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9 GP

《五等份的花嫁》大內幕!? 難道"零(開端)"的真實身分就是她....!?(暴雷至80話,慎入)

作者:Dazs│五等分的新娘(五等分的花嫁)│2019-01-04 22:25:04│贊助:1,044│人氣:3375
*以下內文沉長、以個人臆測居多,
會爆雷至漫畫80話、並且可能會影響到您對於"某位角色"的觀感,
建議做好心理準備再加以觀看


這是一部五等份的戀愛喜劇。
以個人情感與戀愛為主題、懸疑則是香辛料,
劇情要猜的是誰(五胞胎)才是結婚的新娘?

隨著故事的推進,讀者更是可以得知風太郎早在故事展開的五年前,
便與"五胞胎當中的某人"(簡稱「照片中的孩子」)認識了——
風太郎:
那天 在京都遇見了她,我就決定要成為在必要時能幫助別人的人。
我就是為了那個目標才努力學習的。

然而就在【七次再見】事件中、當風太郎身陷五胞胎的煩惱時,
突然有一名自稱是相片中的孩子、名為零奈的少女出現在風太郎面前....
關於相片中的孩子」的線索

因為五年前與那孩子相遇,
所以風太郎在故事展開的個性才會是"那個樣子"(陰沉孤僻、死讀書)

•(反推回去,這也代表"五胞胎之中的某人"也是受到風太郎的影響....?)

五胞胎在小時候、無論外表還是性格都相差無幾,
然而大約在五年前、姊妹們之間開始各自變得不同

•(是發生了什麼嗎....?從五月的說法來看,疑似與母親的病倒有關?)

風太郎、與五胞胎各自持有的五年前相片
有一樣東西是沒有去意識到的話、短時間內難以改過來的——那就是「小動作上的習慣
從風太郎的照片來看,「相片中的孩子」比Y的手是「右手」,
五胞胎在"同一時間點上的合照"中,只有兩個人是「以右手比Y」
如果照片中的五胞胎與該話(14話)中"看照片的五胞胎"順序是一樣的話
(由左至右:二、三、五、四、一)
,那麼就可以得知用"右手比Y的人"分別是「二乃「四葉

•然而風太郎持有的那張合照真的只有一張嗎?(零奈給的護符裡裝的難道是....?)

二乃覺得她似乎在哪裡看過"五年前的風太郎"....?

然而零奈早在五年前道別時,就已經知道風太郎的名字了。
可是二乃卻又把"金太郎"當成五年前的孩子....

那麼二乃只是暫時忘了名字、之後"揭穿金太郎身分"一事,
不就可以證明二乃想起來了嗎?
(風太郎還不是半斤八兩、連「零奈」的名字的都不知道嗎?)
然而只要比對【七次再見】當中零奈的登場、與二乃前後的內心戲就會發現明顯不符之處
舉例來說:
二乃的"心結"是什麼?還有心結解開後二乃"在意的點"又是什麼?
這也因此降低了二乃就是「零奈」的可能性。

相片中的孩子」說她要成為大家的榜樣、為此她要付出五倍的努力

•「榜樣(手本)」這個字詞將會是關鍵

•(這邊是個陷阱題,比如說:「相片中的孩子」的學業護符可能"有五個"....?)

風太郎可能早在五年前就見過中野家的父親了。
五年前與「相片中的孩子」分別時,中野家的父親疑似就站在旁邊....?

(也因此中野家的父親知道當年的事?)

在【七次再見】當中,登場了位自稱是五年前相片中的孩子
名為零奈」的少女。
零奈(れな)是"五胞胎母親"的名字,如今又被這名少女給暫時借用

五胞胎對風太郎的稱呼:
一花:「フータロー君」
二乃:直接以「上杉不客氣的叫風太郎,第62話後改以「フータロー稱呼
在第71話以「フー君」來暱稱風太郎。
三玖:「フータロー
四葉:「上杉さん」
五月:「上杉君」
新娘:「風太郎」
零奈:在【七次再見】登場時口氣與五年前相同(刻意的),
都是稱呼為「上杉風太郎君、或者「風太郎君」

問題一.零奈真的就是五年前照片中的孩子」嗎....?
雖然這邊可能是作者耍的一個小小的陷阱
但基本上可以確定是YES
(1)零奈的登場有刻意重現五年的場景
(包括對風太郎的稱呼方式+零奈知道護符的重要性)

(1-2)雖然你又在愁眉苦臉的這一句話
很像是在說"跟五年前相遇"時的場景一樣(同樣都是"風太郎在樓梯邊身陷困境的"模樣),但也可以單純是指風太郎的"現況"

(2)零奈:「是嗎,看來....一直束縛著你的我必須得消失啊
這個我必須從你心中離開——
零奈這種近乎自言自語的判斷行為、以及自述方式,都比較像是本人才會做出的行為,

(3)再者除非是五年前的當事人,
不然其他五胞胎應該不至於擅自做出這麼過分的事情來(拿風太郎這麼重視的事來欺騙他)

•另外提出一點:
假設當初遇見的『女孩』"不只一名"的話,
那麼就會導致扮成零奈一方其他方感到歉疚
除非與風太郎的相遇具有特別意義的女孩"只有一人"(零奈主體),
因此行動上就比較不用去顧忌只是"一面之緣"的其他人


問題二.當年的「零奈」會不會"不只一人"?
實際上這是一個陷阱題(疑點)
風太郎的回憶:

從當中來看,
零奈是一個人行動才碰上風太郎的
零奈:「同樣是一個人,都孤零零的、我們就好好相處吧
•有趣的是五月也說過類似的話
•在【七次再見】當中、零奈聽完風太郎對於五胞胎的評價後,又給出了類似的感想
(也因此降低了五月就是零奈」的可能性?)

然而風太郎的修學旅行不只一天,
那麼又怎麼確定遇到的就是"同一人"呢?

何況作者還為此打了不只一發的"煙幕彈",
舉例來說:
風太郎雖然有問過五胞胎:在以前妳們有誰見過我嗎?
這個問題不但籠統,
何況五年前的照片在此之前又只有二乃看過
備註:(而且還有五月在第2話時,是否有看到照片的疑點)
、誰知道其他五胞胎得知『風太郎以前的長相』後又會想起什麼?
(而且突然間這麼問,
二乃又未必會立刻聯想到之前從風太郎那裏看到的相片)

在第66話更是給出了一段訊息:
四葉:「仲良くしたいって言った子も次の日には一花とお喋りしてたっけ
(想要交好的孩子,隔天卻在跟一花聊天)

問題來了,作者打的這發"煙幕彈"
指的究竟是不是五年前的事、那孩子指的又是誰?

除此之外,
也不排除會有敘述陷阱出現的可能,
舉例來說:
不排除當年除了「零奈」其他五胞胎也見過風太郎、或者在事後有五胞胎透過某些管道得知的可能性....?
(比如說零奈」本人提起
或者是看見了「零奈」的"什麼"之類的....?)


至少筆者是這麼認為的,
珍重著五年前下定的決心、並且影響了風太郎零奈
"主體上只有一人"。

至於「零奈會是五胞胎當中的誰?」筆者會在下面慢慢舉例

那麼「零奈」的登場,有事先跟其他姊妹串通過嗎?
考慮【七次再見】事發時、二乃五月吵架的緊繃氣氛,
『零奈』沒有理由去做出一件姊妹們不知會做何感想、又容易暴露自己身分』這種弄不好會亂上添亂的事
(無論風太郎還是「零奈」都是受傷的那一方,姊妹們一旦注意到、不可能不去關注與擔心,
舉例來說:二乃看到風太郎失魂落魄時就放不下心),
因此零奈共犯論的可能性不高。

簡單的推測一下『相片中的女孩』是誰吧
女孩說她想要成為「大家的榜樣(手本)
光就這點來看,
抱持著『平等原則』三玖
與糾結於『姐妹們各自變得不同』二乃
並不符合。
—林間學校.滑雪場—
風太郎:
「那無窮盡的體力是鬧哪樣啊
三玖:
「對了,給四葉製造些不利的條件吧
在速度上達成"平等"!」
—七次再見篇—
二乃:
「直到五年前“改變出現了,
大家彼此漸漸分離,就好像只有我被"留在巢里(被拋下)"
二乃:
「再見了…“小時候的我(們)”」

而想要『作為姐姐領導大家』一花
跟想『代替母親的位置、來引導大家』五月
則看似相符。
—Scrambled eggs篇—
一花:「母親病倒的那天,
看到了悲傷的五月我感到心痛」
一花:「這是理所當然的,
我必須要做個稱職的"姊姊"
五月:「結果母親累倒了、並且住...
所以我決定要"代替媽媽"來引導大家」

然而如果女孩在這五年間
沒有放棄過"當初的決心"、
(進行著連姐妹們都不能明說的"孤軍奮鬥"...)
在這份刻苦當中、她會“唯獨忘記”
當年有個『陪伴自己下定決心的人(這麼重要的事)嗎?

成功作為姐姐的一花先不談
第一話時,
如果五月是『女孩』、
而且又“知道風太郎是誰”的話,還會跟他搶位子坐嗎?
連風太郎這個呆子
都會對『五年前』、『京都』、『清水寺的護符』...等種種巧合”感到疑惑了
五月看到風太郎的考卷(名字)時,
她還會是這種反應嗎?
五月:
「我看看啊,嗯嗯——...上杉風太郎君,
分數是…100分」
漫畫第2話的疑點(伏筆?)
五月
「我送你回來、順便去買個東西,
地址是在你的學生手冊上找到的」
風太郎
「呃…
妳、妳也看到了我的照片嗎…?」
五月
那種事怎麼樣都好吧
[可能性一.]
五月沒有看到照片,她什麼也不知道
[可能性二.]
五月是『五年前的女孩』,她發現風太郎“是誰”
[可能性三.]
五月不是『五年前的女孩』,
也因此她只看到了『金髮的男孩』
.備註:如果不是特殊情況,
“生性認真”的五月、是不會隨便翻動他人東西的。
—緣起的照片—
風太郎
「嘿...雖然我的照片被看到了,
不過還好只有"一半"


說了那麼多,零奈」究竟會是誰?
(接下來就是個人臆測居多了)
單純不等於沒心思、率直不代表沒內幕
沒錯——

「四葉,妳就承認吧!」
理所當然一樣,就懷疑我啊!」

那麼綜觀至漫畫80話,
以下將會把「四葉」這名角色的各種特點與疑點,做一個整理、並加以分析:

四葉的個性-1】
天然開朗單純率直總是元氣滿點,
相當擅長運動,並且行動耿直
(五月也曾感嘆其行動力上的率直與積極)

在其他姊妹們還在排斥風太郎作為家庭教,
四葉是第一個接受的五胞胎

•(從對話來看四葉也對家庭教師一事感到不安,但表示如果是上杉同學就可以)

當別的姊妹們還在保持距離時,
四葉卻理所當然的接近他

跑去找上杉同學一起吃飯!
•(雖然四葉惡作劇的親密舉動,在還不熟的人眼裡、可能會被誤認為抱有惡意....)


雖然不清楚發生了什麼,
但樂於見到風太郎和姊妹們的"和平相處"

•(看見風太郎與三玖的互動,背後的四葉一笑)

[事件]【風太郎與五胞胎的相遇(四葉部分)】:
四葉是主動靠近風太郎的。

在風太郎思考時,
一邊喊著「上、一邊把得很近
(剛開始風太郎沒注意到四葉在看他)
以早期試水溫的先行版本對比來看,
作者似乎是想要在這邊強調四葉的天然屬性、順便展現出也有小惡魔』(惡作劇)的一面

•在餐廳目擊到"風太郎的考卷掉了",
但四葉卻沒有立即去還、而是拿出自己的零分考卷準備"惡作劇"
•(與多少警著戒風太郎的其他姊妹不同,四葉似乎是比較接近因為好奇才接觸風太郎的)
之後還以「你還沒有跟我道謝」為理由、
很熱烈的纏著風太郎一小段時間
(順帶一提,風太郎把考卷往別人胸口按的行為、已經可以構成性騷擾了....)
反正四葉也一路尾隨風太郎到跟衣室了嘛

•對於風太郎的回應(即便只是呼嚨),四葉還是露出了開心的神情

疑點-四葉的“反常行為”
四葉雖然是個平易近人、又熱心助人的人,
但她的“惡作劇行為”只會出現在姐妹等親密的人們身上

但是在那天,
她卻對著『不是姐妹、初次見面的"陌生人"』惡作劇....

是跟風太郎『肢體互動最多的五胞胎、打從一開始就毫不顧忌的跟風太郎近距離接觸,舉例來說:
•熊抱住風太郎、頭倚在胸口聽他的心跳聲
•風太郎也會粗魯的拉住四葉頭上的髮帶,
事後又會細心的幫她調整好

跟上杉同學表演即興相聲!

同時也是除掉五年前,第一個稱讚金髮(假髮)很適合風太郎的五胞胎

因為這種性格的關係,
所以即便在故事初期、看見四葉與風太郎(這個家庭教師)的友好相處,
五胞胎才會顯得見怪不怪

然而即便是『熱心、不會拒絕別人』的個性,
也不代表四葉是否真心這麼想要
最明顯的例子,便是在【田徑部事件】、被強硬要求參與田徑比賽時,
更是可以看得出其中的不同之處
在這起事件中、四葉歡笑的次數減少了....而田徑部那些人也"沒有真正的去認識"過四葉

何況就算把四葉的行動都歸於她自身的個性,
她對於上杉同學的表現,未免也太積極、友好了吧
無論風太郎、還是五胞胎都忽略了一件事:
四葉是"主動接近"風太郎的,
而且四葉惡作劇的行為,也幾乎只會發生在風太郎(這個陌生人)身上

不但一開始的好感度就莫名的高,
甚至跟風太郎的親近就好像理所當然的一樣....?
四葉:「上杉同學,你的臉上沾到奶油了

(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做了什麼)

對著風太郎尋問內衣感想
四葉的"情緒變化":
反應1:提到自己的內衣時,會在意風太郎還在一旁
「哇啊啊~上杉同學還在這裡呀,噓!噓!
反應2:害羞
反應3:害羞(想了一下)
反應4:詢問風太郎感想
「那個、上杉同學覺得怎麼樣?....合適嗎?」
反應5:鼓起了勇氣,
結果發現風太郎反應冷淡、於是小小了生氣了一下
「哼!上杉同學不懂得打扮!」
•而且從會在意風太郎的觀感來看,也不是個性大條的關係....幼稚的內褲(笑)


僅因為風太郎前來教導自己課業而感到很開心!(漫畫第04話)
•四葉幾乎可以說是只要風太郎有在好好看著她」、便能夠感到心滿意足

當然,能和大家一起學習是最開心的!
•備考:(不過四葉頂多邀請讀書、除此之外就沒有干涉自己姊妹太多)

期待著「跟風太郎一起」去林間學校旅行
•聽到風太郎說"不關心旅行的事"時,會感到悶悶不樂
•去林間學校旅行時,
各懷心思的五胞胎當中、四葉的目的是最單純』的一個:
讓這三天成為上杉同學美好回憶的一部份!


◇打從心底希望風太郎能夠打起精神
•說出「我還以為你不會來了時,手指在地上畫圈圈

也因此露出了少見的憂鬱情緒....

•可見在她心中,是多麼重視這件事情....

到了這邊筆者想問:
四葉對"風太郎"、和"對待其他人(一般人)"是一樣的嗎?


◆[事件]【拒絕籃球部的邀請】
四葉收到了之前幫忙的籃球部的入社邀請
,然而四葉卻拒絕了....!

對於籃球部長那句:「妳那難得的才能感覺都浪費了呢」

四葉卻露出由衷感到高興的笑容:
「即使是這樣沒有才能的我,也還有人在為我加油。」
(可惜風太郎沒有看到四葉說出那句話的表情)

該事件中的幾個要點:

1.四葉似乎把風太郎的補習當作約定』來看待?
並且相當看重那個約定』
•一方面是因為不想在成績上拖累姊妹們
•(雖然在後面的事件中、還是偷偷的跑去幫田徑部了)

2.這是四葉少見的做出拒絕別人的行動!
前幾話風太郎才在為各個五胞胎「棘手的部分」感到頭痛,
結果四葉就自行把『自己的問題(老好人、不會拒絕他人)』處理好了
•也因此在之後,風太郎才會對四葉說出「妳是最早讓我看見有所改變的(五胞胎)」這句話

3.眾所周知四葉相當的擅長運動,
然而對於籃球部長那句「難得的才能」的說法
四葉卻回了一句以看似不相干的話:「即使是這樣沒有才能的我」
這段劇情帶出了兩個點:
風太郎可能是因為聽了這些對話,
才會在【林間學校】時猜測:『四葉的運動能力,是後天努力得來的』,
並且三玖有肯定這個看法。

從對話來看,四葉可能意外的『自卑』....?(至少有著"自己是個笨蛋"的自知之明)


◆【四葉的個性-2 打扮與特徵】
不知是否有意的?
四葉的行為與打扮上,總是表現出一股我是四葉哦!的感覺

◇比如說:『綁在頭上像兔耳的、顯眼的髮帶』
備考1:也因此成為假冒四葉的一種方法

而且還是跟風太郎同款式的喔

疑點:
在【五月之森】事件的問話當中,四葉提到:
"某天因為我打扮的跟其他人不同,
結果導致爺爺以為我們吵架了(就是現在我綁在頭上的、那個兔耳般的髮結)"
『某天』是指多久以前?
難道第一個做出改變的是四葉....?

總是喜歡穿著印有「四二八」字樣的衣服
•註:(「四葉(よつば)」日語讀做"yotsuba"、「428」的日文讀音為"yotsuha",兩者發音相近)

•被風太郎認錯時,也是不高興的拉著自己的衣服

甚至連房間裡都擺滿觀葉植物

•可能是疑點的地方:大概是筆者想多了....?
四葉書桌上的東西,一個可能是桌鐘、那另一個可能就是相框了
,那相框裡照的又是什麼呢?
(例如:二乃在過去是不是「不經意間看過了什麼」?)

備考2:當然,這一切也有可能"單純只是"四葉很喜歡自己的名字?

◇三年後五胞胎跟爺爺拍了一張合照
照片中四葉的髮帶是『白色的』:
難道在這三年當中有發生過什麼事,對四葉的內心造成了『某種影響』?

•單純只是筆者臆測的地方:
【七次再見】當中零奈」的白色帽子上面打著一個大大的白色蝴蝶結,
這份共通點真的只是巧合嗎....?


◆【四葉的個性-3】
熱心助人對於有難的人無法放著不管
,而且也不擅長拒絕他人

一但看見有難的人,無法放著不管

一但看見有難的人,無法放著不管2

◇關心姊妹
雖然不知道詳細原因,
但是有察覺姊妹們的氣氛"好像哪裡怪怪"的
•(探望後方的那位是四葉)
四葉一開始言行呆萌,
但是在注意到"一花不對勁"後就上前關心了
(她沒有真正去洗手間,只在轉角處停留了一下)
可見她或許平時粗枝大葉,但也在極盡所能的為她人著想了....


[事件]【幫助田徑部比賽練跑】
依筆者淺見,四葉的熱心助人」確實是出自於真心的,
然而在那份熱心的行為當中,
是不是也包含了像似執著、又或者說是目標(自我期許)的成份在呢....?

◇舉例來說:在【田徑部事件】當中
明明身為姊妹的一花都已經察覺四葉的困境前來關心了
、而四葉自身也在猶豫要不要拒絕田徑部的(擅自)排練
然而卻又在把話說出口前收回
裝出一副我沒問題呀、我可以的的樣子繼續勉強自己....

•口內炎的原因可能有幾個:
1.口腔衛生沒處理好(四葉沒刷好牙)2.疲勞過度(睡眠不足)3.心理壓力造成免疫力失調

最後非得要把事情鬧到風太郎與姊妹們都出手相助
看見自己造成了別人的擔憂,才在二乃的建言下(一方面她大概也訝異於二乃的改變吧),
選擇自己一人去把問題處理好

•(也許這幾起事件,只是小小的窺見了...一直以來就有的問題』一端)


[事件]【勤勞感謝日的約會】
風太郎在妹妹的建言下想送四葉禮物,
一路上四葉帶著風太郎到處去玩、但是就是不給風太郎買單(大概是有顧慮到風太郎沒多少錢),
最後找到了要買的衣服,然而....
風太郎:
「五月喜歡的餐廳、三玖是會員的Spa、一花演出的電影、為二乃買的衣服,
都不對吧、這些都是姊妹們想要的
四葉,妳想要什麼?」

面對風太郎的詢問,
四葉想了一下、然後一臉困擾的回答:
「上杉同學,我想要什麼?
從本事件當中可以看出的幾個要點:

1.總是為他人著想的四葉,到頭來卻不知自己想要什麼』....
•可能是經過了這件事,風太郎才開始隱約察覺『四葉的隱憂(問題)』
(所以對於四葉的評語才會有那些不安和疑慮)

2.四葉在情緒低落時會去公園裡放鬆,
這表示了:
•(1)這代表四葉不是第一次沮喪難過了....
•(2)從對話來看、似乎還沒有跟姊妹們提過?

在結合【田徑部事件】來看,四葉恐怕是五胞胎裡『最寂寞』的
原因不是姊妹們冷落她
而是因為不希望見到『這沒用的自己』會成為他人的負擔
(實際上這才是一種困擾)

相反的,只要是開心的事情就會樂於跟姊妹們分享
而她也是真心享受著「跟大家在一起」的感覺


◇值得慶幸的是,在【勤勞感謝日的約會】結尾,
在那座公園裡看到風太郎開懷大笑的樣子後
四葉終於找到(得到)了『她想要的東西』
——那就是「風太郎真心的笑容」!!!!

這話的結尾標題是:「今日は佳き日。あなたの笑顔が、見られたから。」(今天是美好的一天,因為看見了你的笑容)

◇劇情上的對比:
第36話結尾,
風太郎看著四葉天真無邪的笑容、想到了"五年前的女孩",
接著發現四葉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的問題
第37話結尾,
四葉看著風太郎開懷大笑、發覺那就是自己想要的東西』



<七次再見>事件當中、零奈登場前後
◇事件前後四葉人在哪?
在第41話於公園談話的同一天,
五月恰巧有遇到四葉
假如巧遇四葉的地點是在"風太郎家附近"的話那並不奇怪
因為"田徑部要練跑的場所,正好是五月之後跟風太郎談話的那間公園"
(從五月藉故看月亮、會來到那間公園來看,位置應該是在風太郎家附近)

而且也不難想像,
四葉會擔心鬧脾氣離家出走的五月晚上該住哪裡....
(再加上因為要練跑的關係,四葉也忙到了很晚)
•而零奈登場的地點,也正好就是那座公園
•"零奈訣別"後的當天晚上



問題三.在<七次再見>當中「零奈的登場」是為了什麼?
在<七次再見>事件中,風太郎身陷五胞胎的煩惱。
第41話風太郎跟五月『提及五年前的事』時,
兩人身後的樹叢有發出聲響、疑似剛才有誰在那裏....?

如果偷聽者就是「零奈」的話、
「零奈」很有可能是從這時下定決心『得與風太郎見個一面』
聽到了風太郎對於五胞胎認真的評價後,「零奈」既羞怯又欣喜

零奈:「你對待她們真的很認真呢,你現在肯定已經成為被她們需要的人了。
與風太郎的碰面與交談,
為的是讓風太郎脫離當前的困境(了解他的處境、視情況鼓勵他)
然而讓零奈真正下定決心(訣別)的,恐怕是風太郎那句「不....從那天起我就未能改變」

問題四.零奈的登場是『預謀犯案』嗎?
零奈的登場到退場方式恐怕都是『事先計畫』好的。
這是漫畫第六卷附錄的一張圖:

從圖中可以看出這是某人用以裝扮成零奈的道具,其中有:
長髮的假髮浴袍(?)高跟鞋
•圖中的某人可能是正在取出道具(從鞋子放在衣物上來看)、也有可能正在藏匿證據

這些裝扮是零奈為了盡可能『重現五年前的場景』而準備的。
•既然如此,
衣裝為何是白色『浴袍』、而不是白色『連身裙』呢?

如果再加上與風太郎相見時戴上的那個大大的遮陽帽來看,
可以得知這些東西有幾個特徵:
•1.可以遮掩自己的身體特徵,即使厚厚的浴袍下穿著什麼樣也看不出來
•2.容易穿脫
備考:(不排除原本就打算等某天時、與風太郎重逢了,只是沒想到是用以訣別....)
備考2:(總覺得那頂帽子在之後還有戲份....?)

◇第42話的作畫失誤
如果是有看過連載版漫畫的讀者就會發現,
作者在第41&42話犯了一個小小的筆誤——零奈的高跟鞋款式前後並不一致
•上圖41話,下圖42話

款式錯了,那又怎麼樣?
因為腳趾頭也有可能透露玄機啊。
五胞胎唯一有留長指甲&塗指甲油習慣的是「二乃」。

舉例來說在【田徑部事件】,仔細看二乃假扮的"偽四葉"也能看出其中破綻之處:
1.因為是出於臨時、"偽四葉"穿的是涼鞋
2.真正的四葉腳沒有塗指甲油

還有手指甲長度也是,注意看漫畫、作者有細心的畫出「二乃的手指甲比較長」這點

•五胞胎的手

那手部可以戴上假指甲啊?
細心點的話,指甲油也可以事先卸妝、事後再塗上啊?挽回疑點的方式又不是沒有。

然而作者之所以當初要把零奈的高跟鞋設定成『可以包覆住腳趾頭』,
就是說明了要佈下『二乃也有可能是零奈?』的這個疑點,也因此這作畫的失誤反倒降低了「二乃是零奈」的可能性....

以下是「零奈登場後的行動:
1.首先事先勘查過地點的「零奈」、看準時機接近風太郎,
雖然風太郎會逃跑是在預料之外...但不影響計畫(用甚麼方式看準時機,詳細還不清楚?)
2.成功搭上小船後、按照零奈的要求航向指定的岸邊,兩人趁此談話&遊玩
•(交談期間,零奈判斷了自己要『消失』才行)
•疑點:可以腳穿高跟鞋走過搖晃的小船、一躍便能跳上岸,
難道「零奈」的運動能力很好....?
零奈拿走了五年前跟風太郎的合照,並把一個護符交給風太郎
零奈:「當你能夠認可自己的時候,就把它打開吧

3.上岸後,零奈說完想說的話、把護符交給了因為划船而累個半死的風太郎,然後就離開了
接下來才是關鍵:
『零奈要以最快的速度離開風太郎的視野才行
(逃跑路線有可以是旁邊的樓梯、也有可能是樹叢?)

然而就在這時,
"意料外的狀況"發生了——風太郎跌下了小船
•雖然風太郎大概沒有發現(從回憶視角來看)....零奈在道別時,看風太郎的最後一眼悲傷的

零奈說再見時,急忙想追上去的風太郎、不慎從小船跌落水,
等風太郎狼狽地爬上岸時,
零奈已經不見了蹤影(風太郎視角)....
那麼有點爭議的問題來了:
•1.等風太郎游回岸上,一共過了多少時間....?

•2.請注意,原本就在擔心風太郎的零奈、會放任落了水的風太郎不管嗎?
(就算她知道風太郎會游泳)

因此雖然有了更多『逃跑不見的時間』,
但想必零奈會以『某種方式』來探望風太郎吧。
....然後很恰巧(?)的、正在跟田徑部練跑的四葉遇見了風太郎

那麼四葉真的有『不在場證明』嗎?
練跑時該如何交代?
四葉只要在練跑時,找機會離開田徑部眾人的視線即可
(可以跑步時故意領先....更簡單的方法是找個藉口暫時離開)
反正那是要跟田徑部交代的事,原本是不會跟風太郎扯上關係

那「零奈」又該如何變成四葉?
這部分比原本想得更簡單,上面提過零奈的裝扮是易於穿"脫"的。
發生了預料外的狀況(風太郎跌入水中)、有了更多逃跑不見時間的「零奈」,
只要以最快的速度藏入指定地點(樹叢),
拋下衣帽、變成「四葉」,便可以立即回來探望風太郎的狀況。

可是四葉又不擅長演戲?
五月不擅長演戲、是因為自身"認真的個性&會感到內疚"的關係,
所以在【林間學校】時,出於必要性(確認風太郎的為人)、成功的扮演了一花
(雖然還是露出了破綻,而且本人也因為讓姊妹們擔心了感到相當內疚)
四葉不擅長演戲、是因為本人"粗枝大葉的個性&會感到慌張"的關係。
(所以就像五月的案例,如果出於某種原因的話....?)
而且如同上述所說,『零奈與風太郎重逢』可能是原本就準備好的行動
(只是沒想到會在這時後用上)
何況「零奈的演出」也沒有高明到哪去....

舉例來說:風太郎在問名字時、選擇用「零奈(五胞胎母親的名字)」來回答,
本身就不是多麼深思熟慮的舉動....
(與其選個找晚都會曝光的名字,還不如隨便去編一個好)

也因此出現在風太郎面前、田徑部成員又在一旁的"不在場證明",
恐怕才是原本不用發生的狀況....
到目前為止都只是猜測而已,
四葉只是有那個嫌疑、誰知道零奈是否正藏在後方的樹叢喘著氣呢?
(或者直接把狀況交給四葉、兩人錯身而過離開了)
然而就在四葉登場的時候、卻產生了兩個怪異的疑點:
1.方向性問題:
零奈從眼前失去蹤影後、
走在岸上的風太郎是『背對池塘欄杆、面對樹叢的,
就在此時四葉醬從風太郎『左手邊的方向跑了過來恰好(?)遇見了風太郎

兩人才沒聊幾句,田徑部員就從四葉醬背後跑來催趕:
「中野同學—不要停,繼續跑—」(原文是有拉長音的,推測是因為用喊的)
對談了一下後四葉醬就和田徑部員從『風太郎原來方向的左手邊離開了
啊咧?
四葉醬你不是練跑時、在跑步途中才遇見風太郎的嗎?
為什麼又要跟田徑部員折返跑回去了呢?
難道說這又是作者的筆誤呢?

2.四葉的態度
再者"幫田徑部比賽、忙於練跑"是早就被抓包』的事了,風太郎為了催四葉讀書、近來兩人都在上演你追我跑....
四葉又為何會在看見風太郎時尋問:「你在這裡做什麼....」(而不是疑問「發生了什麼?」)
那麼假設四葉只是恰好在遠處目擊了『風太郎從水中爬出的驚悚畫面』,才跑過來一探究竟呢?
但如果是這樣的話,
無論四葉有沒有認出那是風太郎、早該在遠方就喊人了(就和之後過來的田徑部員一樣)
....然而四葉的反應卻是等跑到了風太郎旁邊才說:「哇,上杉同學!

接著田徑部員登場後,
四葉就開始慌張、支支吾吾,一下子說「那個—我稍微休息...」一下子又改口「不,我是時候該回家學習了...」
之後又被田徑部員一下子說服「那、那也是」,
然後在臨走前還不忘對風太郎提醒:「二乃和五月就拜託你了」就跑掉了

這才是其中最奇怪的部份:
——那個『熱心助人無法放任身處困境的人不管』的四葉,
居然會把『不知為何全身濕淋淋露出前所未有失落的神情』的風太郎
一個人丟下不管!?
只留下風太郎一人,在那邊像是想抓住什麼般、然而伸出去的手卻什麼也沒能抓到....這邊的四葉,反應是不是異常的冷淡啊

◇零奈的護符裡裝的是什麼?
這邊就只是單純的猜測而已。
零奈說:「當你認可自己的時候就把它打開吧
小小的護符裡能裝的不多,
也許留在裡面的大概是做為「零奈」最後的心意的幾句話語、還有當初兩人的合照
(也許五年前的合照不只一張?)
那是她最後的"小小私心":
當你能夠認可自己的時候,希望你能稍稍想起、曾經有過這個我
....我是這麼猜測的?


◆【四葉的個性-4 總結】
正如前面提過的,
從籃球部到田徑部一連串的事件來看:
四葉也許表面上看起來陽光開朗、且行動耿直
(在五月的鼓勵下,
僅因為風太郎的旅行備忘錄提到了兩次她的名字、就打起精神來)→筆者認為這是很了不起的!

然而在心裡卻也『一直都很明白自己有多沒用』
且還會把心事藏起來....
由此可見四葉的『元氣滿滿』,
總會特別"照耀給那些她所親愛的人們"看(因為不想讓她們擔心)
....即便自身是多麼悲傷難過

•備考:就從這點來看,會鬧彆扭的五月還比較好看透呢

在【摩天輪事件】中,
解明了四葉一部份的心結是來自於"對姊妹們的內疚"
——在前一所學校時因為自己的補考沒過,
讓姊妹們特地陪著自己轉學

•然而轉學的時間點也才在五胞胎見到風太郎不久,因此這個"心結"算是最近的事
(何況如果只是"單純想要提升考試成績"、根本就不用特意去親近風太郎)
而且這還是無法解釋『四葉幫助他人執著』、以及『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等問題


◇也因此從某方面來說,四葉受到風太郎的吸引是一種必然上的偶然,
因為風太郎對於四葉而言就像是種認同鼓勵:
原因一:
四葉幾乎是風太郎有在好好注意她、就會感到開心
風太郎一句連恭維都稱不太上的話,卻激起了四葉莫大的反應
(如果四葉真的是「零奈」的話,
她的作為並不需要尋求來自於姊妹們以外的認同....除了風太郎別具意義)

•在經歷過一番思考後,
風太郎才將自己定義為五胞胎的『合作夥伴(原文:「パートナーだ」)』
然而四葉在這邊,
卻很自然而然的就將自己稱呼為『上杉同學的夥伴(原文:「上杉さんの味方」)』
•在套回「零奈是四葉』的這個假設(雖然這包含了些結果論),
就會發現這簡單的說明了為何風太郎『不經意的舉動』、會帶給四葉『那麼大的反應』

原因二:
因為風太郎『絕不會否定他人的努力』
所以當中野父親說出:
「雖然不是絕對,但我不認為她(四葉)能夠及格」
這句"看似再當然也不過的話"時,
風太郎才會那麼生氣....
田徑部成員眼中只看得到"四葉有多厲害"、就擅自安排練跑的行為
(沒有去想過別人有付出多少努力、卻僅想著去依靠眼前這名天才),
這種作法在風太郎眼中當然會格外不爽....
•相對於四葉說風太郎是天才』是一種"誇獎",
風太郎說「妳要是天才,這世界也就要完蛋了」是對於四葉(運動能力)"努力的肯定"


多虧了風太郎,
四葉總算感到了第一次覺得自己的付出是有所收穫這件事




◆極端相似的兩人—不相上下的笨蛋—
雖然一花說過:「五月和風太郎很像呢」
不過在筆者的眼裡『四葉』和『風太郎』也是極端上相像的兩人:
風太郎彆扭孤僻,
講難聽一點,是對「讀書以外的事物都漠不關心(包括他人的長相、名字、發生在周遭的事)
(然而這份孤僻不是他所期望的,
雖然也有自身個性的原因在內、但大部分是生活的方式造成的)
如果說風太郎在與五胞胎的相處當中學到了"什麼"?
那就是會『試著為她人著想』的這個"行為"

四葉剛好相反,
老是在「為他人著想」的她、到頭來卻又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

『四葉』個性耿直開朗,擁有後天得來的運動能力,熱心助人

『風太郎』個性陰暗孤僻,靠著努力得來的學習能力,目的是為了『成為在必要時能夠幫助別人的人
雖然這兩人看起來是相對的,然而究其"根本上"、這兩人又是相似的
(都是以「為了他人」這點而出發)

就宛如是『以同一個目標出發、卻不知為何背道而馳的兩個笨蛋』
至於他們接下來會不會『因此而迎頭相撞』就不知道了....
(如果真有那天的話,就只能祈禱到時候能夠"撞的輕一點"囉)

也因此我很好奇,
在聽到她說出這些話時、風太郎的心情是如何?


◇另一個巧合:
風太郎的初戀對象「竹林是一位短髮齊肩、又不介意跟當時還是皮孩子的風太郎打鬧、身穿褲裝的女孩
,然而她喜歡的對象「真田君、卻是個一臉陰沉的書呆子青梅竹馬

•五年前「零奈」與風太郎交過心、那自然就有可能知道風太郎失戀的事
,如果「零奈」看過風太郎的相機的話、就會發現裡面有許多張竹林的相片

也許風太郎對於「零奈」的預想其實也沒有全都錯

....只是在『努力的方向上』搞錯了
•風太郎之所以會想像「零奈」課業成績很好的原因包括:
(1)因為回憶中零奈買了學業護符
(2)再加上風太郎自己的主觀偏見,認為零奈努力過後、課業成績會像自己一樣拿手
(還有些美化作用的成份在)

四葉笑著自嘲:「許也毫無成長的人只剩下我了吧」
這一幕恰好跟風太郎神色黯淡的說:「從那天起我就未能改變」形成對比


問題五.如果零奈是五胞胎之一,那她是什麼時候認出風太郎的?
•(這是以零奈」沒有忘記當初決心、即使遭到挫折後也沒有放棄,
所以自然也沒有忘記風太郎為前提設想的)

個人認為,是在故事展開沒多久就認出來了....(在第1話與風太郎在學校相見時)

風太郎在得知自己要當家庭教師、再度見到五胞胎時,
眾人的反應

•現在回頭看看,
也許"她"當時稍稍嚇了一跳、還以為風太郎想起自己是誰了....?

之所以看見風太郎沒有認出自己時、卻又沒有急著"主動招供"的原因
....恐怕跟風太郎一樣、認為「現在的我,還沒有資格與你相見」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零奈」恐怕會是個『跟風太郎同等級的笨蛋

(考慮到「零奈」可能是"那個人",以她的個性來說....搞不好還真的可能會是這樣)


可以知道的是,
當初與風太郎的相遇大概也給零奈帶來了某些改變(下定決心)』
恐怕在訣別』之後,
她只會打算把這個秘密珍惜的封藏在心中』吧....
然而五年前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是什麼樣的際遇重大的影響了這兩個人、「零奈」當初又下定了什麼樣的決心?
其詳情只能等待漫畫後續揭曉了




結論:
四葉很有可能就是「零奈」、也就是五年前風太郎遇見的『照片中的孩子』

不過「零奈」未必就是『新娘

可以確定的是,四葉本身確實抱持著什麼

而四葉就竟為何會變成如今的樣貌?

總是在"為別人"加油的她又埋藏了什麼樣的秘密?

隨著與五胞胎的關係逐漸加深,風太郎早晚都得去面對這個脳筋笨蛋所抱持的問題全貌
註:在日語的意思是指"空有體力、腦袋少一根筋的傢伙"
願那個"單純過了頭的笨蛋"、也能夠找到四片葉的幸福!!!!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25028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五等分的新娘(五等分的花嫁)

留言共 6 篇留言

Đðſĩŗnãķļ
聽你這麼一說 四葉的疑點真的很多呢! 現在單人回只剩下四葉和五月還沒開始
感覺四葉會變成大魔王然後和親女兒五月鬥!?

01-04 23:48

真龍游四海方外是吾家
幫忙補充一點,零奈=寫真之子還有一個關鍵就是回收照片和給學業符,這兩個舉止要不是本尊大概不會那麼做⋯⋯

01-05 01:22

夜月無尊
就現在各自的感情線 零奈的身份可以幫123助攻 讓45入局
只能說伏筆已經埋了 要怎麼收還是看作者

01-05 15:51

深海紳士
四天王有5個不是常識嗎 賭會有第6個跑出來(誤)

01-05 20:47

Fremy
唯一支持四葉

01-05 21:28

無名小子
這樣分析四葉是真的有可能
四葉存在感是感覺是親近又不近
而且是最早接受風太郎家教的也不排斥甚至有半輔佐他
一開始感覺又好像熟人一樣

又或者零奈是[六胞胎]的其中一人 也是姊妹之一只是某種原因分開?

但結局有沒有可能會像偽戀一樣初戀對象和結婚對象不是同一人...?(小野寺和千棘)

03-04 21:47

Dazs
[六胞胎]那邊我就當你在開玩笑吧...還有1.零奈不是風太郎的"初戀",對風太郎而言、零奈是不下於那個的『重要存在』(並非是出於"戀愛意義"上的)03-04 21:58
Dazs
2.『零奈是誰』這點並沒有因此提升“在戀愛上的優勢”:
雖然還不知道五年前詳細發生了什麼事?但可以確定的是:那不會是什麼「戀愛上的約定」也因此就算四葉真的是『零奈』,
那也不代表風太郎會"因此而"愛上她03-04 22:02
Dazs
因此僅僅設定上有著"相似的部分"、就老是拿《○戀》來比較,是不大正確的。(至少這部品目前沒有犯下像《○戀》之所以會「遺臭」的"那個問題")
03-04 22:09
Dazs
這部作品或許是「後宮(驚悚懸疑純愛)戀愛喜劇」(笑)
但是『人與人、心與心』的感情也是“主題”之一,
“戀愛”不會是唯一的情感
至於『五年前的女孩是誰,發生了什麼?』、『新娘又會是誰?』就有待後續劇情揭曉了
希望大大到時也能好好享受一番03-04 22:1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9喜歡★Eldorado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五等份的花嫁》-五胞胎... 後一篇:《五等份的花嫁》『五等份...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marydragon大家
歡迎喜歡寶可夢的大家到我的小屋來看新的繪圖作品!看更多我要大聲說9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