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9 GP

【翻譯】所羅門之『曉』:某被俘士官之手記

作者:幽影│艦隊 Collection(原名:艦隊收藏)│2018-12-26 05:30:39│贊助:46│人氣:904
最近,在下又一次遇到翻譯途中,相關人物辭世……


喬治‧赫伯特‧華克‧布希(George Herbert Walker Bush,1924年6月12日~2018年11月30日,通稱:老布希),第41任美國總統

沒錯,今年(2018)11月30日,曾為二戰USN飛行員的老布希過世。

[鐵球監修組][科普]老布什與「復仇者」的故事

如上,鐵球監修組還發文紀念。(對岸譯名:布什)

對於那篇科普文章,在下認為略有不足的是,並未多加著墨老布希對日本人態度的變化。

由於那段險死還生的經歷,直到昭和天皇(裕仁/ひろひと)於1989年1月7日駕崩,老布希出席葬禮後才表示:「現在,我才能夠考慮原諒日本人犯下的罪行。」

『The only way to let go of the past is not to avoid or forget, but to accept and forgive.』
(能讓你放下過去的,不是逃避,也不是遺忘,而是接受,而是原諒)


在那之後,老布希是否真的原諒了日本人?在下並不清楚。但在下知道3年後(1992),國家地理頻道與海洋學者『羅伯‧巴拉德』博士合作,考察葬身鐵底海峽之日美艦艇,並將過程拍成記錄片《The Lost Fleet of Guadalcanal》。

片中,昔日為敵的雙方老兵放下過去,同心協力尋找年輕時搭乘的艦艇。同時,製作團隊讓眾多老兵,在片中追憶當年種種,老布希也在出席之列。



這篇文章是與老布希一起拍記錄片的日本人,新屋德治爺爺的回憶錄。以前在《戰艦少女R》哈啦板上,『lokionsun(Lpic)』詢問在下有沒有日軍稱讚盟軍的文章時,也有拿這篇舉例。

※記得當時在下稱這是費瑟斯頓的牧師在戰後寫的回憶錄,原因是費瑟斯頓的俘虜收容所內,基督教牧師的宣教,是新屋爺爺後來成為牧師的重大契機

※      ※      ※      ※

出處:
http://www.naniwa-navy.com/senki-horyotonattasyuki.html

作者:左近允 尚敏、新屋 德治
翻譯:婚後幽影


左近允 尚敏(さこんじょう なおとし,1925年2月11日~2013年6月30日,享年88歲),帝國海軍(IJN)重巡『熊野』航海士、驅逐艦『梨』航海長、驅逐艦『初櫻』航海長;戰後加入海上自衛隊,最終階級為海將


新屋 德治(しんや みちはる,1920年~2016年5月31日,享年96歲),帝國海軍驅逐艦『曉』水雷長

不久前的2月,我到紐西蘭、費瑟斯頓(Featherston)這座城市的博物館,尋找『新屋 德治』寫的《Beyond Death and Dishonour》(2001年刊)。



※雖為閒話,但當天為22日,大概3小時後,西南方約400公里的基督城(Christchurch)發生大地震

1942年11月13日星期五,第三次所羅門海戰(美稱:瓜達康納爾海戰,又名:黑色星期五之役)!

這場惡戰中,新屋德治中尉(海兵68期)搭乘之驅逐艦『曉』在瓜島附近遭美國海軍(USN)集火轟沉,全艦197名乘員當下僅18人倖存。新屋中尉作為倖存者之一,受美軍救助後,被送去費瑟斯頓的俘虜收容所。

昭和21(1946)年2月,戰爭結束翌年,新屋中尉返國後修習神學成為基督教牧師。根據本書,他在1988年以《From the Death of the Sea to Pulpit~從死亡之海走向牧師之路~》為名,在清文社出版該著作的日文版。我查詢過清文社,但卻毫無所獲。



譯註:書名的『死亡之海(死の海)』意指驅逐艦『曉』戰死之鐵底海峽(Iron Bottom Sound)

雖然聽人講過,由於澳洲、考拉(Cowra)俘虜收容所已滿,而將俘虜送往紐西蘭,但事實上更早以前,俘虜是被從所羅門送往紐西蘭。

昭和19(1944)年8月,考拉的日本俘虜發起暴動,231人死亡、108人負傷,澳洲兵4人死亡。20多年前,我在派駐坎培拉(Canberra)的『仲井隆夫』防衛駐在官導遊下,到訪此地同時,也得知考拉事件的1年半前,費瑟斯頓就發生過暴動。


1、『曉』戰歿與成為俘虜(摘要)


上圖引用自b775232000(喵哈哈)的小屋

※『曉』因為率先打開探照燈,遭包括『拉菲(DD-459)』『海倫娜(CL-50)』在內,至少6艘美艦集火轟沉



黑暗中,右舷方位的瓜達康納爾島(Guadalcanal,或譯:瓜達爾卡納爾島,以下簡稱『瓜島』),僅能隱約看到。

驅逐艦『曉』的艦橋充滿緊張感,每個人都在專心警戒。半夜一過,日期變為1942年11月13日……星期五。

我等之驅逐艦『曉』擔任瓜島挺身隊之護衛,我為水雷長,命屬下準備好魚雷,並待在艦橋右舷,無論何時都能下令發射的位置。昨日,我等之艦隊遭敵美軍之B-17發現,因此已無望奇襲對方。


各鎮守府、基地、泊地位置圖

參照上圖,山本連合艦隊長官,將司令部設於特魯克泊地(トラック泊地),其南方1400公里之拉包爾基地(ラバウル基地)可支援此處。拉包爾基地之艦艇,能在所羅門,或者新幾內亞各處行動,飛機可以轟炸遠方的澳洲、達爾文港。

連合艦隊司令部,決定以戰艦部隊壓制瓜島之亨德森機場。我等必須驅逐瓜島的美軍,奪回機場。若能壓制機場,便可控制瓜島,再來就有能力控制長約800公里的所羅門群島。相反地,若美軍佔領瓜島,便能威脅包括拉包爾的航空基地在內,位於這片海域的所有日軍據點。


新喬治亞海峽(New Georgia Sound)

※如上,這是北島鏈(舒瓦瑟爾島、聖伊莎貝爾島、佛羅里達群島)與南島鏈(維拉拉維拉島、科隆班加拉島、新喬治亞島、拉塞爾群島)之間的狹長海域,其南端便是瓜島、亨德森機場(標示★處)與鐵底海峽!


阿部 弘毅(1889年3月15日~1949年2月6日)

第11戰隊(阿部弘毅少將)之『比叡』『霧島』於11月12日深夜出擊,計畫以艦砲砲擊瓜島的機場,『曉』為其中1艘護衛艦。近藤信竹中將之第2艦隊主力與輕空母『隼鷹』一起,負責支援戰艦隊。察覺敵蹤的場合,前衛驅逐艦將發出警報,但此時仍無動靜。


1942年8月7日,瞭望塔行動(Operation Watchtower)

美軍總算從珍珠港的災難恢復過來,於8月7日登陸瓜島……就在我等之海軍設營隊蓋好機場,飛機即將進駐當下。我等深切希望,陸軍能藉機發起總攻,奪回機場。

譯註:USN眼裡,亨德森機場剛搶來的時候只是半成品


亨德森機場,攝於1943年4月11日
『飛行場姬』『リコリス棲姫』的史實原型

警備員報告:『好像能看見什麼……似是敵艦』

緊張的氣氛更為濃厚。隨後立即以電話通報:

『敵艦發現!』

一塊塊黑色艦影出現在視野中,其中1艘正迅速往右舷接近。

1支煙囪的艦船……我判斷這是新型驅逐艦。夜間有利於日本方面,因為我等反覆進行夜戰訓練,並擁有出色的雙筒望遠鏡與氧氣魚雷。

譯註:新屋爺爺慣用『フネ(船、舟)』稱呼艦艇,因此按作者習慣譯作『艦船』

該讓路?還是該攻擊?被敵方發現了嗎?動手嗎?被對方先下手嗎?

由於艦長下令識別,我遂大聲報告:

『敵艦、無誤!』

右舷方位又出現數道艦影。

艦長向待在上部射擊指揮所的砲術長發令砲擊。砲身旋回,探照燈照向美軍驅逐艦。顯示出這邊的位置。

磅!令視野一暗的閃光。下個瞬間,震耳欲聾的轟響。甲板激振,爆炸氣浪令我摔倒在甲板上。

是嗎,吾命休矣……那一剎那,我感到自己像是被帶去了彼岸。

我想盡辦法站起來。腦袋裡面還在嗡嗡作響,右臉頰好燙,從額頭流出的血沁入右眼,不知此刻是夢境還是現實。失去思考能力的我,僅依靠動物的本能動作。身在黑暗,不知傷勢如何,自忖馬上就要沒命。

艦長發令『左轉舵』……可是旁邊並無掌舵員形影。我轉了舵輪,結果是空轉。我立即報告:

『舵機失效!』

同袍動也不動地倒在一旁。此時還留在艦橋的,就剩艦長、隊司令(備註:第6驅逐隊司令)、航海長、航海士與我。流淌在甲板上的鮮血,將我的襪子給浸得濕透。

艦長呼叫上面的射擊指揮所,但沒有回應。爆風帶來的強烈酸味,灼燒著喉嚨。艦橋所有機械都嚴重損毀,負責發射魚雷的管制員也中彈,我等驅逐隊之軍醫長與補給長都死了。

砲彈恐怕來自右艦首方位的美軍驅逐艦,砲火直擊艦橋後部,令操艦機能盡失,艦橋死傷枕籍。右舷機械室也中彈,我等之『曉』連保持航向都無能為力。

我往後部舵取機室走去。屍體阻礙我通過艙門。黑暗中,我攀著狹窄的垂直梯(Ladder)下去,從半掩的門口向通信室望去,只見幾人在自己的崗位上一動不動……

目光投向戰鬥中成為治療室的士官室,只見裡面擠滿傷者,還有更多傷者被從後部送來。蠟燭的微光,照耀著負傷者、瀕死者。

紅色的火焰,從1鍋爐室向後部延燒。我該繼續前進?還是就此死心?血流進眼裡,我向醫護兵要了繃帶,然後踏著宛如夢遊的腳步返回艦橋。

左舷機械室似乎也有受損,艦船束手無策地漂蕩著,美軍驅逐艦高速從旁通過。艦長要我聯絡機械室,於是我發出呼叫,但沒有回應。戰場向西移動,漸行漸遠,『曉』就此被拋下。

浸水不止的艦船,一邊向左傾斜,一邊逐漸沉沒。傾斜緩緩增大,艦橋這裡只剩隊司令、航海長、我。艦長在哪裡?無法站立的3人先是抓住羅盤,隨後摟著窗框。來自1鍋爐室的火焰,從艦橋後部逼近。由於海面逐漸上升,我等3人遂跳入海中。『曉』向左傾覆,艦首揚起後,失去了蹤影。

聽說艦船沉沒時,會將游泳的乘員也拖下去,當時我真的感受到突來的巨力將身體拖入海中。也不知道被拉進海裡多深,心想掙扎也沒用,就順勢而行吧。

被拉進水裡當下,聽見沉悶的爆炸聲,或許是爆雷(深水炸彈)的安全裝置失效了吧。胸口好難受,喝了幾口海水,稍微打起精神後,拼命踢水向上游。突然間,頭探出了海面。

不久,可以看到一顆顆乘員的腦袋,我等互相招呼著尋找筏子。戰場往薩沃島(Savo Island)方位轉移,美軍發射的照明彈點亮了天空,可是四周馬上又成為黑暗與沉默主宰的世界。

我捉住浮起的木材。天色開始泛白,因為可以看見瓜島,於是我努力朝日軍保有的海岸游去。

這一晚,令我的命運劇變橫生。雖努力掌握現實,但仍有此刻尚在夢中之感。

安穩的海象,幫助了四處散落的3、40名乘員,這些我都認識。隊司令與航海長不知去向,恐怕是艦船沉沒時被一起帶走了吧。

備註:本次海戰(第一夜戰結束為止),參加兵力與損害如下……

日:戰艦『比叡』(中破)『霧島』/輕巡1/驅逐艦11(『曉』『夕立』沉沒、2中破、2輕傷)

美:重巡2(1大破、1中破)/輕巡3(1沉沒、1大破、1中破)/驅逐艦8(3沉沒、2中破、1輕傷);另外,斯科特與卡拉漢兩位指揮官戰死。


諾曼‧斯科特(Norman Scott,1889年8月10日~1942年11月13日)


丹尼爾‧J‧卡拉漢(Daniel Judson Callaghan,1890年7月26日~1942年11月13日)

※原文『日本名、第4次コロンバンガラ沖海戦、米国名、第1次ガダルカナルの戦い』前者應為筆誤,後者應當是指第一夜戰。因此日方沉沒表裡沒有『比叡』『霧島』『綾波』等第一夜戰結束後才戰死的艦船

另外,關於『曉』戰死的經過……

この戦闘において夕立戦闘詳報の「探照灯照射中の艦を撃沈」という記録に対して、該当する米艦の損害の記録がなく、夕立の記録と暁の沈没時刻や新屋氏が証言した暁の被弾状況の証言がほぼ一致するため、夕立が暁に誤射して撃沈したものと考えられている。

中譯:

這場戰役,『夕立』戰鬥詳報有『擊沉開著探照燈的軍艦』這則記錄,可是美方資料裡,並沒有相符合的美艦損傷記錄。『夕立』的記錄與『曉』沉沒時間,以及新屋先生的證言基本一致,因此普遍認為是『夕立』誤擊將『曉』擊沉。


按當時戰況,即使『夕立』沒有誤擊,『曉』大概也難逃一死,加上事件曝光時早已事隔多年,因此雙方乘員似乎也沒有特意追究此事?

按照日文Wiki『第三次ソロモン海戦』說法,雙方戰歿艦如下:

日軍:比叡、霧島、衣笠、曉、夕立、綾波。合計:戰艦2重巡1驅逐3

美軍:亞特蘭大(CL-51)、朱諾(CL-52)、庫欣(DD-376)、拉菲(DD-459)、巴頓(DD-599)、蒙森(DD-436)、瓦爾克(DD-416)、班漢(DD-397)、普雷斯頓(DD-379)。合計:輕巡2驅逐7

※      ※      ※      ※

同袍們有的幾乎無傷,也有的身負重傷。水雷科一位下士官臉色蒼白,相當虛弱的模樣。我一邊游泳一邊留意,直到他總算抓到大一點的木板。

忽然聽見引擎聲,小登陸艇一直線地開過來,要將我等帶走。我高喊:「大家注意,別被俘虜了!」

對我等日本軍人來說,成為俘虜是難以忍受的恥辱。大伙四處散開,其他登陸艇從旁通過,近到可以看見艇上美國水兵的容貌。波浪讓我喝到海水,感覺還是死了比較好吧。稍遠處的乘員,被撈起來了。

登陸艇離開,我恢復平靜。我向著陸地游泳,可是距離並未縮短,因為被潮汐拉回去了嗎?可是能看見海岸線,也許可以在天黑前艱辛達陣。

1萬噸的北安普頓級巡洋艦(Northampton class cruiser)開到我與海岸之間的位置,前部的8吋砲忽然開火,可是只打2、3發就停了。兩軍尚在交戰嗎?

譯註:原文『オーガスタ級巡洋艦』,在下逕自訂正

不久,巡洋艦開始轉向。艷陽高照,毫不留情地曝曬著大伙的腦袋。我不時將腦袋浸入海水,但毫無用處。身體沾滿了重油。

眼睛被海水漬得發痛,快睜不開了。耳鳴仍持續著,很在意頭部的傷勢。右手的傷口變了顏色,似乎還把一些重油給吞下肚。身體逐漸失去力量,腦袋昏沉沉地望著前方,看見2架美軍巡洋艦的水上機,在海面降落。其中1架就在旁邊,我趕忙離開。另1架離水飛走了。

由於頭上傳來引擎聲,抬頭望見1架飛機就在一旁。本以為會遭機槍掃射,可是對方一會兒後就離水飛去……肯定通報了我的位置。

登陸艇開來。我頓時心跳加速,腦袋一片混亂,眼裡事物一片模糊。兩位水兵對我伸出手,我大喊:

『ノーサンキュー!(No thank you!)』※

※正確說法應該是『Thank you, but I’m OK.』『Thank you, but no thank you.』


可是虛弱的身體無力抵抗。我就被拖起來,然後癱在甲板上,另有數名『曉』的乘員已被撈起。

40年8月,我從海軍兵學校(江田島)畢業,登上練習巡洋艦『鹿島』,之後擔任重巡『那智』的艦長付兼警備士,開戰初期為第20驅逐隊『天霧』航海長,從事馬來半島、法屬印度支那、蘇門答臘、印度洋方面之作戰。第1段作戰成功後返國,接著就讀橫須賀的水雷學校,42年5月調任至『曉』。

片刻過後引擎停了,船靠了岸。這是侖加角(ルンガ岬)東方頗遠的海岸。我等被裝進卡車裡,送去四周圍著鐵絲網的建築物。建築物有2座,其中1座裡面已經被送進10名以上『曉』的乘員。

譯註:『曉』的倖存者僅18人,應該都在這裡了

我已無法站立,進去後立即倒在地上。衛生兵一個一個逐一檢查,並用繃帶包紮傷口。我等已非戰士,而是乞丐或難民。

11月13日正午時分,我變成了俘虜。


2、成為俘虜後

備註:僅條列重點。成為俘虜的痛苦,以及那時的感想,省略傾向基督教的過程等其他狀況

※待了10天以上,被帶上貨輪送去新赫布里底(New Hebrides),並進入臨時收容所。先前的俘虜也在裡面。

※接受審訊時用了假名,階級回答是水兵。

※4、5天後,被帶上運輸船,幾天後抵達新喀里多尼亞(New Caledonia)。

※決心開始了絕食,可是不久便停止了。

※住院2週。與醫官、護士、護理兵相處期間令我放棄求死的想法。右臉頰的彈片也取下,傷勢痊癒了。

※12月24日,全體傷患收到來自澳洲紅十字會的聖誕禮物。

※出院返回收容所時,被告知:「其他『曉』的乘員已轉移至紐西蘭,你也過去吧。」

※『曉』乘員住的地方,也收容了之後的海戰中戰死的驅逐艦『高波』乘員,約20人。

※42年除夕,被轉移至其他收容所。在這裡也被審訊。旁邊的收容所裡住了大概20名飛行員的下士官兵。

※不久後被帶上運輸船,送去紐西蘭。

※奧克蘭(Auckland)入港後,乘列車至費瑟斯頓。被分成2批住進帳篷,收容所尚在建設中。

※俘虜為重巡『古鷹』乘員約200人、瓜島設營隊的徵用勞工約400人少些;艦艇乘員、飛行員、陸軍加起來約750人。

備註:根據美國文獻,『古鷹』與驅逐艦『吹雪』乘員,合計113人成為俘虜。

※我們的區域『古鷹』乘員頗多,其中包括7名士官。另一個區域為瓜島設營隊員。

※我隱藏士官身分至今,但因為與下士官兵關係不佳,而決定辦理手續進入士官的房間。階級為中尉,不過名字還是報了假名:カサイ マサハル(葛西 正治?)

譯註:『マサハル』剛好與日本節目《ペット大集合!ポチたま》第三代旅犬『雅春(まさはる君)』同音(笑)

※根據國際法,收容所內士官不用工作,下士官兵可選擇工作,可是我等日軍俘虜強烈抵觸為敵人工作,反抗派與穩健派對立的同時,計畫發起暴動。

※2月25日,來了1個排(50人)的紐西蘭兵。暴動造成俘虜122人死傷,紐西蘭兵3人、士官1人負傷。

備註:後來聽人描述,這是規模240人以上的暴動,31名俘虜當場死亡,17名傷重不治,74名負傷。紐西蘭方面1人遭友軍跳彈擊中枉死,6人負傷,另有7人遭俘虜扔石打傷

※我不在現場,可是得知紐西蘭方面對手無寸鐵的俘虜採取過度的行動,深感憤憤不平。

※下士官兵與設營隊員的俘虜收容所完成。最後(43年6月)士官收容所完成後,我被轉移進去。這個時間點加入來自所羅門戰場,面黃肌瘦的陸軍士兵20~30人。

※我當初對基督教不感興趣,可是漸漸地,每週1次聆聽軍隊的牧師佈道,成為心目中最充實的時間。

※44年4月,因瘧疾住院約2週。


1945年8月15日,玉音放送

※45年8月,戰爭結束。同年12月30日,大伙乘列車至威靈頓(Wellington),分乘2艘USN的戰車登陸艦(Landing Ship, Tank,簡稱:LST)前往日本。

譯註:LST-273、LST-275

※瓜島住1晚,關島住1晚,小笠原群島之父島暫泊數小時後……46年2月2日,浦賀外海投錨,我等俘虜就此返回故鄉。

譯註:由於捲入暴動事件,最終包括新屋爺爺在內,『曉』的乘員僅9人倖存至戰後


3、作者刊後語(2001年4月)

研究結束後又過了3年,我在櫪木縣的鹿沼,以及宇都宮的教會服務。就此踏出成為傳播福音之牧師的第一步。

1980年,我帶著妻子、女兒一同返回費瑟斯頓的俘虜收容所遺跡,並再會當時與收容所有關的幾位紐西蘭人。回想起來,雖然有1943年2月25日的暴動事件,但紐西蘭方面當時仍非常善待我等。

戰後,我知道日本人對外國俘虜之處置不當。對於日本人的殘虐行為,我由衷地向受害俘虜與其家屬致上最深的歉意。當時日本人自認為是優越人種,將成為俘虜看作奇恥大辱,也因此對於外國俘虜,或者其個人尊嚴,幾乎毫不在乎。

譯註:因為一起拍過記錄片,新屋爺爺應該認識老布希?

可是,在費瑟斯頓的經驗,還有接觸到基督教,令我學習到,世間一切之戰火皆為內戰,因為無論國籍、人種還是膚色,我等人之子彼此皆為兄弟姊妹。

※All wars are civil wars, because all men are brothers. ——Francois·Fenelon

私たちはキリストへの忠誠を通じてお互いを許し、お互いに愛し合うことができるのである。
(通過對基督的忠誠,我等得能互相包容彼此,我等得能互相深愛彼此)


希望世人能原諒戰爭中日本的殘酷行為。我明白這份苦痛仍殘留於世,但我衷心期盼有朝一日能夠互相和解。


4、本書英譯者,埃里克‧湯普森(Eric Thompson)對於暴動的記述(摘要)

1942年末至43年,費瑟斯頓設立俘虜收容所。43年1月,數百名日本俘虜忽然被送至紐西蘭。由於預計會有更多俘虜,後來的俘虜就被送往美國本土,或者澳洲的考拉,因此費瑟斯頓的俘虜數量並未增加,結果造成該收容所擁有必要以上的大規模。俘虜當中,半數是瓜島設營隊的徵用勞工,半數是以海軍為主的軍人。

43年2月25日,收容所配置了約30名全副武裝的紐西蘭兵,與約250名日本俘虜對峙。大概2小時的時間,紐西蘭方面反覆要求俘虜派出勞動隊。

居中調停的日本軍官『西村?』大尉被士兵送返士官收容所,可是日軍俘虜領袖,原『古鷹』三號砲塔砲台長『安達 敏夫』少尉要士兵們離遠一點。

他一般被認為是穩健派,但在事件中與紐西蘭方面的隊長『詹姆斯‧馬爾科姆(James Malcolm)』中尉針鋒相對。眾人注視下,他說:「若是必要,我已做好心理准備與大伙一同赴死。」

馬爾科姆中尉發出警告後,開槍打傷安達少尉。日本俘虜們憤而衝過去,向紐西蘭士兵丟石頭。

15~30秒之間,步槍與輕機槍吐出火舌(前者約150發、後者約70發),造成31名俘虜死亡,17名受致命傷,74名輕重傷。紐西蘭方面士官1人、士兵6人被自軍流彈打傷(其中1名二等兵『瓦特‧帕爾文(Walter Pelvin)』不治身亡),另有士官1人、士兵7人遭俘虜投石擊傷。

安達少尉傷愈後,待戰爭結束返國。此後定期前往吳海軍墓地,參拜『古鷹』慰靈碑。

譯註:安達少尉後來在回憶錄裡講:那些紐西蘭兵沒有殺意,只是出於恐懼(場面失控)才開槍的





※碑記落款處有『安達 敏夫』少尉題名

※      ※      ※      ※

【附錄】相關影片《The Lost Fleet of Guadalcanal》

1992年8~9月,美國國家地理頻道在『曉』等雙方艦船沉沒約50年後,請來海底的鐵達尼號(RMS Titanic)、戰艦『俾斯麥(Bismarck)』之發現者,著名的海洋學者『羅伯‧巴拉德』博士率領麾下團隊(水下考古隊),探索瓜島西北方海底,也就是……鐵底海峽。


全名:羅伯‧杜安‧巴拉德(Robert Duane Ballard,1942年6月30日~)

新屋中尉與同場海戰陣亡之美國輕巡『亞特蘭大』倖存者,以及緊接著美軍登陸後,沉沒於薩沃島附近的澳大利亞重巡『坎培拉』乘員們結伴同行,整個行動拍成106分鐘的記錄片。

片中,新屋中尉談到團隊首先尋獲美國巡洋艦,這裡與上述『1』說法稍有不同。

奧哈拉《The U.S. Navy Against AXIS》(美國海軍對抗軸心國)敘述:

「阿部下令『比叡』照射敵艦。『曉』『長良』也開了燈……驅逐艦『拉菲』追趕右舷的目標,可是又把目標換成左舷的『曉』。美軍各艦攻擊下個目標。『亞特蘭大』瞄準『比叡』『曉』,『舊金山(CA-38)』則……」

譯註:引用到『舊金山』就沒再繼續,大概是因為接下來是『舊金山』誤擊『亞特蘭大』



全名:文森特‧P‧奧哈拉(Vincent P. O'Hara)

影片裡,新屋中尉在美軍小艇接近時高喊『No thank you!』但仍被拖上船一事,與本文記述相同。海底影像出現美國重巡『昆西』(1942年8月9日沉沒)、澳大利亞重巡『坎培拉』(同)、美國輕巡『亞特蘭大』(11月13日)。



之後,在日本驅逐艦殘骸看到『あ』字,然而新屋中尉表示,無法據此判斷是『曉』(11月13日)還是『綾波』(11月14日)。

譯註:曉(あかつき)、綾波(あやなみ)首字都是『あ』,又都是特型驅逐艦。由於很感興趣,在下進一步查詢的結果是……

沈没位置が新屋氏の証言と合致しないことが指摘され、最終的には新屋氏もこれが綾波であることに同意した。結局暁の艦体は見つからなかった。
(有人指出,沉沒位置與新屋的證言不符。最終新屋也同意那是『綾波』。結果還是沒找到『曉』的艦體)


最後是翻覆的戰艦『霧島』的巨大螺旋槳,根據巴拉德博士的解說,這麼大一艘戰艦,像這樣整個翻轉過來的姿態極為少見。


鐵底海峽沉船示意圖(自行改圖)

※『明尼阿波利斯(CA-36)』未沉,圖上標示點應為該艦於塔薩法隆加海戰(日稱:侖加外海海戰)遭重創後,停在岸邊偽裝成椰子林進行應急修理的位置

本次探索結果:



01 霧島(きりしま)
02 昆西(CA-39)
03 綾波(あやなみ)
04 迪黑文(DD-469)
05 夕立(ゆうだち)
06 拉菲(DD-459)
07 坎培拉(D33)
08 北安普頓(CA-26)
09 庫欣(DD-376)
10 巴頓(DD-599)
11 蒙森(DD-436)
12 亞特蘭大(CL-51)

※巴拉德團隊尋獲13艘二戰沉船,其中12艘可確認身份。未確認的1艘可能為『利德(DD-79)』或『格列高利(DD-82)』其中之一


重巡『昆西』


驅逐艦『蒙森』


戰艦『霧島』


National Geographic: The Lost Fleet of Guadalcanal (1993)

Produced by Robert Kenner
Written by Kage Kleiner
Edited by Leonard Feinstein
Photographed by Robert Elfstrom
Music by Mark Adler
Narrated by Stacy Keach

關於這部記錄片:

在下手上有網上找到的非官方英文字幕,正在將之翻譯為中文字幕。本人大學時代曾加入字幕組,混跡風月大陸時自製過裡番(含BL物)字幕,畢業後到漢化組當主翻,製作《ONE ~前往燦爛季節~》漢化版,自認為應該有辦法做出中文字幕,用來推廣這部記錄片。

由於頗有關聯,在下原本想要和這篇文章一起發布中文字幕,但由於英文字幕品質不佳,許多地方要憑自己的聽力訂正,導致來不及翻完,且其中也有束手無策之處。

另外,手上片源解析度也普普而已。預定較有把握的部分翻譯完成後,發布先行版,之後找有辦法幫忙的人協助優化,以上。


===================================

譯者補充:

最近回味以前翻譯的文章時,偶然看到這段:

從對空Cut-in系統、摩耶改二、秋月級的實裝來看,《艦これ》運營近來越發重視防空能力。大淀改二的話,運營點『改裝防空巡洋艦』這條科技樹的可能性還滿大的。(所以改二有可能送秋月砲)

雖然不太可能照搬那個計劃,來個防空姬‧大淀,不過將大淀的對空值提高到與秋月級相當的水準,並附贈專屬對空Cut-in,這樣的強化倒還滿值得期待的。當然,要是大淀改二變防空巡洋艦,又能裝備水爆機的話,那就更妙了!



【翻譯】輕巡『大淀』之所見,小澤艦隊之最期(訂正)

連合艦隊末代旗艦,輕巡『大淀』擁有2個未實現的改裝計劃案,其一為輕空母,其二為防空巡洋艦。


『大淀』改裝輕空母計劃案(W105型空母化案)


大淀級防空巡洋艦計劃案

前面的內容,就是在下對『大淀』改二為防空巡洋艦的猜測。各位《艦これ》提督是否從中聯想到,今年(2018)初秋活實裝的某位艦娘呢?



沒錯,瑞典輕巡/航巡『哥特蘭』!

防空巡洋艦、高對空與專屬對空Cut-in、裝備水爆機……與那段推想如出一轍呢!(而且跟『大淀』一樣是四格輕巡)

巧合嗎?還是田中也看過這篇文章?

在下知道,皇宇老師畫集《鋼鐵少女圖鑑》上市時,田中寫了推薦文,所以田中應該多少懂一點中文,可是在下並不知道田中的中文程度如何。

那篇文章原文是日文,作者是『大淀』第3分隊士『足立之義』,在下的翻譯都有註明出處,田中有興趣的話,可以直接看足立爺爺的原文。

後面的猜測是在下自己寫的沒錯,但其中參考許多日文資料。換言之,田中真的要看的話,並不需要很高的中文程度,只要看得懂當中如何引經據典,就能了解內容是在講什麼。

說了這麼多,然而……

是否巧合根本不重要!

重要的是,在下真真切切地,看到自己科普過的『甘比爾灣』『傑維斯』『塞繆爾‧B‧羅伯茨』加入鎮守府!

※『約翰斯頓(DD-557)』也將實裝^_^

沒錯,在下至今為止所做的科普都不是徒勞的。

只要不停下來,前方就會有科普過的艦娘實裝。

所以,在下是不會停下來的!

(雖然玩了梗,但這些話是認真的)

今天(2018年12月26日)維護完畢後,《艦これ》2019冬活【邀撃!ブイン防衛作戦】便要發動!



預祝各位提督武運昌隆^_^

===================================

相關文章:


【翻譯】大E戰記:1942 東所羅門海戰


【翻譯】美利堅驅逐艦史話:拉菲(DD-459)


【翻譯】拉菲(DD-459)壯絕的最後!


【翻譯&考據】黑色星期五之『夕立』


【翻譯】約翰斯頓(DD-557):勇士的命運


【翻譯】1942年11月,重巡『衣笠』的最後


【翻譯】阿武隈、大和、初櫻:戰爭與吾之青春


【翻譯】1936年探訪『哥特蘭』:來自北海


【旅行】2017廣島自由行(01)


【旅行】2017廣島自由行(06)

===================================

參考資料:

捕虜になった、ある士官の手記(原文)

暁 (吹雪型駆逐艦),Wiki

栗田艦隊の反転

第三次ソロモン海戦,Wiki

アイアンボトム・サウンド,Wiki

Featherston prisoner of war camp,Wiki

Cowra breakout,Wiki

左近允尚敏,Wiki

Robert Ballard,Wiki

Robert Duane Ballard

【4847号】消息 - 日本基督教団公式サイト

「暁」水雷長から下落合の聖書神学校長へ

海上に写る敗戦直後のモノたち

京都大学艦これ同好会

「No Thank You」は使っちゃダメ!?

軍艦古鷹戦没者慰靈碑

MASSACRE AT FEATHERSTON

Iron Bottom Sound Shipwrecks [images]

美國海軍驅逐艦列表 (1945年前),Wiki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23920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艦隊 Collection(原名:艦隊收藏)|艦隊收藏|艦隊これくしょん|艦これ|戰艦少女 R|碧藍航線|戰艦世界|比叡|夕立|

留言共 5 篇留言

樓T
幸好我有兩台大淀(?

12-26 20:42

幽影
在下希望可以雙型態切換XD12-27 05:42
幽影
可是如果像鈴谷熊野那種吃圖轉換,那還是再練一艘吧XD12-27 05:53

那些活下來的日本二戰老兵(前線作戰士兵)戰後都過得不好
水木老師 柳瀨嵩老師都是在打拼一陣子之後生活才安穩起來
...果然~敵人就在大本營(玉音放送時就該殺進去了)

12-26 23:02

幽影
即使是海軍解散時領了一筆錢的井上成美大將,戰後都要開英語補習班謀生了,何況那些基層小兵?12-27 05:47
Nacht-Eule
https://i.imgur.com/7g80FN3.jpg
今年聖誕節總算把她撈到了...[e4]
https://i.imgur.com/VxwVKpN.jpg
不過等級太非洲這次應該沒啥表現機會吧...[e8]
https://i.imgur.com/FvSmF7B.jpg
更悲劇的是這回冬活目前似乎大艦禁入...[e3]
https://i.imgur.com/wXKmTCW.jpg
而且隨後大建出貨的這支傢伙...[e20]
https://i.imgur.com/yNkHiyC.jpg
燒了偶粉多燃彈鋼鋁...[e3]

這下冬活可有偶頭痛惹...[e11]

12-27 18:23

幽影
恭喜大和到任,這邊還在做記錄片字幕,加上年底事情多,晚一點才要突入活動^_^12-28 10:11
Nacht-Eule
對了,提醒您元帥閣下...今日的生日代表...[e29]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3427966

12-27 18:26

Nacht-Eule
https://i.imgur.com/iChpMpu.jpg
唉...所羅門的惡夢啊...
https://i.imgur.com/a1EbQyi.jpg
四傻...你們全部關禁閉...[e4]

12-27 18:4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9喜歡★angelgug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翻譯】One'... 後一篇:【自製繁中字幕】《瓜島沉...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o01325216大家
嘗試了原創小漫畫 來看看嗎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0:4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