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達人專欄] 想藍-第二章 休止符之反始②

作者:橘みかん│2019-01-11 08:15:36│贊助:12│人氣:419
  二修版,結果這篇幾乎重寫

  本來只是想修個詞句,結果寫著寫著就整篇翻修了,哈哈哈(被打
舊版傳送門


 
  「栗美,怎麼站在這兒?──哎呀!冀悠你回來啦!又長高不少呢!怎麼不換衣服呢?」

  那是一個穿得西裝筆挺,卻明顯喝醉的中年男人,會這麼說是因為沈冀悠穿著學校的制服。為此他回道:「溫叔叔好。我剛回房時看制服已經送來了,想要穿給朋友看看,快正式開始時會去換的。」

  「這樣啊!哎呀──看起來就是個高中生呢!哈哈哈!」

  溫栗美的父親毫不客氣地拍打著沈冀悠的背,其他人看著都覺得痛,但當事者只能在臉上繼續掛著微笑。

  顏承夜也在一旁小聲說道:「本來就是高中生啊……」而被沈冀悠拍打一下提醒禮節。

  「真是的!爸!才剛開始你不要喝那麼多啦!」

  溫栗美急著將其父手上的酒杯搶走,一邊又不好意思地對沈冀悠歉道:「冀悠,不好意思喔……」

  然而溫栗美的父親仍抗議道:「才三杯哪有多啊!……對了!陳阿姨她們在那邊,栗美妳也來打聲招呼!」

  看著父親腳步都開始飄浮,溫栗美只好對同學們說:「不好意思,我得去提醒我爸不要喝太多。冀悠,丹晴就先交給你招呼了喔!──爸!你再拿酒我要打電話給媽了喔……」

  目送著這場災難的離去,沈冀悠才放鬆下來,與其他三人互看之後,都尷尬地笑了出來。

  只有顏承夜感嘆道:「沒想到平常那麼威嚴的大老闆喝了酒也成了那副德性,難怪老院長一直跟我們說就算成年了也盡量不要喝酒。」

  「是啊……」沈冀悠回道,這時,沈煥嚴又拉了拉他的衣袖,問道:「哥哥,你剛才上去有看到爺爺嗎?」

  在車上時,沈煥嚴替爺爺沈榮添傳言,要沈冀悠回家時去書房找他一趟,但或許是一下遇到同學、一下溫栗美的父親亂入,他完全沒提到這件事,當沈煥嚴提到爺爺,他的神情中添了幾許憂愁,只是點點頭。

  也許是為了緩和氣氛,沈冀悠對不安地看著四周的柳丹晴及跟沈煥嚴打鬧的顏承夜說道:「反正離開始還有些時間,我帶你們上去參觀一下吧!」

  提及至此,沈煥嚴也欣喜叫道:「啊!哥哥的『畫室』!」

  「畫室?」柳丹晴挑眉,雖然她早就猜到這些人的才藝絕對學得比她這種普通學生多,沒想到在家裡還有自己的畫室。

  倒是顏承夜搭上了他的肩,邊說:「你還在畫喔?不要跟我說你還在畫『那個』?」

  對於這個疑問,沈冀悠不予回應,連沈煥嚴也笑嘻嘻地爭著要領路,直道:「上次掛上去的時候我有去喔!我全都看過了喔!」

  「哼!他第一次畫的時候我就看過了!」

  「跟小學生計較什麼啊……」

  看到顏承夜跟一個小學生計較,柳丹晴忍不住心中的鄙視,但少了溫栗美的帶領,在這個場所的確令她感到不自在,只好在沈冀悠的邀請下跟了上去。

 
  沈冀悠簡單為他們介紹了二樓的空間,就連房間也大方地公開,卻是跳過了書房,他對沈煥嚴說:「爺爺應該還在裡面,先不要去吵他。」

  沈煥嚴睜著大眼,似懂非懂地點點頭。

  最後來到的就是那間「畫室」,不同於其他房間以混凝土砌成的牆,而是用上了大片落地玻璃阻隔空間,就連中央的門也是,不同的是,那道門上用的是毛玻璃。

  落地玻璃僅拉起深紅薄紗窗簾,從外面看進去,只能看到四周點上了鵝黃色的燈。令柳丹晴注意的還有另一點,門上的毛玻璃刻著一幅圖,那更像一個徽章,中間是一顆圓珠子,兩邊展開了一對不對稱的翅膀,好像一邊是天使、一邊是惡魔──似曾相識。

  「這個圖也是哥哥設計的喔!」

  沈煥嚴天真的聲音將柳丹晴的意識拉回現實,那道門已經被打開,上頭的燈也已經點亮,但從外面的紗簾仍只能看出裡面掛著一幅幅的畫作。

  「請進。」

  在沈冀悠的邀請下,柳丹晴也跟著顏承夜的腳步進到畫室中,進到裡面更是令她感到不適,三面牆上掛著同樣的風景,只是依下方名牌可以看出繪者的年齡,由左至右,十歲到十六歲。

  從最開始的水彩畫,到最後的油畫,雖然每年畫的細緻度不同,卻可以看出那是同一片風景。

  ──或許他畫的是地獄吧?

  柳丹晴會這麼想,那是因為最後的油畫中,最右邊是一條紅色的河流,河流旁的草地上癱坐著許多身穿相同盔甲的老人,有的痛苦地跪地痛哭,拿掉頭盔的白髮稀疏,有些人手上還抓著一大把的白髮。畫中的老人,每一個都面露驚恐,抬頭望向上方,他們的視線前方是一個有著一頭白髮的女人──應該說看起來像個女人──並且其身後飄著一對不清楚的黑色翅膀。女人的表情除了鄙視,似乎還多了一層痛苦。

  柳丹晴並沒有發現,當她站在畫室的小桌子前驚愕這些畫之時,顏承夜已經把所有畫拍過一輪,並在沈冀悠的建議下跟沈煥嚴先到客廳玩最新的遊戲機。

  「如何?覺得眼熟嗎?」

  沈冀悠在她身旁突然出聲,縱使柳丹晴投以疑問的眼神,他仍只是繼續敘說:「不過這是我的視角啦!記憶是會隨著時間越來越稀薄的東西。就像我們第一次見面時妳說的一樣,這裡是可以讓我不用擔心懼怕、能隨心所欲生活下去的幸福世界──」

  他說的明明就是自己從小到大聽慣的母語,但如今柳丹晴卻覺得一個字都聽不懂,她記得小時候在橋上初次見面,明明一句話也沒跟他們說過。

  「所以每一年的這幾天,我都會把記憶中最後看到的景象畫出來,要是真的因為生活得太過幸福,而把自己最重要的事情忘記可就不好了。」

  沈冀悠語氣平淡,好像在說什麼理所當然的事,但聽在柳丹晴耳裡只感到一陣扭曲。

  「這八年來,我一直相信著妳、等待與妳的『第三次見面』。」

  沈冀悠越說越接近,令轉過身的柳丹晴節節後退,直到靠上了中央的小台子,她才思索這其中的矛盾,回道:「等一下!就算你是小時候跟顏承夜在橋下見過我,今天也只是第二次見面吧?」

  要是說到八年前,柳丹晴的確有印象在夜晚的橋上拿掉帽子,並被橋下的兩個小男孩看到那頭白髮,但那之後並沒有什麼奇怪的傳言,就連「影子中的翅膀」,也是她自己心裡的秘密。

  今天顏承夜和沈冀悠都沒有提起「影子」的事,只是眼前的沈冀悠不知在跟她爭辯什麼,那幅畫上的風景,她是完全沒有印象……才對。

  但在看到圖的震驚中,卻似乎浮現著一絲印象,就像門上的那道徽章。

  聽到她的回應,沈冀悠原本充滿自信的臉龐垮了下來,喃喃道:「妳忘記了啊……」其中的失望溢於言表,「我拼命記起來,妳卻忘記了。」

  稍微調整了心情,沈冀悠指向最右邊那幅油畫,說道:「第一次見面是在『那裡』,妳答應過我,第三次出現在我面前時,就會帶我回去的。」

  說著,沈冀悠伸出了手,卻不是抓住她,而是拿起了她身後小台子上的物品,當那樣物品拿到她眼前,柳丹晴才看出,那是一隻金色的劍鞘。只有劍鞘、卻沒有劍,但另外引她注意的,是劍鞘上的紋章──紫色的水晶鑲在上面,水晶兩旁一邊展開白色的翅膀、一邊就像在奇幻電影中看到的紅色龍翼。

  「趁現在承夜跟煥嚴到客廳去,不會波及到他們……」沈冀悠緊握著那劍鞘,也許是錯覺,他深葛色的雙瞳似乎也透著紫水晶般的光芒。

  「雖然妳忘記了,但能力還在吧?」

  沈冀悠看著地上那對不時伸展開來的翅膀影子,雖然揮動的聲響只有柳丹晴本人聽得見,但她卻害怕,要是沈冀悠真的也能看見,並把她當成怪物的話怎麼辦?

  「我需要帶回去的東西,只有這個而已。」

  他雙手捧著劍銷,像是在向誰祈願。心臟的跳動讓柳丹晴感到不舒服,再次望向眼前那顆紫水晶,突如地恐懼襲來,她不由自主地伸手拍掉劍鞘,金屬掉落的撞擊聲連在斜對面客廳的顏承夜和沈煥嚴都聽到了。
 

  「小夜哥哥,哥哥他們那裡好像有好大的聲音。」

  原本與顏承夜在遊戲中對戰的沈煥嚴顧不得自己的角色已經快沒血,轉過頭望向看不到的畫室,這麼說著。

  「都說了別叫我『小夜』啊!會不會是畫掉下來之類的啊?還是……」

  但要是畫作落下,也不該是如此尖銳的金屬撞擊聲,當顏承夜一進入畫室,馬上就注意到置於中央小台子的劍鞘,那可是這五年來交給他保管的東西。只要有這隻劍鞘,沈冀悠一定會回來找他,這是他們不用說出口的約定。

  因此,顏承夜比任何人都知曉那隻劍鞘對沈冀悠的重要性,他放下遊戲手把,對沈煥嚴說:「你在這裡等,我過去看看!」
 

  畫室中,柳丹晴縮在小台子前,不明白自己為何懼怕,只是看著自己影子中的翅膀像是感應到什麼似的,不斷揮動──她以為自己應該早就習慣了。

  眼前,沈冀悠只是無奈地嘆口氣,默默彎下腰撿起劍鞘。

  「還是只能下令啊……」

  接下來柳丹晴聽到的,並不是她所知悉的語言,但不知為何,就是能知道話中之意。

  「吾,薩艾斯嘉血脈之正統繼承者,在此祈願!」

  聽到這句話,雖然柳丹晴的意識還很清楚,但身體動不了,沈冀悠的瞳孔彷彿閃爍著紫色光芒,正銳盯著她看!一個不屬於她的聲音、一個男人的聲音回應著:「持有者,汝願為何?」

  她覺得這聲音似乎是從自己的影子中傳出來的!

  「帶我回那個世界,回到『布魯辛克』!回到『薩艾斯嘉』!」

  語畢,那個聲音在他們耳邊再次響起。

  「吾所支配,唯空間而已。」

  這時,柳丹晴的影子像是有生命的黑霧一樣向上捲起,隨著原地轉起的風讓牆上的畫作也被吹起搖晃。

  當顏承夜趕至畫室門口,只見一片黑霧在裡頭打轉,雖然隱約能看到兩人在那中央,自己卻因這股愈加強烈的風壓而無法靠近。

  「這又是在搞什麼鬼啊!」

  聽到門口傳來好友的聲音,沈冀悠轉頭,只是對他苦笑道:「再見了,承夜,請代替我好好照顧煥嚴。」

  「你在胡說八道些什麼啦!」

  顏承夜大罵一聲,本想衝進去把兩人拉出來,卻在入門的瞬間一起被黑霧吞噬,轟一聲之後,黑霧中閃著一道白光,隔著畫室與走廊的強化玻璃在衝擊下裂成蜘蛛網狀。

 
  才剛上到二樓的溫栗美以為是聽到什麼東西爆炸的聲音,走近後,只看見滿目瘡痍的畫室與跌坐在客廳門旁的沈煥嚴,連沈榮添也因這騷動步出書房。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25707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想藍

留言共 1 篇留言

大漠蒼鼠
原本只是想稍微整修、結果不小心打斷房樑只好全面翻修,不過全面翻修之後的質感更好了。

01-11 10:28

橘みかん
哈哈哈!好妙的比喻XD
我把一些雞肋情節刪掉,也把一些舊材料加進去,雖然整體來說字數減少,但在情節安排上會比較緊湊,穿越不用多跨一天(O)01-11 16:3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wishwing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想藍-第二... 後一篇:買了新滑鼠,那就開箱吧!...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nosuke678大家
南部鏡美的中學手記,其之十七 <文章賞析的打開方式>出爐啦啊啊啊啊啊...(回音)歡迎來小屋看看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0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