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2 GP

[達人專欄] 【短篇】愛情摩天輪

作者:湛藍琴海│2019-01-07 19:19:50│贊助:84│人氣:860
  「我喜歡妳──才怪。」




  「我喜歡妳──才怪。」

  在偌大的摩天輪前方,一名眼鏡青年,對公主頭女子戲謔道。

  「現在終於懂得避免被我發卡了嗎?不,你連被我發卡的價值都沒有。」公主頭女子雙手一攤,滿不在乎。

  「這樣啊,我有被妳發過卡嗎?我沒印象呢。」

  「有,十根手指絕對不夠數呢。不要裝傻,大學時期的事,不可能這麼快忘記。」

  公主頭女子雙手交抱,冷瞪眼鏡青年一眼。

  「啊啊,是這樣嗎?誰會去記得那種事呢?」眼鏡青年挑眉,話鋒一轉:

  「不過很可惜,剛才會那麼說,不是怕被發卡哦,陳婉柔。」他在呼喚女子的全名時,刻意加重語氣:

  「純粹想看妳的反應而已。」

  「整人很有趣嗎?」

  「或許不怎麼有趣,但整妳的話特別有趣。」

  笑瞇了眼,以輕浮的聲調低語:

  「而且我這麼說不好嗎?難道希望我喜歡妳?」

  「再過一萬年也不可能。」婉柔雙手交抱依舊,眨眼:

  「那麼,你想說的就是這個?李冠宇?」

  「妳猜。」

  「誰想猜。那換個問題,你為什麼會來這裡?」

  「因為我知道妳會來這裡,所以我就來了。」

  「啊?」

  「說笑的。妳當真了?」

  「我寧願相信那個『愛情摩天輪』,能讓有情人終成眷屬的傳說,也不會相信你的話。」

  婉柔放下雙臂,指向前方的巨大摩天輪。

  「欸~可是之前我跟妳告白,可都是真心的哦。」

  「誰管你真不真心,反正我只想斷了這孽緣──為什麼都畢業這麼久了,還會在這種地方遇到你啊?真是冤家路窄。」

  「才不是冤家呢,這明明是,愛的牽連~」冠宇裝腔作勢,推動眼鏡:

  「倒是妳,為什麼會來這裡呢?莫非是相信『愛情摩天輪』的傳說嗎?」

  「沒可能,我只是出來買東西,剛好路過而已。」

  一陣冷風襲來,冷冷的不屑,吹進眼鏡青年的耳畔。

  「喔,那真是巧啊~我也是呢。」

  「你騙人。」

  「沒騙人。」

  「你騙人。」

  「沒騙人。」

  「你──」

  「沒──騙──人──哦,這是真的。」收斂了輕浮,他莞爾,伸出食指:

  「不過,我對『愛情摩天輪』的傳說很有興趣,一直想做實驗看看,看會發生什麼事,只是礙於沒對象可以一起做實驗呢……」

  「如果是要說既然剛好遇到了我那就找我實驗的話那就免了。」

  「哎呀,不愧是婉柔,真是聰明呢。可惜的是,我就是希望找妳做實驗哦。」他擋住婉柔的去路:

  「只是我的目的,跟一般人不太一樣。」

  「不太一樣?」

  「是哦,聽說這座摩天輪,除了讓有情人終成眷屬外,還可能會讓人經歷某些『奇異』的體驗呢。雖然始終無法被證實,因為一旦想用什麼方法來證實的話,那些『奇異』現象就會消失了。所以一直只是傳說而已。」

  「聽你又再一本正經地胡說八道了。」

  「不,我是說真的哦。我對於蒐集這種流言特別有興趣,已經聽說不少了。雖然整體而言,遇到的機率可能還是很低,不過……」他再度伸出食指,挑眉而笑:

  「根據我的統計,遇到奇異現象的人,有三個要素:一是只能兩人搭乘;二是其中一人或兩人都對『愛情摩天輪』的傳說特別不信邪;三是──」

  「夠了,我真的要走了。」

  「請稍等一下,妳還沒聽到重點呢──最重要的要素,是雙方關係越衝突,越會遇到。妳要不要試試?」

  「……就衝著你這句話吧。」婉柔補充一句:

  「那如果什麼都沒發生,你要怎麼賠我?時間就是金錢。」

  「賠上摩天輪的票還有下周多出來的電影票,如果妳願意賞臉跟我一起看的話。」

  「做夢去。」

  兩人邁開步伐,向摩天輪走去。

  「妳總是這麼兇呢,就不能溫柔婉約些嗎?虧妳叫婉柔。」

  「要你管。」

  「是是,我的抖S女王。」

  「誰是你的抖S女王啊?還有,我不是抖S,也不是女王!更不是你的!」

  「是是,女王陛下說的是。」

  「你是不是抖M啊?」

  「在女王陛下面前是。」

  一來一往,兩人未曾停下腳步。




  「所以到底會發生什麼奇異現象啊?」

  在摩天輪的車廂,婉柔將窗簾拉得更開,如此問道。

  「妳現在才問?」

  「因為我始終覺得你在胡說八道所以就忘了問了。」

  「覺得我在胡說八道還坐上來?」

  「因為我看你笑話就夠了,是什麼奇異現象,我根本不在乎。」

  「那妳還問。」

  「還有,真有奇異現象的話,那這個也不叫愛情摩天輪,而是奇異……靈異摩天輪了吧。」婉柔完全不理會他,逕自遠眺街景。

  「說靈異的話並不盡然,畢竟應該沒有像靈異那麼恐怖。很奇異倒是事實。」冠宇輕推眼鏡,娓娓道來:

  「這麼說吧,最常見的奇異體驗之一是『擁有千里眼』。顧名思義,就是可以看到很遙遠的地方。就連海都看的到,這裡可是距離海很遠的。」

  「聽你在胡扯。」

  「沒胡扯哦,是妳問我,我才會認真回答妳的。倒是妳,別一直看窗外,說話至少要看人吧。」

  「因為要我跟你對望搭摩天輪,我尷尬癌會發作。」

  轉身,冠宇幾乎看不見她的臉了。

  「那還真是辛苦妳了。」冠宇雙手一攤,語氣滿不在乎。

  「這種敷衍的客套話還是別說了吧。」

  霎時,一陣疼痛襲來,婉柔摀住雙眸。

  「婉柔?」

  冠宇呼喚,與此同時,冠宇也緊咬牙關,摘下眼鏡,摀住雙眼。

  須臾,兩人放下手,睜開眼。

  「剛才眼睛一陣刺痛,是怎麼回事……」

  「妳看看外面。」

  冠宇指向窗外,婉柔順著他手指的方向望去。

  視野迅速拉遠,如望遠鏡拉近焦距,一望無垠的海洋,湧入眼底。

  「怎麼樣?」

  「……我居然,看到海了……等等,這是怎麼──」

  「就是千里眼啊。我剛才不是說過,搭這摩天輪的最常見的奇異體驗之一,就是擁有千里眼嗎?妳還不信呢。現在相信了嗎?」

  「……不可能,這一定是幻覺,一定是剛才眼睛太痛,產生幻覺了吧?」

  「不是哦,剛才眼睛會痛,就是獲得千里眼的徵兆,之前有過千里眼體驗的人就是這麼說的。」不再配戴眼鏡的青年淡然莞爾:

  「妳再仔細看一下,或許會看到更多東西哦。」

  婉柔半信半疑,再度望向窗外。海浪再度湧入眼波,漁船與郵輪,在她的秋波航行。

  「……看樣子我的幻視越來越嚴重了,我要休息一下……或者只是被你暗示了,才會……」

  「唉,真是的,這麼不信邪的話,為什麼還要搭摩天輪呢?」冠宇垂下眉宇苦笑:

  「妳應該要好好把握這體驗的,畢竟這體驗就快結束了。」

  「快結束了?」

  「是的,這些體驗都是非常短暫的。很快地,妳就會有下一個體驗了。」

  「什麼?」

  「在妳獲得千里眼的同時,我也獲得了某種能力──只是不是千里眼,是未來視。我看到了我們在下摩天輪前的未來。」他眨眼,斂起笑顏,神情漸轉嚴肅:

  「妳看到物理上的遠方;我看到時間軸的未來。」

  「你可以再瞎掰一點沒關係。」

  「沒有瞎掰,我可以告訴妳將來會發生什麼事:我們會長出翅膀,然後妳會跟我告白。」

  「真可悲啊,你已經神智不清──」

  「我頭腦清晰,還可以跟妳討論佛理呢。」冠宇將手中的眼鏡放到身旁,神態自若,不慍不火:

  「比方,妳相信眼見為憑嗎?」

  「不一定,因為有時會被假象所蒙騙吧。」

  「有慧根。不過不止於此。有聽過『凡所有相,皆是虛妄』嗎?」

  「要講佛理?」

  「沒錯,妳知道這句?」

  「沒有,只是一聽就覺得很像是佛經裡的話。」

  「真有慧根,妳該來多多研讀佛經的。」

  「免了。你佛教徒?」

  「不是,但我對宗教、超自然這些跟神祕學相關的都很感興趣。」喜愛佛法的青年吟吟地笑了:

  「那句話是出自於《金剛經》,是佛法的根本原則。意思是:凡是所有一切的相,都要將它當成是虛妄的,只要不去執著,智慧自然產生。任何的『相』,都是虛妄相,不是真實相。只要有另外的因緣產生,當下的『現象』就會改變,形成另一種現象,故稱其為虛妄相。既然知道不是真實相,便不會被其困擾,這就是智慧。這種道理,與科學上的化學變化是相同的。」

  兩人所搭的摩天輪,已經周轉將近三分之一。

  「意思是不執著於眼前?畢竟隨時都有可能改變?」

  「可以這麼說。要超脫豁達地活著,就必須如此。」

  「也就是說剛才看到那一切,也有可能是假的?畢竟也只是『當下』所見到的現象。既然『凡所有相,皆是虛妄』,那我剛才所見也是虛妄的,也就是我所說的幻覺──甚至我們可以懷疑自己所看見的一切,是不是皆為假象,或許萬物形體也只是我們……」

  「我們所『構築』的嗎?看來妳延伸到更遠的地方去了,我僅僅只是想討,不要輕易相信眼前所見的而已,不被表象所蒙騙。」冠宇話鋒一轉:

  「不過方才妳所見的一切,應當是『真實』的。對你而言的真實,短暫的真實。所謂真實,不過是以自己的主觀意識而言,別人的真實不見得是妳的真實,妳的真實也不見得是別人的真實。那有沒有客觀的真實?在此之前,應當先論真實的定義。」

  「再說下去就是詭辯了吧,玩話術很有趣嗎?」

  斜眼睥睨,被稱為抖S女王的女子冷冷地吐槽。

  「這是佛學討論,哲思論辯。這樣就不耐煩的話,可不能腦力激盪,與人辯論的啊。」冠宇戴回眼鏡:

  「時間到了。」

  「嗯?」

  婉柔感到一陣眩暈,闔上雙眸。她緊靠椅背,緊抓椅緣。

  須臾,她感受到背脊震動,她離開椅背。眩暈感逐漸減緩,睜開瞳眸。

  「剛剛又是怎……咦咦?」

  眼前的他,長出了如天使般的純白羽翼。

  「我就說吧,妳也可以看看自己的。」

  相較於冠宇的從容,婉柔不斷眨眼,難掩錯愕。她環望四周,發現巨大的漆黑羽翼,順下去摸,發現是從自己的背部長出。

  「天使與惡魔的差別呢。」

  「喂……這是假象吧,就像剛才講的,凡所有相,皆是虛妄嗎?」

  婉柔強使自己冷靜,但前額依舊滲出冷汗。

  「至少現在感覺很真實,對吧?」他挑眉一笑:

  「雖然注定是短暫的。」

  「我也希望是短暫的,不然就麻煩大了。」

  「為什麼?不是很多人都渴望擁有翅膀嗎?」

  「也不要是這種漆黑的翅膀,你也說了,就像惡魔一樣,這是要怎麼見人啊?還有,為什麼你會跟我相反啊?明明你──」

  「才是惡魔對嗎?」拍動天使羽翼的青年輕笑:

  「所以妳看,就算真的擁有了很多人夢寐以求的翅膀,也不見得是好事。先不說是否怪異,即便這是一個人人都有翅膀的世界,翅膀的種類也有優劣之分吧。若純白翅膀是天使的象徵,擁有漆黑翅膀是惡魔的象徵,那不就多出一種種族分化的方法嗎?跟膚色一樣。」他斂起笑意:

  「擁有翅膀,也有可能是一種枷鎖。」

  「諷刺的是,會渴望翅膀,是因為想要飛向自由的天空。」

  「重點是,囚禁於鳥籠中的話,翅膀也沒有意義啊。」擁有天使羽翼的青年指向摩天輪的門:

  「別說鳥籠了,就連在這種密閉空間裡,翅膀也是沒有意義的。」

  沉默凝結空氣。

  摩天輪已經周轉了將近三分之二。

  「若現在摩天輪的門打開,妳會想飛出去嗎?」

  「萬一墜落了怎麼辦?」

  婉柔沒說玩笑話。

  「那要永遠不飛翔嗎?」

  「至少選在一個安全的地方。」

  「這樣啊。不過追求自由的鬥士,前方時常是懸崖喔。」

  「為什麼?」

  「若前方不是懸崖,那他們還會不自由嗎?」

  笑出恰到好處的,意味深長的弧度。

  空氣再度凝結。

  啪。

  「時間到了。」

  伴隨拍掌聲。

  咚。

  腦殼受到重擊──在婉柔喪失意識前,最後的感受。

  意識黑屏。

  一時半刻,意識恢復訊號。

  「這是……」

  視角變了。

  與之前是反方向,映入婉柔眼簾的,是坐在對面的,她的身體──只是漆黑羽翼消失了。

  連自己的聲音都變了。

  「知道發生什麼事了嗎?」她眼前的「婉柔」,勾起唇角。

  「交換……靈魂?」

  「是的,現在李冠宇的靈魂,就在陳婉柔的身體裡;同樣地,陳婉柔的靈魂,也在李冠宇的身體裡哦。」

  「這太荒唐了,你剛才也沒說會這樣──」

  「我只是沒直接說會交換靈魂而已。」披著婉柔皮,似乎一切都在預料之內,而泰然自若的他直截打岔:

  「不過幫妳複習一下,剛才說的是什麼好了──嘛,在此之前先問妳,現在感覺怎麼樣?」

  「糟透了,竟然是跟你這種人交換,感覺真是糟透了。」

  「別這麼說,現在才剛開始而已,說不定妳適應後就沒問題了。只不過,也沒有適應的時間而已吧。」

  「那有什麼意義?」

  「所以別光是抱怨,好好感受一下啊。像我,就感覺到妳的身體果然比較輕呢,也感受到綁頭髮的感覺,我從來沒有綁馬尾過呢。」

  「不要碰我的頭髮!」

  在「冠宇」的喝止之下,「婉柔」停下了動作。

  「若我現在繼續動作的話,妳一定會揍我吧?」

  「當然,別忘了現在我用的是你的身體,打人一定會更痛的。」

  「可是打的是妳的身體哦。」

  「給我閉嘴!」

  困在冠宇體內的婉柔,氣到發顫。

  「我問妳,為什麼會有人夢想交換靈魂?」

  「誰知道!」

  「越來越沒有耐性了呢。」

  「不如說能跟你鬼扯到現在,已經是奇蹟了。」

  「那就謝謝女……國王陛下的奉陪了。」惡趣味的微笑,浮現於婉柔的臉上:

  「想要交換靈魂,無疑是想體驗一下無法體驗的生活吧。比方看自己原本所看不到的世界。每個人的『視界』都是不一樣的,有人或許可以看見更多色彩,有些人則不。為了體驗各種人生,想切身體驗對方的感受,甚至成為別人,就會想變成別人吧。」

  「只是,要變成別人的話,也要靈魂一起改變吧?如果只是換了身體,那就像是同樣的水,裝在不同的容器,喝起來的感覺還是一樣啊。」

  「妳說到重點了,這就是我想說的──其中之一。」使用婉柔身體的冠宇輕彈手指:

  「只是,靈魂是什麼呢?說穿了,科學還是無法證實靈魂的存在。即便現在我們似乎交換了『靈魂』,但靈魂具體為何物,還是沒辦法具體說清吧?靈魂為無形之物,具體由何構成,這該如何證明呢?靈魂是由意識構成的嗎?靈魂等於意識嗎?沒有了意識,就是沒有靈魂的空殼嗎?意識還被佛洛伊德分為意識、前意識、潛意識,具體而言意識到底有幾種,這也沒有絕對定論吧。」

  「意識遠比我們想像中還複雜吧?」

  「沒錯。那靈魂應該也是,要論『交換靈魂的意義』更是。交換靈魂後,是不是就能去感受對方的感受?是不是真的變成了對方?」

  摩天輪持續悠悠向下。

  「到頭來還是詭辯。」

  「讓頭腦保持燃燒,才能把頭腦的死水燒乾。」

  一來一往的對話,讓沉悶的空氣保持流動。

  摩天輪即將周轉一圈了。

  「對了,我該幫妳複習一下,我剛才說在下摩天輪前,『妳』會做的事好了。」具有婉柔外皮的冠宇,以清透的嗓音說道:

  「我喜歡『你』。」


◇◆◇


  (後談)


  「所幸靈魂有交換回來了。」

  「那當然,因為這些奇異體驗,只會在摩天輪上發生,所以一下摩天輪,自然就不會再體驗到了。不過妳想再體驗的話,現在回去再坐一次也來得及哦。」

  「免了。」

  「若我說可能還會遇到更多有趣的事呢?我打賭,這次妳會時空跳躍之類的。」

  「不要瞎掰好嗎?」

  「剛才已經證明了,我所言不虛不是嗎?說不定妳可以回到在這裡遇到我之前的時空,為了避免遇到我,就繞開這條路了,這一切就不會發生了。」

  「免了。」

  「難道妳喜歡剛才的體驗嗎?」

  「才不是。」

  「隨妳高興。不過,要是這次我賭輸了,票錢十倍奉還,而且隨妳揍。」

  「真的?」

  「所以妳想不想十倍奉還?」

  「我賭了。」

  「一言為定。果然人類就是有好賭的劣根性啊。」

  「什麼?」

  「沒什麼。隊伍在那邊,比想像中短呢。」


-----------------------------------------


  後記:


  一、本作標題發想於韓國瑜市長的「愛情摩天輪」政策,但作品內容純屬虛構,與政治完全無關。

  二、本作充滿了詐欺與反差要素(?)比方「愛情摩天輪」的重點並非愛情,而是超自然;女主角雖叫婉柔,卻是個毒舌的抖S(雖然其實被玩得團團轉的);男主角帶著眼鏡,也很知性,卻言行舉止卻充滿惡趣味等。

  三、這篇想寫很久了,只是一直缺乏靈感,直至最近補了去年秋番《青春豬頭少年不會夢到兔女郎學姐》,才激發出靈感。本來就想嘗試在日常故事中,摻雜魔幻或超自然元素,而《青豬》確實給予了不少啟發,讓我複習了一遍諸多奇幻青春劇會有的套路,於是本文就這樣誕生了。

  四、《青豬》給我的啟發,還有男女主角的微妙互動。與以往描寫的角色不同,男主角在情感上的表達很直接,女主角則是毒舌屬性。基本上重點是兩人的對話,劇情也幾乎是靠對話推進,故本文以對話居多。


  整體來說,這次的創作過程,是很有趣的體驗。這一次,又是突破了某些框架了吧。


  P.S:縮圖為義大世界的摩天輪,僅是參考圖,本文的摩天輪為虛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25341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湛藍琴海|短篇|摩天輪

留言共 23 篇留言

菊千代
可能是角色台詞跟其他敘述比起來有點過多
不知道為什麼有種話嘮的感覺[e21]……

不要瞎掰好嗎?(誤)

01-07 19:26

湛藍琴海
這篇就是走話嘮風,用對話去堆積,如果敘述太多,反而達不到我要的感覺。有些作品就是敘述要多,那種作品就會有比較多敘述,甚至對話少到可憐XD

這篇就是保留一些必要的敘述,剩下的就是讓讀者體會(?)尤其是後談的部分是刻意只用對話呈現的,以前也玩過這招就是了XD01-07 19:32
萱姬
是新風格XD

01-07 19:48

湛藍琴海
其實我本來就會到處玩風格(?)這次確實是滿突發奇想的就是XD01-07 20:19
菊千代
是說這種作品要怎麼避免被說是劇本文啊?
突然有點好奇……

01-07 19:55

湛藍琴海
喔,我其實原本也想解釋,如何不像對話(劇本)文,有些作品雖然大多是對話,但也不會像是對話文,重點就在於出現敘述的時候,文字的熟練度,以及格式吧。

比方對話文時常是:
A:XXXXXXXXX
B:XXXXXXXXX

或是:

「XXXXXXXXX」A說。
「XXXXXXXXX」B說。

很顯然這篇不是這樣,格式與敘述不會這麼單調,還會加其它東西,文法也有變化之類的。01-07 20:23
泫夜
挺新鮮的體驗wwww
以對話來推進劇情的表現十分成功,不過感覺咱的腦袋到文末就跟不上節奏了=w=

01-07 20:13

湛藍琴海
劇情越來越ㄎ一ㄤ(?)最後就是後談,因為是誰在講話滿明顯的,就不會特別敘述是誰了=w=01-07 20:30
bobo0314
雖然看完會覺得「男女主角是嗑了什麼」,但整體還是蠻有趣的,感覺是難以定位的小說www

01-07 20:20

湛藍琴海
確實很像是嗑藥了才會遇到的現象(X)總之覺得這篇有點ㄎ一ㄤ的話就請別見怪了www01-07 20:35
菊千代
原來如此

格式的部份是很明顯
文字熟練度就有點看讀者的自由心證了
感覺不太好拿捏[e8]

01-07 20:25

湛藍琴海
對,自由心證的話就看個人吧,每個人的想法也不太一樣01-07 20:36
菊千代

01-07 20:41

湛藍琴海
怕什麼?01-07 21:28
ilwiKAMINA
很懷疑,自稱在女王陛下面前是斗M的男主角,如果哪天女主角發神經拿鞭子抽他,他還會很爽的乖乖被抽嗎?XD

01-07 20:48

湛藍琴海
有可能哦(?01-07 21:28
白煌羽
辛苦啦

01-07 22:45

湛藍琴海
謝謝01-07 23:08
洛雅.愛的戰士
一個奇妙味道的青春

01-07 23:46

湛藍琴海
奇幻的味道(O)我有想過這篇到底青不青春,結論是大概很微妙(#01-08 10:30
橘みかん
女主角外表看起來是個抖S,內在是個抖M啊!XD
(男主角則反過來wwwww)

01-08 01:57

湛藍琴海
各種詐欺的概念(#01-08 10:31
七咲千影
這次的內容讀起來,感覺像是在嚼口香糖那樣,有能夠一直不斷咀嚼的內容,但是味道卻會逐漸喪失的那種感覺。


由於整篇幾乎都是由對話構成的,即使缺乏對角色性格的敘述,藉由說話的方式也能明顯地感覺到角色的性格,不過個人的觀感上,是覺得男主角上摩天輪前後的印象感有一點落差,前半看起來比較幼稚一點,後半卻又相當哲學。

雖然個人覺得在日常題材中加入奇幻,是滿能增強讀者體驗的方式,但是這篇感覺變化速度有些過快,個人讀下來的感覺是,逐漸跟不上周遭的轉變那樣,雖然變化一方面也是為了迎合男主角所說的內容,可是卻有種缺乏躊躇與反論餘地的感覺,只能逆來順受那樣。

其實整個故事看下來,多數內容個人是覺得都可以從人生中找到共鳴,不過單就故事內容來看,個人感覺是有些缺乏呼應的脈絡。


最後,就看到標題時的期待來說,當然內文的感受上是與期待有所不同,不過這篇的內容仍給我一種似有若無的味道,即使裡面有些能讓人反覆咀嚼的部分,感覺卻因為沒有足夠的主體感,使得題材味道的可能性逐漸消失,倒是這次行文的方式,讓我感覺和在看梅露可的故事有點像,幾乎只靠對話就能推進整個故事。

01-08 02:02

湛藍琴海
嚼著嚼著味道逐漸喪失.......感覺有點慘(?)

性格的話,雖然是有靠描寫神情動作來補充,不過主要還是靠對話呈現。這次主要想呈現的是快節奏的對話,太多描述的話反而會拖慢節奏,也會模糊焦點,所以才只好精簡敘述的部分了。

男主的形象確實在上摩天輪之後有所轉變,一開始大概只是個死纏爛打(?)的輕浮男,上摩天輪後,展現了知性成熟的一面,總算是符合了一點戴眼鏡的人應該有的氣質了(X

這篇對我來說充滿了詐欺感,標題詐欺、角色形象的變化、內在與外在形象的反轉等。然後奇幻體驗的快速變化,想當初原本想寫更多,但想想這樣資訊會過量,就只剩下三個了。不過這篇本來就是走快節奏風,快節奏的變化與反轉,就是我想呈現的效果。當然效果好不好,又是另一回事了,這次大概也是很任性的實驗吧。

這篇確實主旨可能沒那麼明顯,像是奇幻包裝的哲理故事(?)一次探討了好幾件事,但都講不深,想要更加針鋒相對,但篇幅有限。即便寫長,可能也無法突顯主體性。如果我真的想寫到很深邃,那就要專注著墨於特定議題,這也是我比較習慣做的事情。不過既然是任性的實驗,所以就打破一些常規了,請多包涵。

這篇比起要讀者去思考特定議題,不如說更想給讀者一種奇幻的荒誕感,至於要著眼在哪個部分,就讓讀者自己選擇了。
01-08 10:45
雪依
我覺得如果從主角其中一人的視角來主導整個對話的話,感覺會比較流暢。
雙視角就代表讀者必須隨著對話不斷切換感情,說真的讀起來有點累

01-08 20:33

湛藍琴海
咦?這篇沒有雙視角哦,自始至終是第三人稱,以女主角的視點出發哦。01-08 21:52
雪依
應該說是那一來一往的對話讓人產生這樣的感覺吧

01-08 22:50

湛藍琴海
欸,這跟雙視角還是不太一樣,雙視角是由兩個不同的主體來分段敘述,這部沒有XD

這問題我再想想,雖然設定上是以女主視角為出發,不過可能是寫法上有些調整,所以這方面我先保留好了。
01-08 23:13
柚葉
小海的文風還是沒變。

雖然大多以對話去作呈現,但出場人物也只有兩個人,那兩個人就是男、女主角,所以也不會讓讀者混淆到這句對話是誰說的問題上。

看下來劇情順暢,感覺像是在看戲劇一樣,畫面中男女主角一言一語的。

但我覺得排版有點奇怪。
例如以下。

--

  「才是惡魔對嗎?」拍動天使羽翼的青年輕笑:

  「所以妳看,就算真的擁有了很多人夢寐以求的翅膀,也不見得是好事。先不說是否怪異,即便這是一個人人都有翅膀的世界,翅膀的種類也有優劣之分吧。若純白翅膀是天使的象徵,擁有漆黑翅膀是惡魔的象徵,那不就多出一種種族分化的方法嗎?跟膚色一樣。」他斂起笑意:

  「擁有翅膀,也有可能是一種枷鎖。」

--

明明冒號後面可以接角色對話的上引號,可上引號(角色的對白)卻變成在下一行了。 OAO
這種排版讓我聯想到公文,那種行列敘述句,冒號後面空白,下一行才出現一、OOOO,再下一行二、OOOO

如果是這樣子作呈現,可能有些讀者會覺得冒號後面怎沒東西了?
看到下一行才發現對話是在這邊,以致於畫面感失去了連貫性。

像是以下這段。

「所以妳看,就算真的擁有了很多人夢寐以求的翅膀,也不見得是好事。先不說是否怪異,即便這是一個人人都有翅膀的世界,翅膀的種類也有優劣之分吧。若純白翅膀是天使的象徵,擁有漆黑翅膀是惡魔的象徵,那不就多出一種種族分化的方法嗎?跟膚色一樣。」他斂起笑意:

如果這段最後面不是有個冒號在,我會以為男主角一邊說著「所以妳看,就算真的擁有了很多人夢寐以求的翅膀,也不見得是好事。先不說是否怪異,即便這是一個人人都有翅膀的世界,翅膀的種類也有優劣之分吧。若純白翅膀是天使的象徵,擁有漆黑翅膀是惡魔的象徵,那不就多出一種種族分化的方法嗎?跟膚色一樣。」一邊斂起笑意。

可是斂起笑意後面是有冒號的,代表斂起笑意這表情是在下一句的對話之中去作呈現。

等於說可能會讓讀者有所誤解 ORZ

不知道對於我以上說的,妳的想法是什麼呢?OAO?

01-09 17:13

湛藍琴海
喔喔,因為我是習慣每一句對話都是獨立一段的,而不是塞在同一段,關於這點我會再想想,當初是想這樣比較不會讓內容擠在一團,比較好閱讀吧。

總之感謝建議,我會想想的><01-11 22:18
煙嵐
自由跟懸崖,真有意思

01-10 14:41

湛藍琴海
突然想到的比喻XD01-11 22:20
墨染
  RRRRR,海海被佐賀毒壞了。啊,可能青春豬頭也有影響。

  挑個筆誤,貌似缺字:
  >「我們所『構築』的嗎?看來妳延伸到更遠的地方去了,我僅僅只是想"討",不要輕易相信眼前所見的而已,不被表象所蒙騙。」冠宇話鋒一轉:

  我的感覺跟上面大大說的一樣,就像在嚼口香糖,越到後面越趨近於麻痺(無感),所以以至於後面一些比較有趣的句子沒有辦法被充分吸收(享受)。
  會越來越趨近麻痺的理由,大概是不給人喘息空間的連續對話,起了反效果,反而讓人無法好好建構畫面。而我其實也覺得海海在後面有點棄療了,不再拘泥於敘述,試著想要傳達一些「真物」,所以整個就是大暴走(?)。
  這種感覺在第二次閱讀時仍有些殘留,不過我開始更鮮明的記得第一次曾經在意的段落,比如說:
  「若前方不是懸崖,那他們還會不自由嗎?」
  「讓頭腦保持燃燒,才能把頭腦的死水燒乾。」
  上述兩者皆為很有意思的句子,我尤其喜歡第二句。
  另外關於佛理的敘述,讓我聯想到海濤法師的「假的、暫時的」之說。不是說沒有道理,但我覺得能夠運用的情境非常侷限,不過放在本篇倒是有種昇華的感覺(?)。

  本篇應該是第三人稱,但我想主角應該是女主角,藉由男主的騷擾(其實我覺得沒到青春豬頭那般下流的點上)、開導,來嘗試動搖女主角冷傲的內心(?)。
  我覺得就本篇來說,男主角遠比女主角活躍得多,但也因此女主相較之下比較不易被人記住,這點有點可惜。
  比如說:稍微敘述女主角真實的困境,再藉由那番奔放的言論,得到一個實質的回答,可能是一個我比較喜歡的形式。不過,保持現狀的開放感,倒也有一番樂趣就是了。

  要是男女主角能在其他短篇登場,並有所成長或改變的話,應該會很有趣ww
  晚安,感謝餵食。

  

01-10 16:38

湛藍琴海
我覺得跟佐賀毒壞無關,佐賀的毒才不是這樣,青春豬頭倒有可能XD

真物,這是果青梗嗎www 也不是棄療,而是知道自己想寫多少,這篇本來就是不打算把任何議題寫太深,或許有點任性,但的確就是想嘗試這樣的作法,看看效果如何。

事實上那句還真的跟海濤法師說的有關XD 雖然那話不是他說的,不過確實有想到他說的話,雖然那已經變成了一個梗,不過其實並不是完全沒有道理,任何事情不要只看當下,而是要看前因後果。

本來就不打算寫到像青豬那麼下流,我刻意把下流梗避掉了,因為實在不喜歡啊ORZ

在其它篇客串喔,沒有想過,但可以考慮一下XD

感謝心得:D01-11 22:24
湛澄
我.....沒看懂整個故事在說什麼 (掩面)
只覺得一下佛學一下天使惡魔一下又公主王子的,
很像是兩人都中邪或是急性神經病 (喂!)

01-11 21:45

湛藍琴海
公主王子......只有公主頭跟女王跟國王,沒有王子啦XDDDD

這篇滿ㄎㄧㄤ的,所以覺得兩人中邪發神經的話也不意外(喂01-11 22:26
吉風翅
這篇有種我到底看了什麼的感覺
劇情跳得很快
「我喜歡『你』。」這句我喜歡XD

01-14 23:42

湛藍琴海
這篇就很ㄎ一ㄤ,邏輯別太在意了XD
這句話就是呼應男主說過的,妳在未來會跟我告白XD01-15 19:46
非法行為
喜歡這種對話
只是現實做不到
對方必須要有慧根(´・ω・`)

01-27 00:05

湛藍琴海
沒有慧根就會乾掉了吧XD01-27 00:27
戒子
恩恩..原來如此...(筆記

01-31 22:51

湛藍琴海
這是要筆記什麼XD02-01 18:31
白白無恥的伸手牌寫手
看到標題我以為開新聞時事的玩笑.......

02-06 13:53

湛藍琴海
確實是故意詐欺的,恭喜被騙(喂02-06 13:56
老周(LeviChou)
  琴海妳嗑了什麼,千萬不要給我來一點。(無誤)

  啊,看到留言區說像口香糖一樣,能反覆咀嚼的內容不斷推出,但是味道逐漸喪失……我自己的感覺是,就是因為能反覆咀嚼的內容不斷推出,可是味道與味道之間沒有足夠的連結,我個人會覺得吃(?)起來,倒像加了太多種配料的三明治,一時分辨不出我到底吃了什麼吧。

  嗯……更具體來說,看完印象最深刻就是那句「凡所有相,皆是虛妄」,如果能夠圍繞在這主題上不停往外延伸、甚至串聯三次奇妙體驗,或許就比較不會有留言區其他讀者所說,「口香糖」的感覺了。我自己讀來感覺只有千里眼、長出翅膀跟「凡所有相,皆是虛妄」有所聯繫,但是交換靈魂……呃,Why?

  當然硬是要我藍色窗簾,倒也不是不行,比如交換靈魂、捨棄掉原本的皮相,人才會知道自己靈魂裡的本質嗎?嗯,這窗簾有夠藍。(茶)所以或許交換靈魂那段,比起討論潛意識,或許可以討論「人的本質」……?

  最後,「凡所有相,皆是虛妄」這句話,總讓我想到另一句:「你以為的,只是你以為」,這句聽起來有夠詭辯的話,居然是蔽校新生活動的某演講名稱。(倒地)

02-22 20:11

湛藍琴海
是有這麼毒嗎?好吧,可能啦(喂

大概可以理解,在很有限的篇幅內,卻講了不少比較玄奧的事情,比較沒有明確主軸,而像是一般閒聊,話題不斷發散。而這些話題又遠比一般的話題難以理解罷了。或許看似沒有明確重點,但跟著角色(還有摩天輪)一起思考跟運轉,就是本篇想發揮的效果,追求的是「不斷跳躍思考」的整體感吧。

這窗簾很藍喔,我笑了XDDDD

「敝」校啦(不重要),然後演講名稱有點有趣XDDD
02-24 16:1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2喜歡★a7354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問卷】2018年寫手回... 後一篇:[達人專欄] 【淺談】私...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ffbk2012所有人
《巴哈的達人們,真的很棒》更新(咪太郎的回合,大概)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4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