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翱翔於性別與社會藩籬之上的巫女們-評《SIMOUN》

作者:駝鳥│SIMOUN│2018-12-31 03:17:38│贊助:2│人氣:119
如果可以選擇的話你想生為男或女? 亦或真正的意義其實在於選擇本身?

  
SIMOUN》是日本動畫界唯美派的巨匠,西村純二監督生涯最傑出的作品之一,除了他一貫美麗、調和又充滿詩意的畫面與運鏡外,巧妙運用油畫式靜態畫面營造出強烈的衝擊感,搭配文藝復興風格的光亮背景、充滿人文色彩的筆調,以及佐橋俊彥一貫交響風格的文青配樂,是一部一看就能感受到質感的動畫。在劇情設定上雖然披著「百合」這個看似較為小眾的外衣,但《SIMOUN》絕對不只是吸引特定群體的佳作,而是一部絕對應該被列為「史詩」的偉大作品。

  故事始於一個動盪的年代下的虛構大陸,宮國是一個地廣人稀的富饒國家,人民過著雖然停滯不前的但是很快樂的生活。相對的旁邊的兩個大國:礁國和零國,一個是工業發達、污染嚴重、人口稠密的國家,另一則是地狹天寒,且人民陷入對神明和國家的懷疑之中的國家。於是兩個國家一個為了科技的再進步,一個為了自我確認,決定聯手侵略宮國,以奪取同時具有科技和神性最頂尖象徵的載具「simoun」,並且侵佔宮國廣大而富裕的領土。

  而
simoun」原本是祭祀儀式中使用的一種小型飛行器,其駕駛員「sivyura」原本是負責向神祈禱的巫女,她們使用simoun在空中畫出美麗的軌跡「rimagon」來向神明獻祭。但後來宮國在存亡之際危急的之下意外發現,某些rimagon在特定條件下能轉換為強大的破壞武器,於是巫女們搖身一變變成保衛國家的先鋒,試圖以寡擊眾抵禦外侮,用雖然數量少但高性能強力的simoun來抵抗侵略。而這些由巫女編成的飛行小隊之中最優秀的,就是由黃金拍檔奈威莉爾和阿姆莉雅所率領的暴風小隊。

  在戰爭的初期,simoun」以其神力取得一面倒的優勢,所以在暴風小隊的成員察覺到「原來simoun是有可能被擊落的」時已經太遲了,在一次近郊防線的接觸戰中暴風小隊被打敗,包括身為副隊長的阿姆莉雅在內的3名成員陣亡再加上隊長奈威莉爾也因悲痛而稱病不出,暴風小隊就此陷入衰敗的危機之中,而主角雅爾就在這時志願遞補入隊,故事也由此展開。隨著劇情的推演,眾人慢慢發現,這場戰爭並不只有表面上的種種那麼簡單...


世界觀:性別與神聖性

  許多偉大小說都是憑藉著一個偉大的時代而誕生,例如法國大革命到拿破崙戰爭結束的這一段期間,就是世界文學史上最光輝的一個年代。而許多奇幻作品也會利用這個道理,「自行創造」架空的偉大時代背景而本作正是其中的翹楚。本作的時代是一個急於衝破矛盾的年代,宮國表面上人民由於國家富饒所以沒有甚麼煩惱,事實上在政治、宗教上卻是暗潮洶湧,此點係肇因於這個世界已方展開工業革命,各項科學技術已逐漸燦爛開花,但相對應的人文素養卻沒有得到解放,就好比現實世界工業革命後將跨向啟蒙運動的間段。

  人民雖然在科技上已然理性,為何無法跨向精神理性的原因,在於從遺跡中發掘的螺旋引擎,這個東西是無法用當下人們所知的任何科學概念去解釋的,所以人民仍然被對天神的信仰所拘負住,無法跨向人文主義,從「simoun」到「rimagon」在在都只能用「神蹟」來解釋,而這兩項事物卻又支撐起整個國家,所以國人別無選擇只能活在這種科學理性與信仰的衝突之中。

  例如戰艦的維修長瓦普力芙明明很想跨過這道坎徹底研究simoun」,卻又懼於螺旋引擎的神聖性而不敢造次,這樣的掙扎將這個時代的矛盾性表現的一覽無遺。但最終還是克制不住自己身為走在啟蒙尖端,身為科學家的好奇心,甚至以與摩里娜斯交合來打破了人和神之間的藩籬,為了不重演和芙蘿愛之間失敗的那場戀愛,他下定決心拆解了simoun,以宣示了自己有向神明自主的能力,最後得以與摩里娜斯終老。

  而政治的矛盾也是一樣,本來由宮守主導的神官體系,在戰爭中由於權謀鬥爭和現實所需,自然而然轉為兵司領國的軍人體系。在故事尾盤時奈威莉爾大聲疾呼:「我們是sivyra,追求的不是戰爭而是祈禱」「即使解散,我們仍然是simoun sivyra,我們的祈禱沒有人能玷污。」充分點出了對軍人干政的不滿。

  而瑪密那的奮鬥也代表著人民自主意識的抬頭,「越是在危急的時候人們越是執著於定好的規矩所能帶來的安心感。」這段話暗示了瑪密那的悲劇下場,身為暴風小隊出身最為低賤的人物,即使跟奈威莉爾搭檔也改變不了任何事情,原身為奴婢卻處於貴族之地,她就是新時代尚未到來前的先烈,魄力萬鈞的「我只是無名小卒,可是在我身後的是宮國有史以來最強的siyvura,你們休想動她一根汗毛!」正因為這句話說的毫無諷刺之意,這樣的誠懇正象徵了她內心的絕望和領悟吧。雖然故事到雅艾爾和奈威莉爾成為永遠的少女後适然而止,但顯然人民揭竿而起的時代也即將到來。

  所以西蒙就是建構在這樣的猶如19世紀的再現上,而利用奇幻的因子更添增其衝突性,身為社會的最上層sivyra又是如何處於時代的洪流中,她們的一舉一動、一進一退,都代表了處於最激烈變遷中的人類的反應。



  更影響這個時代變遷的添加因素,在於本作獨特而富有魅力的世界設定:「人類在一生下來都是女人,直到成年後才能選擇性別。」(礁國更是直接剝奪人民選擇的權利,直接將女生改造成男生。)與其說這是一種女性主義的展現,倒不如說本作非常有野心地創造了一個讓性別失去神聖性的世界!

  從劇中人物的外貌可以發現,即使是男性角色,也都沒有喉結、鬍鬚等第二性徵,不只是聲音全還是女聲外,其他的性別特色也不像現實世界中那麼明顯(維修長甚至一開始還有很大的胸部...害我誤會很久。)彷彿男性僅是長著男性生殖器官然後強壯一些的女人。這樣的設定似乎是在暗示,人類只是為了繁衍後代和多樣化分工,硬「安裝」生殖器到女生身上,但如此一來,人類似乎變成與
蜜蜂跟螞蟻相同的生物了。

  編導在此暗示與詰問的,正是在現代資訊社會中的人們,男人還是女人真的有甚麼天賦的意義可言嗎?不過就是像蜜蜂螞蟻一樣為了繁殖,所以才出現了雄蜂雄蟻,工蜂工蟻根本是沒有性別的。隨著科技的進步,隨著男女分工的可替換性越來越大,似乎是男是女越來越只是形而上而沒有實際意義的問題。而宮國人民可以「自由選擇性別」這樣替神行事的
人我自主意識,又進一步解構性別的神聖性,於是性別的功能性與神聖性都遭到解構,使得劇中的角色們對於選擇性別這件事更為迷惘,成為這個弔詭年代的最大衝突。


信仰:戰爭與和平

  本作另一個唯美之處即在於主角們是身處於逐漸走向戰敗的一方,頗有日本人崇尚的「自然主義」的那種「櫻花凋零之美」,而又另有一番感觸。另外在戰爭與和平之間,本作另一個要素就是「信仰」,巫女們的心境就在三者間反覆糾纏。

  巫女們使用「rimagon」的時候會說這是向大神獻上祈禱而非作戰,但是雅
爾入隊的時候就開宗明義的說:「我不是巫女,而這是一場真正的戰爭。」隨著戰況的加劇,特別是第五話中那段精彩的鋸手情節,充分體現出士兵的執念與戰爭的悲哀後,巫女們逐漸體認到,這已經不只是一場祭典表演,而是真的身不由己的戰爭了。之後奈威利爾在接受審判時表示「即使這樣我仍然能算是sivyura嗎?」,她對自身的定位感到難過,自己究竟還能算是神聖將身心奉獻給神明的調和者,還是只不過是戰爭的一枚棋子而已?如果是這樣,自己為何不敢面對離隊就要前往泉的事實?暴風小隊的成員們一方面不喜歡被當作殺人工具,一方面卻又無法拋棄simoun的牽絆,不想選擇長大成人。

  而雅愛爾雖然一開始認為自己來自前線,對戰爭已經有非常程度的體認,但是隨著里摩尼、多尼努蘭、瑪密娜的相繼離去,兵司們的專斷獨行軍閥式的治理方式,她終於明白嘲笑巫女們的純潔是太過驕傲,也太過井底之蛙了,原來巫女們堅持理想、堅持在空中飛翔,並非嬌生慣養的心態,而是出淤泥而不染、堅持作自己能做的事,是在戰鬥中同時能給予他人祝福。於是在故事尾聲時奈威莉爾見到為瑪密娜慟哭的雅愛爾,以及宮守和兵司為了利益犧牲她死後的尊嚴的作法後,做出了強硬的結論:sivyura不是為了戰鬥而在這裡的,是為了向天空獻上祈禱,向通往永遠的未來和交織著的過去獻上願望。」

  另外,戰爭的起承轉合也表現出無情的一面,並非以民間疾苦、傷亡慘重來表達,而是以一種淡淡而寂寞的意象來彰顯,從一開始巫女們擁有吧台舞池等設施,只有在心情許可時simoun才飛的起來的養尊處優,跟礁國前仆後繼的人海戰術,一次來就要被毀滅幾百架戰機的慘狀形成強烈對比;到之後的戰情越來越膠著,里摩尼和多妮努蘭完成翠玉之rimagon自爆後,大家還覺得太沒有現實感,直到確實的死在她們眼前的瑪密娜,才成為壓垮眾人的最後一根稻草。戰後的處置也是現實的,宮國全體戰艦被繳械,零國士兵進駐國家,猶如大戰後的德國,而身為甲級戰犯的暴風小隊雖不致被害,也面臨強制解散、強迫每個人前往泉的命運,雖然沒有斷垣殘壁,沒有大審或處刑,卻
體現出國破山河在的那種淒涼。


選擇與責任

  選擇乘坐simoun、選擇變成男或女、選擇成為永遠的少女在西蒙中充斥著各式各樣的選擇,而這也正是本作要探討的最重要的主題之一。「硬要找出甚麼意義的話,她們就不能自己做選擇了」這句艦長對零國大使質疑為何雅愛爾和奈威莉爾執意要完成翠玉之rimagon所作的回答,正是編導所下的結論。

  雅愛爾的「因為不想去泉,所以成為simoun」、奈威莉爾的 「因為害怕自己需要雅愛爾的一面,所以不想做出決定」、帕萊耶塔的「因為害怕失去奈威莉爾,所以不想做出抉擇」、里摩尼的「逃避一切選擇,以不知道作為保護自己的盾牌、詠的「背負著隊友陣亡的道義責任,在尋死和永恆之間麻醉自己」、摩里娜斯的「我不是巫女,但我也不是士兵」這種悖論式的陳述等,幾乎每一個主要角色都背負著必須選擇的命運,只是她們皆不斷逃避著,反而在回憶中述說阿母莉亞是多麼勇往直前與果斷,將逝去者當作自己的理想。

  上述劇中各式各樣的選擇基本上都是圍繞著「泉」的議題,若「simoun」象徵的是青春期的自主意識,泉就是自由與不自由的分野,一旦進入了泉決定性別,就註定成為社會所期待的一分子。但就像前文所述,其實成為男或成為女本身並不重要,關鍵在於少女們是否能對自己的選擇負起責任,例如劇中艾兒的猶豫不決,最後竟然由奧娜西亞幫她決定了性別,等於是自己背叛了自己的尊嚴一般,一生只有一次的選擇,竟然就這樣被自己的輕率所玷污了,而因此看到
艾兒崩潰痛哭。

  但是這並不表示,人一定要強迫自己在當下做出抉擇,就像是多尼努蘭、里摩尼、詠三個人都是如此無能為力,她們由於背負的事太過於沈重,對於現實唯有逃避一途,所以只能不作出選擇而成為永遠的少女。正如雅愛爾的爺爺所述:「上了年紀就意味著選擇出現重複,選擇出現重復就意味著可能性的失去。」所以編導其實在暗示,逃避選擇、逃避成長並不可恥,只要能對自己負責,那麼追求那個永遠純真無暇的自己也沒有甚麼不對,何必讓選擇與否拘束了想追求未來的自己?雅愛爾和奈威莉爾最後踏上的旅程,正是為了自己的可能性而飛行。


結語:翠玉之rimagon以及奧娜西亞的涵義

  「翠玉之rimagon」及奧娜西亞可說是本作中意味最誨暗不明的兩大象徵,想要瞭解這兩物,必須先從simounrimagon到底是甚麼開始看起。首先是simoun/螺旋引擎的這個存在:操縱時間力和空間力的工具,Simoun從另一個世界出現,上面搭載著自稱sivyura的神之子。」從意義面來看,當多尼努蘭在另一個世界產生困惑時曾想:「我們被simounrimagon迷惑住了,如果simoun不存在的話,是不是就沒有這些伴隨而來的痛苦。」其實simoun和人們是互相依賴的,對照「只有堅強的人才能相擁」的說法,這種依賴似乎是非關對錯的,只是一種結果而已。

  另外整個故事留給觀眾的一個大謎題:多尼努蘭到底在螺旋內看到了什麼?為什麼必須把在裡面看到的「希望」告訴其他時空的人們?又為何這個希望反而是如此讓人恐懼的一項事物?或許這個是「從絕望中誕生的希望」,因為空間和時間力的全包性,也許她在一瞬間看到了太多由歷史由記憶而串接而成,人類所難以承載的事物,而在那一長串的脈絡之中,代表著通往新世界大門的存在吧。因為rimagon就是「軌跡」,是「過去」所遺留的痕跡,也許就暗示著過去所作的每項選擇,能實現於現在的強大力量,所以開著象徵「永遠」的simoun 將代表「過去」的rimagon給划了出來。

  翠玉之rimagon的最終目的正是「到別的時代去傳授『如果』巫女們藉由這個rimagon可以從現實中逃離,去追求「永遠的」現在,投身於各個平行宇宙間,不斷的追尋自我 並告訴過去或未來的人們,如果當時怎麼樣現在會怎麼樣,這場跨越時空的旅程就是對各種因果的確認,可以說是選擇與不選擇議題的一個延伸。

  最後回到奧那西亞身上,她什麼都不選擇,想逃到遠離現實的地方,想在天空中划出永遠美麗的自己,因為夢見了另一個世界和永遠的少女。可是,因為她沒有足夠的決心完成翠玉之rimagon,所以只能永遠留在泉裡。奧那西亞就是一個被過去所捆綁,無法向前進的一個警惕,人不能只是一味的逃避逃避是為了更高的理想,而非只是一種迷惘。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24433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SIMOUN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darkwc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反叛的魯路修人物誌-魯路... 後一篇:探討偶像與觀眾本質的爆笑...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lammulinaAKB48
AKB48 10/19「Are You Ready For It?」台北演唱會!看更多我要大聲說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