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咖啡店-老兵

作者:今天下雨│2019-01-13 01:02:22│贊助:0│人氣:18
新手上路,有任何想法都可以告訴我(我會盡力改進的)


在聽Red Hot Chili Peppers的<Snow>時想到的故事,帶點哀傷。




  清脆的鈴聲響起,一位拄著拐杖的老人走進,平日和藹的臉龐今天似乎蒙上一層不愉快。
  他是名老兵,退役後和故鄉的姑娘結了婚、生子。如今孫子也上了大學,人生可謂幸福美滿。
  「歡迎。」深紅髮的男子抬起頭看見熟識的面孔,他放下手中的抹布走到擺放咖啡豆的櫃子前。
  他是這間咖啡店的店長,也是唯一的員工,儘管他人勸說他仍堅持自己來便好。
  老兵沒有沒有說話只點了點頭慢慢走向吧檯。
  選用來自印尼的咖啡豆,店長動手開始沖泡咖啡。不需要詢問其愛好,老兵從第一次踏進這裡就沒有點過第二種咖啡。

  「來一杯最苦的那種。」老兵第一次光顧時很嚴肅地向店長點餐。

  潔白的瓷杯裝著深色的液體,店長將泡好的咖啡放在老兵面前,連同另一個裝著寶石的碟子。
  仔細看不是寶石,而是顆櫻桃。
  老兵皺起眉頭,他並沒有點這樣東西。
  酒漬櫻桃,是這間咖啡店的隱藏菜單,售價不明。
  「我想聽聽故事。」店長拿起剛剛擱下的餐具繼續擦拭,奇異的紫色眼珠好像看透了什麼。「如果您不願意也沒關係。」他做出將碟子收回的動作。
  只有極少數的顧客曉得,這櫻桃不是用錢買的。
  老兵嘖了一聲,他知道這年輕人總能發現自己不愉快。「上次說到哪裡?」他說,將紅光耀眼的櫻桃放進嘴裡……

  第一次嘗到那酸甜的滋味是在幾年前的夏天。
  那時老兵沒有拄著拐杖。
  咖啡店裡沒有其他客人,店長看著年邁的臉龐沒有說話。他熟練沖泡好老兵一直以來喝的味道,轉身走向冰箱拿出密封罐。
  「請喝。」將咖啡放在吧檯上,說:「老兵先生要不要嚐嚐看我做的酒漬櫻桃?」他把 裝著紅色物體的罐子拿到老兵眼前。
  「要錢的吧?」老兵啜一口咖啡皺起眉頭。「還是一樣苦……」他抱怨著說。
  「是您跟我點了最苦的咖啡,如果要改口味請早點告知。」店長微笑著說。「這櫻桃不用錢的,要的是別的東西。」他打開密封罐,用夾子夾出晶瑩剔透的紅寶石放進碟子。「一個故事,關於你的。」碟子被推到老兵面前。
  「什麼樣的故事?」老兵垂下眼。
  「那就看您想跟我講怎麼樣的故事了。」
  老兵盯著杯中的咖啡。




  那是我年輕時還在打仗的日子裡。
  那天夜裡,我受不了巨大的精神壓力走出營帳,或許吹吹冷風會好點。
  「要喝一杯嗎?」我被身後突如其來邀約嚇了一跳。
  那是個年輕的小夥子,大該是剛讀完書的年紀吧。他手中拿著保溫杯,另隻手指著我身旁。「我可以坐你旁邊嗎?」
  「隨意。」
  小夥子咚一聲坐下,把保溫杯拿到我面前。
  我不曉得裡頭裝著什麼,但因為喉嚨有些乾接過喝了一大口。「我的天,這啥東西!」
  那味道就像把舌頭當毛巾擰一樣。
  保溫杯被我一扔掉在遠處樹下。
  「阿……真浪費……」小夥子有些難過。「你沒喝過咖啡嗎?」
  我發現到自己的失態。「抱歉……我…」
  在那年代咖啡可不說喝的到就有得喝。
  「沒關係。」小夥子說。
  那晚我們誰都沒再開口,看著一夜星空。

  軍隊的生活沒什麼交流,大家碰面也僅只打招呼,生性冷漠的我一日比一日少話。
  不過在那天晚上認識那小夥子後,儘管話還是不多,但他常常和我分享一些瑣事,我的生活不至於太沉悶。
  「這地方真冷。」在軍隊行進到下一個駐點的途中,小夥子靠向我小聲地說。
  我沒有說話,口中吐出的白霧說明了一切,看來今夜可能會下雪。
  「不知道會不會下雪啊,我還沒看過雪呢。」他看起來像是出來郊遊的小孩,這對軍人來說不是好心態。
  想到往年的這個時候故鄉早已白雪茫茫,我說:「等戰爭結束我再帶你去我故鄉看雪,一定比這裡的美。」鬼使神差,我竟然和他一樣幼稚說了這句話。
  小夥子雙眼發亮看著我,見他這樣的面容,我突然有些不好意思。
  「別說話浪費力氣了,還有很多路要走。」我壓了自己的軍帽想遮住臉。
  我倆肩並肩,我偷瞄一眼稍矮的他,他的笑容真的很好看。

  那天夜裡我又因為失眠走出營帳,一出營帳便看見小夥子靠著樹木坐下,我拿著自己的毛毯走向他,像上次一樣坐在他身邊。
  「喝嗎?」他習以為常地說,裝著咖啡的保溫杯向著我。
  我搖搖頭,眼睛餘光瞥見保溫杯凹了一角,顯然是我做的。
  真是太不好意思了,我心想。
  我把毛毯一半分給他,本互不認識的兩人現在看來如同摯友一般親密。
  「你認得星座嗎?」小夥子首先打破沉默,杯裡的咖啡早已飲盡,他抬頭伸長脖子想看清一片星空。
  「一個也不認得。」我曾經上過從星星辨認方向的課,但因為興致缺缺而什麼都沒學到。「每顆星星都長得一樣。」
  「我也認不得。」他笑得開懷,我鮮少在軍隊中看到如此耀眼的笑容。「聽說人死後會變成星星。」
  「那夜晚就不會如此黑暗吧?」我在心裡竊笑著他天真的話。「每天都有人在死去。」
  「這麼說也是……」小夥子眼中的光芒淡去,害我有些愧疚。「不過我想變成星星,它們亮亮的很漂亮。」
  「打仗的時候別像個小孩一樣天真。」我告誡著說,突然害怕有天失去他。
  小夥子坐到我面前,他藍色的眼看著我,清澈且自由。「我不害怕死亡,只害怕美好的事物消逝。」
  他直盯著我,讓我覺得他所說的美好事物就是我。
  「現在只想著活下去就夠了,別成天胡思亂想。」偶爾他會說出如此不吉利的話,我感到反感。「我累了,先去睡。」把毛毯留給他,我獨自走回營帳。
  在我看不見的地方有什麼東西消逝,之後想想大概是美好的事物吧。

  隔天醒來,外頭已成雪白的世界。
  不曉得小夥子昨晚有沒有睡好。
  集合時間,我四處張望尋找那雙好看的藍眼,卻一無所獲。
  好不容易在人群中找到他的身影,我發現他清澈的藍眼蒙上一層陰影。
  「有睡好嗎?」我拿著兩只杯子,一只裝著牛奶另一只是咖啡。
  小夥子抬起頭,看到我的瞬間眼裡的陰影全無,或許剛剛只是看錯了。「早安……」他小聲地說,嗓音有些沙啞。
  「該不會感冒了吧?」我把裝有咖啡的杯子拿給他。
  搖搖頭,他接過杯子喝了一口。
  我倆沉默了一會兒,打破沉默的依然是他。
  「抱歉我總是說一些無聊的話。」大概是昨夜的我讓他這麼沒精神。
  「不,我也有點太苛刻了。」我把手放在他頭頂,說:「你不會就這樣討厭我吧?」
  這就怪了,不喜歡與人打交道的我竟然有些害怕被這小夥子討厭。
  「當然不會!」他說。
  軍隊持續行進,我倆肩並肩走著,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
  從聊天的過程中我知道他喜歡苦的咖啡,討厭甜的東西。
  真可惜,我知道故鄉有間西點店的甜點很好吃,不過哪裡有好喝的咖啡我就一無所知了。
  
  行軍的旅途進入尾聲,已經能看見遠方的建築。
  軍隊的氣息開始緊繃,我和小夥子聊天的次數也隨之下降。
  這個城市的駐點環境不差,至少有水有電,衛生也還行。
  剛來到陌生的城市,小夥子有些不適應,趁著今日下午無事,我邀他出外走走,或許會好一點。
  因為戰爭的關係,城裡不像往常熱鬧,瀰漫著詭異的氣氛。來到公園也不見幾個人影,他說想休息一下,便挑了樹下的長椅坐下,剛好可以遮陽。
  「還好嗎?」我問。
  他點點頭,給了我一個微笑。
  我買了一杯咖啡,他小口喝著。
  杯裡的咖啡還有一半,小夥子坐在長椅抬頭看向我。
  「怎麼了嗎?」
  「我在想,如果不是在這種情況下認識你就好了。」他小聲說。
  「在這種時候就別胡思亂想了。」我皺著眉頭,都已經到了備戰的時間點還在說這種話,感到有些厭煩。
  小夥子一瞬間露出欲哭的神情,他隨即低下頭,嘴唇顫抖著。
  「不是我要兇你,都到了這個時間點你還不繃緊神經遲早會死的。」我是真的不希望他戰死沙場。
  「我·‧·一直都很喜歡你,這不是什麼無聊的話,我是很認真的······」他的聲音不大,但我清楚聽見。
  「別開玩笑了。」我冷冷地說,但內心卻不明所以的慌亂。
  小夥子帶著水氣的雙眼看著我,他抿唇扯出一個笑容。「對不起,請你忘記我剛剛說的話吧。」
  那之後,我們無語地走回駐點,誰也沒開口。
  這天夜裡我又失眠了,身旁的小夥子用棉被捆住自己背對著我,看起來睡得很沉。
  總覺得比以往都隔的遙遠。
  我腦中咀嚼著他的告白,完全無消化。
  男人和男人……
  我早就明白自己對他的想法,但這可是戰場啊,不是談情說愛的地方。就算我倆是兩情相悅,那又如何?
  更何況是這種眾人排斥的愛情。
  我輾轉難眠,想了許多。
  還是決定跟他說清楚我的感情。

  事與願違。
  從那天之後,小夥子像是在躲避獵人的追逐,我越想靠近他就躲得越遠。
  漸漸的,我也有點不耐煩了。
  像是兩條直線只在那一點短暫重和又隨即分離。
  
  戰爭說來就來,每天沐浴在槍林彈雨之中。
  混濁的污血、殘破軀幹早已麻痺身心,但我有時會看見他在暗處摀著嘴反胃。
  我努力不去在意他,若是他不願意與我交流,那我也沒有必要打擾他。
  這天的星空亮的刺眼。
  我拖著負傷的身體帶著性命回到駐點。
  醫護室裡有像我負傷的士兵,也有死去的戰友們。
  剛包紮完,我坐在一旁休息,一具一具的遺體從眼前搬過,突然熟悉的面孔影入眼簾。
  「不是吧……」我沒發現自己發出沙啞的嗓音。
  面無血色的臉孔閉上雙眼,他被放地上,就在我面前,身上多了令我反胃的景象。
  無視腳上的傷痛,我跪在他身旁,纏著繃帶的手碰著染血的胸膛。我的世界天旋地轉找不到立足點。
  「你還好嗎,他是你朋友嗎?」一旁的護士見到我悽慘模樣前來關心。
  他是你朋友嗎,這句話刺入我心,眼淚不受控制地落在他的臉上,但他早已感受不到我的溫度,我也感覺不到。
  他不是朋友,是比朋友更重的存在,我那時沒說出口,現在也沒有。
  小夥子,你還當我是朋友嗎?
  我在心中竭力嘶聲地吼道。

  離開醫護室後我昏昏沉沉地走向通舖,他的東西還擺在我的床旁邊。過沒多久就會有人發現這些東西的主人已離開人世,然後丟了。
  我不想這樣,便把所有東西移到我的位置上。
  凹一角的保溫杯、懷錶、幾支筆還有兩本筆記。
  我翻開其中一本。
  我不曉得他有寫日記的習慣,裡頭記著的東西不多,大部分都是我和他聊天事。
  『我告白了……他覺得我在開玩笑吧?』
  『但是我真的好喜歡……』
  『我想我應該跟他說清楚』日期是昨天。
  另一隻沒纏著繃帶的手輕撫這些字句,在空蕩蕩的空間裡我悶著聲啜泣。




  「這是第二本筆記。」老兵從大衣口袋拿出一本泛黃的筆記本,粗糙的手指小心翼翼地翻開。
  年代已久,有些地方早已模糊,但店長還是能看出那些黑白的圖樣。
  各式各樣事物的素描。
  老兵翻到其中一頁,是個人物的素描。起先店長不曉得是誰,不過看了一眼眼前的老人便明白。
  那雙眼睛沒有隨著歲月老去。
  老兵喝了一口咖啡,眼神飄向遠方,淺淺說出在他離開後的故事。
  喝完咖啡離開後,店裡像午夜的星空沉默,直到下位客人光顧。



  幾個禮拜後,位於咖啡店幾條街外的某戶人家敲起喪鐘。
  店長泡了兩杯咖啡放在老兵生前常坐的位置上。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25902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coco11297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xinjuewang巴友們
歡迎來小妹這坐坐~~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5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