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3 GP

【山神】迷霧.颶光筆記

作者:Jojorin(990)│2019-01-08 02:41:24│贊助:34│人氣:1297
  本文會不定期更新,一方面是紀錄自己對迷霧之子和颶光典籍的劇情和設定的整理,一方面也希望能和更多寰宇迷一同討論。

  資料來源部分來自台版當前進度的迷霧之子(至悼環)與颶光典籍(至燦軍箴言),但也包含台版尚未上市的一些山神訪談提及的設定(大部分出自山姆的寰宇小舖的翻譯)。關於設定方面的劇透肯定會有,劇情上則會避免洩漏台版進度以外的部分,但對台灣已出版部分就不會有所顧忌,正在追台版又害怕劇透,或是覺得劇透設定很難接受的人請自行斟酌是否要往下閱讀



  劇情分析類

  本條目主要是分析台灣已出版部分的劇情,再搭配上訪談的設定,對未來的迷霧和颶光系列做一些劇情上的猜測。

  迷霧篇

  《最後帝國》與之後劇情的前後呼應:

  出乎我意料之外,偶爾,我會感覺到內心一陣平靜。也許一般人都會以為在我經歷過這些事,吃過這些苦頭之後,我的靈魂會是壓力、迷惘和憂鬱的交錯迷宮。其實經常是如此。

  然而,亦有平靜的時候。

  有時候我會感覺到,就像現在此刻,在寧靜的清晨中望著冰封的山坡跟玻璃高山,看著如此壯觀的日出,明白這是我畢生所見的破曉中,絕無僅有的一次。如果有預言,如果有世紀英雄,那我的心低聲告訴我,必定有某種力量在指引我的道路。有力量在照看,有力量在關心。這些平靜的低語,告訴我一件我非常想相信的真實。

  如果我失敗了,會有另一個人來完成我的工作。

  這段是艾蘭迪的心聲,似乎並未寫在日記裡。當初讀到這裡,只以為是用來補完他寫的那本日記而已,但讀完三部曲後我發現,這原來是在呼應拉剎克被紋打敗後,死前抱持的願望。

  如果我失敗了,會有另一個人來完成我的工作。

  這指的當然是他守住昇華之井,不讓滅絕毀壞世界的工作。而他因為滅絕的計謀失敗了,但他想要相信會有人完成他的工作。最後也確實如此。

  颶光篇

  人物整理:

  泰夫:橋四隊成員之一,原本屬於一個等待燦軍回歸的秘密組織,「預見者」,所以對燦軍知道的事情比其他人多一些。父母都因為預見者的「殉教」行為死亡,他則以某種間接的方式害死了他所知所有的預見者。根據他含糊的內心話,我猜測他只是想給預見者一點報復,並沒有要害死他們的意思,但最後結果事與願違,因此他才會有罪惡感。(或者是預見者的死是他一時沖昏頭造成的結果,事後感到後悔)

  席格吉:亞西須人,橋四隊成員之一,是霍德的學生,也是「歌世者」。

  順帶一提,由於「歌世者」這個組織的行事宗旨與名稱,都與司卡德利亞的泰瑞司人組成的「世界引領者」相當類似,有人猜想這兩個組織都是霍德在很久以前催生或創建的。這個解讀看起來相當可信,不過目前山神還沒有對此給出肯定或否定的回答。

  艾洛卡:國王也許會無能,但他絕不會停步(滑稽)。似乎將要(或已經)成為封波師。在颶光一時他就曾對達利納與雅多林說會在鏡中看見奇怪的東西,敘述與紗藍看見的符號頭人物(靈)有些類似,當時兩人只認為是艾洛卡的疑心病而已。但在颶光二時他又對卡拉丁說起類似的事情,說卡拉丁有某處很特別,會把那些鏡子裡的東西嚇走。這邊已經幾乎可以肯定艾洛卡看到的東西是靈,只是不知道是在物色封波師的靈,還是屬於憎惡的虛靈(比如魄散)而已。

  正義神將(寧/納拉):統御破空師團,是目前除了戰爭神將(石筋)以外明確已知,且仍在行動的神將。



(正義神將形象圖)

  眼尖的讀者或許有發現,他早在第一集賽司出場不久就跟著低調現身了,當時他在和艾洛卡談話。他的特徵是「亞西須人」(亞西須人的國家似乎就是那個做什麼事都要填表格,還有一座青銅歐派王宮的地方),臉上有一片「銀鉤/彎月形狀的淡色肌膚」。

  第二集開頭的加絲娜視點中,正義神將再次在同一場景出現,並且在和另一人談話時提到「主上的碎刃」。可以想見他提到的那把碎刃也是榮刃,主上指的就是(已死的)榮譽了。也許另外一人也是某位神將?

  順帶一提,在尹姆(鞋匠)和利芙特插曲中登場的黑暗治安官也是他噢。從颶光二的各種插曲來看,他似乎無法原諒封波師犯下任何罪行?尹姆被殺了,好滑溜好厲害的利芙特逃過一劫。

  最後正義神將在賽司與卡拉丁決戰後再次出現,這次很明確報上了自己的身分,不但令賽司重生為破空師,還把宵血給了他。



(利芙特向意外成為首座的搞斯要晚餐形象圖)

  利芙特:她是緣舞師(使用摩擦力和再生的波力),個性有點像是沒有在成長過程中受到虐待的紋。因為跟守夜者許過願望的關係,她有相當一部份是存在於意識界的,這讓她可以直接把養分轉換成颶光使用(但相對的就不能從寶石吸入颶光了),而且可以觸碰到大部分存在於意識界的靈。雖然目前她的戲份不是很多,但相信日後會是相當重要的角色。

  (她在願望的影響下有相當大的潛力,舉例來說,有人好奇她如果擁有彎管合金的複合術的話,是不是就有用不完的颶光了,而山神給予肯定的回答。)



(碎刃形象圖,左二即是艾洛卡的碎刃)

  提到正義神將,之前我有一個頗有意思的猜想,根據以下四點:

  1.第一集他出現的時候正在和艾洛卡談話。

  2.艾洛卡的碎刃外形奇特是有原因的。(出自訪談)

  3.有可能因為一個人不知道榮刃是榮刃而無法取得它的力量成為封波師。(出自訪談。有一個例子跟這個很像:在悼環中,瓦很早就從霍德手中拿到硬幣,但到故事尾聲他發現硬幣很像獎章的時候,他才感覺到裡面有藏金術存量)

  4.雪諾瓦人共有八把榮刃,一把在賽司手中。剩下的兩把中,一把可以肯定是戰爭神將的(被責任制迫害的可憐人QQ),另一把最可能就是納拉這個還在活動的神將的。

  也就是說艾洛卡的碎刃可能其實是正義神將的榮刃,但因為他不知道那是榮刃,所以沒有就此成為封波師。但這不可能是正義神將在第一集時交給他的,比較合理的猜測是正義神將在許久以前就把自己的榮刃留在雅烈席卡,後來才傳到艾洛卡手上。

  雖然正義神將在以黑暗治安官的身分活動時也有叫出碎刃,但沒有那是榮刃的徵兆,有可能只是死碎刃而已。由於神將是意識之影,與跟靈締結納海聯繫後才有力量的封波師不同,他們即使拿著死碎刃,可能也不會感到不適。

  總體來說,這個解讀和颶光一二提供的資訊都沒有牴觸,但可惜山神在別篇訪談中說了:「正義神將還在用他原本那把榮刃」,我也只好攤攤手了 QQ

  (所以為什麼艾洛卡的碎刃外形奇怪有原因呢?不會是因為那是憎惡的靈構成的吧……)

  關於燦軍的整理:

  一、燦軍的理念:「生先於死,力先於弱,旅途先於終點」,是衍生自諾哈頓寫的《王道》。諾哈頓似乎在古老的時代統一了羅沙,歷史稱之為「銀色帝國」。

  (題外話,《王道》和颶光一的副標題《王者之路》明明是同樣的東西,卻不用統一的方式稱呼,這實在讓人有點煩。)

  二、燦軍的失落(史稱重創、再創之日等):

  「這幾句話聽起來酸氣很重,達利納。你是在背加維拉那本滿是仁義道德的小書嗎?」

  「是。」

  「你難道完全不在意燦軍背叛我們了?」

  「傳說而已。重創期是多麼古老的事情,就跟影時代沒差多久。燦軍到底做了什麼?他們為什麼這麼做?我們不知道。」

  「我們知道的夠多了。他們用複雜的手段模仿偉大的力量,假裝自己有神聖的天職,因此一旦被外界發現他們的一切都是騙局時,他們就跑了。」

  (王者之路P.493&494)

  根據這段,以及達利納的燒石堡幻境,可以推斷出,因為歷史上的某個事件,燦軍集體背棄了他們的理念,導致他們的靈全部死去。這造成的影響有:

  1.因為失去和靈之間的納海聯繫,燦軍也喪失了他們的封波術能力。(薩迪雅司的解讀是他們的力量從一開始就是騙局)

  2.死去的靈有一部份以死碎刃的形式流傳至今。(達利納幻境中的碎刃數量遠超現代)

  3.颶父對此感到震怒,嚴厲禁止(但不是完全禁絕)祂能管得到的靈再與人類締結聯繫。這似乎是這麼長時間以來都沒有再出現封波師的原因之一。

  至於是誰,或者是什麼原因導致燦軍失落,目前還沒有明確的答案。但最明顯的猜想是這是憎惡的傑作,祂營造出某種狀況,令所有的燦軍不得不背棄理念,就此大量剷除自己的敵對勢力。

  從《燦軍箴言》的圖表來看,塔拉凡吉安知道令燦軍崩毀的秘密,而且這件事似乎還能夠被再次施行。這個事件的真正原因應該隱藏在過往的歷史中,可能只剩下蛛絲馬跡,但仍然有跡可循,因此塔拉凡吉安在智力極高的那一天才能夠推想出來。

  三、燦軍的碎具:

  不管死活,除了榮刃以外的碎刃都是靈化成的。差別在於死碎刃需要十下心跳才能喚出,以及死碎刃的外型是固定的;而活碎刃可以瞬間喚出,而且可以隨燦軍本人(也許還有靈本身?)的意志改變外型。

  至於碎甲呢?

  根據達利納的幻境,燦軍時期的碎甲和現代至少有兩點不同:

  1.封波師可以既穿著碎甲又使用封波術,而不會互相干擾(參照幻境希伯篇)。

  2.散發出的光芒較為強烈(參照幻境燒石堡篇,被捨棄的碎具光芒慢慢黯淡下來)。

  第二點尤為重要,這部分提示我們,燦軍的碎甲似乎和他們的靈也有某種關係,所以在失去納海聯繫之後,碎甲才會像碎刃一樣逐漸黯淡。而且傳下來的碎甲也失去了一些能力,現代的碎甲會與封波術互相干擾,只能兩者擇一。關於這點,最簡單的推測就是當時的碎甲也是活碎甲,因為和封波師本人有同樣的能量來源,因此可以互相配合,有點類似雙生師可以燃燒自己的金屬存量的道理。

  關於這點還有其他的佐證:

  「生先於死。力先於弱。旅途先於終點。再次念出這些古老的誓言,就能得回人類曾經擁有的碎甲。」他轉向達利納,與他四目相望。「燦軍必將再起。」

  上文引自達利納在王者之路看見的最後一個幻境,語出全能之主(榮譽)。雖然「取回碎甲」聽起來像是譬喻,但也可能指的是真正的碎甲。

  王者之路(下),霍德給卡拉丁說了故事:



(吹笛子給卡拉丁聽的霍德形象圖)

  故事大概是說,一個生性和平的民族受到他們的王的命令,做出許多血腥殘暴的事情,最後他們發現王早就死了的時候就崩潰了,因為如此一來,要承擔罪孽的就不是下令的人,而是他們自己……顯然這是在隱喻賽司被雪諾瓦放逐成無實之人(題外話,一開始看到這個稱號我以為是無罪之人),被迫遵守主人命令不停殺人的事情,最後他知道燦軍真的回歸的時候反應也差不多。

  想的遠一點,霍德可能和正義神將或雪諾瓦人也有所聯繫,所以才會知道賽司的事情?

  (順帶一提,很多人認為霍德這邊用了情緒鎔金術,但我不認同這個解讀,字裡行間並沒有卡拉丁的情緒忽然變化的敘述。而且山神本人在訪談中表示,目前為止霍德只有在一本颶光裡用過情緒鎔金術,很顯然是燦軍箴言裡跟年幼紗藍對話的時候。

  實際上我大概知道這個說法的出處是哪裡,就是山姆的寰宇小舖。某篇關於霍德的資料整理裡面,有讀者留言說「霍德在和卡拉丁講話時也用了鎔金術讓他留下來」,而山姆認同了這個解讀,從此他將此視為官方設定,卻忽略了考據和查證。他在推廣和整理寰宇系列上的確功不可沒,我常常去那邊挖訪談等等來看,但是人都會犯錯唄。)

  颶光二讀後感想,以及對《引誓之劍》(颶光三)的劇情猜測:

  看完颶光一後,我本來覺得加絲娜這個角色太過完美,如果要讓紗藍有空間發揮的話,她恐怕非死不可,就像迷霧之子的凱西爾那樣……

  結果算是猜對了一半吧?颶光二開始沒多久,加絲娜就被強制退場到尾聲。雖然最後沒死,而且感覺也不像是黑幕,但我覺得加絲娜之後有可能出於大局考量,和乳酪港口.時愚時慧的國王合作,從而和卡拉丁和達利納等主角站在對立面。也許紗藍與鬼血也會和她站在同一陣線?

  我還猜卡拉丁會跟帕山迪人族群和解,但最後他只有跟瑞連打好關係而已。第三集卡拉丁線的走向我想會有點像魔印人二的亞倫,取得力量後回去自己生長的地方面對過去。雖然很想看他把羅賞這坨渣打爆,但感覺又會因為「榮譽」而無法下手……

  然後反派死得差不多了(賽斯也算「改邪歸正」?),剩下阿瑪朗活著。我是很希望能讓更有魅力的人(乳酪國王就不錯)出來當之後的主要反派,薩迪雅斯都比這貨好一點,至少他是個敢承認自己卑劣的真小人……

  最後,戰爭神將的榮刃在運送中途被人掉包過了,第一集時對那把碎刃的敘述是「像細長的巨大尖刺」,但之後達利納拿到的卻是「寬得幾乎像一把菜刀」。而且達利納握著它的時候腦中會有慘叫,可見那把是死碎刃(死掉的靈化成的)。根據訪談內容,掉包者似乎是乳酪國王……我還滿有興趣看他會怎麼運用那股力量的。

  劇情猜測:加茲會變成封波師,把眼睛長回來,和卡拉丁與橋四隊和解,變成朋友(?)山神特別花篇幅把這個配角抓回來,應該是有什麼安排。也許第一集前面的奴隸販子也會在紗藍的幫助下導向正途?

  感覺颶父會傲嬌,雖然嘴上說不會成為達利納的武器,可是達利納被逼入絕境的時候還是會幫他 w



  泛寰宇類

  本條目主要是根據訪談內容,紀錄一些本文中沒提到但很有趣的寰宇世界觀。

  鎔金術的效果比我們所知的更廣泛:

  >搜尋者偵測的是啟動的授予,正在被使用的授予,所以當碎刃被召喚的時候,會有曇花一現的脈動。

  Seekers detect kinetic Investiture, Investiture that's being used, so when a Shardblade is summoned, you'd get a blip.

  這個設定給迷霧第一集的「我們不能讓雷弩接近審判者」做出了合理的解釋(只看迷霧故事的話沒有,因為迷霧故事中,除了統御主可能有辦法直接分辨坎得拉以外,審判者沒有什麼方法可以做到這一點。總不可能他們每次碰到貴族就砍他們一刀看會不會死掉,或是瘋狂用情緒鎔金術看看貴族會不會被控制吧?),我猜如果跟紋一樣能力強到可以刺穿普通紅銅雲的搜尋者,在經過訓練後,是可以感覺到並辨認坎得拉的祝福的(畢竟偷取自人類靈魂的存留之力也是授予的一種)。

  按照此理,能力更強的搜尋者也可以感覺到使用藏金術的泰瑞司人,甚至是人類的靈魂(含有生靈光火的授予)。

  >你可以用藏金術或(更簡單/直接的)紅銅雲隱藏自己的生命感,不被有駐氣的人找到。

  You could hide your lifesense from people with Breath using Feruchemy or (more easily/normally) a coppercloud.

  >如果一個水蛭(鉻迷霧人)抓住碎刃師然後燒鋁,碎刃師會無法召喚碎刃。

  If a Leecher was holding a Shardbearer and burning aluminum, the Shardbearer won't be able to summon their Blade.
  
  註:這段有誤植,水蛭燒的不是鋁,而是鉻。不過水蛭的確能清空別人的金屬存量。

  總的來說鎔金術的能力比表面上還豐富,青銅是偵測授予脈動,紅銅是屏蔽授予脈動。而且理論上水蛭的能力能干涉到部分人類靈魂界的授予運用,而不只限於金屬存量。

  (更深入一點的推測:在靈魂界的層次上,碎刃、金屬存量與駐氣都是屬於比較外部的東西,可以被安全地植入/移除,也不會影響靈網的結構。碎刃師放棄與碎刃的締結並不會像血金術師移除尖刺那樣受到創傷。所以可能水蛭/鎳爆/鋁蟲/硬鋁蟲影響金屬存量的能力,干涉的主要是靈網上的附屬品/插件,而不會對和靈網融為一體的部分造成影響。)

  封波術是前幾難拿的授予?

  PTT某篇文章留言中有人說封波術是前幾難拿的授予,但我不這麼認為。只要符合燦軍的精神標準就能和靈締結納海聯繫,這比金屬之子要簡單多了。

  鎔金術是透過當地人類血脈中的微量存留得到的授予,也就是說一個外人不管怎樣都拿不到(這裡不考慮和諧主動給予授予的情況,因為拿碎神本身意向,以及碎神精質,如天鉑、榮刃等來討論毫無意義,在這種情況下任何授予都沒有取得難度可言)。但如果有躍界者穿越到羅沙,即使他沒有羅沙血統,也可能因為精神符合榮譽原旨取得力量。

  可能有人覺得只要封波師行事不符合相應箴言就會失去力量=很難取得榮譽授予,但其實「取得授予後容不容易失去它」和「容不容易取得授予」並不是同一件事。我沒看伊翠嵐不清楚詳情,但賽耳的授予系統似乎還受到區域限制,比封波術難拿是可以確定的。霍德也有的駐氣則可以透過持有者意願自發轉移,顯然也比較簡單。那麼這邊我們看一下隔壁棚的金屬技藝:

  鎔金術:血脈中要有天鉑或司卡德利亞人的微量存留方能取得。

  藏金術:血脈中要有泰瑞司人的血統方能取得。

  血金術:超親民!只要知道方法就能用,雖然有其副作用,但理論上可以讓沒有血統和授予的人偷個過癮!簡直平民反撲權貴神器啊!

  總之這樣看下來比封波術還好拿的只有血金術和駐氣,這樣取得封波術的難度也才倒數第三,根本不是什麼難拿的授予啊。但要在羅沙以外的行星系中使用封波術會比較困難倒是可以肯定的,畢竟得想辦法弄到颶光才行(利芙特:嗯?什麼?),封波師的靈能不能隨他們離開羅沙也是個問題。

  附帶補充,血金術能偷的不只有鎔金術和藏金術,其他任何形式的授予,包括和碎刃的締結、納海聯繫等等都可以透過血金術偷取,是非常有潛力的一種授予。



  除蟲抓蚤類

  本條目主要會分析迷霧和颶光一些比較難自圓其說,甚或設定前後矛盾的劇情。(簡單說就是挑BUG啦!)

  無法忽視級:這類的BUG已經到了無法忽視,或多或少會妨礙欣賞故事的程度。

  《永世英雄》,沼澤讀鋼片:

  兩個大問題。

  1.審判者的視覺和常人不同,完全是以金屬藍線在看東西,這樣和滅絕直接看發光的金屬有什麼不一樣嗎?能不能夠用金屬線看清鋼片上刻的文字,這是一個十分微妙的問題。

  2.有一句「他燃燒錫好在黑暗中能看得更加清楚」的敘述。

  即使1.能夠成立,2.也實在無法忽視。審判者是用金屬線而不是視覺看東西,所以如果要加強視物能力的話,要燃燒的也是鋼和鐵,而不是錫。

  從第二點,以及這一段從頭到尾沒有關於審判者藍眼觀察金屬的敘述來看(照理說在這種重要情節會多少有相關敘述),我合理懷疑山神寫到這邊的時候忽然忘記沼澤已經不是用生人的眼睛在看東西了。而且在《秘密歷史》中也沒有修正。

  這一段在故事中是很重要的一環,關係到後面紋移除耳針後,吸入存留力量解決審判者以及昇華的劇情,也因此讓我特別在意,所以我把它歸類在無法忽視的級別。

  《秘密歷史》,凱西爾掀了司卡德利亞的商業系統:



(凱西爾形象圖)

  凱西爾在《最後帝國》中,因為以為沼澤被殺了,憤怒地把深坑拆了。但其實這是不精確的說法,他自己稍後都說了,深坑不過是地面下的一堆洞穴,他要拆是拆不了的,只是用鎔金術把天金水晶弄碎而已。

  《秘密歷史》中,穿越過來的霍德則表示凱西爾毀了深坑的通道,導致曜界者要透過意識界過來很不方便,基本上整個商業都被他掀了。

  乍看之下很有道理,但比對一下這幾條設定,就會看出問題:

  • 深坑不是滅絕的垂裂點。滅絕的垂裂點位於深坑下方
  • 垂裂點是巨量的授予濃縮在一地造成的空間扭曲現象。
  • 凱西爾並沒有毀掉深坑(正如他自己與沙賽德在創世之書中所述),或是滅絕的力量(巨量的濃縮授予)。他只是把長天金的水晶礦弄壞而已,滅絕的力量仍然會從此地流出。

  既然凱西爾沒有毀掉授予本身(嗯,我知道授予是不滅的,這裡只是舉例),因為濃縮的巨量授予形成的垂裂點自然不會受影響;而垂裂點位於深坑下方,所以就算深坑被拆了(何況,重複一次,凱西爾沒有拆掉深坑),對躍界者也不應該有任何影響(反正你們本來就是從地底爬出來/鑽進去了不是嗎?)。

  這個矛盾實在非常大。雖然要圓也不是不行,但會很不漂亮。(意識界長怎樣有種作者說了算的感覺,所以山神硬要說拆掉水晶礦會導致意識界的某種奇怪變異,進而使躍界者無法藉由這個垂裂點躍界,也不是說不通。但真的完全沒什麼道理……)

  賢者時間級:這類的BUG要在閱讀的興頭稍稍冷卻,或是重新讀一次後,才會令人在意。

  《王者之路》,賽司暗殺開幕:



(賽司形象圖)

  這一段是很精彩的開局,一下就帶出碎刃、碎甲、颶光和捆術等眾多世界觀。但看完《燦軍箴言》後,就會發現這段的問題實在不少:

  1.颶光到底能不能立刻治癒重傷?

  這一段的敘述是不行,有很明確的旁白:「颶光的治癒效果並非立即生效,得要等上好幾個小時才能康復。

  但看到燦軍箴言,颶光在短時間內立刻治好重傷的情節可說是層出不窮。舉凡卡拉丁和雅多林二打四的時候治好兩腿骨折,利芙特迅速治好被槌子打斷的肋骨,還有最後的卡拉丁與賽司對戰……



(賽司與卡拉丁對戰形象圖)

  除了最後一個例子裡,兩人因為在颶風中打鬥,雙方都有非常充足的颶光,前面兩個例子的颶光量都遠比賽司開幕少(卡拉丁不敢在眾人面前暴露自己是封波師,利芙特只咬了幾口麵包,兩人當時的颶光量都沒有達到會發出強光的地步。),所以用「颶光量多寡會影響傷口癒合速度」也護航不了。退一萬步來說,即使真是如此,旁白的敘述應該要是「在颶光如此稀少的時候,依然可以癒合傷口,但得要等上好幾個小時才能康復。」才合理……對不起,還是不合理,這依然解釋不了卡拉丁和利芙特為何可以癒合得如此迅速。

  事實上,賽司無論是使用颶光的經驗,還是開幕時的颶光量都比後面的這兩人優秀,但他卻不能像後者一樣立刻治好傷勢,這實在是無法解釋。而且到了後面他又可以!只能說是設定的前後不一致了。

  (賽司不是正常的封波師,但他可以像卡拉丁一樣治好被碎刃傷害的靈魂,所以也無法用「持有榮刃而成為封波師的人」比「正常的封波師」癒合能力要差來護航。)

  實際上我大概可以想出是怎麼回事,山神一開始想讓封波師背負更大的風險,就算能夠療傷,也需要時間,避免他們太過OP,於是就出現了開幕時的賽司傷勢一直拖著的情況。但到了後面,這種設定卻反而在各種情節中顯得綁手綁腳(角色老是不能受重傷好像很奇怪,受了重傷又老是可以抱殘過關也很奇怪),既然已經有「療傷要消耗大量颶光」的限制,似乎就沒有限制療傷時間的必要了,於是卡拉丁和利芙特就可以大展拳腳了。

  題外話,這種用魔法能量療傷和增加體能的設定跟魔印人幾乎如出一轍,兩位新生代作家在這個領域不謀而合。

  2.榮刃為什麼要十下心跳才能召喚?

  賽司要花十下心跳召喚他的榮刃,這點應該不是新聞了,而且乍看之下也很自然,畢竟,碎刃不就是要十下心跳才能召喚出來嗎?

  ……但比對普通的碎刃需要十下心跳的原因,你就會發現不合理的地方。

  • 榮刃是榮譽的碎片(類似天金和天鉑那樣,是碎神的精質),不是靈。
  • 普通的碎刃(死碎刃)需要十下心跳才能召喚出來,是因為它們是由死去的靈構成的。當有人想要召喚它們時,得用心跳先讓它們「活過來一點點」。

  榮刃並不是死去的靈構成的,所以照理來說,它沒有需要十下心跳才能召喚的理由,應該要能像活碎刃那樣,可以直接召喚出來。

  (這個設定矛盾算是比較小的,要圓也不是不行,另外加個理由就好,但感覺就是山神在寫開幕的時候,還沒想好碎刃要花十秒喚出的原因導致的漏洞。)

  3.碎刃和碎甲曾一度都是替身使者?

  賽司遲疑了,他認不出這具盔甲。在進行這項任務之前,他沒有得到預先通知,也沒有足夠的時間記住雅烈席人手中擁有的碎刃或碎甲特性

  這句旁白也寫得很明確,告訴讀者:每件碎刃和碎甲都有其獨一無二的特性,就像每個替身使者的替身都有其特殊能力,在不知道其能力的情況下,貿然對戰可能會很危險。(否則賽司為何要因為沒有記住特性感到遲疑?)

  但這個設定只在這一句旁白中出現過一次,之後就再也沒講過了,也沒有任何實例……

  4.被碎刃毀去的肢體到底能不能長回來?

  賽司體內的颶風提供不少優勢,其中一項就是讓不嚴重的小傷快速癒合的能力,但是被碎刃毀去的肢幹,是無論如何也長不回來的。

  西兒:そうだよ(便乘)

  卡拉丁:你這麼想看我就讓你看個夠啦(指痊癒)

  西兒:哦,在你做到之前我也不知道你可以啊(心虛)

  霍德:這個可以有!(讚賞)

  這其實有點吹毛求疵,但既然這段話不是賽司的內心話,而是旁白,就應該要保證內容的完全真實。嚴格來說我會把這條歸類在無傷大雅級,但為了方便起見,還是跟其他幾條擺在一起。

  無傷大雅級:雖然有點矛盾,但除非反覆讀了好幾遍,不然都不會發現或在意的BUG。

  (未完待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25396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迷霧之子|颶光典籍|封波術|鎔金術|藏金術|血金術|寰宇|分析|劇情|設定

留言共 1 篇留言

咖啡未冷卻
您好,冒昧來訪望勿見怪。

特此到訪是為了通知您有關心得專欄之投稿以通過審核,後續將進入預刊登流程。您可以在每週日關注自由象限巴哈公會或臉書粉絲專頁查閱作品刊登情況。

於此給予您的心得文章些許建議,希望能夠為您在心得文章的撰寫過程提供幫助。

您的文章能夠細部地分類想要陳述的要點,這讓想要了解文章主題的讀者能夠更快融入其中,這的確是個不錯的表達方式。

然而,若能夠為部分您所提出的要點附上稍有淵源的截圖、影片的視覺媒體,想必能夠讓文章更是圖文並茂,讀者在閱讀的過程中也可以透過視覺上的補足得到更是沉浸的體驗。

當然,您可以在完成了文字撰寫的部分之後,再進行視覺媒體的補足,以避免對於撰寫時造成影響。當然,這也僅僅是個人給予的一些小小建議,您可以作為參考即可。

在此感謝您的投稿,希望日後仍然有機會看見您的心得文章投稿,已為您奉上GP作為對於作者的尊重,祝您愉快!

——————————

自由象限宣傳組
黑貓咖啡 謹啟

01-16 22:21

Jojorin(990)
感謝你的回應,之前沒想到要添加圖片,我會去找看看有沒有合適的圖片的01-16 22:23
Jojorin(990)
圖片已添上01-17 07:0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3喜歡★entering777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自介】關於我的科普文(... 後一篇:哈利波特與理性之道:劇情...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