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決鬥傳說Dueltale 第十五‧五章 (遊戲王同人小說)

作者:可可羅│Undertale│2019-01-12 13:55:00│巴幣:2│人氣:291
上一篇連結:請點選這裡


2018實在是太多重要的人走了,
我們來不及弔念他們呢,
但是別擔心,
我們向流星許願吧,
2019不會再有偉人死亡了!

「另外要感謝大家對此小說的支持!」穿著新年和服的圓環之理說著。
「沒有你們,這AU恐怕是寫不下去了。」穿者新年和服的Chara說著。
「希望2019上條君也能跟仁美過得好好的,我是不是多嘴了?」穿著新年和服的沙耶香說著。
「不過,Dueltale世界的居民們啊,你們別就此鬆懈。」旁邊的丘比說著,「因為那個世界的我正在大屠殺呢,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過先告訴你,我想改一下之前的預告,
因為上集的預告實在是太十八禁了,
以此道歉,我寫了一篇第15.5章來彌補我之前沒寫到的部分。

{第十五‧五章 選手的撤離和Toriel的叮嚀}


【在Undyne死亡後的不久之後,競技場內】
「各位,經過我們的討論後,嗯……」圭平在台上緊張的說:「既然已經有位觀眾受到傷害了,而我們又失去兩位四天王的主辦單位,嗯嗯嗯……」
「圭平社長要做甚麼啊……」台下的觀眾議論紛紛。
「雖然有損我們海馬集團的名利,不過主要關係到民眾的安全,我們只好把整座競技場封鎖了,以後只能在電視上看實況轉播了。」圭平說著:「而且,如果有看到江戶川柯南選手,請盡速遠離,並通知警察,我們會盡速解決的,不過,只要能將江戶川柯南繩之以法,比賽就可以繼續了。」
「什麼嘛!爆米花都買了結果讓我們看這個……」台下的觀眾覺得掃興。
「所以現在你們要做的是,不要驚慌,按照秩序離開競技場……」圭評一講完,螢幕出現了逃生路線。

【男性廁所外面】
「快斗!快斗,你上完了沒!你也上太久了吧?已經出人命了!」一位褐髮少女在廁所外呼喊者某人。
「這位小姐,這裡是男生廁所!」一位警衛叫住了這名少女。
「我知道,但我男友還在裡面拉肚子,他已經拉了四個小時了!」少女說著。
「那我們來處理吧!你先去外面避難,這裡很危險!」警衛說著。
「嗯,跟我爸爸中森警官打聲招呼,我叫中森青子!」少女先離開了,「那裡面的人叫黑羽快斗,麻煩你們了!」

警衛跑去廁所狂敲已經鎖上的廁所門。
「喂喂喂喂喂!你已經上太久了喔!快點沖完水出來,我們要撤離了!」警衛說著。
門裡的快斗沒有回應。
「會不會死在廁所裡了?」警衛拿出對講機,「長官,東邊廁所好想沒有人出來,能麻煩你一下嗎,他已經沒有回應四個小時了!」


【在派出所的Frisk】
Frisk看著Undyne最後拿的牌組,心裡有些悲傷。
「如果能揪出柯南是殺人兇手的話,Undyne就不會這樣了……」
「嘿,Frisk,我幫忙排隊買了「魔法少女小圓」的藍光光碟了!」這時Alphys過來了。
「你不知道Undyne發生什麼事情了嗎,你還跑去百貨公司閒逛啊?」Frisk不滿地說。
「Undyne怎麼了嗎?」Alphys似乎沒有看到實況轉播。
「BOOM!」Frisk站了起來,把椅子摔在地上,「你不知道Undyne為了你們做了多大的犧牲嗎?妳這宅女,根本甚麼都不知道……」
「好了好了,冷靜一下,我來告訴Alphys小姐Undyne發生的事。」目暮警官說著。
目暮警官把Undyne的意外說明給Alphys。

「原來是這樣,Undyne被槍殺,然後與決心融合過多而死……」Alphys突然崩潰了,「原來是這樣,不能原諒江戶川柯南……」
Alphys流著眼淚。
「現在該怎麼去挽回這悲劇……」Frisk很煩惱的說。
「只有將那個妖精封印了!」Alphys說著。
「一定還有什麼辦法……」Frisk說著,「那個目暮警官,我可以幫忙陪你跟中川偵訊嗎?」
「嗯,除此之外,我們還有抓到一位犯人,似乎是犯罪組織的成員。」目暮警官說著。
「好吧,他槍殺了Undyne,一定要把他嚴懲,但是,一定要讓中川警官脫罪。」Alphys說著。
「嘿呀,既然如此,我就陪陪你們,尋找真相吧!」坐在旁邊的Sans站起來說著。


【偵訊室旁】
「你有什麼是要說的嗎,中川?」目暮警官問著。
「嗯,我確定犯人不是我,因為麻醉劑我已經拔起來了,我身上還有留著,沒有丟掉。」中川說著。
「你放心吧,我們相信你,但是先交出脫罪的證據來。」目暮說著。
「已經在你眼前了,拿去基德的報告做對比吧!」中川把用過的麻醉劑放到桌上。

「中川警官……」Frisk和Alphys看著無辜的警官們互相偵訊。
「不過最可疑的,還是槍殺Undyne的人,要證明他們是一夥的。」Sans說著,「不過,如果那個槍擊犯還有同夥的話,警方不可能會放過他們的。」
「Howdy!我錯過了什麼嗎?」這時Asriel來攪局了。
「Asriel,我們想給Undyne一個公道,但是……」Frisk說著。
「還沒有結果,中川還在警方那裡。」Alphys說著。

這時門打開,中川走出來了。
「等一下接下來會有更危險的人物,所以你必須站遠一點。」中川說著。
「嗯嗯,我想看看接下來有什麼線索!」Frisk說著。
「好吧,犯人的代號叫伏特加,其餘的事情他不敢說,但是他被逮捕時,似乎有什麼話想說……」中川說著:「看,坐在這裡面的,就是伏特加,那位槍殺你們的朋友的人。」

「好了,你究竟有什麼目的?」目暮警官問著。
「那個,我是被唆使殺人的,但不是我的上屬命令的。」伏特加說著。
「你跟柯南小弟弟是什麼關係?為甚麼他被洗腦的那麼嚴重,你一定塞了什麼毒品進去!」目暮警官拉住伏特加領子。
「但,我沒有洗腦工藤新一啊!你說工藤啊,就是他威脅我們組織的。」伏特加說著。
「好吧,說來給我聽聽。」目暮警官說著。
「事情是這樣的……」


【在昨天的衛星區】
「呵呵呵,這酒喝的真爽,伏特加,到時候我們去交易時,我在Carry你,OK?」代號叫琴酒的男子說著。
「呵呵呵,這回一定又是一筆大交易呢!」喝得醉醺醺的伏特加說著。

伏特加到交易的地點,卻看見眼前的男子倒在地上。
「怎麼大家喝得醉醺醺的啊?」伏特加說著。
「嘿!」這時有個熟悉的聲音說著。
「嗯姆姆,連工藤新一都淪落到這裡來了啊?」伏特加認得出這個聲音。
「你很忙嗎?」柯南說著:「我早就知道你們所有人的資訊,除了一些「官方」不敢公開的敏感資料。」
「所以你總算做到了,沒想到我們還有這一天啊?不過不可能的,現在跟我說這些都沒用,你就又要死在我們手中了!」伏特加說著。
「你說琴酒啊?他早就昏過去了,壞人都是豬一樣的隊友!」柯南開啟了手電筒,照著已經被他打昏的琴酒。
「那也沒差,我一個人就能讓你斃命!」伏特加拿出了手槍,「嘿嘿嘿嘿,向我們投降的感覺如何啊,工藤新一?」
「BOOM!」伏特加開搶了,但是柯南消失了。


「怎麼回事?」伏特加呆住了。
柯南突然出現在他頭上,使用了充氣足球攻擊!!!
「啊啊啊!!!」伏特加倒在地上,柯南拿起了離他身上不遠的手槍。
柯南用手槍威脅伏特加。
「哼哼,你能殺我一次,但是不可能會有第二次了!」柯南說著。
「怎……怎麼回事?」伏特加問著。
「我已經不做偵探了,伏特加!」柯南說著,眼上的瞳孔變成紅色,「但是我已經成為神,我可以實現你們老大一個願望!」
「要是我拒絕呢?」伏特加問著。
就像我逼問魔法少女的方式,我會讓相同的絕望,傳達給你們,哼哼哼……」柯南說著。
「你要我怎麼做?」伏特加問著。
「幫我殺決鬥大會的選手,這你懂的。」柯南站起身子,放下手槍。
「你知道我幹不了這一票的!」伏特加說著。
「做就對了,你想看的琴酒的頭不保嗎?」柯南說著。


【時間點回到現在,Frisk在吃奶油蛋糕】
「我到底該怎麼做好呢,圓環之理女神?」Frisk邊吃邊流眼淚。
「嘿呀,你果然還是跟饅頭卡(小圓)一樣懦弱呢!」這時Frisk最害怕的聲音出現了。
柯南站在Frisk的面前。
「你……」Frisk似乎差點失去了理智,「你殺了我的朋友,而且還奪走基德的靈魂,丘比,你到底還要傷害多少人才能滿足?」
「你還不是一樣的嗎?你這骯髒的殺手,以為自己已經金盆洗手了?我告訴你,你的祕密遲早有一天會公諸於世的。」柯南說著。
「如果你還有機會,拜託,請不要做真正的殺手……」Frisk說著,「我的屠殺紀錄是真的,但我已經改頭換面也是事實,回頭是岸,放下你骯髒的雙手,離開這條路線,可以嗎?」
「遲早會面對的,我會連你在這時間線僅有的東西也一同奪走。」柯南說著,「你大不了可以奪走Asriel了靈魂,然後將故事回到原點,把兄弟當作沙包,手足當作發洩工具,然後你還是能拯救Chara,她會忘記自己是魔法少女,你會忘記自己曾經是世界的救星……
「不,我不會這樣做。」Frisk說著,「我這回有過去時間線沒有的東西,我不想再這樣下去了,我要跟她在一起,這也是我和Chara的約定。」
「哼哼,既然你的決定是自由的,你為什麼這麼堅持呢?你大不了可以容許一小小的錯誤,然後就能拯救這個詛咒的世界……」柯南打算誘導Frisk改變主意。
「我的決定,不能容許一絲絲的錯誤了。換句話說,我沒有選擇。」Frisk說著。
「在我的面前,做出選擇本來就是個錯誤,你永遠逃不過死亡的命運,Frisk,既然你想證明自己不是殺手,不如把自己的雙手弄髒承認吧?」柯南說著。
夠了!給我住口!你才是殺手,現在想逃也逃不了了!」Frisk大聲吼叫,「我現在就能讓身邊的警察將你依法送辦!
「哼哼,這個國家,不,這世界的治安,遲早要崩潰……」柯南說著。
「住口!」Frisk跑像柯南準備撲向他,但是柯南突然消失了。
Frisk跌了一跤。
「我到底該怎麼做?Chara、Asriel、Toriel……」Frisk抱著膝蓋說著。


「不用害怕,我的孩子,有我在這裡……」突然一個很熟悉的聲音出現了。
一雙溫暖的毛茸茸雙手抱著Frisk。
「媽?」Frisk說著:「我是在作夢嗎?」
Frisk轉頭一看,是他的養母Toriel,她帶著大草帽,穿著旅行的服裝來見他了。
「我的孩子,你沒有做夢喔,媽媽從神鷹大陸大老遠飛來這裡了喔。」Toriel說著。
背後有台高速噴射機,長得像青眼白龍。
「抱歉了,選手Frisk,把你的雙親帶到這裡來,真的很不好意思!」圭平社長在旁邊說著。
「怎麼會呢,我似乎很久都沒見到他們了……但是,你說雙親?」Frisk問著。
「Frisk,抱歉了,我沒有看好花園就過來了!」Asgore從噴射機走出來說著。
「Asgore,我不應該帶你過來的,但是,身為怪物小鎮的領導……」Toriel好像還在氣Asgore,畢竟他有點迷糊。
「現在終於家人又再度團聚了,但是,Chara……」Frisk流下了眼淚。
「Asriel還好吧?」Toriel說著:「Asgore把你送去比賽簡直太危險了,還失去我們一位重要的朋友……」
「他沒事,但是,你覺得我很像Chara嗎?」Frisk問著。
「Chara的確跟你很像呢!但先別管這些。」Toriel說著。
「Frisk,跟人類成為和平大使這件事就先暫停吧!」Asgore說著:「有關Undyne走掉的事情……」
「那不是人類的錯,只是,有人類失控使用惡魔的魔力……」Frisk解釋Asgore的誤會。
「沒關係,我不想再和人類發起戰爭了。」Asgore說著:「我總算了解到一個人的好壞,並不是關係到種族對立,事實上,我看著電視機上你的新聞,就知道你是怪物們的救星,也是人類的。」
「事實上,有兩位人類也是心地善良呢,她們勸說過我們,不要再和人類起衝突了呢!」Toriel說著。
「嗨,好久不見,怪物大使!」一道熟悉的聲音出現了。
霧矢葵從噴射機走出來,旁邊有一位金髮的少女。
「是霧矢小姐!還有,妳就是她朋友吧?」Frisk開心的說。
「我叫星宮莓,曾經是星光女王,現在我用剩下的財產,去幫助弱小的居民呢!」金髮女孩說著。
「喔喔,你「曾經」是星光女王啊?不過現在的星光女王是誰呢?」Frisk驚訝地說。
「你不知道明里啊?大空明里啊!」星宮小姐說著。
「喔,我記得,她似乎幫助了我們小鎮的明星上電視呢!」Frisk露出笑容地說。
「只要是笑容,就能對抗所有的恐懼,只要不去害怕,你就能完成你的決鬥活動~」星宮小姐微笑地說著。
「看不出來妳是編號怪獸的使用者呢!說到這個,霧矢小姐,妳的牌組就是星宮小姐的吧?」Frisk問著。
「對啊,這些決鬥怪獸,都是我的好朋友呢!」星宮小姐說著:「雖然我沒有參與決鬥者大會,但是有了這些「護身符」,我就能成為星光女王了,所以,這些護身符以後就是你的夥伴了!要好好對待他們喔!」
星宮莓手上拿著印著紫髮少女的卡盒,盒子給了Frisk,Frisk看了裡面。
裡面是所有的「No.39 希望皇霍普」的型態和一張魔法卡。
「這些卡片……我不能收下……」Frisk說著。
「如果江戶川選手是奪走大家笑容的死神,我想,你一定是幫助大家的福神呢!」霧矢小姐說著。
「我很期待你和江戶川的決鬥,我希望,讓他明白他是錯的!」星宮小姐說著。
「嗯,媽,爸?」Frisk問著自己的養父母。
「我的孩子,不管你遇到了什麼,都要照自己的想法去做。」Toriel說著:「我沒辦法給你太多東西了,自從你從我的遺跡離開後,我就無法保護你了。」
「有關Undyne的事情,其實人類那邊,應該會很傷心吧?」Asgore說著:「現在我們的敵人,不是屬於兩族之間,我們兩族必須攜手合作,Frisk,你能幫忙我們最後一件事情嗎?」
「我知道為什麼柯南會這樣,他被宇宙罪犯,孵化者控制了!」Frisk說著。
「宇宙罪犯啊?」圭平社長說著,「我似乎沒聽說這個孵化者的存在耶!」
「如果他在二十年前沒有被抓去關,日本將會是一個不一樣的世界。」Frisk說著:「聽說過「魔法少女小圓」嗎,那位可愛的丘比同時也是這世界的罪犯,我們一定要他現出原形!」
「嗯嗯,他的確是個邪惡的生物。」圭平說著:「可能就是他害愛麗絲送進醫院的。」
「玲玲玲!」圭平的電話響起來了。


「喂?」圭平接起了手機,「什麼,要封鎖新童實野市?韋恩先生,這是開玩笑嗎?」
「嗯,正義聯盟組織已經命令了,丘比是很強大的罪犯,尤其對青春期人類女性有很嚴重的威脅,根據成員超人的解釋下,他似乎附身在一個小學一年級的男生身上。」韋恩先生在電話說著,「我懷疑這跟江戶川柯南是同一個人,但他現在在新童實野市沒有蹤影,總之,我們會盡快查到的。」
「可……可是,如果真的要封鎖城市,我就不能跟外面聯繫了。」圭平說著。
「這也沒辦法,我們不知道他的目標是什麼,但我很確定的是,能確保他離開新童實野市之前,封鎖他的去路,不過這樣,其他外來人就無法出去了。」韋恩先生說。
「好……好吧,但,有位遠方小鎮的領導也在這裡耶,而且是Frisk Dreemurr的家鄉領導,如果真的這麼做,他們就無法回家了。」圭平說著。
「嗯嗯,我想他們應該知道甚麼人不該接近了吧?好了,我要去忙我的事了,晚點再打給你。」韋恩先生掛掉了電話。


「真是的,布魯斯前輩,要是換作哥哥的話,就不用這麼麻煩了。」圭平說著,「哥哥明明很能幹,很有企圖心,但是……他卻只想跟無名法老在一起。」
海馬圭平社長現在心裡沮喪著。
「原來你也有個哥哥啊?」Asgore說著,「說真的,你哥哥是個怎麼樣的人呢?」

「我的哥哥,瀨人,他跟我一樣從小就是孤兒,自從我們被前兩代社長收養後,我本來以為我們會有美好的生活的……」圭平說著:「但是當時的海馬集團是軍事企業,我們被迫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下,接受嚴格訓練,我的哥哥,他為了大家的和平……」
「果然還是篡位了嗎?」Toriel問著。
「父親願賭服輸自盡之後,海馬集團才是現在的樣貌,但,我的哥哥還是一個自大、有征服之心的人,他想要成為世界第一,卻敗在初代決鬥王之下……」說到這裡,圭平社長像小孩一樣憂鬱著。
「看得出來他的確想得第一,但為何他後來離開了呢?」Frisk說著。
「這……」圭平覺得原因太複雜,說不出口。
「就讓我來說明吧?」霧矢小姐說明著,「其實,稀有卡片「青眼白龍」在二十年前更加稀有,只有四張,而海馬瀨人就擁有其中的三張,他銷毀最後一張後,從此青眼白龍就是海馬集團的標誌。」
「本來這個系列只是海馬瀨人的專屬系列而已,但是,圭平拜託幻象集團印了許多第二版,從此之後,白龍使還是有一絲希望。」星宮小姐說著。
「我能告訴你他為甚麼會離開人間,哥哥其實很喜歡他的勁敵,無名的法老王,但是法老王早就在七個千年神器湊齊時離開人間,所以哥哥想讓法老王復活,卻被冥界使者迪瓦阻止,經過很多事情後,迪瓦所留下額外的千年神器,哥哥用這股力量,去了一趟冥界了。」圭平說著。
「嗯嗯……這樣啊?他應該回不去了吧?」Frisk問著。
「也不是這樣的,在他往異次元旅行的十年內,他也有回來過幾次,我是十年前接下社長位置的。」圭平說著:「在這十年期間,他創立了決鬥學院和能源裝置,造福了許多人,但也使很多家人支離破碎。」
「那他最後一次見面時,有給你說什麼話嗎?」Asgore好奇的問著。
「嗯,他要去空舟之什麼的,其實過了十年,我忘記他的最後一句話是什麼了,但我最清楚的,就是他一去不回。」圭平說著,然後他拿出一封信,「去年聖誕節,有人用哥哥的名義去送聖誕禮物,我不知道這是不是真的,但是,當我打開,裡面是一個用透明盒子裝的圓形紅寶石,信上寫者,這是Ristaccia寶石,如果我已經準備好要見哥哥一面,就研究這塊石頭,但是,不知為何,當我提出這研究計畫時,怪盜基德提出了預告信。」
「寶石?不好了圭平,這塊寶石,在Aria Te' Laria是毀滅六個種族的邪惡寶石,一定要還給他們,不然戰爭一開打就完了!」Frisk突然警告圭平。
「話是說的簡單,但是就連我也不知道通往Aria Te' Laria的門究竟是哪裡啊?」圭平說著:「只有瀨人哥哥知道怎麼穿越異次元,我,就只是一個最不行的四天王而已。」
「那你知道寶石在哪裡嗎?」Toriel問著。
「剛才被基德奪走,但是警方應該拿回來了吧?」圭平摸了頭一下。
「玲……玲……」圭平的手機響起來了。


圭平接起了手機。
「不好了,不好了,圭平社長!」中森警官求救著。
「怎麼了?」圭平問著。
「有位失控的警員拿著你的寶石瘋狂開槍掃射,目前我這邊有好多同仁受傷了,麻煩你去支援快打部隊……啊啊啊啊!」
「中森警官?你沒事吧……」圭平露出驚恐的表情。
「嘿呀!Tori妳在這裡啊?你們在議論紛紛什麼啊?」Sans突然出現,而Asriel也跟著他過來了。
「Sans,我需要你一個幫忙,可能要打破誓言了!」Toriel說著。
「Howdy,你可能忘記Asriel了,要幫忙就交給我!」Asriel說著。
「四號偵辦室有警方受傷,可以到那裡嗎?」圭平說著。
「OK,我知道有一種捷徑!」Sans說完,彈了一下手指,大家被傳送到偵辦室了。


「啊啊啊啊啊!」失控的員警拿出手槍指向腿被射傷的中森警官。
「你想違抗我的命令嗎,把槍放下!」中森警官掙扎地說。
「BOOM!」一道槍聲響起,「鏘!」Asriel用混沌之刃把子彈擋下了。
「喝,這子彈的力道真大!」Asriel說著。
「這位人類,我來治好你的傷吧,貝霍伊姆!」Toriel說出某個咒語,中森警官HP已滿。
「這種醫療科技是怎麼做到的?」中森不知道Toriel剛才使用了魔法。
「別管了,中森警官,快點到這裡離開!」Frisk在出口大喊。
「就憑你們能解決那位失控的警察?」中森警官懷疑著。
「相信我們吧,就像相信光之美少女一樣!」Frisk露出微笑。
中森警官從警急出口出去。

失控的警察向Asriel開了幾槍,Asriel用魔法武器擋下了攻擊。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感覺他好像知道我劍術的破綻似的。」Asriel說著。
失控的警察向Asriel開了幾槍,雖然Asriel有用武器擋下子彈,但其中一個子彈打中他腹部了。
Asriel受到了12點傷害,剩下8/20點HP。
「啊啊啊,好痛喔,這比Chara還要痛。」Asriel吶喊著。
失控的警察把槍指向Asriel的頭。
Sans用重力控制把失控的警察推向牆邊。
失控的警察推離的牆壁。
「喝,Asriel,你也應該休息了,換我的回合了。」Sans說著。
失控的警察不斷朝Sans開槍,Sans用瞬間移動閃躲了攻擊。
但是,失控的警察開槍的方向跟Sans閃避的路線一樣,Sans察覺到了。
「這傢伙雖然陷入瘋狂,但是他好像知道要怎麼殺死我們耶……」Sans說著。
Sans的迴避率下降了百分之32。
「快點用你的Gaster Blaster想辦法!」Asriel正在接受Toriel的貝霍伊姆治療。
「不行,我們不能殺了他,這對大家不利!」Frisk說著。
「我的孩子,但現在似乎大家都很痛苦啊!」Toriel說著。
Frisk看著Asgore,「爸,你有什麼想法……有了,用你的「指令破壞」!」
Frisk想起了他第一次輪迴中,Asgore把他的【MERCY】破壞的那一幕。
Asgore叫出了失控的警察的指令表。
【FIGHT】【ACT】【ITEM】【MERCY】【GUARD】
Frisk和Asgore合力叫出紅色三叉戟,破壞失控的警察的【FIGHT】
「Asgore,你在做什麼啊?」Toriel說著。
失控的警察大叫了一聲,然後手槍掉在地上。
「設法讓他……失去攻擊能力吧?孩子,你是怎麼知道我有這招的?」Asgore因為在這條時間線上幾乎都沒跟Frisk戰鬥過,但是Frisk無視他的問題。
Frisk跳上警察的肩膀,坐在警察的上方,失控的警察試圖將Frisk甩下來。
「啊啊啊啊,Assy,就是現在!」Frisk似乎快撐不住了。
這時Asriel手中的劍消失了。
「啊啊啊!」Asriel從失控的警察的腹部揍了一拳,警察的左手掉出一個紅色寶石。
失控的警察昏了過去。


「看來,這顆紅寶石似乎是這警察失控的主因呢!」Asriel說著。
「看來我們必須摧毀那顆寶石……」Frisk說著。
「等一下啊啊啊啊!」圭平社長跑過來了,撿起地上的紅寶石,「你們不能隨便摧毀價值上兆的寶石,這樣要賠償的。」
「等一下,這顆寶石價值上兆?」Asgore問著。
「沒錯,這顆寶石正好是基德偷走的Ristaccia寶石,也就是說,如果你破壞它,就會向海馬集團欠債。」中森警官說著:「不過我現在知道基德為何要偷走它了,這實在是太危險了!」
「也對,如果留著這顆寶石,就會有更多人受害,但如果摧毀了寶石,就等於向異次元宣戰……」圭平說著,「如果有人知道基德的祕密的話,搞不好就能解開寶石的謎團。」
「玲……玲……」中森警官的手機響起來了。
「是我女兒,我接一下……」中森警官接起了電話,「喂?青子啊……什麼,快斗君失蹤了,他在競技場廁所人間蒸發了?」
「是啊,快斗他突然莫名奇妙地消失,然後現在我拜託名偵探毛利小五郎,但是他似乎不肯辦案,說甚麼他被騙了六個月之類的……」
「別拜託沉睡的小五郎了,也許快斗他回家了,他總是莫名其妙地離開,不是嗎?」中森警官試圖安撫他女兒青子的情緒。
「嗯嗯,但是我問了他的家人,他們也表示他沒回來,或許吧,他一定會很晚回家的。」
「好,爸爸今天工作很累了,今天回家,煮魚給你們吃,如何?」中森警官說著。
「好,那就這樣囉!」「咚……」青子掛掉了電話。
「嘿呀,看來你不但是好警察,還是個好爸爸呢。」Sans說著,「聽說你還有個叫快斗的準女婿啊?」
「嗯嗯……是啊,但是黑羽快斗他……不是個好男人。」中森警官結結巴巴的說。
「中森警官,有人穿著基德的衣服找你,似乎是個糟老頭!」這時中川叫了一下中森警官。
「是寺井老頭啊?快斗家的管家是吧?」中森警官說著,「平常只有變裝派對時他扮成基德的樣子,那我過去看他了。」


【警局門前】
「讓我見見快斗!你們不要傷害他!」一位穿著基德服裝的糟老頭推住擋路的警察。
「好了好了,我來了,寺井先生,你們家快斗回家了吧?」中森警官說著。
「你……你……」寺井先生看到中森警官突然憤怒著,「你這殺人兇手,把我們家快斗還來!」
「等等等一下,我沒有對快斗動粗啊?冷靜一下啊,寺井先生!」中森警官突然嚇到了。
「就是因為你們對快斗施加私刑,他才會死在這裡的!」
「快斗沒在警局啊?我跟青子聯絡了,她說他在競技場跑掉了。」中森警官解釋清楚。
「競技場失蹤……」Frisk想起了基德給他的最後遺言,「柯南最後是在競技場的廁所痛毆基德的……」
「你們什麼都不知道!快斗已經死了!」
「什麼都不知道……」Frisk想起了基德的資料,「基德全是一個謎團……」
「快斗沒有在這裡啦,你冷靜一下……」中森警官打算安撫寺井先生的情緒。
「等一下!!!」
頓時,全場無聲,Frisk就像名偵探一樣,把真相大白了。
「或許你們根本沒注意到,也許線索就在附近,基德的真實身分,就是黑羽快斗,他為了保護朋友和家人,所以誓死也要保住真實身分!!!
「原來如此……難怪我覺得快斗不是一個好男人……但……我不敢相信……」中森警官似乎明白什麼了。


【殯儀館,黑羽快斗的朋友來驗屍了】
「我從沒想過自己的朋友是個小偷,但想起來……已經太遲了……」青子流下了眼淚。
青子攤開了白色布袋,看見快斗帥氣的臉龐,青子抱住快斗的屍體。
「果然,有些黑暗的真相,是不能被知道的,丘比是想要把這醜陋的一面通通揭開嗎?」Sans說著。
「絕對不能放任丘比了!」Frisk說著。

「玲……玲……」目暮警官的手機響起了。
「喂?我是目暮警官,小五郎啊?你想辭去偵探身分?我想不必了,你名聲明明這麼好……」目暮警官似乎接到毛利小五郎的電話了。
「可是我的名聲都是那個小鬼弄出來的,不是嗎?」電話裡的小五郎說著,「我女兒跟決鬥四天王愛麗絲討論之後,我打算用四葉財團的賠償金度過一生了。」
「嗯,我這裡有會瞬間移動的超能力者,他們可以跟你談判,幾秒鐘後,你再考慮要不要退休。」目暮警官說著。
Frisk仔細聽電話的內容,卻被一個熟悉的聲音打斷了。
「Frisk,我查到這位扶養丘比容器的家庭了,但是,他們似乎心情不太好。」Ness在Frisk背後大喊。
「你不要嚇我啦,Ness。」Frisk說著:「發生什麼事了?」
「四天王,不,光之美少女愛麗絲,現在虛弱很多,我們去看她,她的狀況不太好。」Ness說著。
「那我們可以去看她嗎?」Asriel問著。
Teleport β!」Ness帶著Frisk和Asriel使用了傳送陣。


【醫院,愛麗絲的房間】
Ness、Frisk和Asriel傳送到這裡。
「你來啦,歐尼醬?」Paula正在陪病床上的愛麗絲。
「Frisk……我沒辦法通知其他城鎮的光之美少女……」愛麗絲氣喘吁吁的在病床上。
「似乎被丘比的力量干擾了,我們妖精的通信功能無法使用,蘭斯!」一位黃色泰迪熊妖精說著:「本來可以找其他光之美少女或妖精們治好愛麗絲的,蘭斯!」
Frisk摸摸妖精蘭斯的頭。
「警方已經封鎖整個城市,現在已經聯絡不上外面城鎮的人了。」Frisk說著。
「Frisk,我想問你一件事情……咳咳!」愛麗絲氣喘吁吁地說。
「儘管說,我們大家都會陪著妳的!」Frisk希望愛麗絲的傷好起來。
「如果我死了,我就不能保護大家了……事實上,要不是因為我們運氣好……」愛麗絲說著:「我們遲早會死在自己站的位置上……」
「別這麼說,你的粉髮朋友說過,平成年之後的光之美少女,都不會死亡,她們是無敵的,不是嗎?」Frisk說著。
「相信這個女孩吧,蘭斯!」蘭斯說著,之後變成小男孩的型態說著:「我們一定會撐過這場災難的,蘭斯!」
「Frisk,你雖然不是光之美少女,不過,那些曾經用決鬥卡片拯救過大家的,也只是普通的人。」愛麗絲說著:「我們曾經有自己的力量拯救世界,但現在,我們只需要完成最後的任務,作為一個好的引導者,引導著新的救世主誕生。」
「其實……有個秘密想要告訴你……」Frisk準備要告訴愛麗絲Chara的事情。
「我不想知道,其實,有些骯髒的秘密,揭穿了也不是好事情。」愛麗絲微笑說著。
「嗯嗯,也對啦,到目前為止,兩個祕密揭穿了,也造成了家庭的破碎……」Frisk說著。


這時電視突然打開了。
「也對,我造成毛利家族和中森家族的絕望,但這樣還不夠我延續這宇宙的生命。」柯南在電視上,他似乎在某個桌子上跟全國觀眾談判。
這時,有位大叔和一位少女進來了。
「诶诶诶,你們還不能進來,蘭斯!」蘭斯試圖阻止少女,卻被少女的頭髮刺到。
「啊啊啊啊,好痛阿,蘭斯!」蘭斯變回妖精的樣子了。
「唉呀,看看是誰來了啊?那位藉由容器的意識來提升名氣的,沉睡的小五郎啊!」柯南在電視說著。
「诶,小鬼,你毀了我的一生,你現在還要變本加厲的羞辱我,是嗎?」大叔生氣了,原來他們是受害的毛利一家。
「柯南,我不知道你會玩這麼大,但請不要這樣!」名叫毛利蘭的少女對電視說著。
「柯南……當初十七世紀,有位柯南‧道爾的英國作家,他用美國連續殺人犯亨利·霍華德·福爾摩斯的冷酷行徑,殺害各種少女的手段,來寫一位傳奇英雄人物,夏洛克‧福爾摩斯。」柯南在電視上說著:「工藤新一總是維持自己高中生名偵探的形象,卻忘記自己已經是個死神,然而,夏洛克‧福爾摩斯是個小說人物,但是亨利‧霍華德‧福爾摩斯卻真有其人,我,Incubator(孵化者),正是在將這個冷酷的殺人犯現出原形呢!」
「你別胡說了,新一不是這種人!」小蘭向電視大喊著。
「他已經不是你認識的工藤新一了!」Frisk向小蘭說著,「江戶川柯南被宇宙罪犯附身了,而這個宇宙罪犯,他會跟少女做魔鬼交易,換取力量!」
「柯南……你們說的,都是真的嗎?」小蘭崩潰地說著。
「想知道這宇宙的真相……跟我簽訂契約,成為魔法少女,就能將全日本骯髒的真面目揭露於世!」柯南說著。
「別答應他!」愛麗絲對小蘭說。
「柯南,在警方逮捕你之前,我什麼都不會做!」小蘭說著,「新一會戰勝你,然後新一會回來!」
「你還看不出來,我的容器,就是工藤新一啊!」柯南試圖揭露自己的真相,但小蘭聽不懂,「重點來了,如果Frisk Dreemurr還沒回來完成比賽的話,所有遲到的參賽者,我將用他們等同希望一樣的絕望給他們。
「嗯嗯,我還是會回來競技場,不過你想怎樣?」Frisk說著。
「我希望比賽還是照常進行,不,比賽一樣持續進行著,明天之後,所有對上我的人,都會成為我的祭品,但是如果遲到,你們就會死,這樣如何?」柯南說著。
「嗯……」Frisk想了又想,他沒想出盡量減少死傷的方法,「只能這麼做了,到那時,我、Asriel、Sans,其中一個會打敗你!」
「哼哼哼哼,話可不能亂說啊,就看你的表現了!」柯南說著,「根據初賽的結果,我即將對上你的兄弟,Asriel Dreemurr啊!」
「Asriel……」Frisk眼看要失去自己的兄弟,他最好的朋友了!

{To be continued or reset}

下集預告:
明天,Asriel告訴Frisk,如果他犧牲了,他會吧靈魂還給Frisk,再給Frisk一次機會,但是,Frisk拒絕了?他希望Asriel鼓起勇氣對付柯南,這時,Asriel手中的究極寶玉神,是否能挽救一切?一位美國天才小學生試圖給了日本警方一個計劃,讓死去的Undyne復活,這究竟能做到嗎?

{第十六章 究極寶玉神和天才兒童}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25828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Undertale|同人小說|遊戲王 系列|Dueltale|地球冒險|名偵探柯南|烏龍派出所|光之美少女|魔法少女小圓|偶像學園

留言共 1 篇留言

深藍烈火
  看到廁所那段,直接認定快斗早就從"密室"中溜了~

  然後,試著想像一下被丘比附身並且眼睛發紅的柯南......這太邪門了啦~

  最後一問,前輩有玩魔法紀錄?

01-13 20:13

可可羅
其實後面你會看到哭,基德(快斗)靈魂被奪走了
魔法記錄我才剛剛玩。01-13 21:1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cocoro112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決鬥傳說Dueltale... 後一篇:決鬥傳說Dueltale...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mollusca576大家
小屋繪圖更新,一月竟然能產兩張圖,感人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9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