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自由、平等與正義的社會責任-評《反叛的魯路修》

作者:駝鳥│Code Geass 反叛的魯路修│2018-12-30 04:08:27│巴幣:6│人氣:843
  《反叛的魯路修》第一期(無印)是我覺得最史上精彩的一部日本電視動畫,迄今仍無人能出其右,而且因為其內涵與第二期的《R2》可說大相逕庭,某種意義上可以視為兩部不同的作品來看待。本作吸納了四部經典名電影的菁華:「哈姆雷特」的王子復仇、「賓漢」中理念背反的兩個童年好友、「十誡」的主角身為埃及王子卻要帶領希伯來人跨越紅海的情節,最後穿插「大國民」的人性隱喻和對權力慾、群眾魅力的諷刺。

  本作同時亦充滿濃濃文藝復興的人文氣息,以及猶如希臘悲劇式的舞台劇安排,帶出「人類的命運並非完全操之在己」的哀愁感,機關算盡的人下場卻可能很淒慘,看似牢靠的計畫也可能老馬,即使英雄也不得不在命運前低頭。有許多人抨擊本作的「超展開」、「御都合」,但其實這兩者與本作強調人在命運前的渺小的旨趣是符合的,在命運的捉弄下,人們本來就可能依照不可思議的幸運成事,也可能因為不可思議的展開而一步錯步步錯,這種步入江湖無盡錯、謀事在人成事在天,本來就是谷口監督與大河內編劇所想要呈現的。而更重要的是,滿腔熱血的青年在面對追求自己理想,並希望能符合自由、平等與正義的普世價值時,卻發現這三者間存在矛盾,因而要求他人「犧牲小我」時,是否都遺忘自己應付的社會責任了呢?


本作成功之鑰-人物的能動性與結構的桎梏

  本作最成功之處即在人物設定上的特點:矛盾。身為不列顛王子,卻因執念和熱情而率領少數民族叛變的魯路修;被不列顛害到家破人亡,受盡委屈煎熬的被征服者朱雀,卻因為擔罪的責任感義無反顧效忠不列顛,還願意進軍中受更嚴酷的折磨;整場遊戲的監控者女神,掌握GEASS code的CC,卻因過去的感情投身於故事之中;衣食無缺的貴族嬌嬌女華蓮,為了僅僅一半的血統爭取自由,卻又甘願無條件聽命於ZERO;明明是持同情態度的不列顛人,父親卻反而被日本害死,結果還要愛上殺父仇人的夏莉;滿腔熱血和理想且理應握有實權的副總督尤菲米亞卻慘遭忽略和架空,而間接導致之後的悲劇。 反逆每個角色在背景上都有所矛盾之處。正因為每個角色都有不同的矛盾點,才能讓衝突展開的如此順暢。從而點出本作最大的兩個矛盾:「能動性」與「結構」的矛盾,以及「人」與「命運」的矛盾。

  結構無所不在地桎梏著個人的能動性,看似不可能動搖的不列顛帝國,魯路修得到了GEASS這個打破不可能的利器,而想去挑戰它。故事中看似有許多選擇的道路,卻被各種錯綜複雜的關係逼得只剩一條路可走,做出沒有選擇餘地的選擇。身份、姓名、同儕乃至於國家與民族,每個人總是活在固定的網絡之中。夏莉最後活在對魯路修的陰影之中,V雷達對扇開槍,看似所有人都逃不出某種既定的社會壓力。
  朱雀背負著父親「切腹自殺」所換來的和平,如果朱雀支持人民革命的話,不就等於是賤踏他父親的名聲,向日本人表示他父親不該以死換取和平嗎?他如果不加入不列顛這一方,若是他父親幹過的齷齪勾當被偏激的恭順派公諸於世怎麼辦?那六家幫他苦心經營的愛國者形象就成了泡影了。

  魯路修被困在他ZERO的身份中,因為刺殺柯姊失敗讓他只能選擇成立黑騎,因為成立黑騎就必須行動,行動就是一連串的結果,最後只能沒有選擇的成為修羅道上的彌賽亞。魯路修在努力相信自己能扮演雙面人的同時,才發現自己原來離不開學生會,離不開身為王子的這個身份,離不開身為娜娜莉的哥哥的事實,也改變不了朱雀已經進入蘭斯洛特的事實,離不開與GEASS的牽絆了。

  在種種的矛與盾之中,無印更令人激賞的一點在於對人性的刻畫。本作對於人性中的脆弱渺小和醜陋的一面,用不帶譴責或刻意去強化凸顯的手法,卻能精確的描述出來,讓觀眾在看得當下反而不直接感受到人性中種種的惡念,而是在看完後才感到淡淡的心寒。像是在黑色騎士團登場的時候,谷口監督使用了非常誇張的打光和舞台效果,並且以往上搖攝的方式營造對人物的敬畏感,同時剪接慚愧低頭的藤堂,和在船上浮浮沉沉,象徵其內心動搖的尤菲,一場造神運動於焉展開。

  而朱雀弒父是最大的例子,他在與魯魯橫越殺場的亂葬崗後,晚上便動手殺死了父親。試想,一個小孩子不經意目睹了亂葬崗上數百具因戰爭而橫臥的屍體,回家後卻看到父親瞞不在乎的,只為了自己的權勢而大言不慚要繼續作戰,這一幕的張力實在是太強了。無論促成朱雀下手的是恐懼、衝動,還是絕望,最後在冷靜之際發現自己沾滿父親的鮮血,再對照白天所見的虐殺場景,亂葬崗的屍體和玄武的冷血已經形成一個非常諷刺性的對比,而朱雀弒父和不列顛屠殺日本人,又再形成另一重諷刺性對比。

  可說在此事件上已經沒有誰是誰非的問題,而只有純粹的人性本質的問題,這個橋段所表現出人性中醜陋和脆弱的一面,可謂經典。事實上什麼弒父是為了和平,尋死是為了贖罪云云,都是朱雀在長大後理性下的自我解嘲和事後諸葛,這都人性的虛妄面,只有他孩提時當下的那種恐懼和憤怒,那種殘忍和脆弱才是最真實的。最後是尤菲被殺死之後,朱雀一心只想著復仇,完全不在乎生命的矛盾,也把人性的脆弱,對規則的不確定感,赤裸裸的呈現出來。

畫面呈現-精湛的諷刺劇

  本作的監督谷口吾朗是日本動畫界的宗師級人物,他特別擅長的就是諷刺劇的拍攝手法,從「無盡的未知」到「叛變的魯路修」,他非常會利用各種攝影、構圖與剪接的技巧,鋪陳人類的渺小、自私與自作聰明的諷刺感,以下就以幾個橋段略作說明。

  在京都時,魯路修大言不慚說踏上修羅道是自己的命運的同時,畫面瞬間變成成田死者屍體的陳列室,夏莉驚愕的表情是離鏡頭遠遠模糊的,暗示平凡老百姓的心情微不足道,被一旁意氣風發、煮酒論英雄的人們給蓋過了。之後葬禮上,土葬和活埋的意象重疊在一起,旁邊是失落的魯路修和氣憤填膺的朱雀,對照反而顯得冷靜的夏莉,瞬間從意氣風發變回平凡小人物的魯路修,和狀況外、不知哀戚反而在那裡大發議論的朱雀,這一幕實在諷刺極了。

  之後華蓮和魯路修在倉庫的交談為此做一總結,在魯路修表示為了不讓鮮血白流必須拋棄同情心時,可以看到華蓮被塞在長而細的門縫之間,有如被困住一般,象徵她別無選擇只能堅信魯路修的話;同時魯路修幾乎完全被陰影所遮住,而此陰影的來源不是別的,正是上方巨大的「無賴改」,而魯路修正像是躲在此巨大的庇蔭下,而華蓮就好像是被由大機器人所形成的畏懼和假象,而不是被躲在機器人下方那個渺小迷網的魯路修所說服一樣。

  全劇最精彩的文戲出現在神根島換妻交叉描述的橋段,當朱雀對華蓮坦白時,畫面是正在灼燒的木頭,或許是朱雀的煎熬,又或許是他已猶如燒紅的木塊般,身不由己了;然後轉到魯路修這邊,當尤菲說星星仍未變時,畫面滑過一顆流星,星星是沒有變,但某些其他的事物消逝了,鏡頭用仰角拍攝魯路修的臉部,原因本來是躺著的尤菲要注視著他的話會是仰角,但事實上尤菲並沒有在看他,導演這時用仰角表達魯路修的英雄氣質,似乎有種英雄氣短的感覺。再換回朱雀這邊,導演使用了一個略遠的中景鏡頭讓我們可以捕捉人物的肢體語言,卻又不是很清楚。可以看到朱雀微微的低頭,雙手平靜的放在腿上,一個充份的說服者的姿態,另一端的華蓮頭胸前傾,明確表示了劫傲不馴的對抗,不會被說服的態度。

  到了重頭戲,尤菲米亞的學園季宣言是一場充滿魅力的演說,但和之後魯路修的日本合眾國演說並排,就令人覺得諷刺萬分。合眾國演說是一場精彩的聲音蒙太奇,完全表現出人類的殘忍和易於被蠱惑,聲音穿插於魯魯的演說、群眾的激昂和尤菲的彌留之間,尤菲強撐著一口氣問的那些問題,都變成虛假的謊言。諷刺性的鏡頭解構了「群眾魅力」這件事的虛妄性,魯路修越是在台上做著誇大可笑的手勢,講著令人激動的空話而成為英雄,另一邊尤菲死前發自內心的擔憂和朱雀善意的謊言卻變得渺小而無意義。

  魯路修用披風滿蓋整個畫面,更是諷刺民族主義者和群眾運動不過是膨風出來的罷了,卻能翻雲覆雨,就像是ZERO大到莫名其妙的披風一般。最後尤菲心跳儀停止的聲音和群眾高喊ZERO的聲音連結在一起,將可悲的情緒帶到了最高點。再到決戰時,朱雀對魯路修發表仇恨宣言時,畫面先是放在尤菲胸口的玄武的時鐘,再到朱雀緊握著的騎士勳章,尤菲、玄武、朱雀三個人的界線已經遭到打破,而朱雀已經將尤菲的死凌駕於父親的死之上了。

  最後的最後,魯路修通過神根島遺跡的長廊時,長廊的盡頭也就是入口仍有的一片光明,似乎是說魯路修還有脫困的一線生機,卻沒想到從中出現的居然是朱雀,最後魯魯不但不願對朱雀解釋真相,用話語激怒華蓮,還在自己身上安裝了自殺炸彈,人性和人際關係的脆弱,也在此一覽無遺,兩位明明志氣相投的好友落得如此猜忌的下場,畫下一個令人嘆息的中止符。

有關生死與國家議題的討論

  有關朱雀是否一心尋死的議題,其實朱雀並非真的「不想活下去而想尋死」 而只是「視死如歸的尋找有意義的死亡」而已!這兩者是大不相同的...他隨時可以接受死亡的結果,但是死的理由還是要能對他的理想要有所助益,否則他幹嘛死?並非一個人能隨時賭上生命,就批評他不重視生命,順水推舟想死,對吧?

  魯路修的行動一樣也是在賭自己的性命,他雖然不表明自己願意死,可是他的行動往往比朱雀所做的還危險的多。其實用毛的邏輯,魯路也是隱性的想死一族,這在第一集就表明了:他覺得他們母子女三人遭受這樣的委屈和汙辱,不能洗刷的話,活著也只是一具行屍走肉...

  當然在這裡有一個比較大的分野:魯路修的賭命是為了收到立即的成效,在大型的行動中賭上自己性命而戰,而朱雀的賭命卻是為了一個原則或名節,或是功效大於損失就願意犧牲。因為朱雀並不像魯路修那般擔心不能「親手」實現理想,他相信,也只要自己的理念會有人繼承,他一樣能獲得滿足,因此他是可以被犧牲的。但魯路修的復仇如果不自己親手完成,就失去意義了。

  這樣看起來觀眾難免會偏袒魯路修,因為他比較具有現實的野心和雄心壯志 而朱雀則是八股嚴謹,說很多大道理野心卻不足。(這算是無印中朱雀最大的矛盾嗎?他的理想非常驚世駭俗而大膽,但他保守冷靜權衡的行動和對原則的堅守,卻又讓人覺得迂腐。)但是如果把它簡化成:守護自己能親手完成大事業的機會,跟守護自己堅信的原則兩件事來說,魯路修願意為了機會而死,朱雀則願意為了原則而死,這樣一比,朱雀當然是比較了不起的!

  只是偉大歸偉大,有沒有魅力又是另一回事。一來觀眾不仔細思考,很難明白朱雀的原則和理想究竟為何,(尤其是某些部份實在太驚世駭俗,生活在現代民族國家,認為愛國沒什麼理由就是很重要的我們來說,是很難想到那個層次的。)二來兩人的對比,就好像魯路修是充滿企業家精神的創業者,而朱雀則像是古代高風亮節的讀書人或武將。
  
  對身處現代的觀眾來說,前者當然是比較吸引人,因為魯路修顯然比較接近一般青年的想法。事實上這正是本作最大的影射:「魯路修是現代年輕人追求自我實現的投射,而朱雀則是父權、社會威權、社會結構壓抑的投射。」魅力的高下自然立判。

  朱雀會覺得魯路修像他爸爸的關鍵,當然在他們都想以個人的意志決定民眾的存亡,以為世界是繞著他們所旋轉。但如果民族的意志不由某個人決定,又是由什麼所決定呢?這一點又體現在玄武和尤菲這兩個爭議性的人物之中,玄武是個枉顧人民性命的混蛋,可是如果他的計畫成功,他就會成為下一個戴高樂之流的人物。而尤菲更是義無反顧的正義之花,只是她的計畫實在過於大膽,也難保以後會不會發生難以想像的副作用。尤菲和玄武這兩個人物,可說又是很有趣的一種對照,誰是獨裁者誰又是正義使者呢。

  說到底,一個國家的「普遍意志」真的存在嗎?還是只是因為誰有發言權,就由誰的意識來形塑國家的意志呢?我們可以以某種論調,強迫他人擔負自己行動的後果,只因為我們是同一民族的人?我們又如何能知道全體的多數意見為何呢?就算「抵抗」是多數意見,少數就必須服從多數嗎?但就算「抵抗」是少數意見,難道就會影響抵抗本身「正確」與否?如果正確與否不是由所有民眾來公評,那是不是代表像藤堂這樣的「有志之士/菁英」有權力率領所有人-不管你願意與否-發動叛變,代替無法徵詢到意見的升斗小民決定生死?

  不想抗戰,不想靠踩著他人生命來完成崇高「愛國」理想者;不想是靠奉獻他人血汗的「一將功成萬骨枯」成就功業,卻還堅持自己是愛國志士;不認同引發了大戰,還認為國家興亡操之在己之手的帶頭份子;不相信如果自己為革命捐出性命,其他所有同胞也會很樂於也應該跟進負起連帶責任;他寧可成為在患亂中勉強施行小惠的「亡國奴」。像朱雀這樣的人,我們應該把他視為人類勇氣的一種淪陷,自甘墮落的一種表現嗎?

  朱雀這種因為重視他人生命,而不願意有人引起任何的戰爭。因為只要有戰爭,就必然會有想打的和不想打的,但不管你想不想為了國家民族而戰,你卻都可能要奉獻自己生命。但正因為這種「先阻止戰爭,然後多救一人算一人」(就像第二話他執行著新宿攻擊行動,卻又衝過去拯救墜樓母女)的消極、甚至是矛盾自我安慰的心態,卻反而可能讓他更為多行不義(畢竟他是軍人),這不是很傻嗎?但他又有選擇不成為軍人嗎?不做軍人的話,他甚至連一條性命都拯救不了。這就是人生:如果能做英雄,誰想當狗熊呢?


  其實說得如此複雜,影響判斷基準主要就是一件事:一般人會不會被革命份子所「牽連」?不管是十一區人還是租界人,如果老百姓的生命、財產、工作,全部不會因為這些志業革命家的活動所影響的話,那麼當然大家都要為黑色騎士團拍手叫好,當然朱雀是一個掃大家興,來亂的人。因為不受牽連的其他人都只是在一個看戲的地位:你不是茶餘飯後時酸兩句,就是等著坐享其成和嘲笑不列顛的醜態,這就是人類社會的必然。

  我們會天真的以為自己可以處於一個在有禍害時不受影響的超然地位,卻不知何時自己已經陷入國家與社會、甚至是全球化無限延伸的網絡之中,遭到牽連而在不知覺或有知覺中有難同當。就像利瓦爾低頭對夏莉道歉:「我一開始還覺得黑騎滿帥的。」可在這麼想的同時,夏莉的爸爸就已經遭到活埋了。就像魯路修以為自己只要隱瞞身份,就可以過著雙面生活,可在這麼想的同時,朱雀就已經坐到蘭斯洛特裡面去了。

  在抗爭與鎮壓的循環中,政治經濟動盪,也許商店和工廠被毀,道路被中斷,那誰來負責餵飽因戰亂越來越窮的日本人?這點其實魯路修自己早在第九集就向華蓮自嘲過了:「十一區與日本時代相比,可以說好多了,軍事和經濟都正逐漸好轉。」這種自我諷刺的態度,可說是魯路修可愛的其中一個地方。

  對朱雀最大的一點質疑:為何柯姊率隊鎮壓反抗軍甚至是不列顛屠殺日本人時,就不見他有對ZERO的這種這麼大的反應?其實答案已經很清楚了,因為反抗軍是「錯誤」的作法,僅管同情他們和他們的家人,但也只能阻止他們。而不列顛的凌虐則是既定的事實,並非在結構之外,而本來正是朱雀想改變的「社會現實」,是早已呈現在朱雀思維中的一塊拼圖罷了!而只有魯路修是以個人意志唯一切行動基準,操縱他人的「行為者」,好比突然降生的突變,或是鬆脫的螺絲釘一般,否定了朱雀的作法,更是他思維中無法接受的理念。

  我不會用兩邊都有對有錯這種兩可說法,只是我覺得不管是哪一方,你都不能用很嚴厲的口氣去苛責他們,因為當你在大言不慚的把朱雀貶得一無是處,讓自己的愛國情緒和抵抗暴政的情緒隨導演的手法起舞,覺得「都快餓死了幹嘛不作戰?」時,你就是喪失了理性判斷的能力,只看到不抵抗,就是放任異族欺負我們這一面,固然是沒有錯的。但同時你卻會忽略了「有些人並不想死」的事實,忽略了「民族主義」和「愛國情緒」,正是殘害這兩世紀人類生命的最大元兇。是不是「異族」統治就絕對等於欺壓?(我可不可以說台灣原住民現在就正受到異族統治?)而「民主自由」就絕對等於沒有壓迫?之間取捨的代價究竟又該如何衡量?這些問題是生為現代公民的我們,都應該要仔細思考的。

結語-所謂的「反叛」究竟為何而反?

  並不是只有「因為魯路修是主角」一句話,就能解釋阻撓他的朱雀為何會成為大家眼中的討厭鬼。而是朱雀代表的,正是權威社會對理想青年的壓抑,而魯路修無疑就是要衝破這一層由社會網絡和命運所構成的,綑綁現代人的最大阻礙,它阻止了熱血青年追求理想,試圖將能動性束縛到結構之中,「叛變」不只是對於強大帝國所發出的不平之鳴,更代表著試圖找回青春的人對於現實的不滿。

  但另一方面,朱雀代表的也正是魯路修,或著說時下自負又滿腔熱血的年輕人,所缺乏的對社會整體的冷靜權衡能力,和對教條和規則的尊重。谷口監督在訪談中提到,他本來預設反逆無印的最大主旨,正是想完成這種勸說。(雖然我不建議以作者思維來衡量作品,這種情況被稱之為「意圖謬誤」。)魯路修有正義理想和熱情,有衝破一切障礙的動機;可是就像時下大多數青年,他對社會關懷卻是片面的:他只「見林不見樹」,只看到整體面的公義價值,卻忽略了每個人的小幸福;只看到應該要去改變的未來,卻輕忽了改變的代價。

  上述檢討不僅是對C子在無印第二十五集最後的話語的呼應,「如果魯路修有資格追求自己的小幸福,那麼哪個人沒有資格呢?」,這也正是時下年輕人的通病。透過這部作品,谷口書寫的是一種警惕:即使年輕人擁有了一切美好的前景(得到GEASS這種力量)和無與倫比的自信心,依然不能輕視古板教條(朱雀)的存在意義;依然不能遺忘要對社會每一個個體的關懷和冷靜省思的責任,和這個社會依然在不自覺的地方桎梏著每個人的行動;依然不能忘記再怎麼飛黃騰達的英雄,也可能跳不出,命運女神的手掌心。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24326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Code Geass 反叛的魯路修

留言共 1 篇留言

爺只是路過的
這篇文章感覺適合給學運人士們看看

"把槍口對著別人之前,要先有被射殺的覺悟"
雖然這句台詞的情境可能嚴肅過頭了,但是許多台灣的年輕學生或許輕忽了這點

12-30 11:29

駝鳥
哈哈,理想和現實總是免不了扞格。12-31 15:5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darkwc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在劫難逃的文藝復興-評《... 後一篇:反叛的魯路修人物誌-皇帝...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molida0112喜歡ACG音樂的朋友
歡迎進來聽聽各種遊戲動畫的音樂改編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2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