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末日伏特加】第六章──雨10完

作者:總理│2019-01-03 12:29:00│贊助:2│人氣:29

  「咳、咳──嗚噁──」模糊的意識還沒舒展開來,倒先被喉頭的一口血嗆醒──這可真不是什麼美好的起床方式啊──「啥……老子沒死啊……」感受著口腔裡濃厚的腥味,尼緒卡緩緩睜開眼,正疑惑藍天為何如此亮眼,好不容易恢復輕盈的背部便遭受猛烈的衝擊,轉眼又宛如千斤重。

  「長官!您終於醒了!」

  比鳥鳴更刺激耳膜的尖叫聲驚喜的響起,見他醒轉,貴飴欣喜若狂的奔將過來。「──血!您吐血了!」

  「……一點番茄醬而已,嘿,跟洋裝的顏色一樣,洗不掉也沒關係……」渾身筋骨被撞得散了架般陣陣生疼,尼緒卡輾轉了幾下發現爬不起來,索性便躺在地上不動了。「……你可以從我身上起來了嗎?」

  「嗚哇啊!對不起──」貴飴這才發現自己正在造成上司的二度傷害,趕忙放開那豔紅的身軀。「嚇死我了您沒事真是太好了嗚嗚嗚站得起來嗎嗚嗚嗚嗚……」

  「呸呸!髒死了,不要對著我甩鼻涕──等等,那女人呢?」害他現在只能趴在地上當蚯蚓的壞女人去哪了!尼緒卡轉著僵硬的腦袋東張西望,卻瞧也沒瞧見那可恨又可悲的身影,只有一張年邁而探究的面孔和他面面相覷。「……你又是哪位啊?」

  「我才想問哩──你們是誰啊?躺在橋上做什麼?喝醉了嗎?」又驚又疑的老人看著四肢著地的美人將插進地磚縫的手指拔出來,再氣悶的把殘存的假指甲拆下扔掉。「唉呀!妳的裙子怎麼破成這樣?需不需要報警?」

  「是這、這位爺爺叫醒我的。」貴飴擦乾眼淚,「要不是他的話,恐怕我們會在橋上昏迷到中午呢──」

  空氣中水氣猶存,濕濕涼涼的沾染著衣裳,行道樹掛滿了露珠,不知不覺已經是早晨了,沉重的灰雲正慢慢的遠離天空,還給大地一片明淨的清冷。

  雨停了。

  伴隨一點一點亮眼起來的晨光,貴飴和老人一邊使勁將爬不起身的尼緒卡拉起來。「你們還沒回答我,濕淋淋的小兄弟和嘴角流血的小姐──」望著狼狽襤褸的兩人,老人止不住滿眼狐疑。「這滿橋上的坑洞是怎麼回事?就算喝醉酒也不該破壞公物呀!你們說,我是不是該通報給警方──」

  舔乾淨唇邊的血漬,尼緒卡思索著要怎麼敷衍嘮叨的路人,還沒拿定藉口,身旁的人倒先道歉了。

  「不好意思!」貴飴用力合掌,鞠躬哈腰。「但除了地板上的洞和爪痕是長官不小心壓出來的,地板呀欄杆呀燈柱呀都不是我們砍斷、呃,爺爺您瞧,我們兩個都手無寸鐵,雖然剛把假指甲都拔下來了,但旁邊這位可是出了名的愛美,所以在橋上和大自然打架什麼的當然是不可能啊哈哈哈……」

  「──只是在和人敘舊的途中不小心撞上調皮的精靈罷了,沒什麼大不了的。」一掌堵住下屬那張愈描愈黑的嘴,尼緒卡硬生生下了結論。「老先生還有疑慮的話報警也沒關係,局裡的人我都熟,知道誰最會處理自然案件──」

  老天,長官怎麼好像在耍流氓,還是威脅一個拄著拐杖的老爺爺──貴飴大氣也不敢喘一口,隨時準備擋到兩人之間,深怕一言不合,面色明顯不善的長官又要和人起衝突。

  幸好老人並不在意,只是摸著下巴沉吟:「敘舊嗎……」他下意識的晃了晃手中的提袋,清苦的藥香隱約從其中飄散出。

  薑、當歸、米酒……貴飴吸了吸鼻子,雖然是熟悉的氣味,心情卻沒有昨日那般沉重了。

  「真巧,我也是來和朋友敘舊的。」老人樂呵呵的說,隨即湊近他的耳邊:「──知不知道那個都市傳說呀?」

  「……呃、什麼?」話題實在太峰迴路轉,茫然的同時貴飴不禁感慨起自己的腦子甚至沒有上年紀的人來得靈活。

  「很久很久以前,每逢冬雨的夜晚,橋上便會出現女人徘徊的身影……估計有幾十年了吧?畢竟這座橋可是從末日前就健在了……」

  滄桑的嗓音低沉而壓抑,在陽光下竟恍如鬼魅,見聽故事的兩人神色凝重,老人再也忍不住的勾起嘴角。

  「逗你的,大白天的一點都不可怕對吧?」他拍了拍貴飴的肩膀,豪爽的大笑。「所以呀,年輕人少喝點酒,早點回家休息吧!」

  看、看來還是被當成路邊挺屍的醉漢了……這樣也好,省去和警察周旋的麻煩──又老生常談了幾句,尼緒卡癟著嘴,虛與委蛇,貴飴倒是乖巧的連連稱是,並承諾下次絕不會再犯,老人這才滿意的揮別他們。

  「──您怎麼會出現在這裡?」終於逮到時機問出一直埋藏在心底的問題,貴飴一面回頭,遠遠的瞧見老人把袋子裡的碗擱至欄杆上,緩緩的合起掌。
已經跨出橋頭的上司停下腳步,好一會才繼續向前邁步。「剛好路過、不,我放假逛街不行嗎?」

  「……我記得您才剛收假吧?」

  「你、你管我!我每天都過年啦!」尼緒卡猛然回頭,因浸水沉重的鬢髮在臉側彈跳,像粉色的海帶。「吵死了,到底你是長官還我是長官?」他張牙舞爪道,隨後扭捏的模仿:「我……我真的很想幫上您的忙……什麼事都願意做,絕對遵從您的命令──你小子這麼說過吧?結果呢?我說逃跑的時候你照做了嗎?說謊!小騙子!大笨狗!吹牛軋糖!」

  「那、那是非常時期、警急時刻!不一樣!若我先逃了,您現在就真的被壓扁囉?壓得像早餐的抓餅一樣扁喔?」被莫名其妙的形容詞罵了一頭一臉,貴飴也忍不住鼓起臉頰,倔強的反擊。「說著不能後悔的是您吧?我只是在盡可能的不讓自己遺憾而已啊!」

  「──她說什麼你就做什麼,怎麼我就叫不動你?」尼緒卡睨著他,「真是奇了。」

  貴飴登時訥訥的無法反駁。

  「不過你穿著睡衣還真敢出門啊?」

  聽見那嗤笑,貴飴這才發現自己居然只穿了件睡衣便衝出門淋雨,經過了整晚的蹂躪,平整的格紋如今皺得像醬菜,在明亮的日光下看起來格外淒慘。「嗚哇啊!您、您怎麼現在才告訴我?」不、不如說都不要提醒他!不知道就不會覺得丟臉了!難怪路人都直盯著他笑──他急忙拉緊領口,想方設法讓自己看起來別那麼落魄。

  「吵死了,老子連內褲都濕了,你不會比我更慘。」煩躁的堵住耳朵,尼緒卡一邊很沒形象的拉了拉襠部,不只襪子破破爛爛,鮮豔的紅裙也在泡了一夜的水後褪得灰白難看,像一朵蔫掉的花。「哼……算了,怎麼說這次都是我在扯你後腿……」

  「──沒那回事!」貴飴連忙否認,「若您沒有及時趕到,現在我、我就……」

  就成為了橋下亡魂。

  仔細想想還真可怕,一個恍惚之間,他差點就要和所愛的世界訣別。

  直至此刻,他的心仍砰砰狂跳。

  「解那個啥……鞋帶還是要有會綁蝴蝶結的人,所以就算我想幫你也無處出手……」尼緒卡撇過頭,「人呀,有時候就是阻止不了遺憾,等不到奇蹟發生。」他嘆了口氣,眼底浮起了輕波般的憐憫。

  ……是解鈴還須繫鈴人吧?貴飴掙扎幾許,終究還是問了。「您……後悔過嗎?」

  「有時間婆媽這些問題,不如趕快想想接下來你該做什麼吧?」尼緒卡擰著衣角,看著滴水在腳下成形。「這次還算運氣好,下次我可不一定有空救你──所以別再固執的說什麼想回政戰了,懂嗎?」

  冷硬的語調令貴飴啞口無言,良久才含糊著應了一個字。「……是。」

  本以為經過這次的事件,長官可以稍稍對他改觀──不過說實在的,是要改觀什麼?假如沒有那聲當頭棒喝,現在的他就是一坨在橋下鏟不起來的爛泥、一灘死得不知所云的爛泥。

  自以為是共患難,原來扯後腿的終究還是他自己。

  「──煩死啦煩死啦!」嚇了他好大一跳的是突然的大聲嚷嚷,「真是敗給你了!」

  不解上司為何突然發火,貴飴惴惴的低下頭。

  「就是在和你說話!給我抬起來!」

  把他的嘴捏得像金魚的指尖還殘有亮片水鑽,生生掐進肉裡,貴飴不敢反抗,疼得眼眶泛淚,耳裡更被雷轟過似的,滿是上司疾風驟雨的大吼:「對啦對啦!少了你後榮格那臭小子也嚷著要罷工!又因為你昏倒的關係更沒有菜逼八敢來當差了!現在是怎樣?全世界都要跟老子作對嗎?」

  「呃、唔……哈?」

  面對那茫然的回應,尼緒卡更爆炸了,他放開眼前被掐出指痕的臉頰,更大力的揉捏。「你知道請小蜜蜂偷渡違禁品有多貴嗎?她怎麼不去搶銀行算了!」

  「咿呀、長咕──住、啾手──」

  好不容易掙脫開來,被搓圓搓扁的貴飴覺得雙頰都腫成山了。然而糖漿色的大眼仍火辣辣的不肯罷休,嚇得他倒退三步,就在以為要被進一步攻擊的時候──

  「沒有人幫我跑腿和泡茶,真的很不方便啊……」

  不自在的嘟嚷混進風聲,細碎而又清晰的傳進他耳裡。

  嗯?這是什麼意思?難道──貴飴不可置信的眨眼,彷彿被球棒一棍子打懵了似的望著那不滿的嘟嘴。

  「明天一早,我就要看到雙倍鮮奶油香蕉巧克力佐櫻桃奶昔放在桌上喔!」尼緒卡抽了抽眉,惡狠狠的瞪著他。「沒有的話你就等著被關禁閉!哼!」

  語畢,破爛卻別有一番繾綣的裙襬撲打翻飛,像隻威嚇敵人的紅鷹,隨後溜得無影無蹤。
望著那已不見人影的街角,比起上司的軟化和失而復得的驚喜,貴飴滿腦子都是被脅迫的無奈。「那聽起來就甜得要死的大雜燴是要我去哪生啦!」

  他終究不由自主的笑出聲來。

  太陽又升得高了些,一碧如洗的藍天彷彿連日的大雨只是一場冬日幻夢,冷過頭的天氣終於稍稍回暖,空氣裡瀰漫著淡淡的青草味,梅枝試探性的綻放一小瓣,輕吐芬芳。不止不禁一番寒徹骨的小白花,毫不畏懼冷風摧殘、寒冬中仍堅持裙襬搖搖的女孩子也是愈冷愈綻放。

  然而除了比拚冬服的女孩,還有一種人也是愈冷愈開花,愈夜愈美麗。

  「──我啦,就是我。」啜了一口濃郁的奶昔,尼緒卡滿意的抿嘴,堆滿時裝雜誌的雙腳閒閒的擱在辦公桌上。「身為日本和俄羅斯的優良混血,我簡直就是冬夜優雅的冰雪妖精嘛。」

  白了他一眼,不打算繼續搭理無恥的上司,榮格轉頭便給重回崗位的後輩一個大大的擁抱。「歡迎回來──沒事吧?身體還難受嗎?」

  「報告長官,文書兵林貴飴十分健康!」活力十足的行了個標準的禮,貴飴咧出大大的笑容。隨著雨勢漸緩,謎樣的病弱退散得一乾二淨,歸隊後的他已不再高燒發冷,身體真的好起來了。

  「你能回來真好,少了你,這間辦公室更難待下去了……」

  「謝謝長官!我也十分想念您!」

  「既然沒事了,我們把這些文件完成吧!結束之後再一起去找滿玉小姐喝一杯!」

  「遵命!雖然我不喝酒,但我願意追隨長官直到天涯海角──」

  「你們兩個!少肉麻了!」見他倆一搭一唱,尼緒卡終於沉不住氣的跳上桌子,貴飴和榮格頓時被那竄出體外的劈哩啪啦響嚇得跟著往上竄跳。

  「長、長官!您還好嗎?我送您去醫院吧──咦、不要?為、為什麼?」見上司不以為意的伸展筋骨,貴飴急忙提議:「不然我們去找醫官!我這就去叫他──」

  「不要周陽!那小王八蛋會趁機毒死我!」

  「……之前我就想問了,您倆到底有什麼過節?」貴飴頓了頓,前陣子錫丹分享的恐怖故事感覺也是事出有因,而那個因──

  恐怕就是眼前這漫不經心的童顏大叔吧?

  「不就是吃了點他的零食嗎?居然拿出可以放倒大象的麻醉針射我!」憶及往事,尼緒卡就氣得跳腳,絲毫不在乎副官鄙視的眼光。「既然說是哥哥特地海運來的心意就趕快嗑掉啊!我看那點心盒放在冰箱裡都快生菇了好不好!怎樣?想害軍營被香蕉蛋糕和小雞饅頭炸掉嗎?」

  不、先不提和菓子的逆襲,怎麼想都是你的錯吧?到底誰會動不動就去翻保健室的冰箱啊?更別提那個比營區七大不可思議都還要恐怖的軍醫──等等?可以迷昏大象的劑量?

  震驚的瞪向理直氣壯的上司,除了超神奇的厚臉皮,貴飴深深感覺到這人的可怕之處了──然而那廂尼緒卡並沒有讀到下屬眼神裡的難以言喻,繼續強詞奪理,愈罵愈有精神。

  「該死的──不止洋裝,連我的頭髮都褪色了!」沐浴後仍殘留雨水氣味的髮絲有些黏手,尼緒卡不悅的搔著腦袋,隨即被下屬驚訝的面容逗笑了。「……什麼表情?你不會以為我天生就是顆粉紅頭吧?」

  見過了冰雪,身旁又有錫丹那樣的先例,要他相信這膽大妄為、古里古怪的傢伙只是普通人類而不是個酗酒又亂交的放蕩妖精?

  簡直比馬鈴薯宣布明天就開始反攻人類還更難以信服。

  貴飴搖搖頭,又點點頭,混亂得不知如何是好。

  「我是混血兒,可不是外星人呀!」尼緒卡哈哈大笑,扳著指頭數數兒。「最開始是水藍色,接著是草綠色,然後又是海藍色、群青色、橘色,也染過比較大眾的深褐和跳痛的紫紅……但我還是最喜歡現在的髮色了!玫瑰金可是少女心的顏色喲!」

  「您、您原本的頭髮……究竟是什麼顏色呢?」既然有亞洲血統,深沉的髮色是一定的吧?但總是戲謔挑起的雙眉又是陽光一樣的亮眼──光是想像,貴飴就覺得腦內宛如被調色盤轟炸過,繽紛得一塌糊塗。

  「唔呣,你就這麼想知道?」尼緒卡踱到他身前,滿臉掩不住的興味。「──下面就有了,想不想看啊?」

  下、下面?什麼意思?啊,是指髮根吧──「好、好呀!」

  貴飴不禁紅了臉,既興奮又期待,卻沒想到上司竟然愣了愣,隨即笑得更誇張了。

  「怎麼了?您不是要給我看嗎?」

  「啊哈哈──你真的想看啊?」尼緒卡笑得眼角都出水了,「真的好久沒見過這麼純真的傢伙了,還是說只是單純的蠢呢……來啦來啦!這就給你看個夠!」

  還沒理解上司唇邊的壞笑,貴飴便被那撩起的額髮分了心神。

  平時已太過奪目的濃睫大眼此時毫無隱瞞的暴露在大氣之中,配上參差如金絲的髮根,像反射著豔陽的麥浪,令人不禁為之屏息,直到那色淺而深邃的海洋朝他俏皮的眨出星星,貴飴才回過神來,遲了好幾拍的發表感言。

  「……嗯。」他跟著眨眨眼,看著捲翹的瀏海重新歸位。「很好看。」

  尼緒卡得意的哼哼,一臉莫可奈何的攤手。「這不是廢話嗎?我就算不染頭髮也很好看──哪像榮格,大概只有屎黃色最適合他了。」

  矛頭莫名指向自己,正在整理資料的榮格忍不住回嘴:「我哪裡得罪你了?」

  「嘿嘿,你光站著都得罪我。」

  「尼緒卡,你這──」

  「喂喂,我是你上司,你應該要連父性的稱我『尼緒卡‧愛一郎諾維奇』先生才對!怎麼可以直呼我的名字?」尼緒卡挑釁的吐舌,一點都不在乎迎面灑來的文件。

  「……好吧,『火車』長官。」兩種不同語言文化揉合成的名字實在拗口得嚇人,但榮格還是咬牙切齒的服從了。

  見兩人好不過三分鐘又吵鬧起來,貴飴急忙打圓場。「那、那我……」

  頭頂突然一陣沉重,雖後是壓迫髮梢的騷亂──「你叫我長官就好。」尼緒卡踮起腳,裹著白手套的掌心愛不釋手的揉搓著他的黑髮。

  「──還真敢說啊?真不知道是誰鐵了心的大吼絕不會回心轉意呢?還把我遷怒了一頓……」副官陰惻惻的說,神情很是幽怨。

  「哼,那都是過去式了,是人就要活在當下──」面對副官的責難,尼緒卡不屑的笑。

  「是嗎?那你寫了好多天的推薦信還要不要?」

  「嗯哼,燒了吧。」好整以暇的坐回辦公桌後,尼緒卡悠哉的大喝一口奶昔。

  貴飴困惑的在兩人之間張望,推薦信?難道副官要調去別的處室嗎?不會吧──啊,還是說是之前的學長有所需要?「難、難道說您……」

  「呃?別想太美,我才沒有……」

  「……真的嗎?不要啦、不要把副官調走……」

  「……什麼?不,你是不是誤會了啥……算了,隨便!」尼緒卡摀著額,趕鴨似的揮手。「去去!一邊泡茶去不要吵──你,快把信燒掉!」

  「──雖然花俏得像情書,不過看那難得通順的文法,我實在是被感動到了。」移開戳向鼻子的手指,榮格漾起這些日子來難得暢快的笑容。「──就順手幫你寄出了。」

  「像情書礙到你囉?生而為人會寫情書不就好了?難道買菜用得到三角函數嗎──等等,你說什麼?」

  尼緒卡的臉唰的慘白,頭一次大驚失色得合不攏嘴。

  「──啊啊啊啊不算數啦!那些威脅我不會照做的!快還我!」

  「等等、長官!您冷靜點……不對,您到底在信裡寫了啥啊?」副官志得意滿的笑讓上司更加滿地打滾了,貴飴一面追趕,一面忙忙的安撫。

  「不管啦不管啦!這不是我寫的推薦信!」被文書兵支著腋下、高高舉起的上校奮力掙扎,雙腿使勁踹向副官。「……不還我、我我我……我就照做!」

  「做吧你就做吧──」輕鬆的閃過無用的攻勢,滿心不悅終於得以發洩,榮格發現渾身的疲憊一掃而空,工作效率更高了。「事實就是你寫了一堆推薦信,製造了成山的廢紙──呵呵,這下全世界都知道你有多笨了。」

  「笑什麼笑?牙齒白啊!榮格‧舒爾茨你的膽子越來越大了!竟敢忤逆上司!」

  「哇──好棒好棒,看來那一堆破信真的讓你的中文大躍進了──」

  營區內的廣播響起了,穩重悅耳的嗓音從中流瀉而出,貴飴知道,那是位階很上面的大頭頭。「──請宮原主任馬上報到──請宮原主任馬上報到──」

  「看吧看吧,要訓你了,還不趕快去?」

  「哇啊啊啊吵死啦──嗚、嚕、賽──」

  纏綿的冬雨終於放晴,風雨後的天是那樣的美,微帶水氣的空中綻放的是絢麗的彩虹,直至看不見底的天際,七色的橋樑映照著溫暖的冬陽,消散在晨曦之中,就連掙脫挾制的尼緒卡撲向榮格、滿室的異國髒話和暴動紛飛的雪白紙張,都沒能撼動一絲一毫──

  儘管距離十分遙遠,橫跨了市區的天橋依舊格外醒目,橋上橋下承載著未乾的露水,彷彿昨夜的一盞盞小燈泡重新耀眼。

  廚房的炊煙順著涼風吹來,悄悄的降落在吵鬧的政戰綜合處……覆蓋上鼻間的,是冬粉的香味嗎?

  趴在雨珠尤滴的窗台上,貴飴抿起唇,淡淡的笑了。






------------------------------------------------

  Yosay,這裡是總理,天氣冷就五官瘋狂冒水明顯在跟樹木為敵的總理。
  
  可喜可賀!沉重的第六章結束了!末日伏特加也累積了十幾萬字左右,這對向來三章棄的總理來說可是天大的里程碑啊啊啊嗚嗚嗚・゜・(PД`q。)・゜・
  
  也許是因為目前的生活與這篇故事重疊了,寫起來格外難受,喉嚨裡像噎滿了沙子,若不是想起還有太陽般的尼緒卡在等我梳理他的快意人生,我還真提不起勁繼續下去……雖然大部分的時間我都是想把尼尼巴下去((顯示為又愛又恨

  但我想這就是冬粉小姐想告訴我們的,不要放棄,不要如她一樣後悔。

  【雨】是我規劃中的第一集的最後一篇,也是整個故事還在構思時便起草的一篇,原本預定後面還會塞點番外,但琢磨後還是決定先進行主線,畢竟接下來就要真正進入主題了。

  真正的進入關於這個末日後的世界。

  鑒於之前有可愛的讀者提出覺得世界觀不夠的意見,因此我會開始修稿,翻新後可能會和舊章有些微出入。希望覺得目前太低潮的各位們請再等等,新篇章開始又會一片明朗的,畢竟總理也受不了連續兩篇的淒風苦雨,總理想吸點快樂的東西(´◓Д◔`)((

  由於三次元方面愈來愈動盪不安,寫文的速度會變得非常慢,但雖然總理坑坑相連到天邊,唯獨這個不會窗掉,還請放心<(_ _)>

 感謝來訪與給GP的巴友們,你們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動力,在此獻上圓滿落幕的冬粉一碗,希望能在寒冷的夜裡溫暖大家的心。

  新的一年祝大家身心健康、萬事如意、老婆老公跨越次元壁(´▽`ʃ♡ƪ)

  期待我們能在嶄新的未來再次相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24882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末日伏特加|長官|小兵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Pminister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末日伏特加】第六章──... 後一篇:【末日伏特加】番外──藍...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bingh21所有讀者
《鷹之道:世界》--第八章-05-被折斷的左翼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1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