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蛻變之聲】【主線之一】卡薩德

作者:雲│2018-12-20 18:19:03│贊助:0│人氣:58
  卡薩德是一位古老的頑固矮人,他的頭頂微禿,白髮蒼蒼,散亂地披在肩上,漆黑的眼眸映照著火光,長長的鬍子綁成辮狀,白得似雪。

  「他永遠在敲打著鐵砧,永遠在挖掘著岩石,也永遠不缺席任何一場矮人的戰鬥。」這句是認識卡薩德的矮人們對著年輕矮人說的話,這句話也是矮人們年輕時聽父祖輩告訴他們的話。

  當他不在大深谷的鐵砧邊時,沒有人知道在哪裡可以找到卡薩德,也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會回到大深谷。雖然沒有人知道他去哪裡了,但是矮人們知道,他一定是去敲打著金屬與岩塊。

  而在矮人的漫長歷史中,他總在矮人與敵人戰鬥時出現幫助矮人這一方,可以看到白鬍子矮人在敵陣中揮舞著他那被稱作【破顱者】的大鎚子,敲碎敵人的頭蓋骨,如旋風般穿過敵軍無數陣列,只留下一地屍體,然後在戰爭結束後帶著他的鎚子消失。

  自有記憶起,卡薩德就與石頭和金屬形影不離,他依稀還記得,他將挖起的泥沙往身後潑去,頭髮與汗濕的肌膚黏著沙粒,他望了一眼一樣將砂石潑到自己身上的矮人,那是矮人之父-史東和矮人之母-泰拉的身影,這帶給他了無比的信賴與安心。

  而當泥土挖盡開始變成岩石,無法再挖掘時,他聽到了敲打聲,其他兄弟姊妹們開始拿起小石頭敲打著巨岩,卡薩德也開始撿起地上的石塊開始敲打著岩石,直到巨岩碎裂之後,才將碎塊搬出垂直的坑道,使規律的節奏響徹地底。

  最後當他們來到了堅硬的岩盤,為了突破岩盤,卡薩德直覺地拿起了石錘和金屬塊開始打造鐵鍬的時候,那石與鐵傳來的重量,打擊的聲響與濺出的火花,讓他知道了自己的天命。

  但是,那只是一個模糊的、不確定的意象。

  當他手握鐵鎚時,他能感覺到金屬傳來的沉重感、火星四濺的灼熱感,彷彿這些都化為力量傳遞到打造出來的東西。

  他最後出現在星之熔爐,希望星上的戰亂非常少,而關於卡薩德的英勇事蹟也逐漸變成了茶餘飯後的閒談,年輕的矮人們嘲笑不停敲打著鐵砧的老頭子跟不上時代,直呼這樣敲下去,連行星都要碎掉了。

  而現在,這個卡薩德正在如舊敲打著火鉗上的金屬片,一鎚、一鎚地在鐵砧上打出刺眼的火花,他白色的鬍鬚打理得精美萬分,漆黑的眼神專注地凝視著火鉗上發出白熱光芒的赤鐵。如水流般的汗水滴落在鐵片上冒出陣陣白煙。

  「碎星者大人不休息一下嗎?」

  一陣低沉的、富有磁性的嗓音自身後傳來,讓老矮人停下了手裡的動作。他認識這個聲音。

  「山靈小鬼找俺有事嗎?」卡薩德把手上的火鉗放進旁邊的酒桶裡,發出一陣酒化為蒸氣的聲響與隨之而起白煙,酒香就這樣瀰漫著整個鍛造場,然後抬頭用無神的黑瞳瞪視著眼前的年輕人。

  老矮人眼前的年輕矮人,名為杜林瑪爾,金髮碧眼而且高大如人類,戴著拉風的墨鏡,披著一件純白大衣,噴灑著香水,一點都不像矮人;然而,杜林瑪爾.山靈是繼承了山靈之名的前國王繼承人,現在擔任著劊子手-國王派的行刑人的他,在血緣上沒有比他更正統的矮人了。

  「那個名字現在已經沒有任何意思了,叫我杜林瑪爾就好。」金髮矮人的藍眸裡映照著卡薩德的蒼髮,萬般謙卑地說著。

  「不管是山靈還是杜林,找俺有啥事,沒事的話俺還要繼續打爛這塊秘銀呢。」老矮人語畢,無視杜林瑪爾在場,自酒桶裡夾出剛剛的秘銀塊又繼續在火中炙鍛、鎚打著,讓火星濺射到裸露的上半身,沿著汗水化為塵土。

  「用酒來打鐵這件事,每次看都很稀奇呢。」金髮矮人饒富興味地看著卡薩德的動作,他了解眼前的老人,但是並不是很理解他的想法:「陛下希望您能擔任國王的幕僚。」

  鎚打的聲音停了下來。

  「杜林瑪爾.山靈、黃金之劍、貴族處刑人,現在又要增加一個國王的說客這稱號嗎?」卡薩德凝視著帶著微笑的杜林瑪爾,彷彿不了解眼前的年輕人,明明眼前的矮人自小時候起就認識,為何現在彷彿換了一個人呢?

  「所以,卡薩德大人是拒絕嗎?」金髮矮人的語氣雖然客氣,但是言語的內容卻極為沉重,然而對於老矮人而言,這種事情無關緊要,有更為重要的原則要堅守。

  「俺不會幫助任何人去迫害同族!」卡薩德猛力一鎚,使燒紅的秘銀塊噴濺出火星,些許火星掉落在蒼白的鬍鬚上發出焦味,然後反手一拳就往杜林瑪爾臉上揮去。

  然而金髮矮人只是向後退了一步,就讓這一拳落空,但是揮出來的汗水與空氣猛烈地吹拂著如同純金般的瀏海。
  
  「真是可惜,說是迫害會不會太偏激了一點?您不覺得在王的身邊工作比較能幫助矮人嗎?」杜林瑪爾微笑著看向吹鬍子瞪眼的卡薩德。但是老矮人卻不為所動,反瞪著金髮矮人。

  「王的改革不就是你們這群人起鬨造成的嗎?」卡薩德踏上了一步,抬頭看著高大的杜林瑪爾,眼中滿是怒火。

  但是金髮矮人沒有正面承受這股怒氣,杜林瑪爾轉身往門口走去,在門口向老矮人行了一個禮之後,迅速地消失在工房之中。

  卡薩德餘怒未消,隨手抄起金黃色的巨鎚就往門那邊扔去,發出一聲巨響。今天的好心情都沒了,讓人生氣。老矮人站起來,頭也不回地也往門口走去,扛起扔出的槌子就離開了房門。

  上半身赤裸、扛著槌子走在石頭上的感覺相當涼爽,讓卡薩德的怒氣消解了一些,他扛著槌子就往路邊一家老舊的酒館撞了進去。

  酒館裡擺放著幾張檜木家具和由岩石雕出來的石桌和矮石頭,石壁挖空的壁爐裡吊著一鍋免費供應的肉湯,不停地散發出熱氣與香氣。

  矮人樂師不斷地吹著牛皮樂器來製造出不堪入耳的噪音,但是這些噪音仍然掩蓋不掉鼎沸的說話聲。

  老矮人大喊了一聲:「一桶麥酒!!」,一屁股坐到最中間空著的圓桌,碰地將槌子扔在桌上,然後向夥計點了一隻烤全羊。

  他閒著沒事看著周圍,剛好看到三個熟悉的臉孔走了過來。

  三名現代科技的天才技師,傑恩、格魯格和芭芭拉.蕾貝卡。

  傑恩有著整齊的黑髮黑鬍與筆挺的西裝,充分透露出他的潔癖與認真態度。

  格魯格則和傑恩截然相反,麥芽色的臉龐上布滿滄桑,有著雜亂的大量血紅長髮與長鬚,為整理了方便直接用銀環紮成幾束,頭上戴著一面雙眼護目鏡,如沙輪般巨大的雙腕上,也用三色合金製的鎖鍊綑成護腕。

  而被稱為眼鏡蘿莉的芭芭拉.蕾貝卡,是一個高綁著藍色雙馬尾、穿著如同瘋狂科學家一般的女矮人,厚重的眼鏡下是可愛的臉龐。

  是同樣身為在礦坑長大的技師,三人的技術可說是不分上下。也只有從小開始就一起長大的他們可以理解互相的構思與設計。他們都是天生的技師,他們可以輕易掌握不同的金屬特性,可以瞬間理解線路設計帶來的優點,可以立刻從細微的改變為製品帶來優勢。

  他們分別是兵器系統、機械製作與人工智能的專家,跟卡薩德老舊的鍛冶技術比起來,算得上是新時代的寵兒。

  「老爺爺一個人喝酒嗎?」看起來像小女孩的芭芭拉嘻嘻笑著,很明顯地不懷好意。

  「小鬼找俺有事嗎?」老矮人沒有理會,自顧自地朝著傑恩搭話,卡薩德知道格魯格個性孤僻,芭芭拉則是搗蛋成性,能正常對話的只有他們的代言人,不過今天是不是太常說這句話?

  「卡薩德老爺,只是路過用餐而已。」傑恩有禮貌地說著,讓卡薩德覺得這傢伙也和杜林瑪爾一樣虛偽,巧合,巧合。

  「那就一起吃吧。」老矮人看到麥酒被搬過來放在桌子旁,而烤羊擺上餐桌,用下巴點了點餐桌,從行囊裡拿出了一顆寶石當作餐費。

  「YES,賺到一頓。」芭芭拉毫不客氣地拉了一張椅子飛跳坐上。而格魯格接過木桶將它放在椅子旁邊,一拳破開裝著麥酒的酒桶蓋讓麥香飄了出來。

  「For the Beard and Ale!!」卡薩德拿著酒杯舀滿麥酒,一腳踩在椅子上,一腳踏上桌沿,高高舉起手裡的木杯,讓酒泡四濺了出來:「開飯啦!!!」

  而這騷動則驚動了其他用餐的傢伙。

  「唷,這不是碎星者嗎?」隔壁桌的矮人哄笑著,三個年輕矮人衣著華麗,桌上擺滿了精緻的美食和酒瓶,一看就知道是舊貴族的紈褲子弟。認識卡薩德的年輕人不多,但是認識的人總是不懷好意。

  來到希望星之後,國王大刀闊斧的改革,使得貴族的權利盡失,貴族派的年輕人,當然冀望著能夠恢復他們被國王派所剝奪的一切,而懷抱著過去的榮光,也讓他們目空一切。

  老矮人斜眼看了一眼,從桌上跳下來走過去就往桌上拿起一瓶酒喝乾,然後砸了砸嘴,唾沫混著酒泡自嘴角留下。

  「小夥子喝這種沒有酒味的水倒是剛剛好。」卡薩德拖了一張椅子坐下,用粗壯的手臂把瓶子和盤子自桌面掃開,空出了一個空間,沒有理會年輕矮人們的抗議,將手放在桌上,擺出比腕力的姿勢:「用力氣說話。」
  
  這種挑釁當然對任何矮人都有效,一陣喧嘩之中,酒場化為鬥毆的舞台,吆喝聲、低吼聲、飛舞的板凳和酒瓶充斥著整個空間。

  這樣才是矮人應該有的樣貌,陰謀、政治都是無聊的毒,單純而且直率才是發揮矮人力量的形式,而老矮人也知道這一切都已經回不了頭了。

  星之熔爐內部充斥著國王派、貴族派、工匠派與能力者的鬥爭。

  國王派的人掌握了各種科技與技術,使星之熔爐一躍成為機械大國。貴族派的人則視戰鬥為最高榮譽、肥大的自尊心怪物。而工匠派則是如同卡薩德一般只鑽研傳統技藝的矮人。
  
  在這漩渦之中,誕生出了像是杜林瑪爾這樣的權力怪物,或是像卡薩德一樣已經覺得矮人沒有希望的老人,只想回到過去。
  
  卡薩德躺在酒吧裡作著以前的美夢,嚮往著以前的生活。

  在陰暗之中。  翻過寒冷的粗糙巨岩。  直至幽深古老的地洞。

  在漆黑的地道之中,矮人看著自己髒污的雙手,滿是傷痕與泥沙。

  在陰暗之中。  夢醒前便啟程挖掘。  去找尋應在深處的黃金。

  一開始,只是在潮濕的地下,不分日夜、不分晴雨,默默地往下挖。

  在陰暗之中。  使眾石在坑道裡怒吼  使陰風在黑暗裡呻吟。

  憑著一雙手,把滿是土味與霉味的泥土與沙粒從洞裡挖出來,只為了向下。

  在陰暗之中。  用火星燃著火炬。  使火焰通紅四處蔓延。

  然後,與周圍的兄弟姊妹一起用粗糙的手拿起石頭,砸碎更大的石頭,把碎石化為塵土。

  儘管路上艱辛困苦。  但我們總是趕在夢醒之前遠涉於地道石坑。

  當空氣變得悶熱,石頭不夠用了,我們用濺出的火星搭載了熔爐和營地。

  把鐵變成鶴嘴鋤,把鋼變成十字鎬,拿著鐵鎚,鑿著岩塊,到達了大深谷。

  在陰暗之中。  到達大深谷的那一天,卡薩德還深深地記得那種感動。

  自狹窄的坑道,看到底部滿是紅光的深谷,這是卡薩德.碎星者最早的記憶。

  而當他夢醒,又將回到現實之中,繼續孤獨地敲打與挖掘。

  總有一天,他認為自己將會打造出足以代表矮人的象徵。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423257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sakurakir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蛻變之聲】卡薩德的隨身... 後一篇:【蛻變之聲】【杜林瑪爾】...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198955大家
用了洪荒之力 還是打不到袋鼠 放棄 這心情就跟用光石頭還是抽不到AS一樣看更多我要大聲說8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