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9 GP

[達人專欄] 【白梅賦】第十六章-冬日(3)

作者:暮羽│2018-12-26 21:09:18│巴幣:18│人氣:274



  距離東苓國使節團出使已經八個月有餘。

  「初雪就要降了呢。」沈裕風看著行徑路上逐漸凋零的樹木喃喃說著。

  使節團已經進入與珈蘭交壤的伊雷城邦國土內,在逐漸變冷的天氣下,嵐雲一行人持續東南行。

  「師父是說雪嗎?徒兒從未看過雪的樣子。」出生於炎熱地帶的穆慈樺對即將要降下的初雪感到十分好奇。

  「對吼!為師都忘了妳可是出生在不會降雪的地方,為師告訴妳喔,我們東苓國的百姓都很愛在冬天下雪時,將外面降下白白的雪鏟起來,然後再拿回家中做成冰冰涼涼的剉冰當飯後點心吃呢!」

  「師父,您現在是連說謊都不打草稿了嗎?這般冷的天有誰會想吃冰啊?」穆慈樺對於沈裕風的話只有無奈至極。

  聞言,沈裕風有些氣惱地看著穆慈樺斥責:「真是翅膀硬了會飛了,妳現在無時無刻都在跟為師我頂嘴啊。」

  「回師父,徒兒的翅膀從沒軟過,您也莫再胡言亂語了,不然又有人要抓你把柄向嵐雲公主告狀了。」

  被穆慈樺的話給堵的無法反駁任何一句的沈裕風,只得氣惱地甩了甩衣袖回道:「真是的......不說這些了,為師給妳的功課是完成了沒?」

  「還在努力,有些地方還不太懂,需要花點時間弄清楚才行……」忽然她似乎想起什麼事,抬頭看向沈裕風問道:「師父,徒兒可以問您關於灰鴉病的事嗎?」

  「妳問我也沒用,為師行醫這麼多年也不知那是什麼病,只大約知曉那病的症狀。據說得了灰鴉病的人都有嚴重咳嗽,是重到幾乎要將五臟六腑都給咳出來的慘烈,還有會連續幾日高燒不止,甚至食慾嚴重不振,直至發病後期根本都已經無法正常進食,所以染上灰鴉病的病患通常都是最後身體虛弱致死。」沈裕風頓了一下,接著神情更為凝重地說:「更可怕的是,似乎病患到將死之際就會開始不斷產生幻覺,神智異常甚至癲狂,所以才有在瀕死前看到一群灰鴉盤旋一說。」沈裕風神色凝重地說。

  聞言,穆慈樺擔心地問:「那這灰鴉病目前有辦法治好嗎?」

  沈裕風搖了搖頭回答:「為師是還未聽說有治好的案例出現,所以最好還是避開重症區繞道而行才是最上策。雖然很不願意承認,但這病連我現在都束手無策,寧可繞遠路行走,也不願將大夥送入虎口。」

  「咳!咳!咳!」

  「念瑤,妳沒事吧?怎麼咳得如此嚴重?」嵐雲騎乘在前方不遠處就聽到後方林念瑤的咳嗽聲。

  「沒事咳!咳!咳!我只是受了點風寒咳!不咳!不要緊的咳咳!」林念瑤斷斷續續的回答嵐雲。

  「天氣轉冷了,得小心點。」

  「是……咳咳!謝謝公主關心咳!咳!」接下來林念瑤又是一陣重咳。

  沈裕風在後方瞧著林念瑤有些不對勁,忽然感到有些不安:「這......希望她真只是得到風寒而已。」

  聽見沈裕風的自喃,穆慈樺回頭看著他問道:「師父這是在懷疑她是不是……?可是……可是這裡不是已遠離重災區了嗎?怎麼可能會感染上?」

  「也許我們途中有與從重災區來到邊境這的人接觸過,只是這麼多人的情況下,我們根本難以察覺誰染上灰鴉病,而這種疫病會擴散的如此猖狂,不外乎也是因染上灰鴉病的病患,初期症狀不明顯,難以察覺。」

  穆慈樺不安地吞嚥口水,灰鴉病現下可是鬧得人心惶惶,眾人不僅害怕這個疫病一染上必死無疑,更畏懼周遭的人可能在自己不知情下,將這極為恐怖的疫病傳染給自己。

  「上蒼保佑,拜託別是。」最後沈裕風嘆著氣說。

 

 
 
  入夜後,嵐雲一行人抵達坐落於伊雷城邦與珈蘭邊境的一座小城市休息。

  「咳咳!」眾人一同用膳時,林念瑤的咳嗽症狀絲毫未減輕,反而有愈加重的情況。

  「公主咳!我今日的身體略感不適,可否先離席咳咳咳!」林念瑤神色痛苦地捂著胸膛說。

  「快去歇下吧,今日妳也勞累一天了。」嵐雲點頭允許她。

  隨著林念瑤的咳嗽聲漸離漸遠,用膳的氣氛讓人更感窒息,眾人皆默默低頭扒著自己碗裡的飯菜,連大氣都不敢喘,平時談天說地的喧嘩也不復見,偌大的地方僅餘器皿碰撞的清脆聲。

  「本宮已將改變路線的消息託人傳遞到臨洸城,這些日子來大家也辛苦了,此次遇到伊雷城邦這等大事更是始料未及,但也莫慌張,使節團裡還有醫術高強的沈醫官在。」嵐雲最後決定打破沉默,給壟罩在一股低迷氣氛裡的使節團一些喊話,但這一番言論似乎起不了太大作用,眾人仍是心神惶惶,隨時隨地擔心自己會染上恐怖至極的灰鴉病,即使嵐雲已經帶著使節團繞過重災區。

  發現絲毫提不起眾人士氣的嵐雲,最後很是頹喪無奈地說:「今日大家也勞累一整日,用完膳後還是趕緊歇下吧,明日一早要繼續朝菲伊斯共和國的方向南行。另外天氣也逐漸轉涼,大家切記要穿暖和點。」

 

 
 
  林念瑤這夜睡得甚差,劇烈的咳嗽使她輾轉難眠,一向身子硬朗的她鮮少會如今日一樣如此難受。

  「咳咳咳!」實在無法入眠的她最後決定起身,因旅舍的房間有限,所以使節團裡的女人們一起同睡一間。林念瑤看著仍然熟睡的嵐雲,不禁慶幸她未因自己的咳嗽聲而被吵醒。

  「您還好吧?」忽然一個聲音嚇到林念瑤,她抬頭一望,才發現穆慈樺此時正端著一只碗站在她面前。

  看到穆慈樺的林念瑤只覺得像是看到髒東西似的,嫌惡地避開她的視線並揮了揮手說: 「沒事咳!咳咳咳!妳可以……咳咳!不用來特別咳咳……關心我咳咳咳!」

  「喝下這碗藥您的咳嗽情況會比較好的。」

  「不必!我不喝黎族咳咳……咳!黎族人煎的藥。」只要想到那碗藥是出自穆慈樺手中,林念瑤就感到無比厭惡。

  「這不是我煎的,是沈醫官親自抓藥並煎給您吃的。」

  聞言,林念瑤半信半疑地抬眼看了穆慈樺,見穆慈樺絲毫沒有逃避自己對她投以的懷疑目光,便勉為其難地相信她手中的藥確實是沈裕風煎的:「既然是沈醫官煎的,那我就喝下吧。」

  將藥遞給林念瑤飲用的穆慈樺心中很是複雜,她再次確信林念瑤是真的打從心底完完全全厭惡自己。

  「咳咳!這藥咳咳!真是苦咳咳咳!」

  「良藥苦口,喝下這些會較能改善您的咳嗽。」

  「我知道咳咳!這用不著咳咳!用不著妳來對我說教咳咳!」因為重咳而讓林念瑤難以將那碗苦澀的藥給吞嚥下去,過了一盞茶的時間,她才終於將那碗藥給飲用完畢。

  「現在幾時了?」

  「快到卯時了。」

  「卯時?妳和沈醫官難道徹夜未眠?」林念瑤不禁感到有些吃驚。

  「不是,我和師父通常都這個時辰起來,因為我要做師父叮囑的功課,還要整理一路上另外蒐集到的藥材。」穆慈樺搖了搖頭回答,沈裕風的習慣通常是晚上即早入睡,一大清早再起來準備藥材跟研讀醫書,而穆慈樺跟在他身邊學習,自然平日的生活作息也和他一樣早睡早起。

  「是嘛……還真是用功咳咳……幫我謝過沈醫官咳!」林念瑤將碗還給穆慈樺後,決定再次回到床鋪裡試著讓自己再次進入夢鄉。

  穆慈樺走到門邊,在即將要闔上房門離開房間前,看到林念瑤仍然是躺在床上持續的劇烈咳嗽。
 


 
 
  「咳咳咳!」

  甫進入伊雷城邦沒過幾日,氣溫就急速驟降,在寒風刺骨的天候下不斷趕路的使節團,染上風寒的人似乎也逐漸增多,就連嵐雲似乎也有染上風寒的一些跡象,讓沈裕風和穆慈樺這幾日都疲於煎藥。

  初始使節團的人一看到是穆慈樺煎的藥都不願接過,直到沈裕風對著他們破口大罵:「好呀!你們這群人有種就通通都不要喝,通通都給我咳嗽到死好啦!看你們是要繼續咳嗽流涕還是想要把風寒醫治好,我都隨你們!反正這藥我都會叫小樺煎,你們每個人就自己就斟酌斟酌吧!」

  經沈裕風這麼一吼,眾人才只好心不甘情不願地接過穆慈樺手中的湯藥,勉為其難地吞嚥下去。

  但唯獨林念瑤堅持不肯接過由穆慈樺煎的任何一碗湯藥,不論沈裕風再如何責罵,嵐雲再如何勸說,她都堅持不接過。

  「那臭女人真是病入膏肓,咳得這麼嚴重還死不喝妳煎過的藥,一副大小姐的臭脾氣讓為師我看了就討厭!還得勞煩我親自替她煎藥,當她是神仙了唄?為師煎的藥可都要拿來獻給天上的神仙們喝呢!」本來不欲幫林念瑤煎藥的沈裕風在嵐雲以及穆慈樺好說歹說下,勉為其難的親自下海為她煎藥。此時的他一邊熬煮林念瑤的湯藥,一邊氣急敗壞地開始胡言亂語起來。

  「師父……您會不會覺得她這般咳嗽咳得有些太嚴重了,這都已經咳了三個禮拜有了吧?」穆慈樺不理會自己師父的胡言亂語,反而提出她心中一直以來存有的質疑。

  「妳在懷疑吧?為師也是。」沈裕風轉過身來面對穆慈樺回答:「很少瞧見一個人能咳得如此嚴重,連為師費盡心思抓取的高級藥材都對她的咳嗽毫無效用。」

  「沈……沈醫官!」忽然有人闖入沈裕風用來煎藥的藥房,那人慌慌張張地撞開房門,惹得他有些不悅。

  「什麼事竟然如此慌慌張張,還這般魯莽地擅自開了我的門?」

  「沈……沈醫官……念瑤……念瑤小姐她……她昏倒在路上了!」

  聞言,沈裕風和穆慈樺都怔住,隨即前者回過神來後大喊:「還不快帶我們去找她!」

  沈裕風和穆慈樺快步跟在那人後面,很快地他們跑到旅舍外,在不遠的道路上看到臥倒在地的林念瑤。

  「讓開讓開!」沈裕風推開許多擋在道路前方的人們,快步跑到林念瑤身邊,一瞧見早已昏去多時的她便立刻覺得她的臉色整個不對勁,而在碰觸到她的額頭後,沈裕風竟立即將手彈開:「該死!怎麼可以這麼燙?」

  「師父,我們是不是要趕快將念瑤小姐帶回旅舍?」穆慈樺也察覺到林念瑤的異狀,她擔憂地問著前方蹲下的沈裕風。

  「這臭女人真是會找麻煩!」沈裕風二話不說立刻抱起昏厥的林念瑤,嘴裡還不忘碎念道:「為師的手可是要用來抱神仙姊姊的,這女人真是糟蹋為師的纖纖玉手!」雖然很是不情願,但師徒兩人仍然以十萬火急的速度穿過街道,朝旅舍的方向奔去。

  「灰……灰鴉病……是灰鴉病......牠來了!」一名蹲坐在騎樓下,蓬頭垢面、穿著破爛衣裳的乞丐一臉驚恐的看著匆忙穿越人群的沈裕風及穆慈樺兩人,且這名乞丐在充斥異國話語的伊雷城邦街上,用一口流利的東苓話說出這段話,實在讓人很不去留心。

  聽到這猶如禁忌般的三個字,穆慈樺原本跑著的步伐跟著亂掉,不小心踉蹌了一下。

  「妳不要聽那個乞丐胡言亂語!」同樣也聽到那乞丐喃喃自語的沈裕風向跑在自己後方的穆慈樺吼著。

  「我逃了這麼遠......都逃到這邊來了,為什麼……為什麼?牠……終究……牠終究還是追上我了!!!」乞丐沙啞的嗓音宛如夢魘般緊緊擄著穆慈樺不放。

  忽然,一抹白點輕輕掠過穆慈樺眼前,她抬頭一望,才發現天上降下無數的白色圓球。

  「這是……是雪嗎?」一顆白色的圓球落在穆慈樺的鼻尖上後迅速的融化,那冰冷的觸感更是讓她不禁顫抖一下身子。

  「該死的……為什麼偏偏是這個時候?」跑在前頭的沈裕風也看見天上降下的漫天雪花,他不禁暗自咒罵一聲。

  漫天的白雪自夜空降下,然而今夜降下的白雪並非祝福,對於飽受灰鴉病肆虐的伊雷城邦來說,初雪的降臨不過是讓病情更加雪上加霜,不單是代表漫長寒冷的冬季即將來到,更是宣告這將是一切惡夢的開端。

  噩耗,無聲無息地蔓開……



心花開的聖誕篇章part.2因為還在卡文還請稍待QQ
話說文中小樺說的"翅膀硬了"是之前我大一室友說的一句經典名言,於是這邊暮羽我就拿來自己的小說借花獻佛一下XDDDD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23975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架空|古代|鬥爭|白梅賦|小說|虐心|青梅竹馬

留言共 3 篇留言

小羽Neko((欠債雲長
辛苦了~

12-26 21:24

暮羽
謝謝慰問><
01-01 21:42
參柒
出兵怕的除了糧草就是疾病,這個發展真的太糟糕了

卡文沒關係,慢慢寫,自己滿意才重要啦~

12-27 09:39

暮羽
疾病真的很可怕啊!!像現在的豬瘟也是阿QQQ
最近有些事情在煩心,怕品質不好只好先放著很多文了((跪下道歉TTT01-01 21:43
宇宙吃貨胖宅貓
小羽辛苦喵~期待聖誕篇喵

12-27 10:13

暮羽
正在努力生產中><01-01 21:4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9喜歡★zozo1072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心花開-S... 後一篇:[達人專欄] 【白梅賦】...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richard04707大家
休假快樂呀,歡迎大家來小屋賞圖泡茶唷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0:3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