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紅騎兵 - 14

作者:山容│2018-12-22 13:51:46│巴幣:20│人氣:125

14.

玲瓏帶著史梅莉踏進地下街,立刻引發一連串的事件。
首先,是薇薇麗像條追擊獵物的眼鏡蛇,張牙舞爪衝過幹道,跑到玲龍面前想抓住她的手!
玲瓏立刻倒轉手臂,把關節折到她抓不到的地方。撲空的薇薇麗霎時愣住,接著回復過來加倍火冒三丈!她伸出一根指頭,用力連戳玲瓏的金屬肩膀三次。齜牙裂嘴的爬類保母把她的意思表達得很清楚了。

她一定是知道消息之後,就一直守在地下街的入口,要當著所有人的面給她難看。一股氣頓時從玲瓏肚子往上衝到喉嚨。

「我有手有腳,要去哪裡你管不著!」玲瓏對她吼道:「我不是小孩子了!」
在雙腳能支撐的最大限度下,薇薇麗往後退了一小步。她看著玲瓏,那樣子陌生到了極點。玲瓏全身發抖,說不出下一句話。她是無心的,沒料到薇薇麗的反應會這麼大。薇薇麗沒有開口,也沒有退避離開。她的視線慢慢偏移,最後落到玲瓏身後的史梅莉身上。

「幼仔的叛逆期真令人難受不是嗎?」雖然附近沒有其他人類,但史梅莉的聲音還是放得非常非常輕。
薇薇麗沒有回嘴,卻也沒有揮動舉在胸前的雙手。
「學著點,你離開食蟲市的時候,我也差點心碎而死。」史梅莉說:「現在不要發呆了,快點帶我們去看出事的地方。」

薇薇麗什麼都沒說,轉身趴到地上往地下街深處奔去。陰暗的幹道裡傳來回聲聽起來像打在玲瓏心上的鞭子,啪啪聲響痛得她欲哭無淚。

「我不是故意的……」她說。史梅莉拍拍她的肩膀,暗示她繼續往前走。
「奇怪,她為什麼跑——玲瓏!」晏風的身影出現在幹道轉角,手上拿著照路用的手電筒。這東西在地下街裡可說是人手一支,畢竟雖然主要幹道都有常設的燈光,但前往某些旁支的通道或是半封閉的區域時,沒有手電筒在手邊會很麻煩。

「我還在想你什麼時候要回來呢!」晏風對她說:「阿墨斯快急死了。維安小隊挖掉東邊快一半的牆,可是這些蟲好像——我的老天,這些是你找來的爬類嗎?」
晏風誇張的表情真好笑,雖然剛被薇薇麗嚇了一跳,但是看到他那張臉,玲瓏還是忍不住偷笑了一聲。史梅莉和他兩個跟班用鼻子哼氣,晏風又假裝被嚇到,放開玲瓏的手連退三步。

「我得說夫人,您就像傳說中一般威武。等等,我在做什麼?」晏風閉上嘴巴舉起手。「三位,光輝,強壯,豐美。
史梅莉又哼了一聲,但是這次藏在鼻息後的情緒,明顯軟化許多。「地方,蟲。專業,快速。留下甜食。
「當然、當然。」晏風說:「你儘管放心,我會的恭維也只有那一句。請你們往前,拐向左邊那條路,有燈光的幹道就對了。」
史梅莉和跟班一趴下往前走,晏風立刻附到玲瓏耳邊說:「快去看看薇薇麗怎麼了,她的樣子很奇怪。」
「我——」
「不要傻了。不管你做了什麼惹她不高興,今天都想辦法去彌補。」晏風很堅持。「我知道她的感覺,傷害她不代表你長大了。」
「你怎麼會知道?」玲瓏反問。
「別忘了,晏良可是我一手帶大的。」晏風說:「這不是比賽,沒有誰輸誰贏的問題。至少去看看她,今天陪在她身邊,不要到蟲堆來攪和。」

玲瓏的腳步遲疑了。她知道晏風說的沒錯,但是現在去找薇薇麗道歉,就好像她真的輸了一樣。她總是渴望能夠獨立生活,不再依靠保母或是任何人,但有了新手腳的日子,讓她慢慢發現這個目標並不如原先想像的容易。
她要學的東西還很多,這雙手腳只是開始而已。

「我會去找她。」玲瓏說:「史梅莉他們就麻煩你了。」
晏風搓搓她的頭。「答應我,好好和她談談。如果可以,今天就和她一起留在房間裡,不要到東邊來。」

他向玲瓏告別,趕上史梅莉的腳步。玲瓏先是愣了一下,接著猛然想起哪邊不對,趕緊把手探向腰包。
果然,她的小手電筒被偷走了。晏風那個可惡的混帳,為了逼她回薇薇麗身邊連這種宵小手段都拿出來用。真奇怪,什麼時候他對薇薇麗這麼重視,重視到非逼著玲瓏去向她道歉不可?現在她沒了小手電筒,就算想找個黑暗的小角落躲人也沒辦法。都怪她讓晏風太了解自己,連玲瓏會玩什麼把戲迴避承諾都知道。
有雙鐵腳,並不代表你能走到任何地方。

蘇天刺第一次看她走路時的嗤嗤笑聲又開始在玲瓏耳邊迴盪,這個老大真的是令人心煩。她很奇怪阿墨斯和蒙醫生怎麼受得了他?還天天要和他開會聯絡感情,玲瓏光是用想的就全身沒勁。

她對著空蕩蕩的幹道搖搖頭,聊勝於無,垂頭喪氣走進另外一條通道。


當然,她不會輕易認輸。
在向薇薇麗低頭之前,玲瓏打算再用一點時間沉澱情緒。她知道自己是個怎樣的壞小孩,直接聽晏風的話去找薇薇麗,只會讓她更加煩躁,克制不了吵架的衝動而已。這對她或是薇薇麗可沒有半點幫助。

她先拐個彎,往蒙醫生的地方去。雅致說過如果有需要可以去找她,比起薇薇麗,她現在說不定更需要一個陌生人的建議。

「我以前也是個壞小孩呢!至少在我的想像裡是這樣。」坐在病床旁邊,不知怎麼了好像有種魔力,能讓人打開話匣子。雅致在照顧玲瓏那段時間,簡單地對玲瓏敘述過自己的過去。
「但現在想一想,其實也都只是想像而已。」雅致把手舉高,讓玲瓏看她滿是傷痕的雙手。「你可能很難想像,不過這雙手以前可漂亮了。我得說我以前是個被寵壞的大小姐,每天早餐有三種咖啡和茶葉可以選,油膩膩的培根還有鮭魚,甜奶油和穀粒麵包。我說的是真的穀粒,不是用合成麵粉做出來的假貨。你可以想像一下,加熱的時候會有濃濃的香味,而不是合成品衰敗的臭酸。」
她抿了一下嘴唇。

「天然的總是最好不是嗎?」雅致張開眼睛,對玲瓏微笑。「還有雞肉。」
「肌肉?」
「不,我是說雞肉,有腳有翅膀的雞。你應該從來沒看過吧?」雙眼迷濛的雅致說:「事實上,我不認為還有任何人看過。不過我最想念的是雞蛋,要買只能找最高規格的私人農場,比獵殺異種還困難。只要有蛋和糖,我家的廚娘什麼魔術都變得出來。」
她語氣哽噎,雙眼泛淚。
「她大概是唯一不會質問我鋼琴彈得怎樣的人。大神在上!我恨那些樂器功課,如果不是為了折磨我父親的客人,我死也不會去學小提琴。」
玲瓏得說這些話她有一半以上都不懂。雅致的童年生活和她實在是相差太大了,就算兩個人感情日漸親密也很難彌補鴻溝。
「她怎麼了?」玲瓏問:「你們家的廚子娘?」
「廚娘,不是廚子娘。」雅致糾正她。「別說話像個沒讀過書的工人,其他人幫你上課時沒說過這一點嗎?」
「他們從來沒說過這一點。」玲瓏說:「幫我上課的都是工人,外加一個爬類。」
雅致兩手一攤。「聽聽你說的話,你有些好老師,我猜蘇天刺把你教得不錯。」
「所以你的廚子娘發生什麼事了?」
「都死了。」

玲瓏眨眨眼睛,想從雅致的臉上看出說謊的跡象。其他工人也是這樣,總喜歡說些恐怖的話嚇她,玲瓏早就學會不要太輕易相信這些長鬍子的學童。但雅致不是他們,她是個見過世面的女人,知道那些話不能開玩笑。

「我查不到他們的消息,所以他們都死了。」雅致說:「當然我還是希望他們活在某個我不知道的地方,但我的理智總是這麼告訴我——他們都死了。而有時候,死了比活著好。」
「發生什麼事了?」玲瓏問。
「列島艦隊。我猜我前夫手上有他們需要的東西,所以派了人殺進我住的地方。」
「我很遺憾。」
「不用遺憾,那頭豬死了我開心都來不及。只是我想念我的廚娘,即使我連她的名字和長相都記不住也一樣。而這些害我顛沛流離的破事,如果我信神的話,我會非常不爽某個在天上看著這一切發生,卻不肯動動手指修正的混帳。」

雅致擦掉眼角的淚,玲瓏努力把手抬高,再慢慢放在她的膝蓋上。她成功了,雅致眨眨眼,也回握她的手。

「你總算成功了。接下來,只要再跳支舞逗我開心就可以了。」
玲瓏對她微笑,雖然哀傷,但依然感覺得到她手心的溫暖。照理來說代用的手臂沒有任何感覺,不過玲瓏還是感覺得到那些微的心跳,從雅致的手心傳到她手掌上。

「我說這麼多,只是想告訴你如果以後有機會,記得不要忘記圍繞在你身邊的人。」她說:「我自己就是苦過來的,知道一個女孩子獨自討生活有多不容易。我告訴過蘇天刺,像你這樣的女孩,有時候失去會是一堂很嚴苛的課程。幫助你成長時,要加倍小心才行。」
「什麼嚴苛的課程?」玲瓏感覺有些不安。雅致沒有回答,舉起雙手伸懶腰,一副累了一整天,昏昏欲睡的樣子。
「不過話說回頭,我還真的沒有想過刺繡課學到的針法,會有派上用場的一天。等你手能用了,我再找根針好好教你一下。」

玲瓏說好。她還要跟阿墨斯一起學用扳手對付機械,一根針和一條線能有多困難?她答應的時候,腦子裡沒有想太多,只是想到如果薇薇麗收到她自己縫的褲子當禮物,不知道會有多開心。

薇薇麗,善良敏感的薇薇麗,玲瓏這個壞孩子終究還是惹她傷心了。
燈光又變亮了,玲瓏回到主幹道上。今天這一區意外空曠,大多數的人都被叫去東邊幫忙,現在還能四處逛的大概都是生病、受傷,或是剛結束值班的工人。不知道雅致的伴會不會也加入搶救東邊區域的行列?玲瓏沒跟他說過話,不過朱我看起來又高又壯,對這種粗工想必非常熟練才對。
應該不可能。雅致人不錯,可是這個朱我幾乎沒有公開露過面,連餐廳都沒有去過。除了玲瓏和蒙醫生之外,應該只有很少數的人知道朱我人住在地下街的病房。玲瓏往蒙醫生的診間走,說不定今天他一個不注意,會是玲瓏偷看朱我的好機會。

「玲瓏?」
她前腳踏進診間,迎面險些撞上拎著兩個大箱子的蒙醫生。
「你要去哪裡?」玲瓏問。
「我正要到東邊去,看看那些笨工人有什麼需要。」蒙醫生說話的口氣略帶煩躁。「只不過才回來吃個午餐,就有人用通話機告訴我誰誰誰又被酸液弄傷了腳。這些長不大的學童,只會給我找麻煩。」
玲瓏乾笑兩聲。

「我決定把晚餐和工具一起帶過去,你呢?找我有事嗎?」
「沒有,只是……」
蒙醫生挑高眉毛。「想找雅致嗎?」
玲瓏老實點頭承認。
「你晚了一步。基於安全問題,老大昨天就把他們兩個移走了。」
「安全問題?」玲瓏問:「地下街會有什麼安全問題?」
「我想很多人不會同意你這句話。」蒙醫生回答:「不過話說回頭,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老大會突發奇想。這不是第一次了,但是他的直覺向來很準,不會有人想要挑戰他冒險。」
怎麼會這樣?失望毫無預警襲來,玲瓏抓抓頭髮,無助地四處張望。

「又和薇薇麗吵架了?」蒙醫生嘆了口氣問。
「你怎麼知道?」玲瓏反問。
「你可能沒注意到,不過自從學會走路之後,你平均每三天會往我的診間躲兩次。」
真的嗎?玲瓏完全沒注意到。
「父母們都是這樣,以為孩子學會獨立就能輕鬆了,殊不知真正的戰爭才剛開始。薇薇麗適應不良,不要連你也跟著淪陷。」
「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玲瓏執拗地說:「我好得很,什麼都沒變。」
「不,你什麼都變了,是薇薇麗沒有跟上。她過去幫助過你,現在換你要回頭拉她。相信我這個過來人,教育父母比教育孩子要難得多了。」蒙醫生放下箱子甩甩手,玲瓏希望這不是他準備長篇大論的前奏。

「如果你需要一個地方沉澱一下,我的診間可以借你。我的要求只有不要亂動病歷,再拜託幫忙處理一下突發狀況。我信任你,別讓我失望了。」
「這些事我老早就會做了。」玲瓏說。
「那等今天結束之後,想辦法做點以前不會的事吧!」

蒙醫生對她微笑,提起箱子繼續往東西向的幹道快步走。玲瓏對著他的背影吐舌頭,照史梅莉說的,以前薇薇麗也不是什麼乖乖牌,現在憑什麼用同樣的標準要求玲瓏?休想!她絕對不會向薇薇麗道歉,至少今天不會。

玲瓏走進診間裡,拿起蒙醫生的茶壺往自己嘴裡倒水。她想像把憤怒喝下去,灌滿整肚子的不滿,再對著門簾外的走道噴。看著嚕嚕響的水柱,噗趴一聲炸成一團水花有股快感。玲瓏對想像中的蒙醫生獰笑,她絕對不會去向薇薇麗道歉。

雖然說不去道歉她也不知道要做什麼才好。診間空蕩蕩沒半個人,朱我和雅致離開之後,後面的病房也淨空了。玲瓏把整個衣物區巡了一次,和幾個路過的工人打了聲招呼,又瞎晃回診間,替自己倒了一杯水喝。

看看史梅莉,他們多好玩!他們的生活絕對不像玲瓏一樣無聊,只有地下街和這些老面孔,以及永遠看不到她成長的保母們。雅致也好,蒙醫生也好,他們通通一樣,把玲瓏當成小孩子。連要離開這麼重要的事都不肯告訴她,說什麼好姊妹、好伙伴都是騙人的。到最後她還是只能待在這無趣的地下街,真奇怪,她以前居然想留在地下當個微不足道的技工。不對,她不想這樣,她有手有腳,有更多選擇了。

但如果這些選擇意味著離開地下街,離開薇薇麗呢?
她不是小孩子了,薇薇麗會了解。她會離開這裡,靠雙腳走遍世界。雖然希望渺茫,但她還是希望生命會有所不同,來個大事件,徹底改變她的世界。
玲瓏對著冷清的診間嘆一口氣。

算了吧!有什麼大事會發生在這地下街裡?蘇天刺和他的團隊,充其量也不過就是一群盜賣回收塑料的工人,甚至連犯罪份子這四個字都很難搆上邊。了不起也就是收兩張公安罰單,讓工人們在未來一個月有個新主題能抱怨。什麼爆炸大事件,不要傻了。

玲瓏伸手去拿水壺。她把珍貴的清水都倒光了,要去裝一壺還蒙醫生才行。等這邊弄完,幫他整理一下病例,就該去向薇薇麗道歉了。她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雅致一定有很好的理由才會匆忙離開。就像醫生說的,蘇老大的靈感來了,誰也擋不了。

那瞬間有許多想法掠過玲瓏的腦子,紙張、灰塵掠過她的指尖。奇怪的是她怎樣也碰不到那個水壺。

玲瓏足足愣了好幾秒,才意識到原來那聲巨大的聲響不是幻聽,她的世界也沒有傾斜崩潰。是她、水壺、眾多病歷,像垃圾一樣從診間裡被倒出去,衝擊伴隨著巨大聲響震垮半邊地下街。
爆炸來了,徹底改變玲瓏的生活。




<待續>

歡迎澆水交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23446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言雨|盆栽人|小說|科幻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wu05k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紅騎兵 - 13... 後一篇:~曬圖文~夜騎士來尋驕陽...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J2001901005巴哈的各位
不平凡魔法師更新,歡迎大家來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