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達人專欄] 神取回這個人的生命,導正祂的聖殿?

作者:輕車熟路老司機熊!│2019-01-13 17:03:17│贊助:8│人氣:323


  小說的本質是故事。

  現在,請聽我說一段真實的故事吧。



  《神取回這個人的生命,導正祂的聖殿?》



  (本篇比較敏感,所以請絕對不要斷章取義,請一字一句的全篇完整看完。)



  每間天主教的教堂,背後其實都是由一群忠心老教友在支撐。

  這群老教友土生土長,出錢出力又流汗,由具有能力、德望和信德的人出任傳協會(類似管委會)的負責人,其實他們才是教堂真正的管理者。

  至於駐堂神父,雖然教會規定神父的職權才是教堂的真正管理者,神父才有權力決定教堂的一切,但是因為神父最短每隔幾年就會調動前往其他教堂駐堂服務,所以神父比教像是教堂的表面像徵和支援者。

  不過老教友因為出於尊敬神父,相信神父是由神選出的帶領者,所以一般都會跟著神父的領導,不會和神父彼此為難。

  大致上,天主教的神父和當地教友就是像這樣的關係。

  所以教友如果有問題,其實應該先找虔誠熱心的老教友,而不是先去找神父。



  或許你會想:有最高權力的神父如果和本地老教友真的發生衝突怎麼辦?

  那樣的情況真的有點頭痛,教堂內部(高層)就亂起來了。

  不過,當然那是另外的話題,不在這一篇文章要說的範圍之中。

  所以這一篇要說什麼?

  這一篇要說的,是老教友之間發生的事情,和神父無關。



  接下來,詳細解釋一下老教友的事情。

  所謂的:人以群分,物以類聚。

  但是請不要誤會,並非『教堂內部分裂』那麼嚴重的事情。

  只是單純的:理念、個性、想法相近的人,必然自然而然的聚在一起活動。

  不論去到哪裡,有人類聚集的地方必然如此。



  所以教堂的老教友們,大致上分成三群人。

  這三群人,讓我們簡單以:ABC來述說。

  A群人和B群人,他們都是老教友,都有信德和名望。

  所以A和B這二群人,不論哪一群人出面擔任傳協會帶領教堂,都是不錯的選擇。

  那麼,這二群人既然都是這麼優秀,為什麼他們要分開來?

  如同上面說的,他們的想法和做法完全不同,這就是他們為什麼分開來的原因。



  至於C群人,他們雖然也是老教友,不過他們的德性和言行不是很好。

  說的比較好聽,他們比較不讀書(包括聖經),他們的言行很世俗。

  說的比較難聽,他們我行我素,自私自利,不在乎傷害人,相信自己就是正義。

  說的最難聽,他們的靈魂不潔淨,很有問題。

  所以C群人雖然的確存在,但是被A和B一起注意提防。

  C群人當然知道AB不喜歡自己,所以也排斥他們,雙方很少往來。



  至於誰和誰是一群的,分辨方法很簡單。

  只要常去參加:平日彌撒,明供聖體,讀經班,聖母軍,唱詩班。之類的團體。

  這些團體會參加或是常出現的人,往往都是老教友,或是信仰特別深厚的人。

  誰是帶領者,誰和誰又是一群的,安靜的注意觀察他們之間的互動,很快就心照不宣了。



  回頭繼續說。

  這件事大致是發生在2010年之後。

  這件事是這樣開始。

  A和B這二群人因為想法和做法完全不同,所以只要對方上臺,多多少少都會針對做不好的地方發出反對的聲音。

  不過,雖然是反對的聲音,但是還會維持住基本的禮貌,對事不對人,會有分寸。

  另外,這二群人都會輪流上臺擔任傳協會,無形中避免讓C群人上臺。

  大致上,教堂的背景就是這樣。



  接著,熊熊我被神帶進教堂了。

  當時正好是A群人上臺擔任傳協會,所以出面接待照顧熊熊的人就是A群。

  身為傳協會長的大姊非常虔誠,有信仰,對任性的熊熊百般容忍照顧。

  就某方面來說,熊熊算是由大姊親切帶領長大的教友。

  所以熊熊喊大姊,都是真的當成大姊在喊,不是喊禮貌的。

  另外,熊熊因為自覺是個新進小教友,所以都沒有涉入老教友之間的事情,只是安靜看著聽著而已。

  大約一年之後,忽然風雲變色了。



  那一天的主日彌撒結束,一般說來是堂務報告。

  本來都是大姊獨自站出來,對在場所有教友進行報告。

  沒想到,這一天卻是整組傳協會十多人站出來,根本是整團聖母軍動員,也可以說是A群人大出動。

  大姊站在中央,其他大哥大姊分站左右,一起面對臺下所有教友,背對祭壇的神父。

  大姊拿著麥克風,很大聲的開始為自己辯護,也為自己伸冤。

  至於是什麼事情?

  大概是大姊帶領的A群傳協會一直被在野的B群人批判,好像也被抹黑到。

  情況的嚴重程度熊熊我不清楚,只知道大姊和A群人真的都撐不住了。

  大姊就那樣一直給自己辯護。

  說到最後,大姊終於說:「就因為那麼多的冤枉,所以現在我們這個傳協會宣佈總辭!」

  A群人真的就在大家面前九十度鞠躬,然後一起離開講臺,回到長椅坐。

  熊熊我,忽然知道大姊他們總辭,真是一臉的錯愕。

  至於祭臺上的神父,也是萬分意外,只能說:「怎麼變成這樣?我真是完全沒想到。祈禱交給神吧。」

  那一天的主日彌撒,就這樣在A群人的大總辭之後錯愕結束。

  可見大姊他們的總辭,有多忽然。



  接下來,想也知道應該會由B群人上臺吧?

  畢竟,A上B下,B上A下,一直都是這樣。

  結果,大家再次錯愕,B群人竟然不上臺。

  B群人是怎麼想的,熊熊沒有和他們來往,所以不清楚。

  這只是猜想,可能B群人也發現自己做過火,所以不好意思上臺吧?

  就這樣,A總辭,B不上臺,傳協會徹底空下來。

  但是教堂不能沒有傳協會運作啊。

  那要怎麼辦?

  A和B都不希望讓他們上臺的C群人,竟然真的趁機上臺了!

  C真的上臺了!

  最世俗,最自我,最自私,最不在乎傷害到別人的一群人,上臺帶領教堂了。

  真的,當時真的面對更大的錯愕啊!



  不過大家心中也都在想:『整個事情變成這樣,是神要給C一個服務機會吧?』

  畢竟C這群人雖然存在十來年,但是從來沒有上臺帶領過。

  所以AB都安靜下來,不多嘴批評,只是注意看著C會怎麼帶領教堂。

  一開始,C他們還有節制,甚至於規矩許多。

  幾個月過去,C他們開始會在傳協辦公室喝酒配小菜,一群人笑笑鬧鬧。

  這裡可是教堂耶。

  不過大家想到,他們是在傳協辦公室內部吃喝嘻笑,就繼續容忍。

  再幾個月過去,C開會之後,決定把整間教堂的外牆重新上漆。

  大家是想,可能是要重新上漆吧?畢竟已經十幾年了。

  結果上漆結束之後,竟然不是單純上漆,而是弄成街頭噴漆那樣。

  口說藝術,吸引年輕人或是外人進入教堂。

  但是教堂本該有的宗教神聖莊嚴感,完全消失無蹤。

  接下來,公然在教堂內部的會客室找修女喝酒吃小菜。(這個真猛,找修女陪酒啊?)

  修女的處境,拒絕不是,不拒絕也不是。

  畢竟修女都是修會派來教堂幫忙服務,加上那群人是教堂傳協會,不是一般小教友,如果拒絕的話不知道會不會對修會打小報告。

  更猛的是,C群人聽到誰和神父怎樣怎樣,真的會去圍著那個人,當面問他怎麼回事?

  甚至於,那群人會打電話去對方家裡鬧。

  (猜想)那群人根本把自己當成神父的俗辣打手,可能是想要博取神父的好感,讓自己可以在傳協位置上坐的更穩?



  總之,C群人的表現真的越來越誇張,一點都沒有宗教人該有的樣子,而像是一群霸佔權位的混混。

  A和B看到這樣,都是無言。

  教堂的風氣,很明顯走的越來越歪。

  一再向神父反應,神父如果不是要大家祈禱,就是不太想管。(請想想神父和傳協會的關係,別忘記神父都只會在一間教堂駐堂幾年)



  A和B開始試著發出反對聲音,想把C拉下來。

  但是這招完全沒用。

  說的難聽點,C群人根本像是無賴,靈魂狀態很有問題,他們會因為這樣就下臺?

  甚至於,C群人因為傳協會的權限,反過來為難和挑剔A和B這二群人,進行反擊。

  再來的發展,我聽說AB好像有在討論,要一起採取實際行動給C難堪,合力逼C下臺。



  這時候,整個情況真的變成這樣。

  真正在背後支持教堂的三群高層老教友,真的面臨分裂撕破臉的兇險局面。



  所以有沒有走向破局?

  AB他們私下談論過後,好像是覺得那樣做已經偏離聖經的道理太遠,根本會造成教堂內部分裂,造成真正的派系鬥爭局面,把教堂徹底搞糟,所以最後沒有那樣做。

  畢竟聖經已經說,大家在教會內就是在基督內,不應該在基督內分裂對抗。



  那麼AB他們怎麼做?

  B群人怎麼想,我不知道。

  至少大姊他們A群人,眼見這樣,真的很無奈。

  『唯有含著眼淚,離開土生土長的教堂,開始流浪,分散去其他教堂當客人。』

  大姊說,他真的不想離開從小生長的教堂。

  但事情變成這樣,不走又好像不行。

  只能相信神的旨意和安排,流著眼淚,自我流放。

  祈禱中希望神能看護教堂,也希望神能夠指引C一條光明的道路。



  就這樣,A和B都離開了。

  熊熊我,雖然根本是事不關己的事外人,不過也趁機跟著大姊:流浪到淡水。(只是舉例歌名,不是真的去淡水XD)

  三群支撐教堂的老教友,真的獨留下C這群人獨掌教堂。



  後來的事情。

  大姊他們,偶爾還是會回去教堂看一下。

  都是看到教堂越來越冷清,人越來越少,一直在走下坡。

  不過大姊除了心痛,還能怎麼辦?



  就這樣,大約C群人上任一年多,忽然又迎來大變化。



  那一天,大姊回到教堂看看。

  一位堅守著沒走的老教友,發現大姊,趕緊上去說:「妳終於回來啦!」

  大姊問:「怎麼了?」

  老教友:「那位帶領傳協會的OOO,前幾天死啦!」(C群的帶領者)

  大姊意外:「他死了?怎麼回事?」

  老教友:「不知道啊!那天晚上OOO還好好的,在教堂裡面的小客廳和大家一起喝酒吃東西,開開心心的,回家睡覺之後,就那樣忽然死了。」


  也就是說,C群老大在睡夢中忽然過世。


  老教友再說:「傳協會長過世,應該再次重選。現在教堂算是處於沒有傳協會的狀況。你快把分散的大家找回來教堂,接手管理,把教堂重新帶起來啊!」


  然後,老教友最後說:「我一直沒走,看著教堂被OOO管理的越來越烏煙瘴氣,真的不知道怎麼辦才好!現在這樣,一定是神也看不下去OOO的行為,決定出手召OOO回去,導正祂的聖殿!我感謝神!真的感謝神啊!」



  於是外出流浪的AB二群人,終於再次回到土生土長的教堂。

  最後由B那群人出面上臺接管,收拾爛攤子。

  畢竟之前就是大姊所屬的A群人下臺離開,本來就該交由B接手管理,但是B他們卻出乎預料的沒有上臺,反而讓不應該上去的C趁機上臺了。

  至於C群人,忽然死了帶頭者,好像真的是神在無形中出手,可能也讓他們有警惕的反省了吧?他們是安份許多了。

  整個事情,大概就是這樣。



  所以OOO帶領C群上臺一年多,忽然就在睡夢中過世。

  老教友們都這樣相信:『神給過OOO管理教堂的機會,神希望OOO好好表現,順便聖化自己,但是他卻一直老模老樣,讓神的聖殿走歪,直到神終於看不下去,直接把OOO召回去,讓聖殿得以導正。』

  至於大姊他們,對於帶頭的OOO,則是以『人死恩怨消』的心態,一直為他的靈魂和安息祈禱,畢竟都是主內弟兄姊妹。

  至於熊熊我,雖然覺得這個說法很合情合理,畢竟OOO真的好好的,忽然睡一覺就死了,不過我多多少少還是會有點懷疑。

  我的懷疑是出自於:『神真的親自召OOO回去嗎?』

  不只是因為理性的懷疑,也是覺得『神真的需要出這麼重的手?』

  所以到底是不是神出手,或是單純這麼巧,熊熊我真是說不準。

  總之,這件事的前因後果就是這樣。



  這樣的事情,平常只來主日就離開的小教友或是教外朋友,是不會知道的,往往只會在老教友的口耳之間私下流傳。

  我會寫出來,因為這件事的收尾方式,真的收的頗奇妙,好像神真的有採取動作,不時讓我回想默思。

  所以熊熊特地分享出來給大家聽聽。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25954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壞壞熊|天主教|基督教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dqstory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二位天主教神父互相質問... 後一篇:我想,我知道肉圓哥那間肉...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miaomei20大家
歡迎至line貼圖小舖搜尋:「閃電熊米米 / 海豹胖騎士」,也可至小屋看看~~喜歡可以支持一下,謝謝><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2:0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