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想藍-編年史版丹晴開頭

作者:橘みかん│2019-01-07 06:51:51│巴幣:14│人氣:84
  各位巴友,2019新年快樂,新年第一篇,雖然不是跟大家一樣在一月一日壓秒道賀,還晚了七天(咦,我好像聯想到什麼?),還是祝各位新的一年都能更上層樓,越來越好。

  在想藍版的前言中我也曾提過,這部小說有著許多版本,除了最開始跟著電腦當機而消失學生級中二版,在那年想把這故事拿去參賽的時候也創出了許多種版本,主要是想把字數調在12萬字以內,才會產生各種開頭(因為後面很難刪,才會挑開頭下手,看看現在已經超過三十五萬字都還沒結束的那個想藍!(指))

  以丹晴的視角為開頭就是其中一版,當然這個版本後來被我排除在選擇外,順帶一提,之前的編年史版是以冀悠為開頭的描述方式,而現在的想藍版則是以賽比恩斯(冀悠)為開頭,與前兩者比起來較為奇幻。另外兩種呢?當然是中二啊XD

  這個版本的溫栗美的戲份比較多,冀悠家的一些事情也描述得比較深,我記得還有一個版本是寫栗美是冀悠的未婚妻,要穿越前悠對夜說:「幫我跟栗美說我要解除婚約。」結果我表弟看了之後表示主角喜愛度大幅下降,未婚妻這點就被我移除了。

  之所以會想整理這篇,是因為之前二維秀關掉了,我又另外貼到了鏡文學,也許是讀者群喜好不同,那邊標註BL的反而比較多人看(噗

  趁著再次重貼,我想把之前寫得比較趕的前面幾章稍做修改,其中「第二章 休止符之反始」正是穿越回去之後正式冒險的時候,老實說這一段我沒什麼改,不僅是延用編年史版,更是之前玩RMXP時的劇情內容,除了把酒館地下室的怪物改成戰俘,其他都只是小幅度更改。

  說起來去年我的新年新希望,還大放厥詞地說要在2018把想藍寫完,結果現在都2019了,過去一年中想藍的正篇章(人物異誌及小人物狂想曲等除外)居然才完成三節!要不是那篇年末寫手問卷,我都不知道原來我這麼偷懶!!!∑(°Д°ノ)ノ

  明明故事都已經完成3/4了,我這下可不敢隨便說要在今年內完結啦(揮汗

  回到重點,這幾天我會著重於2-1之後的改寫,劇情不會變動,只是想把之前比較不成熟的中二寫法稍作修飾,如果有重貼新文章出來的話,可以跳過不看,但目錄上的連結就會改成新的,在新文中亦會加上舊文的連結。

  那麼,下面是丹晴開頭,到一半就跟想藍版差不多了,我在考慮改成類似這樣直接穿越的劇情,就不用多了學校那段雞肋。只是這樣的話,遺書那篇就會變成理論上不存在,我可能還要再調整一下。


穿越總是突如其來
 
  黑夜中的星空閃爍,下弦月也放出柔和地光芒。頭頂上的天空明明連一片烏雲都沒有,站在橋邊仰望星空的女孩卻一臉憂鬱。

  也許是橋頭那盞路燈的關係,女孩凝視天空好久,才能看清黑夜中的無數星星。

  橋的一旁是公車站,附近不遠處,則是一間教學醫院。自女孩有記憶開始,便一直往返各大醫院,但是印象最深刻的,不是醫生們的親切笑容,而是親戚們無意間談論的內容。
 

  「真奇怪!你們兩夫妻就好好的,前幾代祖輩也沒人得過這種病!」

  「我們家裡也沒有外國血統啊!」

  「這個孩子,唉──不知道養不養得起來?」

  「真的很健康嗎?自己人,不要跟我們客氣啊!」
 

  一陣風突然吹來,女孩輕壓頭頂上的素色荷葉邊帽子,無奈露出的髮絲被風捲起,貼在臉上使她覺得一陣搔癢,看了看橋的兩側,確定沒人才將帽子拿下,甩一甩她那與肩齊的髮絲。
銀白的月光映照在同樣顏色的髮絲上,身後的路燈更是為它染上一抹薑黃色。

  為了這一頭「不正常」的白髮,女孩不知做了多少實驗、受過多少奇特地目光。明明她的眼球是正常的茶葛色,也有著東方人的黃皮膚,但是,就只有這頭白髮,醫生怎麼檢查都說是「基因異常」,又不妨礙正常生活,唯一要畏懼的,只有他人的目光。

  可是其他人都不知道,她還有另一項異於常人的地方。

  除了頭髮顏色跟別人不一樣之外,她還發現自己的影子也跟其他人不一樣。肩上兩旁多了兩塊像是翅膀一樣的陰影,有時還會像伸展翅膀一樣拍動,甚至會有拍動的聲音在她耳邊迴響。

  但無論是把手伸到背上,還是背向鏡子、轉頭察看,女孩依然看不見自己背上有長出什麼怪東西。
 

  「姊姊!我的背上有翅膀嗎?」

  曾經,她這麼問過跟自己親近的姊姊,但是,當時還是小學生的姊姊卻是先睜圓了眼睛,剛開始只是當她想玩遊戲,便只是摸摸她的頭。

  「當然有啊!小晴妳就像個小天使一樣可愛呀!」

  隨著年歲增長,當她再次問姊姊同個問題,姊姊卻是皺起眉頭,與大人們嚴肅地討論起來。

  結論卻是:帶她去看精神科。

  醫生說,她的症狀是「與常人不同所產生的自悲心理,從而衍生出的幻覺」。

  九歲這年,她決定撤謊。對家人及醫生說,看不見地上的奇怪影子、聽不見在耳畔拍動的翅膀聲,才終於從服用各種奇怪的藥物中解脫。

 
  ──反正,其他人都看不見,就算說謊,也不會有人知道。
 

  如此下定決心,女孩才走到公車站牌旁的橋邊透氣,像這樣由家人陪伴回診、等末班車回家的日子終於可以畫上句點。

  想到這裡,女孩都高興地笑了起來,才剛低下頭要看最後一眼映照星光的夜晚河水(雖然那是堆滿垃圾、又臭又髒的小河),卻發現橋下除了倒映的月亮,還有兩個看起來跟她同年齡的男孩子。

  較遠的那個黑髮男孩一臉看到罕見東西的表情,似乎還可以聽到他跟身旁的那個金髮男孩說的話。

  「……白子……」

  離她近一點的金髮男孩,與其說是看到罕見之物,不如說他眼中充滿了驚愕。

  噗咚!

  心臟的聲音大到她自己都能聽到,尤其金髮男孩除了看她之外,還望向因路燈照映在地上的──她的影子!

 
  「柳丹晴!」

  空蕩蕩的教室內只剩她和一名男同學,這名男同學正用力敲著桌子,使她──柳丹晴被驚醒。

  雖然教室內只有他們兩人,走廊卻不時有其他學生經過時的腳步聲及說話聲,另一邊窗外的操場也有留校的同學們傳來陣陣嘻鬧聲。

  丹晴坐在第一排靠壁的位置上,似乎在醒來前就這樣靠著牆壁睡著了。

  「嗯?我怎麼會……對喔!」

  清醒之後,才想起自己為什麼會這樣在教室裡睡著。眼前的男同學依然一臉憤慨,在她掩面時才把手上的紙張用力地擺在桌上。

  「妳可好了!這樣也可以睡!」

  男同學似乎早就把書包收拾好,背起書包,才說完就想直接離開。

  「等一下!顏承夜,我還沒檢查耶!」

  「喔!不就是十遍課文嘛!我上面都有寫次數,不會有錯啦!如果是學務的話早就放我走了……」

  雖然這麼說,承夜還是停在原地等待,即使他不斷看向掛在黑板上面的時鐘。

  「還說!你們這些人只會把事情都推給別人,說什麼因為鑰匙在我手上就叫我鎖門。」

  「廢話,鑰匙在妳手上當然是妳鎖門啊!快一點好不好,我趕著去接機耶!」

  「我幫的是栗美,才不是你們這幫傢伙。」

  確認完這幾張紙上抄寫的課文是十遍之後,她才把那幾張紙折起,並背起自己的書包。

  「好啦!你可以走了,我要鎖門了啦!」

  承夜沒有回話,只是邊伸懶腰邊往校門直奔而去。

  關門前,她再一次看向教室,確認有沒有窗戶忘記關。橘紅色的夕陽透過玻璃窗照射進教室,雖然很漂亮,卻也讓她想起剛才與她同室的人以前說過的話。

 
  ──只有妳自己知道的秘密有什麼了不起?我也知道有一個地方的天空,一整年都是比夕陽還紅的顏色!……雖然我是沒去過啦!

 
  那是他們國中時期的對話,當時,她被同學們騙到一樓,然後被淋了一桶冷水,當時負責騙她到一樓的人就是承夜,其他同學則是在樓上大笑。那時,用來掩飾用的假髮被水沖掉,因此被承夜看到她假髮下的白髮。

  「少年白?」

  承夜笑到一半,因發現這個事實而發問,下一秒丹晴卻跌坐在地上、雙手遮住白髮哭了出來。看到這個情形,承夜一時心慌,又聽到樓上「共犯」嘻鬧下樓的聲音,只好趕緊脫了自己的外套蓋在丹晴頭上。

  「哎唷!落湯雞沒什麼好看的啦!走啦!」

  簡單把同學們趕走之後,在一旁愣了好久,才對她說。

  「不要哭了啦!最多我幫你保密咩!就當是你跟我的秘密行了吧?」

  雖然心裡鬆了一口氣,丹晴仍忍不住回嘴。

  「誰要跟你分享秘密啊!這件事我家人也知道啊!……不過我可是只有我自己才知道的秘密。」

  當時為什麼會這麼說,丹晴自己也不曉得,現在想想,也是這片夕陽溫柔地照在她身上的關係吧!

  那之後,丹晴常常想像承夜所說的「一整年都是比夕陽還紅的天空」,雖然承夜那時的表情好像是在說一個美景,但她怎麼想,都覺得那是像「血一般混濁、噁心的風景」。

  上了高中,他們還是意外的同校又同班,雖然她很懷疑依承夜的成績是怎麼考上這所「私立寺央高級中學」。一次承夜又問起她的頭髮,然後才知道,當初在公車站旁橋下的那兩個男生,就是承夜及他的朋友。

  「都是做了那個夢,才會想起這些無聊的事。」

  丹晴嘆了口氣,關上教室門,在心中暗想能把這些回憶都一起鎖起來。
 

  步出校門的時候,天色已經黑了。

  「都是那個白痴!默寫課文這麼簡單的小考也可以交白卷。」

  原本負責監看他罰寫課文的學務股長說已經跟人約好時間,身為班長兼好友的溫栗美則是家裡有事,把鎖教室的任務交給她後匆忙離去。

  跟學校警衛伯伯打招呼後,才想步行回家,一台轎車卻擋住她的去路。

  「誰啊?……難道是想虜人勒贖!」

  新聞裡才會上演的事件正要在她腦內展開,從下降的後座車窗中卻出現她熟悉的臉孔。

  「丹晴!」

  「栗美!妳不是說家裡有事嗎?怎麼又來學校?」

  她走上前,並發現好友已換了一套優雅的小禮服,頭髮也特別去做了造型。

  「今天爸爸朋友為他的孫子開歸國宴,說我也可以帶朋友去!快點上來!」

  這麼說著,栗美把車門打開,並自己移到另一邊的位置。

  「可是……我又不認識,又穿制服,而且家裡……」

  「我剛才去妳家裡要接妳的!沒想到妳會弄到這麼晚,不過阿姨答應了!別說那麼多,校門口不能停太久,快點上來!」

  被半強迫叫上車之後,雖然一路開心聊天,丹晴的心裡卻是忐忑不安。栗美雖然是校內有名的千金小姐,沒有電視上演的驕縱氣息,相當平易近人,不知為何與丹晴特別投緣。

  車子開往附近的高級住宅區,高聳的圍牆上面不但有防盜鐵絲,還在每隔一段距離設上監視器,門口的守衛將他們攔下,仔細檢查請柬之後才放行。

  兩人才下車,門口的招待便帶領她們前往會場。

  雖然是傍晚,再加上燈光的照射,還是能看出花園造景,想必在白天又會是一番不同的景色。原本以為招待要帶她們到大間的主屋,卻在叉路一轉,往另一邊的屋子走去。那是一間簡單的兩層樓建築,靠近主屋的房間正透著亮光,也許宴會就是在那裡舉行。

  招待推開了大門,諾大的空間顯現在眼前,也許是開宴會之故,四周擺放著鮮花,牆邊立著藝術般的木頭雕刻與掛畫。進到屋內,能看見壁上的燈飾柔和地照明屋內四周,不會亮的太過刺眼,也不會暗到伸手不見五指。一樓的四周安有多面落地窗,無論是從裡面還是外面,都可以把握狀況、一覽無遺。
 

  進到會場之後,丹晴才開始後悔跟來,因為其他人都穿得相當正式,如果不是跟著栗美進去,或許她會被擋在門外吧!才正覺得很糗,卻突然在桌邊看到一個跟她穿著同樣校服的男生,那人正在跟一個小男孩說話,仔細看,居然就是才在學校分開不久的顏承夜。

  丹晴的臉都黑了一邊,轉過身喃喃自語。

  「幻覺!一定是幻覺,那個蠢貨怎麼可能會在這裡?」

  「丹晴,怎麼了?不習慣這種場合嗎?」

  身旁的好友發出了擔心的聲音,卻也讓她找到藉口離開。

  「對、對呀!我還是回去好了,明天一早還要去社團練習。」

  「明天不是星期六嗎?丹晴妳還好吧!」

  這時承夜正抬起頭來,剛好就看見了站在門口的兩人,他對身旁的小男孩說。

  「嘿!有我班上的同學耶!而且啊……」

  承夜小聲地在小男孩耳邊說話,使小男孩睜大眼睛往門口看去。
 

  「溫栗美,柳丹晴。妳們怎麼也在這裡?」

  丹晴正在想別的理由,身後卻傳來承夜的聲音,兩人轉過身,只見承夜帶著那名小男孩一起走來。

  「溫姊姊妳好。」

  小男孩牽著承夜的手,有禮貌地對栗美點頭打招呼,當他看向丹晴,一旁的承夜故意說。

  「這位是『白』姊姊。」

  「你才姓白呢!白痴!」

  瞬間回應後,才發現承夜忍著不笑出聲,以及其他客人異樣的眼光,丹晴又更加的不好意思。

  「栗美,跟這個白痴處於同一個空間會讓我一秒也待不下去,還是讓我回去吧!」

  順利找到個適合自己逃跑的理由,丹晴立即轉身想跑出會場,雖然沒車又不認得這附近的路是一個大問題,不過對她來說,能離開這裡才是最重要的。

  但是轉過身才跨了一步,便撞上不知誰的胸膛,明明是自己先撞上去的,卻聽到對方急忙道歉。

  「對不起,妳沒事吧?」

  邊搖頭,丹晴也摸著鼻子抬頭看,那是一名金髮的青少年,看上去年紀跟她們差不多。這人面帶微笑,看到她身後的幾個人後,又露出更高興的表情。

  「承夜、煥嚴,還有栗美你們都站在門口做什麼呀?」

  這名青少年對她身後的兩位同學似乎都很熟悉,為了不擋路,丹晴只好退到栗美身旁。

  「哥哥!」

  由於另外兩人丹晴都認識,她想這個小男孩的名字也許就叫「煥嚴」。煥嚴放開了承夜的手,往那名青少年面前走去。

  「你才在做什麼咧!不是今晚的主角嗎?怎麼還沒換衣服啊!」

  承夜會這麼說不無道理,因為那人的穿著絕非正式,簡單的休閒裝扮,看起來比較像準備去公園做運動。

  「反正時間還早啊!衣服就在樓上房裡,到時再換就好了。」

  說完,他把視線放到丹晴身上,對她身旁的栗美問道:「這位是?」

  「柳丹晴,是我同班好友唷!」

  邊介紹著,栗美還親暱地拉起丹晴的手,也許是這種場合,再加上身邊盡是些俊男美女的加乘效果,丹晴只是害羞地點點頭。

  這時承夜卻是小聲在那人耳邊說話,一瞬間,丹晴覺得他以驚訝的眼神望向自己,但又立刻回復笑臉。

  「妳好,我叫沈冀悠,下週開始會是你們的同班同學,請多指教囉!風紀股長。」

  「顏、顏承夜!你剛才到底說了些什麼啊?」

  以丹晴對承夜的瞭解,絕對不會只說「她是我們班的風紀唷!」這麼簡單的介紹,雖然很想對他使出飛踢,但礙於現在穿著制服裙子,再加上這種場合,只好忍痛作罷。

  「不過真沒想到班長妳也認識冀悠啊!」

  「嗯,爸爸跟冀悠的爺爺是生意上的朋友,這幾年在國外,只要有放假,爸爸都會帶我去他家玩。」

  承夜與栗美的對話在耳邊響起,但丹晴卻感到一股強大的壓力,要說原因,就是因為面前的這位沈冀悠大少爺正直盯著她看,眼神中透露出的氣息不算友善,甚至可以感到一股威脅及憤怒。

  「為什麼?我做錯了什麼嗎?只是不小心撞了他一下而已吧!……還是說他認為我在學校都欺負顏承夜?不對啊!怎麼想被欺負的也是我啊!」

  丹晴邊承受著這莫名其妙的視線,邊在心裡尋找答案,雖然最後也是無解。她並沒有發現這時冀悠的視線已經從她的頭髮移到影子上,像是確認了什麼事之後,嘴角輕輕上揚。
 

  「栗美,怎麼站在這兒?哎呀!冀悠你回來啦!又長高不少呢!怎麼不換衣服呢?」

  突然,一個中年男人往他們的方向走來,西裝筆挺,手上拿著酒杯,看起來已經開始醉了。

  「爸,才剛開始你不要喝那麼多啦!」

  栗美放開丹晴的手,急著把中年男人的酒杯搶走,冀悠也帶著煥嚴打招呼。

  「溫叔叔好。我剛沖了澡,想穿輕鬆一點,快開始時會去換的。」

  「是嗎!對了,栗美,妳來,陳阿姨她們在那邊,過來打聲招呼。」

  栗美無法反抗已經半醉的父親,只好對身後的同學們道歉。

  「不好意思喔!丹晴,我得去提醒我爸不要喝太多。冀悠,丹晴就先交給你招呼了喔!」

  「沒問題,交給我吧!」

  看著栗美與其父親走向會場中,承夜也不禁感嘆。

  「那就是溫大老闆啊!看起來很好相處嘛!我以為大老闆都是像你爺爺那種兇巴巴的撲克臉。」

  雖然冀悠答應要好好招呼丹晴,卻還是用接近瞪的眼神盯著她,嚇得丹晴冷汗直流,反倒是煥嚴走上前,化解了這個尷尬的氣氛。

  「姊姊,妳就是哥哥一直在找的人嗎?」

  不,也許是使氣氛更加尷尬。

  但是也讓丹晴稍微明白為什麼這個初次見面的人會這麼看她了,只是依然不知冀悠為何找她。聽了煥嚴所說,冀悠自己也尷尬地笑了笑。

  「看妳好像不習慣這種場合,不然我們到樓上去休息一下吧!放心,二樓不會有其他人上去的。」
 

  「哇──哈!好帥!你自己一個人住這麼大的地方啊!」

  上到二樓,承夜興奮的到處轉,丹晴也感到驚嘆不已,卻也忍不住嘲笑他。

  「拜託,你們不是好朋友嗎?不會連自己朋友家都第一次來吧!」

  「是又怎麼樣?之前冀悠被帶到國外『放生』,我們還是透過網路才能繼續聯絡的。」

  「怎麼說是『放生』呢……」

  被放生的當事者輕聲抱怨,仍不忘介紹自己的住處。

  「左手邊是客廳,對面的是書房,最右邊是我房間,房間對面是洗手間,有需要別客氣啊!」

  「嗯──哎?那中間這間呢?」

  不只丹晴,承夜也發現到他跳過臥室與書房中間的房間,那間房間像百貨公司的展示窗一樣,用整面落地玻璃當成牆壁,只有右下角開了一道門。透過拉上的深紅薄窗簾,可以看出裡面四個角落點著淡黃色的燈光。

  當冀悠還在猶豫,煥嚴立即回答。

  「我知道!這裡面是哥哥畫的畫喔!上次叫人放進去的時候我也有看!是哥哥從小到現在的畫。」

  「那不就是冀悠的『繪畫演變史』了!一定要進去參觀一下!」

  聽到承夜這麼說,連丹晴也忍不住偷笑,雖然她跟冀悠才剛認識,但身邊的同學與自己好友都與他相識多年,這幾分鐘相處下來也不覺得他有多討厭。

  除了他曾兩度莫名其妙地瞪自己。
 

  進到那個房間,冀悠也把上頭的燈點亮,就如同承夜所說,牆上掛滿了這幾年冀悠畫的畫。畫面下頭貼的標籤並非作品名稱,而是「十歲」、「十一歲」、「十二歲」……,依照順序由左至右排列。房間中間則是一個新的木桌,似乎與全新的繪畫用具一起等待主人使用。

  「好懷念啊!這張是你第一年到院裡畫的嘛!」

  承夜站在十歲的畫前這麼說,並依序欣賞。

  「院裡?什麼院裡?」丹晴問。

  「就孤兒院啊!他十歲時來的,國小畢業那年被沈爺爺領養,我是差不多再過半年多才給我媽認養的啦!──靠!你這傢伙還是這麼恐怖,越畫越好是怎樣?功課還是跟一樣好吧!喂!以後考試就靠你了!」

  承夜毫不在意地暴露自己及好友的身世,才讓丹晴想起,當年去的醫院附近聽說有間孤兒院。

  聽到這樣的事情也不好亂說話,丹晴只好先來欣賞這些畫作。

  每一幅畫都是用紅色作基底,剛開始的畫一看就是小學生的塗鴉,那張紙經過歲月的洗禮也已有些發黃。圖的右下角是一塊草綠,與左半部像是森林的地方用一條紅色的河水隔開,之所以會斷定那是河水,是因為中間畫了一座橋。但是左上方畫的東西亂七八糟的,有的紅、有的黑,怎麼看都看不懂。

  往右繼續觀賞,每一幅畫所繪的似乎都是同一個場景,看到最近的歲數時,已經是一幅大幅油畫。因為被這幅畫所震撼,丹晴沒注意到冀悠正讓煥嚴帶承夜去客廳等待,並且還告訴他遊戲機的位置。
 

  油畫上,清楚地繪出之前的畫作中看不懂的地方,對於這幅畫的感想,她唯一能想到的辭彙就是「地獄」。

  畫中有許多身穿相同盔甲的老人,有的痛苦地跪地痛哭,拿掉頭盔的頭頂白髮稀疏,有些人手上還抓著一大把的白頭髮。畫中的老人,每一個都面露驚恐,抬頭望向上方,他們視線的前方是一個有一頭白色長髮的女人(應該說看起來像是個女人),並且其身後飄著一對不清楚的黑色翅膀。女人的表情除了鄙視,似乎還多了一層痛苦。

  「如何?覺得眼熟嗎?」

  冀悠在她身旁突然出聲,縱使丹晴投以疑問的眼神,他仍只是繼續敘說。

  「不過這是我的視角啦!記憶是會隨著時間越來越稀薄的東西。就像妳『那時』說的一樣,這裡是可以讓我不用擔心懼怕、能隨心所欲生活下去的幸福世界。」

  他說的明明就是自己從小到大聽慣的母語,但如今丹晴卻覺得一個字都聽不懂,她記得小時候在橋上初次見面,明明一句話也沒跟他們說過。

  「所以每一年的這幾天,我都會把記憶中最後看到的場景畫出來,要是真的因為生活的太過幸福,而把自己最重要的事情忘記可就不好了。」

  冀悠說的話語氣平淡,好像在說什麼理所當然的事,但丹晴聽到耳裡卻只感到一陣扭曲。

  「這八年來,我一直相信著妳、等待與妳的『第三次見面』。」

  「等、等一下!就算你是小時候跟顏承夜一起在橋下見過我,今天也只是第二次吧?」

  由於冀悠邊說邊靠近,使丹晴不得不往後退,並勉強想出他話語中的矛盾點。退到那幅畫旁的牆角時,一個詭異的光芒吸引她的注意,退開半步,才看清了掛在牆上的異物。

  那是一把鑲有紫水晶的黃金劍鞘,仔細看,還能看見紫水晶兩旁繪著一對不對稱的翅膀,一邊是白色,一邊是暗紅色、類似蝙蝠翅膀的怪異形狀。
 

  聽了丹晴的提問,冀悠也愣住了。

  「妳忘記了啊……」

  冀悠的聲音聽起來相當失望。

  「我拼命記起來,妳卻忘記了。」

  但在稍微調整心情之後,他只是指向那幅油畫。

  「第一次見面是在這裡。『那個時候』,妳答應過我,第三次出現在我面前時,就會帶我回去的。趁現在承夜跟煥嚴到客廳去,不會波及到他們……」

  一開始,冀悠的瞳孔明明是普通的葛色,在他伸手取下掛在牆上的劍鞘時,卻有瞬間變成紫色的錯覺,讓丹晴覺得他的雙眼似乎閃耀著與劍鞘上寶石同樣的光芒。

  「雖然妳忘記了,但能力還在吧?」

  與此時同,丹晴又覺得耳邊響起了翅膀的揮動聲,心臟的跳動也讓她覺得很不舒服,驚恐地望向自己的影子,那對翅膀果然又拍動了起來!

  「我需要帶回去的東西,只有這個而已。」

  他雙手捧著劍鞘,像是在對誰祈願。

  再次望向那顆紫水晶,詭異的光芒讓丹晴一陣驚慌,不由自主伸手拍掉它。劍鞘往木桌的方向掉落,將上頭的畫具都打散了一地,這些聲響連在斜對面客廳的承夜等人都聽到了。
 

  「小夜哥哥,剛才哥哥他們那裡好像有好大的聲音。」

  原本與承夜正在玩遊戲的煥嚴,聽到聲響後這麼問著。

  「都說了別叫我『小夜』啊!會不會是畫掉下來之類的啊?還是……」

  說到一半,承夜也突然沈默。

  「你在這裡等,我過去看看!」

  輕輕摸了煥嚴的頭,承夜隨即前往那間「畫室」。但他在意的是那個掉落的聲響,如果是畫掉下來,不會是這麼尖銳的金屬聲。

  「是『那個』嗎?不會吧!那傢伙可是寶貝得要死啊!」

  在欣賞畫作的同時,承夜也有注意到掛在角落的劍鞘,之所以不特別提及,是因為他早就知道那東西的存在。
 

  畫室中,丹晴依然縮在牆角,不知為何自己會怕的全身發抖,連自己恐懼的是冀悠、是劍鞘,還是自己的影子都不清楚。

  眼前金髮的他只是無奈地嘆口氣,默默彎下腰撿起劍鞘。

  「還是只能下令啊!」

  接下來丹晴聽到的,並不是她所知悉的語言,但不知為何,就是能知道話中之意。

  「吾,薩艾斯嘉血脈之正統繼承者,在此祈願!」

  聽到這句話,雖然丹晴的意識還很清楚,但身體卻動不了,冀悠的瞳孔仿佛閃爍著紫色光芒,正銳利地盯著她看!一個不屬於她的聲音──應該說是個男人的聲音──回應著:「持有者,汝願為何?」

  她覺得這聲音似乎是從自己的影子中傳出來的!

  「帶我回那個世界,回到『布魯辛克』!回到『薩艾斯嘉』!」

  冀悠才說完,那個聲音在他們耳邊再次響起。

  「吾所支配,唯空間而已。」

  丹晴地上的影子像是有生命的黑霧一樣向上捲起,周圍也刮起了幾乎可把人吹飛的風。

  牆上的掛畫被吹得發出聲響,較輕的東西也被吹得四處飛竄。

  當承夜衝進房裡,只見一片黑霧在裡面打轉,雖然隱約能看到兩人站在黑霧中間,卻因這股強烈的風壓而無法靠近。

  「這又是在搞什麼鬼啊!」

  冀悠聞聲看向站在門口的承夜,先是對他微笑著搖搖頭,然後說。

  「再見了,承夜,請代替我好好照顧煥嚴。」

  「你在胡說八道些什麼啊!」說完便硬是衝了進去,此時黑霧已經延伸充滿整個房間,在轟一聲之後,黑霧中閃著一道白光,隔著畫室與走廊的強化玻璃在衝擊之下裂成蜘蛛網狀。

  才剛上到二樓的栗美以為是聽到什麼東西的爆炸聲,走近後,只看見滿目瘡痍的畫室與跌坐在客廳門旁的煥嚴。


  這個版本也讓我有點難捨,是說後來選了比較長的學校版本是為了接結局好讓他們從學校頂樓跳下去(欸?

  現在想想根本可以不用去學校,嘛……不過當年就是卡在字數咩╮(╯_╰)╭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25292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想藍|異界編年史

留言共 3 篇留言

大漠倉鼠
倉鼠也是說穿越就穿越啊(X

01-07 08:34

橘みかん
不一樣,你是大魔王啊!(X01-07 08:42
洛雅.愛的戰士
我以前也會玩穿越,不過現在覺得我家角色沒有要穿越理由(

01-07 17:14

橘みかん
想穿越就穿越,這才是中二!(X
這個故事的穿越……我也不知道我當時是怎麼想的……
應該就……真的只是中二病發作吧XD01-07 17:30
艾爾琈
橘橘新年快樂喲
這麼久才來拜年QWQ

01-10 22:19

橘みかん
新年快樂ww
沒關係你還有農曆年可以拜(O01-10 22:2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wishwing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寫手年末總結問卷(201... 後一篇:《後續20190107》...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seck1234可憐營運長
【有空來我們家的遜砲v坐坐】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W0Jppa6PqA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0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