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短篇】安身處的寒冬

作者:葉姬│2019-01-11 01:43:50│贊助:12│人氣:121
她的人生,哪怕大半輩子都充滿了血腥、哀嚎、以及數不清的死亡,也不曾後悔。

最後悔的一件事,就是下定決心遠離戰火,回國結婚這件事。

這釀成了一切的悲劇,也親手斷送了命。


六年前,她畢業後去了醫院上班,沒有遠大志向,只想渾渾噩噩混日子,最後被分配到急診。

在規模盛大的醫院上班,她漸漸感到力不從心,不夠完善的醫療制度,病人的不講理,不懂醫療,只為賺錢的醫院高層,都讓她一次次失望。

比起挽救病人,醫院更重視的是怎麼樣比較賺錢,醫生一心一意磨練醫術,只為提高知名度,提高年薪。

為了這個目的,甚至可以犧牲病人。醫生之間互相爭奪病人,只為讓看診數更好看。

她很累,對這一切很厭煩。雖然沒想過要成為懸壺濟世的名醫,但也不想違背良心,做這些麻煩事。

她喝了一口咖啡,悶悶的對交往多年的男友藍錦翔發牢騷。

說這些,也不是想怎麼樣。她無法去改變現況,只是想讓心裡好過點。

藍錦翔笑而不語,提起咖啡泯了一口。在她還沒說膩前,他不會插嘴,這是兩人的小默契。

她很喜歡這樣,她說的口沫橫飛,他溫柔的微微笑,時間慢慢流逝,逐漸放下心中的重擔。

這樣的風景成了唯一的避風港。

藍錦翔一直是那麼沉穩,人也算帥氣英挺,是許多女孩子芳心傾慕的對象,從前是,現在也是。

她已經忘了,是怎麼好上的。總之,這樣一交往就是六年,如今她也已經快三十歲,是該論及婚嫁了。

只是,她不急,藍錦翔似乎更不急。他倆之間,誰也沒有先提,這心照不宣的默契,有時候讓她更悶。

她過得太渾渾噩噩,沒有實感。工作再怎麼忙,都像具行屍走肉,賺的錢再多,也只是存下,沒想過花。

結婚之後,也不會改變太多,她不想讓藍錦翔覺得她是個無趣的女人。

「既然這樣,就辭職吧。」

一如往常,藍錦翔說了這麼一句。

藍錦翔微微側過頭,看窗外的陽光,雙眼似乎有股陌生的情緒。

她不知道,也看不出那是什麼,只是陌生得讓她喘不過氣。

從沒見過,離得這樣遠的藍錦翔。

她伸出手就能觸及,但似乎只要一靠近,藍錦翔就會化為灰,從指縫流去。

怎麼抓,也留不住。

這一次,她慌了。

她知道不能再這樣下去,沒想到的是,這是一切悲劇的源頭。

她不只一次的想過。

如果那時候,她能再坦率一點,結果就會不一樣嗎?

她不知道。

或許悲劇的種子早埋下了,只是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結果。


不久後,她鄭重的告訴藍錦翔,決定辭職了。

藍錦翔詫異的微微睜大眼,意外的沒太多反應。

「接下來有什麼打算?」他提起咖啡,喝了一小口。

她躊躇許久,才慢慢的說出決心。

「我想參加無國界醫生團。」

對於這決定,她想了很久很久,從當醫學生的時候,就一直惦記了。

她本來就有在練武強身,跆拳道和興趣的劍道,不算頂尖,也是國家比賽的水準,只是對於比賽,她真的興趣不大。

她更想的,是將這些實用。就像她的醫術一樣,不被束縛,自由自在,能真正憑自己的判斷用上。

藍錦翔手微微顫抖,但很快的掩飾動搖。

「你想好了?」藍錦翔口氣微抖,出賣了他的心思。

她知道藍錦翔肯定不放心,輕輕嘆氣:「我想好了,錦翔,我想去,想賭一次,想瘋一次看看,如果四年後我能回來,你還會娶我嗎?」

她閉上眼,不敢奢望,也不願抱有期待,這只會讓她動搖。

藍錦翔喉結滑動,像是想說什麼。

他遲遲沒有開口,雙眼逐漸黯淡。

最後,他閉上了眼,聲音還是那麼溫柔。

「我願意,我等妳。」

他這句話,成了她的定心丸。

好幾次,好幾次,都是仰賴他這句話,才活過來。

遺憾的是,這句話,也成了一把最殘酷的匕首。


啟程的那天,正值寒冷的冬天,要去的戰區聽說正下大雪,她換上了特別厚重的衣物。

她不怕冷,手還是凍得麻木。

藍錦翔趕來送她,在她最猶豫不決的時候,緊緊握住了她的手。

他寬厚的大手帶來的溫暖,撫去了寒意。

「不管妳在哪裡,我都會一直陪在妳的身邊。」

這一句話,就將她的顧慮打消,安心下來。

她緊緊擁抱住藍錦翔,沒有說話。

藍錦翔也反抱住她,微微收緊,不敢太用力,也不想放開。

當登機的廣播響起,她放開了手,從他寬厚的胸膛中離開,轉身走上電梯。

不再有一點猶豫,也不敢去貪戀溫暖。

誰會想到,這是他最後留給她的溫暖。


她被派到內地的戰區,優柔寡斷差點害她喪命,被狠罵說沒有覺悟。

直到見戰友中了流彈,傷重不治,她才真正領悟到,人不過是生死那麼簡單。

支撐她活下去的,就是藍錦翔說的那一句話,那一個承諾。

她狠下心,扼殺所有良知,盡一切力量救人,相反的,也盡一切實力殺人。

只有這樣,她才算在這戰火中,真正活著。

她在戰區闖蕩,憑經驗和膽識,拯救了不少傷者,提升了醫術,也練成一身好功夫。

最後,她終於度過了四年,光榮歸國,也傷痕累累。

她以為能得到安身,沒想到得來的是一張喜帖,大紅的喜帖,就像染上鮮血,如此諷刺。上面燙金的大字,新郎方是藍錦翔,新娘方,卻是一個熟悉又陌生的名字。

她的妹妹,從小就受到父母寵愛,從她這邊奪走一切,擁有一切的妹妹。

至今,連她唯一生存的依靠,都奪了去。

她仰起頭,手上的喜帖變得沉重,手慢慢的放下,連身體一起跪倒在地。

她張大了嘴,哭不出聲,心口像被挖空,血淋淋的疼痛。

曾經不管多麼絕望,都要活下來的決心,如今是那麼荒唐。


她約了藍錦翔出來見面,沒想到一杯咖啡涼了好久,他還是沒來,只留了一封簡訊,打碎她的痴心妄想。

“我不想見妳。”

五個字,徹底傷了她的心。

多年的感情,輕易的被幾個字瓦解,連見面都已經是痴人說夢。


她狼狽的逃回家,只看到喜孜孜籌備婚禮的家人。

父母責罵她不孝,辭掉醫生的工作,急著去送命,妹妹虛情假意的要她成全,哭鬧不休。

她吼了一聲,從來沒這麼失控,他們馬上安靜。

忍住眼淚,才發現嘴裡已經咬出血,鼻子全是血腥味,在戰火之中,已經熟悉到麻木的氣味。

這時候,竟特別強烈,直衝腦門,噁心得讓她想吐。


她奪門而出,隨便找了個旅館落腳。

獨自一人,她腦袋終於清醒了點,瞭解遭到背叛的事實。

她無力癱在床上,腦袋全是兩人的回憶,記不清,也忘不掉。這才發現,她除了藍錦翔,就沒有可以依靠的人了。

她失去了唯一生存的意義。

那些回憶越多,就越痛。藍錦翔給過她多少溫暖,就給她多少狠擊。

等到數完,心已經支離破碎,再也回不去了。

她好痛,沒有心的胸口,連呼吸都很困難。

好累,不想再醒來了。

她裹著棉被,眼帶淚光進入夢鄉,做了一個可怕的噩夢,翻來覆去仍睡不著。

現在她活像尊斷線人偶,不知道該怎麼做,也不知道該怎麼過活了。

曾經在最痛苦的時候,忍下一切悲憤,如今壓抑不住,雪上加霜。

她救了許多人,也殺了太多人。她已經搞不清,哪個才是真正的她,也不想去想了。


今日,是他們結婚的日子,家裡空無一人。

鎖在自己的房間裡,她靜靜為自己倒了兩杯酒,攙下過量的安眠藥。

一杯敬她失敗的人生,一杯敬她嶄新的人生。

這麼多年來,她真的累了。

她不想再活下去了。

不想再作為人,不想救人,也不想殺人了。她不恨他,只是恨她的軟弱,是她先對不起他。

讓他等了那麼久,只是自私的為了她自己。

她一直認為無所事事,不適合結婚,沒有活出自我,就不像是個人。

直到她終於脫胎換骨,才發現,再也回不了他的身邊。

「祝你們新婚快樂。」

她硬扯嘴角,勉強擠出一抹笑,拿起一杯酒,咕嚕喝下了肚。

沒多久,她不勝安眠藥,昏倒在地。

好累,使不上力了。

意識在慢慢遠離,呼吸也逐漸微弱。

她恍惚走在充滿回聲的黑暗之中,沒有停步,最後,置身於黑暗。

這裡很冷,冷得她直哆嗦,比起哪年冬天,都還要冷。

直到出現一道強烈的白光,她才慢慢感到溫暖,走向白光。

那白光,很溫暖,也有點哀愁。

她逐漸奔跑起來,最後全力衝刺,被白光徹底吞噬。
看更多投稿作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25695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2 篇留言

參柒
喜歡這篇勝過上一篇的【寒冬的安身處】,氣氛和情緒渲染都超漂亮的 (GP奉上

01-11 10:13

葉姬
謝謝(*__/)其實我也很喜歡這種寫法,只是還不怎麼熟練,比較擅長以景寫情01-11 11:45
冰鳩
讀完覺得情感充滿苦苦澀澀的味道QQ

02-18 11:03

葉姬
QQ02-21 22:4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vu3e3jj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極短篇】寒冬之安身處... 後一篇:【長篇連載】《醫夢似幻》...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zxc24768909大家
歡迎到我的小屋逛逛哦~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6:1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