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達人專欄] 影武者女孩 特別篇 《逃跑? 再一次緊緊抱著你、守護一生的約定》

作者:江楓X漁火對愁眠。│2018-12-25 15:55:56│贊助:6│人氣:186
  本特別篇紀錄於本篇第九十三章故事。
  危險的影子、神秘的委員會,漸漸接近,睿英帶著懷孕兩個月的楓星逃離到偏僻鄉下的山中小屋避難,他們的目標是未知數,針對的確實是高楓星,面臨前所未有的威脅……楓星決定……


  夜深人靜。

  仰望著一片漆黑毫無星空的黑夜,心中產生莫名的浮躁感,一片焦慮,感覺有事情要蠢蠢欲動的發生…

  「楓星?」。

  睿英剛與咖瑪在附近巡邏回來,不見女孩在房間裡,卻看到浴室的門微微打開,在冗長漆黑的走廊上,浴室燈光微微洩出來特別顯得刺眼。

  聽到那緩慢的腳步聲接近。

  「——不要過來!」。

  從浴室裡面發出來,女孩急喘著氣,語氣虛弱而顫抖的聲音。

  睿英感覺不對,三步並兩步的向前,立即走到浴室前,大掌推開門,剎那間,睿英高大挺拔的身子錯愕的定在門口。

  看到女孩虛弱的坐倒在冰冷的地上,小小的手緊握著胸膛的衣服,像是快要撕裂一樣,她面色痛苦、毫無血色,地上一灘混白色噁心的嘔吐物…

  楓星垂著頭,喘著虛弱的氣息,頭髮垂下遮住了她的臉,她更加緊抓著胸口,身體微微顫抖著,像是隨時都會倒下去一樣「…都說了…不要進來了——!」她又慌又氣的開口,隨即又大口大口的喘息,像是使出全身力氣在說話。

  「楓星…」睿英愣了一下,才回過神,他的表情抹上一片慘白,雙眸深深的落在那個弱小的女孩身上,滿是心疼與歉疚,他前腳一步才想要踏進浴室,楓星又突然身子用力一顫,從胃部再次傳來強烈不適,腦袋又一陣暈眩湧上。

  「唔———!」楓星小小的身子縮成一團,重心向前,再次痛苦的嘔吐出來一地的…

  「那是什麼聲音啊?」頃海與綸鷹還有咖瑪從走廊的另一端疑惑的走過來,看到江睿英定在浴室門口,他們三個人不由得好奇的往浴室一看……

  咖瑪、綸鷹、頃海,三個人的表情都沒了。

  楓星大口大口的呼吸著,又是不舒服又是羞恥心湧上心頭,她現在真的好想找個洞鑽起來。

  「都說了…不要進來了!就不能讓我一個人嗎?!」楓星像是使出全身力氣般垂頭崩潰的大叫,這次她的聲音更加虛弱帶著委屈的哭腔,眼淚隨之墜落。

  睿英眸光熱烈一閃,心一緊,他立即再次踏進浴室裡面。

  「欸,江睿英——?」。

  睿英完全踏進去浴室的同時,大掌關上了門,反鎖起來,徹底的阻隔與外面的世界。

  「小楓……」睿英蹲下身,溫柔的將那嬌小顫抖的身子從身後湧入懷裡,才發現她的身體發冷而無力。

  「睿英…」楓星不敢抬起頭,背對著男人,眼淚不停落下「讓你看到這個樣子…好丟臉啊…」。

  睿英聞言,露出不滿意的表情,深褐色的雙眸流過一陣心痛,他好心疼的將她擁的更緊,「傻瓜…沒有什麼好丟不丟臉的…不要亂想」。

  楓星沒有回話,只是她的身子輕輕往後,自然的依偎在男人懷中,身體不再那麼緊繃,可是她的身體好虛弱,沒有任何力氣。

  「…還很不舒服嗎?」睿英柔聲的在她耳邊輕問。

  「吐完之後,舒服多了…」楓星淡淡的說,臉色依然很蒼白,「對不起…把地板用髒了…」。

  「…傻瓜,說這什麼話…」睿英心一疼的將女孩摟的更緊。

  「睿英…」。

  「嗯?」。

  「…我想好好梳洗一下…」楓星帶著一點羞澀,好虛弱的說,臉頰微微發熱。

  睿英一聽,溫柔一笑,「好,我帶你去」。

  「…可是…地上的…」楓星內疚的看著地板上一地噁心的狼藉。

  「等等會有人處理的,你不用擔心」睿英一把將女孩橫抱起來,打開浴室的門,看見頃海、綸鷹、咖瑪仍蒼白的臉色站在外面。

  「她現在很不舒服,我去幫她梳洗一下,等等咖瑪你幫楓星檢查一下…這裡等等要整理一下…」睿英平靜的說便抱著女孩往樓上的房間離去,看見女孩整個身子縮在他堅實的懷裡,頭埋進去完全看不到表情,可是卻可以隱約感覺到女孩的悲傷與難受。

  簡單的梳洗好之後,換上一件舒服透氣的淺色連身裙,睿英將女孩輕輕抱到床上,她的臉色至少比剛剛在浴室嘔吐時舒坦多了不少,但還是小小的眉頭緊緊皺著,纖細的身體緊緊縮成一團虛弱的躺在柔軟的床上。

  咖瑪簡單的幫楓星檢查一下把脈、敲肚之類的,認為楓星是因為懷孕的關係而孕吐,腸胃不舒服。

  「小楓,吃藥之前得先吃一些東西,你想要吃什麼?」睿英心疼的在女孩耳邊溫柔的問。

  「我…不想吃東西…」楓星躺在床上,才剛剛大吐完,真的沒有任何力氣。

  睿英心一疼,他搖搖頭俯下身輕輕撫摸女孩柔順的頭髮,試著給予她多點安慰,在她耳邊耐心細語,「不行…多少也要吃一些…小楓,我去煮白稀飯給你吃好不好?」。

  「…米粉湯」她躺在床上側著身體,對向男人帶著一點撒嬌的微弱語氣,「我想吃米粉湯……」。

  睿英看著女孩終於開口請求想要吃的東西,臉上的心疼終於露出了一點溫柔的笑意,「好,我去煮給你吃,你在這裡等我,我馬上就回來」。

  離開前,睿英在女孩髮間再次深深一吻,才離開房間。

  睿英第一次煮米粉湯這種簡單的夜市料理,反而比起他擅長的西式料理來說卻生疏許多,端在女孩面前,看著楓星像隻饞嘴貓一樣,雙眼發亮的忍不住拿起湯匙開動,她注意到睿英平靜的表情,深褐色的雙眸流露出幾分緊張的意味。

  「嗯!好好吃!」楓星吃了一小口,幾乎沒有猶豫的認同著。

  「真的?」睿英輕笑了出來,又立即露出不確定的臉色,「真的好吃?我也試吃看看…」。

  楓星一看睿英伸出手來,女孩立即雙手包住自己的米粉湯,一臉小霸道的開口,「不可以!這是你煮給我的欸!而且我是病人,不要跟我搶食物!」。

  睿英聽到這番話,愣了愣,不知道該笑還是該哭,自己煮的東西竟然不能給試吃一口,「好好好,都是你的,你慢慢吃,不要燙到了」。

  睿英寵溺的看著她,寵溺之中有著無數的溫柔。

  「嘻嘻」楓星給了他一個甜美的笑容。

  看來吃過東西之後,她的狀態看起來好多了,睿英好安靜的看著享受吃著米粉湯的女孩,內心有一些好奇的想法。

  「為什麼你會突然想要吃米粉湯呢?」睿英沒想過,楓星竟然會喜歡吃這麼再普通不過的食物。

  楓星聽到睿英的問題,停下手邊的進食動作,她看著桌上的米粉湯露出懷念的笑容,「以前我高中的時候就離開家裡一個人靠著打工半工半讀為生,那時候穿的吃的都很節儉,米粉湯是我在那個時候最常吃的東西,便宜又大碗,尤其是在身體不舒服的時候、天氣寒冷的時候,吃了一碗熱騰騰的米粉湯,就覺得好滿足…」她淡淡的敘述著,語氣卻有著隱約的憂傷,說著,眼淚就從她的眼眶墜落而下,睿英一看,眸光一閃,皺了眉頭,心一疼。

  「那時候…那段日子,真的好孤單…不想回家求助,因為家裡是黑道的關係,身邊也沒有多少親密的朋友…」楓星擤了擤鼻子,雙眸紅潤,她忍著、壓抑著在眼眶激動打轉的淚水,「那時候好羨慕在街上走在一起的情侶、一起開心出來的一家人…那時候我在想,我自己是不是有一天也可以擁有可以讓我依靠的肩膀?是不是也可以擁有那樣的幸福…想要那樣子、想要這樣子,就覺得自己好貪心…卻又好渴望著…」。

  說著,女孩又再次難過的落淚。

  睿英深深的看著女孩,眼神深情而灼熱。

  「哈哈…抱歉…提到不開心的事情了,都已經過去了」楓星故作沒事的笑了笑,擦著自己臉頰上的淚水。

  睿英卻伸出手,將女孩的手緊緊牽在他的大手裡,另一隻手略過她的身旁,用指腹溫柔的擦拭女孩臉上的淚珠。

  「…睿英?」楓星抬起頭,剛好迎上睿英深情的目光。

  睿英深褐色的雙眸清澈而深情,散發著沒有任何迷惘的光輝,他的眼神非常灼熱而溫暖,深深的看著眼前的女孩,彷彿不曾離去,他低沉的嗓音緩緩開口「…我說過了…不論是什麼我都可以接受,你可以把你所有不好的、好的,任何事情都丟給我,那是以前,但是我們已經在一起了,我願意承受你所有的一切,所以不論是過去、現在甚至是未來,我都想要與你一起度過——你就是我的責任,就是我的最愛…」。
  
  睿英牽著女孩的手往上提,像是宣誓般的在她好看的小手背上深深一吻。

  楓星心一動,睿英深情的告白、手背上被親吻的地方一片溫暖,在她的心裡有個東西正在不停的湧上,她再次感覺到鼻子一陣鼻酸,隨即,女孩再次哭了出來,再也壓抑不住強襲而來的情緒、淚珠滾滾落下。

  「睿英!」楓星哭著臉,往睿英的胸懷裡撲上去,睿英被突如其來的擁抱,一隻手撐著身體,另一隻手反射動作的緊緊環抱著女孩的身體,兩個人一同倒在柔軟的大床上,楓星壓在男人的胸膛上,依然是哭著臉。

  「怎麼了?」睿英著急的看著懷裡的女孩,為什麼她又哭得比剛剛更兇了?

  楓星搖搖頭,聽到睿英溫柔的語氣,任憑淚水不停的奪眶而出。
  
  「我說錯了什麼話了嗎?」睿英緊張的再次問道。
  
  每次面對女孩的落淚,他都會不知所措,失去平常的理智與冷靜。
  
  「不是的…」楓星依偎在男人懷裡,哭著搖頭,她哽咽著,「這是第一次有人對我說這番話,睿英…經過這段時間的交往,我才發現自己其實有多依賴著你…有多喜歡著你、有多捨不得你!我真的好喜歡你…好喜歡你…好想要永遠都待在你的身邊、想要永遠牽著你的手、想要永遠在你的懷裡…好想要永遠跟你在一起,可是我…我害怕自己成為你的麻煩…我害怕我自己太貪心…睿英…」。

  睿英聽著,收攏手臂,將女孩擁的更緊,像是要把她拉進自己的身體裡面,他的擁抱讓人迷戀、讓人澎湃,「你永遠都不會是我的麻煩」睿英沙啞著聲音,多麼篤定的口氣。

  女孩聽到這句話,哭得更兇了,睿英心一疼,要說的話,聲音頓時卡在喉嚨,喉結微微輕顫,將懷裡的女孩擁的更緊,使出全部的力氣,想要將自己所有的溫暖都灌輸給她,他繼續沙啞著聲音說下去,語氣有些顫抖,「…我也是…我也想要永遠跟你在一起,想要跟你一起走向屬於我們兩人的未來,所以我會用盡我一切的力量,也絕對不會讓你受到任何傷害,你是我的一切……」。
  
  「睿英…」楓星聞言,感動的心再次被狠狠一震,她哽咽的輕喊著他的名字,發現自己感動的再也說不出話來,只是這樣靜靜在他溫暖的胸膛裡不停落淚。
  
  「傻姑娘…」睿英疼惜般的撫摸女孩柔順的毛髮,在她耳邊溫柔的開口,語氣滿是深情「不管是多遠的距離、多長的時間,甚至是不管發生多麼危險的事情,都阻隔不了我跟你之間的愛情,我已經認定你就是我最重要的人,不管是過去、現在還是未來,我都會陪在你的身邊,我們曾經錯過的時間,未來我們可以一起彌補回來,因為我們有一輩子的時間……」。

  睿英說的話如同夜晚的微風,那樣動人好聽,深情的話語綿延不絕的迴盪在女孩耳邊,在他堅實的胸膛裡,充滿溫暖,讓人慢慢安心下來,情不自禁的貪圖的想要就這樣賴在他身上的迷戀……
  
  「傻姑娘…別哭了好嗎?」睿英微微挺起身子,雙手捧著女孩微熱柔軟的臉頰,用指腹輕輕的擦拭她滿臉的淚水。

  「孕婦…就是比較容易愛哭嘛…」楓星紅著小鼻子,格外俏皮可愛的低聲說道。

  睿英看著她又變回平常傻乎乎的模樣,露出鬆了一口氣般的笑容,輕輕捏捏她柔軟的臉頰,動作異常的溫柔,「不哭了?」。

  楓星堅定的搖搖頭,紅著鼻子、雙眸一片濕潤,可是她明亮的大眼睛清澈而深邃,「我不會再哭了」。

  睿英一聽,再次將女孩擁在懷裡,她的身上都是他的氣息。

  「睿英?」。

  「在我的身邊,你不需要隱藏你自己,在我的懷裡,任憑你哭泣落淚鬧脾氣,我全部接受…我說過了,我會永遠陪在你的身邊,誓死的守護你,不會再讓你一個人…」睿英深情的話語帶著強烈的情感,像是一種承諾更是一種宣誓,曖昧的悸動情愫環繞在兩人之間,「這是我對你一生的約定」。
  
  「…睿英…我也會永遠陪在你的身邊,我也不會再輕易把你給推開,我也想要跟你一起走向屬於我們的未來…」楓星雙手環抱著睿英背後堅實的肌肉,感受著他的體溫與氣息,女孩的語氣很堅定不移,睿英聽的胸口的心一跳,他將女孩擁的更緊,迷戀而貪婪的在她的髮間吸允著楓星身上的氣息。
  
  「…好…我們都不要再放開手…都不要再離開彼此了…」低沉而充滿磁性的嗓音,好迷戀感性的說著。
  
  「嗯!…」。

  睿英俯下身,自然的在女孩柔軟的唇上落下親吻,這個吻含著兩人之間無數的強烈情感與堅決不移的心。
  
  「接下來——歡迎我們最後的壓軸團體——MTP魔幻力量!」。

  吃飽完,休息過後,閒閒沒事做的楓星就躺在床上打開電視,剛好在現場直播演唱會。

  楓星興奮的差點從床上跳起來,「終於輪到魔幻力量了!」。

  睿英看了女孩一眼,眉頭輕皺,「這個是你喜歡的?」。

  「對呀!他們團隊的主唱長得超帥的!有好幾首經典好聽的歌曲!」楓星滔滔不絕的讚美著。

  睿英看了電視螢幕畫面出現的一群年輕男人,眼神帶著一點不高興「不就是一個樂團而已…」他悶悶不樂的低聲說道。

  「可是他們是最棒的樂團!」楓星見睿英不高興的臉色,膽子又變大了起來,吃吃的對著電視螢幕傻笑著。

  樂團開始演唱,楓星高興的跟著音樂一起放聲高歌,還時不時興奮的拉拉身旁的睿英喊道。

  「你看!那個站在中間的就是他們團隊的主唱」。

  「你聽!這首歌也是他們的代表作品,還被選上某個電視劇的片頭曲呢!」。

  「他們今年出的專輯我也有去預購呢!好期待他們哪天趕快辦個簽唱會呀!」。

  睿英的臉色越來越低沉。

  「你們喜歡我們嗎?——」隔著電視傳來男人的聲音。

  「喜歡———!」楓星跟著那些熱情的觀眾,帶著一片激動的齊聲,一起高聲呼喊。
  
  啪!

  電視畫面突然閃現一片漆黑,楓星叫了出來,生氣的看向睿英,男人把電視給關了起來。

  「你做什麼呀?到最精彩的地方了欸!」楓星有點不滿的開口。

  「你還在不舒服不是嗎?明明早上才吐了那麼一場,中午過後就可以這麼興奮的看著電視?」睿英將手中的遙控器收進抽屜裡面不讓楓星拿到,「你需要休息,孕婦那麼激動幹嘛?」。

  「我哪有激動?我是興奮!」楓星認真的說。
  
  睿英再次露出不滿意的臉色,挑了眉毛,不敢置信的開口「就為那幾個野男人感到興奮?」。
  
  「他們是最帥最酷的樂團!」楓星開心的說道,笑的嘴角上揚,眼睛都瞇起來,臉頰上有疑似的紅暈。

  「你聽完他們的歌曲,難道都沒有產生任何一點心動與崇拜嗎?」楓星等不到睿英的回應,又開心的緊接著問道,她笑容滿面,心情相當的好。

  睿英聽著更不高興了,精緻雕刻的五官上一抹冷漠與疏離,他哼了一口悶氣,呢喃的開口「…沒有」。

  楓星吃吃的笑著看著身旁的男人,「你吃醋了?」。

  「…沒有」睿英低聲說道,帶著一點悶悶不樂的語氣。

  「孩子的爸,你怎麼那麼愛吃醋呀?」見睿英難得少有的鬧少爺脾氣,楓星膽子變得更大了。

  睿英眉頭一皺,看了看女孩,「你是故意的?故意刺激我?」。

  「沒有呀!我真的很喜歡那些樂團,為他們感到興奮是真的!」楓星坦白的笑著說,充滿真心與誠意,清澈明亮的雙眸散發著耀眼柔和的光輝。

  睿英有點生氣的看著女孩,不得不承認,他確實是吃醋了,「那我呢?」。

  「啊?」。

  「我說那你對我呢?」睿英不厭其煩的再次柔聲問道。

  「我…」楓星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抬起頭迎上睿英深情溫柔的雙眸,她腦袋的思緒全被打斷,一片空白,接著,她的臉頰暈起一片羞澀的紅暈,女孩帶著一點嬌羞的撇過頭,許久,才鼓起勇氣,小聲的開口,「…我…我為你…感到…瘋狂…」。

  睿英一聽,心跳快了好幾拍,他嘴角終於上揚,露出一個完美的弧度,勾勒起一個帥氣的笑容,他深深的看著那個害羞的女孩,眼底的笑容更加濃烈,「我也為你瘋狂…」。
  

  傍晚之際,睿英與咖瑪要再次去小屋附近的森林巡邏,看有沒有什麼可疑的人事物發生,一樣由綸鷹與頃海看家,今天的晚餐也是他們兩個負責……

  等到睿英與咖瑪巡邏完回到小屋,只看到廚房一片狼藉,像是剛剛這裡發生過一場世紀大戰,簡直慘不忍睹……

  「楓星呢?」咖瑪覺得奇怪,綸鷹與頃海把廚房弄成這副模樣,她竟然沒有跑出來大罵這兩個小子。

  「應該在房間裡面吧?說什麼有要去看很有名的電視劇,不要打擾她」綸鷹說。
  
  睿英看著這一片狼藉,表情冷清,嚴肅的看了看頃海與綸鷹,這兩個人身上也慘兮兮,格外可憐的模樣,睿英堅毅的臉龐上卻沒有任何一絲同情的意味,並且還鄭重囑咐的開口,「你們兩個要把這裡清乾淨,恢復原樣」。
  
  睿英說完便往樓上女孩的房間而去,綸鷹才開口悶悶不樂的抱怨,「江睿英這個惡魔……」。
  
  「誰叫你們要把廚房搞成這副德性?」咖瑪一副理所當然的語氣。

  「你會幫我們一起整理嗎?」頃海試圖抱著一點希望的問。

  「不會」咖瑪幾乎沒有任何猶豫的回應,且幾乎是命令的語氣開口「聽江睿英的話,清乾淨」說完,自己也拍拍屁股轉身走人。
  
  「他也是個惡魔…」頃海帶著一點憤恨,不高興的呢喃著。

  廚房留下頃海與綸鷹默默的一邊抱怨一邊收拾殘局。

  睿英走上樓梯,往最後面的一個房間而去,陰暗的走廊上一片黑壓壓,空氣中傳播著詭異的氛圍,睿英感覺不對勁,一切都安靜的異常古怪,他三步並兩步的迅速走到門口,轉開門把,大步進去,一看,空曠的房間沒有任何身影。

  「楓星?」睿英心一緊,目光迅速的在房間裡面掃射一遍,又大步向前,粗魯的拉開棉被,一片冰冷的床位,他眉頭深鎖,臉色越來越不好看,睿英又轉身推開櫃子的拉門,也沒有找到那個嬌小的身影,他又踱步往露台的方向而去,略過台階,一樣沒有人。

  急促的腳步聲從樓上傳出來,咖瑪準備好晚餐的同時,看到睿英匆忙焦慮的從樓上跑下來。

  「怎麼了?」咖瑪不對勁的問。

  「楓星不見了」睿英屏著氣說。

  咖瑪一聽,眸光緊繃一閃,立即放下手中的碗筷,跟著睿英肩並肩的往玄關一同匆促而去。

  「楓星那丫頭肯定是又逃跑了,以前她當影武者的時候不就習慣甩掉保鏢逃跑嗎?」咖瑪快速的說著,語氣中帶著一點煩悶。

  睿英緊抿著嘴不語,臉色嚴肅而陰沉。

  他腦海裡想著上午,他和楓星在房間彼此坦承的告白、抱在一起依偎著彼此的溫暖,難道一切都是她為了讓自己放下戒心,好讓自己逃跑的手段?

  「那個笨女人!難道不知道現在情況有多危急嗎?竟然還這樣亂搞!」咖瑪沒等睿英開口回應他,自己又按奈不住情緒的低語說道,語氣急促而煩躁。

  「難道她不知道她現在可是委員會針對的目標嗎?」。

  聽到委員會三個字,腦海裡想到楓星可能被抓走的危險,睿英胸口猛烈一顫。

  「得趕快找到她…」睿英幾乎是沙啞著聲音低語。

  他們倆跑到玄關前,睿英大步向前轉開門把要離開家時,手指才剛停在冰冷的銀色門把上,門就自動往他的反方向打開,一個女孩站在門口,她詫異的看著玄關站得兩個高大的男人。

  「你們兩個這個時間要出門啊?」楓星紅著鼻子,不解的微微歪著頭問道。

  睿英與咖瑪不可思議的看著眼前安然無恙的女孩,重重的鬆了一口氣,隨即,睿英向前,雙手緊緊抓住女孩的肩頭。

  他帶著一點溫怒與擔憂的語氣開口,卻壓抑著情緒盡量不讓自己發火,「你到底去哪裡了?你知不知道你突然消失我們有多擔心你?不是說過不可以一個人亂跑的嗎?為什麼你老是不聽話?」。

  面對突如其來的責備,楓星愣了愣,她有點錯愕,然後睿英立即向前將女孩緊緊的擁抱在懷裡,楓星被撞進一個堅實的懷中,腦袋有點一陣暈眩,鋪天蓋地全部都是睿英的氣息,突然感覺到鼻子有點鼻酸。

  「我…睿英…你抱得太緊了…我不能呼吸了…」楓星感覺到擁緊她的雙臂緊緊收攏著,她的胸幾乎貼緊著睿英熾熱的胸膛,她呼吸有點急促。

  睿英急喘著氣在她柔軟的臉頰旁,他聽到楓星軟軟的聲音,健碩的手臂鬆了一些,卻還是依依不捨的擁著她。

  咖瑪見楓星沒事的樣子,鬆了一口氣,卻還是不太高興的開口,「你到底去哪裡了?你不知道你現在是委員會的目標嗎?」。

  「睿、睿英…你先放開我好不好?嗯?」楓星被抱得真的快喘不過氣,安慰的輕輕拍拍睿英的肩膀。

  「…好…」睿英戀戀不捨的口氣,鬆開了女孩,深深的看著她,楓星感覺到睿英灼熱的視線,她感覺到自己臉頰微微發熱,一時之間不敢抬起頭與他視線交疊。

  「咳…我剛剛打電話給瑪莉亞,跟她要了點東西,然後就一直待在小屋外的院子的角落,等著她把東西帶過來給我」楓星手中拿著一個封住的牛皮紙袋。

  「什麼東西這麼重要?」咖瑪不解的問著。

  楓星的臉似乎更紅了,她抬起頭小心翼翼的看眼前的男人,「咳…那個…睿英,你跟我來一下…」。

  女孩主動拉住睿英的大手往玄關裡面而去,「要去哪裡?」睿英帶著一點疑惑的問,卻還是聽話的被楓星拉著手。

  「跟我來就對了」。
  
  楓星拉著睿英來到房間,將睿英按坐在柔軟的床邊,男人有點奇怪的看著她,女孩看起來心情相當雀躍。

  「你看起來心情很好?」睿英狐疑的輕問。

  「嘿嘿」楓星傻乎乎的笑著,她神秘兮兮的將手中一直緊緊抱著的牛皮紙袋遞在男人面前,「這個是送給你的!」。

  睿英愣了一下,接了過來,抬起頭疑惑的看了看女孩,「這是什麼東西?給我的禮物?」。

  楓星看睿英帶著期待的表情有點高興的語氣,她不由得害羞了起來,「嗯…這是我自己做的…但是…你不要太期待,我害怕會讓你很失望,你也知道,我是個大手殘…」。

  楓星不好意思,害羞又帶著一點彆扭的說。

  睿英溫柔一笑,「不會,你送我的東西,我都很喜歡」說著,他就開心而小心的打開牛皮紙袋,動作過程異常的溫柔,像是在對待一個珍寶一樣,楓星緊張的小眼神直直看著男人,看他這般對待自己的禮物那樣的溫柔小心,內心一片暖暖的。

  睿英從牛皮紙袋把手伸進去,手指觸碰到的時候,感覺是一個軟綿厚實的東西,他小心帶著一點期待的拿出來一看,是一條紅色的毛茸茸的手工圍巾。

  「這、這是?」睿英驚訝的看著這條圍巾,頓時說不出話來。

  「那、那個!這是遲來的禮物,之前你生日的時候沒能送給你的,我是請瑪莉亞一對一教我的,我知道你不怕冷,但是如果我希望我不在你身邊的時候,這條紅圍巾可以替我溫暖你…後來急忙逃跑,就忘記帶了,所以請瑪莉亞幫我送過來,我手藝不是很好,如果你不喜歡的話……」楓星害羞著一口氣慌張的開口。

  還未說完,睿英就床上跳起來,將女孩摟進他堅實的胸膛裡。

  「睿、睿英?」楓星感覺到自己的臉轟炸一片緋紅,耳邊蘇蘇麻麻的傳來睿英溫熱的呼吸,一切都好柔軟。

  「呼…謝謝你,我好喜歡!」睿英的聲音如夏天的風好聽,低沉而充滿磁性,語氣滿是感動。

  …睿英…那是因為,我總是受到你的幫助,總覺得自己也應該為你做點什麼事情…」楓星依偎在男人懷裡,羞澀的說。

  「傻瓜…」睿英聽到她這番話,收攏手臂,將女孩擁的更緊,下巴抵在女孩肩上,沉穩的呼吸溫熱的一陣陣傳來女孩耳邊,身體快要融化了…

  「好啦…你先放開我啦,睿英…」楓星害臊的拍拍他。

  睿英輕笑,戀戀不捨的語氣,「再讓我抱一會…」。

  「…唔…你真的喜歡這條圍巾?」。

  「嗯!我很喜歡,剛好現在是冬天,我們可以一起圍著這條圍巾,依偎在一起…」睿英說著很真誠很溫柔,像是楓星不論做什麼給他,他都會毫不猶豫的接受。

  「所以你是實用派?…顏值你不喜歡嗎?」楓星鼓著臉,有點沮喪的開口,露出在意的小眼神。
  
  「顏值?」睿英鬆開了女孩,再認真的看了看手裡的圍巾,「啊…顏色我很喜歡!款式也不錯,你織的很好!」。

  「可是如果仔細看還是會有些瑕疵…你看…我這裡就不小心打結了…還有這裡也是…」楓星挑剔著自己的作品,好沒自信的表情。

  「我就喜歡這樣」睿英霸道的說,他深情的看著女孩,深褐色的雙眸裡充斥著無比的溫柔與堅定,「這個禮物有你的心意、有你的味道,我很喜歡!」。

  說完,男人將這條紅圍巾給環繞上他的脖子間,睿英迷戀的聞著這條圍巾,上面帶著女孩的清香,嘴角不自覺勾勒起弧度,眼簾裡都是濃烈的笑意「很溫暖…我很開心,雖然我想說有你陪在我身邊,對我來說就是最好的禮物了……」。

  「睿英…」楓星看他這般愛惜著,心跳快了好幾拍。

  「咳…」面對女孩,睿英耳根子、臉頰邊起了疑似的紅暈,他不自然的開口,帶著一點少有的靦腆「…既然收到你親手做的禮物,我也要得做出一些回禮才可以…」。

  「欸?回禮?」楓星輕笑了一下,明朗的開口「不用啦!這本來就是屬於你的生日禮物啊!雖然是一個遲來的禮物…」。

  睿英突然俯下身,堵住女孩柔軟的嫩唇,楓星被突如其來的親吻,呼吸困難,親吻的力道很強,像是要把她的呼吸全部奪走。

  「唔…」就在楓星感覺到男人強烈的氣息,嘴邊充斥深情濃濃咧咧的深吻,她感覺到身體軟了下來,睿英卻一手插進女孩後頸髮間,另一隻健碩的手臂緊緊的環抱住女孩的腰,加深了這個吻。

  就在楓星以為自己要死掉的時候,睿英像是知道女孩快呼吸不過來,他戀戀不捨的離開這個吻。

  「呼…呼…」楓星臉頰一片緋紅,就算這裡只有彼此,就算明明已經吻了很多次了,她還是覺得好害羞,心跳快的像是隨時要從嘴裡跳出來一樣,「睿英…你怎麼這麼霸道的啊…」。

  她像是用盡了全身的力氣,羞澀的開口。

  睿英寵溺的溫柔一笑,笑意更加濃烈「我就想親你,你能拿我怎麼辦?」。

  「你…」楓星輕咬下唇,找不到任何可以反駁他的理由,見男人有點得意的表情,她好不甘心。

  睿英溫柔的撫摸女孩柔軟微熱的臉龐,再次深情的望著她,兩人雙眸交疊映照著只有彼此的影子,彷彿像是時機成熟,楓星情不自禁的闔上眼皮,睿英一看,滿意的一笑,便把臉靠近女孩,鼻尖交疊的同時,他的唇輕輕覆蓋在女孩唇上,這次的吻異常的溫柔,如同慢性毒藥一樣,輾轉反側、柔軟細膩,讓人慢慢的上癮……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歡迎給江楓 GP 訂閱 加好友
江楓愛你喲!!!

歡迎觀看江楓的其他作品喲!!!江楓愛你哈哈

並且歡迎多多支持江楓喔!!!

本特別篇紀錄於本篇第七十三章故事。
  今天特別企劃,泰熙接下了一個有關重返青春的節目,邀請我們大家一起再次穿上高中制服重返校園,變回高中生的樣子!
 在昏暗的後座位那裡,一大一小的模糊身影,曖昧不清的交纏著,高級的黑色轎車停靠在江氏豪宅大門外的空曠街道上靠近著樹林下,夜色降臨,葉子在微風之中徐徐飄動。

  「睿英…這樣不好啦…」。

  楓星半推半就的曖昧態度,睿英俯身壓在她的身上,一手扣住她的手腕,另一手溫柔的幫她解開內衣的帶子,白皙赤裸的身軀就在自己的眼前,睿英急喘著氣息,深深的看著懷裡嬌喘的女孩。

  睿英脫下黑色西服,襯衫完全敞開,露出精壯的身材,古銅色堅實的胸膛與性感線條的六塊腹肌。  


財團與黑道之間的相愛,真的會讓人距離遙遠嗎?真的會因為彼此的出生不對盤而疏遠嗎?原本不讓人在意的一些細節,隨著兩人在一起的時光,漸漸顯露出來……

  這天傍晚,外頭突如其來、毫無預警的下了豪雨,灰色的天空閃過好幾道慘白的雷電,轟隆隆的彷彿是怪物廝吼發出的雷聲,外頭傾盆大雨、雷電交加,暴風暴雨的像是一場可怕的世紀大戰。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23816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zxc38028851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電繪插畫】【繪畫天地】... 後一篇:[達人專欄] 影武者女孩...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xinjuewang大家好~~
這裡是光光,歡迎來這裡坐坐,喝喝咖啡,品品小文,也歡迎交流或加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1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