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罪與德 06

作者:棠巢栗子│2018-12-26 01:48:09│巴幣:0│人氣:56


罪與德

第六章


成為了七宗罪的子誠與皓哲、倪軒決定要互相幫助對抗德里司教會與七美德。
然而為了增加我方戰力的他們,來到了台中想讓暴食以及色慾之罪加入戰力。
 
「我的感知能力告訴我,暴食和色慾之罪並沒有在同個地方。」
「所以我們要兵分兩路,子誠和倪軒去找暴食之罪,而我跟皓哲去找色慾之罪。」
宥雅在車內對著站在車外的子誠以及倪軒說道。
 
「我明白了,暴食確定是在這個社區內嗎!?」
子誠看著身後的三棟建築物。
 
「沒錯,而色慾之罪我們會在開車去找他。如果有任何事就用電話聯絡。」
宥雅嚴肅的看著子誠。
 
「我明白了。」
子誠也給了宥雅一個堅定的眼神。
 
「那我們就先走了,記得以安全為第一優先。」
宥雅話說完就搖上了車窗,開離了社區門口。
 
「總之我們先潛進去吧!?」
子誠看著社區的地圖,皺著眉頭。
 
「解開空間的束縛吧。」
倪軒突然抓著子誠的衣角。
 
「咦!?」
當子誠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和倪軒已經移動到了某棟大樓的電梯前。
 
「潛入成功。」
倪軒淡定的說。
 
「是阿,不過要是被人看到就不好了!下次要發動能力先說一聲啦!」
子誠無奈的笑著說。
 
「我明白了。」
倪軒用著那張睡眼惺忪的表情看著子誠。
 
「不過這個社區看起來也像是一般的社區阿,要怎麼找到暴食之罪阿!?」
子誠再次皺起了眉頭。
 
這時倪軒抓著子誠的衣角,並指向了大樓外的庭園。
 
「嗯?!那裡怎麼聚集了這麼多的人啊!?」
子誠看著倪軒手指的方向。
 
「有好幾個人拿著攝影機。」
倪軒說完後就躲到了子誠的背後。
 
「好吧,我過去看看你待在這裡。」
子誠拍了拍倪軒的頭,說完話後就走向人群。
 
「請問吳先生對於撞死洪式父子一事,有向律師尋求幫助了嗎!?」
女記者拿著麥克風逼問著一位戴著黑色鴨舌帽和黑色口罩的男子。
 
「請問吳先生脖子上的繃帶是當天車禍造成的傷口嗎!?」
另一個電視台的女記者也拿著麥克風逼問著這名男子。
 
「吳先生,對於自己酒駕不只害死洪式父子還害死了自己的父親,
請問對於此次事情你有沒有什麼話想說的嗎!?」
另外一名男記者一樣拿著麥克風逼問著什麼話也不肯說的男子。
 
「吳先生!吳先生可以請你回答嗎!?」
「吳先生!?」
記者們開始緊追著想離開庭園的男子。
 
「是什麼嫌犯嗎?!」
子誠充滿疑問的看著被記者和人群追著跑的男子。
 
而男子也終於逃出人群跑向了大樓的大廳裡,
記者們也被守衛攔了下來。
 
「好像是什麼嫌犯的樣子。」
子誠走到了大樓旁有倪軒在的涼亭。
 
「那個人,脖子上貼著繃帶。」
倪軒看著隔壁大樓隔著玻璃門在等電梯的男子。
 
「這麼遠還看的到,真不愧是沒有看書也沒有看3C產品的孩子..。」
子誠看著隔壁大樓卻看不到男子的脖子,驚訝的在心裡想著。
 
「跟我們的位置一樣。」
倪軒手比著擋著圖騰的頸枕。
 
「難道是!?」
子誠驚訝的看著遠方走進電梯的男子。
 
「倪軒,有辦法順移到他身邊嗎!?」
子誠激動的看著倪軒。
 
「可以是可以,但直接移動到他的家會比較好吧?!」
倪軒看著子誠回道。
 
「咦!?可以這樣嗎!?」
子誠再次驚訝的看著倪軒。
 
「只要他走進去他家,知道他家在哪就可以了。」
倪軒比著四樓從電梯出來正在走廊上的男子。
 
「有了有了,他好像進去那間了。」
子誠比著遠方的男子。
 
「了解,解開空間的束縛吧。」
倪軒抓著子誠的手,發動了能力。
 
「咦?!」
男子被突然出現在面前的子誠和倪軒嚇了一跳。
 
「額..你好啊…。」
子誠尷尬的看著男子。
 
「你們是怎麼進來的?!你們這些該死的記者煩不煩阿!!」
男子突然講話音量變大,開始用吼的。
 
「阿阿阿,不是的!我們不是記者啦!」
看見突然發火的男子,急忙的揮動雙手解釋。
 
「我們沒有麥克風和攝影機,而且我才16歲。」
倪軒淡定的看著快要把子誠殺了的男子。
 
「罪」
「所以說,就算不是記者又怎樣?!」
男子突然冷靜的看著子誠和倪軒。
 
「那個…,你是七宗罪嗎?!」
子誠突然舉起了左手。
 
「阿,這麼直接。」
倪軒淡定的看著這像是被冷空氣凍結的空間。
 
「這裡是?!」
皓哲看著全是暗紅色燈光的街道。
 
「的確很像是色慾之罪會在的地方呢…。」
宥雅看著每間店面都掛著女生性感照的招牌。
 
「是說,這麼多間該不會要一間一間找吧!?」
皓哲臉著紅指著離他們最近的店面。
 
「我的感知能力可以知道他在哪間店。」
宥雅馬上識破了皓哲想每間店都進去的邪念。
 
「好吧…。」
皓哲立馬露出了失望的小表情。
 
「我說你,好歹表情也給我稍微克制點。」
宥雅用著鄙視的眼神看著皓哲。
 
「怎麼感覺宥雅來到這裡後,心情不太好啊…。」
皓哲看著身後似乎有一團黑霧的宥雅,心裡想著。
 
「很抱歉突然來打擾。」
子誠拿著男子遞過來的冰水。
 
「所以你們兩個是憤怒之罪和怠惰之罪嗎?」
男子看著坐在客廳地上的子誠和倪軒。
 
「對阿,你應該是暴食之罪吧?」
子誠上下打量著眼前這位身材壯碩、長相俊秀的男子。
 
「我叫吳瑋,身為暴食之罪不是胖子真是對不起了你的想像阿。」
男子看著子誠的眼光,無奈的做了自我介紹。
 
「阿我不是這個意思啦!」
子誠緊張的解釋。
 
「所以呢?同為七宗罪來找我幹嘛?」
吳瑋靠著椅背、雙手抱胸的問道。
 
「是這樣的,我們現在正在找尋其他七宗罪。」
子誠放下了水杯。
 
「為什麼?聚集一群大罪人然後當恐怖份子嗎!?」
吳瑋說完後,笑了一聲。
 
「不是,是因為有一個教會的人正在追殺著七宗罪。」
「他們跟我們一樣擁有特殊能力,所以我們打算聚集七宗罪好跟他們對抗。」
子誠解釋著。
 
「所以找上了我,希望我幫你們對抗那個教會嗎?」
吳瑋的臉靠近了子誠的臉。
 
「也不是希望你幫助我們,而是希望我們大家可以一起對抗他們。」
子誠吞了口口水,後退了一些。
 
「我不要。」
吳瑋再次靠上椅背。
 
「咦!?」
子誠和倪軒驚訝的看著吳瑋。
 
「我說我不要阿,這樣不是就變逃犯了嗎!?」
吳瑋伸了個懶腰。
 
「可是…。」
子誠驚訝的看著吳瑋。
 
「你們說的教會是德里司吧?!我從小就覺得他們替天行道很酷。」
「而今天我犯了錯,理所當然該被懲罰阿。」
吳瑋看著窗戶停在陽台上的麻雀說道。
 
「即使犯了錯,也應該受到真正的法律制裁,而不是像被殺人集團私刑吧?!」
子誠皺著眉頭對著眼前毫不在意的吳瑋說道。
 
「法律束縛君子,而德里司教會才是真正的替天行道。」
「知道我為什麼是暴食之罪嗎?因為我飲酒過量就算了,
還酒後開車撞死了人也害死了自己的父親,不僅家破人亡也害別人的家庭破碎。」
吳瑋嚴肅的看著頓時無話可說的子誠和倪軒。
 
「如果是真正的替天行道就算了,但他們是惡人組織。」
「仗著自己是天神選上的七美德,以屠殺為樂殺死了無辜的人。」
子誠氣憤的對絲毫不在意的吳瑋說道。
 
「他們在追殺我的過程中把我根本沒有任何過錯的朋友給殺了,
殺了之後還閒話家常的說只是缺業績,甚至還在台北街頭為了確認他人是不是七宗罪,殺了他人。」
子誠紅著眼眶,越講越激動的看著吳瑋。
 
「或許像你說的,他們可能是屠殺為樂。」
「但我認為,唯獨我的死才可以讓上天寬恕我所犯的錯。」
吳瑋眼神堅定的看著子誠。
 
這時,倪軒拍了子誠的背並搖了頭。
而子誠也後退了,拿起桌上的冰水喝了一口。
 
「我不知道你酒駕的原因,我也知道酒駕真的是很該死的行為。」
「但如果你以為用死就可以這麼簡單的得到上天的原諒就大錯特錯了。」
子誠站了起來看著吳瑋,冷靜的說著。
 
將話說完的子誠就與倪軒離開了吳瑋的家。
 
「我並不是不能了解吳瑋的想法。」
子誠帶著倪軒走到了社區的外頭,拿起了菸說著。
 
「當時我似乎也是因為一時的憤怒而殺死了我爸,
因為氣憤我爸酒後失控殺死了我媽。」
子誠邊抽著菸邊說著。
 
「但吳瑋不一樣的是,是他喝酒後害死了別人又害死了自己的爸爸。」
「肯定是會非常的自責吧。」
子誠看著吐出來的菸飄向即將淺入地平線的太陽。
 
「說起來吳先生的兒子還真的很可憐。」
這時有兩個阿姨邊提著菜籃邊走了過來。
 
「對阿,從18歲開始到都24歲了都一直在替他爸爸擋酒。」
兩位阿姨停在社區的門口聊了起來。
 
「畢竟長的帥嘛,他爸爸總是帶他去應酬。」
聽到阿姨們在討論吳瑋的子誠和倪軒開始張大耳朵偷聽著。
 
「說起來也很可憐,從小沒媽媽就被爸爸帶到很多聲色場所談生意。」
其中一位綁包頭的阿姨表情難過的說著。
 
「對阿,聽說他爸爸除了要他擋酒還會為了生意要他做一些很為難的事呢。」
另一位長髮的阿姨將手靠在嘴邊小聲的說著。
 
「之所以會出車禍,聽說也是因為那天應了五場酬的樣子。」
 
「天哪,難怪會出事情阿!」
 
「他爸爸也真是的,兒子都應這麼多酬了怎麼還叫他開車呢?!」
兩位阿姨說到這裡就走進了社區,
而她們的對話也被子誠和倪軒一字不漏的聽進了耳裡。
 
這時又有一位阿姨走到了社區門口,而她身後還帶著穿著德里司教服的一群人。
 
「靠,這不是德里司教會的人嗎?!」
子誠看到這麼一大群人,抓了倪軒就往旁邊巷子躲。
 
「為什麼他們會出現在這裡啊?!」
子誠小聲的說著。
 
「難道是來抓暴食的嗎!?」
倪軒回道。
 
「這下完了,我可不能讓吳瑋就這樣被他們殺死。」
子誠眼神堅定的看著社區那群德里司的人。
 
「你好,我是德里司教會的耐心之德-洪千芸。」
那位站在德里司教會群眾前面的阿姨對著守衛說道。
 
「你好,請問偉大的七美德大人來我們小社區有什麼事呢!?」
守衛從守衛室走了出來,並靦腆的問道。
 
「我們查到你們社區有位叫吳瑋的男人,是這次七宗罪的暴食之罪。」
「所以請你幫我們開啟通往他家的所有大門,我們即將對他天罰。」
洪千芸雙手放在背後,用著那命令式的語氣對著守衛說道。
 
「不好意思,就算是德里司教會也不能擅自進入民宅呀。」
守衛尷尬的笑了一笑。
 
「是嗎?!那我明白了。」
洪千芸對後方教徒們比了個手勢。
 
正當守衛以為洪千芸與教徒打算打退堂鼓的時候,教徒拿出了大刀從守衛的脖子砍了下去。
當場血濺的整個社區門口都是。
 
「阻擋我們德里司教會天罰的人,都將受到懲處。」
洪千芸藐視的看著守衛的頭顱,話說完就與教徒們走進了社區。
 
而在旁邊巷子目睹一切的子誠和倪軒,氣憤的看著洪千芸走進去的背影。
 
「倪軒,來不及等宥雅他們來了。」
子誠看著走進社區的洪千芸等人。
 
「先說喔,我沒有任何的攻擊能力。」
倪軒看著握緊拳頭的子誠。
 
「我知道,但我們現在不進去救吳瑋就來不及了。」
子誠堅定的看著倪軒。
 
「我明白了,我們先到他家吧。」
「解開空間的束縛吧。」
倪軒抓住了子誠的手,再次發動了能力。
 
「吳瑋!吳瑋!!」
移動到吳瑋家的子誠和倪軒卻沒看見任何人影。
 
「奇怪,人怎麼不在家?!」
找不到吳瑋的人,緊張了起來。
 
「外面好像有什麼聲音?!」
倪軒似乎聽到了吳瑋家外頭有些聲響。
 
「你們要對吳瑋哥哥做什麼!?」
一位小女孩站在洪千芸眾人面前,而女孩身後是手臂已經受傷的吳瑋。
 
「吳瑋!」
子誠看見吳瑋正在流血的手臂,緊張的喊了一聲。
 
「所有阻礙天罰的人都將給予處罰。」
洪千芸拿起了教徒遞給她的大刀。
 
「小玲你快跑!」
吳瑋喊了一聲小女孩的名字。
 
而洪千芸將大刀往小女孩的方向揮了過去。
 
「小玲!!!」
吳瑋站了起來跑向小女孩。
 
「解開空間的束縛吧。」
倪軒即時使用了能力將小女孩和吳瑋移動到了他和子誠的身後。
 
「小玲你沒事吧?!有沒有受傷!?嚇到了吧!?」
吳瑋緊緊抓著被嚇哭的小玲。
 
「你們這群人!!」
子誠氣憤的吼著洪千芸眾人。
 
「意外的收穫呢,沒想到在這裡還可以遇到有順移能力的七宗罪和憤怒之罪。」
洪千芸興奮的笑著。
 
「小玲他沒做錯任何事情,怎麼可以想殺了她!!」
吳瑋抱著小女孩喊著。
 
「說過了,所有阻饒我們天罰的人都會受到懲罰。」
洪千芸舉起了雙手說道。
 
「你們這些人!!」
子誠握緊了拳頭。
 
「這樣剛好,連同暴食之罪!將憤怒跟旁邊的七宗罪和阻饒我們的人一起殺了。」
洪千芸向眾人發號了施令。
 
「對方人數太多了,倪軒!」
子誠看著倪軒喊道。
 
「我明白了,解開空間的束縛吧。」
倪軒打算發動能力將大家移動到安全的地方。
 
「不會讓你得逞的喔!來自上天的禮物。」
洪千芸舉起了雙手說道。
 
「咦?!」
而倪軒被明明發動了能力卻沒移動而感到驚訝。
 
「倪軒?!怎麼了?!」
子誠也看著倪軒表示了疑問。
 
「我明明…,發動了能力阿?!」
倪軒看著自己的雙手,不敢置信的說道。
 
「哈哈哈哈,你們還天真的以為可以從我們手中逃開嗎!?」
洪千芸突然仰天大笑。
 
「什麼?!」
子誠錯愕的看著洪千芸。
 
「我的能力是來自上天的禮物,聖壁。」
「任何人都不能從我的聖壁結界中離開的。」
洪千芸用那副向是從剛從地獄爬出來的笑臉看著眾人。
 
倪軒的瞬間移動的能力,完全無法逃離洪千芸製造的結界。
眾人逼不得已只好與眼前的洪千芸和德里司教徒們展開一場生死鬥。
而本來打算由德里司教會替天行道的吳瑋,
會因為小玲的生命受到威脅而挺身出戰嗎?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23914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kken1995081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罪與德 05... 後一篇:罪與德 07...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d7d7ffgkt有在用FB跟YT的人
小心這一家:https://forum.gamer.com.tw/C.php?page=1&bsn=60076&snA=6306862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0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