幫忙就好了,這些感受埋在沙羅曼達的心裡,看著面露放鬆面容的哥哥。

  彷彿回到了過去兩人修練完刀術後,在院子中一同談天、嬉戲的日子。

  「這些事或許並不是什麼有趣的事情吧?辛苦妳聽那麼多了,艾……沙羅曼達。」

  「人家聽得很盡興喔!謝謝你,哥哥,你果然是對人家最好的人。」

  將雙手放在胸前,緩緩睜開眼。

  「「那個……」」

  異口同聲,或許兩人都有一樣的想法了。

  「沙羅曼達先說吧?吾,欲開口的要求有些難以啟齒。」

  「不,這對於未命……對於一個被哥哥深愛的妹妹來說,被親口這麼要求,沒有什麼更幸福的了。」

  幸福的笑顏,逐漸與過去重疊。

  「請哥哥……說出口吧?」

  聽到這樣的要求,賽拉爾下定了決心。

  「沙羅曼達,願意成為吾……賽拉爾.斯佩特拉的未命嗎?從今以後成為吾最可靠的利刃、最信賴的夥伴。」

  眼淚述然而下,此時的微笑是賽拉爾見過的,最幸福最美麗的笑容。

  「是!人家……火之未命沙羅曼達,與賽拉爾.斯佩特拉締結永恆的契約,至此之後生死與共,人家將會成為主人的盾、主人的刃,永遠為主人貢獻心力!」

  雙手緊握,沙羅曼達將一吻烙在賽拉爾的右手背,隨後浮現了烈火的印記,兩兄妹因生死分離已久的心,因未命與主的契約再度連繫在了一起。

  「謝謝你,願意永遠記得人家、願意成為人家的主人。」

  「吾才要感謝妳,願意從今之後再度與吾攜手走下去……至此之後,吾將不再失去妳了,無論何種難關都會兩人一同克服。」

  「嗯!人家,相信主人喔!」

  原先分離而失落的兩人,因相逢而圓滿。

  並行的身影,就如同數百年前。

  溫柔的兄長牽著撒嬌的妹妹踏上返家之路,而今成長過後的他們,成為以不可分離的契約所相繫的夥伴。

  未來的路,或許會很艱苦吧?

  然而對於賽拉爾與沙羅曼達而言,即便擋在眼前的是何種障礙,只要兩人攜手便沒有無法跨越的難關。

  因為,他們彼此都深深信賴著對方,成為彼此最堅實的依靠。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25971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SaterSlime|蛻變之聲|賽拉爾·斯佩特拉|沙羅曼達

留言共 1 篇留言

芯玥兒
真的是難得的感性文

01-13 19:53

闇色史萊姆王Sater
最初拿沙羅曼達的時候,以死去妹妹這個梗就是要虐一點
只是當時抓不到感覺就隨筆了,現在有想法就重現了01-13 19:5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jack85102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蛻變之聲】雷瑟 主線五... 後一篇:【主線】鴉羽主線四:逃出...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sd33107689大家
小屋更新手繪作品歡迎來小屋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2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