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達人專欄] 「末日之子-重生」同人小說【任務代號:迷途貓】序章「逆風而行」

作者:飄泊筆尖│2019-01-05 23:58:36│巴幣:12│人氣:529

一名穿著深灰色的襯衫配上一件酒紅色的西裝背心,並系著一條純白色領帶,且外頭還穿著件紅色大衣的男子正在走廊上慌忙的快步前行。

「喂,喂!!」

走到一扇門前,他一邊叫喊一邊打開了門。



(書房示意圖)

書房內,一名身穿整齊黑色西裝,左眼帶著一個金邊紅玫瑰眼罩,並有著一頭鐵灰色長髮的男姓,正慵懶的靠在椅子上休息小睡。

而書桌附近還有一名穿著黑色洋裝與黑色過膝襪的金髮少女,正像貓一樣舒服的窩在沙發椅上睡著午覺。

「喔?是『眼線』啊,你那麼急做什麼啊?」

發現有人衝了進來,男性先是緩慢的從椅子上坐起來,同時以一種懶散的語氣緩慢問道。

「你還睡啊!都出大事啦!!」

被稱為「眼線」的紅衣男子,同時也是公會的「人事總管」,他慌忙的走向書桌前,以緊張到了極限的語氣對著男性大吼。

「啊?什麼大事啊?」

男性依然是一副剛睡醒的樣子,先是伸了個懶腰後,才毫無緊張感的問道。

且就算如此吵雜,沙發上的金髮少女依舊毫無動靜,就像周遭一切本就與她毫無關連似的。

「整支『以馬內利』都失蹤了你還在這邊什麼大事!!」

「眼線」以雙手用力拍了兩下桌子。

「喔,這樣啊......」

男性再次伸了個懶腰,並進行了短暫的思考。

「啊!?」

他立刻發現了不對勁,雙手一拍桌子便慌忙的站起身來。

「整支『女僕長小隊』完全失聯!?」

突然,書桌旁邊傳出了一道物體滾落在地的聲響。

兩人一同看了過去,原來聽見這段話,連在一旁睡覺的金髮少女都被嚇得直接從沙發椅上跌了下來。

「女僕長失蹤了!?」

但她毫不在意自己的醜態,只是一樣慌張的衝向書桌,並以驚恐混著難以置信的神情開口發問。

「對!而你們終於他喵的醒了!也終於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了!!」

「眼線」舉手扶額,以近乎崩潰的語氣大聲說道。


於是,「眼線」終於得以向黑西裝的獨眼半惡魔「首腦」,和作為最強戰力的金髮少女「爪牙」解釋現在的情況。


「但這怎麼可能?這群能在『一級疫區』裡行動自如的王牌隊伍,怎麼會在一個簡單的搜查任務裡失聯?」

「首腦」看著手中的平板電腦,滿口都是明顯的疑惑。

「但她就是該死的沒有回報或任何下落......」

「眼線」則是愁容滿面的說著,看來這名失蹤者對他來說,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人。

「好吧,我會立刻向全區發佈『第一級警戒』,並要求所有成員都先專注於此事上」

「首腦」想好了應急對策,並向「爪牙」與「眼線」下令。

「同時,你、『眼線』將成為此次事件的緊急負責人,做你需要的任何事,並且在這次事件結束前你有權調用所有公會的名下財產」

「而妳、『爪牙』將暫時聽從『眼線』一切的合理命令,並盡妳所能的去幫助他」


「去把她們找回來,把你的『代行者』和她所帶領的菁英部隊『以馬內利』找回來!」


「「得令」」

兩人點頭回應。



所以,這群善於對付「非人生命體(殭屍)」的菁英部隊究竟下落如何呢?

讓我們的故事開始吧。



在一座曾經繁華的小鎮遺跡中,五個人正待在一處廢墟內討論著些甚麼,而不遠處正有兩個身影正向著這座遺跡前進。

「基爾還有勞德回來了」

發現遺跡外的兩名人影,一名身穿黑色服裝的男性向眾人說道。


這名男性的名子是「查爾斯 強生(Charles Johnson)」,他身穿特製的黑色強化服,右腰間掛著一把裝有銀色滅音管的"GLOCK 17",手上則持著一把沙漠迷彩配色的「老兵」"M16A4",且他的懷中還藏有一把以特殊合金所製成的彈簧刀。




沒過多久,兩人便進入了遺跡內部與眾人會合。


其中名為「基爾(Kiel)」的男性,他穿著一件帶有金色紋飾的黑色服裝,臉上戴著一個鐵面具,身後還披著一件黑色的破爛帽兜斗篷,手中則持著一本有著如黑曜石般堅硬外皮的黑色惡魔書典「黑魔之書」。

另一名男性名為「勞德(Lauder)」,身著一套輕便且帶有些微銀飾的黑色輕型鎧甲,身後一樣披著有些破舊的灰色帽兜斗篷,頭上還戴著有如騎士一樣的金屬頭盔,但他的腰後則別著一把「死亡氣息」"競賽級現代式複合弓"與一包箭袋,且右腿掛著一把「U.S.1918 Mk1」黃銅戰壕刀。


「周邊情況如何?」

一名女性轉過身來,並以成熟且可愛的嗓音向兩人問道。


這名女性有著一頭黑色長髮,正好與其雪白的肌膚形成明顯對比。

身高大約為一百七十二公分,身上穿著沒有露出胸口的女僕裝,領子上繫著一條紅色絲帶,袖子是短袖,且在手腕的部分著有一對白色手袖。

下身穿著膝上短裙與吊帶黑絲襪,且不論從什麼角度都無法看出裙底風光,鞋子則是平底的標準女僕鞋,頭上還戴著一個白色的蕾絲髮飾。

且她的頭頂還長著一對貓耳,但長髮的下方還是有一對正常的人類耳朵,而裙子下一條黑色的貓尾巴晃啊晃的,令人感覺十分俏皮。

除女僕裝外,外面還披了一件塗有灰白數位迷彩的軍用披風,腰間還掛著一條腰帶。

腰帶左側掛著一把刃為黑色的護手砍刀,與一柄印有藍色龍紋並裝有消音管的「寒冰巨龍」"M4A1"。



右腰則掛著一把裝有方形抑制器的沙色"FN45",下方大腿上還繫著一把與披風同色的"M9軍刀"。

雖然看起來非常可愛,但決不是一個好惹的角色。

她正是那名失蹤的女僕「代行者」,同時為「眼線」的專屬女僕兼隨身護衛。

人稱「殺人機器」,也是私人軍事公司「亡命之徒(Desperado)」的菁英隊伍「以馬內利(Emanuel)」之隊長。

「凱特 布雷德(Cat Brad)」,通稱"女僕長"。


「不太好,我們似乎被某種奇怪的現象影響,因而躍遷到了一個奇怪的世界」

勞德檢查著腰部的弓箭狀況並向女僕長回道。

「喔!那這裡有什麼由工字梁組成,且"釘滿剝了皮但仍在尖叫的活人作為祭品的十字架"嗎?或是一些類似的奇怪東西?」

一名身著黑色特種部隊套裝的男性,隨口便問出了一個驚悚的問題。


這個臉上留有鬍渣的男性叫做「丹尼爾 布朗(Daniel Brown)」,他背著一個黑色的背包,身後還掛著一把塗有灰色城市迷彩的軍用型「獵戶座」"M24狙擊步槍"。



以及一把"矮腳雞(Bantam)"型號的木柄"Mossberg 500霰彈槍",且在他的右肩後方還背著一把銳利睜亮的反曲刀。




「噁......不,我想並沒有這種東西,至少...我們沒有發現過......」

雖然基爾戴著面具,但從他回應的語氣來判斷,他現在的表情看起來一定很糟。

「你可以不要在這種時候還開這種詭異的玩笑嗎?」

一名身材高大、體型壯碩的男性對吐槽道。


他的名子是「賽勒 摩德斯(Siller Modes)」,身穿一套塗有ACU迷彩的重型戰鬥服與一副露眼面罩,戰鬥服外側還裝備著"近戰特化型機動護甲"與"高強度「砲擊」防護插板",左手持著巨大的「血紅月色」"電熱雙面破甲斧",腰間掛著一把「虛空之鎚(Voidhammer)」"中折式短獵槍",其全身上下都是強力的防具,通常以接近式戰鬥為主。


「啊,還有一件事!」

基爾突然想到了什麼補充道。

「這個地方,也有像殭屍一樣的存在」

語畢,眾人全數向基爾看了過來。

隨即一起鬆了一口氣。

「嗯,好像回到了以前的那種生活呢!」

一名遊俠裝扮的深棕髮男性青年笑著說道。


這位是「柯林 安特森(Colin Antesson)」,他身穿一件由特殊工法編製而成的黑衣,與一件同為黑色的金邊披肩,這讓他的服裝在黑夜中無法反射任何光芒,左右大腿處收著一對手槍,兩把"CZ 52",且雙槍的槍口處各自下掛一把由「特製黑色合金」所製的刺刀,而他的左腰間還掛著一把傘兵型鐵銀色的「自由世界的右手」"FN FAL(50.63)"。


「是啊,就和以前一樣,又在這種狀況下孤立無援了呢......」

查爾斯的語氣中則帶有一點無奈。

「唉......」

丹尼爾也跟著嘆了一口氣。

「不,不一樣!」

就在眾人的情緒逐漸變得低落時,女僕長立刻站出來否定了這些說法。

「這一次並非孤立無緣,我們也都平安的聚在一起,而且主人......我是說『眼線』那邊!」

女僕長以堅決的語氣激勵眾人。

「我們那麼久沒有回應,他們一定發現了不對勁,說不定現在就在尋找我們的下落!」

而她那猶如玉石般美麗的紫色眼瞳中,也沒有絲毫的遲疑或恐懼。

「她是對的,我們應該多相信一點我們的後援!」

勞德輕輕的擺弄著複合弓的弓弦,向眾人說道。

「那我們下一步該往哪裡前進?」

基爾對女僕長發問。

「我想......,我們應該先去找個有網路可用的地方!」

「「嗯?」」

兩人雖然都戴著面具,但他們明顯是一臉的問號。

「在你們出去時,我們發現了幾個被他人遺落的物體」

丹尼爾舉起手,他的手中握著一台像手機的儀器。

「我稍微將它研究了一下,並在裡面發現了一些資訊和地圖」

「我把這些資料灌進我自己的手機裡,並發現了一個叫『希望城』的地方」

他放下手中的儀器,接著拿起自己的手機,並遞給了兩人。

「你看,這裡似乎是一個擁有高度科技的城市,而且離我們很近!」

「但那邊的人會歡迎我們嗎?」

基爾持著書的手因緊張而稍微的顫抖著。

「這個問題查爾斯剛才問過了,我們不去試試看的話怎麼會知道呢?」

丹尼爾那帶點鬍渣的臉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但你怎麼敢確定生活在這裡的生命體是人類物種?我們可是隨便被丟到一個未知的平行宇宙,要是這裡的生命體是一種滿口巨大尖牙的可怕似人生物,那我們不就完了嗎?」

賽勒驚恐的表達出自己的觀點。

「這是不可能的!」

但他的觀點立刻就被保養著雙槍的柯林給否定了。

「你怎麼知道?你又沒出去看過」

「這很簡單啊!」

柯林將雙槍收入槍套接著說。

「他們在外面看到的殭屍與我們人類很像,這代表他們的在感染前應該就長這個樣子,也就是跟我們"人類"很像,而不是你所謂的那種鯊魚型類人怪物」

「但也有可能是他們原本不長這樣子,而是因為被病毒感染才變得像人類怎麼辦?」

賽勒再次提出疑問。

「那就跟丹尼爾說的一樣,我們一起去找找看不就知道了嗎?」

女僕長將所有的東西給整理好,說完就準備出發。

「也對,眼見為憑就是最好的答案!那我們誰要走第一個呢?」

賽勒也將裝備收拾好,並接著問道。

而所有人也不約而同的看向了他。

「嗯......為什麼是我?」

「「你身上的裝備最耐打啊」」

所有人異口同聲的說道。

「......好吧!」

在遲疑了一下後,賽勒只好將背後的雙面斧拿在手中,畢竟他們說的確實很有道理。

於是眾人各自整頓好自己的裝備後,開始往剛才決定好的方向「希望城」開始移動。



根據地圖顯示,他們的所在位置似乎名為「吉爾鎮」。

而在「吉爾鎮」通往「希望城」的南邊方向有一座山脈阻路。

眾人只能先向西南方前進,繞過山脈,再回到東南方向路線,才能前往「希望城」。



路線規畫完畢,眾人開始向目標前進,路途中並沒有發生什麼特別的事情,只是遭遇了幾次殭屍群,且眾人也沒有任何衝突的打算,而是以繞路的方式避開了戰鬥。

大概在兩段路線的交界處(X處),眾人發現了一個荒廢的小村落,並決定在此處暫時休息一下。


「我們走到哪裡了?」

柯林向負責確定路線的查爾斯和丹尼爾問完,接著喝了一口水。

「你已經問了第六次,而我們這次走一半有了」

查爾斯一邊檢查地圖,一邊以稍帶無奈的語氣回應。

「啊!還有一半喔?」

賽勒癱坐在地上厭煩的抱怨。

「對,我們剛剛才繞過了山脈」

正在確定方位的丹尼爾如此回應。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就是不擅長這種長途跋涉的情況吼!」

賽勒抱怨完也拿出水壺喝了幾口水。

「那你應該好好休息,而不是一直......」

查爾斯才回道一半,女僕長卻突然舉起手示意眾人安靜。

「附近有奇怪的動靜」

她閉上眼睛仔細的聆聽,而頭上的貓耳也跟著不斷的晃動。

「那邊有一大群人正在走動的聲響」

睜開眼,她將手指向西南方,漂亮的紫色瞳眸中滿是警覺。

而她話音剛落,眾人便早已整裝待發,而剛才的慵懶之態則早已消失無蹤。

「我們倆個先去探探情況」

柯林與勞德和女僕長點了點頭,接著便提起武器毫無聲息的離開了。

「我去找個制高點掩護眾人行動」

丹尼爾解下背後那把「獵戶座」"M24狙擊步槍"並持在手中,接著便準備離開。

「我陪你去,當你的『觀測手』」

基爾將「黑魔之書」掛回腰間,並從身後拿出一副「觀測鏡」,接著走向丹尼爾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兩人便挺有默契的走了出去。

「在狙擊班給我指示以前,我會在你們附近觀察待命」

賽勒收起雙面大斧,並將其掛回背後,改拿起腰間那「虛空之鎚」"短管獵槍"。

「一如往常」

查爾斯將「老兵」"M16A1"靠在肩上接著說。

「還是我們倆一起移動?」

他看向女僕長笑了笑。

「這不是當然的嗎?」

女僕長也將腰間的「寒冰巨龍」"M4A1"解下並持在手中。

「走吧!」

拉栓上膛,行動正式開始。



在附近搜索了一陣之後,大隊人馬沒看到,倒是發現了一個小村落,大概是那種無所屬的倖存者們一同建立起來的聚集地。

女僕長和查爾斯正在附近一處高地上,以望遠鏡觀察著情勢。

那邊正有一六個穿著白色圍巾與輕便的深色皮衣,且頭上還戴著半面罩頭盔的人正在與村民爭執。

戴面罩頭盔的人似乎想從村民那裡拿走一袋東西,但村民們明顯是不願意,甚至還有個村民死命抱著面罩人的腰,就算被摔倒在地上手也不願意放開。

搶東西的面罩人則很不耐煩的樣子看著村民們罵了幾句,接著便更加用力的拉扯起來。

在雙方這種如拔河一樣的搶奪下,袋子自然會被扯破,而被扯破的袋子中竟然滾出了大量的瓶裝水和罐頭食物。

看見袋子破了,其他面罩人立刻一擁而上將落下的物資全部撿走,連一瓶水都沒有留給村民,接著便拿著物資準備離開這裡。

「欸,妳看妳看!」

查爾斯拿著望遠鏡對女僕長說。

「好像是一群暴徒正在搶普通村民的食物欸!」

查爾斯說完,女僕長也拿出了一個單眼的望遠鏡,並仔細的觀察了起來。

但她觀察的地方似乎不是爭執的人們,而是附近的幾棵樹上。

「"遊俠"聽得到我說話嗎?」

看著樹上,女僕長啟動了通訊系統呼叫勞德。

「"遊俠"收到,我們正在附近觀察情況」

通訊的另一邊,勞德正舉著弓箭躲在女僕長看著的那顆樹上觀察周遭。

「這邊是"先鋒",根據我聽到的對話來看,的確是那群戴頭盔的傢伙正在與村民們搶食物,而且村民似乎將那一眾人稱為『自由之風』」

柯林則躲在更近的草叢中,立刻回報了第一線的情況。

「『自由之風』?一群搶別人物資的流氓好意思用這種名號?」

查爾斯看著那群面罩人,以厭惡的語氣說道。

「這邊是"斥候",目標正在"天蠍"的射程之內,是否要對其進行射擊?」

看著「觀測鏡」的基爾向女僕長請示,而他旁邊的丹尼爾則盯著狙擊鏡,眼神異常專注。

「不准開槍!重複,不准隨意開槍!」

女僕長皺起眉頭。

「除非我發出命令,或是我們的同伴有危急生命的威脅,否則不准隨意射擊!」

並嚴厲的禁止了任何殺傷行為。

「"天蠍"收到,待命中」

丹尼爾依舊盯著目標,眼神中沒有絲毫的鬆懈。

「其他人也一樣,不准隨意使用任何武力」

「「收到」」

於是,眾人只能繼續觀察情況。


被稱為「自由之風」的人們在搶過物資之後就離開了,而這幾人則在遠處繼續的跟蹤他們。

「"遊俠",你有聽到什麼嗎?」

查爾斯向埋伏在樹林中的勞德問到。

「這個你要問"先鋒",他離目標比較近」

「回報"精銳",這裡是"先鋒",他們似乎在討論有關蒐集物資的事情」

柯林對查爾斯回復到。

「喔?那他們說了什麼?」

「大概是他們上頭叫他們出來蒐集物資,而他們因為嫌麻煩而發現了一種很有效率的方法,就是去搶那些路過旅人的物資,而他們還正在為自己的聰明而沾沾自喜」

柯林的語氣中帶有一絲訕笑。

「怎麼辦?要把那些東西搶回來嗎?」

聽完報告的查爾斯轉向正在思考的女僕長。

「這邊是"鐵衛",我們把東西搶回來之後再還回去怎麼樣?」

一直都沒講話的賽勒突然說話了。

「我們可以還可以在回去的途中偷藏一點起來,或是在還給他們時賣他們一份人情,還可以順便問問他們關於"這邊"的情報!」

「好主意!我們去把東西搶回來,但不能殺人,以防感染或是屍變之類無法預料的狀況」

女僕長思考了幾秒後,便立刻做出了決定。

「啊對了!這裡的人到底長怎樣?有沒有多一顆眼睛或是多一張嘴巴?」

賽勒的語氣中帶有一點驚慌。

「這你就別擔心了,他們我們長的一樣,連語言都差不多呢!」

柯林稍微拉長語氣的向賽勒回應。

「是嗎?那好吧......」

賽勒的語氣中似乎還是有一點的疑惑。

「別說廢話了,趕快開始行動!」

女僕長催促著眾人,但嘴角邊卻帶著一絲不明顯的微笑。


又過了一段時間,眾人趁著那幾個「自由之風」的成員休息時,迅速趕到了附近準備埋伏。

「你有沒有發現,好像有什麼有人在看著我們?」

其中一個成員緊張的四處張望。

「是你自己太緊張吧!這種地方怎麼有可能會有人盯著我們?」

另一名成員笑著喝了口水。



但下一秒,一發不知從何而來的子彈擊中了他的水壺,整罐水壺瞬間炸了開來。

「哇啊啊!大家趴下,有人襲擊!!」

「怎麼了?怎麼了?是『希望城』的士兵嗎?」

「不知道!反正先趴下就對了!!」

「我不想死!我還不想死啊!媽呀!!」

「到底是從哪邊射來的,完全沒有聲音?......還有你別叫了快趴下!」

一眾五個人被突如其來的槍擊嚇得要死,連手上拿著的槍枝和身後揹著的物資都灑落了一地。

而在遠方的一座高地上,丹尼爾與基爾正趴在那裏,前方架著那把「獵戶座」"M24"與「觀測鏡」,且槍口裝還上了一個與槍身同色的消音管。

他一拉栓,還冒著煙的彈殼便被排出了槍膛。

「目標『水壺』,命中(hit)」

基爾看著「觀測鏡」接著說道。

「下一個,目標『獵槍』,破壞地上的武器!」

「瞄準,發射(fire)!」

扣下版機,子彈擊中了獵槍,並將那把獵槍直接打成了兩截,變了聲的槍響則消散於空氣當中。

「下一個目標,樹幹旁邊那一把步槍」

「瞄準,發射(fire)!」

扣下板機,這次的子彈擊中了步槍的槍管,直接將槍管打歪了近九十度角。

拉栓上膛,再次排出一顆冒煙的彈殼,丹尼爾的眼神緊盯目標,猶如盯上了目標的猛獸一般,沒有絲毫的遲疑。


「這樣夠了,接下來由我們自己處理」

女僕長說完,便向其他人擺了擺手。

「哇,看起來是沒事了呢。好驚險啊!」

那群人中的一個看槍擊停了下來,便毫無危機意識的立刻站起了身。

先是查爾斯衝了出去,並以自己的槍托擊往一個剛從地上爬起來的人。

「欸!你────」

他的下巴受到了一記重擊,接著整個人面朝下的向地板一趴,接著便昏倒在了地上,跟死人一樣毫無反應。

「哇!還有其他敵────」

趁著他們驚慌之時,其他人也各自舉起武器,以精準且狠毒的方式將剩餘的人全部敲暈放倒。

「安全(clear)!」

查爾斯將步槍掛回腰間,並向其他人比出了大拇指說到。

「他們搶來的物資呢?」

女僕長一邊查看周遭情況,一邊向其他人問道。

「完好無損,水或食物都沒有少!」

賽勒從地上提起一個袋子,裡面正是他們剛搶來的物資。

「很好,再來把東西帶回去給村民,順便問問『希望城』的事情,走吧!」

女僕長毫無廢話,立刻開始了行動。

但後面還有個人沒有完全失去意識。

「噁......怎麼回事?」

趴在地上的他扶著腦袋,搖搖晃晃的撐起上半身。

「該死,那傢伙醒過來了!」

發現不對的女僕長立刻衝向那個人,但已經來不及了。

「就是你們嗎?襲擊我們的人────」

話還來不及講完,女僕長便一腳踹向了他的下顎,再次將他打趴在了地上。

一股糟糕的預感瞬間蔓延至全身,這令她立刻從腰間拔出那把沙色的"FN45",並將槍口對準了地上那人的腦袋。

「等一下,沒有必要殺他」

看見女僕長拔槍的查爾斯,立刻衝上前拉住了她的右手。

「不行,他看到我們的臉了,如果讓這傢伙跑回去跟他們的組織報告,我們就完蛋了」

她看向查爾斯,似乎是沒有妥協的打算。

「他是對的,他並沒有對我們造成什麼威脅,況且如妳剛才說,殺人有太多的變數無法預知!」

柯林也跟著上前阻止女僕長。

「別浪費時間了,不管怎樣先離開這邊再說,我們只要確保自己行蹤沒有洩漏不就行了?」

勞德也舉起手催促眾人快點離開。

「......好吧,希望你們是對的」

她無奈的將槍收回槍套,並跟著前面的勞德與賽勒離開了此處。

但她心中那股糟糕的預感,卻越發強烈了。


幾人回到了小村莊,而狙擊班依舊在遠處進行掩護。

「你們是?」

看見有人靠近村莊,村民們各自拿起武器,以警戒的口吻問道。

「我們在附近看見你們被搶,所以特別幫你們把物資拿了回來,希望能從你們這裡獲得一些幫助!」

女僕長舉起手中的物資,向對面的群眾說道。

「妳們看起來實力不俗,還會需要什麼幫助?」

「我們是從遠方來到這裡的旅人,因為途中發生了一些意外,導致我們的物資丟了大半,也不知道這邊到底是哪裡」

她將物資向前丟了過去。

村民們小心的撿起物資,並檢查了一下是否有什麼缺少。

「少了一點東西!」

其中一個村民激動的看向其他人。

「這我不清楚,我們拿回來就只剩這些了,不過我們在路上似乎有看到一些垃圾,可能是他們吃掉了吧」

女僕長則毫無波動的回答。

「但是!」

那一個村民似乎還想說點什麼,但被旁邊一個老年人攔住了。

「他們沒有必要說謊,如果他們真的打算獨吞這些物資,那為什麼還要跑回來找我們呢?直接把物資拿走不就好了嗎?」

「他們可能是回來搶劫我們的!」

另一個女性村民激動的說道。

「那他們又為什麼要把物資還給我們呢?」

「看看他們的裝備,如果他們真的要跑來搶劫,那他們早就動手了」

老者將物資收好並看向女僕長。

「妳們先過來吧,需要什麼幫助我們裡面慢慢說」

「非常感謝」

女僕長等人向村民們行了禮,接著跟隨老者一同進入了村莊。


「你們想要去『希望城』嗎?」

老者的語氣稍顯驚訝。

「是啊,那裡很糟糕嗎?」

查爾斯開口回問。

「正好相反,那裡是現在的『蓋亞大陸』上勢力最大的一個地區」

「是喔,那你怎麼那麼驚訝啊?」

柯林不怎麼在乎的說道。

「因為沒有身份紀錄的人,是無法進入城內的」

「而且你真的進去了,那裡的『階級制度』也會為你們帶來各種麻煩」

老者有些感嘆的說道。

「這我們自己會想辦法,剛才那群搶劫你們的團體,那群人又是誰?」

說完,女僕長接著提問。

「他們是『自由之風』的成員,由一群志要推翻不平等『階級制度』的革命組織」

老者開始向眾人解釋起了關於「自由之風」的相關事物,還順便把周遭的現況都解釋了一遍。

「所以,你認為他們在吸收了大量的『末日倖存者』之後也腐化了,變成一群會欺負民眾的可怕組織嗎?」

女僕長大致釐清了老者給予的情報。

「是的,不然他們怎麼可能會來搶我們這種人的物資」

老者難過的說道。

「我理解了,非常感謝你的幫助」

女僕長向老者點頭致謝。

「不用客氣,在這種末日當中互相幫助是理所當然的,但物資的話我們還是只能給妳們這麼一點,實在不太好意思」

老者說完,眾人才剛起身,外面突然就傳來了男性的叫聲。

「有喪屍靠近村子了!!」

「什麼!有多少來了?離多近了?有沒有『特殊種』?」

老者一邊問,一邊準備去拿武器。

「大概有六隻,在村子外圍!其中一隻是『彈跳種』!」

「可惡,怎麼會這樣?」

老者找到武器,正準備衝出去之時,女僕長攔住了他。

「"天蠍"、"斥候",敵方人數六人,有看到嗎?」

她以通訊器聯繫了狙擊班的兩人。

「回報"代行者",六名都在射程內,但有一個跳來跳去的傢伙不太好瞄準」

那邊的兩人如此說道。

「那東西由我親自處理,你們解決其他目標!」

「收到,將其餘目標肅清」

下一秒,無聲的子彈呼嘯而來,精準的貫穿了喪屍的頭顱,而牠們也隨著血肉破體而出的聲響依序倒在冰冷的地上。

「這......」

看著眼前的情景,一旁拿著武器的男性村民完全呆住了。

「你現在知道了,我們打算搶你的話一開始就動手了!」

查爾斯舉著槍,表情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別鬧了,有話等一下再說,專注於眼前的情況!」

女僕長說完便向前踏出一步,同時拔出腰間那把帶護手的黑刃砍刀。

就在利刃出鞘的那一刻,一股銳利的氣勢同時併發出來,貫穿了在場所有人的認知與膽識,當然也包括那隻「彈跳種」。

「彈跳種」的動作停頓了一下,接著他瞬間變得極度狂躁,先是用力的揮舞雙爪,口中也不斷發出可怖的威嚇嘶吼,就像是恨不得想把眼前的所有活物都撕成碎片一般凶狠。

雖然其如此狂躁,但他的眼神卻從未離開過女僕,而是死死的盯著對方,生怕對方做出什麼恐怖的事情似的。

「枯株朽木,虛張聲勢......」

而她、這個曾被稱為「一騎當千」的女性,只是舉起了砍刀並將其靠在肩上,同時以稍帶不屑的眼神對這頭"受驚的野獸"低聲說道。

似乎是聽懂了這句話,「彈跳種」失控的吼叫了起來,他舉起那腐朽但尖銳的雙爪,同時用力弓起破爛的身軀,將自己向前彈射出去。

「胡鬧......!」

可女僕絲毫沒有露出懼色,甚至連閃躲的意願都沒有,她只是舉起了砍刀,並向著飛來的「彈跳種」用力揮出一刀。

黑色的殘影飛過,隨即便是兩聲血肉撞擊地面的聲響。

女僕長將砍刀上的血液用力甩掉,接著轉過身看向後方。

只見「彈跳種」的身體分家,上半身與下半身分隔了老遠,但他似乎還未放棄求生,只是以雙手的拖著僅剩的前肢,緩慢的爬動向前。

女僕長緩慢的走向那半隻「彈跳種」,並一腳踩住他的背部。

但就算背部被踩住,他依舊不停地揮舞著雙手,試圖逃離這個"怪物"可怕的魔掌,但他早就沒有這個機會了。

高舉黑色的砍刀,手臂向下一斬。

「彈跳種」的腦袋就這樣被剖成了兩半。

拉起砍刀,並將上面的液體甩掉,接著收回腰間。

女僕長走向眾人,就像是什麼都沒有發生過的冷靜,就連呼吸都平穩如常。

「目標以肅清,還有其他的敵人嗎?」

然後以端正的身姿與禮貌的語氣,向眾人露出了優雅的微笑。


解決了意外的事件之後,女僕長等人收拾好東西,準備離開村莊。

而所有的村民也一齊出來為女僕長等人送行。

「你們,還不快跟對方道謝!」

老者對一旁的幾個村民說道。

「實在是非常感謝你們的協助,而我們竟然還懷疑你們的動機」

一個男姓村民向他們彎腰道謝。

「沒關係,就和老先生說的一樣,在這種末日當中互相幫助是理所當然的」

女僕長也向村民微微彎腰回禮。

「反倒是我們還向你們索要物資,還真是不好意思啊!」

背著物資的賽勒抓著後腦感激的說道。

「不會,反而是我們這邊無法給你們更多的幫助,才真的是不好意思!」

老者低下頭,一臉慚愧的說道。

「那我們也該走了,真感謝你們的這張地圖!」

勞德輕揮著一張標示有路線的地圖。

「祝你們一路平安!」

旁邊的村民也向他揮了揮手。

於是女僕長一行人便離開了村莊,踏上了前進的路途。


路途中,柯林與背著物資的賽勒一路閒聊。

「他們還真夠小氣的,嘴上說著很感謝我們,卻只給我們那麼點東西,要不是我們自己偷藏了一點,不然根本就不夠啊!」

說著,柯林從腰後方掏出了一包物資,並從中翻出了一罐水。

「可能他們就真的只有這些物資嘛,你不要一直去數落人家啦!」

遠處,丹尼爾利用通訊器向柯林說道。

「他們的物資確實不只有那麼一點」

正拿著地圖研究路線的勞德突然開口。

「我剛才在搜索周遭環境的時候,發現了一個破爛的屋子殘骸,殘骸下面的地窖裡全部都是他們藏起來的物資」

「我也有看到,在掩護你們的時候」

通訊的另一邊傳來聲音,但這次插話的人變成了基爾。

「在隊長殺掉那個彈簧一樣的殭屍之後,有一個男的跑到地窖那邊想拿食物,但被那個老人家攔住了!」

「诶!我還想說那個老家人很好的說」

柯林嫌棄的看向村莊的方向。

「他們也不是故意這麼吝嗇的,村莊裡面有嬰兒需要照顧」

前方的女僕長稍稍回頭說道。

「我剛才有聽見小聲的哭聲,大概是為了穩定的食物來源所以才給這麼少的吧,但我不否認他們給得確實很少!」

說完,他頭頂的一對貓耳又晃了兩下。

「這樣啊!難怪那老人是一臉愁容的在阻止村民」

遠處的基爾以拳頭輕敲手掌說道。

「哇靠!等一下,大家安靜!」

在前方用望遠鏡觀察情況的查爾斯,突然緊張的向眾人揮舞左手。

「怎麼了?」

柯林立刻矮下身子,並拔出腰間的雙槍。

「還記得之前有聲沒影的大量腳步聲嗎?不是隊長聽錯了,那是『自由之風』的大隊伍,他們一直都在我們的附近,只是我們一直找錯了方向,所以直到現在我才發現他們!」

查爾斯放下望遠鏡,警戒的舉起槍說道。


在不遠處,一群戴著頭盔、圍著圍巾,且穿著深色皮衣的大隊人馬,以整齊的步伐向著西南方向行軍。

雖說眾人的服裝都一模一樣,且大部分的人都拿著基礎的步槍或獵槍,但有部分人持著的武器卻是不盡相同。

他們持著如刀劍、斧頭、弓箭、長槍,甚至權杖之類的冷兵器,並站在隊伍的較外圍。

而在隊伍內側甚至還有幾個人並沒有拿武器,而是提著一個金屬製成的醫療箱,可能是軍醫一類的存在。

且拿槍的士兵們,也有些所持的步槍外型與其他人完全不同,連性能都可能要高出普通的步槍許多。

這些武器不同的人都有一個特點,就是他們大部分都圍著深藍色的圍巾,與其他圍著白色圍巾的人不同,他們的氣勢都比其他人要厲害上不少。

而整個隊伍最前方的領隊,是由一名背著獵槍,圍著深色圍巾,手持長槍的士兵擔任。

這整支隊伍中以長槍為武器的人並不多,且通常都會待在一個個小隊伍的前方,而他們都圍著白色的圍巾,只有最前面的那名領隊圍的是深色圍巾。

由此推斷,這些拿長槍的士兵應該都是小隊長,而最前方那名看起來非常老練的自由指揮官,一定就是這支大部隊的總指揮。


「怎麼辦?要迎戰嗎?」

勞德矮下身姿靠近女僕長,此時的他已經將箭矢架在了弦上。

「繞開!不要迎戰,他們的人數眾多」

說完,女僕長輕輕按住耳邊的通訊器。

「你們也一樣,先離開遠一點,我們之後再會合」

接著對狙擊班的下令。

「了解,我們會先離開,但會盡量待在可通訊的範圍之內」

兩人說完,暫時切斷了通訊。

「等一下!」

但就在眾人也準備離開的時候,查爾斯再次叫住了眾人。

「他們好像和另一支隊伍產生了衝突」

眾人隨著他指的方向看去,在「自由之風」的大隊伍側邊,突然出現了一支身穿相同制服,手持制式步槍的隊伍。

「如果剛才的老人沒有說謊,那應該是『希望城』的正規軍隊!」

「但他們的兵力明顯處於弱勢,大概是出城執行任務的未歸小隊」

勞德看向不遠處的兩支隊伍,且情況也如他推測的一樣。

兩批人馬相遇後便立刻開始了交戰,且「希望城」的士兵明顯佔了弱勢,整支隊伍不斷被「自由之風」的火力逼著向後撤退。

「該怎麼辦,要不要去賣他們一個人情?」,

柯林走到女僕長身旁,手上那對雙槍早已蓄勢待發。

「如果是主人在場的話,他應該也會下令我們進攻......」

看著下方的「希望城」軍隊,她自言自語的說道。

「我們正好找到了一個好位子,隨時都可以準備開戰」

通訊器另一邊,持續關注情況的丹尼爾早已架好了「獵戶座」"M24狙擊步槍",隨時準備開戰。

「如果是『眼線』先生的話,的確會要我們出手,畢竟這也算是在做好事呢!」

丹尼爾旁邊,基爾也做好了觀測敵方的準備。

「嗯......那就來一場順水人情吧,準備開戰!!」

稍微閉上眼思考了一下後,女僕長舉起手讓眾人做好準備。

「全員注意,目標是擊退『自由之風』的士兵,爭取讓『希望城』小隊撤退的機會」

她從腰間解下「寒冰巨龍」"M4A1",並將其持於手中。

「同時,也讓我們得到進城的機會!」

接著一拉步槍的槍栓,讓子彈上膛。

「戰鬥開始!!」

於是,「以馬內利」在異世界的第一場戰鬥正式開幕。


「後退!後退!全體向後撤退!!」

「是『自由之風』的部隊!他們人數眾多!!」

「密密西森林」的東南方,兩邊的部隊正式交會,但因雙方武力的差距過大,「希望城」士兵只能不斷退後,但「自由之風」卻依然的在向前逼近。

照這樣下去,「希望城」的部隊不需要多久就會被輕易的殲滅。

「搞甚麼啦!為什麼我們只是出來巡邏一下,就會遇到這種鳥事情啊!!」

一個男性士兵一邊開槍一邊大聲抱怨著。

「還不都是你!一路上說著什麼『這個任務還真是簡單,一定不會出什麼事情』,還有什麼『今晚就吃烤肉吧』之類的話害的!!」

另一名士兵則激動的對著士兵一號喊道。

「你們別吵了!否則我們全都得死在這裡!還有你真的應該少看一些動漫,不要滿口都是這種奇怪的迷信啦!!」

士兵三號則對著士兵一號與二號說道,尤其是二號。

「等一下?你們看那邊的人是誰啊?」

突然,中後方的士兵四號指著不遠處,並呼叫眾人。

眾人不解的看了過去,接著便被眼前的情況驚呆了。

「呀呼!好久沒有像這樣亂入人家戰場了呢!」

在兩軍交火的途中,竟然出現了一名持著雙槍的黑衣男子。

衝刺的男子順勢縱身躍起,躲過幾發子彈的同時以手中的雙槍給予對方回擊,射出去的子彈精準打中了幾個持槍士兵的手,並將他們手中的槍械給打落在地。

「你看,那邊那個人是怎麼回事啊?」

「自由之風」的隊伍內,有一名士兵竊竊私語向旁邊的同伴說道。

「不對,不只有一個人!」

另一名的同伴指向前方,激動的大叫。

而在他所指著的方向,又出現一名手持步槍的年輕男性、與一名揮舞紅色雙面斧的迷彩面罩壯漢,並和剛才的黑衣男性一同支援「希望城」的部隊戰鬥。

「搞什麼?他們是誰啊?」

「希望城」的部隊中,士兵一號對二號問道。

「不知道,但看起來他們是在幫我們,所以應該不是『自由之風』的援軍!」

士兵二號向對面開了幾槍後說道。

「欸你看,旁邊有一個人向這裡衝過來了!」

士兵三號看向旁邊,那裡正有一名戴著面罩的披著灰色披風的人,他一邊大喊一邊以輕盈的腳步跑了過來。

「不要開槍!我們是來幫你們的!!」

對方跑到士兵們身邊停了下來,而他的手中並沒有拿著任何武器。

「什麼!你又是誰啊?這也太可疑了吧?」

士兵看著眼前男子,難以置信的說到。

「我們是路過的旅人,在途中發現大名鼎鼎的『希望城』士兵竟然遭到了『自由之風』那群暴徒的攻擊,所以特別來幫忙的!」

男子向士兵比了一個讚,接著便逕自接過他手中的槍,翻身向後開了一槍。

而那一槍也精準的將一名敵方士兵手中的步槍給打落在地。

「這樣你可以相信我們了吧?」

男子再次將槍塞回士兵手中,接著拿出背後的複合弓。

「好吧,不管你們是誰,都等我們成功撤退之後再說!」

看起來是隊長的士兵說完便抬起手中的槍,繼續向敵方攻擊。

男子聽罷點了點頭,接著也持弓衝了出去,並與另外兩人暫時嚇阻了「自由之風」的追擊。

「情況怎麼樣?」

持著槍漫步前進的女僕長,用通訊器向勞德問道。

「解決,我們能以正當的理由向『自由之風』的部隊開戰了!」

「很好,但還是不要隨意殺人,除非......」

女僕長還沒說完,遠處的基爾卻突然插了進來。

「除非有例外情況,妳指的是之前遇到的那支小隊伍嗎?」

「他們在這邊?」

女僕長驚訝的回問。

「對啊,他們就混在大部隊裡面,要把他們殺掉嗎?」

「殺掉,這種人不管是對我們還是其他人來說都是一種麻煩,把他們留下來不會有好處,但我們還不確定『自由之風』整體究竟是什麼樣的存在,所以不能輕易危害到其他人的生命,以免錯殺無辜」

女僕長以左手輕撫自己的胸口,似乎是真的感到很不安一樣。

「相信她吧,女人的直覺可是很準的,不相信的話可是會吃虧的!」

遠處,丹尼爾安慰著疑惑的基爾並接著說。

「尤其是她的直覺,如果以前沒遇到了她,我肯定早就死在某個賞金獵人的手下了......」

他的語氣雖然平穩,但卻能讓人感受到一股滄桑。

「說的也對,當時的你可真是辛苦了」

基爾說完,晃了晃腦袋令自己清醒一些。

「沒人有意見的話就開始吧,久違的"人"對"人"戰爭」

說完,女僕長也正式加入了戰局。


「搞什麼啊!為什麼會有人突然衝進來攪局啊?」

「自由之風」這邊,幾名士兵因為對方突如其來的支援,只能暫時停下追擊的腳步。

「老...老大!你看那邊那幾個人,我好像有見過她!」

眾人當中,一個下巴綁著固定繃帶的士兵驚恐的說道。

「難道是你說踹了你下巴一腳的那個...那個......那個什麼"像人卻不是人的傢伙"?」

被叫做老大的士兵旁邊,一個頭盔上凹了一個洞傢伙激動的指著那邊大喊。

「就是那個傢伙!就是那個傢伙!那邊那個男的就是用步槍把我敲暈的人!!」

「什麼!那我們還不快去幹掉他們!!」

一個面罩已經裂開的士兵大怒,抬起武器就直接衝向了最前線。

「怎麼辦啊老大?要衝出去嗎?」

摸著下巴的士兵向旁邊那個老大尷尬的問道。

「嗯......當然...吧?畢竟是敵人嘛!算了,衝衝衝衝!!」

那個老大想了想,接著便什麼也不想管了,直接帶著幾個士兵就跟著衝了出去。

「好吧!好吧!大家衝出去!!」

於是,幾個跟盜匪沒兩樣的傢伙,完全不聽其他隊員的勸阻或命令,一同衝向前線,成為了最顯眼的目標。


「喂,那幾個很激動的傢伙是不是我們的目標啊?」

柯林輕盈的步伐移到勞德身邊。

「看起來沒錯,雖然有了新的武器,但身上的裝備沒有換過,那是我們造成的損壞」

勞德向前方射出一箭,由黑色鋼鐵所製成的箭矢便精確的貫穿了一名士菁英士兵手中高級步槍的槍管部分。

就在兩人說到一半,突然有一名持著彎刀的士兵突然以極快的速度向衝了出來,並一刀向兩人猛力的揮了過來。

「前面!」

勞德率先發現那名士兵,他立刻舉起弓臂試圖擋下那揮來的一刀。

「切!」

聽見勞得大喊,柯林也立刻改變雙槍的方向,對準衝來的那人就準備開槍。

但他的腳步快的不可思議,根本不是一般人類可以比擬的,讓這兩人幾乎無法反應。

然而,一個高舉步槍的身影卻不知從何處突然出現,並一槍托將沖來的持刀士兵給敲翻在地。

「你們在聊什麼啊?是很重要的情報嗎?」

那人正是趕來的查爾斯,他一腳踢開落在地上的彎刀,並在那個士兵的腦袋上多補了一腳。

「是剛才的強盜小隊,他們自己從隊伍裡面衝出來了,還有這傢伙到底是什麼東西?」

柯林有些驚魂未定的說到。

「那真是太好了,你們繼續掩護『希望城』士兵,我會通知隊長這件事」

「還有,不管這些傢伙有什麼奇怪的能力,都不會比殭屍還難對付!可別忘了,我們的隊長可是比這種傢伙還可怕上幾百倍的存在啊!」

查爾斯笑著拍了拍兩人的肩膀,接著便啟動了通訊器。

「找到那群人了,但妳為什麼執意要殺了他們?我知道妳的直覺很準,但像這樣沒來由的殺人並不是妳的作風」

查爾斯疑惑的向女僕長問道。

自己可是這些人當中最早認識她的,當初在那種生化戰造成的末日中,領著什麼都不懂的自己在這樣的環境中生存,還教會了自己如何戰鬥的厲害女性,絕不會是這種毫無來由就隨意行動的莽夫,她一定有自己的理由,只是自己不知道而已。

「那群傢伙的情況很詭異,一開始我只是怕我們會被舉報通緝,到最後連『希望城』都知道了我們的消息,而不願意讓我們入城」

「但之後,根據我在村莊的調查發現,許多人都不相信『自由之風』的人會做出這種事情,他們說這種事情就是荒野的強盜或是匪徒才會有的行為,更何況『自由之風』的勢力宏大,根本沒理由會來搶這種小村落的物資」

女僕長邊說,一邊慢步的接近戰場。

「也就是說,妳懷疑這部隊根本不是『自由之風』派出來的"真貨"是吧?」

「正確,但我不知道是只有他們幾個人是假貨,還是整個部隊的所有人都是假貨,所以我打算利用這幾個敗類的生命來測試這群人」

「況且,我殺了『自由之風』五個成員的事情,也能讓『希望城』的士兵更加相信我們吧!」

女僕長的語氣中帶有些許笑意,但那股不安之感卻依舊明顯。

「妳很少會這麼害怕,這已經影響妳的情與判斷力了,到底是什麼原因造成的?」

查爾斯立刻察覺了她的不安。

「我也不知道,但就是有一種可怕的預感......」

她少有的顯露出自己的不安。

「好吧,妳打算自己一個人處理他們全部的話,我會去告訴其他人!」

「嗯!去吧,我馬上就來」


兩軍戰線的最前方。

「渾蛋!那個不知道究竟是什麼物種的女人呢?叫她給我滾出來!!」

在「自由之風」的部隊前,那個被稱作老大的匪徒直接站在陣前向對面叫囂。

「搞什麼?那傢伙是哪一隊的人啊?這樣太危險了,快把他們拉下來啊!」

圍著深色圍巾、掛著象徵「戰功彪炳」徽章的指揮官指著前面,並緊張的向旁邊的人說道。

「這......其實我也不清楚是那一隊的人,他們在回程的途中突然遍體麟傷的出現,然後就很正常的加入了大隊伍......」

另一名小隊長看著前方的幾人,滿臉都是疑惑。

「啊?那他們是誰啊?」

「可能...可能是之前沒有消息的那批隊伍,發生了什麼事情,結果現在才回來......吧?」

小隊長很不負責任的猜測到。

「欸?依據人數來說的話,好像挺合理的呢?」

指揮官也很不負責任的隨便接受了。


「她在哪兒?叫那女人給我她媽的滾出來!!」

回到陣前,匪徒老大依然在那邊大聲的叫囂著。

「吵死了!!」

一名披著軍用披風的女僕大聲吼道,她的腰間明明掛著一把步槍,但手中卻是持著一把黑色的護手砍刀。

「好啊!你這個傢伙,不要只會從暗處偷襲別人,有種就正面上────喔哇!!」

匪徒老大叫囂到一半,女僕卻突然以快的不可思議的速度衝向了他,並瞄準了他的腦袋,接著一刀揮了出去。

但匪徒老大的反應極快,雖然立刻向下一蹲保住了一命,但他的頭盔卻沒能躲過這致命的一刀。

隨著碎裂的聲響,整個頭盔的上半部被削掉了一塊,且遭破壞處沒有太多的裂痕。

「如你所願,我正面來攻擊你了」

女僕挺直身軀,手中的砍刀依舊銳利,沒有一絲磨傷或損壞。

且那本該如玉石般美麗的紫色眼瞳,不知何時竟變成了鮮血一般的紅色,且這鮮紅色的瞳眸正散發著極端可怕的殺意,正直勾勾的盯著那名匪徒老大。

沒有多言,女僕高舉黑色的砍刀,再次衝向驚魂未定的匪徒老大。

「啊!!可惡啊!!!!」

看向來勢洶洶的女僕,匪徒老大意識到自己惹上了一個不該惹的怪物,他自暴自棄的從身後舉起一把鐵劍,並橫在自己的前方做出格擋之勢,但一切早已為時已晚。

黑色的刀風輕易斬斷了鐵劍,並向著他的頭頂直劈而去。

見到這幕的在場眾人,無論是「希望城」抑或「自由之風」的士兵,都因為恐懼而不禁停下了手中的動作,並難以置信的看向女僕。

就在一聲金屬碎裂的聲響之後,黑色的刀刃已經陷入了匪徒的頭盔,並將他的腦袋給劈成了兩半。

但女僕絲毫不在乎其他人的眼神,而是向下一拉右手,順勢將黑色的利刃從腦中拉出,同時將刀刃上的液體給甩掉。

自此,有著「代行者」、「殺人機器」之稱的女性。

正式在「蓋亞大陸」上殺死了第一個人,同時與革命組織「自由之風」正式宣戰。



場景回到原世界。

在事件正式爆發的那間書房中,「首腦」與「眼線」正對坐在沙發上,討論著關於該事件的相關線索。

「其他人那邊有什麼消息嗎?」

「首腦」以一種舒適而又不失優雅的姿勢翹腳坐在沙發上,手中還拿著一個高腳玻璃杯。

「據說那裡有『時空錯亂』的跡象,他們可能是穿越了......」

與「首腦」相反,「眼線」向前傾斜身子,雙手以一種極度不安的方式撐著自己的下巴,情緒低落的說道。

「喔,是這樣啊......」

「首腦」輕輕晃動手中的高腳杯並啜飲了一口後接著說,但根據杯內液體充滿了大量氣泡的這點來看,裡面裝的並不是酒,而是碳酸飲品。

「說真的那是什麼鬼東西?我活了快三十年也從沒在這邊聽過什麼『時空錯亂』跡象,『可能穿越了』又是怎麼一回事?」

然後挺起身子,滿臉都是明顯的疑問,完全不知道剛才是在冷靜幾點的。

「大概就是跑到某個奇怪的平行世界去了,天知道他們會在那邊遇上什麼東西?」

聽他的語氣,「眼線」的情緒似乎越來越低落了。

「這你倒是不用擔心啦,不管遇上什麼鬼東西,她都一定有辦法能對付,畢竟她可是一個實力強悍到連稱號都很噁心的那種人」

「首腦」放下酒杯並站起身,接著走到「眼線」旁邊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指哪一個稱號?別人給她的稱號其實都挺難聽的」

「眼線」看向帶著微笑的「首腦」,眼中的不安並沒有明顯的變少。

「當然是那個啊,她在『大殭屍瘟疫』時對付各種『變異感染者』與『遠古邪物』時,其他的人們給她取的那個稱號......」


「戰場上的絞肉機」


(待續)


試閱的部分沒出現真是抱歉,因為第一篇的內容比我原來預計的多出太多了,所以就想著乾脆把它塞進第二集好了。

這一篇大部分都是在介紹出場人物,不論性格、作風、經歷,甚至實力,都有一些描寫。

所以內容稍微雜了一點,寫得不好還請見諒,我會盡我的全力增進筆法,把這系列寫完。


下一篇的開頭再多一點就會有試閱內容了,但對於大場面的戰鬥描寫我還在努力學習中,所以這部分可能不會那麼精采,從上面你就能看出來,我一直在試圖避過這個部分。

因為寫得不好,那還不如先不要寫,把重點專注在其他地方,等自己的實力足夠,再來仔細描寫這一個部分,我的想法是這樣。

還有下一篇會有「防衛戰」BOSS之一的「警備總長」"蘭斯"登場。

我對於這些劇情要角的理解,和對於他們性格的分析探討,都會從他們的言行方面有所透漏,或者你可以等這幾天,說不定我會去把「防衛戰」BOSS的人物解析先寫出來。

我之所以寫這篇小說就是為了這個,這些角色出場的機會太少了,我想多看看他們的帥氣出場,在關卡中很能打的蘭斯哥,在劇情裡一次架也沒打過,我想看他打架的樣子啊!!

而且在劇情中「希望城」給人的感覺太負面了,我想利用我這邊的人物來詮釋,也就是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希望城」,看看他們好的那一面。

他們也不是出生就喜歡對付「自由之風」或其他殖民地的人,我想知道他們加入軍隊的初衷是什麼,在對付自己家園的敵人以外,平常甚至善良的那一面是什麼樣子。


最後,我在下面寫個人物的大致設定簡介好了。

每次寫兩個,把小說中不會提到的設定給寫上來(其實是我個人的興趣)。



菁英戰鬥小組「以馬內利(Emanuel)」,意旨「願上帝與吾等同在」。

該部隊隸屬於"「亡命之徒」執行有限責任公司(Desperado Enforcement,LLC)",也就是所謂的「私人軍事公司」。

此公司的主要業務,是接受各種常人無法解決的危險情況,而該部隊在公司中最常被派去處理的情況為「進入"疫區"清除感染者」,也就是對付殭屍一類的感染性突變生物。


「代行者」女僕長(Cat Brad)

長了貓耳與尾巴的人類,是一個領有身分證的人類,把她當成寵物貓娘的話會被她砍成兩節。

精於正面戰鬥,擅長使用砍刀戰鬥,但射擊能力也是一等一的。

曾經在殭屍末日的世界中生存過一段時間,所以殭屍這個物種對她來說就是一種笑話。


「歷戰精銳」查爾斯 強生(Charles Johnson)

隊伍中認識女僕長最久的人,擅長游擊戰與繞後偷襲,精於步槍射擊與彈簧刀的刺殺。

在殭屍末日的世界中被女僕長撿到,和她行動了很長一段時間,也從她身上學到了很多東西。

本來是一個不懂戰鬥的普通人,躲在一間加油站的超商裡生存了一段時間,直到遭遇女僕長。



那就這樣了,說不定我幾天後就會發文了。


延伸閱讀: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25146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末日之子|末日之子-重生Code:Reborn|同人小說

留言共 2 篇留言

蒼天落葉
還好啦,遊戲總有很多不合裡讓人生氣的地方,不過彌生那麼強,也去弄個彌生出來不就好了嗎

01-06 10:47

飄泊筆尖
我的不夠強,因為我沒有錢......,而且我不想同流合汙!
感謝觀看,發洩一下而已(゚∀。)01-06 15:26
貓耳寬
超乎長度的序章故事啊!
不過目前感覺尚未進入正篇,加油吧騷年

01-07 11:45

飄泊筆尖
感謝觀看,其實這已經能算是第一章了,只是我習慣把第一篇都給寫成序章w
但連我自己都沒想到會寫的那麼多,如果你喜歡就太好了!01-07 15:2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x9970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零點計畫... 後一篇:【FF33】開拓動漫祭3...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ilove487小說連載
《克蘇魯的黎明》0367.百轉千折的結果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4:1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